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久仿佛是凭借着潜在的意识回到了芙笙殿,她进到寝殿,沉重的步子走到床边,重重倾倒便趴倒在床。突然有了倚靠和支撑,风月久恍恍便昏睡过去。

    轻烟一如既往地在平素的时辰去唤醒风月久,只是她呼唤没有回应,敲门也无人开门。

    “太子妃,您还在睡吗?”

    轻烟察觉风月久近些日子的异常,担忧她会出事,便不顾风月久是否允准,自己推门进入寝殿。

    远远看见风月久趴倒在床上,轻烟再唤,可风月久依旧如同睡死了一般毫无反应,当轻烟靠近去,才见风月久的脸色涨红,唇色发干,显然一副病态模样。

    “太子妃您这是怎么了?”

    轻烟扑倒床边急而呼唤,她双手感受到风月久身体的滚烫,连气息都如蒸热的水气。

    “来人啊,快叫太医!”

    殿外的內监得知太子妃病重昏迷便赶紧跑去找太医,轻烟留在风月久寝殿内守护,她将风月久扶正躺好,见风月久如此虚弱,轻烟的眼泪便夺眶而出。

    “太子妃您千万不能有事啊!”轻烟止不住哭喊道。

    风月久陷得十分深沉,没有梦,没有思想,在一片空虚混沌之中持守静然,没有央君临,也没有央憬华,没有一个人,连她自己都不存。

    昨夜的暴雨挡不住今晨的阳光,承华宫里,央憬华迷糊睡醒,半抓紧的手仿佛失去了什么,空落落的。

    央憬华醉意已然消散,头脑却依旧昏沉,昨夜风月久来过一事他丝毫不记得,但他总觉得心头丝丝落寞,又杂悲意。

    “你真的没来,还是……”

    央憬华忍不住苦笑,他突然意识到风月久还落在自己手中的手绳,他四下寻找,床上地上,被子里枕头下,颗已然不在了。

    “难道她来过了,拿了东西就走人,这女人也真够过分啊!”

    央憬华蓦地来了气,他一甩掉捏在手上的枕头,心里默默认定风月久昨晚来过,而且趁着他醉得一塌糊涂就“偷”东西溜掉。

    “对本王不屑一顾,居然敢对本王……”

    央憬华当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可风月久来过,只是这一点,无论是为什么缘故,他都稍稍心安,至少风月久还在,并没有人间蒸发。

    “你等着本王找到你,到时候有你好受的。”

    晴空之下,蝉鸣声响,风吹树叶索索作响。

    动静只在一念之间,相思却是无形绵延。

    太医急赶到芙笙殿,诊断风月久是里有郁结,外感寒邪,二者夺识,她因此昏迷。当太医离开芙笙殿取药时,轻烟怀揣着一颗揪心,终于等醒了风月久。

    “轻烟……”风雨久虚弱得丝毫不似平素的她。

    “太子妃,您醒了,真是太好了!”轻烟立马抹去了眼泪。

    “轻烟你在哭,难不成我死了?”

    风月久糊里糊涂地乱语,又强撑着想坐起身来,风月久从小到大都不曾生病到这般起卧艰难的地步,因而就连这种四肢沉重,头脑飘浮的感觉是病状也不懂。

    “太子妃您别瞎想了,您好好休息,很快就会病好的。”轻烟微微啜泣道。

    风月久只觉得自己连呼吸的力气都难从身体里挤出来,她躺在床上,身体软绵绵地使不上一丝一毫的力气,她仿佛使脑子里一片空白,可却偏有无数画面浮现,模糊,清晰,混乱……

    宫女拣药回来芙笙殿又煎好,不稍怠慢便给风月久寝殿送来,他们眼中威严霸气,铜皮铁骨的太子妃,竟然也有生病卧床的一日。

    风月久在轻烟和宫女的搀扶下才能坐起,但她这会儿较方才也轻省了些许,轻烟本欲给风月久喂药,但她却端过药碗直接倾倒,苦从口入,苦透心中。

    眼看风月久的坚强,皱紧眉头喝完一整碗苦药,轻烟又是鼻头一酸。她接下风月久递来的空碗,又急得递上蜜饯,想让风月久以甜味缓去苦味。

    “太子妃吃颗蜜饯吧。”

    风月久拒绝了轻烟的好意,她仿佛沉溺于这般苦味,苦得忘了一切,没有其他多余的心思,尝苦味,知心酸,这是她自作自受,最初的错误,每一步走向不可收拾。

    “太子妃喝完药就好好休息,可要保重身子啊。”

    轻烟的关切有言有行动,她将被子稍稍拉起,盖在风月久的腰上。

    风月久双手扶着被子,蓦地觉察丢了何物,她展开手掌,极力却又想不起来自己掉了什么。轻烟见状,她回想起发现风月久病昏在床上时,她手上还捏着一条手绳,轻烟低头四下寻找终在床脚看见。

    “太子妃,您是在找这个吗?”轻烟拾起手绳递到风月久面前。

    望见同心结手绳那一刹,风月久似乎瞬间有了力气,她伸手抓过轻烟手上的手绳,蓦地松了一口气,虚弱苍白的脸庞泛起一丝微笑。

    “太子妃,这个是太子殿下送您的吗?”轻烟大胆一问。

    “这个……”风月久稍有迟疑,终究欣然,道:“是他送的,但是他逼我收的。”

    轻烟早习惯了风月久与央君临二人之间微妙的感情,一个外表冷漠内心温柔,一个故作强硬实则感动。但是,她又不能全然猜中他二人的心思,感情之事,实在难以理解。

    轻烟不戳穿,这也是风月久和央君临之间特有的幸福,轻烟只愿她所关心之人安好,太子妃与太子殿下能永结同心。

    风月久凝望手绳出神良久,这手绳仿佛带有特殊魔力,恍若央君临在远方传递来爱与能量,让风月久渐渐恢复气力,更几多次忍俊不禁。

    风月久心中所想自然是与央君临的点点滴滴,最初的乌龙相遇,拼死一搏的冒充,互相冷待,渐生情愫,被神情告白,被强吻,二人沉迷情思……

    一切一切,风月久都想成幸福的画面,原来幸福是所有的点滴,过去的,想起会打心底里开心,正经历的,每时每刻都值得珍惜,未来到的,蔓延出无限憧憬。

    爱,或许也同样是彼此之间的点滴,浮现在脑海里,渗透进心里,化成眼角的笑意,嘴角的笑容,沁满一整个人的甜蜜。

    风月久所想的一切都给予她力量,让她褪去心中阴翳,郁气,央君临,即使在遥遥远方,却依旧让她想来心安。

    虚弱时的风月久,不刚硬,不固执,不自欺欺人,她爱恋央君临从始至终所给的所有美好,所有皆是美好。她恋上央君临一切温柔霸道的对待,她渴望与他超越以往的亲昵,想与他成全一对神仙眷侣,陪他君临天下,陪他展望未来。

    “完蛋了,我真的爱上他了……”

    风月久心头一语,嘴角却泛起无比甜蜜的笑容,如果说之前她对央君临的感情是远望见港湾的火光,那如今,她便是驶船进去那温暖港湾,这里的一切叫她甘愿永远停留。

    没有海浪,不顾狂风,这个港湾,风月久的心在此停驻了。

    轻烟在一旁看着风月久的甜蜜笑容,甚至见她脸上的红晕都成了一道由心而生的美丽风景。那是爱情在她心里栽种,终于经过风霜雨露滋长,在狂风暴雨下坚强。

    风月久想明白了一切,想通了一切,她填满了气力,都能自己下了床,如同服了灵丹妙药一般。

    风月久走到窗边,推开便看见另一个世间,褪尽阴云后的阳光正好,像她的心。风月久不再悲伤一切,不再纠结一切,从心才是首要,把握幸福才是重点,以后的将来,她无惧面对。

    “太子妃,我不知道你如今身在何方,但是很抱歉,我无法放弃我爱的这个男人。容姑,对不起,我已经对别人倾注了爱和真心,但我希望我自己能尽所能弥补对安和王殿下的辜负。”

    风月久命轻烟退下,她担心容姑,她的遗体应当会被太后差人处理,可风月久仍然放心不下,她打算前往一探。

    风月久本想穿上宫女的衣裳,可那衣裳已然被轻烟收去,事到如今,她无惧以太子妃的身份示人,并非是容姑魂已逝去的缘故,而是她由心想成就自己这个身份。

    风月久穿上平日的衣服,坦然无惧离开芙笙殿,只是令人不必随从。风月久独自来到冷宫,不能从正门进,她病在身,气力不足,略艰难地翻墙而过。

    还未赶到容姑小院,风月久便看见那处冒起浓烟。风月久赶紧跑过去,未露面,只见陶姑姑在院中焚烧容姑的遗物,其间最大部分都是优质而新的衣裳,且都是男子的样式。

    风月久能看见,亦能猜到些许,那些衣物是容姑为央憬华亲手所做,每一年,她见不到孩儿,却依旧能记得今年孩儿几岁,长成了怎样的体格,衣服该做怎样的尺寸,此些等等,是心酸苦楚,亦是欣慰幸福。

    风月久只能眼看着陶姑姑烧掉一件又一件容姑积淀隐藏的心意,太后的目的,是毁掉一切不留一丝疑点。

    两个內监从屋里抬出白布遮盖的容姑的遗体,风月久躲藏偷望,难忍一滴眼泪滑落。容姑之与风月久,不仅仅是萍水相逢,从小不知生身父母何人何在的风月久,当真托央憬华的福,从容姑这占得过几分被母亲疼爱关怀的幸福时光。

    陶姑姑烧尽属于容姑的所有,火光激烈猛烧过后便缓缓弱下去,当火光湮灭,风月久脸颊的泪也已被灼干。

    “容姑,你对安和王殿下的爱,不会像这火一样熄灭的,我相信,就算你在天上,也一定会守护他。”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九十二章 原来我是爱他的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九十二章 原来我是爱他的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九十二章 原来我是爱他的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九十二章 原来我是爱他的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山寨太子妃最新章节- 山寨太子妃全文阅读- 山寨太子妃txt下载- 山寨太子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九十二章 原来我是爱他的】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山寨太子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山寨太子妃》书迷评论

  • 武道神尊最新章节

        上古年间,天地逢变,武道神圣销声匿迹,遗留秘境深藏武神之源。  大陆中原,八大圣族守护秘境,因缘际会寻找神圣之谜。  秦族嫡子获取机缘,得遭陷害远走他乡,遗下独子崛起异域。  独子秦鸿步步登天,因缘际会问鼎中原,踏武道神途,闯崎岖凶路,掘出武道神境之谜。

  • 总裁枕边爱:甜心娇妻难驯服最新章节

        她的生涩,让他在迷离的夜里化身成狼,将她吃拆入腹,啃得连骨头都不剩。清早起来,她疑惑:“咦,怎么这么年轻?不应该是五十多岁的老头吗?”她被渣男劈腿好闺蜜,立下壮志:她要做渣男的后妈,虐渣渣。冷绍辰薄唇微微上扬,“后妈别想了,嫂子倒是可以。搭讪之前,都不查查冷氏集团的总裁是谁吗?”真是蠢死了。他是冷氏集团的总裁,十八岁入伍成为孤狼战队的最高指挥官。二十八岁退役,接手家族风雨飘摇的企业,用三年时间打造商业帝国的传奇。直到遇上她这个迷糊蛋,以“虐渣渣”为名,开始上演一场心尖蜜爱。

  • 大话之神最新章节

        一个热爱网络游戏的痴孩子,二不垃及的真神祝愿下进入了游戏的世界。。。。。。js330

  • 萌萌皇帝打江山最新章节

        秦慕安穿越了,而且还穿越到了一个没有存在过的朝代。一个男人回到古代的第一件事最想干什么?当然是逛青楼了啊……js330

  • 穿书之给反派的情书最新章节

        秋果身为魏国皇宫里的小小宫女,少年背锅,英年早逝,却终究未能真正踏上黄泉路。她以鬼魂之身被困魏国皇宫三年,亲眼看着国师逢熙专权乱政,只手遮天。当这魏国江山终于改换了名姓时,秋果才知晓,逢熙走的这条路,原是复国之路。重生后的秋果仍是魏国皇宫中的打扫宫女,逢熙也还是众人眼中惑乱圣心的神棍国师,亦是她深藏心底暗恋多年却高不可攀的少年郎。而今世的九场梦,终使秋果下定决心抱大腿,写情书,撩男神。

  • 纯情小子俏校花最新章节

        从大山深处走出来的妖孽,誓要迷倒万千少女,御姐,护士妹妹,漂亮警察姐姐,统统都不放过!!

  • 须臾浮屠之魔渡最新章节

        心有千千结,郁郁难解!
        心锁难开,自己难懂!
        世人皆说我凶残,视生灵如草芥,却从不过问因何要杀他们!
        世人皆说我薄凉,攻于算计,不念人情!
        而我···“不是不懂,是不敢懂!”
        体会过身不由己的滋味,便知高处不胜寒的无奈!
        昔年你说爱我好痛,如有下世,不想再与我相遇,更不要再爱上我。
        那么此生就让我来爱你,如你从前爱我那般去爱你!
        那人道:“我是积了几百世好事,能得妻如你。”
        “不,是我修几百世好事,才嫁你为妻。”
        债···终究是要还!
        欠你的终于还完了,自此你我便各不相欠了
        入夜微凉,依稀记得从前海上弄舞的女子,一眼万年

  • 富婿奶爸最新章节

        我要分亿万家产,给女儿和老婆更好的生活!

  • 危情四伏:冰山总裁这样哄最新章节

        向天歌从没想到有一天,会以这样的方式和自己的男神重逢,尤其还是在她……

  • 帝星纵横最新章节

        神秘少年从黑暗世界出世,身怀血脉天赋,历经苦修,只为将师傅从黑暗世界带出,谁知灵神有变,要踏翻太古,直上九重天,掀天界风云。

  • 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最新章节

        系统说,只要提升扑街书的销量就让她重生,于是陈溪撸起袖子上了。经历了N个位面后,系统感觉好像哪儿不太对,这天雷滚滚的剧情怎么上的销量榜?陈溪惆怅望天:全靠同行衬托。很多年后。有钱.真氪金.宠妻狂魔.反派boss抱着毛团认真地说:爹妈本无缘,全靠爹砸钱。系统:我宿主是一心作死的神经病...还有个有钱的后台,我太难了。排雷:女主智商随作者,男主从头到尾只有一个,有几个位面没cp那是因为男主没出来,

  • 斗罗之龙凤斗罗最新章节

        书友裙:9o1292262    马红俊看完斗罗大6,心中怨念满满。觉得书中的马红俊太给自己的名字丢脸。    他站在镜子前一照。    “英俊的面容,完美的身材,哪次去夜店不迷倒万千少女!”    “要是我能穿越到斗罗大6就好了!”    ……    梦想成真,欢迎来到斗罗大6!    既然你认为那个马红俊不行,那就你上!    ……    魂穿到马红俊身上,不再是个胖

  • 逆凰天下:夜帝神医妃最新章节

        她洛九凰,25世纪的毒医圣手,她碧云大陆的第一废物洛家嫡小姐,一朝穿越她替代了她,从此她的人生将会重新谱写。炼神丹,契神兽,打皇帝,拆宫殿,揍院长,无所不做。某日,追着洛九凰跑的神秘男人道:“跟着本尊,本尊允许你作天作地。”洛九凰笑眯眯的看着某帝尊“如果我把你的江山作掉了呢。”某帝尊把面前的小女人抱入怀中“那我便再打下来送给你作。”夜域流传着一句话,宁惹帝尊,不能惹夫人。

  • 我在玄幻当大佬最新章节

        “只要你走出法禁之地你就是这个世界的大佬!”“真的么?”“我还能骗你不成?!”分割线------------这是主角刘庄潇洒于异世界的故事。没有弱智配角,他也不是种马。然,故事中刘庄会经历热血,会经历感动,会经历感情,人生百态。   人间自有真情,且让我细细看。

  • 王妃她只想守寡最新章节

        意外穿越,被强制绑定系统,完成任务帮原主逆袭才能复活暴富?
        嘿嘿,其实暴不暴富什么的不重要,主要是她就喜欢助人为乐!
        什么,恶毒嫡姐逼她待嫁奇丑无比,还身患绝症废物煜王?想害她,做梦……等等,传说煜王财产无数,嫁了他,等到他上了西天,她岂不是就能继承他的遗产,提前暴富?
        只是一日又一日,那个身患恶疾的男人不仅没死,病还好了!?
        苏念:“你怎么还不死?你不死,我怎么继承你的遗产?”
        夜凌煜:“本王的就是你的,不用等到我死。”
        苏念:我人美心善,即使那些人算计我害我,我微微一笑而过。
        众人:汗,那是因为王爷都让他们从你眼前消失了!
        夜凌煜:我身娇体弱,父皇不爱,兄弟欺辱,多亏念念陪我一起承受!
        众人:我们信了你的邪!

  • 传承天图最新章节

        延缓的末世,另类的系统,神秘的大道天图,万灵所求为何?自由?长生?是何存在在引导进化?道之尽头究竟是怎样?听本“道人”慢慢吹嘘一翻!

  • 都市隐龙之厉害的小野最新章节

        三年前,雾山一战,惊天!破地!但结局却无人知晓。三年后,失忆的小野,为寻真相,搅弄都市豪门风云……

  • 顾少留步,三只小白待领养!最新章节

        苏月白活了二十多年,做梦都没想过自己会跟顾霆琛发生点什么。
        毕竟对方是自己家族商业上的死对头!
        然而一场狗血的意外,却让苏月白成了顾霆琛两个孩子的妈。
        苏月白:“请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好吗?”
        顾霆琛:“苏主编,睡了我就跑,你还有理了?”

    本章内容提要:
    ...    风月久仿佛是凭借着潜在的意识回到了芙笙殿,她进到寝殿,沉重的步子走到床边,重重倾倒便趴倒在床。突然有了倚靠和支撑,风月久恍恍便昏睡过去。     轻烟一如既往地在平素的时辰去唤醒风月久,只是她呼唤没有回应,敲门也无人开门。     “太子妃,您还在睡吗?”     轻烟察觉风月久近些日子的异常,担忧她会出事,便不顾......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