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二人倒是说退下就退下了,央君临自顾自地忙碌于他的国事,顾及他的天下,而风月久呢,置身与无声之尴尬,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个横竖被弃绝的可怜人。

    “太子妃随便坐,积留的事情太多,我必须尽快解决。”

    央君临一本正经说着,手上更是停不下来,他这话中有话,风月久的理解便是,事儿太多没空理你,这样一句本可以简单粗暴说出来的话,他一位有身份地位的太子殿下必须便要撑住面子,这才对自己好好说,也不赶自己,又不理自己,晾着总会乖乖跑掉的,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奸诈吗?

    “不想理我就赶我走呀,死要面子,我偏不自己走。”

    风月久端着为央君临准备的点心走到一边,惬意坐下,毫不客气吃了起来。风月久随手端起参茶,一手取了盖,当嗅到一股浓郁药味时,她才想到这参茶是为央君临所备,无论如何,央君临劳碌是真。

    风月久放下参茶,不自主往央君临那边看去,却见他正闭目仰着脖子往后伸展。风月久知道,央君临定是久坐劳累,他平日都是如此,有时一忙就是一整天,甚至连晚上都不离开宣政殿。以往,风月久从没有想过此些,如今才真正为央君临付出了关心。

    风月久终是心软了,她端起参茶往央君临走去,悄无声息靠近他身旁,将参茶递给央君临,说道:“太子殿下萧歇歇吧,事儿总会忙完的,虽然年轻力壮,但也不能挥霍自己的身体,若是积劳成疾,那可是得不偿失了。”

    风月久一言,语言不说多温柔体贴,语气也非关切满满,可央君临仍然感受到一丝暖心,他接过风月久递来的参茶,道:“太子妃教训得是。”

    不知为何,当听到央君临这句话时,风月久突然觉得,央君临是苦命劳碌的夫,自己就是那为他操碎了心的妻。

    风月久默默为自己的凄凉瞎想翻了一个白眼,她十分顺手地接过央君临喝完的茶杯,并没有继续回去闲坐着,反而先放下了茶杯,她人绕到央君临身后,双手抚上他的肩头,轻轻按动,渐渐使劲。

    风月久瞥过眼,手上的力度倒是控制得恰到好处,从肩膀到肩头,每一寸都捏得一丝不苟。央君临就好似卸去了全身的重担和压力,不仅仅是他当下忘却繁重国事,而是风月久的尽心“伺候”,体贴入微叫他全身舒畅。

    风月久都不敢想象此刻央君临的表情,但既然他没有拒绝,至少就不会厌烦嫌弃吧。

    “这么舒服的事,谁会拒绝呀。”风月久心中默想。

    “很舒服,多谢太子妃。”央君临突然开口说道。

    “举,举手之劳,太子殿下也是真辛苦了。”风月久心神微微恍惚。

    风月久按了许久,虽然她没有说累,但十指确实开始发酸,央君临体谅到,他蓦地一抬手按住风月久的手背,他不由得稍稍抓紧,却又很快松开,说道:“太子妃累了吧,我舒服多了,你去歇着吧。”

    风月久的手,感受一刹央君临手掌的温暖,她从央君临身后走来,回到原处坐着。

    “太子妃留在这里若是无趣,可以回宫去歇着。”央君临终于如风月久所料开口“赶”她走。

    “如果是太子殿下嫌我在这碍眼,那我就走喽。”

    风月久从座上磨蹭着下来,一副说得千百般无所谓的模样,心里却是在意得紧。央君临并非此意,尽管他心中对风月久疑惑重重,却还是忍不住真心所想,急道:“太子妃留下吧,到了午膳时辰,我会让福公公多取一份太子妃的。”

    风月久的表情立马一挥而散,她一撑床椅又坐下,笑道:“这可是太子殿下不让我走的,可不是我死皮赖脸要留下的。”

    “是,如果太子妃觉得无趣,可以自己找些事做,那边有棋盘,也有些书籍,或者太子妃还可以练练字打发时间。”央君临提议道。

    “棋盘,我右手跟左手下呀,看书我也不喜欢,练字,我更没有那个闲情逸致了。”风月久一不留神就说出了自己是个不文不雅之士。

    “那,太子妃是希望我与你促膝长谈吗?”央君临一副正儿八经的表情问道。

    “那不必了,我又不是来打扰殿下你的,你忙,我自己看着办。”

    风月久倒也算识大体,她说罢便走到更里头的隔间,与央君临所在之处隔着一座高高书柜,柜上整齐摆放着书籍和架饰。

    风月久在书柜前晃悠了一趟,实在对这些文字提不起半点兴趣来,终于,她还是走到了棋盘旁边坐下。

    “左手跟右手下,新奇,可以一试。”

    风月久只是一说罢了,她只分手摆了几颗棋子,反正她是做不到自己左手与右手对抗。风月久在棋盘上随手摆置黑白棋子,摆出花朵的样式,开满棋盘。

    棋盘之上空处还成片成片,风月久的兴趣也才起来,她左右手齐上,用黑白棋子在一方棋盘之上专注于创作。

    风月久在里边玩得正开心,央君临在外边坐着,因着风月久那句关切的“教训”,他低头久了便放下笔起身稍稍溜达一圈,从书柜间他掠过一眼风月久,见她十分专注模样。

    央君临去到宣政殿外,吩咐福公公传膳,两人份,他又让轻烟随着一块去,多拣几样风月久喜欢的菜色。

    央君临嘱咐完便回进到宣政殿,他并没有马上去继续处理烦杂政务,反而绕过书柜走向风月久。一步一步,央君临落脚小心翼翼,风月久全神贯注落下最后一子,棋盘之上被棋子布满,黑黑白白,颗颗清晰。

    风月久终于大功告成,她尽舒一口气,脸上盈盈笑容纯粹喜悦,丝毫不假。央君临一步停下,在她身侧,风月久坐而缓缓抬头,与央君临的目光相擦。

    二人对望一刻,央君临又转眼瞥见风月久手下的棋盘,白底黑子竟被她摆出了“太子”两个字来,再加上点缀的花形,看着还有一眼俏皮美感。

    风月久惊觉央君临注意到自己的“大作”,她赶忙举起袖子遮挡棋盘,眼中恍惚流露出丝丝心虚来。

    “太,太子殿下不忙政务,来打扰我下棋干嘛?”风月久嘴硬问。

    央君临早看清了风月久所下之棋成了何样格局,但既然风月久有意隐藏,那他便不刻意揭露。

    “太子妃劝我不要太过劳累,所以我才稍作歇息,怕太子妃一人无趣,便来看看,看来是我多虑了,还扰了太子妃雅兴,那我就,先出去了。”

    央君临说罢便有势转身,风月久却是急而起身,她本来就是无趣才坐在这儿摆棋子玩,如今央君临特来陪她,她当然不能任由他走。

    风月久一喊唤住央君临回头,她的急色和犹豫不言,央君临看在眼里,更清晰暴露的,还有那褪去遮掩的落子期盼,黑白之间便是对央君临藏于心头的思念。

    央君临的目光仿佛定格在了棋盘上,风月久才知自己的“棋局”暴露了,可想必也是来不及遮掩了。

    “太子妃这盘棋下得当真是高明。”

    央君临突然一言叫风月久听蒙了圈,他迷惑凝望央君临,他又解释道,“白子完胜。”

    风月久低头一盯棋盘,黑子被满盘白子包围,想着央君临所说的话,大概就是这个意思。风月久正以为自己理解透彻了,却又察觉,白底黑子,黑色的“太子”被白子团团包围,莫非这才是那句高明的白子完胜的真意?

    风月久在棋盘上摆置棋子时并没有想到这一层面,若不是央君临提醒,她才不会意识到这一一盘棋被自己下得如此有心机。

    “谢太子殿下夸奖。”

    风月久终也是欣喜这样的误会,承认了自己大逆不道“囊获”太子殿下之后,她仿佛突然释然了各种纠结。风月久甚至满面得意笑容,向央君临一步一步坚定走去,请教道,“太子殿下,不知你对我这盘棋局还有何指教呢?”

    风月久既已问,央君临便走向棋盘,风月久紧随其后。央君临绕棋盘一圈,仿佛当真在审视棋局一般,可这棋盘之上何来棋局?

    “毫无章法规矩可言,只是一个好局,却又是实在的一盘烂棋。”

    央君临所说之局,是套中“太子”之局,而烂棋,千真万确,风月久这根本就不是下了一盘棋,完完全全就是黑棋白子胡摆一通而已。

    “我一个人当然下不出一盘好棋了,不过我对自己的作品很满意,很漂亮不是吗?”风月久不生气不生怒,反而显得很欣喜。

    “很漂亮,那就让这盘棋一直保持这个样子吧。”央君临道。

    “这由不得太子殿下,我摆的局,我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风月久说罢便伸手取掉一颗棋子,央君临并没有阻拦,宣政殿外,福公公取了午膳回来,扣门请命。

    “福公公送午膳来了,太子妃一起吧。”央君临请道。

    风月久手上捏着一颗棋子,眼珠子稍稍一转,回道:“好啊,太子殿下先去,我马上就出来。”

    央君临最后看一眼缺了一点的棋盘,既然风月久想要拆解了它,那便顺了她意。央君临先行走出去,风月久也并未多待,几乎就是前脚后脚跟上。

    福公公和轻烟二人在外摆出饭菜来,风月久蓦地从央君临身后窜了出来,显得有何事令她很是开心似的。

    “菜不错啊,看来可以多吃两碗饭了!”风月久欣欣然毫不顾虑形象。

    “那殿下和太子妃慢用,奴才先退下了。”福公公道。

    “奴婢也告退。”

    福公公和轻烟走得有些许慌急,福公公是面带喜笑,而轻烟却是拉着一张脸,想起方才风月久那句“多吃两碗”,轻烟就心有余悸。轻烟知道,风月久那话绝对不是说说而已,她以往独自在芙笙殿都是吃得无所顾忌,莫非她每次在央君临面前也都是十足的肆意潇洒?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零九章 太子殿下入局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零九章 太子殿下入局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零九章 太子殿下入局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零九章 太子殿下入局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山寨太子妃最新章节- 山寨太子妃全文阅读- 山寨太子妃txt下载- 山寨太子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百零九章 太子殿下入局】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山寨太子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山寨太子妃》书迷评论

  • 精灵的方程式最新章节

        一个从天而降少女意外闯入了凌枫的生活,还有一份来自“精灵”的古老的誓约,让凌枫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忙碌的房东和最高能的保姆,最混乱、最奇怪、最不正常的房客房东的故事就此开始……

  • 职业男友最新章节

        神秘家族萧家的公子哥萧程在恒海调查叛徒过程中,游戏花都,当起了职业男友,逍遥纵横各色美女之间,踏上绝强巅峰之路!rn

  • 灵魂当铺最新章节

        传闻三界之中有一个可以满足人任何要求任何愿望的地方。他偶然间执掌这个地方,发现他所生活着的社会之中,拥有着多不胜数为欲望所驱使的家伙,而这些家伙都会走到他的面前,用着他们的一切,寿命,宝物,甚至是灵魂,来进行交易,购买心仪的东西。  而每一次的成功的交易,所给他带来的都是——力量。“欢迎来到灵魂当铺。”就这样,他开始了在灵魂当铺的老板生涯。

  • 仙道预言最新章节

        现自己得到了bug一般的能力,凌苏正想着要凭此纵横都市,笑傲花丛,结果却突然遭遇意外,来到了这个仙道的世界,也让凌苏有了新的目标,凭着他的这份能力,能够在仙道之路上走多远呢?js330

  • 忠犬帝少:重生萌妻太撩人最新章节

        一场订婚礼,让她看清了所谓爱人和亲人的真面目,原来在他们心中她不过是一件趁手的工具,一颗随时可以舍弃的棋子!一朝重生回17岁,又得系统傍身,看她活出一个最强人生!古玩大师,翡翠女王,诡医,古武传奇……她,淡然雅致,却又腹黑冷漠,是无所不能的最强女神。他,精致邪魅,却又锐利冷酷,是身份神秘的高冷男神。当腹黑冷漠对上锐利冷酷,是命中注定,还是……

  • 爱情是一场偶然最新章节

        爱情总是源自一场偶然的意外,如果没有你,我就会失去我的爱情。顾清乔和季陌凉的相遇是因为一场乌龙,顾清乔破坏了他的订婚礼,所以只好用自己去赔。季陌凉原本只想培养顾清乔,结果一不小心就培养成了自己的总裁夫人。顾清乔原本只想学习季陌凉,结果一不小心就学会了爱情。季陌凉爱情的方式是一面不停地嫌弃你,一面又偷偷的帮着你;你狠狠地摔了,他会满脸鄙视的扶起你,又心疼的替你拭去疼痛。顾清乔爱情的方式是不管你多傲娇不承认,她也要死追到底;既然是认定了自己的爱情,她就绝对不会放弃。虽然爱情是一场偶然,但是有些偶然一旦开始,就会是永恒。

  • 重生之攀上佞臣最新章节

        东陵王朝最只手遮天的人便是佞臣安离昇,传闻他心狠手辣,以色惑君!百年书香世家嫡女宋馨连活两世都家破人亡,不得善终,所以她最羡慕妒忌恨的人便是安离昇了。有幸再次重生时,宋馨努力地攀上佞臣,安离昇,我能做你的徒弟吗?某佞臣轻佻说道,我以为姑娘会看中我的相貌,想做我的女人,不想却是想拜我为师……

  • 山神祭最新章节

        大兴安岭,零下二十多度的气温,齐膝盖的雪。黄皮子躲在树上,眼睛里映着戴着狐皮帽子、端着枪的猎人在雪地里缓缓前进。如果这个猎人死了,肉归藏木隐雾的禽兽精魄,魂则归出云风雨的山神爷。自踏进林海雪原的第一步,猎人的命,就不再是自己的。

  • 妖精聊天群最新章节

        原本在实习的陈轩,加进一个微信群后,发现里面竟然是个美女妖精群。穿着制服的万圣公主、超短裙套着古装的蜘蛛精、想要最新款的衣服,没问题,拿金子银子来换;想要面膜,OK,三颗金丹不讲价;什么你要陪我一晚上,要换白菜?这……

  • 你是我不可触及的伤最新章节

        他英俊沉冷、桀骜不驯,甚至夹带着令人琢磨不透的邪性。他虽霸道强势、果敢狠厉,但内里透露着暖男的气息。我和他曾经一度春风成为走肾不走心的炮友,再见时,我已经为了最爱的亲人妥协嫁做他人。我以为我和他再无可能,当年自以为天衣无缝的逃离,相遇之后,被他步步紧逼。当那段极度扭曲的婚姻最终走到尽头时,他牵起我的手,带我走过世界的繁华,看尽世间温暖。到最后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步入他给我编织的陷阱,最终节节败退。而到最后,即便失忆,我还是信他。即便前方荆棘丛生、满目疮痍,我还是心甘情愿的沦陷其中,哪怕他带给我的是另一个精心策划的陷阱……

  • 农女致富有外挂最新章节

        农女致富有外挂

  • 手残玩家最新章节

        在这个氪金遍地走,高玩多如狗的游戏中,没钱还是手残的玩家高远如何在《清淮》中立足?    没钱就没尊严?    手残就该被按在地上摩擦?    高远用实际行动告诉你,手残也能有一片天……

  • 测1最新章节

        。。。。。。。。。,,。。。,,。,,,,。,。。

  • 总裁表示:夫人够社会!最新章节

        遭未婚夫与义妹的背叛,集团被抢,锒铛入狱,天之骄女沦为清洁工。绝境之处,总裁大人从天而降。“坐过牢的才够社会,我喜欢。”靠脸蛋儿,嫁总裁,当模特。靠能力,管集团,治弊端。渣男贱女阴谋诡计,各路情敌接踵而至,她会怕?老娘有脸蛋有能力,还有总裁给撑腰!且看她一拳一个渣男贱女,一脚一个情敌绿茶。

  • 从前有个鬼魔头最新章节

        鬼族出了个臭名昭著的七公主,人称鬼魔头,她天生废材不能修炼,还爱惹是生非,又因为她的存在不知道有多少魂魄无法转世轮回,只能魂消忘川,六界之人提起她哪个不是咬牙切齿。但是鬼魔头却觉得她就是这六界之中最大的背锅王,嗯,她早晚要把这口大锅甩到那帮人脸上,顺便再把他们最风华绝代的九紫天君扛回家。

  • 总裁请冷静,我已婚最新章节

        初恋和老婆同时掉进水里,谁是获救的那个?
        大庭广众下,丈夫紧紧搂着初恋,她则成了全城人眼里的笑话。
        关键时刻,宛城最尊贵如谜一样的男人,将浑身湿透狼狈不堪的她护进怀中,“跟我走!”
        某日,她被堵在狭窄的储物室进退不得,“楚墨尘,一夜放纵,并不代表我这个人放荡。”
        某总裁勾唇,“正巧,对你风流,并不代表我下流。”

  • 总有奸臣想篡位最新章节

        动不动就被挟天子而令诸侯是一种什么体现?本宫表示:分分钟想弄死你们这群作死的奸臣!你们不是一直想要本宫的祖传家业吗?有胆放马过来!本宫不发威还真当本宫是吉祥物了?!本宫就让你们这些奸臣看看胆敢肖想吉祥物的东西的下场!(╰_╯)#
        嗯哼?不要本宫的祖传家业了?想要做本宫背后的男人?o((⊙﹏⊙))o。和某人比,你们还是洗洗睡吧( ̄_, ̄ )

  • 娇华最新章节

        名冠天下的定国公嫡长女替兄死于西北战场,天下哀然,爱慕者叹惋垂泪。  两年后,九岁女童在山寨后院睁开眼睛。  给我四天时间,我就能端了这百年老贼窟。

    本章内容提要:
    ...    他二人倒是说退下就退下了,央君临自顾自地忙碌于他的国事,顾及他的天下,而风月久呢,置身与无声之尴尬,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个横竖被弃绝的可怜人。     “太子妃随便坐,积留的事情太多,我必须尽快解决。”     央君临一本正经说着,手上更是停不下来,他这话中有话,风月久的理解便是,事儿太多没空理你,这样一句本可以......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