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薇音虽然推测出深渊有可能是在把正规部队从拉兹菲尔德位面撤出,但仅仅只是推测而已,女孩无法保证这个推测就一定是事实,它也有可能是敌人故意摆出来让人看的假象。深渊意志是各种负面感情的集合体,坑蒙拐骗乃是对方的专长,谁都说不准这绝非他们为了迷惑南宫荣等人而做的陷阱,所以小丫头尽管已经抵达了目的地,却仍然决定继续向敌阵深处飞行一段时间去做侦查。

    搬空一座城市确实是个耗时甚多的大工程,但也并非完全做不到的事情;不过林薇音不相信深渊会为了给便宜哥哥他们摆个迷魂阵而将后方所有的城市都搬空,再说对方也没那个能力——他们的运力始终不够,连实行真正的计划都十分勉强了,哪儿还有闲心去折腾这无关痛痒的陷阱?

    多去后方几座城市转转,肯定能够发现一些什么。哪怕真如林薇音推测的那样深渊正在全面撤退,在确认之前保持小心谨慎的态度总没错。

    告别了这座空荡荡的城市,林薇音保持航向不变继续飞向了更深处的地方。从这里开始女孩便看不到那些沿着道路、山头以及树林等较为重要的位置布设的炮台和杂兵了,此处的水土植被破坏得比较严重,多半是曾经被深渊开采过。然而原本应该充斥在这片土地上的众多怪物此刻却连个影子都见不到,寂静得几乎让小丫头感到害怕。

    正常的生命似乎在这片区域内不允许存在,那些经历过深渊大肆的开采幸存下来的动植物一个个外形全都发生了剧烈的改变,扭曲得好像走错了隔壁生化危机片场似的。但动力装甲的探测器却向林薇音表示,这群可怜的小家伙并非正儿八经的深渊怪物,它们从本质上来说仍然是普通生物,只不过由于生活环境的巨变而跟着产生了突然的变异。

    看起来深渊的确有把他们的部队撤走了,一路飞来林薇音几乎没在地面上看到几个负责巡逻的深渊怪物,连前些日子驱逐帝国的螺旋桨飞机让对方损失惨重的飞行单位都没碰见多少,整个巡逻和监控防御网上到处是堵都堵不上的漏洞,真不明白帝国的那群菜鸟为何会在上面撞得头破血流。

    或许因为他们都是在白天展开侦查行动的吧……自己作死怨不得别人。

    又悄无声息的从一群空中巡逻的怪物头顶缓缓越过而未被察觉,林薇音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瞒过深渊的警戒单位了,反正女孩只知道自己在天上飞行了很长一段时间,难啃的军用口粮更是早就被她吃完,弄得嘴里满是糟糕的感觉。

    “等查看完下个城市的情况我就回去吃烧烤。”女孩一边给自己竖立flag啊呸、是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稍稍加快了飞行的速度,“城内没有野外没有地表下面也没有,深渊总不会把他们的部队藏到海里去了吧?这个位面可没有那种广阔的大海,而且大海距离内陆未免也太远了,开战后对方又要怎样将部队及时运送回来?”

    深渊从某个耳朵很长很尖的种族那里获得了和传送阵相关的技术,不过显然没有完全将其吃透,否则他们大可以在拉兹菲尔德位面自己架设远距离传送阵转移部队,根本不需要也没必要向维克多等人透露假的消息玩这么多弯弯绕并索要运载工具,直接不动声色神不知鬼不觉的把部队送走才是正经。

    既然对方没有这么做,就说明他们目前只有在精灵族的家乡里才能够使用传送阵,其它地方根本不用担心。

    排除了深渊用传送阵坑人的可能性之后,林薇音越来越对深渊为什么会把部队撤走这件事感兴趣了起来。这些家伙在同盟的领土上搜刮了大量的物资并创建了规模庞大的军团,已经把苟延残喘的同盟剩余势力赶到了角落里坐以待毙,又在前线挡住了帝国部队的疯狂反扑,还收编了一些主动投靠过来的人类墙头草,其布局基本上已经完成可以开始收官了。

    当然这里的收官指的是正常情况下,如今多出来了一个南宫荣,收官之战就不再是十拿九稳了,甚至被少年和小伙伴们反杀也不一定——正如准备了很长时间结果连一天都没撑到就被击溃了的贵族联军那样。

    于是深渊便放弃了让部队和南宫荣正面硬刚,将怪物们运到别的地方发挥光和热了?这个想法未免太过搞笑了,深渊可从来都不会在意部队伤亡的,怎么可能会仅仅为了南宫荣一人而放弃对整个位面的攻侵计划?

    不过随后没多久林薇音看到的景象却似乎在说明,深渊确实是放弃了对拉兹菲尔德未免的进攻,因为小丫头在下一个城市里同样没能看到任何正常运转着的据点,出现在她眼前的依然是破败荒凉的城市街道和少许枯萎了的活体建筑,以及……盘踞在几个残垣断壁里的一群人类!?

    这些人类显然不是投靠了深渊的叛徒,也不是被深渊圈养的可再生资源,他们占据着一条破烂的街道并清除掉了附近的深渊怪物,任何试图靠近的猎奇爬爬都会遭到枪械的攻击。奇怪的是以往哪怕一只最低级的炮灰在巡逻时遭到袭击后也会立即派出大军进行支援的深渊却对此毫无反应,城市里面和周围的怪物虽多但并未一窝蜂的朝这个人类营地涌去。

    它们真要形容的话,就像是游戏里只在一定区域内游荡着的怪物,除非玩家主动招惹否则根本不会离开自己的地盘多远,更不会跨区域去攻击玩家以及NPC据点。至于接受指挥统一行动,那是啥,能吃吗好吃吗?

    要说林薇音对于这群明目张胆在深渊眼皮底下讨生活的人类没有兴趣那绝对是在骗人,事实上女孩在确认那些人并非深渊设置的陷阱后便立刻降低高度落到了地上,打算和对方展开接触了。

    “什么人!?”

    拉兹菲尔德位面可不是什么超级英雄马猴烧酒在影视作品里到处泛滥导致人们在大街上看见汽车彻底翻过来四个轮子朝天的交通事故也会开玩笑说某某某变形失败了的世界,对于小丫头突然从天而降的诡异登场方式盘踞在废墟里的人类当即被吓了一大跳,纷纷朝女孩亮出了武器。

    若非林薇音身上的动力装甲明摆着是人造物而非恶心奇葩的血肉混合体,怕不是已经有子弹招呼过来了。

    “别紧张,我是人类。”小丫头急忙抬起左手冲对方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接着用右手打开头盔上的面罩把脸露了出来,“我在附近做侦查的时候刚好看到了你们,所以专门过来想打听一些消息。”

    看到眼前这个穿着能够飞行的奇特铠甲的是个只有十几岁的小女孩,原本紧张兮兮的幸存者们便慢慢放松了下来,很快在他们垂下枪口之后,一个穿着破烂灰斗篷整个脑袋都裹在粗布头巾里的人径直从人群里走到了林薇音的面前。

    从对方魁梧的体格上来看应该是个壮汉,当然也不排除会是格格兰那样的大姐头的可能,好在对方并未让林薇音猜测多久,很快便开口用嗓音验证了他的男性身份:“侦查任务,你是军方的人?我可不认为现在的同盟还有能力捣鼓出如此先进的机械装备,还是说它是用魔法驱动的?”

    “我是被你们本土的某人从异世界请来的帮手,目前正在与帝国进行合作联手对抗深渊。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的说明就只有这一个。”林薇音瞄了一眼周围的幸存者,发现这些人尽管一个个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却仍然从身上散发出了难闻的气味,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话说你们是有多长时间没洗澡了,这样晚上还能睡得安稳么?”

    “怎么可能睡得安稳,昨天晚上我就被自家妹子一脸嫌弃的踹到床下去了,虽然那床的味道比我身上的还重。”

    人群里的某龙套甲自曝糗事或许只是想活跃一下气氛,不过其他人显然不愿意给他这个面子。

    “首先,你得有个妹子。”

    “不不不,那家伙的妹子散发出来的气味绝对比他自己还要严重,毕竟已经不知道多少天没洗了。”

    头巾大汉在嘴边握着拳头很是尴尬地用力咳嗽了一声,接着才对林薇音认真说道:“那啥,不好意思,最近我们用来取水的小水库被某个怪物给捅了个洞,所以……目前只能靠从城中捡来的瓶装水和罐头维持,洗浴什么的根本没那条件。如果有可能,我希望可以得到你们或者帝国方面的帮助。”

    小丫头对此则是无奈地耸了耸肩:“这件事我做不了主,但会向奥克塔薇尔反映的。而且现在深渊似乎正在捣鼓什么大行动,大家都把精力放在这上面,估计很难照顾到你们。”

    “奥克塔薇尔,帝国的长公主殿下吗?”头巾大汉有些意外地瞅了面前的女孩两眼,对她不仅认识长公主还能和对方说上话甚至得以直接不加敬语的称呼其名字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议,“没关系,只要让他们知道这边还有人活着就行了。现在可不分什么同盟与帝国,那种怪物对所有人都是一视同仁的,人类应该互相帮助才对。总之这里有着近千人的性命,大部分还是妇女儿童,只要长公主殿下能拯救他们,让我从此给她卖命都行。”

    “这个要根据深渊的行动我们具体的应对情况如何才能决定了,战况太糟糕的话显然是不可能的。”林薇音对此毫不犹豫地秒答道,她说的很有道理因此大汉和他的战友们都没有提出异议,“所以为了避免那种情况成为现实,你们能不能说说最近深渊都有些什么奇怪的举动?”

    大汉和其他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接着用非常肯定的语气对小丫头回答道:“最奇怪的莫过于深渊主动放弃他们占据的地盘了,要不然你以为光凭我们这几个人几条枪就能攻下并守住街道让大家重新住回城市而不是在野外风餐露宿?最近我们还和其它城市的幸存者联系上了,他们那边的深渊同样也撤离了城市,甚至一些野外的资源开采点也被废弃,大家都趁这机会从城市废墟里捞出来了不少好东西。”

    “这么说来深渊是真的在全面撤离了?”林薇音认为深渊如果是打算做样子给南宫荣等人看,肯定不会放任这些幸存者像蚂蚱一样在眼皮底下蹦跶,毕竟没准一不小心就会被他们撞破什么,但偏偏现在却完全没有理会,“如果对方不是打算集中兵力给我们设圈套,那就一定是准备将部队运送到其它位面里去做别的什么事情。至于具体是怎样的事情,就让奥克塔薇尔他们去谋杀脑细胞好了,本小姐没有兴趣。”

    原先还不确定深渊有把部队撤走是在准备陷阱还是打算离开拉兹菲尔德位面,从幸存者这里打听过消息后小丫头已经可以确信了。现在的问题是深渊把部队抽走后具体打算对哪里下手,总不会是终于对已经能够模拟出深渊能量的锡特尼拉人忍无可忍想要一鼓作气的解决他们了吧?

    当然这个问题林薇音说不考虑就真的没去考虑,反正到时候有人负责搅拌脑汁冥思苦想,她只需要在旁边乖乖当条吃瓜看戏的咸鱼就行。

    于是在将随身携带的军用口粮全部送给头巾大汉他们之后,林薇音带着非常重要的情报开始返航了。小丫头没想到自己这次平平淡淡甚至没有遭遇任何战斗的普通侦查竟然会发现如此巨大的秘密,这必将会颠覆现阶段奥克塔薇尔制定的战略,很多事情都要重新去安排才行。

    很显然无论深渊究竟想要做什么,至少他们扰乱长公主的计划为自己拖延时间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63章 证实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63章 证实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63章 证实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63章 证实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63章 证实】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烟雨阁诡怪传说最新章节

        点心铺子的小丫头在青楼后花园偶遇饿晕了的贵公子,这个时候,一个姑娘边嚷着有鬼,边自楼上跳了下来!惫懒的翩翩佳公子与在青楼楚馆送点心的通灵少女,又会有怎样诡异的经历?剥皮,头发,看不见身体的手,究竟把事情的走向指引到了哪里?一串时而诡异,时而温馨的故事串联成一个个光怪陆离的梦境,快随梅菜与龙井在烟雨阁,探寻一个个离奇诡异事件背后的真相!

  • 侠武纵横最新章节

        十年前江湖上曾出现过一个人一身黑衣一口宝剑,这人叫中原一点红。    江湖上有其中公认最霸道的兵器,其中一种是霸王枪。    近年来有两位用刀高手异军突起,如流星一般照亮了江湖,他们叫丁宁、彭十三先生。    最近十年,江湖上公认有三大剑客:谢晓峰、叶孤峰、西门听雪。    这是一个英雄的时代,这是一个强者的时代,在这个时代中楚风悄然出现在了这个江湖上。js330

  • 重生之庶女妖后最新章节

        枉死重生,叶婉兮走上了艰辛的复仇之路。??可半路杀出个冷面无赖,为娶她过门,他甚至不惜自传身患隐疾……那么问题来了,她嫁还是不嫁?

  • 倾城傻妃撩君记最新章节

        混世魔王穿越嫁风流王爷,有权有势还有美男看,梦小小想想都能流口水;胆大包天,行事无章法,彻底刷新宣王眼界;各为目的却一同寻找的路途,到底是谁撩了谁?

  • 史上第一嚣张最新章节

        A:我是天才,修炼一年,顶你十年!  林奇:可是就算你都老死十次了,我还活着。  B:我是强者,建立宗门,统治大陆!  林奇:啊,我记得三万年前的时候,我还和当时大陆第一宗门的宗主谈笑风生,唉,现在他的传承秘境中坟头草都成精了。  C:我是智者,算计天下,布局万年!  林奇:额,你以为我会告诉你,你现在干的事情,正在十万年前某个二货的布局中吗?  简而言之,这是一个不死不灭之人的传(zuo)奇(si)故事。

  • 医妃驾到,太子别傲娇最新章节

        她开膛破肚,查病因,慰死者,开创大周医学盛世。她入后宫,辨真相,以安父亲在天之灵。她行军打战,夺敌首,以告天下苍生。她练奇兵,翻朝堂,覆权谋,倾天下。她倾尽一生,步步为营!可惜的是,她手上的刀,能救治千千万万的人,却救不了腐朽的王朝,救不了日渐沉陷的人心,救不了此生唯一的真情!国破山河,待狼烟起,她一裘白衣奔入千军万马,卷入王朝更替的诡异波澜“此生,我只求一段真情,如若你不离不弃,我便死生相依!”风起云涌,四海皆惊,谱一曲乱世繁华,倾一世灼灼情殇。待我平定四海,必来娶你。

  • 活在诸天最新章节

        诡异的小树,奇异的世界,无尽的危险,生存还是毁灭,这问题太难,是挣扎求生,还是随波逐流自生自灭,到底该何去何从……本书QQ群:300418330

  • 全能保镖最新章节

        超级兵王回归校园,成为刁蛮大小姐的贴身保镖,演绎一段暧昧、香艳、温情、热血的都市传奇。

  • 傲剑修仙最新章节

        苏醒因雷击穿越异界,解封至宝灵犀佩,从此踏入仙途。修仙路上他诛妖帝、斩魔祖,一步步踏上万界巅峰。

  • 特工王妃:傲娇寒王强势宠最新章节

        她是丞相之女,生父不爱、继母算计、嫡姐伪善、残废无能。他是冷漠无情、傲娇腹黑的闲散王爷,表面不受宠、无权无势,实则权势滔天……一道圣旨,她嫁他为妃。大婚当日,她冷傲出场、手刃侍女、与他交易,从此,她杀人来他递刀,她放火来他浇油,夫妻双双把渣虐……小剧场:“王爷,王妃把公主的揣进水里了。”“还不快让人去帮忙,公主那么重,伤了王妃的脚唯你们是问。”“王爷,太子在御花园跟王妃表白了!”“听说近日京城新开了一家小倌儿馆,把太子下了药送去。”“王爷,王妃……去了小倌儿馆……”某王爷:“……”一直没有动静,暗卫抬头,只见书桌无人,窗户已开。

  • 寿衣倌手记最新章节

        大学毕业后我继承家业成了一名寿衣裁缝,直到一具熟悉的尸体闯入我的生活,失踪五年的父亲终于有了线索,我踏向大漠寻找至亲,却被引入死地死里逃生,蜃景中出现的少女脖颈上挂着原本属于父亲的物件,却是一场空,早已去世的爷爷替正当年的我留下一具空棺,一套贴身寿衣,似在咒我早亡,躺入空棺,穿上寿衣,我发现了另一个惊天秘密……

  • 尚书夫君好无情最新章节

        汝爱家?爱国?还是爱天下?
        汝守家?卫国?还是统天下?
        情爱之事不过滴水而已,惹不得烈火焚焚
        国事之责,重若千斤。
        一把折扇,笑谈三国之事,执手翻云覆雨
        一匹战马,率领盛国将士,踏破万里山河
        终是为了国,负了家,为了天下,灭了家……

  • 平冤昭雪最新章节

        平冤昭雪

  • 时空创忆记最新章节

        三段不同的时空,一个失忆的少年,寻寻觅觅心中那个早已忘却的雪白身影……直到一切真相大白,自我重生,蓦然回首,才发现那个站在对面狞笑着的人,是曾经的自己!

  • 鬼医嫡妃最新章节

        【男爆女强,一对一,强宠护犊子,男女身心干净】现代医学圣手暮云兮,獠牙特战队首席医师,中医西药多项全能,一朝穿越,却成了那邪王的解毒药!解毒不算,还得给你生个娃?你当欺负人不花钱呐!姑奶奶纵横部队十几年还不知道吃亏是个啥!一路惊险刺激,兽到擒来,手握现代高效药,趁人之危,坐地起价,买还是不买?!逃不开的纠缠,从床上到战场。她是药王后人,一双圣手跟阎王抢人,他是战场杀神,一柄长枪震煞四方!她遇强则强专治各种不服,竟屡屡被他拿下!她跳脚拿钱跑路,却被他大手一挥拽了回来:身上的毒解了,可爷中了你的毒,你得负责!

  • 你是我最美的防线最新章节

        “盾”是业内给她的荣誉。睿智果敢、身手矫捷,“盾”在世界安保界声名显赫、如日中天。一次任务中她陷入危机,背叛与欺骗、阴谋与猎杀……人在局中,步步惊心。“神”是外界给他的光环。影帝之尊、魅惑众生……光茫万丈的背后,却有一张网将他罩于阴暗,池鱼笼鸟、辗转难安。当她为他竖起坚固的盾、当他为她撑起柔韧的伞,且看她如何携他的手,破局、裂网,拼出个风云骤起,四海扬名!

  • 超级修真强少最新章节

        一个觉醒了前世记忆的叶家大少,因受新婚妻子洞房之夜“盗宝逃婚”事件的牵连而被家族除名,自此失去了家族的庇护,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废材弃少,前路步步荆棘……但在他得到《星辰诀》功法的那一刻,一切,注定会变得有所不同。圣级之下,皆为蝼蚁。圣级之上,登峰造极。

  • 极拳暴君最新章节

        黑暗笼罩,秩序崩溃,人性沦丧......哀嚎奏响死亡,绝望与恐怖降临!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陈冲知道,在这崩坏的世界,拳即是权,唯有拳头在先,道理才能深入人心!

    本章内容提要:
    ...    林薇音虽然推测出深渊有可能是在把正规部队从拉兹菲尔德位面撤出,但仅仅只是推测而已,女孩无法保证这个推测就一定是事实,它也有可能是敌人故意摆出来让人看的假象。深渊意志是各种负面感情的集合体,坑蒙拐骗乃是对方的专长,谁都说不准这绝非他们为了迷惑南宫荣等人而做的陷阱,所以小丫头尽管已经抵达了目的地,却仍......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