房门敞开,芷夕第一眼见风月久故意掰扯成的衣衫凌乱,再见一地零落的衣裳,目光落在床那边,她看见正要将脱去的衣物放在一边的央君临手上的衣服从手上掉落地上,而他,稍望见朝自己看来的风月久和芷夕,竟有一丝晃神不知所以。

    “那个,芷夕姑姑,这房间乱成这样是有原因的……”风月久略显紧张地解释,那份紧张之情却不尽是虚假。

    “奴婢明白,奴婢在外头等太子殿下和太子妃。”

    芷夕又关门离开,风月久稍愣一刻,她转身一件件衣裳捡回,走到床边却见央君临的眼神略有恍惚。风月久走上前,将央君临的衣服拾起递给他,说道:“太子殿下,你看着怪怪的,累坏了啊?”

    风月久调侃一句,惹得央君临抬眼略略鄙夷,也是风月久难得见央君临略微起了一丝情绪。

    风月久和央君临整理好从房间出去,芷夕又一次进屋,在被二人搞得一团糟还未来得及收拾的床上找到那块带血的白绸。

    坤宁宫内,风月久和央君临并肩而站,芷夕将白绸呈递萧皇后面前让她过目,风月久不禁偷偷瞥一眼央君临又咽了一口唾沫,说实话,她此刻当真有一丝害怕会露馅。

    果然,风月久从萧皇后迟疑停在血迹之上的目光看出她的犹疑,她抬眼看一眼芷夕,芷夕俯首贴近萧皇后的耳旁对她轻言几句。

    风月久听不见芷夕对萧皇后所说之话,但她却清楚地看见萧皇后眼中的疑云消散,转而来的竟是隐隐笑意。

    风月久不禁嘴角抽抽,她不自主瞥身旁的央君临一眼,见他故作深沉冷漠便忍不住甩去一个白眼。

    “太子妃……”萧皇后突然唤道。

    “啊,臣妾在。”风月久急回道。

    “你身子有什么不舒服吗?”萧皇后问。

    “回母后,全身酸痛。”风月久说着还扶着肩膀轻轻一动,痛感上脸。

    风月久实话一说,央君临却接受到萧皇后稍显异常的目光,他蓦地皱眉看一眼风月久,只见她一副全身不适的委屈表情,这一刹,所有的尴尬都落在央君临身上。

    “太子,本宫知道你年轻气盛,但对太子妃,你还是要懂得怜香惜玉,温柔体贴些才对。”萧皇后语重心长地说道。

    风月久一手扶着脖子,她略显茫然地盯看萧皇后,又转而望向身边的央君临,见他表情稍显凝重似有无奈。

    “儿臣知道了。”央君临目光掠过风月久稍有不悦。

    风月久和央君临离开坤宁宫,轻烟上手扶着风月久,福公公跟在央君临身后。

    “轻烟你干嘛扶着我啊,我又不是老太太。”风月久说道。

    “太子妃不是身子不舒适吗?所以轻烟扶着您呀!”轻烟笑道。

    “不用了,就是昨晚……”

    “咳!”

    风月久话正说着,身边却突然传来央君临的一声假咳,风月久侧目一盯央君临,他竟然还躲闪开风月久的目光。

    “太子殿下您不舒服呀?”风月久一脸怨气问道。

    “是啊,太子妃昨夜自己做的好事,难道都忘了吗?”央君临的意思是那顿掐架。

    “明明过分的是太子殿下,您还恶人先告状呢!”风月久满目不屑说道。

    “方才在母后面前,也不知是谁告状了?”央君临肃然一脸似是指责。

    “我可没告状,皇后娘娘她问我是不是不舒服,我就说了句实话而已。”风月久有理有气。

    “太子妃口齿伶俐,能言善辩,难怪连母后都为你说话。”央君临道。

    “多谢太子殿下夸奖,说起这个,还请太子殿下记住皇后娘娘所说,对我要温柔体贴,怜香惜玉!”风月久满面得意笑容。

    二人面对面拌嘴,风月久一句话完胜央君临,正当她转身欲走之时,却发现轻烟和福公公二人躲得大老远,莫非是怕自己气势太强大误伤他们?

    此事告一段落,东宫恢复了平静,太子与太子妃关系和进一事在宫内传开,冲淡了之前的谣言与讹传。

    风月久重新得到了自由,空大的芙笙殿,偶尔有央君临路过,二人恢复了原先的相处模式,她是太子妃,他是太子,而他二人,并非夫妻。

    一夜深,风月久趁夜溜出芙笙殿,她穿了一套宫女的衣裳,准备探索皇宫的构造。

    月黑风高,风月久出个东宫都谨慎万分,牧天元带领的侍卫重重巡逻,但风月久还是翻墙出了去。

    在宫道间晃悠,风月久当真有一丝心里奔溃,从小到大,无论多相似的树林,她都能横穿竖穿找到方向,而这皇宫大院,在她看来完全一模一样,一处无法辨别。

    风月久越走越远,越行越偏,她隐隐听见何处微微传来乐声,低音轻泛,浅浅忧思,淡淡悲意。风月久不由自主随着那声音而去,竟绕到了司音阁后方。

    石墙门苑,翠竹清风映明月,此处与皇宫其他处的红墙金瓦极为不同,静谧幽然,只有越发悲响的何种乐器悲泣鸣响之声。

    风月久越发靠近声音之源,在一个僻静小院处找到了传出声音来的那间房。风月久悄然靠近,她本不通音律,却不由自主沉浸在瑟声切切,营造出的悲凉气氛之间。

    许久,风月久停在窗前,双耳充斥悲瑟轻鸣,越发想念山中时光。她未曾察觉,院外有一个太监夜里上茅房,匆忙之间还是瞥见了她这么大一个人影。

    “何人在那?”

    风月久闻声回头,见是小太监惊然一脸,她下意识要亮出自己太子妃的身份,却意识到自己此时的装扮和所行之事不能暴露。

    沉溺乐声之中太久,乍然无法全部缓神,风月久略有些慌然,她猛地一转身,正撞上推开的窗户,重中鼻尖。

    “哎呀!”

    风月久受痛一蹲下,窗内站着之人是司音阁乐师宫锦瑟,只见美人蹙眉微晗,端庄优雅之质,宛若幽兰之息。

    风月久在宫锦瑟稍微搀扶之下进屋坐下,鼻头红热痛灼,还留了不少血。风月久不怕流血,不会流泪,只是叹息自己精致挺拔的鼻子。

    宫锦瑟从柜格中找出药箱给风月久止血再擦抹消肿,风月久紧紧盯着自己的鼻子,身体的疼痛不如心里的疼痛。

    “真是抱歉。”宫锦瑟道歉时一蹙眉都骄而不媚。

    “都是我的错,没事大晚上站人家窗口,只是可怜了我的鼻子!”风月久心里愧对自己的鼻子。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十四章 戏后之戏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十四章 戏后之戏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十四章 戏后之戏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十四章 戏后之戏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山寨太子妃最新章节- 山寨太子妃全文阅读- 山寨太子妃txt下载- 山寨太子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十四章 戏后之戏】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山寨太子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山寨太子妃》书迷评论

  • 不会魔法的魔法师最新章节

        主人公龙克与他的爱兽小飞,因为永生剑来到一万年後的魔法世界。在这个魔法世界里,他们将面对魔法界、魔兽界、武士界等多方面的挑战(自然发生了许多有趣的友谊,爱情,战斗的场面) ;龙克在多种因素作用下,慢慢的学习,掌握了永生剑的力量,开创出一些自已独特的魔法与武技┅┅

  • 蹒跚步最新章节

        本文的中心主旨是“选择”两个字,写的是跨越了两代人的故事,一种是她述,一种是自述,内容包含了喜怒哀乐,从一两岁的时候再到小学,高中,以及最主要的都市生活。文中主人公陈一山,一个刚刚高中毕业的懵懂少年,还没来得及去想好自己的理想,还没有做好任何的心理准备就去了城市,匆匆的离别让他的爱情变的异常的脆弱,一系列的蝴蝶效应让他处于了举步维艰的地步,在现实中挣扎,在命运里抵抗着属于他的棺木,步伐尽显蹒跚。

  • 都市全能高手最新章节

        曾经的终极兵王、级杀手、靠着一枚神奇的魔镯,会修真、医术、透视、预知未来…成为了一名全能装逼高手,来来来,且看全能装逼高手教会你几招装逼神术。一个从国外大狱走出来的妖孽男人,却娶上了一个冰冷女王的总裁老婆,从此过着你瞅我不爽、我看你就厌的杯具生活。js330

  • 世玺最新章节

        哪怕时光倒流,李蘅远的“缺心眼”还是路人皆知。  姨娘庶妹磨刀霍霍准备再次养肥她宰了吃,老仆婢女收拾整齐随时可以取而代之。  李蘅远眯眯眼笑:“你们真是很傻很天真……”  一个噩梦,让李蘅远虐掉人渣,俘获男神,走上人生巅峰。  小哥,我家有家财万贯雄狮百万,忠可保家卫国,奸可谋朝篡位,从了本姑凉可好?

  • 荒野进化狂潮最新章节

        开局捡到巨型生物尸体!  梁树发现,只要吃肉,他就能获得各种进化,牙齿、皮肤、内脏、骨骼、头发都可以变成致命武器……  一场非人的猎食进化之路开启了!

  • 圈养私宠:大叔,羞羞哒最新章节

        辛依依不小心扑倒一枚冰山大叔,然后指着人家的小帐篷羞道:“大叔,你耍流氓!”
        某大叔顿时满头黑线:笨丫头,还不都是被你抓的!
        分隔十年,再相遇时,他的丫头却被改了名字换了身份,傅哲晗不禁盛怒:敢欺负本大叔的丫头,死!
        可是,当事实的真相被一层层剥开,他无奈叹息:丫头,对不起,我爱你……

  • 芸芸众生相最新章节

        那一天,我眉目初醒,眼前有一人,他正要向我走来。
        那一刻,我心上悸动,目光不舍移,繁花绣锦不及你。
        那一年,我飞升成神,不为长生诀,只为永伴你身旁。
        那一时,我身死魂散,舍千年道行,只愿重生在遇你。

  • 重生之庶妃在上最新章节

        庶子之女,受人冷眼,不受待见,本以为嫁了如意郎君可以安稳度日,却不想扔凄惨离世。重活一世,她认清现实,没有什么比自己过得好更重要。“我命不好,王爷还是离我远些吧?”“本王不信命!”

  • 升途最新章节

        一个证券公司的客户经锂,一次意外被打,一次偶然的遇见,从担心被裁掉到借助关系,一步歩升为公司高管,他,都经历了什么

  • 数武纪最新章节

        数武天骄争锋,乱世妖魔横行。他虽是落难孤儿,却千万百计的拼死放弃自己地绝世灵根,并决心以遗弃玄法与兄弟共进退,只求无悔!在更多的劫难面前,他依然不改初心,一直畅心修炼,终于扫清一切障碍,得证数武至尊道果,并为数武纪元护航开创出新的巅峰文明。
        本故事纯属虚构,若有雷同,纯属巧合。

  • 妃常有喜:王爷请上钩最新章节

        罪臣之女庞晏晏复仇重生,卷土杀来,小白兔变披着羊皮的小灰狼,害过她的人,灭门之恨,全部手起刀落一一清算!上一世错过的转机,这回坑蒙拐骗都要抱住王爷大腿。扮猪吃老虎,白兔不吃素,斗奸臣,斗皇后,简直成了斗战圣女! 冷酷到底的九王爷发话,“本王轻易不动心,动心之后绝不变心。” 小白兔回击,“王爷,我动心很轻易,变心更随意。” 九王爷不信邪,“你敢负我,上天入地,你无处可去。” 小白兔好奇,“那我去哪里?” 九王爷敞开怀抱,“来,怀里,心里,随你。”

  • 神级升级奖励系统一键666最新章节

        好像变强啊,叮,神级抽奖系统绑定成功。恭喜宿主开始变强之旅。
        动动菜刀,武器熟练度+1...
        看看书籍,智力+10...
        跑跑步,体力+1...
        做个俯卧撑,力量+1...
        你说s级忍术很难修炼,抱歉s级忍术我都会。
        体能测试,抱歉,我每科都满分,人送外号全能少年。
        普通大学生意外穿越火影世界,携带系统,走上巅峰。
        系统,我想要武器,叮,动漫武器任你选。
        我是漩涡晨浩,波风水门的养子,漩涡鸣人的哥哥。系统在手,天下我有,在强的人,也要趴下。

  • 朕的皇后好难撩最新章节

        身为将军府嫡女的楚月兮前世容貌被毁,临死前才知晓,姨娘庶妹才是身边的豺狼。她被曾经的夫君斩断手脚,死不瞑目。
        一朝苏醒,重生十四豆蔻年华,她依然是将军府容貌倾城的嫡小姐,学得一手妙手回春的医术,虐渣男,斗恶毒姨娘和庶妹。
        专心致志斗恶人的楚月兮遇见了不羁王爷,离楚之,她不禁嘀咕道,不羁王爷原是个腹黑妖孽,还是个万年难得一遇的大醋坛子。

  • 豪门盛宠:妈咪,请嫁给爹地最新章节

        “叔叔,看你长得这么帅,50亿把我妈咪卖给你做老婆吧。”机场一次偶遇,从此人人敬畏的厉总走上宠妻狂魔的不归路。有人欺负她?替她打脸!有人敢设计她?让对方惨十倍!还有追她?厉总:“……”怒了!但是在结婚这件事上,宁夏表示有异议:“厉先生,我真的和你不熟。”“50亿都收了,想赖账先把你偷走的心交出来!”宁夏表示自己很悲催,本来只想回来给儿子找爹,怎么惹上这么大个麻烦?

  • 重生之我才不要为笼中鸟雀我要权倾朝野最新章节

        她本是卫国将军府中的独女,在及笄之年遇到了令她倾心一世之人,也和他有约定非他不嫁,但谁料想,她爱之入骨之人却只是为了利用她而已,最后还屠她全家,这一世她绝不会重蹈覆辙,她不会在做笼中的金丝雀,而是坐上天下至尊的位置。

  • 我怀疑天界被凡人攻占了最新章节

        新法则取缔旧法则,天界及三千世界繁华不再,化为辰星点缀的空旷宇宙。曾经统御四海的龙君溯听来到了这个寂寥而陌生的星际时代。
        然后她惊呆了!凡人逆袭了?
        “飞天遁地”“追踪术”“袖里乾坤”这些仙法为什么会被凡人掌握?刚破开封印成为孤家寡人的龙君大大也表示内心忐忑的紧呐!

  • 我家婆娘有点凶最新章节

        莫名其妙的穿成了百花村暴脾气姚老三的婆娘,斗极品、寻路子挣钱,殷素娘样样拿手!可是打得了极品、挣得了钱的她,却有些整不明白自家男人的套路。不是说这家伙是十里八村的煞星、暴脾气么!?怎么到了自己这里,他的剧本儿就变了呢……

  • 权宠天下:邪王,晚上见最新章节

        木落尘上辈子是个皇后,青梅竹马功高震主的那种,然后她死了。按照剧本重生之后,木落尘干脆利落,丢了圣旨,这皇后谁爱当谁当。拒婚,读书,入学堂,她偏要跟上一世走不一样的路。

    本章内容提要:
    ...    房门敞开,芷夕第一眼见风月久故意掰扯成的衣衫凌乱,再见一地零落的衣裳,目光落在床那边,她看见正要将脱去的衣物放在一边的央君临手上的衣服从手上掉落地上,而他,稍望见朝自己看来的风月久和芷夕,竟有一丝晃神不知所以。     “那个,芷夕姑姑,这房间乱成这样是有原因的……”风月久略显紧张地解释,那份紧张之情却......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