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宫荣的印象当中,被人类创造出来作为兵器使用的魔兽应该是这个样子才对:它们拥有着皮糙肉厚的身体、强劲刚猛的力量以及三岁小孩的智商,在可以轻松空手拆坦克的同时人类还很容易就能够控制它们,不会出现敌人用棒棒糖便能将其骗走是说魔兽们突然暴走发起反抗的情况。总之,作为人类的兵器魔兽的待遇充其量也就和军犬差不多,都是可以随时放弃的存在。

    这种生物最重要的就是对主人绝对的忠诚,毕竟人类是在强制它们冒着生命危险上战场,因此把这些家伙设计得越单纯越好。于是之前南宫荣所见到的每一头魔兽,全都是些智商欠费的家伙,用不着操控者忽悠就可以轻松拉着上战场的那种。

    但眼前这表现得和人类少女没啥两样甚至性格貌似还有些不靠谱的玩意究竟是怎么回事,就算在神话故事里纳基里斯是一个阴险狡诈的怪物马蒂亚斯也没必要将这一点也再现出来啊,只要能够再现出它的特殊能力便可以了——结果现在倒好,最关键的能力连个影子都没有,丫的智慧却已经和人类差不多了。

    另外纳基里斯对迪肯斯的称呼未免太那个啥了一些,她真的没有在故意自黑吗?

    “既然知道我铲屎不容易那平时就不要随地大小便啊岂可修,你稍微表现得淑女一点会死吗!?”纳基里斯不说还好,这边才出口话音未落那边迪肯斯就暴跳如雷着原地蹦了起来,“知道啥叫厕所不,给我到那里面去解决啊!”

    负责把门的两名士兵似乎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场面,面无表情地重新回到了岗位上继续执勤;至于初次见到的南宫荣,此刻则是已经被雷得外焦里嫩,就差张口从嘴里吐出青烟了。

    “才不要,用大小便的气味划定领地乃是本族千百万年来的传统,怎么可能因为区区厕所就废止改变了呢?”威严满满的软萌萝莉蛇女双手叉腰着大声正色道,“我没有跑到魔兽牧场外面圈地你就应该感恩戴德了,居然还气势汹汹地跑过来打算强制本小姐上厕所,你是欠揍了吗?”

    威严满满是假的,神色凶狠也是假的,纳基里斯鼓起小腮帮气呼呼的模样简直能萌人一脸的血,声音更是细腻得可以让人的耳朵当场怀孕,看上去哪有半点吓唬人的样子?

    南宫荣由于这些天听惯了系统那甜腻腻的嗓音,所以对于这种小女生的声线多少有了一定的免疫力,再加上少年本身又不是萝莉控,倒也没有表现出什么;但是旁边的迪肯斯就有些夸张了,只见这货当即捂住鼻子仰天倒了下去,指缝中还止不住地渗出了大量鲜红色的液体,拼命在地上翻滚了起来。

    “医疗兵、医疗兵在哪里,再不快来加血我就要死了!”

    拥有疗伤术技能的少年果断决定对这货视而不见。

    “每次都这样铲屎的你就不能玩点新花样?”纳基里斯忍不住抓着头皮无奈地叹息道,“比如说一本正经满脸不屑地撇着嘴说‘这对我是没有用的’之类的,别随随便便就倒下了啊喂。”

    “别开玩笑了,面对这种凶萌的冲击还有谁能够站得住?”

    纳基里斯顿时很是淡然地伸手指向了同样满脸淡然的南宫荣:“他。另外铲屎的,这个新来的到底是谁,你的副官吗?”

    熟练(?)地掏出手帕堵住鼻孔的迪肯斯随即一骨碌从地面上坐了起来:“副官?不不不,他其实是安排给你的下一任操控者,而且如果连他都不合适的话,估计也没人能跟你进行配合了,你就安安静静地坐一辈子冷板凳吧。”

    “唉,我的新任操控者吗?”纳基里斯用饶有意味的眼神一边好奇地打量着南宫荣一边说道,“这还真是有趣,这家伙难不成很厉害?”

    “他其实是个战5渣,对魔兽的操控能力弱得令人惨不忍睹。”迪肯斯站起身后随手拍了拍南宫荣的肩膀【煞有介事】地认真介绍道,“所以这货并不是所谓的王牌精英,但他却拥有一个让其他操控者各种羡慕嫉妒恨的奇妙体质,就是因为这种体制马蒂亚斯大人才特意将其收入了学院、同时也正是因为这种体制长公主殿下才专门安排了他来当你的操控者。”

    很显然纳基里斯的好奇心被充分地调动了起来,她歪过头眨巴着闪亮亮的大眼睛摆出了一副【我很在意】的有趣模样问道:“咦咦咦,竟然还有这种事?那究竟是一种怎么样的体质呢?”

    迪肯斯并没有能够回答大号萝莉蛇女的问题,因为这货的鼻血将堵住鼻孔的手帕吹飞了出去,飙着大量宛如喷泉般的鲜红液体直挺挺地再次倒了下去,两只眼睛更是变成了搞笑的蚊香状,颤悠悠地用模糊的声音呢喃道:“洒家这辈子值了。”

    作为关注对象的南宫荣终究还是没能忍住而加入到了对话当中,并且一上来就毫不犹豫地开启了从系统身上锻炼出来的吐槽模式:“铲屎的,虽然我很想说一句‘三年起步最高绞死’什么的,但你不觉得人家的体型和自己差距太大了一些吗?另外,你的口味这么重真的大丈夫?”

    本以为迪肯斯已经意识不清了,可谁能想到这货当场就从蚊香眼状态中脱离出来换成一脸严肃的表情正色道:“你懂什么,这哪里是重口味了,明明就是萌啊!”

    很好,无药可救确定。但为何明摆着是萝莉控的迪肯斯会希望南宫荣能够尽快将纳基里斯给领走呢,甚至还说从此能够解脱了,这根本不合常理呀?还是说这家伙之所以想要求解脱实际上是因为平时和纳基里斯接触的时候鼻血流太多了?

    总之,暂时先不要理睬这个不靠谱的萝莉控吧。

    南宫荣轻轻咳嗽着清理了一下嗓子,然后才直视着纳基里斯非常认真地点头致意道:“你好,我叫南宫荣,是你的新任操控者……”

    “打住,现在你还算不上是本小姐的操控者。”随意甩动着尾巴的蛇女萝莉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少年,继而竖起食指左右摇晃了两下笑眯眯地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你知道为什么我始终都没有接受操控者的原因吗?”

    少年确实有点好奇,但他作为猎人的观察力相当不错,回想起刚进门时看到的情形并联系着思索了片刻,南宫荣果断用疑惑的语气不确定地说道:“呃,因为你只愿意接受奥克塔薇尔长公主殿下来当自己的操控者?”

    随意甩动的尾巴瞬间僵直了起来,纳基里斯本人更是当场窜出老高险些撞到了房顶,气急败坏外加惊慌失措地指着南宫荣的鼻尖大声怒道:“为啥你会知道的啊——!?”

    这难道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眼角抽筋的南宫荣不动声色地瞅了瞅被蛇女萝莉扔到角落里的抱枕,最后决定还是什么都不说的比较好。

    毕竟,纳基里斯被创造出来后出现了一些小小的瑕疵,她自身的能力和神话故事里的描述相比完全可以用水货来形容,这样的存在自然没可能被安排成为无比尊贵和重要的长公主殿下的坐骑;再加上纳基里斯和别的魔兽不同她具有智慧乃至自己的性格,非长公主殿下“不嫁”,结果拖到最后就演变成了如今枯坐冷板凳的局面。

    “那种事怎么样都无所谓了,但纳基里斯你必须要认清现实,长公主殿下根本不可能选择用你来当坐骑,你在这里再怎么闹腾撒泼也是没用的。”南宫荣知道眼前这货对她表现得客客气气十分和蔼并不能起到多大的效果,便索性对纳基里斯发起了狠,“你之所以还没有被马蒂亚斯大叔他们送去回炉转化成资源,完全是因为你和别的魔兽不同拥有属于自己的意识,但这并不是你能够肆无忌惮的在这里吃白食的理由。”

    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中的迪肯斯闻言惊得当即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在后面伸出手轻轻拉着南宫荣的衣角试图提醒少年他说得有些过了;但为时已晚,纳基里斯满头漂亮的樱红色长发当场便倒竖着炸毛了,扭动蛇尾巴靠近少年俯着身子居对他高临下地摆出了一副压迫的姿势。

    “人类,你说什么,有胆子再说一遍试试?”

    近距离看起来果然还真是威严满满到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啊,那气鼓鼓的包子脸确实具有某种能够萌化内心的特殊魔力,怪不得迪肯斯对此完全没有半点的抵抗能力。满头黑线的南宫荣努力做了一个深呼吸将脑中突然冒出来的奇怪念头扔到九霄云外之后,这才摊开双手满脸无所谓地撇着嘴说道:“要我再说多少遍都行,不过我这儿还有另外一个建议,你最好能够仔细考虑一下。”

    或许是知道自己生气的模样根本吓不到别人,纳基里斯很快便悻悻地缩了回去没好气地说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建议?”

    “你瞧,就算你在这里继续闹别扭也依然没可能让军方上层改变主意,所以你永远也等不来长公主殿下。但是呢,如果你愿意成为我的坐骑,便可以离开这里前往战场。我有一种特殊的能力能够配合长公主殿下战斗,因此你只要跟着我便可以在前线随时见到奥克塔薇尔殿下,甚至在战斗结束之后和她做些亲密接触也不是没可能的,这总比你继续坐板凳要好。如何,你觉得这个提议怎么样?”

    此刻神采奕奕的南宫荣在旁边的迪肯斯眼里简直就像是拿着棒棒糖在诱骗天真纯洁小萝莉的大灰狼,危险程度绝对是max级别的,作为一个富有正义感的正牌萝莉控,他当然……只能选择继续默默旁观下去。

    开什么玩笑,长公主殿下亲口说了要让南宫荣来收服纳基里斯,自己如果在眼下这最关键的时候跳出来作死捣乱,被知道后估计真的要铲一辈子的屎了。

    纳基里斯当然没有注意到充当背景人物的迪肯斯,实际上在她听到南宫荣的建议后一双眼睛顿时就亮了,兴冲冲地从鼻孔里朝外喷着粗气大声说道:“有机会和长公主殿下亲密接触?很好,我同意了!不过,南宫荣对吧,你确定自己有能力可以驾驭得了我?本小姐和那些智力只有⑤的白痴魔兽可是完全不同的!”

    “我知道你相当的与众不同,不过什么事总要试试才能知道结果,对吧?”

    “那好,我去后面做个准备,你先去外面的空地等着。”

    眼见纳基里斯已经下达了逐客令,南宫荣和迪肯斯便随即转身离开了仓库,尽管少年一点也不明白蛇女萝莉到底要做什么样的准备。反正无论是啥等待会见到纳基里斯就知道了,现在更让少年感兴趣的,则是另外一件事情。

    南宫荣拍了拍迪肯斯的肩膀好奇地问道:“我说,你看上去应该很萌纳基里斯才对啊,怎么会舍得让我把她领走、还说这是一种解脱呢?”

    这个问题实在是有些微妙,照理说少年根本就不应该问出口,更何况对方的军阶还比他要大上许多。然而迪肯斯却是选择了毫不犹豫的秒答,几乎是完全不假思索的:“正是因为很萌她所以才会让我倍感煎熬啊!你究竟知不知道只能看不能吃是一种怎样可怕的折磨,那绝对能把人彻底逼疯!”

    “给我等一下,你刚刚似乎说了什么很不得了的台词耶?”

    迪肯斯的面部表情迅速恢复成正经八百的模样板起脸孔道:“有吗,没有吧,一定是你的错觉。总之赶紧将纳基里斯给领走吧,免得我一天到晚都处于失血过多的状态里。大丈夫,她已经在心理上接受你了,肯定没问题的。毕竟,你和魔兽连接时从来就没有被排斥过,对吧?我看好你哟。”

    “……我尽量。”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2章 三年起步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2章 三年起步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2章 三年起步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2章 三年起步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32章 三年起步】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真武世界最新章节

        有一天,易云去爬山,在山洞中现了一张神秘的紫色卡片。    他触及卡片的一瞬间,山体塌方。    在他好不容易爬出来之后,却见到了极度不可思议的一幕,呃……具体什么不可思议,请看本书第一章。    ——这是一个瑰丽而又充满未知的真武世界,这是一个平凡少年成就绝世强者的传奇。    作者蚕茧里的牛,已有完本作品《武极天下》,书荒可以看一看。js330

  • 荒狼最新章节

        荒狼,荒野里的狼。一出生就被流放荒蛮小岛的末代皇孙,却有着不同寻常的人生路,最后成为一代枭雄,还是一代能臣?是人生开满了外挂,还是自身努力的结果?js330

  • 剑与岚最新章节

        一个倒霉鬼情圣的二次穿越;一个武林高手乱入奇幻世界的故事。    嗯,大概就是这样。js330

  • 空间之麻辣小农女最新章节

        穿越过来面临棘手的事,爹要死,为了救他,她利用带来的空间赚钱,好不容易宽裕,却被人打主意将钱要了去。小农女咬牙,与之暗斗。穿越过来后,总有个大夫跟着她转悠,她有事便相帮。有一日,大夫求娶,说,”嫁给我,只要有人生病,你便不愁吃穿。“小农女:”嫁。“入了狼窝才知道他非普通人!

  • 地君最新章节

        文能封镇,武能灭杀,式神相辅,相得益彰。神佛,人类,修罗,恶鬼,魔兽,似乎少了一道。前辈的嘱咐要完成,这一世我不但会醉卧美人膝,也会号令百鬼,还世界一个太平。不为皇,不为帝,只愿为君。殊不知,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js330

  • 神级幸运系统最新章节

        悲催实习生被地产公司强拆房屋,没想到,无意之中竟然开启了神级幸运系统。从此,霉运远离,好运常伴!

  • 异能强者混花都最新章节

        贺尧,曾经最顶尖的特工,被队友乌瀚执行任务时救回的孤女雪梨爱慕,但雪梨长期生活在压抑暴力屈辱的环境中,出身卑贱偏执的她为了能配上贺尧,欺骗了爱他乌瀚,上了魔鬼基地最高指挥官的床榻,借指挥官的手设计杀了贺尧最亲的战友,只为报复曾拒绝她情意的贺尧,让他永生坠入痛苦地狱……

  • 撩人总裁,律政娇妻欺上身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调教与反调教的故事,这是一个压迫与反压迫的故事。当女人欺上身,傲娇的总裁大人要如何才能反攻?叶语晴一向自认自己是五美青年,社会主义接班人,怎料“不小心”打了花花总裁成烨之后,又在法庭上单挑“三观污污”的总裁大人全胜而归,从此走上了不死不休,女虐男欢的霸宠之路。

  • 九州苍穹戮最新章节

        九州这片古老土地上,妖魅横行,鬼怪齐聚,凶兽胆大包天,人心惶惶。年轻的人为了爱情和自由努力的活着,年老的人为了荣耀和权力活着,无形的巨网笼罩在九州所有人的头顶,反抗也好,氐惆也罢,逃不掉生与死的宿命,逃不掉天堂与地狱的幻想,出卖了自己灵魂的雷飞鸣最终大彻大悟,成了天圣……

  • 宠妻成瘾:总裁别贪欢最新章节

        他突然的出现,禁锢了她的自由,她想逃避,他却步步紧逼。“云简溪,别妄想逃离我的身边。”“喂饱我!”“……你丫的分明就是个喂不饱的饿狼!”

  • 异灵邪女:队长,请留情最新章节

        第一次见面,他说她装神弄鬼,大手一挥把她这位大师关进拘留所。第二次见面,她好死不死一头撞进他负责的命案里,被拿捏了个透彻。……宁度雪:生命中有你,我才真的伤不起。事实证明,否极泰来都是骗人的。

  • 随身淘宝:至尊狂妃太妖娆最新章节

        “难不成你要我以身相许?”北冥汐真的只是开个玩笑。然,帝殇变身宠妻狂魔,随时撒出一大波狗粮!“帝尊,汐爷说把药园的草药卖了!”

  • 画骨最新章节

        画骨师,千万人之中也鲜少有一人。妙手画心,脱胎换骨。她本是无忧无虑的千金嫡女,却被父亲一朝嫁给草包皇上,百般凌辱,抄家满门,痛失爱子。为了报仇她忍受剔骨剥皮,肝肠寸断之苦。手刃仇敌,横扫一切。最终冰冷的珠翠后,她永远的消失了

  • 名门豪情:总裁前夫太凶猛最新章节

        她是没落的豪门千金,他是高高在上的金融巨子。为了拯救父亲的公司,她心甘情愿将自己卖给他。初见,他对她语带嘲讽,“你这种女人我见得多了,想被我上?生下我的孩子?呵呵,做梦。”她无助的看着他,“我没有……”她被人下药设计,与陌生男人缠绵一夜,父亲去世,公司破产。她无奈之下,带着腹中的孩子含泪离开了这座城市。五年后。“乔思沫,这是谁的孩子?”男人的声音带着暴怒。她紧紧绞着手指,不知所措。只见躲在她身后的小包子歪着小脑袋,甜甜的说,“叔叔你长得好漂亮,考虑做我的爸爸吗?”五年前,他视她如无物。五年后,他说,“乔思沫,如果找不到孩子的父亲,我可以来当。我照顾你们母子俩。”

  • 证道三千界最新章节

        桃花影落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  ......  一位师承桃花岛的少年,带着一块青铜碑,降临神州,踏入江湖,证道三千世界,以武成仙!  eg.穿越世界:射雕,武林外史,绝代双骄,天下第一,昆仑,沧海,大唐双龙,风云,天子传奇,神兵玄奇,霹雳等等(穿越世界不以顺序来,中途绝对不会转聊斋,蜀山,诛仙等仙侠世界)

  • 知识供应商最新章节

        在一个偏僻幽深的小巷子里面,有一个紫云书院,很多人不远千里而来,只为给他们的脑袋充知识。这里的知识很奇特,是论斤卖的,不用看书,不用听讲,不用花费太多时间,你就能记住书中内容。“逸凡老师,来一斤《红楼梦》。”“兑换价十万八,扫码支付,自己去拿。”

  • 钱忆柏的小草人生最新章节

        钱忆柏,女,今年三十有五了,她的父母结婚十年后,才艰难的生下她,为了生她,吃了不少苦头。
        钱爸负责教她武功和棋艺,还有泡茶,把她当成一个男孩子培养,用钱爸的话说:“这是为了迎合时代的发展,你有时候要把自己当成爷们看,你无论何时都要坚强,”
        钱忆柏只有迎天大叫:“老天爷,给我力量吧,”
        孙妈负责教她化妆和厨艺,还有打扮,把她当成一个淑女培养,用孙妈的话说:“女儿啊,人有爱美之心,你呢必须要每天漂亮的生活,这样才会有人爱,”
        这时钱忆柏托着下巴,眨着双眼说:“真是睁眼说瞎话,本女子生的本来就有特点了,还用每天化妆,恼火,”说完唉声叹气
        在这三十多年里,钱忆柏遇到的各种难题和各种美女帅哥,她每天都与她们斗智斗勇。

  • 不死剑尊最新章节

        一块神秘指骨,揭开神秘少年永恒的传说!太古九祖是我杀的?四方五帝都是我的小弟?丹、剑、器、符、阵集五圣于一身的是我?一剑斩神龙,一吼破苍穹,举手倾城,弹指覆国的也是我?没什么了不起,那只是曾经的我。这一世,铸不灭剑体,修无极剑道,集千世转轮于一身的我,要的是诸天万界唯我独尊,九天十地尽皆臣服!我要在亿万生灵的灵魂深处印刻上不灭的印记,不死剑尊!

    本章内容提要:
    ...    在南宫荣的印象当中,被人类创造出来作为兵器使用的魔兽应该是这个样子才对:它们拥有着皮糙肉厚的身体、强劲刚猛的力量以及三岁小孩的智商,在可以轻松空手拆坦克的同时人类还很容易就能够控制它们,不会出现敌人用棒棒糖便能将其骗走是说魔兽们突然暴走发起反抗的情况。总之,作为人类的兵器魔兽的待遇充其量也就和军犬......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