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外的繁闹与宫中的冷寂乃是鲜明的对此,恭施楠将静和带出了皇宫,二人来到牧府门前,一派丧事苍凉景象。

    静和迫不及待便向府内冲,却被几个家丁用棍拦阻更掀倒在地上,恭施楠赶紧上前,取出宫中令牌,并说道:“我乃内宫统领恭施楠,今日特来探望你们少爷,还请放行。”

    家丁见是宫中来人,又是为探望自家少爷,自然无理由阻拦。二人顺利通过门卫进到牧府内,静和如同无头苍蝇到处乱窜,幸好还有恭施楠这冷静人在旁,便请一个家丁带二人去往奠堂。

    静和一颗心跳到了嗓子眼,看见牧天元跪身堂上的背影,她从堂前的长廊走去,每一步都沉重久远。

    恭施楠没有跟上前去,而是和家丁反向离开。

    静和仿佛走过了千百年才走到了牧天元身后,可他却丝毫未察觉何人接近,牧天元一身孝服,纹丝不动,如一座石雕,他此时的心里该有多悲伤,但他偏又是铁骨铮铮的男子汉,悲痛得连一滴眼泪都落不下。

    静和的眼泪瞬间满了眼眶,她摘下巡卫的帽子,却是拿之不住,重重坠落砸地之声,打破了牧天元的心静。

    牧天元从失亲之痛中抽出一丝醒神,他缓缓转头,只见静和豆大的泪滴滚滚而落。

    “静和公主!”牧天元目露惊色,不知静和会出宫来此,亦不知她是如何才能出了那重重宫围。

    静和的眼泪似是破堤之水,无休止地淌落,替牧天元将他压抑心中的痛与悲也一同发泄。她沉沉走上前,在牧天元身边重重跪地。

    “公主……”牧天元担忧静和伤着自己的娇贵身躯。

    “牧统领,今日我来,是有,有话要跟你说清楚……”静和泪还流,言语抽噎,继续说道,“我会等你,我要等你,三年,十年,三十年,你别想把我抛弃!”

    静和股足了全身的勇气,面对牧天元去到天上的母亲的棺椁,她是认真的,从对牧天元的感情朦胧伊始时就是认真的,今日更是。

    萧瑟之秋渐临世间,无数秋风吹叶红落,尘上脚步往来不断,离别聚合人间百态。

    冷宫处,风月久和央憬华从容姑旧居离开,旧地宫墙,二人轻跃而过,彼此一望是得意不屑的目光。

    “终究还是要跟你分开了,呵。”央憬华冷冷一笑,笑自己的无奈。

    “都说了安和王殿下不必如此离伤,你再这样我可不理你了啊!” 风月久更是无奈,她无法控制央憬华的所思所想所念。

    “好好好,行行行,你这么任性残暴,真不明白太子是怎么忍受你的。”

    央憬华竟出口开起了央君临的玩笑,还会有一丝心痛窜动心头,无论风月久如何野蛮残暴,任性妄为,他不照样爱上了她难以自拔,爱情这种事,又有何解释能说得通呢?

    “我和太子殿下……”

    风月久几乎都要脱口而出他与太子殿下如何恩爱,可她却又深深明白,央憬华就算这张嘴再欠抽,自己也不能以以自己的幸福炫耀给他带来伤害,这点,风月久还是万分有人性的。

    “哎,不说我跟太子殿下了,但是他让我跟你说声谢谢,谢谢你送的礼物和祝福。”风月久举着手臂摇晃着手镯。

    “他知道你要来跟我告别?”央君临疑惑地问。

    “其实吧……”风月久故意吊起央憬华的胃口,“是太子殿下逼我来的,否则我才不想见到安和王殿下你呢!”

    风月久表情扭捏得一脸嫌弃,此话可是听得央憬华一脸怨气,就算明白她的表现太过刻意一定有假,但还是会觉得自己瞬间跌了份。

    “这样看来,还是有人能治住你的。”央憬华反击道。

    “反正,我就是个传话的,意思呢就是这样,你懂就好了。”风月久没有继续纠缠辩驳。

    “我之前总有感觉,太子对我有所敌意,我还想他是否知道你与我之间……”央憬华正说着。

    “你与我之间什么,什么?”风月久截断他话一脸凶恶模样。

    “别打岔,本王说什么了你就急成这样,心虚吗?”央憬华挑眉一副不怀好意的笑容,令风月久闭嘴之后,便继续说道,“但今日他既然请你亲来告别,莫非是我,多虑了?”

    “你没有多虑。”风月久呢喃念道。

    “什么,你说了什么?”

    风月久静思一虑,这种事不必跟央憬华说得一清二楚吧,虽然能无比显示央君临的大度,可她并不想炫耀,央君临所有的好,她一人独享。

    “没什么了,都不重要了。”风月久浅浅而笑,央憬华心中有疑却也不过多追问。

    二人一路或是畅聊或是争论,但好在没有隔阂地真诚相待,好似以往的事都随波而逝,风月久是真不明白,她与央憬华之间如此畅阔,为何还会有那种心里阴影的存在?

    不知不觉,承华宫就在前面了,央憬华蓦地想起大事来,他才不要回宫受乌雅金纠缠,便止步不前。

    “不行,我不能回去!”央憬华决意满满。

    “可是躲得了一时,你能躲得了一世吗?”风月久明白央憬华之意。

    “本王怎么听你这话意思有些其他意思呢?”

    央憬华所想倒并非不无道理,风月久那句话总有种央憬华今后一世将控制在乌雅金手里的意味。

    “那就躲过初一躲不了十五,反正你们迟早也要一道上路,免不了见面,与其现在逃避加增那刁蛮公主的愤怒,还不如早些认输,死也能落得个全尸。”

    风月久一本正经地将央憬华的一生简单概括,她自己听来倒是哭笑不得,但真正的可怜人是央憬华,被乌雅金纠缠,还被风月久调侃,当真是可怜至极。

    “本王会怕她,可笑。”

    央憬华冷冷一笑,迈着坚定的步子往承华宫宫门走去,风月久随后而走,却没有跟央憬华进去。她走过,央憬华回头,风月久只道:“安和王殿下,后会有期。”

    风月久一往无前,央憬华却站于宫门前无有表情,悲伤不知从何起,喜悦更不可能有。

    “后会有期。”

    央憬华回到承华宫中,果然不出所料,乌雅金坐守在殿中,守株待兔终于等来了猎物。

    “安和王殿下,你终于知道回来了吗?”

    央憬华一步踏入殿上,乌雅金竟能如此反客为主,占着他的住所,最可气的是还对自己大呼小叫,就算她是女人,即便好男不跟女斗,可央憬华绝对忍无可忍了。

    “金公主,这里是承华宫,是本王的居所,还请你,自行离开。”央憬华沉住气发最后通牒。

    被激怒的不止央憬华一个,乌雅金更是怒不可遏,央憬华对她又是逃避又是不留情面,她如何能默默忍受。

    “若是我偏不走呢?”乌雅金上前与央憬华对峙。

    “如果金公主执意不走,本王就只能跟父皇禀告,说自己与金公主你无法友好相处,求他另外差人为金公主送行,你我就此分道扬镳,恩断义绝。”

    央憬华的话措辞稍严重了,但却成功达到了目的,乌雅金显然退缩了,她对央憬华确实死缠烂打,乃是她性格使然,可若因此失去相处的机会,得不偿失。

    “安和王殿下这话的意思,你终究还是要跟我一行离去,但是那个女人,却有她自己的巢穴,你们不可能比翼双飞,离开皇宫以后,分道扬镳的该是你和她才对吧。”

    乌雅金撂下最后一句狠话便离去,给了央憬华狠狠一击,为了夺走央憬华,乌雅金根本不择手段,纵使伤害他也无所谓。

    乌雅金仅仅是被失败和求胜欲冲过了头脑,在她的原本的人生中,没有败笔划过全胜,她所想要的,更是不容失手,对风月久的敌意,和自认为对央憬华的情皆是如此。

    时间永远快过人的脚步,眨眼之间,闭眼睁眼之间,每一刻,都仿佛在遇见,在告别。

    央憬华和乌雅金一道离来皇宫,离开衡都,像一个有关两人的故事走到了一定的结局,后续之事风月久便无从知晓。

    秋意渐浓,风月久伸手接下飘扬的红叶,它似是无数个远方,传递而来的,或思念,或怨念。

    回门之期已定,且注定不可避免。

    还未启程,上天仿佛就给风月久来了一次不好的预兆,轻烟意外折了手臂,成了吊臂侠,也因此不能与风月久同行。至于其他奴婢,对风月久而言,不如没有。

    央君临向风月久所说的计划是这样的,去往凤城时,中途不会逗留停滞,尽量早日到达目的地,免得让城主和城主夫人担心。

    “越早去是越早去受死吗?”风月久心中默起了哀怨。

    而返程,二人便能尽兴畅游一番,在凤城与衡都之间,览尽各色风景。

    “真的很难想象我还有没有机会活着回来。”风月久暗自哀叹道。

    此番远行,牧天元将不会随行,风月久倒不是害怕路上遭遇危险,她更想不如遭到点什么,好比被打劫,只要能阻断都是好事。

    风月久都开始恐惧自己的思维,她甚至还想,不如就将央君临劫回呼风寨当自己的压寨夫君,从此,太子和太子妃就在世间永远消失。

    风月久纵使有千般算计也算计不掉行程,出发之日,风月久早已被满脑子的思绪主意压迫得神识模糊,最后的不得已而为之,她或许会选择在行过啸虎山时,向央君临坦白这一惊天大秘密吧?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一段终结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一段终结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一段终结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一段终结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山寨太子妃最新章节- 山寨太子妃全文阅读- 山寨太子妃txt下载- 山寨太子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一段终结】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山寨太子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山寨太子妃》书迷评论

  • 白骨画师最新章节

        他是画师,她是他最满意的作品。他也是收藏者,以器物为媒、以白骨为引。上海滩,古旧弄堂。一个古代女人,一家叫“灵骨斋”的旗袍店。这店里的每件藏物都记录着一件往事。那么,你可知,传说中的那些东西,都是真实存在的……(志怪异闻故事,从民国讲起)

  • 兽妃驾到:邪皇盛宠最新章节

        强大的未来异族穿越后,竟然成为人人都可以将其踩在脚底的废物?万兽大陆?以兽为尊?那么她就是凌驾于万兽之上的至高存在!惊人天赋?她不需要,即便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废材,她一样能傲视群雄!灵丹妙药?她不需要,自带心灵相通的智灵,不仅医术高超,还能出谋划策!高阶灵兽?她不需要,在她眼里,再高阶的灵兽也不过是一颗兽核。秘术神器?她不需要,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些全部都是累赘而已!

  • 宠后之本宫无耻最新章节

        (本宫也有群啦??205023153一起交流)云国公主,嫡出行九,名为云玖,封号长乐。瑰丽华容,金娇玉贵,敏慧过人,贵不可言。传闻,她一句,胜似云皇圣旨。公主容貌倾城,身份尊贵,独得皇宠,然而,性子……云玖:本宫性子怎么了?表姐云落:都说你无耻。云玖(疑惑地看向婢女):当真?婢女们:……云玖:本宫就算是无耻又何妨,父皇宠的!……云国广武二十年,长乐公主出嫁,万里红妆,嫁作卫皇为后。云国举国上下表面不舍,内心……皆大欢喜。只不过……自长乐公主入了卫国,这卫国后宫又是一番鸡飞狗跳,哀声遍野。某宠妃:云玖,你未免太过分!云玖:哦?敢直呼本宫姓名,刘妃看来是想去冷宫走走了。刘妃:我是陛下的宠妃,谁敢!云玖看向某陛下:陛下,你来。某陛下:……然后刘姓宠妃进了冷宫。自此,卫后威名广

  • 云上扶桑最新章节

        扶桑是朱槿花的别名,她生长在南方,一年四季都花繁叶茂,颜色鲜艳斑驳,有深红、紫红,但也有宫粉、澄黄和米白,就好像爱情总是会有百般滋味一样。可是与扶桑花热烈多彩的颜色不一样,她的花语为“纤细之美、体贴之美、永保清新之美”,仿佛预示着,她既是会因为浓烈而灼伤人,也会因为平淡而隽永。真正的爱,应该是卸去华丽、缭乱、纠结后的坚定。小说男主人公的三段情感经历,让主人公在内心深处经历的理智与情感、道德与伦理、现实和理想的种种磨练的较量,克服人性中的软弱、自私、傲慢和无知,渐渐体悟真爱的意义。

  • 盗世圣手最新章节

        窃铢者贼,窃国者诸侯。籍籍无名的盗窃高手,稀里糊涂穿越加入农民起义军,大言不惭地给自己起了个响亮的名号。赶上了一场改天换地的时代大潮。傲立潮头,极目四望,这里是天堂还是地狱?风声鹤唳,刀光剑影,撕裂的是人性还是兽性?
        逆天的作者不喜欢套路,读者君亦然。借套路的壳,搭建一个光怪陆离的荒诞世界。个中滋味,只为你会心一笑。哭了是你自己的事,与作者无关。
        内容完全虚构,请勿对号入座。如有雷同,纯属意外。

  • 超级海盗船最新章节

        我的主业是海盗,美国、英国、印度包括索马里同行都是我的打劫对象;
        捕鱼、打捞、走私、护航我都承接。
        因为我有一艘超级海盗船!
        同时我养了一只大龙虾,一个月噌噌往上长,现在已经成了海洋巨无霸,整天去祸害各大海洋,把各国都搞的神经兮兮的!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超级海盗船》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盛世武神最新章节

        如果有那么一天,整个地球被全面武侠化,这个世界一定会变得非常有意思。结果有那么一天,萧逸轩就赶上了这样的变化……所有除人类之外的生物开始以违背物理进化法则的度进化,击杀之后不但能爆出刀枪剑棍,还能爆武学秘籍……九日惊雷,一日一变。九月连环,一月一幻。盛世降临,武神初生……好吧,我承认我不会写简介,大概,可能,也许就这么先将就着吧……js330

  • 变脸最新章节

        叶枫,一位连自己都不知道是谁的年轻人,在这平凡的世界中,不平凡的活着。

  • 灵修狂化最新章节

        "几年之前他是一个流落街头的乞丐,被一个奇怪的老头带走,之后便传授的奇特修炼功法,几年之后他带着自己的一腔热血,带着对自己父母身世的迷茫从山里走了出来,可是从山里走出来的他是不是能够在这片充满了无限修炼功法的大陆上完美的修炼得道。秦兰城这个曾经是乞丐的少年,看他在得到真传之后,如何在一片龙蛇混杂的大陆上修炼得道,修炼的道路上一片迷茫,看他如何逃脱世俗的目光,在修炼的道路上遇佛杀佛,遇魔杀魔。"

  • 迷糊小妻乖乖入怀最新章节

        她,天生迷糊,却性格乐观。他,霸道总裁,却被她最终收服。看你追我赶的欢喜冤家怎么上演一出恩爱缠绵的戏。

  • 夜夜不休:老公轻点宠最新章节

        “喜欢开灯,还是关灯?”19岁大一那年,渐渐走入绝境的她签下一纸生子协议陌生男人借她的身体孕育一个孩子于是,未经人事的她被蒙上眼睛送到他的床上事后多年,她再次回来这座城市。初恋男友任职于行政部门,霸道的利用工作之便,对她百般纠缠!她却与这城市中无人不知的男人——左蔚,有了过多交集。每个海城女人的梦中,皆有一个成熟冷漠的左蔚。他拥有至高权势与取之不尽的财富,他想给她一切。他给了她他的人,给了她他的心,可惟独,给不起她想要的婚姻……这一场穷途末路的爱,真的能够全身而退吗?

  • 嫡女归来:傲娇王爷强势宠最新章节

        她是侯府嫡女,母亲乃是一朝郡主,她更是得到殊荣,赐封沐歌县主。奈何母亲早逝,她听信谗言,一步步走进别人的圈套里面,痴心错付,那人功成之日,就是自己埋骨之时。剁去四肢,拔掉口舌,安上谋逆罪名,最后,弟弟为了看自己最后一面,也是葬身刑场!重生十四岁,慕轻歌斗姨娘,撕渣男,脚踩白莲花姐姐!

  • 最强富二代最新章节

        本是富甲一方的富二代,谁知父亲被人陷害后,他受尽欺凌,在穷途末路之时无意得到金手指,从此一路打脸,最终救出父亲,夺回家产。

  • 农家巧妇有点田最新章节

        小有名气的服装设计师,一朝穿越古代成了农家女,家徒四壁不说,母亲还要被恶婆婆卖给财主当小妾。面对困境,幸好有前世技能相助,她发誓要改变命运,带领全家走向富裕的康庄大道……

  • 绝世废柴小姐最新章节

        世人都说青炎国的越凌王容貌无双却又冷酷无情、喜怒无常,连青炎帝的面子都敢驳。可这样一个男人偏偏看上了那个敢和太子退婚的翁家的废柴三小姐。
        可韩士州八抬大轿把翁昕云娶进王府不过三日,这废柴小姐居然就服了龟息丸假死逃出了王府!韩士州说行,你敢跑,我就敢追,不管你跑到哪里,你都是本王的王妃!

  • 红入韶华最新章节

        “你是…我记得你……但是记不太清了……”他笑了笑,上前轻抚眼前人的脸颊“没关系,我记得你就够了。”

  • 吃鸡之神级选项系统最新章节

        白小图获得系统,从此称霸吃鸡游戏。    一著名主播飞机上挑衅喊话,落地之后被某人用平底锅拍死。    一职业选手扬言1V99,落地被某人拿着镰刀到追得满地图跑。    某职业战队飞机上嚣张放话,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落地被某人1V4团灭。    就这样一个屠夫的出现,成了各大吃鸡主播和职业玩家的噩梦。    ps:手游和端游都写。

  • 都市兵王之抗战邪阳最新章节

        愤青穿越,枪震南京!斩妖除魔,卫我山河!脚踏染血之土地,眼见苍凉之历史,身怀玄门道术,壮我华夏尊威!一群不被历史铭记之人,一群不被载入史册之人,一群血洒大地之人,他们流尽了鲜血、付出了一切,是英雄中的英雄,可他们却不愿被世人所记,选择了隐藏黑暗中,选择了被岁月忘记!他,仙承天地之道,侠及黎民苍生……

    本章内容提要:
    ...    宫外的繁闹与宫中的冷寂乃是鲜明的对此,恭施楠将静和带出了皇宫,二人来到牧府门前,一派丧事苍凉景象。     静和迫不及待便向府内冲,却被几个家丁用棍拦阻更掀倒在地上,恭施楠赶紧上前,取出宫中令牌,并说道:“我乃内宫统领恭施楠,今日特来探望你们少爷,还请放行。”     家丁见是宫中来人,又是为探望自家少爷,自......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