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久来到了奉先殿,夜色下,清月独照,奉先殿正殿大门未关,央君临谨怀崇敬之心,面对祖先灵位牌,双膝跪地,直身正跪。

    风月久偷摸着从侧门进去,滞步正殿之外,见央君临的背影,无法想象他跪了一日的膝盖双腿会有几般疼痛。

    但风月久更明白央君临不是轻易言痛之人,亦不会偷懒,明明无人监视,他却如此一动不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固执,那或许就是他的吧。

    殿内两盏清烛不足以照亮整个殿堂,风月久悄无声息靠近央君临,还拾到一个跪垫,她带上跪垫,走到了央君临身旁。

    央君临当真没意识到风月久靠近,只等他余光瞥见身旁蓦地多了一个人,风月久便扔下跪垫在央君临身前。

    “太子妃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太子殿下跪了一天,又没人监视,都不懂偷懒吗?”风月久稍稍瞄着央君临。

    “既是当受的惩罚,就该严肃对待,况且,这里虽然没人监视,可有列祖列宗盯着,我怎敢偷懒?”

    央君临此言也对,风月久虽不懂什么列祖列宗,但至少也懂尊重先人,但她还是不忍心再看央君临跪在坚硬的地上。

    “那不偷懒,至少跪个垫子啊,不然那一天一夜下来,谁受得了啊?”风月久躲藏的语气中满是对央君临的担忧与关切。

    “如果舒服了,那还算什么惩罚?”

    风月久从未见过央君临什么时候像今晚这么固执,好像故意跟自己对着干,拒绝自己的好意一般。可她不管,她不忍心看央君临受罪,体谅他的忠孝之心,可至少要让他跪上那个垫子。

    风月久心生一计,她先一膝跪地,再将受伤的膝盖也缓缓跪下,尽量不痛着自己。见风月久此举,央君临自然担忧其伤。

    “太子妃这是做什么?”央君临严厉的担心流露。

    “本来受罚的就该是我,太子殿下已经替我跪了一半,这一夜的还是我自己亲自来,免得祖宗们觉得我是个推卸责任又硬心肠的坏女人。”

    风月久说得轻轻松松,可使不上力的膝盖却让她身体晃动,一下便靠在了央君临身上。二人对望一眼,在这朦胧的微光中,情意却掩盖不休。

    风月久像个对夫君撒娇的小妻子,而央君临是万事包容的夫君。

    “别闹了。”央君临劝道。

    “谁闹了?”风月久这下子当真像开始闹了。

    “那太子妃要怎么样才肯起来?”

    果不其然,风月久的计划奏效,她嘴角强忍住仍然流露了一丝微笑,说道:“太子殿下如果跪在这个垫子上,我就不闹了。”

    央君临往膝前看一眼,他本是两手护住风月久的,他伸一只手将跪垫拉到膝下,果然双腿已然跪到麻木,但他忍住麻痛,因他还扶着风月久。

    央君临乖乖地跪上了垫子,风月久得意又欣然地笑了,央君临再回首向她时,那道微笑成了今夜最明亮的光。

    “太子妃这下能起来了吧?”央君临着急让风月久别再跪着。

    “能啊。”

    风月久笑容依旧,她一手扶着地,没有起身,反而直接坐下了,坐在央君临旁边,她的目的可不止为央君临送一个跪垫这么简单,他代她受罚,至少她要陪着,也愿意陪伴在他身边。

    “太子妃不回去吗?”央君临略微转动着目光。

    “不回,走过来很麻烦的,干嘛回去?”风月久像是无理取闹一般,但央君临仿佛能察觉她希望留下来陪伴自己的心。

    央君临对风月久的来意和心情带有揣测之意,实话实说,经过福公公在宣政殿那句玩笑之言,承华宫所见,以及萧皇后的严厉忠告之后,央君临并不能全然无心去想风月久与央憬华的关系,疑心,从另一个角度而言便是在乎。

    毕竟,他离开的这段时间,他们之间有过故事,他所知道的,未必是全部。但央君临更偏向于相信风月久,不信她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更信,就算她真的爱上央憬华,也定是会与自己坦诚的。

    央君临久久有思,风月久侧首而望,她读不懂央君临的所思所想,也不敢妄加揣测。

    央君临心中脑中之思渐渐变成风月久待他的越发亲近友善,凝视着眼前人的清澈目光,他不禁自责,既然是自己所爱之人,为何不能坚定相信?

    央君临情不自禁抚摸到风月久的脸颊,从清清凉凉变得微微发烫,他揽过风月久,将她的头靠在自己胸膛之下。

    “漫漫长夜,多谢太子妃相陪。”

    央君临明明是一句真诚感谢,风月久硬是听得面红心跳,庆幸殿内灯火昏暗,庆幸她靠在他身上,便未被察觉这浓浓羞意。

    夜实乃漫长,央君临的胸膛又实在可靠,风月久根本不知怎么的,她的激动心跳渐渐轻缓,竟靠着央君临便安睡了。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进纱窗,温暖爬上风月久的眼皮之上,光亮未能使她醒来,央君临伸手为她遮挡阳光的关切却叫她醒了。

    风月久迷迷糊糊地睁眼,只见央君临的手掌遮在自己眼前,她不禁抓住央君临的手,一道阳光便刺眼照来。

    风月久清醒,这才发觉自己靠睡在央君临腿上,而他为了提供自己安枕无忧,也从正跪姿换成了坐跪姿。风月久不禁惊目愣住,这样被压着一夜恐怕比那样跪着更痛苦吧。

    风月久猛地翻身扶地起身曲腿坐着,直盯央君临,一夜未让他显得有丝毫疲惫,他早已习以为常。

    “太子殿下,我怎么枕着你睡着了呀,你腿麻不麻?”风月久赶紧关切问。

    “即便太子妃不靠在我身上,也会麻的。”央君临如此回应以安风月久的心。

    风月久知道央君临为自己着想的心意,又是心里甜甜的幸福,又是满满的愧疚,想好的来陪他一同接受惩罚,怎么还成了给他加重惩罚。

    风月久往门外一看,这会儿天都亮得刺眼了,惩戒的一天一夜也就过去了,风月久赶紧跳了起来,稍弄疼了腿,却还是笑着去扶央君临,道:“太子殿下快起来吧,我扶你,注意腿麻。”

    风月久自然流露的温柔关切叫央君临心中暖融融的,他扶着风月久一边手臂,从跪垫上艰难站起,若不是有这柔软跪垫,他的腿一定更加麻木不堪。

    风月久感受到央君临起身的的艰难,这些都是他为自己承受的以及被自己的“好意”加重的。

    央君临人几乎是站起来了,可双腿当真如新长出来一般,又像许久没用一般,难受得不可描述。

    风月久也是尽力所能托扶央君临,可这两人,一个“残”了一条腿,一个麻了两条腿,就一眨眼间,央君临失力倾侧风月久,她根本无力扶住。

    一刹那,央君临一条腿迈前杵在地上,那滋味可是难以言喻,但幸好,他搂住了风月久,没让她伤上加伤。

    背光一景,两个倚抚的身影,央君临的手臂环过风月久的腰身,风月久则是扶住了央君临的手臂,在彼此心底,他是她值得托付的男子,她是他心愿保护的女子。

    僵持一刻,央君临双腿渐渐恢复了正常知觉,他一把将风月久拥近胸膛,她惊目稍稍仰望,二人情不自禁,彼此靠近。

    “太子殿下!”

    明明是恰到好处的场景和氛围,福公公这位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打断了风月久与央君临之间的气氛正好,他只跑到门前,见状又赶紧跑开。

    风月久惶惶眨眼,轻泯嘴唇,微笑面对央君临,说道:“太子殿下,在老祖宗面前,这样恐怕不太合适吧?”

    风月久的尴尬微笑如刻上眉眼嘴角一般,央君临稍稍侧望满堂的灵位牌,点点头认同风月久的想法。

    奉先殿外,福公公揪着一颗心无法安定,直等到风月久与央君临相互扶持从殿上出来,他仍旧一颗心高起低落。

    “奴,奴才给太子殿下,太子妃请安。”福公公一脸紧绷的慌张。

    “福公公找我何事?”

    央君临问,听语气并没有责怪之意,他向来公私分明,只是福公公心思作祟罢了。

    “是陛下找殿下您,有要事想商。”福公公回道。

    “要事?”

    “是的,皇帝陛下希望殿下赶紧去宣政殿。”

    福公公来意说明,央君临不禁望一眼身边的风月久,她腿伤未愈,实在不能叫她一个人回宫。风月久却明白了央君临这关切一望,说道:“太子殿下快去吧,别让父皇等急了,我自己慢慢走回去就可以了。”

    风月久的笑容清澈坚强,但这并不代表央君临会让她一人独行,二话不说,央君临直接抱起风月久来,意在将她安然送回东宫。

    “太子殿下,你这是……”风月久略急。

    “我不放心,先送你回去。”央君临如此回答,满满的爱意无法隐藏在他习惯骏冷的外表之下,风月久尽管不希望央君临为自己不顾一切,可这温暖与暖情,实在太叫她沉沦沉溺。

    终于回到东宫,风月久虽说不胖,但身重仍有体格和身高撑着,只是央君临一路抱着她,没有一丝怨言。

    眼看就到芙笙殿,风月久终于从蜜罐中活着爬了出来,以仅剩的一丝冷静理智,道:“真是麻烦太子殿下了,你明明这么忙,我却还给你添麻烦。”

    “你我之间,无需言谢。”

    央君临的语气一如既往地冷冷淡淡,却对风月久特有一丝丝温柔,她倚靠央君临怀中,从此刻到芙笙殿,她万分不舍离开这个温暖怀抱。

    央君临一直抱风月久回到寝殿床上,小心翼翼将她放下,纵使万分不舍得,风月久也占有够了央君临的好。

    “太子殿下你快去宣政殿吧,别让父皇等急了。”风月久惊如一个贴心自己夫君的贤惠女子那般。

    央君临并不太着急,他坐下在风月久身边,轻吻一下在她额头,像是承诺,道:“我忙完就来找你。”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一十四章 温柔甜蜜交织的情网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一十四章 温柔甜蜜交织的情网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一十四章 温柔甜蜜交织的情网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一十四章 温柔甜蜜交织的情网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山寨太子妃最新章节- 山寨太子妃全文阅读- 山寨太子妃txt下载- 山寨太子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百一十四章 温柔甜蜜交织的情网】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山寨太子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山寨太子妃》书迷评论

  • 修罗道最新章节

        "一个男孩,既不耕地种田,也不寒窗苦读。非要追求自己梦想,成为一个江湖剑侠。rn放着安稳的日子不要,非要漂泊四方?又何来安家立业,娶妻生子。男孩的父亲,岂能容他。他的父亲说:梦想不能当饭吃。很多人指着男孩的鼻子说:你不行!rn男孩开始怀疑自己,自己真的不行吗?rn但人生最可怕的永远都不是失败,而是你本可以!rn沐姓男孩拿起自己用菜刀削成木剑,为梦想出走。rn那一年,那一天,那一刻,他还未配妥剑,出门即见江湖。"

  • 执掌武唐最新章节

        大唐调露元年,高宗行将就木,武后觊觎龙庭,女主将代天下。    他出生乌衣门第,却为落魄嫡孙;他秉持君子如玉,奈何小人相欺;他本想与人和善,然却虎狼当道。大千世界,众生百态,当他顿悟世事潇洒而行,世间便少了一个凡夫俗子,多了一个不世之雄。    从此,女帝武曌视他为股肱之臣,李唐宗室视他为救世之主,武氏宗亲视他为好友知己,甚至就连那卖药小宝也想与他义结金兰。    繁华落尽,他还是他,睥睨群雄,执掌武唐。js330

  • 婚内甜爱:强势宠妻365式最新章节

        重生而来的天才医生,想要利用那个强大腹黑的男人,惩罚上辈子的背叛和残害自己的渣男恶女,然而报仇之后,那个神秘男人却赖上了自己:“老婆,娃都生了,你还想跑?”

  • 废材九王爷:倾城王妃好怕怕!最新章节

        穿越就算了,为什么前身回事被做死的?“王爷,你如此的废材,就别到处嘚瑟了,刀剑无言。”“王妃既然觉得本王废材,那么怎么滴本王也要证明一番。”本文长情,独宠,搞笑,无节操,无下限。

  • 百妖行使最新章节

        林昊意外得到魅妖的妖丹,魅妖的妖丹乃是极其珍贵之物,吸引来人族和妖族两方不同势力的争夺,在东方道盟的绝世美女的保护下,林昊一步步踏上道途,成为独当一面的百妖行使

  • 重生之蛊女当道最新章节

        她曾倾尽所有助他登帝,却被他以叛乱为由诛杀满门,死前她曾问他是否有过真心,终换来一句虚情假意,而今重生归来,她要让这天下分崩离析,要让他尝尝失去一切的滋味。

  • 读心灵探之疯女简夜最新章节

        她美貌惊艳,她也疯癫另类。她能读取别人的记忆,却没有自己的记忆。她有温暖俊美的男朋友,别人却都看不见;她有追求者,却是一个恶魔总裁。更奇怪的是,别人看不到的男朋友,与恶魔总裁一模一样,如同孪生。她能读取所有人的记忆,但是却没有办法读取这两个男人的记忆。看疯女简夜如何用超能帮助警官穆无涯破案;看她如何一步步走向真相,走向涅槃死亡……

  • 初恋限定:总裁上司太腹黑最新章节

        徐清和的生活就像电视剧,新婚丈夫居然是父亲初恋的儿子!丈夫用计让自家破产,父亲锒铛入狱,母亲精神失常。徐清和怀揣着恨意归来,第一天就看到了新婚丈夫白杨。甚至应聘都应聘到白杨的公司,朝夕相处,低头不见抬头见?怎么可以!她还要复仇的!

  • 都市超级神医最新章节

        余天逸,超级神医,修炼上古功法《鸿蒙星辰诀》,来到东海市为江家的千斤江诗韵治病,从此就改变了他人生的轨迹,班花?校花?美女老师?接踵而来,踩人,打脸样样在行,开挂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 女总裁的全能高手最新章节

        九年前,她被飞侠从劫匪手中救了下来。从那时起,飞侠雄壮、伟岸、深沉、冷酷的英姿便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九年后,她成为了家族企业的霸道总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走向了人生巅峰。而一个猥琐、势利、嘴碎、圆滑的家伙成为了她们公司的保安。不过这个保安有点怪啊!一身本领,武艺超人,怎么有点似曾相识呢……!?无限搞笑让你笑破肚皮!无限热血尽显男儿本色!众多美女令人眼花缭乱!各路豪杰上演史诗乱斗!我是愤怒,继《全能高手》后又一全新力作,更加搞笑、更加热血,《女总裁的全能高手》,等你来看!

  • 预言为夫,邪魅老公缠上身最新章节

        我本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却在十八岁生日那一夜遇见了一个神秘人,自此之后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最重要的是,我发现我并非一个平凡人……

  • 自在天尊最新章节

        他是一介顽石,却机缘巧合,开启灵智,虽不能当齐天大圣美猴王,大闹天宫;亦不能做通灵宝玉翩翩浊世公子,左拥右抱;他石生玉,凭一剑,一经,一镜,也能成道,入魔,观自在,搅乱幽冥血海,成就逍遥人生。

  • 超神巫师最新章节

        一场科学实验,让林成在巫师世界重生,行走在巫师世界,追寻真理,探索世界的奥秘,最终成为一名超神的故事。书友:418318208。

  • 都市妙手仙医最新章节

        张宇左手阴雷,右手阳雷,即使杀人的战技,又是救人的仙术。都市谁为王,医术通天地,美女如云,快乐医仙。

  • 修真之护花高手最新章节

        一个平凡少年的逆袭天下之路。

  • 我成了富一代最新章节

        好面子的叶风重生1998年,当他拥有再来一次的机会时,决定从此不要脸!    从卖袜子开始,一路彩虹,登上时代周刊、制霸IT产业、问鼎福布斯榜……    叶风发现,突然之间没有了追求。    书友群:712504816,欢迎加入催更!

  • 总裁追妻:追一送一最新章节

        五年前,陶悦不顾一切带球跑路。五年后,某总栽强势专宠,势要娶她为妻,疼她入骨。只是她还没点头,怎么就亲上了?你别过来!……俗话说得好,老婆是用来宠得,儿子是用来坑的。“老头,如果我和妈咪同时掉进水里,你先救谁?”林景琛头都未抬:“救你妈咪。”儿子哭唧唧:“我是你亲生的吗?”林景琛:“你会游泳。”儿子:“这就是你总带着我去学游泳的原因?”“不是。”林景琛对上自家娃愤怒的眼睛,继续说:“为了避免将来有人问你,你妈和你女朋友同时落水,而你不会游泳的尴尬。”儿子被安抚了:“爸,你真好。”林景琛抬眸问道:“所以,你先救谁?”儿子:“……”我才五岁,为什么要给我这种送命题?

  • 财阀小娇妻:谢少宠上瘾!最新章节

        婚前,财阀老总娶个年轻貌美的大学生,令人唏嘘。青春少女嫁个财大气粗的资本家,令人悲愤。皆感叹,鲜花插在牛粪上!当,众人看到两人站在一起的时候,只是评价,猪拱了一颗好白菜。猪是谁?云舒也。婚后,某女上下跳脱,某男身后护着。“总裁,少夫人被学校开除了。”男人头也不抬继续办公,“去把学校收购了,送给少夫人。”“总裁,少夫人带着夫人离家出走了,董事长气炸。”男人递给助理一张银行卡:“无限额度,告诉少夫人随便刷。”“总裁,少夫人怀着孕非要去坐过山车……十个人都拉不回来。”男人这下淡定不成,“带路。”古灵精怪小娇妻撞上成熟稳重大boss,一切都是命!

    本章内容提要:
    ...    风月久来到了奉先殿,夜色下,清月独照,奉先殿正殿大门未关,央君临谨怀崇敬之心,面对祖先灵位牌,双膝跪地,直身正跪。     风月久偷摸着从侧门进去,滞步正殿之外,见央君临的背影,无法想象他跪了一日的膝盖双腿会有几般疼痛。     但风月久更明白央君临不是轻易言痛之人,亦不会偷懒,明明无人监视,他却如此一动不动......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