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片幽黑夜空,城主宫内空旷而寂然,央君临立于窗前,凤千瑜不在他身边,不代替风月久陪在他身旁,从入城那一日始,凤千瑜便给了解释,她要陪伴母亲姐妹,希望央君临体谅。

    央君临怎能不体谅,却更疑惑,他的太子妃异于平时的冷漠,是风月久从来未曾有过的模样,与她相对时,那熟悉的脸,陌生的目光,她像一幅画,冷冰冰的,无法假装温热。

    当晚,央君临依旧独自一人,而风凤千瑜悄然一人来到了风星韵居处,却并非找她母亲,而是偷偷进了城主夫人当年的陪嫁丫鬟,兰姑的房间。

    凤千瑜自小被兰姑照顾长大,二人关系甚是亲近,今夜凤千瑜悄然而至,不止为叙旧而已,更为解心头之惑。

    一盏暗淡油灯桌上点,凤千瑜和兰姑相对而坐。

    “大小姐这么晚还来看我,是奴婢的荣幸啊!”

    “兰姑,我来是有很重要的事要请教您。”

    二人一眼,目光交流之中多有猜测。

    “在我还小的时候,有一次回外公家,偶然听到有下人议论何事,当时我年纪小不懂事,但如今却有疑惑不解,我遇见一个长得跟我一模一样的女子,她跟我应该有什么关系吗?”

    凤千瑜注视兰姑,她竟丝毫没有惊讶的表现,或是隐藏太深,或是待之冷静,总之凤千瑜没有在言出那一刻从兰姑眼中得到什么。

    “世上总有相像之人,这不足为奇。”兰姑如此回答。

    “可我偏不信这种巧合,她姓风,这难道是巧合中的巧合吗?”凤千瑜再道。

    “大小姐在怀疑什么,那个女子又是何人,你又想知道什么?”兰姑问,依旧平静非常。

    凤千瑜心中疑惑许多,她知道她外公只有她母亲风星韵一女,而她母亲也只有她父亲一个丈夫,风月久与自己长相像极,又姓风,真的不会与风星韵,或她外公有关系吗?

    凤千瑜今日既然来了,便誓意不会无功而返,她心中疑惑必须得解,想知道的事也非得尽知不可。

    “兰姑将知道之事都告诉我吧,不然我就会去问母亲,她也不说,我还能去问外公。”凤千瑜似有意威胁道。

    兰姑有一刹思索,这却在凤千瑜眼前流露出了破绽。

    “能有何事,不过一个相像的女子,大小姐何必疑心至此,奴婢没什么隐瞒之事,就算你问夫人,外老爷,也是同样答案的。”兰姑依旧静心静气。

    兰姑闭口不言,可她刻意强调的每句话都让凤千瑜越发坚信,坚信风月久绝非一个仅仅只是与自己容貌相像的女子。

    “明日就是玉宴之期,大小姐,啊不,太子妃和太子殿下还要出行参与盛会吧,今晚还是应当早些歇息才是,奴婢就不留大小姐了。”兰姑以此为由便是委婉地赶凤千瑜走。

    尽管没有知道任何一些她未知的事,凤千瑜却也不算无功而返,她没有继续追问兰姑,今晚暂且如此。

    凤千瑜外公家是凤城的德望之家,风星韵嫁到凤城之后便极少回去,更鲜有带小时候的凤千瑜回去。

    为数不多的几次,尽管以前年纪轻,打小聪慧过人的凤千瑜却记得某次意外听见外公家下人议论之事,尽管记不清具体内容,可在他们口中有大小姐和二小姐。

    除此之外,之前有一次,凤千瑜见过外公藏在书柜上的一幅画,画中是两个容貌相像的女孩,在园中嬉戏玩闹。

    “她真的跟我没关系吗?长相和姓氏都是巧合吗?我才不会信。”

    在此之前,凤千瑜已然向风子驹了解过风月久的身世,从头到尾只知她是风狂的义女,不知故乡,不知亲生父母何人。

    凤千瑜怀着坚定的疑心,让今夜暂且安然度过,她还有不短的时日去解惑。

    月光藏进云翳当中,夜色深沉寂静。

    千呼万唤,万众期待的的凤城“玉宴”终于如约而至,阳光明媚的一日,凤城街头巷尾果然从天微凉时便热闹起来。

    风月久和风子驹在客栈吃过早点,风月久是心急如焚,急欲看见出行的央君临,就算只是远远地看一眼也做满足。

    急行上街头,风月久无心欣赏满城的玉宴盛景,那每一眼都是七彩玉石,美不胜收。街上客来无数,许多外地客乃是专程至此,只为一尝“玉宴”滋味。

    “月久,你别急,我们先自己逛逛,一路去到去琼玉居,他一定会去那里的。”风子驹劝道。

    “琼玉居?在哪里?我们赶紧去吧!”风月久果然还是迫不及待,无法淡定下来。

    风子驹拽住风月久的手肘,她回眸时微笑的急色期待,令风子驹全然顺从。

    “去之前,先把面纱蒙上,免得惹出什么不必要的麻烦。”风子驹终究只嘱托一句。

    风月久才意识到蒙面的问题,想她从来光明磊落,才不习惯蒙着自己的脸,只是如今,情非得已。

    风月久赶紧将面纱蒙上,却依旧难目急切期待,风子驹便将她带往琼玉居。

    琼玉居位于凤城中最繁盛街道交错口,是玉宴精华所在,里边展览凤城历年最珍稀珍贵的玉种和精致玉饰,另外也会有些稀奇古怪的玉品。最有趣的,琼玉居中的所有玉,不像凤城他处以价值售卖。

    风月久所有的心思都只为等到央君临出现,和风子驹来进了这琼玉居,才稍稍有些晃动心思,这里似一个设计匠心独具的居院,前厅,过廊,大堂,后院,光是这构建与景致便足够引人注目,四处展示玉器玉饰,实在赏心悦目,又使人眼花缭乱。

    一个填满美玉的世界,爱玉之人聚集,甚至有不远千里的来客,风月久能见三两或四五人的聚集,耳闻对同一块美玉的评论交流,竟也是一种乐趣。

    风月久不由得靠近一个围着十多人的展台,台山所展示的乃是一块外形圆润光滑的血玉,形状不大。风月久不懂玉,却看眼前之玉实在诱人,浅色中沁透血色深红,仿佛能够夺人眼目,摄人心魄。

    围观的人大多是赏玉能人,从形状到成色,从玉延展谈至凤城的战乱历史,实是听得风月久一头雾水,一块美玉罢了,竟涉及如此广。

    纷纷议论之中,最后只有二人持续争论,一人坚持此为天然血红玉,另一人则认为它是沁血玉石。二人各执己见,相争不下,个人自认为有理,自己的推测正确。

    “大家说说呢,这块玉究竟是如我所说,还是如这位兄台所料?”

    围人越发聚集,也都乐意参与分辨,风月久在一旁茫然,却好奇结果。众人猜测得差不多了,也都有自己的想法,便找了琼玉居证玉人来说明结果。

    “这玉……”

    “这玉并非天然血红玉,不过也不是普通的沁血成玉,恐怕是什么畜牲误吞玉块至死而成。”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人群外传来,风月久蓦地耳朵一醒,那人说着话从人群外走进来,令风月久大吃一惊。

    风月久第一反应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看见之人是央憬华,他不是回祁城了,不是送乌雅金吗?为何会在此时于此地出现?

    众人色惊,对央憬华信誓旦旦所言皆表示怀疑。

    “敢问这位小兄弟,你这怎么分辨出来的?”

    “首先,它绝非天然血红玉,因为玉体的血红内色由外而内有渗透的痕迹,再来就是玉的形状和血色的深浅,埋在地下的玉石不会如此光滑,而此玉远观血色深沉,细看沁血浑浊,更不像人血成色,所以我猜测,它或许成于兽类体内,而非普通出自地下。”

    央憬华神神乎乎说了一通,却是听得在场之人瞠目结舌,可谁知他这番听来天马行空的猜测居然是真,证玉人说明,此玉并非简简单单出自与地下,而是某年在一副狼的尸骸中获得。

    众玉客如解大惑,照理,央憬华解出了此玉的名堂,这玉便要赠送于他,可证玉人还未开口,央憬华的目光便随着逃离远去的风月久背影去了。

    央憬华实在觉得那个背影看着十分熟悉,就算不曾想是风月久,还是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风月久方才惊错迟钝了片刻,此时匆匆而走,生怕被央憬华察觉自己,到时候她可是无从解释得清了。

    然而,央憬华的脚步还是跟上了风月久,他一步迈过风月久身旁便站在了她跟前。一刹,风月久竟觉心恐窒息,央憬华会否认出她来,如果是,接下来的事情将会如何发展?

    风月久如今不以真面目示人,就连原本的身份都被剥夺了,现在的她,只是风月久,对央憬华而言,她不是太子妃,并非他皇嫂,如果这一切被他知道,他又会怎么想,怎样行?

    风月久从不曾如此害怕面对央憬华,以他的脾气,谁也猜不透他的心思。身份和伪装,对他而言并无所谓,在他面前毫无作用,风月久只想不被发现,此刻脱离了央君临,真实的她。

    “月久!”

    和风月久走岔了的风子驹从一旁急匆匆向她跑了过来,陌生的男子拦在她前面,不知有何意图,风月久的低眸隐藏,更显得异常。

    央憬华并没有何动作,只听眼前女子唤作“月久”,他也只当自己鬼使神差般胡想罢了,却在下一刹,风子驹牵起风月久的手,准备将无措的她带走时,暴露了她的身份。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五十六章 琼玉居的巧遇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五十六章 琼玉居的巧遇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五十六章 琼玉居的巧遇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五十六章 琼玉居的巧遇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山寨太子妃最新章节- 山寨太子妃全文阅读- 山寨太子妃txt下载- 山寨太子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百五十六章 琼玉居的巧遇】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山寨太子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山寨太子妃》书迷评论

  • 武剑皇最新章节

        他是世人口中传诵的痴傻小儿,
        他是万人之上的少庄主,
        他是剑法超群的剑客,
        他是忧国忧民的藩王,
        他是入仙境的第一人,
        剑意江湖很另类,美人作陪不孤独,佳酿相伴逍遥游。
        不一样的江湖不一样的玄幻,
        只为博君一笑。

  • 女神的修仙高手最新章节

        简介:修真菜鸟林浩意外得到了仙魔二道的无敌传承,却没想到,穿越都市,众多美女,蜂拥而来!林浩仰天长叹,哥有无上传承,却断不了这艳福无边!林浩只好纵意花丛,左拥右抱,手揽绝美校花,拳打嚣张纨绔!

  • 魂战天下最新章节

        罗羽脑海中存在一块圣魂珠碎片,让他有了卷土重来的希望。阴谋退败,十年之约!一段被封印的记忆,淡化了他渴望变强的信念。家族使命让他无法放弃变强的决心。他曾经失去的,他要亲手夺回来。纵然被诅咒的命运,罗羽不想让自己的族人只有沦为祭品的下场,他要变强,要将这宿命打破。挡我者,摧毁之!强者路,谁争锋!rn

  • 神赐娇妻最新章节

        身为十世处男,得上天青眯,赐下《四象神决》,从此开始暧昧而苦恼的把妹生活,从御姐到萝莉,再到清纯的玉女……无一可以逃脱他的魔掌。一路高歌,不料大意引来了十世杀盟的注意,此后,便开始了斗暗的生活,杀盟兵强,手段层出,他堪堪化解,为了对付杀盟,他踏上了寻妻的道路,终于,得上天指引,寻得娇妻,突破武功最高之层……

  • 执掌武唐最新章节

        大唐调露元年,高宗行将就木,武后觊觎龙庭,女主将代天下。    他出生乌衣门第,却为落魄嫡孙;他秉持君子如玉,奈何小人相欺;他本想与人和善,然却虎狼当道。大千世界,众生百态,当他顿悟世事潇洒而行,世间便少了一个凡夫俗子,多了一个不世之雄。    从此,女帝武曌视他为股肱之臣,李唐宗室视他为救世之主,武氏宗亲视他为好友知己,甚至就连那卖药小宝也想与他义结金兰。    繁华落尽,他还是他,睥睨群雄,执掌武唐。js330

  • 战国霸天下最新章节

        春秋以来,诸雄并列,天下战国,强者愈强,弱则即亡。大乱之世,是为大争,大争之世,凡有血气,必有争心。捭阖之术,鬼谷绝学,纵横披靡,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息。重生战国,师承鬼谷;始于朝歌,纵横天下。振长策而御宇内,统四海而御八荒,九合诸侯,一匡天下。卫峥:“这诸国的天下,我要他九十九,欲战国霸天下——!”js330

  • 绝品盗圣最新章节

        一个绝世侠盗,一个废物杂役,一份绝世传承。当这一切融为一体时,所有一切终将成为过去。废物杂役要踏上强者之路,绝世侠盗要盗尽异界至宝!绝世传承要铸就绝世强者,战妖魔,踏苍穹,与天道争峰,与苍穹并肩!

  • 禁爱痴缠:总裁的乖乖妻最新章节

        他是斯文尔雅,腹黑神秘的公司幕后总裁。而她则是被人嫌弃,无人疼爱的落魄千金,被挑剔的未来婆婆嫌弃,被渣男小三劈腿,正当她绝望之际,一场偶然的醉酒,两条本不相交的平行线开始交绕。那夜肆虐的情爱,日后千丝万缕的纠缠,她知道中了一种叫做韩奕琛的毒。然而,当他幼时记忆深处的恋人浮出水面,她被伤得体无完肤,想离开他的身边的时候,他却邪魅一笑,霸道地在她耳边轻吻:“这辈子,别想逃走。”

  • 本罪最新章节

        她,是工龄五年的女刑警,年芳32,的她性格和行为却像一只小猫咪;他,曾经一案震惊警界,却因为妹妹的死而就此性格大变,活脱脱一条懒蛇,机缘巧合下猫与蛇相遇在同一屋檐下,又被卷入了一场惊天大案,他是否还能让真相大白,她与他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真相就在眼前。素文邀请发表

  • 古代第一白富美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居然成了丞相府的嫡小姐,苏离落觉得自己这一波装得真是6666啊!
        什么?这嫡小姐又丑又废?
        开,什么玩笑!想她堂堂21世纪中医世家的天才传人,岂能如此不堪?
        开开医馆,建个酒楼,抱抱美男,赚赚大钱;看她苏离落如何虐渣赚钱,走上人生巅峰,成为白富美,迎娶扮猪吃虎的美男王爷!
        “王妃,本王这不举可咋办啊?”
        “没关系,不举是病,王妃我有药啊!”苏离落笑得灿烂,可还没抽针,已经在某男身下!

  • 三行情书:席先生宠妻如命最新章节

        慕安自从上了大学就发现桃花太旺盛,究竟到了哪一种程度呢?吃饭、跑步、图书馆、上课都会遇到帅哥搭讪,最要命的是就连禁止男生入内的女生宿舍也会遇到!为了避免这些桃花,她从中选择了一个最帅的的当老公,没有想到还挺管用。那些桃花再也没有出现过。“席辰你这个心机男,当初为什么变个花样的靠近我?”某日慕安终于发现这些帅哥好像都是自己的枕边人,可怜她还向席辰以此来炫耀自己的魅力,想想真是囧大了!“变个花样?我不过是换个衣服而已,没有想到你脸盲这么厉害?”席辰一副无辜的样子。婚后,席辰各种花式宠妻,频频上娱乐头条。可是好景不长,一张离婚协议书就把慕安扫地出门。“席辰,你等着,就算有一天你跪下来求本姑奶奶,也不会看你一眼!”慕安拖着她那一堆名牌们出门,边走边吼道。

  • 阴司蛊命最新章节

        二叔带着陈小虎去盗取刘老太口中的玉,惹得刘老太诈尸后,二叔逃之夭夭,紧接着,村里发生一系列怪事。被刘老太冤魂缠身的陈小虎,不得不在爷爷的陪伴下离开村子,就在他们去镇上找二叔的时候,爷爷意外失踪。

  • 农女翻身:带个萌宝闯天下最新章节

        林滟倒霉地穿越古代,沦为东阳村史上命运最悲惨的可怜弃妇。婆婆蛮横,小姑子阴险,就连叔叔伯伯们也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她才不怕呢,遇神杀神,见招拆招,谁也别想将她欺压在脚底,占她半分便宜。只是,那个外表单纯可爱,内心腹黑狡黠的便宜女儿怎么那么机灵狡黠,真是她亲生的么?高兴时卖萌,难过时卖惨,居然还心血来潮地劝她改嫁,帮她找夫婿……

  • 涅世神凰最新章节

        被昔日伙伴背叛,朋友的逝去。她临死反扑,与对手同归于尽!了却了这一世的情仇!异世重生,她发誓要为自己而活,站在世界的巅峰,不再成为别人逐利的工具!凤家废柴,当她换成了她!当封印破除!当血脉之力觉醒!天才,统统踩在脚下!为寻父母,守护自己要守护的一切。她一往无前的攀登力量的巅峰!从此,神兽,顶级功法,丹药,空间世界应有尽有!

  • 我的老婆是帝尊最新章节

        免费穿越,还送个帝尊老婆!什么金仙道祖都不是梦!等等,被六大帝尊截杀!?快跑!

  • 邪帝溺宠妖孽冷妻最新章节

        前尘爱错人,家族灭,自爆亡。今世重来,她要擦亮眼睛,右手灵气,左手炼药,她一路升级打怪,斗皇室,灭渣男,扶家族,凭借自己的能力傲世与这个以实力为尊的世界。而她的身边,也多了一个真正可以与她携手并肩的妖孽男人,倾世风华只为她一人展颜,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只为护她乱世周全。

  • 世子爷的怪力小丫鬟最新章节

        上一世,她刁蛮任性,不顾家人反对,死活要嫁给当时不受宠的四皇子。本以为他是她的天,而她是他内心唯一的柔软。可老天给她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爹爹被斩,大哥二哥枉死,姨母身首异处,幼妹被虐,而她被赐毒酒......钟锦绣觉得自已此生就是一个笑话。可谁知醒来正当少年,风华正茂,亲人犹在,当年她痴情不已,如今却冷若冰霜。只是前世经商的表哥,今生怎么就成了言官,且他时不时来钟府献媚,难道是看上了小妹,想要求娶?

  • 甜妻密爱:总裁大人别宠我最新章节

        恶人设计,一夜入怀,他用一张结婚证锁住了她,从此开启了惨无人道的宠妻之路。
        恶毒妹妹?坏心养父母?通通虐成渣渣。
        带着重病拖油瓶小弟,完全不是问题!
        喜欢演戏?一夜成名不过举手之劳!
        三年之后,某女拿着合约:总裁,离婚请签字!
        厉少将她壁了个咚:宝贝,带球跑可不行!
        关明欣看着白纸黑字,深有感触。
        她走过最远的路,是厉先生的套路。
        但,她甘之若饴。

    本章内容提要:
    ...    同一片幽黑夜空,城主宫内空旷而寂然,央君临立于窗前,凤千瑜不在他身边,不代替风月久陪在他身旁,从入城那一日始,凤千瑜便给了解释,她要陪伴母亲姐妹,希望央君临体谅。     央君临怎能不体谅,却更疑惑,他的太子妃异于平时的冷漠,是风月久从来未曾有过的模样,与她相对时,那熟悉的脸,陌生的目光,她像一幅画,冷......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