汲玉来在房间里陪着央君临,他即便醒来,依旧如同一副失了灵魂的躯壳,坐在床上一动不动,一声不吭。

    汲玉来盯了央君临许久,二人的目光也在不经意间交接多次,终于,汲玉来忍不住开口说道:“你不记得自己叫什么了吗?”

    “不记得。”央君临只是回答,听来应当只是不记得,而不是脑子撞坏撞傻了。

    “我是谁?家在何处?这里是哪儿?你又是谁?”央君临又一连串自问,问她,终于有了一丝急色的活气。

    “你不用着急,不记得没事,慢慢会想起来的!”汲玉来劝慰央君临,又道,“这里是汲南村,我叫汲玉来。”

    “汲玉来……”

    这是央君临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听见的第一个名字,他脑中已然混沌不清,可却隐约记得有一个女子,长相模糊不清了,却是他昏迷时脑中的唯一影像。

    是她吗?

    汲玉来跟央君临说起从汲水救起他的事,包括杀手的事自己自己跟父亲的猜测。然而听她的描述,央君临却丝毫没有印象。

    汲父匆匆进到了房间,想着风月久跟央君临会否有联系,却不敢直接跟风月久说起,免得是自己猜错了。

    “公子,身体还觉得有何处不舒适吗?”汲父边问边走到床边。

    “没有,多谢关心。”

    “公子,我再问一句,你记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妻子呢?”

    汲父十分严肃地问,汲玉来却听得更认真,央君临的眉头突然皱了起来,他不由得想到自己脑海中唯一的印象,是自己的妻子吗?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央君临越发想得头疼。

    “那没事,公子你不用想,我去把那个姑娘请来,如果是,她一定会认出你来的。”

    汲父当真觉得自己是糊涂了,赶紧走出房间去找风月久,想请她辨认央君临。汲玉来却显得些许不悦,央君临会已然有妻室吗?她父亲说的那个姑娘会是谁,难道是她?

    汲玉来突然跑到屋门外拦下汲父,将他拉回屋里,问他怎么会有个姑娘,是来找央君临的吗?

    “那姑娘是你娘在溪边遇到的,这会儿正在药房呢,爹看她也是身上有伤,又说到她夫君,说不定真是那位公子的娘子呢!”

    汲玉来想到风月久,却只记得她手上握着的剑,和当日杀手身上的一模一样。

    “爹,那个女人我也看见了,她跟我打听一个男子的消息,我没有说!”汲玉来又慌张起来。

    “你怎么不跟她说,或许就是他呢!”汲父稍急。

    “女儿看她带着武器,跟杀手的一样,所以不敢跟她说实话。”汲玉来紧张得不行。

    汲玉来的话让她父亲也犹豫了,风月久看起来着实不像坏人,一个年纪轻轻,乐于助人的姑娘怎么能是杀手。

    汲父犹豫了片刻,还是相信风月久那时的眼泪,他想去跟风月久说道此事,万一他二人真是夫妻,岂不是被自己的疑心耽误了。

    汲父走出屋子,汲玉来却停在屋门前,她回看一眼房中,竟看见央君临扶着床正下来,他眼中有急色,仿佛刻不容缓地想追寻什么。

    汲父走进药房,却只看见汲母一人坐着,风月久竟然已经离开了。风月久扯断了心中痛痒的隐约联系,果断离去了。

    “她走了,你怎么不留她,我才想着她会不会认识屋里的公子呢?”

    汲父稍急,汲母却不知央君临已然醒来并且失去记忆,所以才完全没有顾及到那个在自己家中昏迷了半个月的男人,只认为他醒来就能知道他是何方人士,到时候就给他送回去便好。

    “她往哪个方向走了?”汲父问。

    “我在屋里坐着没看见啊!”汲母回道。

    汲父又一次从药房里跑出来,却已然不能在院外看见风月久的踪影,但汲玉来扶着央君临站在屋门口,他目光焦急,莫名其妙的焦躁不安。

    “玉来,先扶公子坐下,你往东去追,看能不能追上那姑娘!”

    汲父说罢便出院门往西找,汲玉来也小心翼翼地扶着央君临坐在一边,央君临蓦地紧张抓住汲玉来的手,却不知想说什么,让她一定追上那个女人吗?而汲玉来却不自觉感受央君临的掌握,冰冷的,她愿意用自己的小手心温暖他的大手掌。

    汲父一路往西没有追寻到风月久的足迹,村民也说没有看见那样一个女子,他往回家去,或许汲玉来去的方向会追到她。

    然而,汲父走到家门口时,汲玉来远远走来,只有她一个人,稍微低着眸子,若有所思的模样。

    “没追上?”

    汲父急问,汲玉来蓦地抬头一顿。

    “女儿,没有看见她。”

    汲父和汲玉来二人回到院中,正屋有央君临等候,药房门边有汲母同样焦急。

    “没找到月久姑娘吗?”汲母问。

    汲父摇摇头,他往央君临过去,突然想到便又问,他对“风月久”这个名字是否有印象,可他连自己的姓名都忘得一干二净了,更何况是风月久这个当真陌生的名字。

    不知缘故,可央君临确实察觉心中丝丝缕缕的失落,他是一个被一切抛弃的男人,醒来就失去了所有,还以为有了希望,可她却离自己而去,就像脑海中那个,自己越清醒,她就越模糊的影子。

    央君临人醒了,心还沉睡,这一整日,他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坐在房间里,在一片漆黑中寻找那个女子的影子。

    汲玉来准备了晚饭,父母都上了桌,她却无心饮食,中午央君临就不吃不喝,他身体又虚弱,怎能承受得住。

    “爹,娘,你们先吃,我去看看他。”

    汲玉来给父母盛好了饭,再盛一碗,夹上菜便往房间里去。

    央君临仍旧是失魂落魄的样子,目光恍惚,思绪凌乱不清。

    汲玉来推门进来,坐在了央君临身边他才回过神来。

    “汲姑娘。”央君临虽失去了记忆,可不改骨子里的彬彬有礼。

    “你一天都没吃东西了,会饿坏的。”汲玉来将碗筷递向央君临。

    “谢谢,但我,不饿。”

    央君临明明连无力得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得停停顿顿,但他真的无法感受饥饿,他的体内,只有莫名的冲撞,他的记忆一片空白,心情一片漆黑。

    “我知道,人丢了一只小猫小狗都会着急难过,而你丢掉的,是前半个人生,怎么可能无动于衷,但是低落沉浸于痛苦是没用的,如果遗忘,为什么不重新开始?”

    汲玉来的眼光温柔,可如果遗忘,为何不是寻找捡拾,而是重新开始吧?

    央君临的眼中思绪闪闪而过,至少,汲低落沉浸于痛苦是没用的。央君临接过汲玉来手中的饭,开始吃便觉得自己真饿了。

    “不够的话,我再给你去盛。”

    房门开着,汲家夫妇都停下了筷子,这段时间以来,女儿没日没夜地照顾昏迷不醒的央君临,他们都看在眼里,可真的只是因为汲玉来有爱心吗?

    汲玉来让央君临吃了晚饭,比她自己美食一顿还欣然,她从房里出来,汲父让她关门,父女三人坐在厅堂上,说起了心里话。

    “玉来,爹知道你一向善良,也知道那位无名无姓的公子相貌英俊,彬彬有礼,但他只是我们家的一个过客,他有自己的家,有他自己的家人,可能已有家室,爹只希望他能安然无恙,找回他原本的一切。”汲父语重心长地说道。

    “是啊女儿,听你爹的话,他说的没错。”

    汲玉来眼角的微微笑容消散,这些日子,她仅仅是每日每夜看到央君临沉睡的脸庞已然让她不自觉沉溺,他的模样,苍白的面容依旧英俊。她不禁想象,央君临醒来,他眼睛是如何地深邃,笑容是何等的迷人,央君临的一切她都想象了。

    汲玉来迷恋上了央君临,睁眼看见,闭眼想念,这是她美好年华中的第一段思恋,渐渐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如此令人匪夷所思。即便央君临不醒,她也只觉得甜蜜。

    可央君临终于醒来了,如她想象得那般令她痴迷,她不想失去,这个叫自己忍不住爱上的男人。

    “爹,娘,女儿大概真的爱上他了。”

    汲玉来向来是腼腆内敛的姑娘,跟小伙子打个照面都会脸红,今日却当着父女的面,毫无畏惧地坦诚了心里的萌动爱情。

    夕阳拉长了世间的时间,风月久继续沿着汲水支流往下游寻找央君临的踪影。在夜色中,她正靠近另一个村庄,却见远处火光冲天,呼嚎声震天传响。

    风月久不知远方究竟发生了何事,只感觉那个地方如同地狱一般,熊熊烈火,无数双魔鬼的手。风月久飞跑过被火光照耀得光亮如昼的林子,越发感觉到火热在靠近,是她在靠近。

    风月久终于跑到了那个人间地狱,却是杀戮结束后的悲惨情景,烈火,鲜血,尸体,这不是地狱,地狱只收恶人的灵魂,这里死去的,更多是无辜人的性命。

    被洗劫一空的村庄,风月久只看见男人,老人甚至孩子的尸体,没有年轻女人,她跑过血腥气弥漫的村道,仿佛已然不存在一**气,刀剑棍棒,这样的狼藉现场,悲剧景象,像极了野山贼的作为。

    风月久也是山贼,但风狂占山为王,从不为非作歹,滥杀无辜,与这些烧杀掳掠,草菅人命的山贼有着本质的区别。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七十六章 离他而去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七十六章 离他而去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七十六章 离他而去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七十六章 离他而去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山寨太子妃最新章节- 山寨太子妃全文阅读- 山寨太子妃txt下载- 山寨太子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百七十六章 离他而去】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山寨太子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山寨太子妃》书迷评论

  • 傲世神王最新章节

        大荒世界,万族林立,宗门等级森严,不能逾越,真武修者,修肉身,凝气脉,生真气,筑神通,至无上,傲立世间,统御万疆。少年杨寒虽出身低微,却不甘平庸,偶然机缘让他执掌上界星府,创无上道统,立万古第一神宗。看其凝聚逆天英灵法相,掌控天下万灵,踏上强者之路,直至世间巅峰,成就绝世神王。

  • 星域主宰最新章节

        游戏宅男魂穿神元界,偶得“神级装逼打脸系统”,开辟装逼人生,打脸升级的慢慢道路。装逼打脸,常伴我身,看我纵横异界,超脱命运,成为那星域主宰。

  • 贴身狂少最新章节

        从山村中走出的少年身负绝技,从懵懂无知到傲啸都市。兄弟眼中,他医术无双,勇冠天下,典型的青年楷模!美女身前,他化身流氓,风流而不下流,万花丛中过,一朵不放过。敌人眼里,他为恶魔,催眠术下无绝密,练气无双御死神,暴风雨中,力挽大厦之将倾!他,名为莫帅,霸道绝伦,面对天下,声称色狼会武术,丈母娘也吼不住!

  • 最强异世剑神最新章节

        携DNF剑神系统,纵横异世大陆!

  • 校花的极品特工最新章节

        王牌特工入驻菁菁校园,化身极品辅导员,以嬉笑怒骂的风格,花样百出的手段,无敌的姿态搅动校园风云。帮死宅屌丝脱单,助寒门学子致富。

  • 冷帝的独家溺宠最新章节

        苏七只是失恋想买个醉而已,谁能告诉她为什么会招惹上那个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男人?明明知道她现在是男人的身份,居然还敢下口,简直令人发指!冷擎轻轻挑了一下剑眉:“你是男的?”“我是你大爷!”苏七看着眼前的男人,咬牙切齿地说道。“爷?或许你需要性别鉴定!”一夜过后,苏七欲哭无泪。他是A市居高临下的王,冷酷无情,不近女色,却偏偏爱上了一个假男人,真女人,从此对她非宠不可!“阿擎,大家都说你不近女色?”“我不尽别的女色,我只近你!”

  • 仙窟武尊最新章节

        这里有强悍的异兽,神奇的法术,诡异的种族,黑暗的世界,错综复杂的纠葛,无边的纷争,还有绝世的容颜,无尽的柔情;一个人间少年,携末世武魂闯入异世,然而,这一切还只是个开始……

  • 强势扑倒:恶魔校草的拽丫头最新章节

        恩泽表示无能,明明小时候很可爱的小骏子长大后完全就变坏了!不仅学会了强吻她,壁咚她,撩她!最最羞耻的是,他床咚她!!!什么情况这是!“我不是你老婆,别叫我老婆!”“是的老婆!”“老婆,今天的我帅不帅啊?”“老婆,我嘴巴痒了要亲亲!”“老婆,我想要那个那个!”“老婆……”特么,某女表示不服,她才十八岁,不想当恶魔的老婆!

  • 腹黑宝宝萌爹地最新章节

        为父还债,她厉小小被迫沦落成了夜场小姐,坐在VIP包厢内他噙着邪魅笑容,“真是个迷人小妖精!”迷情一夜后却发现身边哪里还有小妖精的身影,某男半眯眸子发誓,崛地三尺也要找到她!可三年后再见她为何身边还多了几个小萝卜头?天……这小妞儿竟然带着他的种和别的男人勾勾搭搭!最糟糕的是几个小屁孩竟然对他这个老爹视若无睹,还帮着给她牵线搭桥!是可忍孰不可忍!

  • 豪门哑妻最新章节

        那年,一场大火将念恩家烧成灰烬,她失去了所有亲人,再也说不出一句话。冯家收养了她,冯言陌逼她成为自己的情人。"记住,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人,你的身体,你的灵魂都属于我,我一个人。不管你活着还是死着,都是我的!"冯言陌要了她的身子,还想要她的命。四年后,念恩要嫁给冯言陌的哥哥冯成麟,婚礼前,冯成麟突遇交通事故。念恩与冯言陌对质,却只得到他冷冷的一句话,"这就是你背叛我的下场。"念恩因为故意杀人锒铛入狱,而冯言陌与他的新婚妻子,登上了蜜月的航班。

  • 扑倒小香妻最新章节

        因替闺蜜捉奸,与他有了交集,认识的第一天晚上两人就同睡一张床。怕闺蜜难过,她与他假扮情侣,却戏假情真。一个是酒店大鳄,一个是花草达人,身份的悬殊让两人之间笑料不断,外加几位美男轮番登场!“洛少,你的良心不会痛吗?”被他扑倒,吃抹干净后,他说,“不会!”

  • 阴阳诅咒师最新章节

        一个酷爱灵异直播的美少年,只因一次溶洞直播,那平凡的命运,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他的前世记忆回归,重回冥帝之位,他的爱人却成了生死仇人,从此痴怨纠缠一生,最终他放弃一切,想与结为在世夫妻,却阴阳两隔。

  • 萌妃厨娘最新章节

        就读于新东方烹饪学校的大学生木子卿,因自小喜欢吃,于是总喜欢发明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对厨艺有着很好的天赋,因一次打车发生意外,穿越到古代变成了一个脸上有毒疮,爹爹不疼,嫡姐欺负,刚刚嫁进府,一纸休书砸到她脸上,看她如何先下手为强用四项罪休夫,然后回到江湖上靠自己的手艺力挽狂澜,把现代餐饮营销模式应用的淋漓尽致,引的堂堂腹黑天子,领国太子,为追求她甘愿放弃后宫佳丽三千人,原来她就是我的克星。

  • 冥武古纪最新章节

        少年历练成圣,欲揭冥武秘辛,奈天障难破。古今帝王将相,何曾皆念苍生,欲快意江湖。往来多少豪杰,沉沦滚滚红尘,叹唯情难过。十年旧事引得千年前的秘辛,成圣路上枯骨成堆,少年钟凡欲破天障,寻心中疑惑。

  • 仙武医尊最新章节

        最强散修临死授法,身怀太古神秘功法,拜入东岳!师傅美,师姐艳,师妹俏,异族少女更是妖艳十足,为了揭开诸多谜团,他踏上了神秘凶险的修行之路,医武双绝,且看他如何医统天下!

  • 最后一个摸金天师最新章节

        我开了一家古董当铺,一次我贪图小利,收了一对诡异血玉,从此,我被厄运缠身,当我平淡的人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成了天底下最后一个摸金天师......

  • 系统之无良宿主最新章节

        哇塞,宿主你一抽奖就无敌了,好牛哦,那宿主你有什么想说的吗?说什么,先游戏人间再说。宿主快上,你亲弟弟是个重生者。是重生者吗,那先坑了再说。宿主好无聊啊,要不要去别的位面游玩。不急,先等我挖几个坑再说。宿主你竟然连你妹妹都坑了。咳咳咳,这是个意外.

  • 萌宝出击: 霸道总裁买一送一最新章节

        父亲被暗算,家破人亡,她被继母送上陌生男人的床。“女人,你还不配爬我的床。”男人的厌恶与粗暴,让她遍体鳞伤,只有痛恨与绝望。遭遇迫害,逃亡海外,五年后归来复仇,本想冷酷无情,却总被萌化。“爹地,让她做我妈咪可以嘛?”

    本章内容提要:
    ...    汲玉来在房间里陪着央君临,他即便醒来,依旧如同一副失了灵魂的躯壳,坐在床上一动不动,一声不吭。     汲玉来盯了央君临许久,二人的目光也在不经意间交接多次,终于,汲玉来忍不住开口说道:“你不记得自己叫什么了吗?”     “不记得。”央君临只是回答,听来应当只是不记得,而不是脑子撞坏撞傻了。     “我是谁?家......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