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时分,皇帝召央君临在宣政殿见面,福公公跟着央君临去往,经过白日风月久走过的东宫前庭园石道,点点血迹延绵不绝。

    央君临低垂着目光,从初始的那一滴,走到那一滩血迹风干的地方,终于他停步无法行进,每一滴已经干透的血,都仿佛针刺进他心头,他对风月久的冷漠冷清,终还是对自己的惩罚。

    “福公公,去查清楚,今日此地究竟发生了何事。”央君临重重而言。

    “是,殿下,奴才……”

    “即刻去,待我回来便要知道。”央君临毅然说道。

    “奴才遵命。”

    福公公转身离去,央君临却逗留了,他情不自禁蹲下身子去,指尖触到沾着血迹的那一片石面。

    “你不会又伤害自己了吧?”央君临身心微微颤抖,“我们之间到底怎么了?我到底该怎么做?如果你爱上了别人我该怎么办?”

    央君临沉浸苦涩之中无法自拔,他终究不敢承认的,是风月久所爱之人并非他的这个“事实”,他害怕面对,恐惧清楚,宁愿沉沦混乱模糊的痛苦。

    从黄昏到入夜,风月久失魂落魄地倚窗而坐,像是在等一个人,又是在等一颗心清醒。

    轻烟将柜中几件适合在太后寿宴上穿地衣裳取出来给风月久过目,她只随意瞥了一眼便将难题抛给了轻烟,让她随便选一件便罢。

    轻烟可是拿不定主意的,纠结来纠结去,还是等风月久随口一句话,道:“最轻便的那件吧。”

    挑完了衣裳,轻烟又跟风月久讲起了复杂的寿宴过程,白日宴百官来宾,晚上还有家宴,真是不嫌繁盛复杂,反正,风月久是无心听。

    一夜再漫长也就如此过了,风月久入眠很浅,清早便自然醒来。

    风月久正是无事可为,闲坐闲站闲躺都解不了愁烦的时候,凝露宫中莺儿来了,说是静和公主有要事,无论如何要请太子妃相助。

    风月久对何事都打不起兴趣,可终究还是决定去凝露宫,就像轻烟说的,出去透透风,消遣消遣心情也是好的。

    风月久这便携轻烟和莺儿去了凝露宫,果不其然,静和当真有愁烦之事,便是明日太后寿宴,她该如何穿着打扮才好。

    风月久不禁死了颗心,这种事,就算静和找自己也是丝毫帮不上忙,对于穿着打扮之事,她从来不予理会,又怎么可能给静和好建议呢?

    “我觉得,平日里轻烟给我搭配衣裳饰品就挺好的,不然轻烟上,我帮着把把关。”风月久一言就将难题推给了轻烟。

    轻烟心里惶恐啊,虽说她平日里确实都在帮风月久整备衣物,而她也毫无不满,可归根究底,还是风月久随性,不拘于衣着打扮的小节,这点,轻烟还是了然于心的。

    可既然太子妃有令,轻烟硬着头皮还得上啊,于是便和莺儿两个去到衣柜前,在眼花缭乱中煎熬着。

    风月久虽然躲过了一边,却还是拗不过静和,被她拽拉着跑到妆台前挑选首饰。然而,风月久更是一窍不通,这些沉重的东西再美在她心里也是多余,实在无力欣赏。

    可静和在风月久面前却是表现得兴致勃勃,尽管风月久心里再嫌此事麻烦,多余,毫无意义,虽然不能感同身受,但一个女孩渴望美丽的心她还是能够体谅的。

    风月久舒了一口气,心里决定给静和参谋参谋,不懂配搭,总归还有一双眼睛可以看,分辨漂亮与否吧?

    风月久耷拉着的手臂终于抬起,她伸手去碰静和摆出来的各种首饰,却让静和看见了手掌缠裹的纱布。

    “嫂嫂你受伤了?”静和关切问。

    “没事,一点划伤,不要紧。”风月久笑应。

    静和虽然不再追问,却还是不信风月久所谓的一点划伤,纱布都渗出了血迹,哪能是一点小伤。但静和又想到是风月久不愿意让自己担心,所以才不多问,只要她的嫂嫂无恙,便是好了。

    轻烟和莺儿在那边挑选衣裳各执己见,风月久和静和两个这边研究得风生水起,原来,两个女子讨论起这些女子之物,还是颇有趣味的。

    不知过去几许,轻烟和莺儿最后在两套衣裳间徘徊不定,一套无论造型还是色彩都显得华丽郑重些,另一套则是活泛俏丽范儿的。

    轻烟和莺儿都是和衣裳争斗得已经筋疲力竭了,最后的决战实在胜负难分。

    “这就要看静和喜欢哪件了?”风月久道。

    轻烟和莺儿各举着一套衣裳,然而静和也是拿不定主意,这件好看,那件也不差的,一脸下不了决心的痛苦煎熬。

    风月久暗暗叹了一口气,她突然想起,轻烟可是说过太后的寿宴分两场,白日一场,晚上一场,她未知详情便有了主意。

    “不是有两场大宴吗,那静和就可以一场穿一件啊。”

    只是风月久提议虽好,却行不通,白日的寿宴宴请百官来使,静和随虽贵为公主殿下,却也没资格出席。

    “那为什么我要参加,我也是宫中女流之辈呀?”风月久不禁疑惑。

    “嫂嫂自然是陪皇兄出席,就像母后陪父皇那样。”静和的解释倒不失为一个简单易懂的解释。

    风月久却是沉默一刹,她与央君临,如何又能像皇帝和皇后那样,她本以为自己二人可以,如今却不坚定甚至全然崩解了之前所有的信心和期待。

    今是太后寿宴前一日,整个皇宫都在紧锣密鼓地做着最后准备,检查所有,不能有丝毫差错。

    在这宫中,央憬华实在再找不出任何一件能挑起他兴趣之事,对他而言,皇宫就是金丝笼,不适合他这只飞野了的雀。

    央憬华不知,当自己正作为笼中鸟郁烦时,还有一只野蛮鸟追踪他,这不又出现在他身边,纠缠不休。

    央憬华根本被乌雅金纠缠得无路可逃,他当真没有空余的精力去猜测乌雅金的奇怪心思,躲都躲不及。

    央憬华和乌雅金在御花园里玩起了捉迷藏,宫人百忙之中,他二人却是在他人眼中闲的慌。

    即便御花园中有无数山石草木可做藏身,但央憬华仍然没能摆脱乌雅金。央憬华藏身在石洞中,竟还是被乌雅金抓住拽了出来。

    远处,按例在寿辰前一天给太后送去寿礼的央君临走过,他本是心无旁骛,或者是无心其他,但他身后跟着的福公公却是眼神流转看见了偏远那边的央憬华和乌雅金。

    “太子殿下,那不是安和王殿下吗,还有那个穿着不同的女子,好像就是用剑伤了我们太子妃的乌雅国公主。”福公公道。

    央君临乍然停步,昨夜福公公已将风月久受伤之事的原委调查清楚并告知于他。

    央君临没有像平日一样万事不顾,他没有直接从另一个反向走回去东宫,反而反向朝央憬华和乌雅金去。

    乌雅金正跟央憬华这拗着,央君临却突然出现在乌雅金背后,央憬华的表情蓦地严肃下来,手上更是不跟乌雅金僵持。

    “怎么,安和王殿下认输了,你是跑不出我的手掌心的。”乌雅金傲然。

    “看你身后。”央憬华道。

    乌雅金尽管对央憬华的行为举止抱有一丝疑心,他或许只是骗自己趁机逃跑,她没放开央憬华,回头还真看见了央君临,不怒自威,漠视一切的表情。

    “他是太子殿下。”央憬华向乌雅金介绍道。

    “太子殿下?”乌雅金转身与央憬华并排而站。

    气氛略诡异,诡异在央君临和央憬华的一刹对视。央君临转而看向乌雅金,福公公不禁咽了一口唾沫,莫不是为着乌雅金伤害风月久的事,央君临要还以报复。

    “不可能,殿下根本不是这么不知轻重之人!”福公公心里默想。

    央君临此刻的目光却是碾碎了怒色,却依旧比平日令人生畏。

    “听闻乌雅国公主昨日来我东宫,未能出面相迎是我的错失。”

    央君临故作淡然说出的此话可是令福公公大吃一惊,就算不是报复也不该是抱歉吧?

    乌雅金本还有一刹紧心,却听央君临此话,便回道:“太子殿下严重了,是我误闯东宫……”

    乌雅金虽在许多事上狂妄,可央君临既是待客有道,她又怎能得寸进尺,还正准备回以礼数之言,却不料央君临留有后招。

    “既然公主知道你自己误闯东宫,那可知在东宫之内大动干戈亦是为错?”央君临一话反问,驳得乌雅金无言以对,他又再言,“伤及太子妃,更是错中之错!”

    央君临此番指责,福公公可是听得心里暗爽,但对他自己而言并不值得开心或自豪,他保护不了风月久不受伤害,她有伤自己又不敢出面关怀,却在这里指责别人的不是,发泄心头的愤怒,这样的他,不满的其实是自己的懦弱。

    “皇嫂受伤了?”央憬华显然一副忧急模样。

    央君临的目光刹那扫向央憬华,他这句“皇嫂”倒是喊出得十分顺口,他这样担心风月久,毫无掩饰地当着央君临的面着急,当真是情由心动,不由控制啊。

    “九弟还关心你皇嫂吗?”央君临才是难以自控地钻进了死胡同。

    “她伤到哪儿,严不严重?”

    央憬华又是问央君临,又是问乌雅金,此时他唯独在意风月久的“被伤”,全然显露自己心中对她的关切和在乎。连福公公这旁观者都察觉央憬华的情绪过于激动,更何况央君临和乌雅金两个当局者迷之人。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二十六章 各自的安宁与躁动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二十六章 各自的安宁与躁动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二十六章 各自的安宁与躁动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二十六章 各自的安宁与躁动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山寨太子妃最新章节- 山寨太子妃全文阅读- 山寨太子妃txt下载- 山寨太子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百二十六章 各自的安宁与躁动】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山寨太子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山寨太子妃》书迷评论

  • 校园恋爱纪事最新章节

        写一段轻松诙谐的校园故事──
        诉几对有情人之间的迷离恋情──
        这就是校园恋爱纪事

  • 秦家有女最新章节

        丞相独女,绝世风姿,痴恋宁王楚浩扬不可自拔。
        愿朝朝暮暮,却得期期艾艾。
        不过是一场豆蔻年华的倾慕之情,兜兜转转却造就了凄惨的结局,秦家灭门,得天下人唾弃,无辜之人系数枉死。
        皇室中人,哪会有所谓真情,到底是她蒙蔽了内心,竟辨不出魑魅魍魉。
        怨如何?恨又如何?
        秦家一朝倾覆,便是一拨黄土都不曾留下。
        苍天摒弃,她只愿化身成魔,即便永堕地狱也要将害她之人全部除去。
        屠尽所有害她的人,保护所有爱她的人。
        只是那妖孽惑人的男子为何总是缠着她?
        身为天下第一庄的庄主不好好打理山庄,来书院等劳什子夫子呀!
        什么!一日为师终身为夫?
        笑话,今生她已经做好了孑然一身的打算。所谓情,所谓爱,既是纷纷乱世中一缕轻飘飘的鸿毛,又是见血封喉的致命毒药。
        她再也不愿去尝试了。

  • 天路之巅最新章节

        天路,天之路;一步杀十人,百步尸如山。天路,天之路;我欲登顶时,回首血成河。凡是闯荡天路的人,无不是为了财富、权利和未来。这一天,辛羽带着他稚嫩的梦想,执着地走上了寻找天路的旅程。但是天路是什么?天路是一条路,一条充满了杀戮、背叛,当然也有激情、梦想和未来的路。无数勇者为了追寻心中的梦,毅然决然地踏上天路,投入到无尽的战斗当中。成,则傲视群雄;败,则永世沉沦……

  • 符元战尊最新章节

        符咒之术震裂天地,符战体镇压万古苍穹,熔炼己身,凌登绝顶尊位,俯视天下。

  • 我家总裁有猫病最新章节

        第一次见面就把总裁的裤子扒了,本以为事业尽毁却一亿受聘,难道做错事有好报?可为什么他总是一副想要吃了她的样子?“把床上的被子叠了!”“是,总裁。”“把床上的枕头放好!”“是,总裁。”“把床给我暖了!”“是,总……啊?”总裁大人您有毛病是吧,谁工作会作到床上去啊。

  • 重生60之天才儿子变态妈最新章节

        二十一世纪的玄医传人,意外获得新生,发现自己正在四面透风的牛棚里产子。n  然而,被穿越,被产子,被下放,都抵不过“活着”两字的份量。n  带着小包子快乐的活着,她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心愿。n  只是,这个拿着结婚证跑来认妻儿的军装男人是谁?n  丈夫?不好意思,没有这段记忆,这锅咱不背!n  某男不容置疑的说:“儿子都生了,想不认账?得看哥同不同意。”

  • 豪门娇妻:总裁老公深深吻最新章节

        管菲菲被人起诉了,原因是她欠债不还。明明是三角债,为什么即将成为老赖的却是她?为了把外债讨回来,管菲菲死缠着况显啸,“况总欠我们公司的钱,打算赖到什么时候?”“嗯,要钱没有,要人一个。”况显啸唇角勾勒。管菲菲恼羞成怒。“况总,麻烦你正经一点。”况总笑意一敛,欺身而上。“陪我吃饭付款十万,陪我应酬付款百万,陪我造人付款千万!”只听“啪”地一声,某总裁眼冒金星,又听河东狮吼:“姓况的,你信不信我把你姓骚扰客户的视频传到网上去?”况总讨好地笑。“乖,老公和你开玩笑呢!”

  • 非常警探最新章节

        患有严重心理障碍警校准毕业生,毕业前初入警队实习!牵出一系列的故事。灵异恐怖、刑侦冒险、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 科技翻译家最新章节

        宇宙通用语,唯数学与物理。李浩得到未知文字记录的外星文明高科技。运用理科思维,翻译一个文明,当一个科技翻译家。  书友群:278592392

  • 我的邻居是女妖(国产英雄)最新章节

        王焱同志:在2o15年度“华东地区能者违纪三项全面整治”、“热火朝天大干一百天再争辉煌”、“孤寡女妖送温暖”、“人妖和平共处知识全面普及”等专项工作中,表现优异,成绩突出。荣获‘先进个人’称号,特此状,以资鼓励。    --国非局华东分局    王焱先生:鉴于阁下在打击“跨国能者邪恶组织”,以及维稳“女妖国际紫荆花联盟”等事件中,挥了积极重要的作用,维护了世界和平。充分展现了世界范围内,官方能者联合执法体系的优越性以及必要性。    特授予阁下“世界十大杰出能者青年”的荣誉称号,特此状,以资鼓励。    --世界各大经济体官方能者组织联合会    (主角性格积极,助人为乐,充满正能量。人物鲜活生动,剧情设计畅快淋漓,曲折变...

  • 坏蛋是怎样变成的最新章节

        人之初,性本恶!从小到大,父母就告诉我要做一个善良本分的人,但这只能让我受尽了欺负与侮辱。既然好人不一定有好报,那我就做一个彻头彻尾的坏蛋好了!为人莫心善,好人没好报。世间非公平,坏蛋逞霸道!

  • 妖龙劫最新章节

        龙魔大战,龙主神陨战场。
        承载龙主传承的龙珠四散无踪,龙族千年无主。
        千年之后强者熊骇出世,大杀四方,妖龙世界,杀劫再起。
        他能找到传承的龙珠吗?他会成为玄冥世界的新任龙主吗?
        作者的:。

  • 重生娱乐圈之爹地追来了最新章节

        重生后的乔巧妤只想好好照顾包子,好好演戏,谁知总有人让她不好过。被黑是私生女?被黑有私生子?被黑是小三,背后有金主?开启各种打脸。期间,某男步步逼近——【一】“结婚了嗯?”“......”“早年丧夫?”“......”“含辛茹苦养大亡夫的孩子?”乔巧妤哇的一声哭出来,“我错了!但我不打算改!”?【二】“不过是个戏子

  • 逆向生长最新章节

        她是你,也是我。没有波澜壮阔,我一直平淡的生活。

  • 他说爱情已迟暮最新章节

        小时候,大师对陆淮左批注,命中缺糖。他不屑嗤笑,糖,谁稀罕呢!直到那日,小雨霏霏,他捧回她的骨灰,他才明白,他命中缺的是她……

  • 我的系统要充能最新章节

        穿越了,也开挂了。
        挂是好挂。
        毕竟是系统。
        可是这系统没能量了怎么办?
        在线等,挺急的!

  • 闲居有余最新章节

        吴适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场空难竟然让自己穿越到了古代农村
        村里的闹剧和荒唐事不少,她有时能吃瓜看戏,有时也被牵扯其中。
        斗得过婆娘的嘴,种的过壮汉的田。
        山间地头她笑得最大声,河边闲聊她段子最黄。
        这穿越后的闲暇的日子浓烈且安逸
        我只求在这世俗里过的浪漫一点,有花时采花、有云时看云、就算风雨来时我也能满眼风景。

  • 都市玄幻之最强驯兽师最新章节

        安靖穿越到一个已经走进星际时代、人类掌控近百个星系、人口超过亿万兆的平行世界,因为某种原因,人类发现某一部分人可以进入一个被命名为“虚拟宇宙”的世界中,那个世界生活着无数数码生物,通过驯化,人类可以成为至高无上的驯兽师,并且随着数码兽的进化驯兽师自身也会得到天大好处!
        这一类人至高无上,无视法律的存在,超然物外,为人类的绝对掌控者。
        黑铁驯兽师力量数百?青铜驯兽师寿命倍增?白银驯兽师凭虚御空?黄金驯兽师跨越星球,可妻妾成?钻石驯兽师,王者驯兽师,至尊驯兽师,大帝驯兽师,无上驯兽师……
        安靖则是在测试天赋的那一天获得了“神级驯兽师”系统!

    本章内容提要:
    ...    傍晚时分,皇帝召央君临在宣政殿见面,福公公跟着央君临去往,经过白日风月久走过的东宫前庭园石道,点点血迹延绵不绝。     央君临低垂着目光,从初始的那一滴,走到那一滩血迹风干的地方,终于他停步无法行进,每一滴已经干透的血,都仿佛针刺进他心头,他对风月久的冷漠冷清,终还是对自己的惩罚。     “福公公,去查清......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