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门敞开,芷夕第一眼见风月久故意掰扯成的衣衫凌乱,再见一地零落的衣裳,目光落在床那边,她看见正要将脱去的衣物放在一边的央君临手上的衣服从手上掉落地上,而他,稍望见朝自己看来的风月久和芷夕,竟有一丝晃神不知所以。

    “那个,芷夕姑姑,这房间乱成这样是有原因的……”风月久略显紧张地解释,那份紧张之情却不尽是虚假。

    “奴婢明白,奴婢在外头等太子殿下和太子妃。”

    芷夕又关门离开,风月久稍愣一刻,她转身一件件衣裳捡回,走到床边却见央君临的眼神略有恍惚。风月久走上前,将央君临的衣服拾起递给他,说道:“太子殿下,你看着怪怪的,累坏了啊?”

    风月久调侃一句,惹得央君临抬眼略略鄙夷,也是风月久难得见央君临略微起了一丝情绪。

    风月久和央君临整理好从房间出去,芷夕又一次进屋,在被二人搞得一团糟还未来得及收拾的床上找到那块带血的白绸。

    坤宁宫内,风月久和央君临并肩而站,芷夕将白绸呈递萧皇后面前让她过目,风月久不禁偷偷瞥一眼央君临又咽了一口唾沫,说实话,她此刻当真有一丝害怕会露馅。

    果然,风月久从萧皇后迟疑停在血迹之上的目光看出她的犹疑,她抬眼看一眼芷夕,芷夕俯首贴近萧皇后的耳旁对她轻言几句。

    风月久听不见芷夕对萧皇后所说之话,但她却清楚地看见萧皇后眼中的疑云消散,转而来的竟是隐隐笑意。

    风月久不禁嘴角抽抽,她不自主瞥身旁的央君临一眼,见他故作深沉冷漠便忍不住甩去一个白眼。

    “太子妃……”萧皇后突然唤道。

    “啊,臣妾在。”风月久急回道。

    “你身子有什么不舒服吗?”萧皇后问。

    “回母后,全身酸痛。”风月久说着还扶着肩膀轻轻一动,痛感上脸。

    风月久实话一说,央君临却接受到萧皇后稍显异常的目光,他蓦地皱眉看一眼风月久,只见她一副全身不适的委屈表情,这一刹,所有的尴尬都落在央君临身上。

    “太子,本宫知道你年轻气盛,但对太子妃,你还是要懂得怜香惜玉,温柔体贴些才对。”萧皇后语重心长地说道。

    风月久一手扶着脖子,她略显茫然地盯看萧皇后,又转而望向身边的央君临,见他表情稍显凝重似有无奈。

    “儿臣知道了。”央君临目光掠过风月久稍有不悦。

    风月久和央君临离开坤宁宫,轻烟上手扶着风月久,福公公跟在央君临身后。

    “轻烟你干嘛扶着我啊,我又不是老太太。”风月久说道。

    “太子妃不是身子不舒适吗?所以轻烟扶着您呀!”轻烟笑道。

    “不用了,就是昨晚……”

    “咳!”

    风月久话正说着,身边却突然传来央君临的一声假咳,风月久侧目一盯央君临,他竟然还躲闪开风月久的目光。

    “太子殿下您不舒服呀?”风月久一脸怨气问道。

    “是啊,太子妃昨夜自己做的好事,难道都忘了吗?”央君临的意思是那顿掐架。

    “明明过分的是太子殿下,您还恶人先告状呢!”风月久满目不屑说道。

    “方才在母后面前,也不知是谁告状了?”央君临肃然一脸似是指责。

    “我可没告状,皇后娘娘她问我是不是不舒服,我就说了句实话而已。”风月久有理有气。

    “太子妃口齿伶俐,能言善辩,难怪连母后都为你说话。”央君临道。

    “多谢太子殿下夸奖,说起这个,还请太子殿下记住皇后娘娘所说,对我要温柔体贴,怜香惜玉!”风月久满面得意笑容。

    二人面对面拌嘴,风月久一句话完胜央君临,正当她转身欲走之时,却发现轻烟和福公公二人躲得大老远,莫非是怕自己气势太强大误伤他们?

    此事告一段落,东宫恢复了平静,太子与太子妃关系和进一事在宫内传开,冲淡了之前的谣言与讹传。

    风月久重新得到了自由,空大的芙笙殿,偶尔有央君临路过,二人恢复了原先的相处模式,她是太子妃,他是太子,而他二人,并非夫妻。

    一夜深,风月久趁夜溜出芙笙殿,她穿了一套宫女的衣裳,准备探索皇宫的构造。

    月黑风高,风月久出个东宫都谨慎万分,牧天元带领的侍卫重重巡逻,但风月久还是翻墙出了去。

    在宫道间晃悠,风月久当真有一丝心里奔溃,从小到大,无论多相似的树林,她都能横穿竖穿找到方向,而这皇宫大院,在她看来完全一模一样,一处无法辨别。

    风月久越走越远,越行越偏,她隐隐听见何处微微传来乐声,低音轻泛,浅浅忧思,淡淡悲意。风月久不由自主随着那声音而去,竟绕到了司音阁后方。

    石墙门苑,翠竹清风映明月,此处与皇宫其他处的红墙金瓦极为不同,静谧幽然,只有越发悲响的何种乐器悲泣鸣响之声。

    风月久越发靠近声音之源,在一个僻静小院处找到了传出声音来的那间房。风月久悄然靠近,她本不通音律,却不由自主沉浸在瑟声切切,营造出的悲凉气氛之间。

    许久,风月久停在窗前,双耳充斥悲瑟轻鸣,越发想念山中时光。她未曾察觉,院外有一个太监夜里上茅房,匆忙之间还是瞥见了她这么大一个人影。

    “何人在那?”

    风月久闻声回头,见是小太监惊然一脸,她下意识要亮出自己太子妃的身份,却意识到自己此时的装扮和所行之事不能暴露。

    沉溺乐声之中太久,乍然无法全部缓神,风月久略有些慌然,她猛地一转身,正撞上推开的窗户,重中鼻尖。

    “哎呀!”

    风月久受痛一蹲下,窗内站着之人是司音阁乐师宫锦瑟,只见美人蹙眉微晗,端庄优雅之质,宛若幽兰之息。

    风月久在宫锦瑟稍微搀扶之下进屋坐下,鼻头红热痛灼,还留了不少血。风月久不怕流血,不会流泪,只是叹息自己精致挺拔的鼻子。

    宫锦瑟从柜格中找出药箱给风月久止血再擦抹消肿,风月久紧紧盯着自己的鼻子,身体的疼痛不如心里的疼痛。

    “真是抱歉。”宫锦瑟道歉时一蹙眉都骄而不媚。

    “都是我的错,没事大晚上站人家窗口,只是可怜了我的鼻子!”风月久心里愧对自己的鼻子。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十四章 戏后之戏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十四章 戏后之戏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十四章 戏后之戏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十四章 戏后之戏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山寨太子妃最新章节- 山寨太子妃全文阅读- 山寨太子妃txt下载- 山寨太子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十四章 戏后之戏】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山寨太子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山寨太子妃》书迷评论

  • 抗战之我的纵横人生最新章节

        那是一段艰难的岁月,那是一个沾满了中华民族血泪的年代。在那段中华大地不满腥风血雨,中华民族处在最危险的时刻。就在晋东南的太行山区,有这么一群不甘心做亡国奴的中国人,还在不屈的抵抗着。
        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没有吃、没有穿,敌人给我们送。面对着装备精良的敌人,他们没有在刺刀与大炮面前低下高昂的头颅。依靠着手中简陋的装备,与敌人不屈不挠的在斗争着。他们没有精良的武器,没有外援,甚至到了灾荒年月,就连饭都吃不饱。他们有的只是不屈的精神,以及与敌军血战到底的决心。
        扒铁路、炸桥梁,杀鬼子、除汉奸,与日军伪装挺进队血战,不断的用敌军的武器武装着自己。抛头颅、洒热血,从弱小一步步的走向强大。人生在世百余年,会当击水三千里。他们用自己的青春和热血,在那个遍地狼烟的时代,度过了自己最辉煌的人生。

  • 婚内缠绵:陆少的私宠妻最新章节

        “老公,我想要那个包包。”“买。”“老公,我肚子饿了。”“吃。”“老公,在家没事干,好无聊!”陆耀斯迅速的剥光了她的衣服,将她丢上床:“既然没事干,就一起造小人吧。”

  • 溺宠娇妻:霍少请节制最新章节

        一纸奸杀令,让她不得不攀附上了那个站在云巅、在龙城呼风唤雨的男人。他让她下海坐台,一脚将她踏进泥里,他亦可以赎她留在身边,双手将她捧入云端。他订婚的那一刻,她终于精疲力尽,决然转身,谁知命运又将他们紧紧地缠绕在一起。

  • 我的女友是狐仙最新章节

        温市普通民工子弟陈子渊,在父母和富二代的双重压力下,因为一个承诺被迫回到杏花村。但机缘巧合救了一只神级小妖狐!逆天神力加持,种草药,搞养殖,不在话下;寻宝,治病,踩人,信手拈来。什么富家大少,社会一哥,都给我站一边!哥眼里只有清纯小妹,美女总裁,火爆御姐……渊哥,小妖狐驾到!通通给我闪开!

  • 女神的节操哪去了最新章节

        我叫青山美冬,今年20岁。我是孤女,我是重生党,我不是黄蓉,但我会武功,我只要赚大钱,我只想开后宫。  我是一个豪门千金的克隆人,我和她友好互换了身份。我入主了她的家族,我继承了庞大的产业,我控制了国家经济,我暴兵了黑色科技。  我是日出之国的女王,也是万千宅男的女神。  我是亲朋好友的心肝,也是魑魅魍魉的噩梦。  我是清纯可人白富美,也是秋名神山老司机。  ——————  所以说摩子傲娇桑,您的节操跑哪儿去了?  美冬桑高冷地看着你,并向你抛来她的胞妹。

  • 尬撩:冷王猎妃记最新章节

        下属问:“王爷,王妃脸上那是什么?”王爷答曰:“倾城美貌。”随即,王爷看向自家王妃,道:“平生一顾,至爱何欢。”何欢莫名问道:“什么意思?”王爷申请解释说:“一生中只一眼就爱上何欢了。”何欢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所谓一见钟情不过见色起意罢了!”王爷心里苦,但王爷不说。王爷深知想要‘芙蓉帐暖度春宵’,也总得有个‘温泉水滑洗凝脂’的过程。毕竟,有些弓,不是霸王想上就能上的。

  • 民国风雨年华最新章节

        一次意外,重生异世,光芒难当绽放异世。
        爱情,名利……相互交融,相互追逐。
        前世恋人,异世现身……
        富家小姐,落为歌女……
        在这个乱世争夺的大上海世界里,他将如何选择?民族大义,战火中萌发爱情……

  • 噩梦游戏最新章节

        无边的黑暗,未知的宝藏,残酷的战斗,险恶的人心……不知道对手是谁!不知道能否活下去!不知道下一次进入,你会在怎样的处境里!噩梦游戏,欢迎归来!你!准备好了吗?

  • 佳妻临门,袁少好难缠最新章节

        醉酒走错房,上了霸道总裁的床,从此以后她的生活就大变样。继母欺压,他帮忙打脸;继妹侮辱,他强势反击,将她护在自己身下。“签下这份合约,成为我的妻子,我给你全世界。”他霸道强势。合约到期,他却不准她离开:“偷走了我的心,还想逃?”无论天涯海角,她都逃不出他的手掌,他的心。

  • 逆转厄运最新章节

        背负厄运的王浩,当一滴绝望的血水不经意间滴落到了随身佩戴的玉石挂坠上时,各种奇异的事情在他的身上触发出来,权利的巅峰,人心的险恶,金钱的麻痹,没有阻止的了他在这个世界站稳脚跟。商场竞争,赌石古玩,冒险激战,终有一天,我会逆转命运,让厄运滚蛋!

  • 杀神白起最新章节

        本王战功赫赫,睿智无双,怎么会有你这种后人?呸。怪我喽?你的记忆晚了二十年才给我,怪我喽?杀神白起重震天下,怎料被一女子给误解了。什么?你说我喜欢学长?屁!老子是个取向很正常的男人!!一代杀神崛起,必将暗示白夜无光!

  • 婚婚欲爱:总裁不可以最新章节

        27岁的大龄剩女唐窦在一次酒局上被领导下药,巧妙逃脱后偶遇华市第一大少雷烨,并与之一夜激情,之后麻烦不断,父亲车祸、她被炒鱿鱼以及、拆迁各种事情跌撞而来,而她不知情的是表面上看似与他站在对立面的雷烨其实一直暗中帮她处理各种麻烦,雷烨会如此做,是因为他对唐窦一见钟情

  • 我的白富美女友最新章节

        为了还上巨额债务,卓越孤身北漂,最昏暗的人生中遇见了知性的美女白领,又邂逅单纯善良的富家千金……

  • 无限世界重叠最新章节

        游戏世界不断与现实世界重叠,《仙剑》、《EVE》、《红警》、《英雄联盟》、《绝地求生》,一个接着一个的游戏人物和游戏道具通过重叠来到现实。    而萧奕,一开局就没了心和肺,但取而代之的是游戏道具“虚空引擎”和“阴阳二气”。    世界改变了,现实与虚幻交替,过去与未来叠加,想要活下去,就只有不断前进...

  • 天命最新章节

        阴暗潮湿的古墓中,跪着八具没有脑袋的尸体,是献祭还是赎罪?    跳楼自杀的现场,窗外挂着的布娃娃,是恶作剧,还是邪恶的诅咒?    半夜里,某明星从梦中惊醒,急忙掏出电话:是诡案组吗?    私人飞机上,某富豪满脸惊恐,对着旁边的保镖吼道:快给诡案组打电话。    诡案组是谁?    面对质问,某只老狐狸翘着二郎腿,满脸惊讶:诡案组?三年前不是已经解散了吗?    PS:先王有服,恪谨天命,若时时知天命,那又如何?

  • 名门挚爱:唐少暴暖甜妻最新章节

        内有安家为患,外有情敌虎视眈眈,外加一个如狼的唐堇宸,安梓溪表示压力好大,心好累。
        唐堇宸心里有个不安分的女人,这女人有时对自己很热情,有时很冷淡,让他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了,可她已经走到了心里还能怎么办?!宠着呗。肚子里都有了小小唐了还不安分,怎么办?说不得,骂不得,那就疼着吧。
        逃不出唐堇宸的五指山,安梓溪只能乖乖的被宠爱着。
        “我们的婚姻只是契约。唐少不会当真了吧?”
        “契约也是合法的,你,逃不掉。”

  • 腹黑爹地:小妖精,撩不够!最新章节

        婚前——“韩先生,他们造谣说我和你结婚了。”沈醉把报纸摔到桌上,“请你澄清一下。”次日,韩南城召开新闻发布会。“我和醉醉的关系很简单,”韩南城的嘴角扬着笑,“她是我儿子的妈咪。”电视机前的沈醉:???婚后——“韩南城,他们爆料说我又怀孕了,”沈醉把报纸摔到床上,“你去解释一下。”次日,韩南城再次召开新闻发布会。“我家醉醉没有怀孕,”韩南城的嘴角仍旧带笑,“我只是多了个女儿。”电视机前的沈醉:……榴莲还是键盘,真得好好选一下!

  • 暮色神纪II:暗夜最新章节

        末日中心,男孩紧握双刀,深陷敌阵孤军奋战;海沟深处,变异巨兽触手搅动,在海面上掀起百米巨涛;黑夜来临,天神墓冢鬼影重重,弑神之路已由此展开!
        云层之巅的群殿、九霄之上的灵堂、深海之中潜行的神秘巨兽、万里皇陵中的天神臻宝、藏于阴谋中的阴谋……已故之人一个都没消停,但他们曾托付过的任务,拼上命也要干完!
        “谨此,纪——我们一起面对过的所有惊心动魄与死亡。”
        夕阳落下,暗夜将临,方雾寒化身黑暗,王者再临!

    本章内容提要:
    ...    房门敞开,芷夕第一眼见风月久故意掰扯成的衣衫凌乱,再见一地零落的衣裳,目光落在床那边,她看见正要将脱去的衣物放在一边的央君临手上的衣服从手上掉落地上,而他,稍望见朝自己看来的风月久和芷夕,竟有一丝晃神不知所以。     “那个,芷夕姑姑,这房间乱成这样是有原因的……”风月久略显紧张地解释,那份紧张之情却......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