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想什么,突然改变主意不想见我们小久久了?”杜宓娘似有深意地一问。

    “不,无论她成了什么样,我都会像她一直对我那般不离不弃。”央君临只是不敢想象风月久为她受苦,而绝非有一丝一毫的嫌弃之意。

    “陛下可要记得君无戏言这句话。”

    杜宓娘的话越发让央君临心中不安,无论风月久出了点什么问题,他恐怕都不能原谅自己。

    杜宓娘领着央君临来到风月久房前,二人行上楼梯,房门关着,看不见也听不到里头有多大动静。

    “陛下,小久久就在里面。”杜宓娘不推门却说。

    央君临不假思索按手门上,杜宓娘却又故作玄虚地说:“陛下可想清楚了,推开这扇门,见到之人如果不顺应君心,可……”

    杜宓娘话语未尽,央君临手指的力气已然使出,在门正中央,轻手顺利将门推开。门敞开,眼前却没有风月久的出现,央君临疾步迈进门槛,这是当日他与风月久的洞房,如今已卸去了当时的喜庆红,反倒显得有一丝单调孤寂。

    央君临目光捕捉到房中唯一的背影,她坐在床上,一层床纱相隔。央君临迈着沉重的步子上前,不去担忧风月久的外在改变,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弃置她不顾。

    央君临已站至风月久身后,直到他掀起床纱帘之前,风月久都似毫无察觉有人靠近,无论是心跳,呼吸还是脚步,她都不曾注意一般。

    央君临指上撩起一侧纱帘,而风月久的低垂的眼眸终于抬起,她蓦地转过身来,没有缺胳膊少腿,没有毁损容貌,外表毫无变化,唯一改变的是那对眼睛,眼神中只剩下一片澄澈,毫无其他意思。

    风月久双手抱着一只整鸡,咬在嘴里挡住了下半边脸,只剩露出两只流露陌生眼光的眼睛。

    央君临只愣了一刻,他一膝跪在床上靠近风月久,她却抱着自己的美食从另一边跑下了床,着急忙慌地打着赤脚跑向门边的杜宓娘,喊道:“宓姨有坏人,他要抢我的鸡吃!”

    央君临转身愣在了床上,风月久跟杜宓娘喊说的那一句,简直就像三岁孩子跟父母抱怨被邻居家大哥哥欺负那般的稚嫩和无辜。

    风月久冲到杜宓娘怀里,一脸撒娇的模样指着“陌生人”央君临诉苦道:“坏人,宓姨你把他赶走吧!”

    “好了好了,小久久啊,他不是坏人,是客人,来看你的,你先坐这里吃着,宓姨跟他说,让他走啊!”杜宓娘哄小孩似的劝好了风月久,让她暂且坐在一旁吃她自己的。

    杜宓娘对风月久的笑容敛去,转向央君临,他显然是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就像他当时让风月久成了陌生人,今日风月久照样奉还。

    “陛下我们出来说吧。”

    央君临和杜宓娘站在屋外的廊上,他眼尚能看见风月久坐在屋里啃鸡腿吃得津津有味,她看上去如此开心,当真就像个孩子一般天真无邪,可当她余光注意到央君临在看自己时,竟还转过头来吐舌做鬼脸,真将自己视作坏人了吗?

    “大概两个月前,小久久回到啸虎山前,伤痕累累,没有性命之忧,可那以后昏迷了将近一个月,醒来就成了这样,请过很多大夫,都束手无策,我们也都不清楚她究竟经历了什么,大夫只说是心病,药石不灵。”

    杜宓娘沉重道来,央君临眼里看着风月久一个人的快乐,她确实是自得其乐,可在央君临眼中,那便是他不可饶恕的酸楚和亏欠。

    “这都怪我。”央君临道。

    “嘴上说说都是没用的,如今小久久成了……你们眼中的傻子,但你现在是皇帝,天下之君,还能让一个这样的女人成为你的皇后,站在你的身边吗?”杜宓娘问。

    “她是我唯一的妻,这一生,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有除她以外的其他女人。”央君临坚决心意。

    “那太后呢,太皇太后呢,文武百官呢,还有全天下的百姓,他们会接受一个非常人的儿媳,脑子有问题的皇后吗?”

    杜宓娘愤愤一问让央君临有一刹迟疑,他皱着眉头,杜宓娘所忧并非为难他,也不无理,对他而言,确实无论风月久是何等情况都愿意与她相守一生一世,可今时今日的他已经不是风月久一个人的夫君,而是这全天下的君主。

    央君临显然陷入了决断的困境,杜宓娘没有逼他做何选择,他是皇帝陛下,自己区区小老百姓,又有何资格强迫他选择天下还是风月久。

    “我得去前面看看,免得小久久的老爹又喝多了,虽然小久久心智只有孩童那般,但并不无理取闹,你要留在这儿行,别惹她生气,别让她哭啊,不然当心她老爹喝醉了不认人,弑君这种事,他疯了还是能做的出来的。”

    杜宓娘离开了,风月久坐在房中,将一只整鸡碎尸万段,啃得一干二净,骨头扔的七零八落,她吮吸着指尖站起来,笑得一脸满足,满脸啃得油光发亮。

    风月久转身面向屋外,方才还是央君临和杜宓娘二人在谈话,这会儿只剩下央君临一人注目凝望。风月久一对上央君临的目光,似是绵延千年,她扭头看两边,只有自己一个人,他在看自己?

    风月久添完了最后一根手指迈步出了房间,跟央君临隔着两步距离,一副防备的样子问:“你真不是坏人?”

    央君临刹那从出神入思当中抽离,风月久能跟他说话,他有多庆幸,欣喜若狂。央君临一步欲上前,风月久却一步退回房里,皱着眉头急说道:“不准过来!”

    央君临又感受到心中的失落,可他明白,自己不能如此急功近利,不能惹起风月久的厌恶,不能让她生气,而应该慢慢拉近距离。

    “宓姨去忙了,她让我留下来陪你玩。”央君临略带苦味的笑容瞬间软化了风月久的防备之心。

    “真的?”风月久瞥着脑袋和眼睛问央君临,说道,“如果你真的不是坏人,那我就让你跟我玩。”

    央君临越发笑得逼真了,让一切的苦涩暂且告一段路,叫一切妨碍的可能都抛诸脑后,他只想跟风月久好好相处,而不是陌生人或者坏人。

    央君临点点头,他往风月久走去,脚步不越过那道门槛,只向她伸手过去。风月久没有即刻将自己的手迫不及待交在央君临手上,她又看他的笑,又看他的手,缓缓地抬起自己又是口水又是油渍的手,慢慢地伸向央君临。

    风月久的指尖落在央君临手上,他等这一刻恍若一瞬千年,央君临抓紧风月久的手,她也蓦地对他展露不再防备的笑容,问道:“你要陪我玩什么?”

    “你想玩什么,我就陪你玩什么,但在那之前……”

    央君临掏出怀里的巾帕,牵着风月久手靠近,将她嘴角的油渍擦拭去,央君临的温柔如旧,风月久却愣着神情,毫不反抗,只是睁着略惊的双目注视央君临,不忍离开。

    央君临小心翼翼地将风月久脸上擦拭干净,再将手指也擦过一遍,而风月久一声不吭的,像极了一个乖孩子,无论她是任性的太子妃,还是乖巧的“孩子”,都是央君临的心头爱,抓紧不愿放开的珍惜。

    “鸡我都吃完了,你要早点不是坏人的话,我还会分一只鸡腿给你的。”风月久圆亮亮的眼睛无辜地一盯央君临。

    “没事,我不饿。”

    央君临折好巾帕放回,才说了“不饿”就被饥饿的肚腹出卖,从衡都赶来呼风寨,他几乎没有停下来一刻好好吃一顿饭,一点干巴巴的干粮只为让自己不倒下。

    央君临肚子叫了,风月久清清楚楚地停在耳中,她又盯着央君临的肚子,俯身用指头戳了戳,撇着脑袋微微嘲笑道:“明明肚子就很饿了,还说谎!”

    风月久又跟个大小孩一般叉着手,对央君临说道:“走吧,我带你去厨房找吃的去!”

    央君临说罢就牵起央君临的手,而央君临也任由她将自己拉着往任何方向去。跑下楼梯,穿过竹楼,风月久时不时回望央君临笑得灿烂,他回应的笑容也越发不受束缚。

    “慢点跑。”

    “快点走啊!”

    央君临被风月久带到厨房,风月久没有直接出面跑进厨房,而是拉着央君临躲在墙角外。今天是呼风寨的大日子,整个厨房周围飘香四溢,上桌的还未吃完,里头又一个又一个菜地准备着接上。

    风月久躲在窗下,探出半个脑袋往厨房里偷看,一道热菜装盘,待会儿就要送出去,就趁着那个空荡闯进厨房偷好吃的吧。

    风月久笑得意味深长,她转身蹲回央君临身边,还抓紧他的手不放,对着央君临自说自话说道:“等他们出去,我给你偷吃的去,想吃什么,包子馒头,还是吃烧**!”

    央君临还未来得及要求,只沉溺于风月久的笑容当中无法自拔,而厨房里不够的人都送菜去了,风月久数着他们离开的脚步,最后一个离开厨房,她即刻起身冲进去。

    央君临被风月久带起来,被她一股冲劲儿拽进厨房,就是这种幼稚的闯荡,也让他的心情跌宕起伏。

    风月久看灶台有什么就抓什么,全派给央君临,央君临一只手拿不了太多,却不忍心打断风月久的兴致勃勃,他从旁边拿起来一个干净盘子,被风月久叠得老高老高,晃晃悠悠,绝对逃不过转眼倒塌崩溃的命运。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九十二章 你不是坏人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九十二章 你不是坏人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九十二章 你不是坏人是作者月西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山寨太子妃》之 第一百九十二章 你不是坏人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山寨太子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西白写的《山寨太子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山寨太子妃最新章节- 山寨太子妃全文阅读- 山寨太子妃txt下载- 山寨太子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百九十二章 你不是坏人】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山寨太子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山寨太子妃》书迷评论

  • 神王爆宠:妖娆驭灵师最新章节

        她是21世纪皇牌特工,一朝穿越,本尊既是天生草包,还是惊天武学废柴?渣男贱女暗算不说,外加妖孽美男壁咚不休?当她于尸山中站起,觉醒于焰魂城,势必要惊才绝艳,傲倾九天。续灵脉,承驭灵图谱,掌上古荒灵圣体,某女表示,开外挂,简直soeasy坐拥灵邪魔鼎,身藏神府宝地,一曲灵烬引,搅乱苍穹,天下谁与争锋?他是嗜血暴虐,性情不定的至尊神王,传闻他冰色倾城,高不可攀,偏生对她一宠成瘾,禽难自禁。宠到根本停!不!下!来!宠到身下桃!花!朵!朵!开!“夜清枭,你到底想干嘛!“”对于他的阴魂不散,死缠烂打,某女终于恼羞成怒。“疼你宠你,把你一口吃进我心里。”他一脸邪肆狂狷笑意,宠溺宣誓。

  • 豪门惊爱最新章节

        四年前,他是帝都一手遮天的权少,她是骄傲美丽的叶家大小姐,她爱他,可他却在欢爱落幕后消失无踪。四年后,她成了落魄千金,被当做礼物送回他的身边,他步步紧逼,撕她婚纱,毁她联姻,用虚假契约将她绑回身边。爱与恨纠缠的边缘,她被迫成为他的契约情人,被他夜夜索取,日日压榨,她扶着纤腰忍无可忍,“时先生,我们的契约到底何时到期?”他长指伸出,点着契约最下角的小字,薄唇轻勾:“契约期限,一辈子!”

  • 孽缘最新章节

        一个视爱情为最崇高信仰的女人
        凭藉这份信仰.她拥有最深刻的爱恋
        同时也拥有最沈重的恸

  • 多人追求真的好吗最新章节

        ↓请看↓请看↓
        我不太懂得处理这里的资料呢~~~~~~所以有时很久都没出文章~^^"~
        不过希望大家多多给意见,如果好看的话请推展和投票~^^~
        我的文章会不断的改良,会更好看的啊!

  • 与你漫漫时光最新章节

        路漫漫:锲而不舍的一路追逐着他的脚步;齐修远:总裁大少爷,一句“你不是我的菜”,刁难百般;孩童时期的小小误会,造就了难以明断的恩仇;“爱”就要付出,“喜欢”就要承受;悲欢离合,一如既往,长路漫漫,我陪你渡过!

  • 我的傲娇女租客最新章节

        谭波退役回家准备结婚,却不想女友要和他分手。颓废之后,重新振作!男人有了事业有了本领,何愁不来各种燕瘦环肥倾城绝色?

  • 隐婚萌妻宠上瘾最新章节

        苏小满是星城国际名不见经传的一个小助理,却和星城国际总裁傅镜淸隐婚三年,傅镜淸是娱乐公司老板,后宫三千,苏小满成天周旋在丈夫的新欢旧爱之间,身心疲惫,一心只想离婚。
        “离婚?除非你睡服我”这是傅镜淸的名言。
        苏小满只能将心思转到工作上面,从小小助理一路成为娱乐圈唯一一个带出“三帝两后”的王牌经纪人,工作也越来越晚。
        傅镜淸却总是能够神乎其神的出现在苏小满办公室的门口:“老婆,你忙归忙,什么时候有空睡睡我?”
        苏小满看着平日里高冷面瘫,但是到了她面前就耍无赖的男人,镇定的说:“我很忙,我以为傅总善解人意。”
        傅镜淸已经将她逼到角落:“对你,我不仅善解人意,还善解人衣!”

  • 华聘最新章节

        三月的桃花开了,她披着凤冠霞帔,却被送入齐王府的偏门,成为他眼中的一堆烂泥,眼睁睁地看着吴国公府被一把火烧成灰烬。  这一世,她不会再让他们踩着她亲人的尸体,成为尊贵!她要给仇人寻一个最痛苦的死法!更要给自己谋一盛世华聘!  华聘,结两姓之好,重生,缔一世安康。

  • 看见死亡的双眼最新章节

        这里有人鱼公主的故事、小红帽与大灰狼的故事、白雪公主的故事、还有齐天大圣的故事。每个人来到这片大陆似乎都有原因,每个人的背后都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在大陆上流传着神的宝藏的传说,但没有人到过那里,它的秘密掌握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妇女身上,她知道每一个人的故事,她似乎了解每一个人。当月亮花再次绽放,新月便会诞生,希望将会携带圣光降临。

  • 一叶遮天最新章节

        “师傅,弟子要下山了。”“嗯,你现在也是学有所成了,即日起你便下山入世吧。”“师傅我怕你交给我的东西用不到。”“徒儿放心,你学的东西自然能用到。”“嗯,师傅。那弟子下山了。”“嗯,去吧。”“师傅,这片树叶倒底是干什么的?”“泡茶用的。”“嗯,那弟子就下山了。”“去吧。”“师傅”“滚!”

  • 华娱特效大亨最新章节

        落魄功夫小生陆麟,拥有一台能做出炫酷特效的超级电脑。从此华语影片不在是低成本、小制作的代名词。奇幻瑰丽的仙侠世界登上银幕,沉迷华夏网文的外国小哥,不再期待漫威!

  • 一九二二:小女人罗曼史最新章节

        李相默永远也不会想到离开家逃到北平的那一刻,注定这一世的流离失所,飘摇不定。战争的残酷,人性的懦弱与不堪,时时刻刻都在她的面前上演。乱世是一个让人快速成长的时代,在这样一个动荡的时局里,任何人都要学会隐忍和妥协。李相默懂了,所以她学会了让步,只不过始终坚守这爱情的底线。赵文斌也懂了,只想和一人终老,所以他不停的寻找。越是动荡的年代里,爱情越是刻骨铭心,他们用尽一生去守护着心中的那抹骄阳。

  • 小甜心最新章节

        清泉高中有两大男神,出身优越,成绩逆天,但脾气暴躁的校霸顾情深和温文尔雅,多才多艺但学习一塌糊涂的程微木。自认为是小仙女的沐红颜偷偷喜欢程微木好久了,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向程微木告白,却误把情书送给了顾情深,还被他狠狠地嘲讽了一顿。此后,沐红颜和顾情深就成了仇人,见面就互咬。可是很多年后,沐红颜却非常感谢那次错误,让她遇到了能够温柔她岁月的人。小剧场:如果一个男生和你一起打游戏时,不喜不怒,平淡温和,一副完全不在乎输赢的世外高人风范。你千万千万不要以为他喜欢你,他只是已经默认了,带你这个菜逼是根本赢不了的。在顾情深眼里,沐红颜就是那个菜逼。

  • 神妃在上:妖孽邪王盛世宠最新章节

        >dd<    【男女双强双洁,爽文宠文,双双腹黑无极限,不喜慎入】    她,是风云大陆天纵之才,铁血杀伐,凤飞九天,一出蓄谋已久的背叛,她葬身蛮荒古域尸骨无存。    她,是南辰国武安侯凤家三小姐,天生废材,灵脉尽碎,玄气全无,被所谓的亲人欺凌至死。    当她变成了她,凤眸骤睁,天生废材?呵呵!    殊不知她体内的灵脉乃这风云大陆举世无双比神品还要好的绝品凤脉!    一朝凤脉现,从此御灵兽,斗渣伯渣婶,虐渣堂姐妹,炼神丹,走魔林,跨四海,一双素手,一根银针,活死人肉白骨。    九星驳妖师是天才?呵呵!在她这个神级驳妖师面前,一切都是浮云!    五品神丹很珍贵?呵呵!她随手一炼,都是七品上神丹!    七品魔兽很稀罕?呵呵!殊不知,远古祖龙上古神凤争着要和她契约!    天阶灵器很强大?呵呵!神品灵器她信手拈来!【以上都是浮云,简介无能,请看正文!】    小剧场:    风华绝代的邪王看上了名动燕京的镇国大将军府废材三小姐,撕碎了一众待字闺中少女们的芳心,安抚了一众尚未娶妻少年们那颗惴惴不安的心。    据传凤家三小姐貌如嫫母笑如夜叉,更被国师亲自批为天煞孤星之命格——但娶她是因为凤废材的命格镇得住自家王爷的命格,第家军想了想,忍了!    忽又闻,凤废材知道自家王爷命悬一线之后,不但没有心生忧虑,还立志在自家王爷仙逝后将王府据为已有带着王府家产改嫁,第家军看了看脸色铁青却没发作的王爷一眼,又忍了!    洞房花烛夜,某王爷欺身而上,凤眸微眯,眼带笑意。    “听说娘子想在为夫仙逝之后带着为夫这偌大的王府改嫁?嗯?”    “听说娘子说为夫奄奄一息不能人事?嗯?”    某女:……    【以上还是浮云,剧场无能,请看正文!】

  • 纤云记最新章节

        一个普通的人类,在平庸的度过一生后,轮回转世到了另外一个新世界,还带着上一世无关紧要的记忆。这里被称为天灵大陆,这里有一半的人类拥有能够修炼的灵脉,这里的竞争比地球还要残酷。
        武帝灵技千变万化,武动乾坤,千万人马中纵横战场,如闲庭漫步。
        魔导祭坛法阵,势如破竹,在瞬间,爆发出毁灭人间的灵力魔法。
        乐圣以灵为奏章,一曲相思断人肠,弹指间,樯橹灰飞烟灭。
        ——:(大家可以加我讨论一下剧情。)

  • 灰喜鹊最新章节

        两中合并,势同水火。 手下A:“老大,我的汉堡又被严舟的扣下了嘤嘤嘤!” 宋鸣诚:“哼,没用。” 手下B:“老大,女同学都说严舟才是校草呜呜呜!” 宋鸣诚:“哼,出息。” 手下C:“老大,别人都说您是严舟的狗腿子哇哇哇!” 宋鸣诚:“哪个滚蛋造的谣!” 众手下面面相觑:“我不是我没有别看我啊……” 宋鸣诚摸了摸被揍疼的腰,决定明天换种姿势偷袭严舟。

  • 第一宠婚:顾少的天价娇妻最新章节

        再见面,他摇身一变成了人人敬畏的财神爷,而她却从豪门千金,沦落成了陪酒女……

  • 新婚娇妻宠上瘾最新章节

        一场阴谋算计,她成为他的冲喜新娘,原以为是要嫁给一个糟老头,没想到新婚之夜,糟老头秒变高颜值帅气大总裁。“老婆,我们该生二胎了……”她怒而掀桌:“骗子!大骗子!说好的守寡放浪养小白脸呢?”——前半生所有的倒霉,都是为了积攒运气遇到你。

    本章内容提要:
    ...    “陛下想什么,突然改变主意不想见我们小久久了?”杜宓娘似有深意地一问。     “不,无论她成了什么样,我都会像她一直对我那般不离不弃。”央君临只是不敢想象风月久为她受苦,而绝非有一丝一毫的嫌弃之意。     “陛下可要记得君无戏言这句话。”     杜宓娘的话越发让央君临心中不安,无论风月久出了点什么问题,他恐怕......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