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开始的时候,南宫荣还真以为是同盟专门给他们的魔兽刷了油漆,但随着对方的靠近,少年很快便发现并不是这么一回事。那种诡异渗人的紫红色根本不像是人类可以调和出来的颜色,甚至连自然界中都不会存在,宛如噩梦中才会有的东西一般令人不寒而栗。

    如果只是这样倒也没啥,没准有可能是同盟那边某位新开发出了一种颜料与色彩的大艺术家为军队友情赞助了一番;然而事实却是连魔兽的外形和以往相比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虽然勉强能看出它们原本的模样可一个个全都变得非常扭曲,背部更是从体内钻出了一些白森森的骨刺,无论怎么看都算不上是正常的存在。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和普通的魔兽完全不一样啊喂!”哪怕淡定如南宫荣在眼前这地狱般的景象和仿佛地狱生物的奇葩玩意的强烈冲击下也忍不住抓狂了起来,紧紧握住手表举到面前问道,“同盟究竟对它们做了些什么!?”

    “你口中的同盟其实也是受害者,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事先策划好的陷阱。不过现在无论说什么都已经太迟了,这些家伙的眼中仅仅只看到了魔兽的强大与便利之处,却忽略了潜在的威胁。”系统似乎是知道某些隐藏在更深的暗处的事情,然而它却没有将其说出来的意思,突然刷出一条无比醒目的鲜红色字幕险些晃瞎了少年的氪金狗眼,“现在开始发布首个任务,给本系统认真仔细地看好了!”

    南宫荣顿时一阵莫名其妙:“任务?稍微等一下,为什么你会对我发布任务的啊,而且我好像也没有义务和必要去完成吧?”

    “真是个没有梦想的小鬼啊,难道你不知道有很多人都是通过不断地做系统任务获得各种奖励才最终变成绝世强者的吗?喔对了,我忘了你这家伙对力量不是很感兴趣,不过没关系,反正本系统奖励的东西并不会让你成为龙傲天,倒不如说我的设计者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得到装置的人获得哪怕半包辣条的力量。”

    这时可怜的少年终于完全被系统给绕晕了,很是不解地疑惑道:“如果你并不是设计用来给别人提供力量的话,那又是做什么用的呢?”

    “辅助!本系统所控制的装置提供的全部功能都是和辅助战斗有关,但没有一项是可以让你亲自站到前线和敌人搏斗的,你必须找到队友并协助他们来击败敌人。如果在身边没有同伴的情况下单独遭遇敌人,你就乖乖等死吧。”

    讲道理如果换了其他人虽然对只能辅助不能战斗这点会感到蛋疼、可为眼前形势所逼咬咬牙也就认了;然而南宫荣在看完字幕后却毫不犹豫地坚定摇头拒绝了起来:“让我去跟在那些魂淡的屁股后面给他们帮忙,协助他们赢得战斗获取名誉后却故意忽略无视了我在战斗中起到的作用,然后继续骑在我们汉族人头上作威作福?抱歉,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等等等等,先不要忙着把我扔出去。尽管不知道骚年你过去究竟经历了什么导致你不愿意对别人伸出援手,但总归先看看战场上的情况再说也不迟,而且把我留在身边多一项技能或许关键时刻还能保命呢?真是的,不知道助人为乐是一种美德吗?”

    助人为乐当然是一种美德,但作为前提帮助的对象必须是“人”才行。南宫荣在心中默念了一句,并没有将其说出来,而是转移着话题问道:“这种事怎么样都无所谓了。那么说回正题,任务到底是什么?”

    “协助骚年你自己所属势力的部队击败迎面来犯之敌。这个位面我也是刚刚抵达,许多情况并不清楚,想要进行调查的话必须要有个相对稳定的环境,而若是骚年你的势力被击败肯定会产生不少的混乱,这显然不行。所以,哪怕骚年你不愿意,我也必须发布这样一个任务。”

    “在战斗结束后,你必须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都告诉我,比如为什么说同盟新开发出的魔兽是危险的陷阱之类的。”少年深吸一口气后下定着决心正色道,“怎么样,可以不?”

    “成交。而且即便骚年你不打算询问我也会找机会告诉你的,设计者把我送到这个位面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警告你们。”

    对话进行到这里南宫荣忽然觉得有些奇怪,忍不住歪着脑袋问道:“还有个问题,为什么你会直接掉落在我的面前呢?我敢打赌这绝对不是巧合,是故意的吗?”

    “当然是故意的,设计者大人在选择投放地点的时候碰巧看到了你,然后他觉得一个在惨烈战场上失去坐骑后十分淡定地藏头露尾观看双方战斗而不是惊慌失措地往己方阵地逃跑的家伙貌似很有趣,于是本系统就这样出现在了你的面前。”

    “……我们还是来讨论一下和任务有关的事情吧。你究竟可以向我提供什么样的功能?”

    无视了少年脸上难掩的尴尬,系统先是打出了“咳哼”二字,接着才不紧不慢地刷着字幕说道:“考虑到这片土地的现状,【神圣庇护】这个技能本系统就免费帮你维持好了,骚年你完全不需要担心自己会被滚烫的地面给烤熟。但是这个高级技能你却不能对别人使用,目前系统对你开放能够自行使用的功能只有两个。首先是疗伤术,可以处理一些并不严重的伤势;其次是祝福术,能够小幅度提升指定对象的防御力。”

    南宫荣不由地顿时一阵满头黑线:“就这些?”

    “别小看这些技能,要知道加血加防乃是辅助系职业最基础的看家本领,没有它们光凭控制还谈你妹的辅助,不如去做个先手开团的坦克了。”

    “虽然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但最总觉得好像很厉害很有道理的样子,那就这样吧。”

    便在这个时候帝国和同盟的魔兽部队终于正面相迎展开了激烈的战斗,令人惊愕的是同盟的魔兽表现出了极为强大的战斗力,学院二班也就是天赋普通人数众多作为部队主力的那个班的学员所操控的魔兽单对单根本不是对手;好在帝国的数量优势真不是吹的,一个不行就两个,再不行就三个,反正拼的就是消耗,倒也能维持住战线。

    同盟的火炮已经停止了对战场的射击,因为双方魔兽折正在近身搏斗,再展开炮击的话很容易造成误伤;帝国也是这么做的,不过和对方仍然有些小小的区别,因为他们竟然很快便将原本藏在帝都城墙内侧的远程炮击型魔兽部队派到了南宫荣所在位置的附近。

    在这个距离上,那些一个个背上长着奇怪喷射器官的生物便能够于可视范围内进行“精确打击”了,尽管这种打击实在是有够让人忍不住捏一把冷汗的。

    至于学院最强的三班、也就是以奥克塔薇尔长公主殿下为首的尖子班,则搭乘着马蒂亚斯专门为他们准备的巨龙坐骑从空中对敌人展开突袭,引起了对方一阵不小的混乱,给二班学员制造了不少分割包围的机会。

    这样看起来的话,好像没自己什么事啊?无所事事打酱油中的南宫荣看着同盟部队逐渐受到压制的战局,忽然觉得自己抱着极大的决心和觉悟接下系统发布的任务的举动十分可笑。

    于是少年便把手表再次举到了眼前:“我可以回去洗洗睡了吗?”

    “不要随随便便说出这种极为颓废的话语,这是骗走了我们那边公主殿下的女装小白脸的专属台词。”系统打出了【=_=|||】这么一个奇怪的表情后将字幕换成醒目的红色提醒着南宫荣说道,“把手表戴上并做好准备,好戏即将开场……不,应该说你马上就能见识到对方真正的恐怖之处了。”

    将信将疑的南宫荣按照系统的意思将手表戴在了自己的左腕上,还想继续问些什么的时候,双方交战的方向上忽然响起了无比凄厉的尖锐惊叫声。

    作为魔兽的操控者,坐骑在战斗中不幸阵亡的确是一件很难过的事情,但总好过丢掉自己的小命。由于刚开始对同盟方魔兽战力的估计不足,二班在最初接触时受到了不小的损失,有很多坐骑都挂了彩,甚至是直接挂掉了。

    这本身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最关键的学员们并未受损,他们连表皮都没有刮破。等战斗结束返回帝都之后,再领取一头坐骑便能继续生龙活虎地前往战场。

    至于被杀死的魔兽,则会被拉回去重新回炉。仗打到这个份上帝国早就出现了资源紧张的情况,回收利用又环保这样的好事当然要做了。

    但是,今天所有被同盟魔兽杀死的坐骑全都没有办法回炉了,因为它们集体加入到了同盟的阵营之中。

    在古老的神话故事里,被吸血鬼咬过的人会在极端的时间内也变成吸血鬼,并且基本上没有任何办法能够将其救回来。小时候南宫荣听过这些吓人的故事后也没放在心上,只不过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有一天能够亲眼目睹和这相类似的事情切切实实地发生。

    倒毙在地上的魔兽尸体先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纷纷染上了诡异的紫红色,继而剧烈抽搐着重新活动了起来。而那些为了避免被卷入战斗遭到误伤而躲藏在坐骑体内的操控者,则不约而同地发出了惨嚎和尖叫,似乎是受到了莫大痛苦的模样。

    没有人知道在他们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反正肯定相当可怕——就像最初同盟捣鼓新型魔兽的时候发生的坐骑将体内操控者吞噬消化了的事故那样。

    重新“活”过来的魔兽迅速加入到同盟队伍中对昔日的战友展开了猛烈的攻击,并且在这过程中甚至还夹杂着其操控者绝望痛苦的哭嚎,只短短一瞬间便彻底摧毁了帝国部队的士气和意志。更糟糕的是没用多久那些被紫红**兽所伤的坐骑身上也产生了相同的变化,于是战线便毫不意外地崩溃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远远望着这一切发生的南宫荣早已惊悚得冷汗直冒,甚至连身体也跟着微微颤抖了起来,“为什么会有如此可怕的存在,那已经根本不再是大自然的产物了!”

    “人造魔兽同样也不是大自然的产物,同盟只不过是利用一种更加非自然的东西去强化了它们而已。牢牢记住你现在所看到的一切吧,这种现象叫做侵蚀,是完全违背自然规律的存在。少年,如果你坚持继续使用手中的这套装置,将来肯定会遇到比眼前这些鬼东西更多乃至更强的怪物;但是本系统向你保证,装置可以提供能够有效抵抗侵蚀的功能,并帮助其他人与这些怪物旗鼓相当地战斗下去,从而避免世界被怪物所毁灭。那么,你愿意承担起这样的责任吗?”

    直到这时南宫荣才意识到自己捡到的手表究竟代表着怎样的意义,他忽然觉得胸口有些喘不过气来。

    实际上少年还有些乐意看见平日高高在上的那些家伙在紫红**兽的袭击中惊慌失措鬼哭狼嚎的狼狈模样,甚至连见死不救的想法都有了。但理智告诉南宫荣自己不应该也不能这么做,否则在前面那些家伙倒下之后,接着糟糕的就是他自己了。

    另外还有自己的父亲以及那个偏僻的家乡小村子,淳朴善良的老乡大概是南宫荣所认识的唯一不会因为自己的民族说三道四的人了,但现在那里却被生产出了这种恐怖紫红**兽的同盟所控制着。

    “现在就说愿意似乎也太早了一些,但至少眼前还有一场不得不打的战斗在等着我。”南宫荣抬手捏了捏鼻梁压低着嗓音满脸严肃地说道,“等完成这最初的任务之后,再来仔细考虑清楚也不迟。”

    “没问题骚年,尽管放心大胆地上吧!”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0章 侵蚀、以及初次任务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0章 侵蚀、以及初次任务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0章 侵蚀、以及初次任务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0章 侵蚀、以及初次任务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0章 侵蚀、以及初次任务】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绝品狂仙最新章节

        妖娆艳丽的美妇,清纯活泼的学生妹,暴力警花,万人瞩目的美女大明星,冰山女总裁,绝色双胞胎,白衣女天使,外国女王……这些,都是贫道红尘历练的心魔啊!为了求得大道,贫道必须舍身饲魔,将她们一一降伏,来吧,美女们,臣服在贫道的胯……不对,是术法之下吧!

  • 县委大院最新章节

        县长突然死亡,古郡县官场引发一场激烈的夺位暗战,帅哥副县长情场得意,宦海中却屡碰暗礁,权色诱惑、桃色陷阱、金钱引诱亦一路纠缠,才干过人的他为何一波三折才获晋升?面对金钱与美色的诱惑、腐蚀,政坛新星最终是凯歌高奏还是悲歌低鸣?!rn诙谐幽默的语言、县委领导秘书独有的视角,打造与众不同的官文!给你还原一个你所不知道的真实县级官场生态,揭秘官场生存的智慧、规则与内幕!rn

  • 倒吊男最新章节

        这是一本写来自娱的小说,
        总觉得没什麽话可说。

  • 美女总裁恋上我最新章节

        一次意外的重逢让平静了三年的张平生活再起波澜,美女总裁对他穷追不舍,极品校花为他争风吃醋,呆萌少女明星、万千宅男女神为了他而转校……其实,他真的很低调,只想安安静静做个小保安而已。你……你们不要这个样子,大庭广众之下要顾及女神的形象啊张平表示痛并快乐着……

  • 天谴传说最新章节

        神圣教廷逆天夺命,苍天震怒,降下天谴却被大祭司以禁忌的手段屠了天谴之神!天谴之神在陨落之际仰天怒吼,它必将归来!归来之际以滔天怒火泯灭大陆!沉睡千年的孤魂幽幽醒转,这个世界,是否能够承受他的怒火?幽魂醒转,天谴降世,且看少年凌霄将何去何从!是手握长剑踏上征途,还是为所爱之人放下屠刀?这是个问题!

  • 农门悍妻最新章节

        李小巧,一朝穿越到古代农村,成为杨三饼的“冲喜”媳妇,面对家徒四壁和面黄肌瘦的家人,她发誓要在古代创出一片天地!她手巧,万物在她手中化平凡为神奇;她嘴巧,能说会道还能做一手好菜。大山就是宝藏,里面有取之不尽的宝贝;社会就是卖场,动动脑子动动嘴皮,财源滚滚……心灵手巧的她,步步为赢,从村里到镇上,再到州县,甚至把买卖做到京都。

  • 唇唇欲动:宠妻总裁好腹黑最新章节

        叶祁安如愿娶到一直心心念念的女孩,只不过,她已经不记得他了“叶祁安,你就是个混蛋!”新婚夜,她这样说叶祁安笑的邪魅,“是,我是混蛋,那请问,叶太太是什么?”不管她是不是还记得他,这辈子,她都只能是他的女人!

  • 古剑圣君最新章节

        陕西关桃源遗址附近,出土一把旧石器时代的断剑,剑中记录着一位上古剑圣的沧桑一世。一把霜剑问伊人,轻解罗衣;一曲剑音问苍穹,狂啸九霄;他一剑葬地,一剑封海,一剑焚天!来看少年韩一,如何成长为主宰九州万界的古剑圣君!

  • 军少猎心:娇妻缠上身最新章节

        人人都以为季队长是有什么不能启齿的难言之隐,比如说他X取向方面的?季队长本人对此从不澄清或解释,仿佛默认了大家这种猜测。萧笙歌每每看到别人对她抱以同情又怜悯的目光时,都会泪流满面哀嚎不已,“我几次三番睡过头还下不了床导致误机,都是因为谁啊啊啊啊……”到底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还是衣冠楚楚的大禽兽?季北野坦然回答:看人。萧笙歌悲催道:咱能节制点儿吗?节制?这东西是能吃还是能睡?

  • 总统诱爱:老婆大人,我好饿最新章节

        她去搞总统的花边新闻,结果她意外的搞了总统……
        让她去爆新闻,她意外的爆了自己的香艳照!全国目击!
        谁让她百口莫辩,只能坐实总统夫人的名号。
        总统夫人也不容易,妖艳贱货和青梅竹马纷纷来捣乱,直接拍飞!
        戚可澜:打得了小三,扛得住美男,做的了新闻,卖的了萌,我容易吗!
        夜凌轩:关键是上得了床……
        戚可澜:你脑袋里只有床吗!
        夜凌轩暧昧一笑:也不是,沙发,浴室,厨房,阳台,我随你……

  • 超品小厮最新章节

        青柳依依楼上楼,画舫亭阁好个秋。春风迷醉纸金马,玉臂朱唇美人愁。穿越大商,居然成了春芳楼的一名打杂小厮,没有爹却有十七个花枝招展当清倌人的小娘......作为楼里唯一的一个男人,张毅累,并快乐着。可是有一天,当十七娘来了大姨妈,一切都变了.....

  • 明夷于飞最新章节

        仙侠世界的故事。女主角是个资质废柴的凡人,阴差阳错的步入到仙人的世界中。一个乡下姑娘糊里糊涂开始的寻道问心之旅……别的妹子都是在拼家世、比美貌、萌修真界四大公子,而她则忙着赚灵石,见到这些公子的第一个念头则是——哇,一个好大好大的移动灵石包!大兄弟,买符箓吗,八折!!步步为营的修真之旅,怎么兼顾升级打怪赚灵石呢?!明夷之心,出于门庭。明夷于飞,君子于行。

  • 爆宠娇妻:傅先生,你自重最新章节

        传闻,星城最炙手可热的男人是个gay。结婚不过是伪装,美女娇妻日日独守空房。实际上,“萌萌,我有话说。”傅某人试图第N次后袭熊抱。轻松撂倒对方,“你可以说了。”白萌萌蔑视地看着被自己跨坐着的男人。“你是我老婆,是不是该给我生个娃。”扭头白萌萌,逃到天涯海角。第二天娱乐头条,《确证!不堪忍受独守空房,已逃离gay老公》什么鬼!独守空房的明明是我。某人奋起抓回爱妻,拉到床上……

  • 沧海降妖录最新章节

        清凉山上有个大和尚喝酒吃肉,清凉寺里有个俗家弟子一心向佛。中州大地无边无际,有人愁天下大势穷途末路,有人叹这世间众生碌碌而终,有人……则终日刀剑在手,斩杀妖魔。这是一个降妖者与妖的故事。很多年前,这世间本没有降妖者,妖多了,也便有了降妖者。

  • 重生做只妖最新章节

        知白君是天衍大6的传说,颜值、剑法、修为,均为修真典范。是大众情人,“春风十里不如睡你”名单榜常年第一。    大家都觉得,这样的人,要么遗世而独立,要么飘飘而升仙,然而……他有心魔。    第一回林果为他死的时候,心想:的确是我欠他,就当还他了。    第二回死的时候,林果:……→_→,好,我的错,谁造他心理阴影这么深。    第三回,林果:…………我a#a¥a%%!!!    重生后,知白君:你有点面熟。    林果:→_→,如有巧合,纯属雷同。    林果:卧槽!你对我动手?    林果:卧槽!你特么来真的!!    林果:卧槽!反了天了!老娘怕你!看我九天风雷阵!    相思枯萎,执念成灰,从此每个像你的人都是仇敌,天涯海角,仇深似海,斩之后快...

  • 被竹马掰弯了怎么办最新章节

        在汴京城里横行无忌了二十年,孟舟终于意识到,这个世界上有着无数任他攀爬、征服的高山,他却栽在了面前的这道坎上。“被竹马掰弯了怎么办?”某个晚上,孟舟笑嘻嘻地问顾衡。顾衡想了一想,将手中的一朵桃花别在他的衣襟上,叹一口气:“还能怎么办,收了这朵死缠烂打的桃花吧!”行走荷尔蒙·武力值爆表·情商糊穿地心攻&情商制高点·画风清奇·美人受,半架空,与史实基本无关,古耽爽文,双向暗恋小甜饼,彼此初恋白月光!

  • 桔梗心最新章节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桔梗——永远不变的爱无望的爱年少轻狂的高中生各自有着怎么样的爱情观,甜蜜的爱情犹如泡沫破碎的那一刻就像美梦破灭,所有的泪水与仇恨化作人生的催化剂教人学会成长,强大的自己。这场青春的角逐到底谁能得到桔梗般的爱,个性鲜明的桔子,静,优优,思思,珊珊五个高中女生又是怎么样去面对那些亦真亦假的感情,得到有心人的桔梗心。

  • 侯府小财迷最新章节

        没嫁人之前,沈扶摇日夜祈求老天,一定要让她嫁个有钱有权的主儿。这样,她那‘与众不同’的爹娘,就再也没理由取笑她嫁不出去,在家吃白食了。可成了亲后,高宅大院里的栽赃陷害,阴谋诡计,却让沈扶摇叫苦连天:谁说莫家的媳妇儿好当?站出来!

    本章内容提要:
    ...    刚开始的时候,南宫荣还真以为是同盟专门给他们的魔兽刷了油漆,但随着对方的靠近,少年很快便发现并不是这么一回事。那种诡异渗人的紫红色根本不像是人类可以调和出来的颜色,甚至连自然界中都不会存在,宛如噩梦中才会有的东西一般令人不寒而栗。     如果只是这样倒也没啥,没准有可能是同盟那边某位新开发出了一种颜料......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