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狂都开始语无伦次了,杜宓娘赶紧让风月久和央君临进去,莫负好时光,也别听他一个醉汉瞎叽歪。

    “这死醉鬼就交给我了,你们赶紧入洞房吧,最好也别让他失望!”杜宓娘临走还不忘调侃一句。

    风月久是整个害羞得无以复加,在房门前的红灯笼下分不出脸红和映光红,待央君临牵起她的手,与她携手进去之后,风月久的满脸羞涩便尽显央君临眼中。

    “生什么孩子,臭老爹没羞没臊,口不择言!”

    风月久心里默默埋怨,房中,央君临微醺的目光向她深情凝望,这眼神,这气氛,莫不是真要跟她生孩子?

    果然?央君临牵着风月久的手沿着她的手臂爬到肩头,另一只手贴在她不由自主发烫的脸颊,两种温热从相触之间渗透彼此。

    “良宵此刻,不知夫君我现在能否亲吻夫人?”

    央君临此刻竟是耐得住性子了,注目风月久,等到她肯定的回答。或许是氛围的问题,风月久的紧张心情跃跃跳动,在这旧屋新房中,跳动不止。

    央君临稍稍扶起风月久的头,而他自己缓缓贴身往下,用一个吻点燃二人之间的激火,唇舌相依,缠绵悱恻。

    蔓延纠缠许久,连呼吸声都纠结一起而急促不休,风月久开始担心,如果央君临今夜想与她继续下去,而不争气的她仍然难以承受他的爱可如何是好?

    风月久的气息紊乱了,从与央君临相吻的默契中脱出,她的心思央君临何尝不懂,以前他做不到强行成事,如今又怎么会强迫她丝毫。

    一吻终结,二人被点燃的呼吸微喘,恋恋不舍彼此的温情。

    “太子妃还想继续吗?”央君临问。

    身体酒气内藏泛热,房里红烛燃点闷热,这种氛围好叫风月久紧张,若是能与央君临一解前愁而一夜春风化雨相尽欢倒是她心之所愿,但风月久总绝心中堵闷,羞怯万分,此时此地,她竟不如之前那般迫不及待了。

    “啊,这,这个……”

    “如果太子妃还没有准备好,那我再等等。”央君临的话讲得十分轻松一般。

    “太子殿下,你真好。”风月久不禁笑道,笑容胜似星光璀璨。

    “那太子妃就一直就在我身边,永远不要离开我。”央君临将风月久搂紧。

    “当然不……”风月久一话听着有两意。

    “不如何?”央君临急问。

    “不离开,永远不会离开。”

    风月久向央君临如此承诺道,溢满幸福笑容的脸庞,是央君临见过最美的模样。风月久更牵起央君临的手,将她往自己从小睡到大的床牵引,那是她一个人的天地,今夜与央君临分享。

    风月久一个蹦哒跳上了床,这才惊奇地发现床上摊了一方白绸布,这场景看似很熟悉,却没叫风月久一眼想起。

    “这什么玩意儿?”

    风月久举起白绸布,疑惑地嘴里念叨着,更觉此刻熟悉。

    乍一下,风月久想起来了此为何物,一定是自己跟杜宓娘说了那件事实,所以她才特意准备的这玩意儿,想来还是实在害羞。

    “宓姨怎么细心到连这玩意儿都准备了,但是我和太子殿下……”

    风月久目光僵直转身向后,手上还捏着白绸布,央君临坐在床沿,脱了鞋,正向她看,自然也注意到了她手上的东西。

    “太子殿下……”风月久忍不住一个傻笑,随手便给白绸布扔掉了一边。

    “看来,义父和义母他们真的很希望你我……”

    央君临话语停顿中止,虽然他想说的是实话吧,可为何要当着风月久的面说出来这些,生儿育女是夫妻当行之事,他与风月久迟早要面对的重大之事,可又是眼下最不该提起之事。

    央君临蓦地将风月久拥进怀里,免去了自己横竖解释不清楚的尴尬,他与风月久来之不易的爱情绝不在朝朝暮暮,将来的一切都值得期待,有曲折的道,才有前行的动力。央君临规规矩矩地当了十几年的太子,如今,是风月久让他成了不一样的自己。

    风月久的手落在央君临腰上,将他的衣物抓紧,她和央君临的长长久久,每一刻都是她的心跳。

    夜微凉,烛火轻扬,可央君临的怀抱却是无比的温暖,让风月久沉溺如深。

    风月久正缓缓将央君临抱紧,躲进他怀里,竟不料央君临托着她的身子,护着她的头将她慢慢放倒在床上,而他,顺势倾卧。

    风月久乍一下慌了,莫非央君临终究忍不住了男人的冲动有与她在今夜行夫妻大事的想法?

    “太……”

    央君临轻抚风月久的脸颊,吻落,夺了她的话,她的思想,周身掠过秋凉染上的凉意被一扫而光,只有与所爱之人相拥亲吻的温热包围身体。

    风月久不要,不要和央君临的爱情停在一吻之间,她要拥有他的一切,里里外外,一丝一毫,她更要将自己的所有都给予眼前这个男人,毫无保留,无所畏惧。

    风月久的心跳更加凌乱难自已,她微颤地抓紧央君临的手腕,将他的手按在自己胸口,感受她的心跳和气息伏动。

    央君临热烈的吻蓦地顿停,他惊色近望风月久,对她此举甚是惊惑。

    “太子殿下,今夜,我不想再软弱退缩了。”

    央君临会意风月久此言,他又何曾想错过风月久丝毫,只是碍于风月久无缘而起的心障,才次次点到为止。

    今日,风月久趁着良宵美景主动提起此事,央君临如何愿意再收敛压抑自己对她的满怀情意,只是,风月久这次真的能承受他发自真心而行的爱情吗?

    央君临的停顿犹豫,风月久尽都看在眼里,原本鼓起的勇气竟被消磨了,她一个女子都主动追求了,央君临还顾及什么,放开了做不就好了。

    “如果太子殿下不愿意,那就算……”

    风月久一脸委屈地说着话就想从央君临身下逃跑,但央君临却没放任她溜之大吉。央君临将风月久的肩膀压下,轻轻的按住,如她所愿。

    今夜,新婚之夜,洞房花烛夜……

    目光映红烛,解下红衣裳,风月久屏息以待这一生最重要的时刻,央君临俯身将她盖住,用他男人的身躯,和身体的温暖。

    风月久竟有一丝丝“后悔”了,就如同她所想的,此时此刻此事也太刺激,但她恐怕已经无路可逃了。

    眼中盯得央君临紧紧的,此一时的颤抖不似那时的心障所致,本想对央君临趁火打劫,这会儿怕是攻受皆失了。

    央君临并没有抑制不住心里的冲动对风月久一举侵入,他试探性地往风月久颈前一吻,她果真有所反应,瞬间凉透了身躯。但风月久决心不改,她将央君临搂抱得紧紧的,强行挥散脑中的的冰凉残影,胸前紧贴的是央君临的温暖,只允许自己去想和他在一起时的甜蜜心情和幸福时光,驱散脆弱的阴霾阴翳。

    “太子殿下,我们一定要突破这关,我不怕的。”

    风月久缓和了心中之悸,身体也在央君临浑身的滚烫包围之中渐渐回温。央君临同样感受到风月久的稳和,只是不敢妄断,不忍伤害。

    “太子妃真的可以吗?”央君临迟疑一问。

    “嗯!”

    风月久眼睛,下巴和嘴巴一同坚定回答,脸上还泛起了一分滚烫的羞意,她缠紧的双臂缓缓将央君临松开,二人四目相对,微微喘动。

    风月久几乎紧张得连何谓紧张都不记得了,她稍有畏惧和央君临四目相对,她的手扶到央君临胸口,将他已解散的衣裳从肩上滑脱。该来的总会来,风月久下了决意,誓言在今宵与央君临成就美事。

    这一次,是真的要从头到尾,完整无缺,央君临吻落,从风月久额前,眉间,鼻子,脸颊,每一吻都温柔得不像话啊!

    风月久脱去了央君临的衣裳,她的动作不停,他的吻不止。央君临的吻继续,在耳根,他身体这才敢全然贴上风月久,那一刹,风月久惊觉他身下的激昂。

    风月久不禁身体一下狠颤,嗓子都不自觉柔细地一声低吟,这才刚开始,她便心起惶恐了。

    “太子妃不喜欢?”央君临在风月久耳边轻语一句。

    风月久此刻心中当真不知做何感想才好,央君临此问难道真的不是在挑逗情趣?

    “我,我……”

    风月久的声音根本压在了嗓子眼,紧张却有着天生的本能反应,脸红心跳,腼腆一笑,一切不言而喻。

    央君临明白了风月久的心意,今夜,他将给予这个女人所有,今生保留在身体里所有的爱情和温情,一丝不留。

    央君临将一路吻了下来,将风月久的衣裳褪尽,她当真无惧了,至少不再因着心障排斥央君临的亲密靠近了。

    风月久闭目许久,每一丝敏感都渗透入心,只是她理解的这循序渐进,乍一下怎么变得身体上下空落落的,甚至有脑袋以下全被吞灭之感。

    风月久蓦地睁眼,她不见自己如躺尸一般僵硬的身姿,只看自己已然被剥净了“皮”,如拔毛鸡,剥壳鸡蛋,光溜溜,滑润润地摆在央君临面前。

    而央君临,他虽是同样褪尽遮掩,可居然表情十分严肃地坐在自己脚前,对自己的神秘所一览无余,还仿佛详细端详着那般。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五十一章 洞房花烛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五十一章 洞房花烛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五十一章 洞房花烛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五十一章 洞房花烛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山寨太子妃最新章节- 山寨太子妃全文阅读- 山寨太子妃txt下载- 山寨太子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百五十一章 洞房花烛】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山寨太子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山寨太子妃》书迷评论

  • 凤图帝业:医妃乱天下最新章节

        她是北齐最后一位公主。和亲路上不堪受辱,一瓶毒药孑然了断;她,二十一世纪特种部队的战地医生,枪林弹雨中一路走来,却因恋人的见死不救,在一场车祸中丧生。当她重生成为了她,第一件事便是有冤抱冤,有仇报仇。明明沦为质子,受制于人,她却搅得后宫起火,皇子相残。明明被渣男嫌弃,备受冷落,她却留下一纸休书,转而醉卧他人怀。她一心只求自保,却被迫将自己一步步推上了皇权的顶端。当她看着他向她俯首称臣之时,她的心竟然在滴血。大梦初醒,繁华碎尽,当他奄奄一息倒在她怀中那一刻,她方知,谋了两世,只为还他一颗曾被碾碎的心。两世情缘,最终终归何处?本文男强女强,暖心暖情。

  • 绝对红人最新章节

        倍受书记苗一圃赏识器重的林小冬在发现苗一圃出售假种子的犯罪事实以后,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毅然将苗一圃举报到了县纪委,迎接他的将是置疑、非议和冷落,为了内心的原则,他只有咬牙坚持下去……rn

  • 侦记最新章节

        主角是个普通人,胆小怕事,贪财好色,也没有高超的推理能力,不过谁说智商低就破不了案的,历经磨难的他,最后终于成为一代神探。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同人最新章节

        以比企谷八幡进入高三后的校园生活为起点开始续写。js330

  • 超级慧眼系统最新章节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被雷劈都不死肯定有享受不尽之福。    在被雷劈后,李宇获得了慧眼系统,它能收集智慧生物的念力,并进行分类、整理、整合、优化后形成技能,让主人学习。    有了慧眼系统,学习魔法、学习武技、学习修仙将不再是梦想。    穿越诸天万界,学习强者的独门秘技,最终站在诸天强者峰巅!js330

  • 莫亏爱最新章节

        十五岁的时候我觉得我的人生就走到了尽头,可是却不曾想过我的故事才刚刚开始。rn席奕舤,他是我一生的挚爱。又为什么我会忘记他。rn迷迷糊糊、跌跌撞撞过了二十几年,我一直在寻找爱情的答案,最后我终于找到了,可是我却要离开了。rn舍不得、放不下、无法拥有便是我的宿命。rn我唯一敢说的就是我未曾亏待了这段爱情!你呢?

  • 器道成仙最新章节

        熊林前世六十年修行,将金钟罩臻至化境,其后前进之路不可得,无奈引雷亟身,却因此身陨。    带着前世修成的金钟罩,他重生在了一个新的世界,在这里,后天巅峰武者,可以祭炼一件法器,仗之入道修仙。    且看熊林如何将金钟罩祭炼成本命法器,走上修仙路,再续前世追求!js330

  • 这个校草我罩了最新章节

        每个人都青春都会留有遗憾,只是多一些少一些罢了。高傲如柳温雅,也甘之如饴的等待李志远。渴求安心的李安然也愿意痴情守候爱情。自大如魏倾宇也愿意无所求的等待毫无希望的人。当李自若死的那一刻,她后悔了,后悔自己选择等待陆行风,她应该陪着他的,他那么的孤单,那么的脆弱,她怎么忍心留他一个人在世间徘徊,她怎么舍得让她的少年那么痛苦,她不舍,又无可奈何。

  • 穿越之将军请自重最新章节

        部下谏言,“将军,断袖之事不可为。”蓝景心里冷哼,“姚佩茹只是男扮女装,你懂个屁。”将军,“不可半夜去王教头(姚佩茹)帐篷里。”蓝景不服,心里暗道,“姚佩茹是我未婚妻,为何不能去?”部下,“将军现在是非常时期,请保持体力,不可沉迷某些事。”蓝景无语,调戏两下能浪费多少体力,起身要走。部下,“将军要去哪里?”蓝景,“去王教头那儿。”部下,“”

  • 双面最新章节

        卧底七年,终于扳倒势力强大的某帮派老大,却不知道自己的恋人就是老大的女儿。七年后的某一天,恋人得知他就是害自己父亲锒铛入狱的罪魁祸首,一场复仇的大戏拉开了帷幕。

  • 碧溪传人之邪体最新章节

        被人遗弃在青山镇的孤儿刘启超,无意间卷入一场灭门惨案,从而拜师碧溪一脉,踏入术道。在其师吴老道羽化之后,他开始下山历练,并探查自己的身世之谜。鬼影森森的血瓷秘闻,杀机重重的墓府遗址,诡异莫测的金蟾邪咒,百年传承的书院,择人而噬的南海黑雾,晦涩不明的巫门秘史,磨刀霍霍的东瀛高手。刘启超在不断的生死历练间,提升着修为,同时也越来越接近自身的身世之谜,然而当他即将接触真相的时刻,一个巨大的阴谋已经笼罩了整个术道……

  • 永恒之帝最新章节

        "永恒一直是万物争议的话题,而在茫茫宇宙中,深藏着永恒的秘密,人类、异族都在追寻它的足迹。rn当有一天,他睁开了眼睛,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rn

  • 修仙强者重回都市最新章节

        当年,叶玄狼狈离去,生死未卜。如今,叶玄回来了,当君临天下!那些辱我,讽刺我的,讥笑我的,你们的噩梦来了。

  • 厨色生香:地主娘子火辣辣最新章节

        孟白露穿越了,没有空间、没有金手指,家徒四壁、一盆如洗,好在孟白露的脑袋好使,利用二十一世纪的知识在鸟不拉屎的地方混的风生水起。刁蛮霸道的婆婆、背后蔫坏的妯娌和添油加醋的大小姑子,让孟白露不得不举起反抗的大旗。致富路上的小包子,让孟白露又爱又疼,不过这孩儿他爹是咋回事?

  • 至尊霸圣最新章节

        至尊霸圣转世重生,再无感情牵绊,不含一丝慈悲,杀出一条血路,重踏昔日巅峰,且看罗逍修造化天书,碾压八方天才,纵横睥睨,叱咤风云,屠戮诸天

  • 天尊纪元最新章节

        什么?地球一直被雷霆包裹?!地球人死后,灵魂都要经受雷池考验?什么?通过考验就能穿越大千世界?大千世界才是真正的世界,而地球只是一个牧场。

  • 我的白富美女友最新章节

        为了还上巨额债务,卓越孤身北漂,最昏暗的人生中遇见了知性的美女白领,又邂逅单纯善良的富家千金……

  • 将妻农女:钱倾天下最新章节

        “我,是个杀手。我,没得感情,也,没得钱。”作为拥有着江湖杀手和平凡小农女双重身份的喻文墨表示,奔小康有何难?寻真爱有何难?钱倾天下,又有何难?只是……我欲钱倾天下,怎奈桃花朵朵开~

    本章内容提要:
    ...    风狂都开始语无伦次了,杜宓娘赶紧让风月久和央君临进去,莫负好时光,也别听他一个醉汉瞎叽歪。     “这死醉鬼就交给我了,你们赶紧入洞房吧,最好也别让他失望!”杜宓娘临走还不忘调侃一句。     风月久是整个害羞得无以复加,在房门前的红灯笼下分不出脸红和映光红,待央君临牵起她的手,与她携手进去之后,风月久的满......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