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久静望凤千瑜离开,神色凝重,思绪沉重,央憬华还站在她身后,心情复杂得无以言表。风月久缓缓转身,猛地抬眼被站在身后的央憬华吓了一跳,瞬间隐痛的腰身撑不住身体。

    眼看风月久就要倾身摔倒,央憬华及时将她揽护,可身体的疼痛却是加重了。

    “啊!”

    风月久丝毫无意识收敛自己表情的痛苦,央憬华一览无余,仿佛由此可见风月久昨夜与央君临肆意疯狂的情爱之事。

    “怎么了,昨夜被皇兄折磨得生不如死了?”

    央憬华蓦地一问,风月久惊而从疼痛之意中抽离,这央憬华当真是死性不改,什么难以启齿的话对他来说都是轻而易举地脱口而出。

    “我……”

    风月久好想说自己是回时太着急在路上摔了一跤,可这样才更显得心虚,既然是明摆着的事,央憬华也是傻子,何必拐弯抹角,隐藏事实?

    “不劳烦安和王殿下关心我与太子殿下的私事。”风月久说得正气凛然,却还是要扶着央憬华才能顺利正起身来。

    “本王才懒得管你们之间乱七八糟的事!”

    央憬华显然一脸怒火不去,甩了手就转身往房间里去,风月久稍行艰难,跟了上去。

    “安和王殿下真的要走吗?”风月久问。

    “走啊,本王留在这里又没事。”央憬华一口决绝回答。

    “那我……”

    央憬华岂能不知道风月久想表达的意思,她不就是想留下来跟央君临有机会暗渡陈仓,夜夜**,他怎么可能顺应她意。

    “你是本王的新欢,本王要走,你怎么可能留下来,那岂不是要穿帮了?”央憬华还向风月久摆起道理来。

    “那安和王殿下也不要走了吧,留在这里多玩几日,或许凤城不止玉宴合你胃口,可能还有其他有待发现的好玩之处呢!”

    风月久的意图昭然若揭,她哪是希望央憬华留下来多玩几日,不过是正如央憬华所言不愿离去罢了。

    “本王倒确实是对眼前另外一事有所兴趣……”

    央憬华突然有所动摇一般,却似心存不轨似的盯上了风月久,她微笑防备起来。

    “是什么事啊?”

    风月久嘴上问着,心中总有不好的预感,她一步往房门后退,抵到门槛,想若是央憬华意在为非作歹就赶紧开溜。

    央憬华倒是很淡定地坐着,目光不离风月久,也看透了她看穿自己想法所起的逃跑之心,嘴角隐现一抹奸诈的微笑,开口道:“你是逃不走的。”

    果不其然,风月久转身欲走,相比较之下,此刻的央憬华就如疾风闪电,在她一个转身的艰难的时间,央憬华便一把搂住风月久的身体将她扛了起来,一手一脚将门关上。

    “哎哎哎……”

    “本王说了你逃不走的,乖乖听话,否则本王即刻带你离开城主宫,离开凤城,把你扔到天涯海角,再也见不到皇兄的面。”

    央憬华边说边扛着被他一惊一吓散了架的风月久走到床边,风月久不敢相信,央憬华一定是想戏弄自己,他对自己做不出这种事来。

    央憬华谨慎小心,将风月久倒在床上,顺势倾身而下。

    “停!”风月久一臂抵在央憬华的胸口,“安和王殿下别闹了吧?”

    “谁闹了,为什么皇兄可以,本王就不行?”央憬华似是孩子赌气一般。

    央憬华说罢抓住风月久的手腕从自己身上拿开,而经一夜激情的风月久虚软无力,根本无从反抗。

    央憬华俯身更下,风月久简直惊慌不敢相信。

    “因为太子殿下是我的夫君,安和王殿下是我朋友,你们不一样啊!”风月久急迫解释道,双手齐上推开央憬华。

    “可你不是真太子妃。”央憬华不依不饶再道。

    “如果你要是硬拿这个说事,我还能怎么辩驳?”

    风月久竟不再以言语辩驳,双手捏着央憬华双肩,目光决绝。央憬华蓦地一笑,他是个男人没错,对风月久有所思有所想也是真,可却永远不会再做出伤害她的事来。

    央憬华翻身躺在床上,拉过被子盖在身上,又推推风月久,道:“把枕头给本王递过来。”

    风月久稍显迷茫,央憬华这果然是戏弄自己,这会儿还使唤起自己来了。

    “给!”风月久抓过身边的枕头扔给央憬华。

    央憬华将枕头枕着,闭着眼睛居然就睡了,风月久实在觉得他在装模作样,她扶着床想坐起来,却被央憬华一手臂勒住了脖子压在床上。

    “你干嘛呢?”

    风月久急眼了,央憬华却闭目不动,说道:“昨夜本王没睡好,现在困了,你就守着本王,得让本王睡安稳了,舒坦了。”

    风月久忍不住嘴角微微抽搐,央憬华也实在令人佩服,如此自以为是的霸道,不可理喻。

    央憬华一言说罢,方才还是势气满满,只一眨眼间,风月久竟听见了他平稳的睡息。

    “真的假的,这就睡着了,他央憬华是猪吗?”

    风月久错愕一脸,她伸出指头挠了挠央憬华,他只是一抖动身体而不醒,他竟是真的睡着了。风月久不禁乐了,睡着了也好,自己便可以摆脱他了。

    风月久想罢便上手去掰央憬华的手,指头相嵌一刹,竟被睡梦中的央憬华紧紧抓了住。

    “小九……”

    风月久猛地心思一颤,乃是被央憬华这句“小九”惊到,他心里从来没有忘记过她,他对她的任意妄为,胡作非为,居然都应该被原谅。

    “风月久啊风月久,你上辈子究竟做了多大的善事,才有此生如此的福报,无忧无虑地长大,遇见所爱之人与爱已之人,有亲人有朋友,有人疼有人爱,你哪里值得他人如此惦念,明明是只野山鸡,却得了凤凰的便宜。”

    风月久没有挣脱掉央憬华的手,不破碎他仅存的美梦。

    “睡吧,梦吧……”

    风月久放空了思绪竟也困了,闭目仍见央君临,他们之间有太多温暖和温情,值得她无时无刻不重念流恋。

    凤千瑜回了自己的房间,央君临还睡着,但也差不多是时候醒来了,凤千瑜命人准备洗漱物和早点。

    下人将吩咐之物送到,央君临也正好醒了来。睁眼恍惚,怀中没有昨夜拥抱的风月久,却见太子妃坐在镜前,梳着青丝。

    央君临失了怀里的温暖,却犹记与之缠绵悱恻的每一分美妙与难忘。凝望凤千瑜的背影,竟也只记得风月久的美好。他脑海里迷迷糊糊能想起,风月久留在他耳边的那句“我爱你”。

    央君临稍将衣裳披上,凤千瑜见镜中央君临走来,她稍稍一笑,全当暂时配合风月久的戏码。

    “太子妃起得真早。”央君临的手自然而然落在凤千瑜的肩上。

    “是太子殿下贪睡了才对。”凤千瑜回道。

    凤千瑜取下央君临亲近风月久却落在她肩上的手,她走向水盆,亲自为央君临准备了面巾。

    “太子殿下擦擦吧,早点也已准备好了。”

    凤千瑜今日格外体贴,央君临确有所惊,却又怎能不接受她的好意。

    “谢太子妃。”

    央君临接过凤千瑜的面巾擦脸,尽管还是觉得与眼前的太子妃相处之感不似昨夜,但经过昨夜之事,他便思虑扫清了。

    凤千瑜甚至还侍奉央君临穿衣,只是这一点又让央君临疑惑,风月久从来没为他如此顺利地穿上衣服,以往都是胡乱给他瞎整,穿得七零八落,乱七八糟。

    “太子妃是何时理清这衣服该如此穿的?”

    央君临一问,凤千瑜一顿,她岂料风月久竟是个连给夫君穿衣都做不来的女人,当真是要对她刮目相看。

    “这有何难,只要我想做,便能学会。”凤千瑜此话倒确实是风月久的风格。

    “也是,太子妃一向聪明过人,却实在古灵精怪,昨晚和今早,都是为了给我惊喜吧?”

    凤千瑜不疑惑央君临对风月久的评价,从第一眼起便有感她的个性便是如此。

    凤千瑜让央君临坐下吃早点,她也没有离开,却是有意逗留,有话想说。

    “太子殿下,如果这世上有两个我,你能分辨,哪个是你所爱的她吗?”

    凤千瑜突然一言,央君临恰是茫然不解其意,此时此刻,他与凤千瑜四目对视,竟当真在她眼里捕捉不到风月久的目光。

    “太子妃此话何意?”央君临暂且冷静对待。

    “我这跟太子殿下说笑呢,看你还当真了。”

    凤千瑜又是一笑,打破僵局,她并没有想代替风月久坦诚这个秘密,只是稍作试探。

    凤千瑜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又留下央君临独自一人,他此刻食无味,不由得斟酌起凤千瑜的那句话,当真是玩笑一说吗?世上有两个她,昨夜的她和今早的她,确实很不相同。

    央君临心中莫名的陌生感便是从踏入凤城那日起,太子妃前后的性格变化他并非没有察觉,那些有意无意的疏离也一直让他疑惑,央君临一直竭力不去多想,只当是她回到家乡才不能只顾着自己,却被凤千瑜今日这一句提点更加扰乱了原本就微微荡漾波澜的心绪。

    “两个她?”

    央君临不自觉想起蒙面纱的“新欢”,却再疑惑也不敢往那个可能去想,太子妃是就太子妃,这世上,他爱的也只有一人。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两个她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两个她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两个她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两个她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山寨太子妃最新章节- 山寨太子妃全文阅读- 山寨太子妃txt下载- 山寨太子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两个她】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山寨太子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山寨太子妃》书迷评论

  • 逆天魔妃最新章节

        古武世家掌门人,一朝穿越成白家废物六小姐,成为人人耻笑的废材。丑容惊天,废材,痴傻,笑话,她且等着,当隐忍受够,当懦弱不再,当实力强悍,她再也不是那个废物六小姐。没有金手指,她有的是实力,没有神器,她有萌兽,没有丹药,卷袖升火来一颗!然而当某日遇上冷情帝君,她嘴角抽搐了,冷清帝君动起情来真可怕!

  • 女神的私人保镖最新章节

        别人都叫我富二代,这是一个刺耳的名字。从我睁开眼来到这个世界,身边的人都是讨好我,巴结我。他们都说我除了有钱跟帅之外一无是处,而豪车别墅这都不是我想要的。我不要继承家族企业,我不要当ceo,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 最强军娱最新章节

        “叮!军娱系统绑定成功,开始任务。”“一个月内,创作一部经典军事小说。”“任务奖励——随机!”“任务失败——死亡!”——军事小说,军事歌曲,军事电影(电视剧),军事综艺(真人秀)……哥不生产娱乐,哥只是娱乐圈的搬运工!——林东js330

  • 逆天小狂妃最新章节

        慕如歌重生了,可是,命运仿佛与她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父母生死不知,自己前途未卜。她怀着满腔怨恨,在荒芜的山洞寻找一线生机!生死一刻,那个妖孽般的男人闯入了她的世界,救了她之后又各种利诱,让她拜他为师!她想要变强,他教他修炼!她想要赚钱,他教她炼丹!她想要复仇,他为她开路!她要的一切,他都给她!他喜欢抱着她,亲吻她,调戏她;喜欢帮她穿衣,帮她梳发,为她洗手作羹汤……她在他的柔情中渐渐沉沦!可是,当师徒禁忌与现实碰撞,他们的爱情将何去何从?是无惧无畏,还是各奔东西?

  • 凰权天下最新章节

        谁说只有男人能掌权?谁说只有男人会打仗?谁说只有男人会治国?我便让你们瞧瞧,我是如何登上帝位,如何开疆拓土,治国安邦的。美男子,奇男子,只不过是我掌中玩物而已。

  • 豪门闪婚:高冷帝少轻点宠最新章节

        为救父亲,她要将自己送上顾少的床,不料事后却被告知顾少根本就没有来酒店。那……与她发生关系的那个男是谁?父亲在牢狱自杀身亡,落魄的她差点被叔叔一家人卖给一个有钱的老头子,手足无措的时候一个陌生的男人出现,将她搂入怀中自称是她的未婚夫。模模糊糊的就这样和一个陌生的男人领了结婚证,从此她的人生有了新的转折点。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 聊斋之上仙最新章节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  问我为何独爱神话?  因为,这里有山狐野鬼,更有如玉美人。  新群:542855073(验证:巨熊)

  • 须弥释厄传最新章节

        须弥释厄传释名:  须弥:须弥的意思是妙高、妙光、善积等。释厄:释——去除,放下。厄——苦难,凶险。书名须弥释厄传意思即是寻找须弥山解除人间苦厄。  徐毅穿越到一个人族被凄惨杀戮的异界,他需要做的就是带领人族夺回失去的荣耀与尊严,解除人间的苦厄。这一切从徐毅当上洛河村村长,接到死亡远征令开始说起......

  • 呆萌宝贝俏佳人最新章节

        男友背叛了她,出轨的对象竟然是她的堂妹……

  • 投行精英最新章节

        全文一是专业背景,一是情感背景,投行精英专业做项目、专业谈情感。投行精英如何做成看似很难的贫困县上市项目?投行精英之间、与客户高管间情感纠葛会不会因此导致上市更加方便亦或是更有阻力?上市公司某老板总是携带小姨子参加峰会,他们的股权结构还能巩固吗?对,你们的股票都是投行精英做起来的。

  • 魔盗联盟最新章节

        “猎魔者”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专门猎杀天才魔术师与高级魔术师的组织。没有人知道,这个叫“猎魔者”的组织何时兴起,也没有人知道,何时出现,又何时会暗隐。魔术世家的各种信息显示,“猎魔者”每百年才会出现一次!有人说,“猎魔者”的出现,是因为有天煞孤星降落,只有带走天煞孤星,他们就会再次归隐。

  • 天杀最新章节

        他是杀手组织的王者,他是令各国元首大佬头疼的杀手!可谓天杀一出,一击毙命,神鬼无影,来去无踪!然而面对女人却有着一种来自心灵的忌惮,冥冥之中好像有着一段难以改变的姻缘等待着他。他不相信命,可是他又不得不相信命。不然,常从花丛过,为何心中无花影

  • 诛天至尊最新章节

        阻我者,天也;恨我者,天也;弑我者,天也……然而我亦为天!

  • 妖孽强者在都市最新章节

        平静的都市夜幕下,是血雨腥风的现代江湖。我既然已经醒来,自当清扫一切魑魅魍魉,一步一步踏上古武之巅,再现古武辉煌。PS:好书名都没了,写简介我就是一个渣……

  • 武动之武祖再临最新章节

        林动:“我为武祖,当镇压一世,横推万古!”

  • 画骨香最新章节

        长夜未央,妙笔生香。
        前世他是上古魔剑长离,她是大魔女姝妤,
        今生他是贵公子云初末,她是小婢女云皎;
        传说长离剑灵逆天而行,遍寻冥海万年只为拯救一缕堕落的魂灵,
        传闻明月居主人以禁忌之术替人画骨重生,交换灵魂维持一人性命;
        这是一个关于前世今生的故事,在没到结局之前,或许你可以左右它的走向……
        <———亲,记得在这里投票哦,成绩好的话,阿苏一定会加更的哈!
        ————
        贴出阿苏的微博,速来勾搭我吧~~~~
        br>

  • 我在月亮湾最新章节

        有人说:人活着就像西天取经,路上全是妖怪...生活虽很艰难,但却多姿多彩...
        他是一个小镇青年,她是一个富家女,她是一位女教师,他们三人将会发生怎样的故事...

  • 我和时光多个你最新章节

        都说家里有矿的人一定是那种开着豪车每天西装革履、日理万机。还是那种要么高冷,要么不仅高冷还霸道的总裁大人。But!!!林语真的超级想吐槽一下那些脑洞幻想少女,收起你们的脑洞好吗!自家这位总裁大人每天除了在自家猫咖里和自己的二十多位主子“调情”以外就没见过他干什么正事啊!说好的霸道呢?!说好的高冷呢?!陆瑾晨:高冷是什么?我不知道;霸道是什么?被我吃了。林语:你给我闭嘴,还有,把你的爪子给我松开,我要去抱我们家团团!团团:喵?(一脸懵逼……)

    本章内容提要:
    ...    风月久静望凤千瑜离开,神色凝重,思绪沉重,央憬华还站在她身后,心情复杂得无以言表。风月久缓缓转身,猛地抬眼被站在身后的央憬华吓了一跳,瞬间隐痛的腰身撑不住身体。     眼看风月久就要倾身摔倒,央憬华及时将她揽护,可身体的疼痛却是加重了。     “啊!”     风月久丝毫无意识收敛自己表情的痛苦,央憬华一览无余......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