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君临跟汲玉来出了房间,饭桌上,虽然三人都不能确定风月久与央君临的真实关系,可气氛仍旧尴尬得僵化。

    央君临握着筷子端着饭,还是情不由己地想着风月久,记不起来,却入眼变成了最陌生的思念。

    汲玉来给央君临夹菜,将他的思绪打断了,央君临稍稍抬眼注视汲玉来,仿佛在她的眼里看到很多的隐秘心事。

    汲母是个急脾气,自己的女儿爱上一个男人不是错,错就错在这场孽缘没有开头,也无法预料结尾。央君临是个来历不明的人,更何况事到如今,可能连他的妻子都已经找了过来,就在自己家里,汲玉来本身没错,可她所处的位置错了。

    “里面躺着的月久姑娘真的是你妻子吗?”汲母问。

    央君临眉宇之间满是犹豫,他确实没有想起有关风月久的记忆,可却不忍心否认。心里的挣扎,强迫的思索,央君临越发想得混乱,痛苦。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汲母果断急了。

    “娘你别问了,爹都说了他撞到了头失了记忆,他想不起来任何人,又怎么会记得自己有没有妻子呢?”

    汲玉来赶紧抚慰央君临凌乱的情绪,她说的确实没错,可汲母忧女之心,又岂能冷静沉着下来,想着央君临记得什么,不记得什么。

    “我什么都不记得,不记得自己是否有妻子,但当我看到她时,好像觉得很熟悉,可还是无法记起来。”央君临给出了答案。

    “没关系,记不起来没关系。”汲玉来显得有一丝急躁。

    “是没关系,等月久姑娘醒过来,只要她认出你是她丈夫就好了,到时候她带你回家,替你找回过去的事,照顾你,陪伴你,这一切都是你妻子的职责……”汲母稍有气愤的目光瞄了汲玉来一眼,“而不是一个与你无关的女人该操的心!”

    汲母按下筷子便走回房间,她是不知该如何劝解汲玉来,她的个性太收敛,不轻易认定了一件事就执着到底,更何况是一个人。

    饭桌上留下央君临和汲玉来,气氛已然尴尬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央君临或许明白了汲母的意思,也并非全然迟钝无法察觉汲玉来的朦胧心意,可如今的他,连自己是何人都搞不清楚,又有何心思去理清其他。

    汲玉来给央君临夹了菜放在碗里,她对央君临默默的关怀,一丝不苟地给予,不知自己心中的感情能有何结果,只想能看见他,照顾他。

    “玉来姑娘,谢谢。”

    央君临道谢,不只为汲玉来给他夹菜,更感谢她多日以来的照顾与关怀,他的世界是一片空白,不知从何时何处结束,却真真切切地从汲玉来开始。

    “你希望,里头躺着的月久姑娘是你的妻子吗?”汲玉来忍不住问烦恼心中的困顿。

    “希望,那样我就不是一个失去一切,一无所有的人了。”央君临苦涩地笑了。

    “你失去一切,但并非一无所有啊!”

    汲玉来多想大胆地告诉央君临,他有她,可终究,这种心事还是深深地只能隐藏,如若风月久当真是央君临的妻子,那她就什么都不是。

    “如果她真是你的妻子,那就好了。”汲玉来的笑才是更加苦涩。

    一顿饭吃得三个人都没有心情,饭后,汲玉来让央君临休息,她自己则是在厨房洗碗。厨房里的水用尽了,汲玉来只能从厨房走出来,在院中打水。

    央君临坐在厅里,一边能看见房间里躺着的风月久,另一边,又见汲玉来在井边打水。汲玉来扔水桶进井下,恍恍惚惚就盛满了一桶水,艰难地拉上来。

    正当汲玉来要耗尽力气时,突然有一只手从她身后伸出来抓住了井绳,没让她的努力落空。汲玉来惊而转头,央君临站在她的身侧,即便表情冷淡,却让她倍感温暖。

    “你……”汲玉来担忧央君临的身体,可他却执着,说道,“无碍。”

    央君临将水桶拉了上来,他的身体着实没有太大问题了,只不过汲玉来实在对他关心太甚。央君临替汲玉来将水桶提进厨房,她正在准备洗碗筷,央君临也没有即刻离开。

    因为央君临在,汲玉来显得有一丝仓促,将水舀出来倒进锅里,却忘了准备盛放碗筷的盆。汲玉来沾湿了水,洗了第一个碗就拿着无处安放。

    汲玉来的目光落在稍远处的木盆上,而央君临察觉了她的略微急色,便二话不说走过去将木盆给她取了过来。

    汲玉来心中蓦地一怔,是央君临的善体人心,还是她可以误认为这是二人之间的心有灵犀呢?汲玉来的目光定格在央君临身上,心中的感情已然无法收敛,但在风月久与央君临的关系清晰之前,她不敢勇敢表达,免得陷落难以自拔,尽管,她的情心已无法自拔。

    “谢谢!”

    央君临将木盆放在汲玉来手边,她将洗尽的碗放进去,将目光转离央君临,纵然无法抚平心中的涟漪,依然继续洗碗。

    央君临站在一旁,别说他从来不曾进过厨房重地,就是夜以继日忙碌过的事,他都忘得一干二净。

    “这就洗完了?”央君临似是稍提起来一丝丝兴趣。

    “啊?”汲玉来稍疑惑地转头看央君临,回道,“还要冲洗。”

    央君临显然一副茫然不知的表情,汲玉来想,就算央君临不是将所有事忘了,可从他骨子里散发的气质看,也一定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贵公子。

    想到这儿,汲玉来又如何勇敢,自己只是一个村中姑娘,又怎么配得喜欢他,是自己自不量力,不知好歹。

    汲玉来眼眶不禁湿润,她转过头到另一边,她不喜欢自己的悲观,却不认为那是妄自菲薄。不奢求,可至少,在央君临还在身边的时候,她可以占有与他相处的时间。

    “你帮我把水舀到盆里好吗?”汲玉来转头对央君临笑道。

    “好。”

    央君临果断答应,看他从桶中舀出水倒进水盆,虽然是小事,央君临做的蹩手蹩脚,汲玉来却看得笑容满溢。

    汲玉来不敢做的梦,她对于央君临而言,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他会有属于他自己的一切,终会找回失掉的曾经,回到过去。

    可只要珍惜眼前便好,汲玉来如此对自己说,可她还是忍不住,竟开始期盼,风月久永远醒不过来,央君临永远记不起来,多希望他二人就此停留于这一刻,永不分离。

    汲玉来恨自己,无论是希望还是期盼,都自私自利得不像她,是她不经意间拿起,却无论如何都放不下了。

    汲玉来愈扰乱了心思,碗从她手上滑落,她便再也忍不住自己的心情,既然不能靠近,那不如就逃离吧。

    碗落砸地碎,汲玉来跑出了厨房,央君临手上还握着水瓢,他一动不动,瓢中水却晃动着,似是永远静止不下去了。

    正屋房中,风月久乍一下惊醒,身处陌生的房间,可央君临的心跳在附近。

    “太子殿下!”

    风月久从床上窜下,万分心急地跑出房间,跑入院中,院子空荡无人,她第一眼看见院外跑远的汲玉来,下一个眨眼之间,她和厨房里走出来的央君临互见彼此。

    恍若千年一梦,风月久眼中的惊色和着瞬间涌出的热泪,模糊了不远处,央君临的陌生目光。

    风月久毫不冷静,踉跄着往央君临飞跑过去,整个人撞进他的怀中,让惊喜的热泪落在他的胸膛。

    真真切切抱紧央君临那一个瞬间,风月久顷刻倾泄了心里的郁结悲痛,哭得一塌糊涂,释放了所有的眼泪。

    果然,她的太子殿下怎么可能会死,他好好地活着,等着自己,还有一生要携手同行。

    “太子殿下,我终于找到你了!”

    风月久只能抱得央君临更紧,但央君临僵着两条手臂无处安放,她不是完全陌生的女人,可确实无从想起,更令央君临全然失措的,是她对自己的称呼,太子殿下?

    “我,真的是你寻找的丈夫?”央君临开口只此一问。

    风月久刹那停顿了眼泪,缓缓地将央君临松开,两双湿润的眼眸,在央君临眼中寻找熟悉的目光,竟然是只有一片空洞。

    “太子殿下你怎么了?”

    风月久慌了,眼前明明是央君临,难不成他在世上也有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联合凤千瑜的谎言,如今报应到自己身上?

    “我是,太子殿下?”

    风月久蓦地心思一怔,他绝对是央君临没错,只是,不记得了吗?

    风月久不知所措,央君临遗忘的,是太子的身份,还是自己?回想他最开始的一问,是她,央君临将她混合着所有过往,全部抛弃了。

    风月久猛地双腿一软,重重坐到了地上,央君临没能及时扶住风月久,可当她从自己怀中滑脱的失落感却冲击他心,风月久的一坐,仿佛就盾击在他心头。

    “你还好吧?”

    央君临毫不迟疑地蹲身去扶风月久,二人的目光如此拉近,纵使央君临的脑中空白,但交接风月久眼眸的目光,从心底而来的微妙感觉却油然而生。

    “太子殿下不记得我了?”风月久轻轻地问,痛痛地想。

    央君临无声回应,本就是一片空白的记忆,被风月久的出现搅起混乱,是她夫君,是太子殿下,他被夺走的一切究竟是如何?

    风月久撑住了脆弱的心情,只要央君临还安然无恙就好,忘了一切又如何,只要两个人在一起便好。

    爱情不是记忆,而是彼此。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七十八章 重逢的陌生人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七十八章 重逢的陌生人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七十八章 重逢的陌生人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七十八章 重逢的陌生人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山寨太子妃最新章节- 山寨太子妃全文阅读- 山寨太子妃txt下载- 山寨太子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百七十八章 重逢的陌生人】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山寨太子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山寨太子妃》书迷评论

  • 兽皇缠妻:草包小姐太逆天最新章节

        一遭穿越,她成了受人唾骂的花痴草包女,没爹娘疼爱,没家族庇护,还有无数个渣男渣女想要除掉她。废物?可惜她不是!上门挑衅的,踹之!想拿她当爬墙梯的,废之!欺负同伴的,灭之!她成了世人闻风丧胆的丑颜妖孽,却摊上一个比王八还具王八之气的本命契兽,成天把调教念在嘴边,还时不时的借惩罚之名强吻她,一言不合就开吻,兽皇大人,您的节操呢!某兽霸道一壁咚,狂傲欺近:“你竟然和野兽谈节操?”某女瞬间阵亡,野兽神马的,真是太讨厌了!她要忠犬,忠犬啊!

  • 炮灰庶女要洗白最新章节

        一朝重生,如同凤凰涅?。嫡母阴险狡诈,那她奉陪到底。白莲花嫡长姐横插一脚,她冷眼将其诱进局中,誓要亲手撕开她伪善的外表。rn一路披荆斩刺,他对她始终不离不弃,宠她更深。rn

  • 小小信子集最新章节

        觉得
        诗好美
        希望
        我也能将真挚的情感
        用诗呈现出来

  • 师兄总是要开花最新章节

        赵坦坦的师兄额头有朵魔花,动情就会渐渐开花,开花就会堕魔。从此赵坦坦开始了苦劝师兄多念经、少动情的艰辛日子。

  • 娘子是女帝:世子求翻牌最新章节

        一个出生在普通家庭的病弱少女,却在少年时期看着父母惨死眼前,少女怀着满腔仇恨,成为了神秘势力的一员,在她二十四岁那年终于让所有仇人付出了代价,还清了他们欠下的血债。而生命力早已透支的她欣慰闭上了双眼……然而,她没有想到自己还有醒来的一天,在这个陌生的时空,她小心翼翼,却发现自己身上迷雾重重,加上随之而来的步步杀机,直到层层剥离迷雾,传奇的身世和身负的使命这才慢慢浮现………且看一代女帝的爱恨交织的传奇故事!

  • 遮天记最新章节

        这是‘天元’的世界,天元可化为万物,而在天元之上,则是特殊血脉之中的‘命轮’。陆安是一个弃婴,却拥有史无前例的‘三命轮’!他一手圣火,一手寒冰,眼有红瞳,从奴隶窟中走出,然后,一手遮天!

  • 断刀红尘最新章节

        万灵大陆上少年灾后余生,背负仇恨,历经磨难,不知不觉发现自己早已踏上一条登天之路。血与火,罪与仇,所有黑暗与邪恶尽将一刀坎之,不为名与利,只求逍遥生。

  • 重生之闺门赢家最新章节

        礼部尚书陆孝家生了五个姑娘。大姑娘叫陆瑶;二姑娘是陆宝;三姑娘叫陆玟;四姑娘是陆珏最小的姑娘陆珉,亦是最得陆家老太太疼爱的那一个。三姑娘陆玟表示很心累,上面有两个大的,下面有两个小的,夹在中间的她。怕是没人爱了。

  • 紫荆令最新章节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心存正气,无地域之别、无性别之分、无身份之差。  他叫南锋,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再次重生。  放荡不羁,却不失真理随行,用行动为己开辟不同之路,用能力走出七彩人生。故事从紫荆令开始……

  • 重生鉴宝小甜妻最新章节

        遭人害死后,田甜重生了,而且还得到了一个神奇的鉴宝系统──本以为这个鉴宝系统是老天爷给予自己的金手指,可随着一个个妖魔鬼怪登场,她才知道原来一切并不是那么回事。打小有婚约的未婚夫:放心,一切妖魔鬼怪,在我面前都是纸老虎。

  • 重生之无上神尊最新章节

        一代武神意外重生在废柴少年身上,邂逅神秘少女再入皇宫。信仰是什么?陈凡问自己。是活着么?不是,是要这天挡不住我前进的道路,我要君临天下,俯瞰星河,我要你伴我左右。

  • 弃女初修仙最新章节

        人人都说夏初雪是被父母抛弃的野种,她却不信命,仍然昂首挺胸骄傲的走过各种眼光。  一个空间,一汪神泉,一片紫金土地。  无意中开启的传承玉佩让夏初雪走向了修仙的大道。  每次午夜梦回,那妖娆的红衣男子总是刺痛了她灵魂深处………这是一篇现代修仙文,且看弃女如何翻身。  QQ群号680391770若水听风

  • 重生八零:萌宠小媳妇最新章节

        上辈子方文静嫁给一个工作狂,终日以泪洗面。这辈子,她要努力挣钱发家致富,踹掉工作狂……老公!  可是,谁能告诉她,上辈子的工作狂为什么忽然变成忠犬?  “靳云峰,我要跟你离婚!”  “媳妇儿,我腰好肾好还能再来十回。”  “……滚!”  “好嘞,媳妇儿我们再滚一次床单。”  重生的方文静不明白,为什么她的工作狂老公忽然就变成忠犬好老公?  直到那一天,她发现一个关于他的秘密……

  • 愿与你默然相守到白头最新章节

        陈默注定这辈子要守护何然一世,而何然注定这辈子会为陈默倾倒一生。陈默,你可知我只要你一句爱我,我便为你赴汤蹈火,与你白首不相离。何然,你可知我这辈子没有多大的野心,只想和你默然相守,直至白头。宋伊成这辈子没想到他会遇上于晓晓这样的女人,年纪大还蛮横不讲理,可就是好喜欢啊怎么办!非她不娶!于晓晓这辈子没想到她有一天会

  • 王婿最新章节

        窝囊废物的上门女婿叶飞,无意中得到太极经和生死石的传承,自此开始了不一样的人生,他医术救美,武道杀敌,不仅横扫他人的轻视和嘲笑,赢得娇妻的芳心,更是站到了这世界的巅峰,睥睨天下。

  • 梦回北唐最新章节

        女大学生期末复习之际,把自己累趴,一觉醒来就成了联姻公主。脑容量那么小的她,要怎么在宫里生存下去呢?

  • 每次重生都不可描述最新章节

        第一次重生。 宣采薇重生成了她大伯随身挂的玉佩,结果发现对外形象“专一深情”大伯在外养了一房外室。  第二次重生。 宣采薇重生成了她未婚夫的束发玉冠,结果发现口口声声说爱她一生一世的未婚夫竟然早已同她的庶妹暗通款曲。  …… 第N次重生。 宣采薇重生成了京城第一美男+高岭之花的淮安郡王“秦隐”挂在书房暗门的一幅画,结果发现秦隐密谋造反不说,特喵地还暗恋她。  因为,那幅画就是她本人的画像。  传闻镇国公府上的三小姐宣采薇整整昏迷了三个月,病入膏肓,外界都在开。

  • 慕少,轻点亲最新章节

        她每天都在做同一件事,演她不爱他。

    本章内容提要:
    ...    央君临跟汲玉来出了房间,饭桌上,虽然三人都不能确定风月久与央君临的真实关系,可气氛仍旧尴尬得僵化。     央君临握着筷子端着饭,还是情不由己地想着风月久,记不起来,却入眼变成了最陌生的思念。     汲玉来给央君临夹菜,将他的思绪打断了,央君临稍稍抬眼注视汲玉来,仿佛在她的眼里看到很多的隐秘心事。     汲母是......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