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保险起见,两个小时之后众人才开始了新一轮针对虚空的探测。在这两个小时内大家并不是在一直干等,米拉用各种零件拼凑起来了一台四条腿外加长方体身躯的机械小东西,然后驮着哭喊得惊天动地的金毛猫再度钻进了通道之中。

    这次南宫荣是用一个蛇形傀儡拴着手表连接系统的,那个傀儡与其说是蛇倒更像一道绳子,配合趴在地上板凳大小的四条腿机械,让少年远远望去就好像在遛狗似的。

    只不过在【机械狗】钻进通道的瞬间,南宫荣原本因为金毛猫惨绝人寰的悲泣而囧囧有神的表情就立马变了,急忙闭上眼睛加强了与系统的连接,开始认认真真地观察起了周围的情况。

    通过金毛猫共享过来的视野,少年可以看到虚空中的风暴已经彻底平息了,剩下的都是些在一定范围内肆虐着的乱流,只要不主动靠近就不会发生危险。能见度随着风暴的消失也重新变得能够接受了起来,然而目前可以看到的范围内似乎并没有什么可疑的存在——至于再远一点的地方,那就不是看见而是要用仪器去探测了,没办法显示在共享视野里的。

    米拉捣鼓的四条腿机械别看体型不大设计简单却无需控制自己就能行动,这会儿更是驮着金毛猫找到了通道一处尚未修复的破洞,继而迅速钻到了通道的外面。在这里系统的探测仪器才不会受到维持通道的能量的阻碍,然后查探清楚远处的情况,而在通道内部则是没法进行探测的。

    “嗯,我已经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了。”金毛猫在探测一番后忽然对南宫荣开口说道,“有人在虚空中架设了一个连接两个位面的通道,但是和我们这个不同的是,对方在架设时使用的方式非常的……呃,暴力。而且对方的通道规模也比我们要大得多,说丫是军团级别的传送门都一点也不为过。”

    “你的意思是深渊开启了传说中的黑暗之门终于准备向注定要成为他们的滑铁卢之地的艾泽拉斯发起进攻了吗?”

    “对不起,至少就联盟敌后小分队迄今为止观测到的结果来说,并没有发现什么类似于山口山的位面。”金毛猫先是煞有介事的对南宫荣的调侃予以了否定,接着才恢复成正经模样开口道,“距离比较远,我无法确定究竟是不是深渊架设的位面通道,也有可能是某个位面中的土著因为消耗光了自己世界里的资源不得不向他们的邻居发起侵略了呢?”

    系统说的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但少年坚持认为这应该是深渊捣鼓出来的动静,毕竟时机未免也太巧了:“真要是这样就好了,可眼下凡事还是按照最糟糕的情况进行考虑比较稳妥。如果是深渊架设的位面通道,我们就有必要弄清楚对方的目标,你知道在那个方向上都具体由哪些位面吗?”

    联盟专门在敌后活动的队伍没事给深渊找麻烦的同时,也把他们探测到的位面记录下来绘成了地图,而这张地图自然有上传到金毛猫他们这些系统AI专用的网络中,所以南宫荣才会如此询问。

    “让我瞧瞧,两个科技仍然处于中世纪水平的人类生活的位面,一个还是部落状态的兽人位面,一个经历了核大战的末日世界,还有安洁洛特那只精灵妹子的老家。再远的就不太清楚了,可以肯定的是那里是深渊最近开辟的相对稳定的大后方,艾蜜琳娜他们没法渗透进去只能在其运输路线上搞破坏。”

    金毛猫提到的这些位面基本上都没有值得让深渊大动干戈的价值,真想要掠夺资源的话派些杂兵和投靠了深渊的仆从种族的军队过去便可以了,就像对付精灵那样。也许短时间内没法征服这些土著,可最起码让他们持续不断地流血还是能够轻松做到的,快则一年少则三四年就能将对方彻底耗死了。

    并且在这个过程中还能掠夺土著们的资源、人口乃至技术(如果对深渊有用的话)等等,而深渊的付出却几乎等于没有,划算得简直令人咋舌。

    反过来要是动用大部队在一个礼拜甚至两三天内以碾压之势席卷这些小位面将土著们击溃征服,做是可以做到但估计最后的收获连动用部队的消耗都没法弥补了吧。所以除非是碰到了让深渊头疼的对手,否则他们是不可能采用这种方式来入侵某个位面的。

    没错,这里提到的让深渊头疼的对手指的就是南宫荣,不然少年等人凭什么一发现深渊有在拉兹菲尔德位面进行大规模运输的活动就相信敌人打算正面硬刚?所有了解南宫荣能力的人都很清楚他对深渊的威胁究竟有多大,深渊稍微做出一点针对少年的架势自然会毫不犹豫地当真了。

    一个不到20分钟就已经有了两位数的人头和三位数补刀的艾迪西带着他的小天使辅助在下路愉快带线的时候,对面所有的人全都往下路集中了过去,这尼玛不是准备针对一波难不成还是去打龙的吗?

    结果事实证明,深渊还特喵真是打龙去的。

    “这范围感觉有点大啊。”南宫荣听完金毛猫的叙述后忍不住皱着眉头蛋疼道,“而且也不像是深渊会花费大代价去全力猛攻的样子,那么他们的位面通道并不是为了向某个位面展开进攻,而是为了连接后方?在运输路线不断遭到袭击的如今,他们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似乎也并不奇怪呢。”

    “唔嗯,这就得靠近了才能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也许本系统应该试着联络一下某人和他的后(神兽)宫妹子们,让这些家伙去查探一下情况,免得他们每天除了袭击深渊的运输船队就是无聊到各种秀恩爱,等回去时每个妹子都已经被生米煮成熟饭可就不好玩了。”

    最后那个破坏别人的好事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南宫荣无语地以手扶额着深深地叹了口气,不过却什么话也没说,毕竟他可不想受到系统同样的对待。

    “不管你做什么都快一点,米拉给那个四足机械设定的活动时间只有5分钟,它马上就要返回了。”收拾好心情的南宫荣认真地提醒道,“话说回来,你就没有在拉兹菲尔德位面这儿发现任何深渊于虚空里活动的迹象?”

    金发小萝莉闻言顿时用非常明显的音量咂了一口:“啧,你难不成以为我是瞎的吗?附近压根没有半点的迹象,就算有也只是对方离开位面时在虚空里留下的痕迹而已。好了我已经和艾蜜琳娜等人联系过了,他们也注意到了先前那无比夸张的巨大动静,正打算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呢,等查明白了自然会通知我们的。”

    知道店长大人和他的妹子们也在这片虚空中和自己等人一同对抗深渊,南宫荣还是挺高兴的,毕竟联盟的作战单位有在此处活动和没有完全是两种概念,特别是在目前这种情况不明只知道深渊在准备某种大规模行动的时候,明白通过他们可以获得联盟的帮助对少年来说无异于一剂强心针。

    四足机械很快便返回了拉兹菲尔德位面,时间不多不少正好5分钟。南宫荣撤去了手里的傀儡,将金毛猫捡起来重新戴了回去,然后才向等在旁边的奥克塔薇尔等人说明了虚空里的大致情况。

    “这么说来深渊是在某个不知道具体在什么位置的地方架设位面通道,只不过由于规模很大用的方式很强硬所以才造成了那么夸张的动静?”长公主忍不住用手捏着鼻梁很是咪疼的叹道,“好吧,我猜他们应该是放弃了和我们以及周围几个位面的纠缠、把部队和物资收拢回去准备支援前线了。毕竟要与某个天生克制深渊的家伙作战,长期拉锯显然不是什么好主意,要么一鼓作气将其消灭要么十分干脆的卷铺盖跑路,而对方选择的似乎是后者。”

    南宫荣对此觉得很无辜,他的能力对深渊是有极大的威胁没错,但也没到会把对方吓得逃走的地步啊,最多也就是在保证己方势力在和深渊展开的消耗战中不吃亏罢了。

    然而深渊如果不是为了对付少年而展开的行动,那么自然就是为了收拢部队支援前线,不会有别的可能,所以即便南宫荣不想承认,他也只能接受深渊【被自己给吓跑了】这个事实了。

    “别急着下结论,等联盟的人弄清楚那个通道究竟是不是属于深渊的以及它究竟连接着哪里再说吧。”少年抬手虚压着试图让心仪的妹子收起她的脑洞,免得到最后根本连收都收不回去,“另外,我们有必要再重新组建一支快速反应部队,无论深渊打算做什么手头上有部队待命总是好的。”

    奥克塔薇尔对此则是轻轻地皱了皱眉头:“我能调动的部队都丢给夏尔罗特稳定后方去了,现在再要组织部队的话就只能从前线抽调。虽说深渊的主力都撤走了,可留下来的杂兵数量也不少,不知道莱伊会不会同意我的请求。”

    不远处看着米拉忙碌中的迪丝雅忽然主动开口接过了话茬:“实在没办法的话以我们的队伍为核心组建一支部队也行,反正现在和深渊拼数量咱们已经不吃亏了,缺的只是重火力而已,这方面由我们负责正好。”

    “还有锡特尼拉人,他们应该也可以腾出来部分的战力。”南宫荣本来打算把精灵也给考虑上,不过仔细想想后还是觉得算了,那些尖耳朵根本不会去管别人家的事情,世界末日了都不会,“还有,在部队组建起来之前我们仍然有许多事情要做,比如确认附近每个位面的状况看看深渊是不是真的全面撤离了。如果对方仍然赖在某个位面里不肯走,或许我们可以帮深渊坚定一下跑路的念头。”

    金毛猫对于自己又要被少年随便使唤这件事并没有打算说些什么,事实上她也觉得南宫荣的做法没有错,谁知道深渊是只撤走了拉兹菲尔德一个位面里的兵力还是放弃了这附近所有的位面?一个世界的兵力也就算了,几个世界聚集起来的兵力可不是小数目,自然要认真对待。

    “明白了,我来安排传送的行程吧。”金发萝莉点着头默默计算起了传送的路径,不过很快就暂停了下来,“呃,精灵族那边要不要也过去看一下?”

    安洁洛特是个讨人喜爱的小丫头没错,但她的同胞可就不见得那么友好了,南宫荣回想起尖耳朵们的种种表现也是忍不住将脑袋好一阵摇晃,直接否决道:“不用了,过几天找个时间与晨语联络一下就行,没必要专程过去一趟。我们没空也没那个心情去看人家的冷脸,让他们自己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去好了。”

    要知道金毛猫每天只能开启一次临时性的位面通道,即便中途不返回拉兹菲尔德也至少需要好几天才能将附近这几个位面全都转个遍;而如今每一天对于南宫荣等人来说都是极为宝贵的,鬼才会专门去和那些精灵打招呼呢。

    “噢哟,你个绿发长耳朵精灵控竟然会主动放弃与精灵妹子见面的机会,难不成是在顾虑什么吗?”金发萝莉的语气顿时变得奇怪了起来,“不错不错,这说明骚年你还是有些正经地方的,对正在攻略的妹子也挺负责,值得肯定!”

    “就算被你这样夸赞我也高兴不起来啊喂,另外那种容易引起别人误会的说法又是几个意思?”南宫荣抢在旁边的奥克塔薇尔反应过来之前急忙用手指摁住屏幕使劲儿摩擦了起来,“好了不要废话,赶紧把你制定的路线拿出来让我瞧瞧,也许还有些需要修改的地方呢。”

    “……你确定要让本系统在这种状态下展开计算吗?快点松手啊岂可修!”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69章 位面通道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69章 位面通道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69章 位面通道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69章 位面通道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69章 位面通道】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超级战兵混都市最新章节

        整天在学校受欺负的霍小克回家后,发现老妈给自己请了个神秘的家教男老师。这个眼神凶悍的家教老师,居然一开口就说要把他训练成无敌战士,因为他背负着一段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杀父大仇。究竟这个看似平凡的少年身上,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而这个老师又是什么身份,他们两人到底会怎么这么折腾这个世界。本书双主角,应该不种马,尽量吧。

  • 我的男友太招鬼最新章节

        只因我生做女儿身,竟然被奶奶偷偷卖给道士借去了我半条命数。家中不喜我这个女儿,将我丢给乡下的神婆姥姥。以至于我对鬼神之事一知半解。谁曾想再次见到那个拿走了我半条命的男人的时候,竟是在表姐的订婚宴上。家人瞒着我,让表姐顶替了我当年半条命的恩情。故事至此,才真正展开。

  • 入地眼最新章节

        我从墓里爬出来的时候,刚好七岁。直到很久以后,再回想起这件事,似乎一切都是冥冥之中安排好的,或许就是从那一刻开始,注定从那墓里爬出来的我,将开启一段惊险、神秘而且匪夷所思离奇的传奇之旅。龙,已动,山河色变!rn

  • 新欢易躲,旧爱难防最新章节

        他是她的情劫,亦是心结。无故消失四年,再相逢时他是名校留学生,也是小有名气的律师。他搂着她,眉开眼笑的说:“等你毕业我们就结婚吧。”她窝在他怀里,擂着粉拳,气呼呼的说:“你让我找得那么苦,你说结婚就结婚啊!”待她事业有成,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时,他却牵起别人的手,万分抱歉的说:“对不起,我不能和你结婚……”爱过,恨过,痛过之后,她想放下过去,与新欢执手余生,无奈命运又把她和旧爱捆绑在一起。

  • 步步婚宠,总裁离我远一点最新章节

        “王晓瑞,我就不信我把整个地球都找一遍,我会找不到你”任敬轩拍着桌子狠狠地发下毒誓。几个月后,林助理没想到总裁真的是对那个王晓瑞动了真情,有几次尝试叫他不要再找了,以经差不多一年了,不过还是被骂的狗血淋头,今天又过了几个月,林助理像往常一样敲了敲门走进总裁办公室,汇报情况。“总裁,今天G市和奥州还有加拿大那边的人,连续几个月已经把几个城市都几乎找完了,还是没有王小姐的消息”。“继续找,把地方扩大找,我就不信了连个大活人都找不到”“是,总裁……”

  • 从鸣人替身开始最新章节

        木叶47年十月十日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四代的妻子分娩。同日四代夫妇战死!漩涡红鸣诞生。六年后,红鸣才现自己并非是所谓的救世主。因为他见到了一个长着一头金色刺猬头的蓝眼少年。英雄之子波风鸣人。可笑他居然一直以为,自己的名字叫做‘漩涡鸣人’?却原来他不过是一个替代品罢了!躲在墙角的他,抹了一把自己头上的火红色的头。自此,他便恨上了一对父子!一对抢走他一切的父子。js330

  • 网游之异生星皇最新章节

        做为一名平庸职业玩家,温新跟众多重生者一样,带着遗憾重生在了五年前,还恰巧是《众神》开服之前。可惜上天却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从那以后,温新的生活也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爹妈没变,可是偏偏女友变成了闺蜜,兄弟反倒变成了追求者,这到底是要闹哪样?    重生而来的温新虽然郁闷,但毕竟这次别出心栽的重生也是一次异常难得的机会。拥有重生做为金手指谁怕谁啊,前世的遗憾照样填平,游戏之中咱照样是天。    追忆曾经一起疯过的那些网游。js330

  • 我的26岁董事长老婆最新章节

        身世神秘的王小石,十年后回归都市,却机缘巧合下与三个绝顶美女同住一个屋檐下,妩媚妖娆、活泼可爱、精灵古怪,一系列让人想入非非的事情接踵而来,混迹花都,谁与争锋……js330

  • 九阙宫华最新章节

        她受够了叛离与欺瞒,受够了永无止息的夙念,绝望之下带着三尺白绫嫁入东宫,却阴差阳错撞上了命中最好的一朵桃花。原以为能安稳度过余生,殊不知,这是一场不容她拒绝的风云之争,更是她一生噩梦的开始。

  • 赘婿最新章节

        一个受够了勾心斗角、生死打拼的金融界巨头回到了古代,进入一商贾之家最没地位的赘婿身体后的休闲故事。家国天下事,本已不欲去碰的他,却又如何能避得过了。
        “有人曾站在金字塔高点
        最廉价数不清妒忌与羡艳
        走过了这段万人簇拥路
        逃不过墓碑下那孤独的长眠”——finale《命悬一线》
        PS:赘(zhui第四声)婿,入赘累赘,非(ao第二声)婿。</p>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赘婿》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九阳战皇最新章节

        百年前,他是让武神都忌惮的帝域天才,丹武双绝,然而,兄弟背叛,让他身死道消。百年后,他从一位纨绔少爷开始崛起,一切重头再来,从此,天下多了一位逆天妖孽。“老大杀人的样子,比凶兽还凶残!”“大哥最重兄弟情义,他是我永远的兄弟!”“炎哥哥,不管多久,我都等你,非你不嫁!”“千万不要招惹那个煞星,那家伙简直不是人!”“马勒格壁的,老子就是龙炎,谁不服?”

  • 盛宠娇妃:殿下,请自重!最新章节

        她原本是一国最强女将军,奈何错信好友,最终陨落。再次现世,已是一国尊贵太子,这一次她不仅要找寻儿子,更要手刃仇人,奈何谁又知道一朝险棋将她带入天下战争!“太子,这是你的私生子?”某男看着小包子,森然切齿。“恩。”某太子不以为然。“是吗?那和孤也生一个‘私生子’……”“你妹!那是你的……”话音未落已是细细碎碎的声音。

  • 惹火娇妻:莫少,轻点撩最新章节

        所有人都知道莫承爵是个雷厉风行、杀伐果断极其不富有耐心的人。
        “骗子!这分明就是骗子!根本就是急不可耐!”乐宁捂着小蛮腰咬牙切齿。
        “嗯?”莫承爵轻挑眉头,嘴角扬起笑道:“我怎么骗你了?”
        乐宁炸毛:“外面都说你把你的耐心全都给了我,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啊!”
        哪知某个恶劣的混蛋低声浅笑,“谁说的?比如床上,我确实很有耐心……”
        乐宁:“……”她可能遇到了假的莫承爵!

  • 六道犁天最新章节

        一片荒芜的世界,一片残破的大陆,昏暗、阴森、鬼魂成了这里的主格调……重塑肉身,冲破牢笼。三花聚顶,五气朝元,是每个鬼魂对接命运的抗争!阴间真是灵魂的虚拟之地吗?六道不公,干翻六道,仙佛失准,便登须弥踏三清,指仙问佛,世间可还有净土?

  • 萌宠貂徒:师傅成怨夫最新章节

        徒弟:“师傅,我要吃驻颜草。”师傅:“乖~,明日师傅去给你找。”徒弟:“师傅~,您不喜欢徒弟了。呜呜~。”苏紫玉抱着脑袋痛哭了起来。随即愤愤的看了某人一眼。“师傅,你是坏人,我要去找陆师兄,陆师兄他可温柔了。”“闭嘴~!”低喝一声,某位师傅一脸不悦的起身。“我这就去找,你乖乖练功。”“师傅您凶我!”

  • 清天仙界最新章节

        混天大陆万年一次的衰竭期来临,残存的圣贤生机将逝,一场阴谋已经降临,大陆数十万载的格局即将分崩离析……少年不服于命运的安排,将打破这无边的黑暗!天道之子?天路之匙?一切都将是虚幻,至此,少年于战火连天中统东域万国,至九幽之下闯海皇道场,往万里西疆平蛮荒异兽,临南荒遗迹推万古仙山,入无尽深渊灭异世仙皇……

  • 霸道神医最新章节

        陈雷,无父无母,与师傅相依为命,从小在与世隔绝的药园长大,本性质朴爽直,心底纯善,爱憎分明。药园神秘莫测,满园圣药,更有能刺激药物迅速成熟的仙土和咒语,陈雷常年侍弄药草,不自觉武力强横,满身药性。
        成年后被师父赶下山历练,陈雷偷偷带走了药园里的一抔仙土,能迅速的增加药物活性,堪称秘宝。
        没有任何社会经验也没有学历的陈雷没法正常找工作,因医术被唐氏医馆收留,与馆主的孙女唐嫣成为欢喜冤家,陈雷毛躁,唐嫣脾气火爆,两人经常互相掐,却渐渐产生了情愫,互相吸引着接近.......

  • 医妃冲天:邪王请节制最新章节

        一觉醒来,她成了人人唾骂的淫妇,受尽嘲讽还被新婚丈夫活活踹死。再睁眼时,曾经对她辱骂不怀好意的人全都埋进了坟坑。本以为凭借一生医术绝学可以在异世当个闲散神医享享清福,却没想到被这异世最尊贵最受人敬仰的邪王盯上。都道这邪王心狠手辣且寡淡无情,可为什么招惹上她的却是个口是心非的痴情王???

    本章内容提要:
    ...    为保险起见,两个小时之后众人才开始了新一轮针对虚空的探测。在这两个小时内大家并不是在一直干等,米拉用各种零件拼凑起来了一台四条腿外加长方体身躯的机械小东西,然后驮着哭喊得惊天动地的金毛猫再度钻进了通道之中。     这次南宫荣是用一个蛇形傀儡拴着手表连接系统的,那个傀儡与其说是蛇倒更像一道绳子,配合趴在......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