汲玉来在房间里陪着央君临,他即便醒来,依旧如同一副失了灵魂的躯壳,坐在床上一动不动,一声不吭。

    汲玉来盯了央君临许久,二人的目光也在不经意间交接多次,终于,汲玉来忍不住开口说道:“你不记得自己叫什么了吗?”

    “不记得。”央君临只是回答,听来应当只是不记得,而不是脑子撞坏撞傻了。

    “我是谁?家在何处?这里是哪儿?你又是谁?”央君临又一连串自问,问她,终于有了一丝急色的活气。

    “你不用着急,不记得没事,慢慢会想起来的!”汲玉来劝慰央君临,又道,“这里是汲南村,我叫汲玉来。”

    “汲玉来……”

    这是央君临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听见的第一个名字,他脑中已然混沌不清,可却隐约记得有一个女子,长相模糊不清了,却是他昏迷时脑中的唯一影像。

    是她吗?

    汲玉来跟央君临说起从汲水救起他的事,包括杀手的事自己自己跟父亲的猜测。然而听她的描述,央君临却丝毫没有印象。

    汲父匆匆进到了房间,想着风月久跟央君临会否有联系,却不敢直接跟风月久说起,免得是自己猜错了。

    “公子,身体还觉得有何处不舒适吗?”汲父边问边走到床边。

    “没有,多谢关心。”

    “公子,我再问一句,你记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妻子呢?”

    汲父十分严肃地问,汲玉来却听得更认真,央君临的眉头突然皱了起来,他不由得想到自己脑海中唯一的印象,是自己的妻子吗?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央君临越发想得头疼。

    “那没事,公子你不用想,我去把那个姑娘请来,如果是,她一定会认出你来的。”

    汲父当真觉得自己是糊涂了,赶紧走出房间去找风月久,想请她辨认央君临。汲玉来却显得些许不悦,央君临会已然有妻室吗?她父亲说的那个姑娘会是谁,难道是她?

    汲玉来突然跑到屋门外拦下汲父,将他拉回屋里,问他怎么会有个姑娘,是来找央君临的吗?

    “那姑娘是你娘在溪边遇到的,这会儿正在药房呢,爹看她也是身上有伤,又说到她夫君,说不定真是那位公子的娘子呢!”

    汲玉来想到风月久,却只记得她手上握着的剑,和当日杀手身上的一模一样。

    “爹,那个女人我也看见了,她跟我打听一个男子的消息,我没有说!”汲玉来又慌张起来。

    “你怎么不跟她说,或许就是他呢!”汲父稍急。

    “女儿看她带着武器,跟杀手的一样,所以不敢跟她说实话。”汲玉来紧张得不行。

    汲玉来的话让她父亲也犹豫了,风月久看起来着实不像坏人,一个年纪轻轻,乐于助人的姑娘怎么能是杀手。

    汲父犹豫了片刻,还是相信风月久那时的眼泪,他想去跟风月久说道此事,万一他二人真是夫妻,岂不是被自己的疑心耽误了。

    汲父走出屋子,汲玉来却停在屋门前,她回看一眼房中,竟看见央君临扶着床正下来,他眼中有急色,仿佛刻不容缓地想追寻什么。

    汲父走进药房,却只看见汲母一人坐着,风月久竟然已经离开了。风月久扯断了心中痛痒的隐约联系,果断离去了。

    “她走了,你怎么不留她,我才想着她会不会认识屋里的公子呢?”

    汲父稍急,汲母却不知央君临已然醒来并且失去记忆,所以才完全没有顾及到那个在自己家中昏迷了半个月的男人,只认为他醒来就能知道他是何方人士,到时候就给他送回去便好。

    “她往哪个方向走了?”汲父问。

    “我在屋里坐着没看见啊!”汲母回道。

    汲父又一次从药房里跑出来,却已然不能在院外看见风月久的踪影,但汲玉来扶着央君临站在屋门口,他目光焦急,莫名其妙的焦躁不安。

    “玉来,先扶公子坐下,你往东去追,看能不能追上那姑娘!”

    汲父说罢便出院门往西找,汲玉来也小心翼翼地扶着央君临坐在一边,央君临蓦地紧张抓住汲玉来的手,却不知想说什么,让她一定追上那个女人吗?而汲玉来却不自觉感受央君临的掌握,冰冷的,她愿意用自己的小手心温暖他的大手掌。

    汲父一路往西没有追寻到风月久的足迹,村民也说没有看见那样一个女子,他往回家去,或许汲玉来去的方向会追到她。

    然而,汲父走到家门口时,汲玉来远远走来,只有她一个人,稍微低着眸子,若有所思的模样。

    “没追上?”

    汲父急问,汲玉来蓦地抬头一顿。

    “女儿,没有看见她。”

    汲父和汲玉来二人回到院中,正屋有央君临等候,药房门边有汲母同样焦急。

    “没找到月久姑娘吗?”汲母问。

    汲父摇摇头,他往央君临过去,突然想到便又问,他对“风月久”这个名字是否有印象,可他连自己的姓名都忘得一干二净了,更何况是风月久这个当真陌生的名字。

    不知缘故,可央君临确实察觉心中丝丝缕缕的失落,他是一个被一切抛弃的男人,醒来就失去了所有,还以为有了希望,可她却离自己而去,就像脑海中那个,自己越清醒,她就越模糊的影子。

    央君临人醒了,心还沉睡,这一整日,他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坐在房间里,在一片漆黑中寻找那个女子的影子。

    汲玉来准备了晚饭,父母都上了桌,她却无心饮食,中午央君临就不吃不喝,他身体又虚弱,怎能承受得住。

    “爹,娘,你们先吃,我去看看他。”

    汲玉来给父母盛好了饭,再盛一碗,夹上菜便往房间里去。

    央君临仍旧是失魂落魄的样子,目光恍惚,思绪凌乱不清。

    汲玉来推门进来,坐在了央君临身边他才回过神来。

    “汲姑娘。”央君临虽失去了记忆,可不改骨子里的彬彬有礼。

    “你一天都没吃东西了,会饿坏的。”汲玉来将碗筷递向央君临。

    “谢谢,但我,不饿。”

    央君临明明连无力得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得停停顿顿,但他真的无法感受饥饿,他的体内,只有莫名的冲撞,他的记忆一片空白,心情一片漆黑。

    “我知道,人丢了一只小猫小狗都会着急难过,而你丢掉的,是前半个人生,怎么可能无动于衷,但是低落沉浸于痛苦是没用的,如果遗忘,为什么不重新开始?”

    汲玉来的眼光温柔,可如果遗忘,为何不是寻找捡拾,而是重新开始吧?

    央君临的眼中思绪闪闪而过,至少,汲低落沉浸于痛苦是没用的。央君临接过汲玉来手中的饭,开始吃便觉得自己真饿了。

    “不够的话,我再给你去盛。”

    房门开着,汲家夫妇都停下了筷子,这段时间以来,女儿没日没夜地照顾昏迷不醒的央君临,他们都看在眼里,可真的只是因为汲玉来有爱心吗?

    汲玉来让央君临吃了晚饭,比她自己美食一顿还欣然,她从房里出来,汲父让她关门,父女三人坐在厅堂上,说起了心里话。

    “玉来,爹知道你一向善良,也知道那位无名无姓的公子相貌英俊,彬彬有礼,但他只是我们家的一个过客,他有自己的家,有他自己的家人,可能已有家室,爹只希望他能安然无恙,找回他原本的一切。”汲父语重心长地说道。

    “是啊女儿,听你爹的话,他说的没错。”

    汲玉来眼角的微微笑容消散,这些日子,她仅仅是每日每夜看到央君临沉睡的脸庞已然让她不自觉沉溺,他的模样,苍白的面容依旧英俊。她不禁想象,央君临醒来,他眼睛是如何地深邃,笑容是何等的迷人,央君临的一切她都想象了。

    汲玉来迷恋上了央君临,睁眼看见,闭眼想念,这是她美好年华中的第一段思恋,渐渐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如此令人匪夷所思。即便央君临不醒,她也只觉得甜蜜。

    可央君临终于醒来了,如她想象得那般令她痴迷,她不想失去,这个叫自己忍不住爱上的男人。

    “爹,娘,女儿大概真的爱上他了。”

    汲玉来向来是腼腆内敛的姑娘,跟小伙子打个照面都会脸红,今日却当着父女的面,毫无畏惧地坦诚了心里的萌动爱情。

    夕阳拉长了世间的时间,风月久继续沿着汲水支流往下游寻找央君临的踪影。在夜色中,她正靠近另一个村庄,却见远处火光冲天,呼嚎声震天传响。

    风月久不知远方究竟发生了何事,只感觉那个地方如同地狱一般,熊熊烈火,无数双魔鬼的手。风月久飞跑过被火光照耀得光亮如昼的林子,越发感觉到火热在靠近,是她在靠近。

    风月久终于跑到了那个人间地狱,却是杀戮结束后的悲惨情景,烈火,鲜血,尸体,这不是地狱,地狱只收恶人的灵魂,这里死去的,更多是无辜人的性命。

    被洗劫一空的村庄,风月久只看见男人,老人甚至孩子的尸体,没有年轻女人,她跑过血腥气弥漫的村道,仿佛已然不存在一**气,刀剑棍棒,这样的狼藉现场,悲剧景象,像极了野山贼的作为。

    风月久也是山贼,但风狂占山为王,从不为非作歹,滥杀无辜,与这些烧杀掳掠,草菅人命的山贼有着本质的区别。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七十六章 离他而去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七十六章 离他而去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七十六章 离他而去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七十六章 离他而去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山寨太子妃最新章节- 山寨太子妃全文阅读- 山寨太子妃txt下载- 山寨太子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百七十六章 离他而去】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山寨太子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山寨太子妃》书迷评论

  • 医手遮天最新章节

        贫困大专医学生秦少阳的生活乏味而无趣,却因爷爷在神农架拜山的神秘失踪而变得离奇多彩……
        在调查爷爷失踪的过程中,秦少阳意外获得神农尺,拥有终极医术,诡异的神农尺带给秦少阳的究竟是福还是祸……
        当一个个风采各异却心怀叵测的美女暧昧地出现在秦少阳的身边时,一个布局近千年的棋局也在朝他一步步地逼迫……

  • 梨花美人传最新章节

        十五年在驿路镖局诞下了一个女娃,许下了一桩婚约。十五年后的楚承安长大成人,独自踏上毁约之路。且看血雨腥风的江湖中,谁才是她的良配,谁才是她心尖上的一滴梨花泪。
        笛萧萧,落花深处人自扰。
        剑招摇,爱恨情愁断不了。
        衣飘飘,策马奔驰到不了。
        心太高,想到了得不到,又忘不了,这该如何是了。
        梦爱飘摇,牵绊红尘惹离骚。
        漫天飞舞的梨花,霏霏如雪般飘进你的梦境。
        挥长剑,甩不掉身侧的倩影伊人。
        策西风,抛不掉耳边的呢喃念想。
        最是梦里花好,美得让人忘不了!

  • 首席警官是男神:别来无恙最新章节

        多年以后,他和她再次重逢在这一座城市。他从街头无名的混混,变成了H市叱咤风云的黑帮老大,而她则从一个冒失的小女生,变成了一名出色的外科医生,他为了保护另外一个女孩身受重伤,机缘巧合之下,她成为了他的主治大夫,当年那一段,谁都没有说再见的感情,疯狂的回忆朝她涌来,而那个他不愿意诉说的秘密,关乎到了他和她的性命,可是这次,当爱情再次来到她面前的时候,她宁死,也不会再次选择放手了

  • 大妖经最新章节

        如果说妖都是邪恶的,
        但是更邪恶的还是人心。
        你说人有好有坏,
        那么妖呢?
        需不要把心挖出来证明给你们看看!
        我是三味,三,小三的三,味,味道的味。

  • 绝世无双(绝代天骄)最新章节

        什么?你说英雄联盟是5V5的游戏?这难道不一直是1打9的游戏吗?夏新露出了一脸凝重表情难道大家玩的不是同一款游戏本文轻松欢快YY,绝对不会有任何不适,就算前期有那么小小的虐,大家也可以放心阅读到最后,绝对是皆大欢喜的结局!!!看下去,你会发现不一样的精彩。更新时间:中午12点晚上19点其他时间更新看情况吧【求收藏,求推荐,求钻石,求打赏】谢谢大家

  • 重生之恰恰年华最新章节

        一朝穿回十八年前,颜秋意誓要活出自己的恣意人生。调教弟弟,佑护双亲,家致富走上人生巅峰。实现理想,成为最骄傲的军中红颜。

  • 丹武至尊最新章节

        前世,唐麟被誉为“丹皇”,却遭“武帝”忌惮。今世重生,一个早已被灭族的唐氏,一个修武天赋极烂的少年。唐麟知道他这一世有两个使命。一,他要将忘恩负义的武帝,从那至高的统治帝位上打下来,并且将他踩在脚底下。二,他要让唐氏一族的弟子,遍布于天下,并以唐氏之名定义天玄大陆的苍穹。“请不要用凡人的眼光看待我,因为我早已是神!”——唐麟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最新章节

        燕京阮府嫡小姐伽南,长于乡野,举止粗俗,行为粗鄙,空有美貌......    阮伽南知道自己身为女子逃不过嫁人的命运,于是千挑万选,选中了燕京九皇子宁王。她高高兴兴的嫁入宁王府,然后日日盼着九皇..

  • 职场前规则最新章节

        那天晚上,女朋友问我,做男主角爽不爽?
        我心想,这是什么送命题。
        结果我没送命,却差点儿被人种了草地。
        分手,不分手?
        又该何去何从?
        心灰意冷的时候,柳暗花明做了私拍摄影师,却意外目睹了……

  • 都市之神帝归来最新章节

        神帝一梦重生,重回都市……
        这一世,他要让爱的人都过得很好,敌人都跪伏在地上!

  • 神偷狂妃:天才召唤师最新章节

        震惊!21世纪的第一神偷,竟穿越成了八岁小废柴...苏浅浅自带金手指,人生如开外挂,神丹当糖吃,神兽当坐骑,看谁不爽就吸星大法,遇到宝物强行占为己有,遇到胡搅蛮缠的渣渣们,统统打倒!敢说她是废物?怒掀桌子,一招ko渣女!小手一挥,神兽屁颠颠地挡在前面,呵,想挑战她?先打过神兽!一路神勇奇袭,却一时不慎,在阴沟里翻了船,竟偷到一只妖孽美男的头上,只见他眉峰微扬,语气轻挑:“偷了我的东西就要负责。”遂...苏浅浅被美男单手一提,抓回家做了童养媳...

  • 妃撩不可:殿下请宽衣最新章节

        天启国四皇子最屈辱的事情,就是被强行失身。“本皇子千防万防,竟是没算到你竟然爬床!”那晚,聂仙霸王硬上弓,爬了姬风冥的床。————————“本妃可是在凝香阁待过五年的女人,房中之术岂是你们这群小妖精可以比的?”那天,姬风冥选侧妃,聂仙吓走了一众“小妖精”。————————“姬风冥,你记住了,我姓聂,千万记得防着点儿

  • 腹黑总裁的美娇娘最新章节

        《腹黑总裁美娇娘》的简介
        夜墨辰跪在搓衣板上,幽怨眼神望着她,暗道自己怎么娶了白依依这么个凶婆娘?
        总有一天他要翻身把歌儿唱,哼!
        白依依眼一瞪:“夜墨辰,知错了吗?”
        夜墨辰狗腿地:"夫人在上,为夫知错,还求下次换个遥控器跪行不,搓衣板跪得膝盖疼。”
        白依依:“……”
        这是一个腹黑总裁和他的美娇娘的甜蜜疼宠的故事……

  • 超级农场最新章节

        偶得一块农场,小农民走上人生的巅峰,种田能闯出一片天地。
        坐拥金山花不尽,前呼后拥任逍遥。

  • 灵尊最新章节

        如果拥有绝对的实力,为什么还要用智商?因为调戏恶人才是我最大的爱好。

  • 将妻农女:钱倾天下最新章节

        “我,是个杀手。我,没得感情,也,没得钱。”作为拥有着江湖杀手和平凡小农女双重身份的喻文墨表示,奔小康有何难?寻真爱有何难?钱倾天下,又有何难?只是……我欲钱倾天下,怎奈桃花朵朵开~

  • 记者娇妻美又苏最新章节

        当你铁了心要把错过了五年的爱情追到手……
        重逢,男人满面通红:“下去,不要让我再看见你!”
        再见,男人恼羞成怒:“谁允许你,跟所有人说我们在一起了?”
        再后来。
        “这是你们老板娘,过来认一下。”
        “这种事不需要问我,公司连我,都归她管。”
        “要我说多少遍,她的话是唯一的圣旨,让你拆,你就拆!”
        你帮我看清了我的心,从此就算作天作地,我也为你保驾护航。

  • 找茬最新章节

        乐韵的上辈子,用两个字就能概括完整——
        傀偶。
        她像个套题模板,呆板木讷,不懂变通。她照着约定俗成的人生轨迹往前走,到最后却饱尝冷暖,郁郁而终。
        她在最绝望的时候登上天台,纵身一跃前,被一股大力扯进了怀抱。
        乐韵苦笑着唤他:“伏城,放手。”
        那人死死抱着她的身子,红着眼,咬牙切齿在她耳边道:“你他妈从不是老子的负担,你是老子的骄傲。”
        就这么一句话,支撑她独自走过了他死后的那三年。
        重回十五岁,一切都将改变。

    本章内容提要:
    ...    汲玉来在房间里陪着央君临,他即便醒来,依旧如同一副失了灵魂的躯壳,坐在床上一动不动,一声不吭。     汲玉来盯了央君临许久,二人的目光也在不经意间交接多次,终于,汲玉来忍不住开口说道:“你不记得自己叫什么了吗?”     “不记得。”央君临只是回答,听来应当只是不记得,而不是脑子撞坏撞傻了。     “我是谁?家......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