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久仿佛是凭借着潜在的意识回到了芙笙殿,她进到寝殿,沉重的步子走到床边,重重倾倒便趴倒在床。突然有了倚靠和支撑,风月久恍恍便昏睡过去。

    轻烟一如既往地在平素的时辰去唤醒风月久,只是她呼唤没有回应,敲门也无人开门。

    “太子妃,您还在睡吗?”

    轻烟察觉风月久近些日子的异常,担忧她会出事,便不顾风月久是否允准,自己推门进入寝殿。

    远远看见风月久趴倒在床上,轻烟再唤,可风月久依旧如同睡死了一般毫无反应,当轻烟靠近去,才见风月久的脸色涨红,唇色发干,显然一副病态模样。

    “太子妃您这是怎么了?”

    轻烟扑倒床边急而呼唤,她双手感受到风月久身体的滚烫,连气息都如蒸热的水气。

    “来人啊,快叫太医!”

    殿外的內监得知太子妃病重昏迷便赶紧跑去找太医,轻烟留在风月久寝殿内守护,她将风月久扶正躺好,见风月久如此虚弱,轻烟的眼泪便夺眶而出。

    “太子妃您千万不能有事啊!”轻烟止不住哭喊道。

    风月久陷得十分深沉,没有梦,没有思想,在一片空虚混沌之中持守静然,没有央君临,也没有央憬华,没有一个人,连她自己都不存。

    昨夜的暴雨挡不住今晨的阳光,承华宫里,央憬华迷糊睡醒,半抓紧的手仿佛失去了什么,空落落的。

    央憬华醉意已然消散,头脑却依旧昏沉,昨夜风月久来过一事他丝毫不记得,但他总觉得心头丝丝落寞,又杂悲意。

    “你真的没来,还是……”

    央憬华忍不住苦笑,他突然意识到风月久还落在自己手中的手绳,他四下寻找,床上地上,被子里枕头下,颗已然不在了。

    “难道她来过了,拿了东西就走人,这女人也真够过分啊!”

    央憬华蓦地来了气,他一甩掉捏在手上的枕头,心里默默认定风月久昨晚来过,而且趁着他醉得一塌糊涂就“偷”东西溜掉。

    “对本王不屑一顾,居然敢对本王……”

    央憬华当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可风月久来过,只是这一点,无论是为什么缘故,他都稍稍心安,至少风月久还在,并没有人间蒸发。

    “你等着本王找到你,到时候有你好受的。”

    晴空之下,蝉鸣声响,风吹树叶索索作响。

    动静只在一念之间,相思却是无形绵延。

    太医急赶到芙笙殿,诊断风月久是里有郁结,外感寒邪,二者夺识,她因此昏迷。当太医离开芙笙殿取药时,轻烟怀揣着一颗揪心,终于等醒了风月久。

    “轻烟……”风雨久虚弱得丝毫不似平素的她。

    “太子妃,您醒了,真是太好了!”轻烟立马抹去了眼泪。

    “轻烟你在哭,难不成我死了?”

    风月久糊里糊涂地乱语,又强撑着想坐起身来,风月久从小到大都不曾生病到这般起卧艰难的地步,因而就连这种四肢沉重,头脑飘浮的感觉是病状也不懂。

    “太子妃您别瞎想了,您好好休息,很快就会病好的。”轻烟微微啜泣道。

    风月久只觉得自己连呼吸的力气都难从身体里挤出来,她躺在床上,身体软绵绵地使不上一丝一毫的力气,她仿佛使脑子里一片空白,可却偏有无数画面浮现,模糊,清晰,混乱……

    宫女拣药回来芙笙殿又煎好,不稍怠慢便给风月久寝殿送来,他们眼中威严霸气,铜皮铁骨的太子妃,竟然也有生病卧床的一日。

    风月久在轻烟和宫女的搀扶下才能坐起,但她这会儿较方才也轻省了些许,轻烟本欲给风月久喂药,但她却端过药碗直接倾倒,苦从口入,苦透心中。

    眼看风月久的坚强,皱紧眉头喝完一整碗苦药,轻烟又是鼻头一酸。她接下风月久递来的空碗,又急得递上蜜饯,想让风月久以甜味缓去苦味。

    “太子妃吃颗蜜饯吧。”

    风月久拒绝了轻烟的好意,她仿佛沉溺于这般苦味,苦得忘了一切,没有其他多余的心思,尝苦味,知心酸,这是她自作自受,最初的错误,每一步走向不可收拾。

    “太子妃喝完药就好好休息,可要保重身子啊。”

    轻烟的关切有言有行动,她将被子稍稍拉起,盖在风月久的腰上。

    风月久双手扶着被子,蓦地觉察丢了何物,她展开手掌,极力却又想不起来自己掉了什么。轻烟见状,她回想起发现风月久病昏在床上时,她手上还捏着一条手绳,轻烟低头四下寻找终在床脚看见。

    “太子妃,您是在找这个吗?”轻烟拾起手绳递到风月久面前。

    望见同心结手绳那一刹,风月久似乎瞬间有了力气,她伸手抓过轻烟手上的手绳,蓦地松了一口气,虚弱苍白的脸庞泛起一丝微笑。

    “太子妃,这个是太子殿下送您的吗?”轻烟大胆一问。

    “这个……”风月久稍有迟疑,终究欣然,道:“是他送的,但是他逼我收的。”

    轻烟早习惯了风月久与央君临二人之间微妙的感情,一个外表冷漠内心温柔,一个故作强硬实则感动。但是,她又不能全然猜中他二人的心思,感情之事,实在难以理解。

    轻烟不戳穿,这也是风月久和央君临之间特有的幸福,轻烟只愿她所关心之人安好,太子妃与太子殿下能永结同心。

    风月久凝望手绳出神良久,这手绳仿佛带有特殊魔力,恍若央君临在远方传递来爱与能量,让风月久渐渐恢复气力,更几多次忍俊不禁。

    风月久心中所想自然是与央君临的点点滴滴,最初的乌龙相遇,拼死一搏的冒充,互相冷待,渐生情愫,被神情告白,被强吻,二人沉迷情思……

    一切一切,风月久都想成幸福的画面,原来幸福是所有的点滴,过去的,想起会打心底里开心,正经历的,每时每刻都值得珍惜,未来到的,蔓延出无限憧憬。

    爱,或许也同样是彼此之间的点滴,浮现在脑海里,渗透进心里,化成眼角的笑意,嘴角的笑容,沁满一整个人的甜蜜。

    风月久所想的一切都给予她力量,让她褪去心中阴翳,郁气,央君临,即使在遥遥远方,却依旧让她想来心安。

    虚弱时的风月久,不刚硬,不固执,不自欺欺人,她爱恋央君临从始至终所给的所有美好,所有皆是美好。她恋上央君临一切温柔霸道的对待,她渴望与他超越以往的亲昵,想与他成全一对神仙眷侣,陪他君临天下,陪他展望未来。

    “完蛋了,我真的爱上他了……”

    风月久心头一语,嘴角却泛起无比甜蜜的笑容,如果说之前她对央君临的感情是远望见港湾的火光,那如今,她便是驶船进去那温暖港湾,这里的一切叫她甘愿永远停留。

    没有海浪,不顾狂风,这个港湾,风月久的心在此停驻了。

    轻烟在一旁看着风月久的甜蜜笑容,甚至见她脸上的红晕都成了一道由心而生的美丽风景。那是爱情在她心里栽种,终于经过风霜雨露滋长,在狂风暴雨下坚强。

    风月久想明白了一切,想通了一切,她填满了气力,都能自己下了床,如同服了灵丹妙药一般。

    风月久走到窗边,推开便看见另一个世间,褪尽阴云后的阳光正好,像她的心。风月久不再悲伤一切,不再纠结一切,从心才是首要,把握幸福才是重点,以后的将来,她无惧面对。

    “太子妃,我不知道你如今身在何方,但是很抱歉,我无法放弃我爱的这个男人。容姑,对不起,我已经对别人倾注了爱和真心,但我希望我自己能尽所能弥补对安和王殿下的辜负。”

    风月久命轻烟退下,她担心容姑,她的遗体应当会被太后差人处理,可风月久仍然放心不下,她打算前往一探。

    风月久本想穿上宫女的衣裳,可那衣裳已然被轻烟收去,事到如今,她无惧以太子妃的身份示人,并非是容姑魂已逝去的缘故,而是她由心想成就自己这个身份。

    风月久穿上平日的衣服,坦然无惧离开芙笙殿,只是令人不必随从。风月久独自来到冷宫,不能从正门进,她病在身,气力不足,略艰难地翻墙而过。

    还未赶到容姑小院,风月久便看见那处冒起浓烟。风月久赶紧跑过去,未露面,只见陶姑姑在院中焚烧容姑的遗物,其间最大部分都是优质而新的衣裳,且都是男子的样式。

    风月久能看见,亦能猜到些许,那些衣物是容姑为央憬华亲手所做,每一年,她见不到孩儿,却依旧能记得今年孩儿几岁,长成了怎样的体格,衣服该做怎样的尺寸,此些等等,是心酸苦楚,亦是欣慰幸福。

    风月久只能眼看着陶姑姑烧掉一件又一件容姑积淀隐藏的心意,太后的目的,是毁掉一切不留一丝疑点。

    两个內监从屋里抬出白布遮盖的容姑的遗体,风月久躲藏偷望,难忍一滴眼泪滑落。容姑之与风月久,不仅仅是萍水相逢,从小不知生身父母何人何在的风月久,当真托央憬华的福,从容姑这占得过几分被母亲疼爱关怀的幸福时光。

    陶姑姑烧尽属于容姑的所有,火光激烈猛烧过后便缓缓弱下去,当火光湮灭,风月久脸颊的泪也已被灼干。

    “容姑,你对安和王殿下的爱,不会像这火一样熄灭的,我相信,就算你在天上,也一定会守护他。”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九十二章 原来我是爱他的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九十二章 原来我是爱他的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九十二章 原来我是爱他的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九十二章 原来我是爱他的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山寨太子妃最新章节- 山寨太子妃全文阅读- 山寨太子妃txt下载- 山寨太子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九十二章 原来我是爱他的】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山寨太子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山寨太子妃》书迷评论

  • 超位面学霸最新章节

        在学校,他是通晓古今拥有超常记忆力的学霸;在江湖,他是来自另一位面的超能狩猎者;他的朋友不多但是真诚,他的敌人不少也很毒辣。rn他叫离洛,一个早已被注定了宿命,却对自身宿命一无所知的人或者“人”。

  • 不作不死不青春最新章节

        谁的青春不迷茫?一样黑暗迷茫撞破头的青春期,几场没有结果的恋爱。懵懂少年面对年轻靓丽成为寡妇的嫂子,同一片屋檐下,孤枕难眠的夜晚,又该如何相处?面对流言蜚语,又该如何应对?痛过,疯狂过。青春的边缘徘徊,彷徨,绝望过,一场不作不死的青春,一段刻骨铭心不被祝福的恋情!

  • 重生之养成小娇妻最新章节

        于妹前二十年的人生一帆风顺,后二十年的人生却异常的艰辛。丈夫出轨,一个人将女儿带大,看着女儿结婚有了照顾她的男人,于妹无力躺在床上,醒来后居然回到了两岁的时候。人生重来,这一次她绝不让父母再为了自己卑躬屈膝,要让父母幸福安渡晚年。前世被自己年幼无知害的没了出生机会的弟弟,这一世她会让弟弟平安降生!当拥有小小志向的于妹不在愚昧,他发誓这一次绝不再找一个大男子主义又没担当的丈夫,一定要睁大眼睛找一个疼爱自己的男人!但是找啊找啊……诶诶,原来男神一直在身边!

  • 梦醒爱过错爱冷情首席最新章节

        二十年的错爱让暮雨险些丧命,最终离开了她所生活过的城市。三年后,失忆的她重新归来,面对曾经的爱人却不再相识。阴差阳错之下,她爱上了他人,当所有的记忆回归之后,她又将何去何从?三年前未曾看透的感情,让他错失所爱。三年后再见,她却已经将他忘却。为何当他明白他心底的人究竟是谁的时候,她却在别人的怀中笑容如花?当她记忆

  • 总裁先生,太太闹离婚最新章节

        四年前,她为他生下女儿,成了他名义上的妻子。她痴心一片,却换来他的冷言相击,“夏梦曼,我不可能爱你,带着你的野种,滚!”她伤心欲绝,本以为,从此以后,两个人再无交集。四年后,女儿生病,巨额的手术费,逼的她不得不再次找上他。“靳修哲,想离婚是吗?签下这份协议,和我再生一个儿子,我们从此……一刀两断,再无关联。”这一次,他却不肯了,“夏梦曼,你以为这场婚姻,你想不要就不要了?做梦!”

  • 重生权婚:少将强势宠最新章节

        【1V1甜宠文】重生之后,苏柳宁决心远离权宁简这个衣冠禽兽。可为什么宴会上随便扑倒了个男人就是权宁简!权宁简强势:“你撩了我,就要负责。”苏柳宁有种不好的预感,“怎么负责?”“嫁给我!以后你归我宠!”苏柳宁:“可以说不吗?”权宁简严肃:“军令不可违。”  婚后,苏柳宁扶着酸痛不已的腰,“你这是家暴!我要离婚!”  权宁简眉头微挑,“军婚不能离!天又黑了,老婆,来执行夫妻义务。”

  • 猎爱谋婚:大叔宠妻有一套最新章节

        三年前的一夜乌龙,彻底毁了杨希的爱情和婚姻,而乌龙的男主角沈炎又亲手把深陷泥沼的杨希拉了出来,是福是祸,不经历怎么知道?杨希本以为自己终于得到了幸福,谁知道这又是一座精心设计的围城,这次她想再出城,好难。

  • 绝世宠妃:殿下,你的爱妃上沙场了最新章节

        狐族长公主奋不顾身爱上俊美骁勇的大汉将军王爷,十月怀胎,却诞育下一个人身狐脸的怪物。怪物遂被爹娘弃绝,隐秘幽禁。深夜来临,陡起滔天火海。利箭飞矢层层重兵,这个名为祸国妖孽,却无丝毫法力的半人半妖怪物,只能选择坐以待毙……简渊,我愿意为你,看尘世烟霞,也愿意为你,沙场征战,兵戈铁马!阿雪,我愿意为你,择一城而居,也愿意为你,步步为营,逐鹿天下!

  • 修神回仙界最新章节

        一个常做异梦,最后发现自己的前世居然是上界的三真子?而且还是具有五性之根的天才,那为什么会被贬下去呢?而这一界又是被真正的仙界给分出来的?被贬后又被师父私自给招上界并重新修练。江之昂是否还能再续当年威风呢?大家不要因为开头的不太精彩而放弃,此文属于慢热型。

  • 战车少女之红色忠犬最新章节

        《少女与战车》同人,前作《某御坂妹的综漫之旅》外传——  某只在培养槽中诞生,没有主观意识,离开培养槽不久后就不得不遵从命令去进行必死战斗存在,在世界大战的武器都成玩具的和平世界转生了。还获得了金手指一般的战车道系统,但是——  惠里莎:“太好了,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总算可以安心过日子了。”  系统:“喂,我的存在感呢?当车长甚至队长可以加更多奖励哦。”  惠里莎:“太麻烦了,不干。反正没有死亡惩罚。”  系统:“得到系统的人难道不该好好积攒点数兑换强化奖励从此走上人生巅峰吗?”  惠里莎:“滚!好不容易可以安心过日子了,我要一个和战斗有关的系统干嘛啊!”  总之,这是一个有着战车系统却从不...

  • 侯门小娘子最新章节

        前世苏锦为丈夫操劳一辈子却换来被害死的下场,重生后,她要让伤害过她的人都恶有恶报。本想打算孤独终老一辈子,谁知道在报仇的路上遇到了值得相守一生的良人。渣要虐,爱也要谈,我们两手抓。

  • 大魏王侯最新章节

        没落王侯世子徐子先重生于王朝末世,奋而自救,最终临大位,成魏主。后世记,大魏之主的中兴之世过程,记述其惊才艳艳,从容不迫,以盖世之才,与群雄逐鹿,最终当凌绝顶。

  • 反派修仙系统最新章节

        宿主:反派修仙系统?什么鬼?莫不是那种low到爆,教唆人无恶不作,无人性的系统?  系统:然也,非也!  宿主:那你要我这么无脑作死干嘛?  系统:帅(jian)是表象,低调才是真相!何为反派?盛世,手下狂徒无数,天才、鬼才无数。乱世,荡平天下,血腥横扫八方,却不滥杀无辜。隐时声名不显,却又睥睨天下……疯狂却又孤独,强大而又不自负。有自己的目标和追求。  PS:欢迎加书友群318-158-784!

  • 萌娃驾到,妈咪快接招!最新章节

        沈璃真的搞不懂,好不容易前脚摆脱渣男,后脚怎么就阴差阳错被傅斯遇这尊佛缠上了?不仅军长大佬追的迫切,还多了个萌宝追着喊自己小媳妇。四年前是自己的过错,还是孽缘种下的因果?“大佬大佬,我离过婚。”“我不嫌弃。”傅斯遇勾了勾唇,若有所思。“大佬大佬,我怀过孕。”“孩子在这。”傅斯遇一把提起小糯米。“大佬大佬,我……”“沈璃,一是做傅家少奶奶,二是做小糯米的妈,你选哪个?”傅斯遇挑挑眉,一脸笑意。

  • 这个地球有点凶最新章节

        前世陆轩是宇宙之中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天尊!    意外重生回到了千年前地球灵气重新复苏之时,当他重新踏上这一条修行之路之时,前世所有的不平都将改写,所有的敌人都将败亡!    修无敌法,走无敌路,这一世,我注定无敌!

  • 世子傲娇我作妖最新章节

        瑗,玉璧,宝物也。赵瑗是个宝物,爹爹都在想,他咋不是我儿子?皇帝:因为是我儿子。有闺女的爹爹:想办法让他成我的半个儿。争来抢去,“宝物”不慎落入郭家。郭思谨:哈哈哈观众:姑娘,高兴早了啊,有闺女的爹爹都没死心,还在张望观望盼望,等你下岗。郭思谨惊恐发现大家赶在抢她夫君的路上。她弱弱地问:有人帮我抢夫君吗?太后:有。

  • 伏魔家族最新章节

        在中国,最神秘的家族莫过于司马、皇甫、虞、韩、巫、钟、季、白这个八个姓氏,也就是世人常说的“伏魔八姓”。出身于永嘉巫氏的巫铭就读于繁锦大学,在校期间遇到了灵研社的成员韩蕊和陆琞风,与他们探究一桩桩都市怪谈背后真相的同时,不幸被卷入到幕后势力的阴谋斡旋当中。

  • 宝贝萌萌哒:冰山爹地太高冷最新章节

        男人强行把某小女人窝在怀里,眼睛眯的像狡猾的狐狸,“你叫我亲爱的,我叫你宝贝儿。”“那粑粑,我是什么呀?”上一秒温柔如水,这一秒寒彻入骨,“滚,不许和我争宠。”白小鱼额角青筋暴跳,“那是你儿子!”“不,是情敌!”

    本章内容提要:
    ...    风月久仿佛是凭借着潜在的意识回到了芙笙殿,她进到寝殿,沉重的步子走到床边,重重倾倒便趴倒在床。突然有了倚靠和支撑,风月久恍恍便昏睡过去。     轻烟一如既往地在平素的时辰去唤醒风月久,只是她呼唤没有回应,敲门也无人开门。     “太子妃,您还在睡吗?”     轻烟察觉风月久近些日子的异常,担忧她会出事,便不顾......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