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久此一刻才是脑袋完全空白,许久,当风月久再回神转身时,面对着禁闭之门。风月久小步挪近,推门不动,她轻扣几声,唤道:“太子殿下,你,你……”

    “太子妃你不要进来,我怕自己会忍不住伤害你,我知道你不愿意,也不奢求你为了我做什么,我答应过的,绝不强求,你只是你自己的,我没有任何借口,没有……”

    静夜如是,隔着一扇门,风月久听得清清楚楚,央君临说得每个字,甚至每一处的感情起伏。

    风月久明白央君临或许真是中了什么不得了的药,那药让他烈火缠身,让他迷乱自己,让他奋身跳入荷花池,可他却甘愿自己承受痛苦和折磨,而坚守当时所言,不愿意强迫她,伤害到她。

    风月久无心去追溯让央君临变成这样的缘由了,她一整个人,一整颗心,都被央君临的真心与在乎所融化,感动得一塌糊涂。

    “太子殿下,谢谢你。”

    “我之前答应过你很多事,却总是没能守信,这次,我不会再对你食言了。”

    风月久竟然心生一丝酸楚,都说承诺是美好的,诺言都是期许幸福的,可为何她与央君临之间那些所谓的承诺都是隔阂呢?但尽管如此,央君临又为何决心苦守,他明明是太子殿下,高于一切,为何偏偏为自己做到如此?

    风月久不越发信了,央君临对她的爱和在乎,当真已经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他无法自拔,而她也开始入陷。那个风月久防备已久的温情陷阱,终究未能避免而安然路过,她还是失足掉落。

    风月久扶着寝殿门坐到了地上,她倚靠门上,隔着一道不薄的门,像是靠在了央君临背后,听他的忍耐,听他心中的话。

    “太子殿下付我以真情,我却无情以待,他真心真意,我却身负谎言,明知不可为,我还是做错,一次又一次地错下去,难道我真的只有冒着太子妃的身份永远在他身边作陪,在这皇宫待下去,才能还了他的情,安了自己的心吗?”

    风月久心中暗暗苦楚一言,并非对央君临的绝意,反之,她能如此言,代表了她心底早有此想,当相处陪伴成了自然,离去便成了万般艰难。

    风月久心头的矛盾越发复杂深重,去留,爱否,她与央君临之间的种种牵扯再也无法清晰,一切在模糊不清中发生发展,早已一发不可收拾。

    风月久开始怀疑,她究竟还能否离开这座皇城,或者说,她离不开的,是央君临,她再舍弃,是自己心田种下的情根,发芽生长。

    夜深风凉,一切寂静,风月久坐在寝殿外不禁感受到凉风嗖嗖,她抽身所有繁杂思绪,担忧央君临还是一身湿衣裳,很是不安。

    风月久走到芙笙殿外,从之前跳出的窗户爬进寝殿,烛火依旧,偌大寝殿之中,央君临坐靠在门上,在湿热折磨下睡着。

    “这样都能睡着。”风月久不禁低语。

    风月久向央君临轻步走近,央君临已经睡着,也就不会对她造成什么威胁,她可以放心靠近,对他为所欲为。

    自然风月久不会对央君临有如何的为所欲为,只是有所情不自禁的小动作,但也是关心所致。风月久在央君临身旁蹲下身去,指尖拨去他凌乱沾着的几缕发丝,又顺势抚摸下他的脸颊,还残余温热。

    央君临坐湿了一地,这样下去定是不行,风月久还是决定将央君临扶上床,最好不过将他的湿衣服脱掉,免得他冷热交替,受病更重。

    风月久费了一番力气才将睡得深而沉的央君临扶到床上,但他该是睡得相当深了,才没有被风月久搬运他的动静吵醒。

    千辛万苦,风月久总算将央君临扶到了床上,她瞥目一望床,若是将央君临就此放倒床上,定是会将床弄湿得一塌糊涂,那就算把央君临的湿衣服脱了,还是躺在湿水床上。

    风月久几乎没有犹豫,她将央君临靠在自己身上,寻着摸着给他褪下了衣裳,就算央君临被她脱个一丝不挂,看个精光她也无所畏惧,反正,这样的情况早已见识过。

    风月久三下五除二脱光了央君临,可她心头仍有一丝挂虑,自己好像是趁人之危一般,可即便如此,吃亏的也该是身为女子的自己吧。

    风月久挥散了复杂的想法,脑海里却浮现央君临曾说过的那句“我身上还有什么部位太子妃没见过的吗”,那一刻,风月久简直羞耻得满面通红,仿佛她真的是觊觎央君临身体的怀恶心女子。

    “胡思乱想,那都是太子殿下胡说八道,况且现在的情况,我只是为他着想而已,要说他还占过我便宜呢,还不只一点点!”

    在纠结与矛盾之中,风月久总算将央君临这位任她鱼肉的太子殿下剥干净了,她终于能将央君临这个“重担”卸下,她小心翼翼,仔细谨慎,恐怕将央君临一个不留神给弄醒。

    风月久扶着央君临躺下,她的脸贴近他的身体,残余的温热足够让她脸颊发热,心里发烫。风月久从央君临背后缓缓抽出自己的手掌来,却不料央君临竟惊举双臂将她拥在自己身上,风月久的脸和身体一刹间尽扑在央君临身上。

    “好热!”

    央君临一声不吭,只是将风月久抱在怀里,他确实是睡着了,虽然在他清醒时,选择对风月久放手,但是在梦里,他却不想放开她丝毫。

    风月久越发觉得自己渐生热感,央君临身体确实留有余热,却也没有风月久表现得那般夸张,她没有挣脱央君临,假想是不愿意吵醒他,心中真意却是对这种状态的享受,与央君临的亲近,让她沉迷,让她依恋,让她念念不忘。

    “太子殿下,你在梦里抱紧的人是谁呢,会是我吗?”

    风月久不由得那般期待,央君临梦里能有她,她看不见央君临的梦,却只是这样幻想都能感受到漫长的甜蜜。

    风月久双手从无处安置到缓缓爬上央君临的肩膀,她越发想多,蓦地感觉自己有那么一丁点不知羞耻,抱着一个赤条条的男人心思妄动,更甚者,这个男人还并不是她的夫君。

    “太子妃,我对不起你,本来我只是霸占了你的身份以求保命,居然现在还有……”

    风月久甚至不敢想出那句话来,鸠占鹊巢,如今居然妄起心思,对央君临动了情吗?

    风月久心里的亏欠太多太多,冒充了一个太子妃,她对不起的不仅仅是当事人,更有与之相关联的所有人,以及自己在呼风寨的亲人。

    风月久枕着央君临的温暖终究入眠,一夜不经意地辗转,清晨时,风月久躺在央君临怀侧,像妻子依偎着丈夫的怀抱,二人之间,连气息都平稳得一致。

    风月久稍稍醒来,很自然地蠕动身子,缓缓睁眼便看见与她近乎咫尺的央君临,他仍旧静静躺卧,风月久全神贯注地凝望眼前人,闭目静眠的状态,棱角分明如雕似琢的面庞,足以让一个女子安心倚靠的坚实臂膀,宽阔胸膛,实在赏心悦目又坚实可靠。

    “风月久啊,你这是在做什么,不行,一定要趁太子殿下没醒赶紧逃跑,不然肯定没完没了!”

    风月久急心想罢,却是依恋不舍央君临,犹犹豫豫地才从他怀里钻出来,如同落叶脱离了树枝一般失落零落。

    风月久慌里慌张换了身衣裳,望一眼床上躺卧的央君临,她似是做贼心虚一般溜出了寝殿,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品尝到隐隐的失落之感。

    风月久吩咐轻烟去叫福公公来芙笙殿,打算让他侯着太子殿下。风月久当真摆脱了所有压力,坐在晨光微亮的花园中,在一片清净中,心里做着水深火热的斗争。

    “唉……”风月久一声叹气拉得老长。

    福公公昨夜去了坤宁宫未还,轻烟便远去找他。二人回了东宫,先去了央君临寝宫再辗转去芙笙殿,一刻不待,心急如焚。

    “昨夜太子殿下明明留在坤宁宫,为什么会一个人跑回东宫来了呢?”福公公一脸茫然。

    “这我哪知道,我都不知道太子殿下什么时候进的芙笙殿。”轻烟同样迷惑不解。

    在去往芙笙殿路上,轻烟和福公公看见坐在园中的风月久,便先进到她跟前行礼。

    “奴才见过太子妃。”福公公抱着一套央君临的衣物,是风月久所吩咐。

    “福公公不比多礼,你赶紧去芙笙殿里侯着,等你们太子殿下醒了,就给他带走。”

    风月久嘴上说得无情无义毫不在乎,心中却是滋味复杂,但昨夜一事已然告一段落,自己与央君临之间的关系也并没有质的飞跃,既是如此,她本该不必要心虚什么。

    福公公去了,风月久转眼看见轻烟手上攥着一张卷画,她心生好奇,便一把抢夺过来,展开却是一惊,便急问:“轻烟,这是什么东西啊?”

    “回太子妃,这个啊,是奴婢在回宫路上遇见安和王殿下,他给奴婢的……”

    轻烟话未说完,风月久却先一步认出了画中所画,有七八分相似,正是宫女装扮的自己,也就是“小九”。

    “轻烟,这画你看过吗?”风月久急切而问。

    “回太子妃,奴婢还未来的及看。”轻烟茫然回道。

    “那个安和王殿下为何给你这个,在哪儿给的,他现在在哪儿?”风月久边问边抓起轻烟的手臂显得更加焦急。

    “安和王殿下说让我看到这个画中之人就通知他,就在东宫门外遇见他,他这会儿要往画宫去,说是要请画师帮忙画……”

    轻烟被风月久带急了心情,急急忙忙地说着,风月久比她更急,听轻烟这话的意思,再清楚明白不过了,他央憬华打的主意,恐怕是去找画师画一叠自己的画像,然后无论他接下来要做什么,对自己而言都会是一场或将暴露身份的莫大危机。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七十五章 间隔与爱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七十五章 间隔与爱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七十五章 间隔与爱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七十五章 间隔与爱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山寨太子妃最新章节- 山寨太子妃全文阅读- 山寨太子妃txt下载- 山寨太子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七十五章 间隔与爱】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山寨太子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山寨太子妃》书迷评论

  • 婚后试爱:高冷总裁宠鲜妻最新章节

        她本是豪门千金,却寄人篱下十五年,结婚前夕,得知惊天秘密,她毅然逃婚!他是商业场上的传奇,冷静睿智多金,却也狠辣无情,传言中,他没有任何的情感!三年前,她是他即将娶进门的新娘,却在结婚前夕一走了之,让他成为笑柄。三年后,再次重逢,她是走投无路的小明星,彻底的被他禁锢在了身边,她想要逃,却始终在他的股掌之间。“叶安琪,咱们孩子都有了,你休想再逃!”他霸道宣称。“叶安琪,记住了,只有我才能欺负你,其他人,休想!”他舍命救她,让她的一颗心渐渐沉沦,她本以为从此可以跟他一起好好过日子。可现实为什么是那样的残酷,他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将她推下无底的深渊……

  • 神州传记-剑侠篇-最新章节

        ++目前停刊++

  • 《伤心》最新章节

        作者 ∶错觉、错决(chen4908kimo)
        E-Mail∶[email protected]
        ************************************************
        看到这篇故事的标题,想必不用我说你也知道。
        这是一部悲剧,我只会写悲剧,因为我是个悲观的人。
        想要好的结束,我办不到。
        当我坐在电脑桌前,双手敲打著键盘的同时,也就已经算是
        完成一部作品了。
        或许对你们来说,这是部不怎麽样的作品,可是对我而言,
        却是一部发自我内心深处
        的呐喊,发自内心的不满,这个故事发生在,我的心中。
        **********************************************************

  • 一等宫婢最新章节

        一子落错,满盘皆输。前世,身为棋子的楚和容无从选择,只得在执棋的贵人手中纵横交战,厮杀拼博……直至最后,被随意丢弃,惨死冷宫。今生,站在命运的路口,她誓要逃脱棋子的宿命,成为那个执棋之人!两宫太后,先帝宠妃,继母继妹,高门贵女……这些陷害她,利用她,鄙夷她,轻视的人,今生,她都要以牙还牙,以血还牙!只是,好端端,前世那个暴虐成性,喜怒不定的小皇帝又跑过来做甚?真真吓死她了!

  • 庶女医妃最新章节

        她是现代毒药制造师,医毒双绝、天赋异禀,一朝穿越,成为慕府不受宠的庶女,睁眼便在和亲的花轿上,更悲惨的是眼前有个“鬼面”男子对她剥衣验身……验完还负责收货?他将她禁锢在身边,当他的专属医妃;人前,他宠她无度,人后,他以欺她为乐,却不容别人动她分毫。某男:我的女人只有我能欺负!

  • 十界战神最新章节

        神州大陆,强者如云,弹指间天翻地覆。天才少年,天赋冠绝天下,修《万古弑天诀》,所向披靡,神威震天下,成就十界战神。js330

  • 嫡女药师:邪王的极品私宠最新章节

        “女人,上完就想跑不太好吧?”某女怒吼:“你搞清楚是谁上谁!”他沉吟片刻,幽幽道:“要不……换你上我一次?”“滚!”她是天赋异禀的第一炼药师,却惨遭渣男贱女联手欺瞒害死,一朝重生,成为人见人笑的第一小废物。他是恶名招彰的恶魔黑帝,清冷孤绝,腹黑无耻,却唯独对她另眼相看。他步步设套将她引诱,假装无意实则良苦用心。某日,他将她成功诱拐入怀,含羞道:“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她一脸懵逼:“我没日啊!”他:……

  • 惊世灵师:废材五小姐最新章节

        古武世家的继承人楚玲,被爱人设计灭族,死后穿越到了幻灵大陆。天生废材?傻子小姐?哼!那些都已经成为了过去,未来她将是这世界上最高存在的灵师。话说,这位天神,虽然你一直护航,伴我成长,可大白天你压着我,还扯我衣服干嘛?某天神左手一扣,右腿一勾,逮住想要逃的某女,嘴角扬起邪魅的弧度当然是造小凤凰了。

  • 都市全能天骄最新章节

        都市的花红酒绿,总是很容易让人沉醉!
        一个被家庭困苦折磨的潦倒都市人林云立志创出自己的一番事业!但商场的诡异,却让林云处处碰壁!他这才算是明白商场如战场的道理!精彩生活一幕幕的上演,商场上的,情感上的,还有最后那神秘能力上的!林云一步步变得坚强,演绎精彩绝伦的曲折一生

  • 隐婚101天:唐少宠妻成瘾最新章节

        唐恩万万没想到,六年后再见,一句“我早就是你的女人了”会引起这么严重的事故——盛世婚礼取消,新娘换人,猝不及防被扔结婚证。一代护妻狂魔由此出世[微笑]“老板,夫人和人打起来了。”“去帮夫人打到满意为止。”“老板,夫人在卖……你的春宵一夜……”“缺钱?唐氏够吗?”“老板,夫人有孩子了……五岁……”男人望着缩小版的自己:“……我的儿子?”某宝宝抱着胳膊:“抱歉,本小爷对继承你的一切包括姓氏没什么兴趣。”(1V1宠文拒绝傻白甜)

  • 独宠亿万娇妻最新章节

        温茜身负血海深仇回归,意外与贺柏森发生一夜纠缠,两人彼此利用,成为合作关系,却不想那男人腹黑霸道偏宠她入骨,让她不知不觉沦陷其中,不能自拔。有人看不惯温茜仗着贺先生的宠爱对曾经欺负她的人下手狠辣,出言声讨,贺先生高冷应对,“我宠的!”

  • 农门地主婆最新章节

        一代风娇林楚楚回到西唐却沦为了奴隶,好容易逃出生天,又落入护短的婆婆和难缠的小姑手里,这日子过的已经紧巴巴的了,还成天不让人省心。rnrn总算被休了,以为可以海阔天空了,却不想回到本家又要面对装腔作势的二娘和白莲花的庶长姐。rn她一心只想当个挥金如土的土豪,却被人说是心机婊。rn林楚楚仰天长叹,心好累。rn致富路上又遇办事严肃,私下逗比的沈怼怼。难道是这老天看不惯她稍有清闲,所以故意派出一个妖精来收拾她?

  • 恐怖女网红最新章节

        宁若雨被最亲之人欺辱和陷害,为了活命,不得不捉鬼赚钱,却没想到成了网红,粉丝上千万……

  • 玄幻都市之万界棺材铺最新章节

        成为棺材铺老板!得了个系统,为嘛竟然还是棺材系统?方昊郁闷的打开大礼包,好嘛!又是一堆棺材,难道我这辈子注定要和棺材打交道吗.....

  • 木叶之快乐法师最新章节

        玩个火影版的传奇而已,为什么一眼醒来就到了木叶。  对,木叶的木,木叶的叶。  李子木很郁闷。  不是太子党,没有背景,路人甲的面板怎么办?关键是不能学忍术是什么鬼?  不过这个打怪升级是怎么回事?  7级小火球,12级抗拒火环。。。。还有这个英雄模板,一种三流手游的即视感。  没办法,那就升级吧。  长门:“神罗天征。”李子木:“抗拒火环”。  大蛇丸:“秽土转生。”李子木:“圣言术,专克不

  • 逍遥至尊最新章节

        失足进入异世空间,修行千年回归,就为寻找朝思暮想的她……

  • 我追溯你的时光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关于意暖云风澈和轻罗小扇扑流萤的故事。        流萤邂逅了风澈,从此以后,他们紧紧握着双手,却始终保持着朋友般的恋爱关系,他们随着深刻的了解,他们只用彼此的眼睛就能猜到彼此的心事,心中不想说的秘密,即使闭上嘴巴也无济于事。        两人并肩而行,携手踏过一整个青春,他们愿意彼此分享秘密,从不隐瞒。曾经的恋人消失不见,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转眼已物是人非,楚流萤苦苦追寻风澈数十年,寻不见他的踪影。        两个傻子,凑成了一对,错过了整整十年的光阴,那么漫长的遥不可及,等到再次重逢,却是一切遗憾都来不及弥补,过去的终成了过去,无法挽回。        十年的光阴,终于将风澈和楚流萤紧紧结合在一起,

  • 入骨暖婚:南少宠妻上瘾最新章节

        前世,简瑶被渣男算计,迷了心窍,被继母渣妹陷害,错把毒蛇当亲人,放着江城最帅最有权势的极品男人不要,落了个惨死的下场。
        重生回来,她要把握先机,虐渣男渣妹继母,然后誓死抱紧她的大佬老公。
        婚前,他说,简瑶,我对女人不感兴趣。
        婚后,某人总是嫉妒出现在她身边的每个男人,疯狂吃醋,说好的不感兴趣呢?
        “乖。”他抱着她,声音低哑。

    本章内容提要:
    ...    风月久此一刻才是脑袋完全空白,许久,当风月久再回神转身时,面对着禁闭之门。风月久小步挪近,推门不动,她轻扣几声,唤道:“太子殿下,你,你……”     “太子妃你不要进来,我怕自己会忍不住伤害你,我知道你不愿意,也不奢求你为了我做什么,我答应过的,绝不强求,你只是你自己的,我没有任何借口,没有……” ......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