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久来到了奉先殿,夜色下,清月独照,奉先殿正殿大门未关,央君临谨怀崇敬之心,面对祖先灵位牌,双膝跪地,直身正跪。

    风月久偷摸着从侧门进去,滞步正殿之外,见央君临的背影,无法想象他跪了一日的膝盖双腿会有几般疼痛。

    但风月久更明白央君临不是轻易言痛之人,亦不会偷懒,明明无人监视,他却如此一动不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固执,那或许就是他的吧。

    殿内两盏清烛不足以照亮整个殿堂,风月久悄无声息靠近央君临,还拾到一个跪垫,她带上跪垫,走到了央君临身旁。

    央君临当真没意识到风月久靠近,只等他余光瞥见身旁蓦地多了一个人,风月久便扔下跪垫在央君临身前。

    “太子妃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太子殿下跪了一天,又没人监视,都不懂偷懒吗?”风月久稍稍瞄着央君临。

    “既是当受的惩罚,就该严肃对待,况且,这里虽然没人监视,可有列祖列宗盯着,我怎敢偷懒?”

    央君临此言也对,风月久虽不懂什么列祖列宗,但至少也懂尊重先人,但她还是不忍心再看央君临跪在坚硬的地上。

    “那不偷懒,至少跪个垫子啊,不然那一天一夜下来,谁受得了啊?”风月久躲藏的语气中满是对央君临的担忧与关切。

    “如果舒服了,那还算什么惩罚?”

    风月久从未见过央君临什么时候像今晚这么固执,好像故意跟自己对着干,拒绝自己的好意一般。可她不管,她不忍心看央君临受罪,体谅他的忠孝之心,可至少要让他跪上那个垫子。

    风月久心生一计,她先一膝跪地,再将受伤的膝盖也缓缓跪下,尽量不痛着自己。见风月久此举,央君临自然担忧其伤。

    “太子妃这是做什么?”央君临严厉的担心流露。

    “本来受罚的就该是我,太子殿下已经替我跪了一半,这一夜的还是我自己亲自来,免得祖宗们觉得我是个推卸责任又硬心肠的坏女人。”

    风月久说得轻轻松松,可使不上力的膝盖却让她身体晃动,一下便靠在了央君临身上。二人对望一眼,在这朦胧的微光中,情意却掩盖不休。

    风月久像个对夫君撒娇的小妻子,而央君临是万事包容的夫君。

    “别闹了。”央君临劝道。

    “谁闹了?”风月久这下子当真像开始闹了。

    “那太子妃要怎么样才肯起来?”

    果不其然,风月久的计划奏效,她嘴角强忍住仍然流露了一丝微笑,说道:“太子殿下如果跪在这个垫子上,我就不闹了。”

    央君临往膝前看一眼,他本是两手护住风月久的,他伸一只手将跪垫拉到膝下,果然双腿已然跪到麻木,但他忍住麻痛,因他还扶着风月久。

    央君临乖乖地跪上了垫子,风月久得意又欣然地笑了,央君临再回首向她时,那道微笑成了今夜最明亮的光。

    “太子妃这下能起来了吧?”央君临着急让风月久别再跪着。

    “能啊。”

    风月久笑容依旧,她一手扶着地,没有起身,反而直接坐下了,坐在央君临旁边,她的目的可不止为央君临送一个跪垫这么简单,他代她受罚,至少她要陪着,也愿意陪伴在他身边。

    “太子妃不回去吗?”央君临略微转动着目光。

    “不回,走过来很麻烦的,干嘛回去?”风月久像是无理取闹一般,但央君临仿佛能察觉她希望留下来陪伴自己的心。

    央君临对风月久的来意和心情带有揣测之意,实话实说,经过福公公在宣政殿那句玩笑之言,承华宫所见,以及萧皇后的严厉忠告之后,央君临并不能全然无心去想风月久与央憬华的关系,疑心,从另一个角度而言便是在乎。

    毕竟,他离开的这段时间,他们之间有过故事,他所知道的,未必是全部。但央君临更偏向于相信风月久,不信她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更信,就算她真的爱上央憬华,也定是会与自己坦诚的。

    央君临久久有思,风月久侧首而望,她读不懂央君临的所思所想,也不敢妄加揣测。

    央君临心中脑中之思渐渐变成风月久待他的越发亲近友善,凝视着眼前人的清澈目光,他不禁自责,既然是自己所爱之人,为何不能坚定相信?

    央君临情不自禁抚摸到风月久的脸颊,从清清凉凉变得微微发烫,他揽过风月久,将她的头靠在自己胸膛之下。

    “漫漫长夜,多谢太子妃相陪。”

    央君临明明是一句真诚感谢,风月久硬是听得面红心跳,庆幸殿内灯火昏暗,庆幸她靠在他身上,便未被察觉这浓浓羞意。

    夜实乃漫长,央君临的胸膛又实在可靠,风月久根本不知怎么的,她的激动心跳渐渐轻缓,竟靠着央君临便安睡了。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进纱窗,温暖爬上风月久的眼皮之上,光亮未能使她醒来,央君临伸手为她遮挡阳光的关切却叫她醒了。

    风月久迷迷糊糊地睁眼,只见央君临的手掌遮在自己眼前,她不禁抓住央君临的手,一道阳光便刺眼照来。

    风月久清醒,这才发觉自己靠睡在央君临腿上,而他为了提供自己安枕无忧,也从正跪姿换成了坐跪姿。风月久不禁惊目愣住,这样被压着一夜恐怕比那样跪着更痛苦吧。

    风月久猛地翻身扶地起身曲腿坐着,直盯央君临,一夜未让他显得有丝毫疲惫,他早已习以为常。

    “太子殿下,我怎么枕着你睡着了呀,你腿麻不麻?”风月久赶紧关切问。

    “即便太子妃不靠在我身上,也会麻的。”央君临如此回应以安风月久的心。

    风月久知道央君临为自己着想的心意,又是心里甜甜的幸福,又是满满的愧疚,想好的来陪他一同接受惩罚,怎么还成了给他加重惩罚。

    风月久往门外一看,这会儿天都亮得刺眼了,惩戒的一天一夜也就过去了,风月久赶紧跳了起来,稍弄疼了腿,却还是笑着去扶央君临,道:“太子殿下快起来吧,我扶你,注意腿麻。”

    风月久自然流露的温柔关切叫央君临心中暖融融的,他扶着风月久一边手臂,从跪垫上艰难站起,若不是有这柔软跪垫,他的腿一定更加麻木不堪。

    风月久感受到央君临起身的的艰难,这些都是他为自己承受的以及被自己的“好意”加重的。

    央君临人几乎是站起来了,可双腿当真如新长出来一般,又像许久没用一般,难受得不可描述。

    风月久也是尽力所能托扶央君临,可这两人,一个“残”了一条腿,一个麻了两条腿,就一眨眼间,央君临失力倾侧风月久,她根本无力扶住。

    一刹那,央君临一条腿迈前杵在地上,那滋味可是难以言喻,但幸好,他搂住了风月久,没让她伤上加伤。

    背光一景,两个倚抚的身影,央君临的手臂环过风月久的腰身,风月久则是扶住了央君临的手臂,在彼此心底,他是她值得托付的男子,她是他心愿保护的女子。

    僵持一刻,央君临双腿渐渐恢复了正常知觉,他一把将风月久拥近胸膛,她惊目稍稍仰望,二人情不自禁,彼此靠近。

    “太子殿下!”

    明明是恰到好处的场景和氛围,福公公这位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打断了风月久与央君临之间的气氛正好,他只跑到门前,见状又赶紧跑开。

    风月久惶惶眨眼,轻泯嘴唇,微笑面对央君临,说道:“太子殿下,在老祖宗面前,这样恐怕不太合适吧?”

    风月久的尴尬微笑如刻上眉眼嘴角一般,央君临稍稍侧望满堂的灵位牌,点点头认同风月久的想法。

    奉先殿外,福公公揪着一颗心无法安定,直等到风月久与央君临相互扶持从殿上出来,他仍旧一颗心高起低落。

    “奴,奴才给太子殿下,太子妃请安。”福公公一脸紧绷的慌张。

    “福公公找我何事?”

    央君临问,听语气并没有责怪之意,他向来公私分明,只是福公公心思作祟罢了。

    “是陛下找殿下您,有要事想商。”福公公回道。

    “要事?”

    “是的,皇帝陛下希望殿下赶紧去宣政殿。”

    福公公来意说明,央君临不禁望一眼身边的风月久,她腿伤未愈,实在不能叫她一个人回宫。风月久却明白了央君临这关切一望,说道:“太子殿下快去吧,别让父皇等急了,我自己慢慢走回去就可以了。”

    风月久的笑容清澈坚强,但这并不代表央君临会让她一人独行,二话不说,央君临直接抱起风月久来,意在将她安然送回东宫。

    “太子殿下,你这是……”风月久略急。

    “我不放心,先送你回去。”央君临如此回答,满满的爱意无法隐藏在他习惯骏冷的外表之下,风月久尽管不希望央君临为自己不顾一切,可这温暖与暖情,实在太叫她沉沦沉溺。

    终于回到东宫,风月久虽说不胖,但身重仍有体格和身高撑着,只是央君临一路抱着她,没有一丝怨言。

    眼看就到芙笙殿,风月久终于从蜜罐中活着爬了出来,以仅剩的一丝冷静理智,道:“真是麻烦太子殿下了,你明明这么忙,我却还给你添麻烦。”

    “你我之间,无需言谢。”

    央君临的语气一如既往地冷冷淡淡,却对风月久特有一丝丝温柔,她倚靠央君临怀中,从此刻到芙笙殿,她万分不舍离开这个温暖怀抱。

    央君临一直抱风月久回到寝殿床上,小心翼翼将她放下,纵使万分不舍得,风月久也占有够了央君临的好。

    “太子殿下你快去宣政殿吧,别让父皇等急了。”风月久惊如一个贴心自己夫君的贤惠女子那般。

    央君临并不太着急,他坐下在风月久身边,轻吻一下在她额头,像是承诺,道:“我忙完就来找你。”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一十四章 温柔甜蜜交织的情网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一十四章 温柔甜蜜交织的情网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一十四章 温柔甜蜜交织的情网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一十四章 温柔甜蜜交织的情网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山寨太子妃最新章节- 山寨太子妃全文阅读- 山寨太子妃txt下载- 山寨太子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百一十四章 温柔甜蜜交织的情网】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山寨太子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山寨太子妃》书迷评论

  • 强抱入怀:老婆大人你好坏最新章节

        莫名其妙出现在裳家三小姐床上的男人,就酱紫被她三下五除二纳入囊中。然而……长得好看的男人果然是带毒的,冷漠是外表,腹黑是本质,危险指数百分之五百。她麻溜收拾了东西跑路,还没有到岔口,被逮回去了!男人说:“再跑,就打断你的腿!”

  • 海军之陆战荣耀最新章节

        军中之军,钢中之钢,我们是祖国的热血儿郎……    袁勉,一个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海军国防生即将毕业的他带着那一身不服输的倔强,走进了军队这个大熔炉,他的明天,是什么样的?他能否成为那一杆百炼精钢?js330

  • 虐仙记最新章节

        本书暂无简介js330

  • 一等女仵作最新章节

        现代女法医魂穿,靠着一手让死人开口说话的本领,在古代混的是吃穿不愁,一根银簪蘸朱砂,奇妙记录千奇百怪的死法,却不巧碰上了一系列诡异棘手的悬案,和死人打交道的她竟然吸引了他的注意,于是乎,她验尸,他破案,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本以为就此走上人生巅峰,却不想卷入了一场惊天悬案……

  • 等凤归来最新章节

        他是让人闻风丧胆的九代魔皇,她是让人谈虎色变的灭合宫的少宫主,是谁说,堕落之后便一定成恶?是谁说,怀着复仇之心就一定心无善念!?
        如果当初人界没有那么多的阴谋诡计,没有那么多的无端陷害,他与她,是否就不会沦落到那般地步!?
        他曾说,就算头破血流遍体鳞伤,我也一定要他们付出代价!
        而她说,无论是人是魔,无论沧海桑田,云卷云舒,花开花落,我都愿执子之手,不离不弃。

  • 重生之天纵权妃最新章节

        十年时光换来的是残忍的背叛,挖心之后,她含恨而终。一朝重生,她发誓要亲者笑,仇者哭。心机女狠,她更狠;渣男毒,她更毒!等等,还有个情深似海的尊贵王爷,那就收下,嫉妒死丫!

  • 大劫主最新章节

        黑山老鬼新书

  • 欲封齐天最新章节

        本为华夏八大世家叶家少主的叶辰,却因家传之物惹起灾祸。未婚妻背叛,经脉尽断,家族被毁,掉落禁地……原本报仇无望的他却与齐天大圣引起共鸣,得授齐天传承,从此踏上一条逆天之路!

  • 重生东游记最新章节

        吕洞宾你这禽兽,放开那个牡丹仙子,让我来!  小妖穿山甲又来撩何仙姑,画面有点辣眼睛……  通天教主迎战上洞八仙,天庭截教众仙会反水吗?  这一世,做一个让所有反派都颤抖的骚年吧。

  • 10号追妻令:韩少请自重最新章节

        她是不幸落入狼穴的小可怜,拼命讨饶,却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他是备受瞩目荣耀万丈的豪门贵子,翻云覆雨,一念之间。一次交易,她这个“寒门弃女”犹如一盘大餐被送到他的婚床。他却视她为眼中钉,狠狠地折磨她,羞辱她……让她的窃子计划一次又一次落空。“韩先生,我们离婚吧!”她终于累了。谁知某个臭小子却打来电话替他求饶:“妈咪,你原谅爹地好不好,爹地知道错了。”“你这个没出息地……”她怒吼出声,真是有其夫必有其子!失算失算……

  • 从一百万年后开始最新章节

        人类文明进化,一百万年后,人类开始走向神河文明,神技开始出现在一些幸运宠儿,同时这个宇宙也变得更加黑暗,真理都是建立在绝对的实力上。

  • 六零军嫂有空间最新章节

        夏至没想到自己死后竟然重生在了这个缺医少药,勒紧裤腰带也吃不饱的年代,    幸好有随身空间......    【说明:男主是军人,虽然是二婚,但洁身自好,还没洞房就出任务了,回来就被戴了绿帽子。别再问男主干不干净的问题了。】

  • 我在异界当校长最新章节

        天辰大陆有一所奇特的学院,里面的人各个都是人才,校长说话又好听,无数强者挤破脑袋想要进校获得指点。孔林:“指点可以,先说句好听的。”无数强者尽数俯首:“院长威武!”

  • 诱妻入怀:章少的甜蜜陷阱最新章节

        章凌硕认为自己永远也不会爱上又丑又胖的女人,结果她消失两年,他才意识到她早已深植心底。
        再见她,她瘦得仅剩一把骨头,引发他涛天的心疼。
        莫回不明白当初对她厌恶至极的男人,为什么像狗皮膏药缠着她不放?
        从不进厨房的大少爷为了她一句随口的话,成了名厨。
        从不会追人的他,愣是把自己变成了最温柔、周全的暖男。
        她却避之不及,唯恐再像多年前受到伤害。

  • 腹黑嫡女很倾城最新章节

        前世,她是国公府嫡女,容貌倾城、医术高明,为了救自己的夫君甘愿毁容,她疼爱庶妹,什么好处都让了出去。谁料夫君嫌她丑,与庶妹联手,陷害她与男人通奸。庶妹夺她的王妃之位,当着她的面和自己的夫君苟且,夫君砍断她的双腿,劈死她的孩儿……重生,回到十三岁,她发誓让那些前世伤害过她的人尝尽蚀骨切腹之痛。亲手阉了渣男,让其自食恶果;庶妹害她,反而成为全城人的笑柄,沦为军妓。复仇路上,惹上了一位冷峻如谪仙的王爷,这又该如何是好?

  • 穿书嫁给反派他哥最新章节

        表面怂男主VS扛把子女主,双C,一对一上揍成年男青年,下打三岁熊孩子的孤儿院大姐大,穿越了。刚穿就嫁人?她忍。要她给小叔当嫂娘?她忍。相公懦弱,要她养家?她忍。相公有洁癖,一天洗三次澡,还要她烧水?她忍无可忍:“老娘貌美如花,还要赚钱养家,容易吗我?”怒而掀桌,抓起相公就是一顿胖揍:“好歹你也是个秀才,休书给老娘写

  • 以婚谋爱:先生太傲娇最新章节

        她曾是世家名媛,如今落魄不堪,受尽屈辱。他是关城傅爷,权势滔天,备受瞩目。她被设计陷害,他施以援手;她被嘲笑侮辱,他护她左右。最终,她被赶出家门,流落街头……他说:“你那么惨,不如嫁我好了。嫁给我就没人再敢欺负你。”她拒绝:“可我已经嫁人了。”“你前夫又坏又蠢又没用,你老公只能姓傅。”他抽开领。“乖,过来让我先教你怎么接吻。”前夫陆斯辰:“姓傅的没一个好东西。漫漫听话,跟我回家。

  • 御膳房宫女升职记最新章节

        罪臣之女充入皇城,进了劳累的御膳房,遇到阴险的小人,命运无非是九死一生,做几道菜就能改变命运,简直是痴人说梦,不过,谁说梦想永远不会来呢?

    本章内容提要:
    ...    风月久来到了奉先殿,夜色下,清月独照,奉先殿正殿大门未关,央君临谨怀崇敬之心,面对祖先灵位牌,双膝跪地,直身正跪。     风月久偷摸着从侧门进去,滞步正殿之外,见央君临的背影,无法想象他跪了一日的膝盖双腿会有几般疼痛。     但风月久更明白央君临不是轻易言痛之人,亦不会偷懒,明明无人监视,他却如此一动不动......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