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受到了深渊意志的直接影响,转化时没有得到多少能量进行强化的树人啊野兽啊其实力与先前相比差别并不是很大,至少在南宫荣等人眼里是这样。所以当林薇音用光束武器对靠拢过来的怪物逐个点名之际,它们基本上都是一枪一个,没多久便被女孩全部清除掉了。

    不过后面密密麻麻宛如海啸的杂兵群却依然紧追不舍,看那模样南宫荣甚至都要以为它们打算一直追到天涯海角世界末日了,正想着该如何摆脱对方之际,这些家伙却突然毫无征兆的转了一个弯,径直朝着远处精灵族的巨树去了。

    很显然指挥这场战斗的深渊指挥官认为比起追击全力逃跑的南宫荣一行,还是推平此处的精灵据点更为重要。

    既然敌人不再继续追击,少年等人很快便摆脱了危机,与战场拉开足够的距离后他们纷纷向远处那棵大树看了过去。只要此时此刻从树上如雨点般飙出了无数的箭矢、魔法以及别的什么投掷物,将潮水般涌来的怪物大军砸得一阵人仰马翻,爆炸范围很广的弩箭更是掀起了大片火光;然而这一切在汹涌的海啸面前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一波又一波的杂兵迅速冲刷抹平了队伍在攻击中产生的空缺位置,最终狠狠撞在了巨树的底部表面上。

    并不是说精灵没有张开护盾,而是在先前的战斗中巨树的护盾已经被深渊给击溃了,好不容易才稍微恢复了一点,紧跟着又是一道猛烈的精神冲击,然后现在就没有护盾了。深渊指挥官之所以会放弃对南宫荣等人的追击,也是想利用这个机会一鼓作气地攻下巨树,省得和精灵族继续在这里慢慢扯皮。

    不知道那些尖耳朵具体在大树表面设置了何种法术,拼命撕扯树皮以及试图顺着树干往上爬的怪物忽然宛如被喷了杀虫剂的小强般纷纷滚落在地面痛苦挣扎了起来,就算是由树人转化而成的怪物也不例外。

    应该是某种针对深渊能量发动的法术吧,对付普通炮灰杂兵的确很有效,可惜当对方的数量聚集到一定程度后,这种法术也就只能做个样子看看了。

    因为杂兵们会用数量消耗完支持这个法术的魔力,当法术覆盖范围很大时消耗得会更加迅速,甚至连人为的补充都来不及。而很明显精灵们用该法术覆盖了巨树的大部分表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一大群先行抵达的怪物被法术所伤滚到了地上,紧接着被后续跟进的同伴踩成了马赛克;这些随后抵达的杂兵再度重复了前辈们的动作,继而又痛苦抽搐着滚到了地上——如此反复,最终在第三波怪物攀爬上巨树表面后,这种神奇的法术到底还是消失了。

    恶心的紫红颜色开始从树根位置迅速向上蔓延开来,可以看到树干中层的枝杈上许多炮台和精灵士兵都忍不住将火力转移到了这些正在爬树的怪物身上,打得它们掉落下去时引发了类似雪崩一样的反应。只是对方的数量实在太过夸张了,无论精灵们打掉多少都会有更多的杂兵涌上来,根本无法阻止它们的攀爬。

    终于当第一只怪物成功地借助同伴们的牺牲与掩护站到中层枝杈上面之后,惨烈的近战便随即开始了。由于离得太远南宫荣根本无法看清楚双方具体战斗的情况,但至少那股紫红色的浪潮淹没了枝杈表面、硕大的炮台被拆毁后向地面坠落的景象还是可以看到的,也就是说部署在枝杈上的精灵们根本没能抵抗多长时间。

    又或者他们只是单纯的放弃了阵地?要知道每根枝杈与树干相连接的部分都设有通往内部的门,而涌上枝杈的深渊怪物却未曾通过这些门攻入巨树内部,应该是尖耳朵提前关闭甚至封死了的缘故——既然是这样,那么在此之前留下一小部分人殿后接着把主力部队撤离也没啥好奇怪的。

    深邃又令人作呕的紫红色顺着树干继续向上蔓延着,不断地侵蚀占据了一根又一根枝杈,撕碎了大树表面所有存在的东西,无论那是精灵、武器还是生活在树上的小动物,最终只剩下了一片刺目的紫红。

    整棵树看上去就好像被劣质油漆从头到尾涂抹了一遍似的,外面已经找不到任何精灵族存在过的痕迹了。

    在接近树顶的位置似乎有一个破开的洞,怪物们正在从那儿往树木内部涌入。不过南宫荣却知道那个洞是尖耳朵们故意事先准备好的,毕竟把入口全部封住的话就不清楚深渊会从什么地方打开新的入口,而刻意留出一个入口则能够吸引对方从这个地方进入,接着依靠内部复杂的地形以及陷阱来杀伤怪物。

    洞口只有这么大,每次进去的怪物数量肯定不多,而无法形成数量优势的杂兵,真的就和炮灰没什么区别了。

    这个战术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可关键在于展开攻击的深渊并非全都是一群没脑子的圈儿九,对面的指挥官不会傻乎乎地只从一个入口展开进攻,从刚开始便一直在让怪物们疯狂啃咬树木的根部位置。

    当然关于这一点南宫荣就不知道了,等少年意识到怪物在做些什么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

    参天大树发出噼里啪啦的碎裂声以肉眼可见的幅度倾斜了起来,从根部断开的裂口成为了它的致命伤,轰隆隆的向着布满紫红色的地面倒塌下去,砸出深坑的同时还扬起了无数的尘土。

    打算凭借巨树负隅顽抗的精灵守军彻底完蛋了,没有人能够拯救得了他们。所以南宫荣对此也只是沉默了片刻,接着转过头不再继续观战,全心全意地逃跑了起来。

    再不走下一个倒霉的就要轮到他们了。

    好在忙着清理大树内部的深渊怪物没有理会少年一行,他们很快便远离战场来到了完全看不见交战双方的位置。这里是一座精灵族的村庄,住民们早已走得干干净净,然后被一些野生动物给占据了。

    奥克塔薇尔对于南宫荣停止前进的做法感到很不解,忍不住看着他奇怪地问道:“我说,在这里停下是什么鬼,难不成你还指望能在此处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找到安洁洛特与精灵们会合好吧。”

    “安洁洛特曾经和我们说过,不是所有的精灵都会选择住在生命之树里面,野外依然有一些规模很小的村庄存在。”南宫荣看着周围做工简陋但造型和装饰却十分精美的树屋解释道,“这些村庄里面也是有传送阵的,我们可以通过它传送到别的村庄或者作为城市的生命之树内,如果运气够好传送阵还能继续使用的话……”

    林薇音显然并不满意这个解释,不过毕竟操控飞船四条腿的人又不是她,对此只能无奈地耸了耸肩:“亲爱的欧尼酱,如果这个村子里面还有人,我倒是愿意相信传送阵还能正常使用;但现在连个人影都没有,你觉得那些俊男美女会在全部撤离后让传送阵继续保持工作的吗?”

    “确实不会,但这座村庄毕竟靠近前线,精灵在这里安排人手接应防守失败后撤退下来的部队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如果他们真的有这么做,那就应该刚刚离开没多久,运气好的话传送阵或许还能正常运作。”

    南宫荣的推测实际上只中了一半,这个村庄确实有负责接应过从前线撤退下来的部队,只不过当时接应的乃是安洁洛特他们。至于接应前面那个防御据点里的守军,尖耳朵们压根就没考虑过这种事情,因为他们用村庄里的传送阵带来了大量的树人和野兽作为反击部队,对于将深渊击退有着极大的信心。

    当然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驻扎于此的少量精灵部队在看见大树轰然倒塌后当即惊得屁滚尿流忙不迭用传送阵逃离了村庄,只留下一些探头探脑十分好奇的小动物在这儿玩着捉迷藏。

    在村庄正中央的空地上,众人找到了那个明显被临时扩建过的足以容纳一支十来辆卡车组成的运输队的大型传送阵,飞船走上去后一点也不嫌小,完全能够进行传送——如果传送阵还能启动的话。

    “好了,那么究竟应该由谁来启动传送阵?”奥克塔薇尔冲南宫荣摊开双手满脸无语地问道,“先说好我可不会,这种法术对我来说太高深了,根本没有解读的可能性。”

    少年对此只是淡淡地笑了笑:“我知道你是行动派的法师,对需要反复写写画画的魔法阵并不精通,所以也未曾指望你。来吧金毛猫,到你出场了。”

    众人闻言顿时将好奇的目光投向了船舱中那个半透明的投影,只见某金发萝莉轻轻竖起食指左右摇摆了两下,接着飞船脚下的传送阵便猛然亮起了耀眼的光芒,明摆着是被成功启动了。

    “上次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晨语有把精灵族传送阵的使用方法偷偷告诉了本系统,而我又把这件事偷偷告诉给了骚年。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长公主正打算开口说些什么,传送阵绽放出的光芒便已经笼罩了她的整个视野让女孩不得不抬起胳膊遮住了眼睛,嘴里面的话语自然也是没有能够说出口;好在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光芒很快便散去了,视力也跟着恢复了过来。

    随后奥克塔薇尔便囧囧有神地看见周围的景象从错落有致的树屋村庄变成了葱葱郁郁的原始森林,一大群全副武装的精灵士兵连同体型硕大的凶猛野兽比如狗熊老虎什么的将飞船团团围住,大有一言不合就将其拆成碎片的架势。

    瞄了一眼窗外的林薇音当场眯起眼睛煞有介事地说道:“嗯,这一下惊是有了,但却未曾看到喜在哪里呢。”

    小丫头旁边的红衣三头身不禁很是赞同的用力点了点脑袋。

    南宫荣没有理会便宜妹妹的调侃,直接打开舱门高举着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敌意的走了出去。尽管少年的出现引起了一连串盔甲摩擦武器碰撞的声音,但幸好那群尖耳朵忍耐住了未曾直接发起攻击,大概因为从传送阵里出现的是怪模怪样的飞船而不是想象当中的深渊生物,让他们稍微迟疑了吧。

    “放下武器,所有人都放下武器!”忽然从这群如临大敌的精灵士兵后方响起了一个堪比清脆铃声的悦耳女声,紧接着一脸急切的安洁洛特便从人群里挤了出来,“那些都是自己人。”

    既然安洁洛特都这么说了,再加上也确实没有从飞船表面和内部查探到任何深渊的气息,周围紧张兮兮的士兵们总算是放松了下来,不过依旧待在原地没有离开——之前逃回来的士兵已经告知了众人作为防御据点的大树轰然倒塌的情报,所以这会儿从传送阵里出现的不是逃亡的精灵就是凶神恶煞的深渊,必须做好防备才行。

    飞船离开传送阵找个空地停下后,安洁洛特匆匆来到走下飞船的少年等人身边轻抚着胸口长长的松了口气,脸上的表情就好像在山中遇难的倒霉蛋遇见了救援人员似的。

    “谢天谢地,你们总算来了。说实话我和晨语都没法确定之前突破深渊干扰的对外广播究竟能不能被人听到,但你们有过来我就安心了。”

    才没多久不见这个善良可爱的精灵萌妹子就已经疲惫得宛如连续上了一个多月的通宵夜班,甚至连那头让南宫荣很是喜欢的柔顺秀发都出现了卷翘分叉的情况,原本神气活现的耳朵也是一副软弱无力的样子,让人看着不禁觉得很是心疼。

    当然在正宫(预定)面前南宫荣并没有明目张胆的表现出什么,他只是用满脸凝重的表情看着精灵妹子认真地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86章 倒塌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86章 倒塌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86章 倒塌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86章 倒塌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86章 倒塌】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首席的致命情人:抵死不承欢最新章节

        “你想逃?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过我顾家大少爷的手掌心!”他阴翳的说,带着玩世不恭的笑。青江顾少,只手遮天。艺术世家的小提琴公主,还不如一只小鸟自由。十日缠绵,画地为牢,他对她的好,她全都视而不见。一朝沦落,万劫不复,她对他的恨,他早已加倍偿还。

  • 一宠成瘾:帝少的天价娇妻最新章节

        什么叫落地凤凰不如鸡?当代砚悬站在拍卖台上像货物一样展示,拍卖,她就彻底明白了。做了二十年的公主,不想却依旧逃不开命运的捉弄。原本以为这样就是悲惨至极了,哪里想到还有更可笑的转折等着她!年少钟情的初恋男友,还有仇恨相对却唤着别人名字的霸道总裁,好似两台轰鸣的战机,把她碾压成一片又一片!到底该何去何从,到底哪条路才是通向幸福圆满的结局

  • 四季最新章节

        这是我对季节的看法~~~~~~~

  • 飞沫白风最新章节

        千年前,天才魔导士席克尔那创造出咒灵卡,千年後,一名平凡的高中生冰影,在一场因缘际会中得到了一张风神咒灵卡,由於咒灵卡拥有强大的力量,野心家企图利用咒灵卡达成目的,於是~冒险开始了

  • 剑域刀穹最新章节

        一把仙剑,一场杀戮,一个少年血性崛起,立下一个“今日之辱,来日必报”的誓言,成就一段修炼传奇的佳话……

  • 这个阴司有点龙最新章节

        阴司为追寻自己的身世,加入了传说中妖人同修的‘妖人山’。他在人族的命运碑第十名的位置,看到了灰色的‘龙傲天’三个大字。那个绝对主角的存在也在妖人山,可是别人却告诉他,龙傲天死了,连灰都不剩。在这个妖孽横行,龙傲天都只能排在人族的第十位且惨死的‘妖人山’中,看阴司如何开启属于自己的时代。js330

  • 豪门盛宠,陆先生请接招最新章节

        入夜,她被男人丢到床上,气的抓狂道:“说好不同床的!”男人抬手扯开领带,一脸得狂傲霸道,“没有你,我睡不着!”他是高冷薄情,说一不二的穆阎王,一向视女人为粪土,却唯独对她宠之入骨。初时,他霸道嚣张——“连你都是我的!”随后,他渐渐沦陷——“我的就是你的!”最后,他乖乖投降——“俞向暖,我也是你的!”

  • 海贼之最强海王类最新章节

        夏秋穿越到海贼王世界,成为了一只海鱼。他不断吞噬,开始了一条进化之路。海鱼,海兽,近海海王类,大型海王类,超大型海王类。他吞噬海贼和战船,对抗七武海,解放鱼人岛,硬撼四皇,袭击马林福多,冲击世界政府。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成为了所有海贼海军的梦魇,他的形象萦绕在每个人心中,逐渐成为了一段传奇。谁说海王类不能成为世界最强?我是要成为海王的男人

  • 我心匪石最新章节

        两国交战,一朝求和,且愿共结秦晋之好。一场代嫁,红线错结,到底是谁在颠覆谁的天下。是缘,又是孽。我愿以风月为棋局,织就锦绣乾坤。换你寸寸相思,不悔我情深。姜曦禾。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石,不可卷也。你可知?

  • 逍遥医道最新章节

        ★精华简介★平凡少年获得师傅平生所传,一身武道医技登峰造极!冷雨夜,破庙之中救上落难公主!从此两情纠葛缠绵不断!少年不为力量权势,只为红颜倾心;不为纵横寰宇,只为我心逍遥;修真,只为永伴红颜,只求逍遥天地中;自悟医术之道,感悟天心自然,红颜相伴,逍遥直上九重天!

  • 废物娘亲的倾世田庄最新章节

        嫡女也废柴?还落魄到爹不疼,娘不爱,妹妹欺辱行陷害的地步!未婚夫退婚也就罢了,还要把她赶出家门?哼!你们等着瞧!乱世创个业,娘亲管田,儿子经商,母子二人齐心协力,跨国企业那还不是小case。五年后,她左手天才宝贝,右手酷帅夫君,背后的强大势力,看不闪瞎你们的狗眼!

  • 娱乐大亨最新章节

        扑街写手意外重生平行世界。
        新的旅途,从一名无人问津的电台主持人开始。
        电台收听率的保证,演艺界无冕之王。
        他是诗人,是作家,是歌手
        他是娱乐大亨,是流行时尚的风向标。
        (群:)

  • 鬼眼阴阳最新章节

        一次被坑的经历,让他落入阴森恐怖的陷阱,是歹人设计,还是恶鬼缠身?凭借一双鬼眼,他看尽阴阳之事。

  • 诸天之主最新章节

        道起微末,武尽苍茫。这是一个神已陨,魔已灭的时代。人自文明的废墟中走出,战天斗地!神魔、科技、武道、超凡、入圣……;繁花似锦烈火烹油时代的背后,是无底的深渊,灾难即将到来……命运的齿轮转动……一代宗师,随军长征两万五千里,家国破碎山河流离,红尘苦难悟拳意,定国运,镇山河!龙蛇翻浪,踏遍山河终无敌!破碎虚空,家国天下逆天命!风云、天子、阳神、遮天……故事由此而始!……这是一个修行者的故事,这是一段“天元”的传说。花开花落……终成果!

  • 完美世界·白狐雪颜最新章节

        都说妖族女子风流妩媚,最擅勾引人,可偏偏她是个例外。磕磕绊绊活了将近两千岁,第一个爱上的男子心有别恋,拿她当个宠物;第二个即将成亲的男子面热心冷,差点儿要了她的命。她趴在师父怀里痛哭:“弟子一个人也可以活得很好,为什么一定要嫁人?”师父抚摸着她的头,怜惜又宠溺:“好,那就不嫁人……”

  • 浴血重生,纨绔大小姐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她是世人口中纨绔成性的废物大小姐,却因一句预言,家人被杀全族被灭,自己也落了个惨死的下场。一朝重生,她一改前世的纨绔,绝代风华惊艳了天下人。世人只道她是改邪归正,却不知她重生而来只为复仇。从来只在云端的他却为了她舍弃了人人敬仰的身份,助她杀仇人助她保护家人。而她亦帮他光复旧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让天下重现锦绣盛况。“当初你以<<上邪>>诗赠我深情,如今我以江山为聘,你可嫁?”

  • 海贼之金色狮鹫最新章节

        为了复仇,艾伦加入了堂吉诃德家族,成为了一名海贼!

  • 木叶之医者日记最新章节

        医者仁心,即便是火影忍者的世界也一样。    高木尚仁要向传统的医疗观念发起挑战!    器官移植、克隆人、甚至人造生化人。    “在传统的思想束缚和极高的患者生还率做个选择吧,三代目。”    第二次忍界大战期间,高木尚仁站在猿飞日斩的面前质问道:“是要病人死,还是要病人活,取决于你,毕竟,你是火影。”    他让忍界多出了一条不成名,但是各大忍者村都默默遵守的规矩。    忍界战争期间,不杀医疗忍者。    (剧情以原创为主,不喜勿喷。)

    本章内容提要:
    ...    哪怕受到了深渊意志的直接影响,转化时没有得到多少能量进行强化的树人啊野兽啊其实力与先前相比差别并不是很大,至少在南宫荣等人眼里是这样。所以当林薇音用光束武器对靠拢过来的怪物逐个点名之际,它们基本上都是一枪一个,没多久便被女孩全部清除掉了。     不过后面密密麻麻宛如海啸的杂兵群却依然紧追不舍,看那模样......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