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久此一刻才是脑袋完全空白,许久,当风月久再回神转身时,面对着禁闭之门。风月久小步挪近,推门不动,她轻扣几声,唤道:“太子殿下,你,你……”

    “太子妃你不要进来,我怕自己会忍不住伤害你,我知道你不愿意,也不奢求你为了我做什么,我答应过的,绝不强求,你只是你自己的,我没有任何借口,没有……”

    静夜如是,隔着一扇门,风月久听得清清楚楚,央君临说得每个字,甚至每一处的感情起伏。

    风月久明白央君临或许真是中了什么不得了的药,那药让他烈火缠身,让他迷乱自己,让他奋身跳入荷花池,可他却甘愿自己承受痛苦和折磨,而坚守当时所言,不愿意强迫她,伤害到她。

    风月久无心去追溯让央君临变成这样的缘由了,她一整个人,一整颗心,都被央君临的真心与在乎所融化,感动得一塌糊涂。

    “太子殿下,谢谢你。”

    “我之前答应过你很多事,却总是没能守信,这次,我不会再对你食言了。”

    风月久竟然心生一丝酸楚,都说承诺是美好的,诺言都是期许幸福的,可为何她与央君临之间那些所谓的承诺都是隔阂呢?但尽管如此,央君临又为何决心苦守,他明明是太子殿下,高于一切,为何偏偏为自己做到如此?

    风月久不越发信了,央君临对她的爱和在乎,当真已经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他无法自拔,而她也开始入陷。那个风月久防备已久的温情陷阱,终究未能避免而安然路过,她还是失足掉落。

    风月久扶着寝殿门坐到了地上,她倚靠门上,隔着一道不薄的门,像是靠在了央君临背后,听他的忍耐,听他心中的话。

    “太子殿下付我以真情,我却无情以待,他真心真意,我却身负谎言,明知不可为,我还是做错,一次又一次地错下去,难道我真的只有冒着太子妃的身份永远在他身边作陪,在这皇宫待下去,才能还了他的情,安了自己的心吗?”

    风月久心中暗暗苦楚一言,并非对央君临的绝意,反之,她能如此言,代表了她心底早有此想,当相处陪伴成了自然,离去便成了万般艰难。

    风月久心头的矛盾越发复杂深重,去留,爱否,她与央君临之间的种种牵扯再也无法清晰,一切在模糊不清中发生发展,早已一发不可收拾。

    风月久开始怀疑,她究竟还能否离开这座皇城,或者说,她离不开的,是央君临,她再舍弃,是自己心田种下的情根,发芽生长。

    夜深风凉,一切寂静,风月久坐在寝殿外不禁感受到凉风嗖嗖,她抽身所有繁杂思绪,担忧央君临还是一身湿衣裳,很是不安。

    风月久走到芙笙殿外,从之前跳出的窗户爬进寝殿,烛火依旧,偌大寝殿之中,央君临坐靠在门上,在湿热折磨下睡着。

    “这样都能睡着。”风月久不禁低语。

    风月久向央君临轻步走近,央君临已经睡着,也就不会对她造成什么威胁,她可以放心靠近,对他为所欲为。

    自然风月久不会对央君临有如何的为所欲为,只是有所情不自禁的小动作,但也是关心所致。风月久在央君临身旁蹲下身去,指尖拨去他凌乱沾着的几缕发丝,又顺势抚摸下他的脸颊,还残余温热。

    央君临坐湿了一地,这样下去定是不行,风月久还是决定将央君临扶上床,最好不过将他的湿衣服脱掉,免得他冷热交替,受病更重。

    风月久费了一番力气才将睡得深而沉的央君临扶到床上,但他该是睡得相当深了,才没有被风月久搬运他的动静吵醒。

    千辛万苦,风月久总算将央君临扶到了床上,她瞥目一望床,若是将央君临就此放倒床上,定是会将床弄湿得一塌糊涂,那就算把央君临的湿衣服脱了,还是躺在湿水床上。

    风月久几乎没有犹豫,她将央君临靠在自己身上,寻着摸着给他褪下了衣裳,就算央君临被她脱个一丝不挂,看个精光她也无所畏惧,反正,这样的情况早已见识过。

    风月久三下五除二脱光了央君临,可她心头仍有一丝挂虑,自己好像是趁人之危一般,可即便如此,吃亏的也该是身为女子的自己吧。

    风月久挥散了复杂的想法,脑海里却浮现央君临曾说过的那句“我身上还有什么部位太子妃没见过的吗”,那一刻,风月久简直羞耻得满面通红,仿佛她真的是觊觎央君临身体的怀恶心女子。

    “胡思乱想,那都是太子殿下胡说八道,况且现在的情况,我只是为他着想而已,要说他还占过我便宜呢,还不只一点点!”

    在纠结与矛盾之中,风月久总算将央君临这位任她鱼肉的太子殿下剥干净了,她终于能将央君临这个“重担”卸下,她小心翼翼,仔细谨慎,恐怕将央君临一个不留神给弄醒。

    风月久扶着央君临躺下,她的脸贴近他的身体,残余的温热足够让她脸颊发热,心里发烫。风月久从央君临背后缓缓抽出自己的手掌来,却不料央君临竟惊举双臂将她拥在自己身上,风月久的脸和身体一刹间尽扑在央君临身上。

    “好热!”

    央君临一声不吭,只是将风月久抱在怀里,他确实是睡着了,虽然在他清醒时,选择对风月久放手,但是在梦里,他却不想放开她丝毫。

    风月久越发觉得自己渐生热感,央君临身体确实留有余热,却也没有风月久表现得那般夸张,她没有挣脱央君临,假想是不愿意吵醒他,心中真意却是对这种状态的享受,与央君临的亲近,让她沉迷,让她依恋,让她念念不忘。

    “太子殿下,你在梦里抱紧的人是谁呢,会是我吗?”

    风月久不由得那般期待,央君临梦里能有她,她看不见央君临的梦,却只是这样幻想都能感受到漫长的甜蜜。

    风月久双手从无处安置到缓缓爬上央君临的肩膀,她越发想多,蓦地感觉自己有那么一丁点不知羞耻,抱着一个赤条条的男人心思妄动,更甚者,这个男人还并不是她的夫君。

    “太子妃,我对不起你,本来我只是霸占了你的身份以求保命,居然现在还有……”

    风月久甚至不敢想出那句话来,鸠占鹊巢,如今居然妄起心思,对央君临动了情吗?

    风月久心里的亏欠太多太多,冒充了一个太子妃,她对不起的不仅仅是当事人,更有与之相关联的所有人,以及自己在呼风寨的亲人。

    风月久枕着央君临的温暖终究入眠,一夜不经意地辗转,清晨时,风月久躺在央君临怀侧,像妻子依偎着丈夫的怀抱,二人之间,连气息都平稳得一致。

    风月久稍稍醒来,很自然地蠕动身子,缓缓睁眼便看见与她近乎咫尺的央君临,他仍旧静静躺卧,风月久全神贯注地凝望眼前人,闭目静眠的状态,棱角分明如雕似琢的面庞,足以让一个女子安心倚靠的坚实臂膀,宽阔胸膛,实在赏心悦目又坚实可靠。

    “风月久啊,你这是在做什么,不行,一定要趁太子殿下没醒赶紧逃跑,不然肯定没完没了!”

    风月久急心想罢,却是依恋不舍央君临,犹犹豫豫地才从他怀里钻出来,如同落叶脱离了树枝一般失落零落。

    风月久慌里慌张换了身衣裳,望一眼床上躺卧的央君临,她似是做贼心虚一般溜出了寝殿,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品尝到隐隐的失落之感。

    风月久吩咐轻烟去叫福公公来芙笙殿,打算让他侯着太子殿下。风月久当真摆脱了所有压力,坐在晨光微亮的花园中,在一片清净中,心里做着水深火热的斗争。

    “唉……”风月久一声叹气拉得老长。

    福公公昨夜去了坤宁宫未还,轻烟便远去找他。二人回了东宫,先去了央君临寝宫再辗转去芙笙殿,一刻不待,心急如焚。

    “昨夜太子殿下明明留在坤宁宫,为什么会一个人跑回东宫来了呢?”福公公一脸茫然。

    “这我哪知道,我都不知道太子殿下什么时候进的芙笙殿。”轻烟同样迷惑不解。

    在去往芙笙殿路上,轻烟和福公公看见坐在园中的风月久,便先进到她跟前行礼。

    “奴才见过太子妃。”福公公抱着一套央君临的衣物,是风月久所吩咐。

    “福公公不比多礼,你赶紧去芙笙殿里侯着,等你们太子殿下醒了,就给他带走。”

    风月久嘴上说得无情无义毫不在乎,心中却是滋味复杂,但昨夜一事已然告一段落,自己与央君临之间的关系也并没有质的飞跃,既是如此,她本该不必要心虚什么。

    福公公去了,风月久转眼看见轻烟手上攥着一张卷画,她心生好奇,便一把抢夺过来,展开却是一惊,便急问:“轻烟,这是什么东西啊?”

    “回太子妃,这个啊,是奴婢在回宫路上遇见安和王殿下,他给奴婢的……”

    轻烟话未说完,风月久却先一步认出了画中所画,有七八分相似,正是宫女装扮的自己,也就是“小九”。

    “轻烟,这画你看过吗?”风月久急切而问。

    “回太子妃,奴婢还未来的及看。”轻烟茫然回道。

    “那个安和王殿下为何给你这个,在哪儿给的,他现在在哪儿?”风月久边问边抓起轻烟的手臂显得更加焦急。

    “安和王殿下说让我看到这个画中之人就通知他,就在东宫门外遇见他,他这会儿要往画宫去,说是要请画师帮忙画……”

    轻烟被风月久带急了心情,急急忙忙地说着,风月久比她更急,听轻烟这话的意思,再清楚明白不过了,他央憬华打的主意,恐怕是去找画师画一叠自己的画像,然后无论他接下来要做什么,对自己而言都会是一场或将暴露身份的莫大危机。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七十五章 间隔与爱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七十五章 间隔与爱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七十五章 间隔与爱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七十五章 间隔与爱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山寨太子妃最新章节- 山寨太子妃全文阅读- 山寨太子妃txt下载- 山寨太子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七十五章 间隔与爱】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山寨太子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山寨太子妃》书迷评论

  • 魔尊大人求别撩最新章节

        堂堂修仙界元婴老祖,转眼间一抹神识重生在与她长相极为相似的方府大姑娘身上。凡尘灵气稀薄修行困难?没关系咱们有人暗送灵石;方府一群会走路的胃袋要害她?活了千百年要没点脑子早挂了,想玩就陪你们玩玩咯。那个小鬼,别逮着谁都喊娘,姑娘今年才十六。哎哎哎,你别乱喊爹啊,那是魔尊,快回来。

  • 艾德弗瑞战记最新章节

        这篇小说借用了一些电脑游戏的背景,希望大家喜欢。如果哪位朋友喜欢,请在网站注册,投我一票,那样我会写得更快的。多多指出不足,也是我欢迎的。

  • 千谜之馆最新章节

        有一千种谜题
        就会有一千种答案

  • 名门闪婚:陆少的心尖宠最新章节

        被亲妹妹陷害,羊入虎口,本想甩下钱就走,却被威胁和身价不菲的他结婚。“喂喂,我跟你不熟,你别过来!”“老婆,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别怕,我会好好吃掉你。”某男扯了扯领带。“走开,不准吃我妈咪!”突然闯进来的包子气冲冲地指着某男。某男侧头看了看小包子:“想要有个妹妹陪你一起玩吗?”“想”“那你先出去,我和你妈咪给你造个妹妹出来。”“好”

  • 网游之横扫四方最新章节

        &#;&#;曾经的辉煌难以忘却,曾经的承诺仍在耳边。
        &#;&#;冲锋的路上
        &#;&#;守护同伴的身躯
        &#;&#;站在第一战线中浴火奋战
        &#;&#;这是战士的宿命,也是战士的荣耀
        &#;&#;一个具有强悍的操作天赋,又努力实现自己承诺的林晨,会在被称为第二世界的英雄中,活出怎样的精彩?
        &#;&#;守护着自己珍惜的一切!
        &#;&#;哪怕举世皆敌!又何妨?
        &#;&#;握紧手中的武器消灭挡在前路上的种种障碍,人挡杀人、神挡杀神!
        &#;&#;

  • 王爷征途娱乐圈最新章节

        且看傲娇王爷如何背靠金主好乘凉,变身熊猫攀巅峰。一朝穿越,二朝拍戏,三朝成影帝!乐瑞:喂,娱乐圈,本王征得就是你!还有那刁民……

  • 悲情画扇最新章节

        意外重生,一副残破不堪的身躯,带着当年的一把画扇,复活在一个经脉尽断的吴凡身躯上。万般炼狱修炼,只为让小妹妹过上幸福生活,练体入道路断我便踏出一条路。
        大道三千,无情练体,亦要冲破天地。猎杀天才,脚踩妖孽。生死看淡,不服来干。

  • 半生情缘半生劫最新章节

        初踏社会的独立女,腹黑阴沉的职场男。
        他游戏人生,她却视他为初恋。
        然而他蓦然发现:无论时光转换,世事沧桑,她永远是他心底最明媚最清澈的水样女子。

  • 学弟套路深最新章节

        张昀,你他妈的竟敢抢老子女朋友?【老子的女神啊!我喜欢了两年都没追上!】学长,我没有,是学姐自己追我的。怎么可能!!【我女神会追你?还主动?!!】真的(嘤嘤嘤!)卧槽,你哭什么!!一个大男人!学长你冤枉我!我靠,别哭了,行吧,我怎么做你才能不哭!那…学长做我男朋友吧!行,只要你不哭就行,等下…你他妈说啥?!!

  • 灵武明尊最新章节

        九世重生,寻觅曾经失落在大陆的上古神器,唤醒旧时的记忆……

  • 都市妙手仙医最新章节

        张宇左手阴雷,右手阳雷,即使杀人的战技,又是救人的仙术。都市谁为王,医术通天地,美女如云,快乐医仙。

  • 女法医与她的赏金猎人搭档最新章节

        古老的基因药物,致使神话传说中的精灵、树精灵、矮人、魔族、半兽人、蚁人、娜迦等种族纷纷重返人间,更有无数不知名的怪物在城市的阴影里游荡。是谁杀害了夜归的少妇?又是谁偷走的邻家的婴儿?支离破碎的肢体散落在犯罪现场,复仇的子弹击碎坚硬的鳞甲,特种法医如何解开一团团的迷雾,英勇的赏金猎人又是怎样的捉拿一个个变异的怪物。
        恢复更新!希望大家继续支持,谢谢。
        第一卷只能算前传哦。正文章节总第二卷开始。感谢大家一直一来的支持。

  • 狐情问青天最新章节

        白枫,白枫,你醒啦?我,我,我以为你不会再醒来了,这可急死我了。白子荷,我怎么能不醒来呢?他们都把你逼得无立锥之地了……白子荷,你给我记住了。我不想你我再做那黄泉路上的曼珠沙华,花开一千年,叶落一千年,见花不见叶,见叶不见花。生生世世,两俩相错!

  • 妃谋天下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成为相府庶女三小姐,嫁与鬼王为妻,传闻这鬼王残忍暴虐,心狠手辣,人人都觉得她嫁过去活不过三日,可宁瑶却是有些无语,眼前这又会撩,又能撩的男人到底是谁。

  • 夜尊追妻路漫漫最新章节

        内有家中想要做太子妃的妹妹,有抢夺江湖势力的丫鬟,更有刺客榜排行刺客,敌国逃命的太子,隐世家族的继承人。外有太子、六皇子、镇南王、邻国将军、外加一只避无可避的地下交易场所暗河之主夜尊对她虎视眈眈。

  • 老公重生要追我最新章节

        陆浅上辈子是程深舟的妻子,就像是守活寡,男人从未正眼瞧过她,十年清苦,被堂姐毒死后,她重生了。
        重生后的生活没有程深舟,陆浅撩遍各路男神,在虐渣打脸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在陆浅和小鲜肉吃完饭的一个晚上,男人当街拦住她,目光极具侵略性,声音低沉:
        “上辈子你是我的妻子,这辈子还想逃?”
        上辈子眼瞎无视枕边人,这辈子就是坑蒙拐骗也得把她的名字安在户口本上。
        ——甜爽无虐无误会,双重生。

  • 特种身份最新章节

        因特殊体质,被第七军区首长把我送到了一个奇异白胡子老者这里拜师学艺,不仅精通华夏各种武功更是一名中医高手,在几年的学艺生涯里吃了太多太多的苦,付出了常人做不到的艰辛,学成后加入了第七军区服役,可惜只有十年的光阴,后因受了重伤退役回归陌生繁华的都市,在都市生活中经历的危险远远的超出了当初在部队的生涯里,也将执行人生最后一次任务……

  • 武神传说最新章节

        别人修玄力,我修仙!修炼速度不快怎么办?别担心,哥有双脉!什么?!还嫌慢?那哥只能去炼丹了,管饱!附魔武器算什么?哥自炼神器!你有宗门撑腰?哥摆个大阵分分钟灭他丫的!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一部属于武神的传说!

    本章内容提要:
    ...    风月久此一刻才是脑袋完全空白,许久,当风月久再回神转身时,面对着禁闭之门。风月久小步挪近,推门不动,她轻扣几声,唤道:“太子殿下,你,你……”     “太子妃你不要进来,我怕自己会忍不住伤害你,我知道你不愿意,也不奢求你为了我做什么,我答应过的,绝不强求,你只是你自己的,我没有任何借口,没有……” ......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