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君临跟汲玉来出了房间,饭桌上,虽然三人都不能确定风月久与央君临的真实关系,可气氛仍旧尴尬得僵化。

    央君临握着筷子端着饭,还是情不由己地想着风月久,记不起来,却入眼变成了最陌生的思念。

    汲玉来给央君临夹菜,将他的思绪打断了,央君临稍稍抬眼注视汲玉来,仿佛在她的眼里看到很多的隐秘心事。

    汲母是个急脾气,自己的女儿爱上一个男人不是错,错就错在这场孽缘没有开头,也无法预料结尾。央君临是个来历不明的人,更何况事到如今,可能连他的妻子都已经找了过来,就在自己家里,汲玉来本身没错,可她所处的位置错了。

    “里面躺着的月久姑娘真的是你妻子吗?”汲母问。

    央君临眉宇之间满是犹豫,他确实没有想起有关风月久的记忆,可却不忍心否认。心里的挣扎,强迫的思索,央君临越发想得混乱,痛苦。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汲母果断急了。

    “娘你别问了,爹都说了他撞到了头失了记忆,他想不起来任何人,又怎么会记得自己有没有妻子呢?”

    汲玉来赶紧抚慰央君临凌乱的情绪,她说的确实没错,可汲母忧女之心,又岂能冷静沉着下来,想着央君临记得什么,不记得什么。

    “我什么都不记得,不记得自己是否有妻子,但当我看到她时,好像觉得很熟悉,可还是无法记起来。”央君临给出了答案。

    “没关系,记不起来没关系。”汲玉来显得有一丝急躁。

    “是没关系,等月久姑娘醒过来,只要她认出你是她丈夫就好了,到时候她带你回家,替你找回过去的事,照顾你,陪伴你,这一切都是你妻子的职责……”汲母稍有气愤的目光瞄了汲玉来一眼,“而不是一个与你无关的女人该操的心!”

    汲母按下筷子便走回房间,她是不知该如何劝解汲玉来,她的个性太收敛,不轻易认定了一件事就执着到底,更何况是一个人。

    饭桌上留下央君临和汲玉来,气氛已然尴尬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央君临或许明白了汲母的意思,也并非全然迟钝无法察觉汲玉来的朦胧心意,可如今的他,连自己是何人都搞不清楚,又有何心思去理清其他。

    汲玉来给央君临夹了菜放在碗里,她对央君临默默的关怀,一丝不苟地给予,不知自己心中的感情能有何结果,只想能看见他,照顾他。

    “玉来姑娘,谢谢。”

    央君临道谢,不只为汲玉来给他夹菜,更感谢她多日以来的照顾与关怀,他的世界是一片空白,不知从何时何处结束,却真真切切地从汲玉来开始。

    “你希望,里头躺着的月久姑娘是你的妻子吗?”汲玉来忍不住问烦恼心中的困顿。

    “希望,那样我就不是一个失去一切,一无所有的人了。”央君临苦涩地笑了。

    “你失去一切,但并非一无所有啊!”

    汲玉来多想大胆地告诉央君临,他有她,可终究,这种心事还是深深地只能隐藏,如若风月久当真是央君临的妻子,那她就什么都不是。

    “如果她真是你的妻子,那就好了。”汲玉来的笑才是更加苦涩。

    一顿饭吃得三个人都没有心情,饭后,汲玉来让央君临休息,她自己则是在厨房洗碗。厨房里的水用尽了,汲玉来只能从厨房走出来,在院中打水。

    央君临坐在厅里,一边能看见房间里躺着的风月久,另一边,又见汲玉来在井边打水。汲玉来扔水桶进井下,恍恍惚惚就盛满了一桶水,艰难地拉上来。

    正当汲玉来要耗尽力气时,突然有一只手从她身后伸出来抓住了井绳,没让她的努力落空。汲玉来惊而转头,央君临站在她的身侧,即便表情冷淡,却让她倍感温暖。

    “你……”汲玉来担忧央君临的身体,可他却执着,说道,“无碍。”

    央君临将水桶拉了上来,他的身体着实没有太大问题了,只不过汲玉来实在对他关心太甚。央君临替汲玉来将水桶提进厨房,她正在准备洗碗筷,央君临也没有即刻离开。

    因为央君临在,汲玉来显得有一丝仓促,将水舀出来倒进锅里,却忘了准备盛放碗筷的盆。汲玉来沾湿了水,洗了第一个碗就拿着无处安放。

    汲玉来的目光落在稍远处的木盆上,而央君临察觉了她的略微急色,便二话不说走过去将木盆给她取了过来。

    汲玉来心中蓦地一怔,是央君临的善体人心,还是她可以误认为这是二人之间的心有灵犀呢?汲玉来的目光定格在央君临身上,心中的感情已然无法收敛,但在风月久与央君临的关系清晰之前,她不敢勇敢表达,免得陷落难以自拔,尽管,她的情心已无法自拔。

    “谢谢!”

    央君临将木盆放在汲玉来手边,她将洗尽的碗放进去,将目光转离央君临,纵然无法抚平心中的涟漪,依然继续洗碗。

    央君临站在一旁,别说他从来不曾进过厨房重地,就是夜以继日忙碌过的事,他都忘得一干二净。

    “这就洗完了?”央君临似是稍提起来一丝丝兴趣。

    “啊?”汲玉来稍疑惑地转头看央君临,回道,“还要冲洗。”

    央君临显然一副茫然不知的表情,汲玉来想,就算央君临不是将所有事忘了,可从他骨子里散发的气质看,也一定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贵公子。

    想到这儿,汲玉来又如何勇敢,自己只是一个村中姑娘,又怎么配得喜欢他,是自己自不量力,不知好歹。

    汲玉来眼眶不禁湿润,她转过头到另一边,她不喜欢自己的悲观,却不认为那是妄自菲薄。不奢求,可至少,在央君临还在身边的时候,她可以占有与他相处的时间。

    “你帮我把水舀到盆里好吗?”汲玉来转头对央君临笑道。

    “好。”

    央君临果断答应,看他从桶中舀出水倒进水盆,虽然是小事,央君临做的蹩手蹩脚,汲玉来却看得笑容满溢。

    汲玉来不敢做的梦,她对于央君临而言,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他会有属于他自己的一切,终会找回失掉的曾经,回到过去。

    可只要珍惜眼前便好,汲玉来如此对自己说,可她还是忍不住,竟开始期盼,风月久永远醒不过来,央君临永远记不起来,多希望他二人就此停留于这一刻,永不分离。

    汲玉来恨自己,无论是希望还是期盼,都自私自利得不像她,是她不经意间拿起,却无论如何都放不下了。

    汲玉来愈扰乱了心思,碗从她手上滑落,她便再也忍不住自己的心情,既然不能靠近,那不如就逃离吧。

    碗落砸地碎,汲玉来跑出了厨房,央君临手上还握着水瓢,他一动不动,瓢中水却晃动着,似是永远静止不下去了。

    正屋房中,风月久乍一下惊醒,身处陌生的房间,可央君临的心跳在附近。

    “太子殿下!”

    风月久从床上窜下,万分心急地跑出房间,跑入院中,院子空荡无人,她第一眼看见院外跑远的汲玉来,下一个眨眼之间,她和厨房里走出来的央君临互见彼此。

    恍若千年一梦,风月久眼中的惊色和着瞬间涌出的热泪,模糊了不远处,央君临的陌生目光。

    风月久毫不冷静,踉跄着往央君临飞跑过去,整个人撞进他的怀中,让惊喜的热泪落在他的胸膛。

    真真切切抱紧央君临那一个瞬间,风月久顷刻倾泄了心里的郁结悲痛,哭得一塌糊涂,释放了所有的眼泪。

    果然,她的太子殿下怎么可能会死,他好好地活着,等着自己,还有一生要携手同行。

    “太子殿下,我终于找到你了!”

    风月久只能抱得央君临更紧,但央君临僵着两条手臂无处安放,她不是完全陌生的女人,可确实无从想起,更令央君临全然失措的,是她对自己的称呼,太子殿下?

    “我,真的是你寻找的丈夫?”央君临开口只此一问。

    风月久刹那停顿了眼泪,缓缓地将央君临松开,两双湿润的眼眸,在央君临眼中寻找熟悉的目光,竟然是只有一片空洞。

    “太子殿下你怎么了?”

    风月久慌了,眼前明明是央君临,难不成他在世上也有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联合凤千瑜的谎言,如今报应到自己身上?

    “我是,太子殿下?”

    风月久蓦地心思一怔,他绝对是央君临没错,只是,不记得了吗?

    风月久不知所措,央君临遗忘的,是太子的身份,还是自己?回想他最开始的一问,是她,央君临将她混合着所有过往,全部抛弃了。

    风月久猛地双腿一软,重重坐到了地上,央君临没能及时扶住风月久,可当她从自己怀中滑脱的失落感却冲击他心,风月久的一坐,仿佛就盾击在他心头。

    “你还好吧?”

    央君临毫不迟疑地蹲身去扶风月久,二人的目光如此拉近,纵使央君临的脑中空白,但交接风月久眼眸的目光,从心底而来的微妙感觉却油然而生。

    “太子殿下不记得我了?”风月久轻轻地问,痛痛地想。

    央君临无声回应,本就是一片空白的记忆,被风月久的出现搅起混乱,是她夫君,是太子殿下,他被夺走的一切究竟是如何?

    风月久撑住了脆弱的心情,只要央君临还安然无恙就好,忘了一切又如何,只要两个人在一起便好。

    爱情不是记忆,而是彼此。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七十八章 重逢的陌生人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七十八章 重逢的陌生人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七十八章 重逢的陌生人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七十八章 重逢的陌生人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山寨太子妃最新章节- 山寨太子妃全文阅读- 山寨太子妃txt下载- 山寨太子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百七十八章 重逢的陌生人】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山寨太子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山寨太子妃》书迷评论

  • 狂妃难驯:逆天炼魂师最新章节

        跳个楼居然从21世纪跳到异世大陆,倾月表示很郁闷。丑女,废物,窝囊到一无是处?哔了狗!老娘穿越自带装逼技能,所有一切不可能皆有可能,不服?憋着!一手炼魂术,横扫异界风生水起,偶尔炼炼神丹驯驯神兽使使毒计给人生增添点乐趣,小日子过得不要太滋润装逼格言之一: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腥风血雨!装逼格言之二:我胸虽然小,但是手感好。某男贼笑两声:是吗,我摸摸。某女:……你还要不要脸。某男:要脸干嘛,要娘子就行了。

  • 创世神戒最新章节

        创世神界一名失意的天道掌控者,为了追寻更高境界的天道,历经无数次轮回感悟,追寻天道,置自身于棋中,而下出前所未有的天道大棋局。在这一世他成为大陆叛徒的儿子,和身受剧毒的母亲相依为命,艰苦残蜷在这个弱肉为食的修真大陆——东胜圣洲。为了解救母亲,他前往天雪山,命运使然,经历了天命的召唤,燃起了追寻天道的火焰,从此走上了前无古人的修神创世大道。

  • 倾世医妃:妖孽王爷请上榻最新章节

        她,医学界的天才,却穿越成一个被爹爹赶出家门的自闭症少女。他,日曜王朝的三皇子,妖孽的外表实则却是一个痴傻王爷。不过让她头疼的是,这个如妖孽般的王爷,却总是给自己找麻烦。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让正忙着制药的她,忍不住扶额,唉,又来了!“王妃!王爷把您的那些身体结构图给烧了!”“烧吧。”好吧,反正重画的是您。“王妃!王爷把您新研究的药误吃了!”“吃吧反正都是些补身子的药。”王妃您就不怕王爷一不小心吃了毒药?“王妃!王爷被你姐姐调戏了!”嗯?人呢?怎么一眨眼功夫,人就不见了?敢动她的男人!找死!!

  • 老板最新章节

        十八岁那年被人设计,成绩优异的王犁天被人设计入狱了,出狱之后已是三年过去,一切都要从头开始。王犁天面临着的是父母双亡,工作无着落的窘境,班上的同学现在一个个的越了王犁天,处于最低层的王犁天该怎么做才能够生存下去已是面临着的一个极为严峻的问题。王犁天誓要出人头地,要成为最顶级的老板!

  • 老子有根金箍棒最新章节

        你的耳朵里能掏出金箍棒么?别笑,孔胜真的能,自从耳朵里掏出那玩意后,他的人生全变了。达官显贵找他治病,富家千金找他丰胸……连女明星都闻风而来!但孔胜却很苦恼,自从有了金箍棒后,美女们日思夜想,甚至连睡觉都改店里了,那啥,你们别这样,人这么多了,老子的金箍棒害羞……

  • 女总裁的贴身保安最新章节

        通过男主回忆一点点揭示他在故乡柳阳,替父姐报仇,杀了当时地下组织老大的过往。在湛江当保安时期帮助曾是女警廖翘,实为金辉集团真正接班人的叶澜乔重振集团,探查其姐叶澜芝死亡原因,从互为猜忌暧昧到携手抗敌的感情升级……

  • 废物娘亲的倾世田庄最新章节

        嫡女也废柴?还落魄到爹不疼,娘不爱,妹妹欺辱行陷害的地步!未婚夫退婚也就罢了,还要把她赶出家门?哼!你们等着瞧!乱世创个业,娘亲管田,儿子经商,母子二人齐心协力,跨国企业那还不是小case。五年后,她左手天才宝贝,右手酷帅夫君,背后的强大势力,看不闪瞎你们的狗眼!

  • 中国阴阳先生最新章节

        中华大地,奇人辈出。华东一带乃道家根基,道门弟子本领高强,精通阴阳捉鬼术;华北地区古老的手艺人居多,他们心灵手巧,可化腐朽为神奇;西南周边,传承着巫蛊,炼尸,驱邪之术。更有一代僵尸道长威震八方;而东北一带,则有着中华大地最神秘强大的三大职业,出马,出道,出黑;出黑者,阴阳先生也;

  • 穿越之医妃倾城最新章节

        一时穿越,搅入混乱局面。步步为营,只为谋得生路。原以为遇见他是这不幸中的万幸,可幡然醒悟,历史车轮滚滚,天命难违,一不小心,便是万劫不复。至此一生,曾是万里长风,可终究抵不过,一句天命难违,历史难逆。你可以掌握天下人,却独独掌握不了你我之命。我可以医万病,却独独治不好自己的相思苦。

  • 惹上邪魅冷殿下最新章节

        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我被一个邪魅冷帅哥给强吻了,而他正是冥界的殿下单北漠,而我则是魔界魔君的唯一继承人魔漩儿,我们曾经宣誓要携手走过一生,然而我却失忆了,忘记了他,也忘记了我们曾经的一切,为唤醒我的记忆,他想尽一切办法,他说:“漩儿,你是我的女人,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乃至生生世世你都是我的女人……”

  • 男神上司的独家心宠最新章节

        拉斯维加斯赌城,号称战无不胜的她居然输掉了自己“三十六计,走为上,开溜……”“小家伙,被我逮到你了吧”他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眸闪着森严冷漠的气息,“我会让你知道你到底是谁的女人!”

  • 嫡女惊华:溺宠神医狂妃最新章节

        她是相府嫡女,醉心医术,两耳不闻窗外事;直到娘亲被逼身亡,渣爹袒护小三,她一朝由嫡长沦为嫡次,她才幡然醒悟!自此收起那副软心肠,斗极品,灭小三,单挑白莲花,群殴绿茶婊。豺狼环伺,彼时他还栖身轮椅,“到本王身边,本王自会护你一世无忧。”新婚洞房,情动间他眉染笑意,“看你第一眼,本王便心有所感,你终将是我的王妃。”黄袍加身,帝后执手俯瞰山河,“这江山,唯你与我共享!”

  • 酱香满园最新章节

        职场精英田岁一招不慎穿越成村姑田穗穗?这么大的反差让她怎么适应?可是惊魂还未定,村姑的娘急着把她嫁给农家糙汉。想着丈夫粗壮如山,满脸胡腮,田岁替自己默哀,嫁人总比饿死强。洞房夜她心里七上八下,揭盖头一霎那她傻了眼,新郎官相貌堂堂,身躯不凡。她眸光下移,心不在焉:“你是种地的?”他心领神会:“为夫参过军打过仗,念过学堂,娘子想要哪样给哪样。”好呀,夫君学文识字会功夫,将来孩子还省了私塾钱。谁思量,他从军前竟还留笔烂桃花账。烂桃花天天联合奇葩小姑子和刁钻恶婆婆给她找麻烦。她人穷志不短,等老娘在这村里垦出一片天......

  • 医见钟情:季少独宠小娇妻最新章节

        “老婆,今晚月色正好,约吗?”
        “睡觉可以,老公,约吧!”
        为了站稳脚跟,姜了了把自己嫁给了传说中丑陋暴躁的老男人季斯年。
        那一年,他30,她18。
        说好互不干涉,各取所需,他却帮她虐渣渣、挡危险,将他宠上了天。
        “我家夫人性子软,你们不要欺负她。”
        “我家夫人不喜欢你,所以你以后不要来找我了。”
        有人道出不满,“姜了了狠毒、自大!”
        季斯年抬眸一笑,“我会惯着她,不行?”

  • 重生之信仰封神系统最新章节

        穿越到爱情公寓世界,获得信仰封神系统,化身为行走在都市的唯一真神!信仰封神系统,吸收亿万粉丝信仰,最终人间封神!林宇凡一步步踏上神坛,他时而化身为最具人气的网文大作家,时而又是最火爆的天王级歌手,时而又是影帝级超级演员,传奇动漫画师……他是一个活着的传奇!掌控亿万信仰,弹指间生死人肉白骨,言出法随,全知全能!一个唯一存在于人间界的神灵!

  • 诱妻入怀:秦少娇宠小辣妻最新章节

        第一次见面,宋飒一身皮衣迎风而立,甩开钢管,地痞躺一地。
        第二次见面,他深夜飙车带她虎口脱险。
        第三次见面,秦奕淮将她抵在墙角,霸道的反驳她的不着调,“是一见钟情,我要追你。”
        他是身份尊贵背景显赫的豪门阔少,作为还在贫困线上挣扎的吃土少女,宋飒惶恐:“秦总,您图什么?“
        “图你长得娇,图你性子傲。”饿狼连哄带骗将她带回家,日后,每天都在上演这一幕——“老婆,求亲、求抱、求爱抚。”(甜宠治愈)

  • 虫巫最新章节

        大荒之上,凶兽遍野,百族虎视,无意成为偏远荒蛮部落的一员,虫溪只希望自己能好好活着。“你要杀我,尽管来,杀不死,我必取你性命!”这是一个与天争命的故事!

  • 天问?靖魂志最新章节

        东夷侵扰,北域千户使陈梦玄临危受命,联结南疆秘术子弟齐力迎敌。
        爱恨,身世,秘法。妖王重生在即,古玉下落神秘。终一日,残阳若血,问天,为何如此…

    本章内容提要:
    ...    央君临跟汲玉来出了房间,饭桌上,虽然三人都不能确定风月久与央君临的真实关系,可气氛仍旧尴尬得僵化。     央君临握着筷子端着饭,还是情不由己地想着风月久,记不起来,却入眼变成了最陌生的思念。     汲玉来给央君临夹菜,将他的思绪打断了,央君临稍稍抬眼注视汲玉来,仿佛在她的眼里看到很多的隐秘心事。     汲母是......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