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之间,气氛越发诡异得浓重。

    “是太子妃突然从身后攻击我,我出于防备,这才误伤了她。”乌雅金愤而解释道。

    “我去看看她!”央憬华摆脱乌雅金,却被央君临拦下,他一脸沉静内涵怒火,说道:“有劳安和王多虑,太子妃的伤并无大碍。”

    央憬华不自觉落入央君临的眼中,他二人的关系从来不亲近却也无怨无仇,可今日的目光,却一反常态。

    央憬华稍一冷静下来,从央君临的目光中,他清楚地看到了敌意,是为何事?

    还能是何事,自己对风月久受伤表现得如此急切,可仅仅是如此而已吗?还是他不知的其他什么缘故?

    “太子殿下,我突然想起还有事,就先走了。”

    央憬华以此逃避央君临眼神的质问,他转身而走,乌雅金也紧步跟上。

    央君临凝望央憬华远去,他脚步急也匆匆,一如他方才对风月久所表达的关切,是央憬华如今开始不加掩饰了,还是自己越发看清真相了?

    既然所谓真相,那是否注定会有纸保不住火的那一天?央君临所有的冷漠和疏离,都是为了逃避,害怕那一日到来,风月久不再属于自己,他又将孑然一身,沉寂于曾经背离一切的孤独。

    快步走过一段距离,央君临脱离了央君临的视线,乌雅金便快一步挡在央憬华身前将他拦住。央憬华那一刹是实在烦上加烦,冲着乌雅金便吼了出来。

    “金公主你到底要干嘛?”

    乌雅金略惊,央憬华纵使之前再不耐烦也不会如何凶怒对她,看来事情明朗得很了,央憬华生气的源头不是自己缠着他,而是她伤了风月久。

    “安和王殿下不会喜欢的是自己的嫂子吧?”乌雅金无所顾忌而问。

    恍惚之间,央憬华的凶厉目光闪过一丝心虚,他不否认,绕过乌雅金继续往前走。

    “我看见了,那日你买的玉镯,就在太子妃手上。”

    乌雅金一言,央憬华蓦地止步不前,他有何好恐惧的,他不过是喜欢上一个不喜欢自己之人,又为何心虚,他与风月久之间并没有见不得光的关系。

    央憬华顿而转身走近乌雅金,直面她的疑惑,给了她想要的答案。

    “我是喜欢她,那又如何?”央憬华一脸严肃问道。

    “那她喜欢你吗?”乌雅金的反问令央憬华惊讶。

    “金公主过问太多了吧。”央憬华的心虚显露。

    “那一定是不喜欢了。”乌雅金信心满满说道。

    央憬华被猜中心事,愤怒稍稍起来,他转身疾走,乌雅金却冷瑟一笑后又满目决意。

    “安和王殿下,不管你以前喜欢谁,现在喜欢谁,我都会让你以后喜欢的人我,只有我。”

    乌雅金终究发了话,央憬华的恍若一刻遭遇了天打雷劈,乌雅金这话是什么意思,很明显了吧,可他根本无从防御。

    央憬华重重顿步之后继续加紧前行,乌雅金才不信自己的话他没听见,一定是不知所措,既然如此,再来重重一击也无妨。

    乌雅金注意到旁边的弯道,便从那里绕行,在小林间冲了出来,正挡在了央憬华跟前,给了他一记惊吓。

    “安和王殿下,我的意思是,我喜欢你,你懂吗?”乌雅金靠近央憬华笑道。

    一刹,央憬华愣了,乌雅金是上天对他的考验吗?考验他对风月久的爱有多深。央憬华不禁嘴角微微一咧,对乌雅金,他确认自己丝毫不动心。

    “得到你金公主的的青睐是我的荣幸,不过很抱歉,我对金公主你,没有兴趣。”

    央憬华蓦地成了一副风流浪子的模样,说到这句“没有兴趣”时,简直是对乌雅金身为女子在自尊上的极大伤害。

    “为什么,我很丑陋吗?很贫贱吗?很配不上安和王殿下你吗?”乌雅金肃然而问。

    “金公主不丑不贱也不是配不配得上的问题……”央憬华急回而决绝道,“但是,本王就是没有办法喜欢你。”

    “安和王殿下凭什么如此决意,你现在不喜欢我是因为你还喜欢她,但如果她不如我呢,如果我打败她呢?”乌雅金颇有深意说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央憬华也是严肃下来。

    “安和王殿下,我郑重跟你承诺,不管她是太子妃还是安和王殿下你爱的女人,我都会将她打败,同样会替代她在你心中的位置。”乌雅金目光中毅然绝然,直视央憬华誓不动摇。

    “你想做什么?本王劝你最好别乱来!”央憬华急了。

    “我不会乱来,但我要做什么,安和王殿下管不着,你且等着看吧,我会为了你,做什么。”乌雅金勾起一丝笑容,叫央憬华不安。

    暴风雨前的明媚从清晨到黄昏,风月久成功在凝露宫消遣一日回东宫,拖着漫长的影子,越靠近东宫脚步越沉重。

    央君临至今也没跟风月久商量有关太后寿宴的事,两场宴会,她都要以太子妃的身份在央君临身旁出席,央君临不会完全不顾自己,独自前去吧?

    风月久担心了,这种事央君临或许真做得出来。

    东宫就要到了,风月久的脚步不自觉越行越慢,轻烟也只是跟着。

    东宫门前,齐西王央愉弈和贴身侍卫穆青峰从东宫里头出来,风月久注意到他二人,她并不认识。

    “轻烟,前面从咱们宫里出来的那个男人是谁?”风月久向轻烟轻语。

    “回太子妃,那是齐西王殿下。”

    齐西王,风月久心中默想,太后寿宴就是明日了,宫中当然能见贵客如乌雅金,皇子如央憬华。

    风月久并不太上心,只是她往东宫门去,而央愉弈向她这方向走来,二人势必会相见,也定不能擦身而过就罢了。

    风月久和央愉弈各自停步,稍稍有礼。风月久低眸抬起顺便打量一番央愉弈,他比央君临年纪大,可却没有沉稳安妥的气质,反而锋芒外露,傲然态度在眉宇间尽情展露。

    “太子妃有礼了,不知太子妃可认识我否?”央愉弈笑问。

    “齐西王。”风月久应答。

    “哎,什么齐西王这么见外,我是太子的三哥,自然也就是你的三哥了。”央愉弈一副跟风月久很熟络亲密的样子。

    “三哥好。”风月久应付自如。

    “识趣,六弟那般固执冷漠,但幸得良妻如太子妃你。”央愉弈肆无忌惮地夸奖,简直眉飞色舞。

    几句话,风月久对这位齐西王的印象谈不上好,她且注意到他身边的这位一言不发的贴身侍卫,当她的目光与他相接时,他刻意的躲闪令风月久在意。

    无论是虚情假意还是真心寒暄,话罢风月久和央愉弈别过,风月久先是缓缓行前,但她却不由得回望,看着央愉弈和穆清风的背影,脑海里环绕他的声音,一种朦胧熟悉的感觉油然泛起。

    风月久脑中挥散不去乱七八糟的想法,还未踏入东宫门,另一头央憬华就突然冲出来,风月久自认为已然和央憬华相释怀,便没有躲避。

    央憬华见风月久停下,正向他看来,便加紧脚步小跑到风月久跟前,一眼便注意到她手掌心朝着纱布。

    “奴婢给安和王殿下请安。”

    “本王有话跟你们太子妃说。”

    央憬华此言意在让轻烟退去,轻烟也非不明白,却得了风月久的意思才乖乖地先进去。

    轻烟进去了,央憬华与风月久之间刻意隔着的距离便被他收回,他一步上前,紧张之色尽显,抓起风月久缠裹的手,便问:“金公主弄伤的,严重吗?疼吗?”

    风月久没拒绝央憬华的关切,却似开玩笑似的回道:“本来不痛的,可是安和王殿下这么抓着我就疼了。”

    央憬华赶紧松手,一副认真的模样,风月久却是看得笑了,她收手回来,才说:“没事的,我是谁呀,这点小伤算的得了什么。”

    风月久的潇洒如旧,这同样让央憬华宽心,小伤小痛对风月久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她不正是如此坚韧胜过其他柔弱女子吗?

    一道宫墙之内,轻烟已不缓不急走回芙笙殿,令她意外的是,央君临竟来到了的芙笙殿,大概是来商量明日寿宴的事。

    “太子殿下!奴婢给太子殿下请安。”轻烟稍有一丝紧张。

    “太子妃呢?”福公公等不及问。

    央君临的目光也注视着轻烟,他虽未发话,却心中焦急等待着她回话。

    “太子妃,太子妃让奴婢先回来。”轻烟犹豫着不敢轻言太多。

    “太子妃在哪儿?”福公公继续替央君临发言。

    轻烟犹犹豫豫的,从陪同风月久去往凝露宫开讲,绕了一大圈,终于还是说到了在东宫门前遇见齐西王。可风月久与央愉弈素不相识更与无交情,怎么可能停留交谈。

    “所以,太子妃此刻身在何处,与何人在一起,你如实道来。”央君临终于亲口问道。

    轻烟也不知为何,不明白自己为何犹豫,为何结巴,为何难以开口?并非全然是被央君临的质问吓住,更有对风月久之事谨言慎行却道行太浅的无奈。

    “回,回太子殿下,齐西王殿下离开以后。安和王殿下又来了,所以奴婢就先回来了。”轻烟终究还是说了。

    气氛又一刻凝重,从央君临的眼中开始,轻烟和福公公都不由得心头一慎,央君临的目光,何曾冷厉至此,比刀剑锋利,胜血色冷寂。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二十七章 最清晰也蒙人心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二十七章 最清晰也蒙人心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二十七章 最清晰也蒙人心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二十七章 最清晰也蒙人心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山寨太子妃最新章节- 山寨太子妃全文阅读- 山寨太子妃txt下载- 山寨太子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百二十七章 最清晰也蒙人心】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山寨太子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山寨太子妃》书迷评论

  • 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最新章节

        中俄边境,幽冥街东头的圣玛丽教堂中,被神父收养的男孩频频被害,死相残忍又诡秘。幽冥街的西头,与潘小月开设的赌场有关联的人亦纷纷莫名死亡,并被做成人刺在赌坊后院示众。神父、赌坊掌柜、白化病患儿、流莺、老千……卷入案件之人越来越多!杜春晓一面手持塔罗混迹于赌场深入调查,一面与她的”老友”斯蒂芬进行着终极智慧较量。随着真相浮出水面,一段幽冥街最黑暗肮脏的岁月也被曝光无余,它影射着杜春晓的黑暗过去,也诉说着自人性转兽性的无奈与苦痛……

  • 异能小村长最新章节

        遭遇变故的大学生意外获得各种异能力,当村长,搞开发,带领乡亲们走上致富的道路,一路高歌,走向人生的巅峰,金钱,美女,信手拈来。

  • 废材剩女要逆天最新章节

        一枚貔貅铜币的出现,开启了梦境寻踪的奇遇,本以为只是平淡生活的调节剂,却没想到揭开了一段不为人知的惊天身世。左拥一国之君,背靠大将军,那是什么样的感觉?既能经历沙场生死,亦能指点江山,那是什么样的经历?暗结珠胎,照样玩转后宫,那是什么样的心机?破诡计,护疆土,那又需要什么样的胆略?

  • 九重阙最新章节

        风重华重生了!重生后一直在想,是继续做懦弱的棋子,被人摆布着嫁给商户做继弦,还是不管他人死活只管自己痛快?既然前世有仇,那就在今生报吧!风家毁了我的一生,我为什么不能毁了风家?当她下定决心摆脱风家,保护自己不受亲生父亲侵犯和蹂躏时,却意外发现身世的迷团。她也终于明白。在前世,她并不孤独,有一个人曾远远地望着她,保护她!用尽一生爱护她!如果执子之手只是诗经中的童话,我们为什么不能在今世再续前缘?

  • ~~~依然爱你ㄉ心~~~最新章节

        我ㄉ第一次创作...
        有些怕怕ㄉ.
        希望大家ㄉ支持
        出新可能慢ㄌ些---哎哎哎课业低呀力噜----
        YuTzu

  • 宠妻无度:枭王恋上特工妃最新章节

        将军府废材小姐被人欺凌至死,再睁眼,她是特工云浅。嫡母嫡姐姨娘庶妹,哪怕是公主皇后,她也有仇报仇,有冤报冤,却唯独被一人吃得死死的。他一脸鄙夷地看着她:“你除了身材和性格是本王喜欢的类型,还有哪点值得本王看上?”靠,一个“断袖”说这句话,是几个意思?一朝她翻身成为女王,当年的男人狗腿般的搂着她的腰:“为夫这是在夸你呢,除了娘子,其他女人的身材和性格皆入不了本王的眼。”本文女强男强,身心干净一对一,男主坑爹坑儿子但绝不坑媳妇儿。

  • 情深不负最新章节

        总裁的床不是那么好爬的,安易揉着自己的小腰,声泪俱下。失身就够恼怒的了,可是却被不要脸的大魔王围追堵截!“吃干抹净就想跑?”大魔王第101次抓回逃跑的小女人后黑着脸。“我们只有一晚,而且我还想不起来了。”安易耍赖。“是一整晚。”冰山魔王冷冷地瞪过来,伸手将她扔在床上:“戒指在这里,我是来求婚的。”看着眼前人冷冰冰的面孔,安易咽咽口水:“你确定这不是威胁?”总裁嘴角勾起邪魅微笑,欺身而上:“这才是威胁!”

  • 诡婚蜜爱,妖夫太凶猛最新章节

        茅山女弟子陶宝在自家的床上发现了被打包送来的英俊男妖龙耀。嗯?不要!你走开!什么?茅山至宝天师令在你手里?于是,女天师不得不追着这只法力无边的男妖怪跑:“天师令是我的!”“什么?”龙耀笑了笑:“到了我手里的东西就是我的。天师令是我的,你,也是我的。”陶宝:“滚!”

  • 刀锋上的舞者最新章节

        “我们并不存在,我们告别了过去也不去想未来,隔绝了安稳终日与危险为伴。我们是尘土,是空气,是最最平凡最不显眼的东西,或者说我们什么也不是。”他说这话的时候神情淡然,好像在叙述一个显而易见的真理“我们做的事情鲜为人知,我们本身不被理解,所有的荣誉,理想,光荣都与我们无关。只是……”他顿了顿,郑重其事的说“当人民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一直都在。”“我们究竟是什么?”他环顾四周,四下里寂静无声。

  • 都市鉴宝天王最新章节

        上山挖参却被混子盯上,失足摔下山崖,大难不死,意外获得上古鉴宝金钱的认主!凡是宝物,无论真伪、年代甚至详细信息,都逃不出他的法眼;修习养宝奇术,能将普通宝物养成绝世珍宝,更能借养宝以养自身,筑基修仙!从此人生逆袭,屌丝开挂,各种美女纷纷涌入生活,美女明星,极品萝莉,霸道女总裁……等等,卧室怎么有个两千年份的妖艳女鬼?鉴定信息……西施?就问你怕不怕!

  • 九品猎魔师最新章节

        云天垂下冰凌花,来自冰雪大陆的无名小卒,刀尖上凝出银色风暴,
        斩月刀划过美丽慧尾,冰刻上留下闪耀光辉,血入白雪交相辉映,
        惊起飞雪连天,看小人物如何逆天成长,冰与血!

  • 恶魔少爷别惹我最新章节

        “韩炎圣,你是不是皮痒了?干嘛对外说我是你的女人!”一觉醒来,她被自己救了的恶魔少爷绑架。“小村姑,能做本少爷的女人是你的荣幸。”他嘴上老是嫌弃她是土包子,但无论谁欺负了她,他统统都十倍百倍地帮她还回来。到最后,被称为大圣的恶魔少爷终于被一个土包子压在了“五指山下”调教成暖男。

  • 盛宠医妃:极品驸马是木兰最新章节

        她,是根正苗红的红三代,21世纪天才女军医。他,是皇室出身的武陵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一朝穿越,唐小七成为女扮男装的废柴驸马。摇身一变,废柴逆袭,她在古代混得风生水起。朝堂之上!唐小七盯着自己日渐丰满的胸围,满脸忧愁!武陵王也盯着她日渐丰满的胸围,满脸欢喜!女人小声嘀咕:“束胸布都快撑破了,怎么办?”男人凑近过来:“小七莫烦,本王甚是喜爱!”

  • 都市之任性最新章节

        得到一个让自己任性、作死的系统。”只要你遵从心中所想,断更一天,奖励一千。“”不行,一万。“”一千五。“·····

  • 异世界的黑科技联盟最新章节

        一九八零年,由诸国联盟最强者组成的探索队伍踏上世界之巅,在一个遥远的古战场上,发现了不知什么时代沉睡的“兵器”    以“兵器”中残碎的记忆为背景,三十年后,一款名为《联盟》的虚拟现实竞技修行项目横空出世!    登峰造极境,传奇永不熄    我们的故事仍在继续    (已有一万七均订完本精品《系统的黑科技网吧》,放心收藏)

  • 倾颜天下之天才龙凤酷爹妈最新章节

        一个富家千金,一个双面派总裁,俩人阴错阳差的交连在了一起。七年后,意外得知有了孩子,他们的结局会是怎么样。她是最大的黑道组织帝刹的悦帝王。他是杀手组织暗黑的大BOSS。狗血浪漫的爱情故事展开了序幕。

  • 玄幻都市之万界棺材铺最新章节

        成为棺材铺老板!得了个系统,为嘛竟然还是棺材系统?方昊郁闷的打开大礼包,好嘛!又是一堆棺材,难道我这辈子注定要和棺材打交道吗.....

  • 邪王的医品狂妃最新章节

        一朝魂穿,她成了乔府的痴傻三小姐,宅斗反抗,她俨然是一本励志教科书,斗够了府邸,她又出去寻乐子,这一次却招惹上不该招惹的人…… “赢帝,我要这画像上的女子,你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把她给我找出来!” 替国分忧,她误打误撞远嫁东璃,却在洞房之夜,卷铺盖逃跑。“王妃,你玩够了没?”他暧昧靠近,她却莞尔一笑,将手中休书狠狠一抖:“玩够了,散伙儿!”

    本章内容提要:
    ...    三人之间,气氛越发诡异得浓重。     “是太子妃突然从身后攻击我,我出于防备,这才误伤了她。”乌雅金愤而解释道。     “我去看看她!”央憬华摆脱乌雅金,却被央君临拦下,他一脸沉静内涵怒火,说道:“有劳安和王多虑,太子妃的伤并无大碍。”     央憬华不自觉落入央君临的眼中,他二人的关系从来不亲近却也无怨无仇,......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