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奥克塔薇尔在众人的努力下如同王道剧情那样苏醒过来了,但南宫荣却没有为此感到欣喜,或者说少年的欣喜只持续了不到半秒钟便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现在满满的都是尴尬。

    不不不,才不是那种【你刚刚都听到了?】和【是的,听得一清二楚】这样的有趣神展开,你们都想太多了。事实上真正让南宫荣感到尴尬的是,奥克塔薇尔恢复呼吸的同时人也跟着清醒了过来,有没有听见少年先前的自言自语不太清楚,但至少女孩很快便盯住少年按在自己胸口的咸猪蹄的目光倒是真的。

    “桥豆麻袋,我这样做是有原因的。”南宫荣急忙把手缩了回去冲长公主用力摇摆着做出了一副有话好说听我解释的模样,“事情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你刚才因为受伤和冲击停止呼吸了,我只不过是在给你做人工呼吸而已!”

    站在旁边的林薇音忍不住满头黑线着用手在少年脑袋上狠狠拍了一巴掌:“你这种说法不是会让人更加产生误会了吗!?”

    被打的少年顿时一脸的茫然和无辜:“明明是非常正经的事情,为什么会产生误会的啊?”

    奥克塔薇尔刚开始也有些小尴尬,不过她很快便恢复成平常的表情迅速坐起了身子,习惯性的抬手想要整理肩头的发丝时却摸了个空,不由地愣了一下:“原来我没能挡住对方的攻击啊。对了,那个怪物呢?”

    “已经搞定了,完全不用担心。”南宫荣迅速将注意力从与便宜妹妹的日常上转移了过来,认真地打量着长公主说道,“你确定自己真的没事了吗,总觉得之前伤得可不轻啊。”

    对此做出回应的却是金毛猫:“已经没关系了啦,还是说骚年你其实并不相信本系统的治疗技术?好吧我知道你肯定会毫不犹豫地点着头说上一句【是的我不相信】但在那之前你总要相信自己的妹子吧,她在替你挡下攻击时有展开护盾与斗气进行防御的,虽然效果不怎么明显但至少没被秒掉,这就足够了。”

    长公主闻言只是淡然地耸了耸肩:“不,我当时其实是想扑上去抱住南宫荣和他一起滚到旁边去的,根本没想着挡下攻击。只不过地面摇晃得厉害起跳时没能用上力,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林薇音忍不住以手扶额着叹息了起来:“这种时候就没必要自曝些有的没的了吧,会让气氛变得尴尬不说还会在无意中丢掉许多从欧尼酱那里刷到的好感度啊有木有?知不知道在你没了呼吸意识昏迷之际我亲爱的欧尼酱都说了些啥,他就差对你进行深情的告……呜呜呜!”

    小丫头的话没能说完,她被火烧屁股般猛然一跃而起的南宫荣伸出手当场捂住了嘴巴,只能从鼻孔里向外发出一连串意义不明的哼哼声。至于突然跳起的少年,则是在堵住便宜妹妹的台词后用满脸讪笑的奇怪表情扭头朝奥克塔薇尔看了过去,然后对女孩不紧不慢的解释了起来。

    “啊哈哈,我只不过是让口无遮拦的她稍微注意一点罢了。话说塔薇尔,你之前是真的昏迷了吧,什么都没有听到对吧?”

    长公主并没有正面给出直接的回答,而是歪过头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竖起食指轻轻按着下嘴唇疑惑地反问道:“怎么,难不成是一些见不得光的足以被当成黑历史的中二台词?”

    “呃,你就当是这样好了。”少年闻言不禁囧着脸蛋疼了一下,随后迅速换成了严肃认真的表情正色道,“还有,谢谢你救了我。”

    不知奥克塔薇尔想到了什么,她在听见南宫荣这样说后忽然将脸撇到旁边避开了对方的目光,脸颊也微微的变红了:“嘛,看在你诚心诚意道谢的份上,我就不计较刚才袭胸的事情了。只是这头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重新蓄起来了,毕竟我可是一向都很宝贝的,就这么没了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好受。”

    看着长公主那有些不太自然的反应,少年忍不住猜测先前他的自言自语对方会不会是听见了?一想到如此少年自己也变得没法淡定了,然而这次他并不打算继续装傻充愣,虽不准备点破可还是迈出了主动的一步。

    “塔薇尔你的头发确实是令人觉得很惋惜,虽然算不上是什么补偿,为了表达对你的谢意让我请你吃顿饭如何?”

    林薇音先是一脸的惊愕,随后则是理解的表情,接着果断冲便宜哥哥竖起大拇指给了一个加油的眼神让少年自己体会——可惜被华丽无视掉了。

    而受到邀请的奥克塔薇尔也是感到十分意外,不过她显然并不讨厌,而是微微歪着脑袋笑眯眯地说道:“我是不会拒绝这番好意的啦,但是你确定能在自己知道的范围内找到可以让我满意的餐厅吗?我可不是那种一桶庶民泡面就能搞定的天然呆贵族大小姐,店铺的菜肴味道不合我口味的话别怪我到时候不给面子喔?”

    “对不起,我还真不知道那种能够让长公主殿下您能看得上眼的餐厅。但我只说了请你吃饭,没说要请你下馆子吧?”

    少年这个神转折一般的回答顿时令奥克塔薇尔疑惑万分,在她的印象当中请人吃饭要么是去一家高档餐厅要么是在自己家中举办宴会,而南宫荣显然是没有这种能力的,所以之前才会故意调侃少年。现在听来,对方好像是另有打算?

    同样有着平民属性的林薇音倒是第一个猜到了南宫荣的打算,当即高高举着右臂大声说道:“欧尼酱亲手制作的料理?我要尝,算我一个!”

    原来如此,还有这种选项的啊。长公主此刻总算是反应了过来,同时也意识到自己纯粹是想多了,不由自嘲地轻笑了两下:“是这样啊,不过南宫荣你会做菜?”

    “不会,但我会弄简单的BBQ啊。在野外打猎时,这个可是必备的基础技能呢。”南宫荣说着扭头朝便宜妹妹看了过去,毫不留情地抬起手冲后者做了一个驱赶的动作,“还有你个小丫头不要过来凑热闹,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

    “哎,为什么?BBQ不是参加的人越多更有趣吗,你怎么能把身为一抹多的我往别处赶!?”林薇音噘着嘴摆出一副非常不满的模样,接着忽然在头顶亮起一盏灯泡,右手握拳用力捶着左手心恍然大悟地说道,“我明白了,你肯定是打算借着吃烧烤的名义反复给奥克塔薇尔劝酒把她灌醉后做些【哔——】和【哔——】还有【哔——】的不可描述的事情所以才会不能让我或者其他人参加的对吧!?你这便太绅士终于忍不住要出手了吗!?”

    啪叽一声轻响,南宫荣顿时在额角位置鼓起了硕大的青筋:“那好,薇音你可以来参加,不过我给你准备的都只会是些添加了特殊佐料的烤串,比如说南宫家祖传的地狱岩浆超辣酱什么的。”

    “那种光听名字就感觉吊炸天的辣酱是什么鬼,你家祖辈真要那么威武霸气为何会以打猎为生,快点去开餐馆啊岂可修!”

    “啊啦这还真是一个好主意,等赶跑深渊后我就在你老家那边找个好地方开家烧烤店,然后招牌就决定是这地狱岩浆超辣酱了。”

    “不要把别人的吐槽当成建议啊喂,另外这种辣酱还真的有啊!?”

    南宫荣当即眯着眼睛摆出了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那是,难不成你以为我是随便起了一个不靠谱的名字就拿来假装真实存在了吗?太天真了,我请塔薇尔吃烧烤那天丫头你务必也要参加,然后好好见识一下什么叫能够让舌头和味觉一秒出殡的超级辣酱吧!”

    “非常抱歉本小姐从不玩苦主,所以这次的BBQ咱就不参加了,欧尼酱你是把长公主灌醉了也好强推也罢正儿八经的告白也行反正都和我没有关系,爱怎么整怎么整去吧,告辞。”

    林薇音说完还真就biu的一下飞走了,虽然仅仅只是在二十多米开外的地方就停了下来竖起耳朵满满的努力偷听的造型,要不是面前的奥克塔薇尔正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着看着南宫荣,少年怕不是早就抄起附近一块碎砖朝便宜妹妹砸过去了。

    “啊哈哈,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南宫荣一边挠着后脑勺一边朝长公主讪笑着说道,“总之你觉得这个提议怎么样,如果不行的话我们可以再商讨一下别的。”

    “不用,就这个挺好的,而且我也对那个神奇的辣酱很感兴趣。”奥克塔薇尔说着忽然诡异的停顿了一下,接着(故意)摆出一脸狐疑的表情用防狼的眼神仔细打量着少年开口道,“如果你真的没有打算趁机把我灌醉然后做些不可描述之事的话……”

    “没有没有,怎么可能会有的啊!?”

    被长公主调侃得泪流满面死去活来的少年真心连找块豆腐一头撞死以示清白的想法都有了,不过两人的日常并没有能够继续进行下去,因为假意远离的林薇音很快便折返了回来。

    “别在那里撒狗粮了,迪丝雅发来联络说地面上有情况,快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南宫荣默默将【才没有撒狗粮】这句话咽回了肚子里,继而让金毛猫将地面上的影像给投射了出来。可以看见在火焰怪物嗝屁之后下方原本沉寂的城市忽然喧闹了起来,有很多士兵正在街道上互相攻击,一些建筑还燃起了大火,显得很是混乱。

    “什么情况?”奥克塔薇尔看得不禁一头雾水,完全不明白王室的那些老对手究竟在玩怎样复杂的操作,“大多数士兵应该都被深渊给感染了,部队的控制不存在任何问题才对,为何会自己人打起来的?”

    “会不会是出现分歧了?”南宫荣脑洞大开的胡乱猜测道,“在几个大杀招全都失败之后,敌人中间有人打算向我们投降,结果在准备付诸行动之前被发现了,所以才造成了如今这种局面?咱可是很认真的,那些贵族老爷要么是野心家要么是墙头草,战况不妙有人想向我们投降也没啥奇怪的吧。反正对他们来说只要能够保住自己的性命就行了,别的事情都无所谓。”

    林薇音则对此表示不太理解:“他们可能都已经接受过深渊的身体改造,增加自身寿命的同时也被深渊套上了枷锁,胆敢向我们投降就不怕被深渊报复?对方应该不知道欧尼酱你有着克制深渊的能力吧。”

    长公主却意外的对少年的猜测表示了赞同:“他们当然不需要担心深渊的报复了,因为在投降后只要我们不杀掉他们,这些家伙就能够偷偷联系深渊将我们的情报传给敌人来充当间谍。这种情况下深渊自然不会计较和追究,说不定还会有奖励呢。不过这样也无所谓,反正我同样打算利用一下他们。”

    某对便宜兄妹当即惊恐万状地靠拢在一起后退几步远离了长公主。

    “喂,你们那是什么奇怪的表现,我真的就那么可怕吗?”满头黑线的奥克塔薇尔禁不住以手扶额着深深地叹了口气道,“如果真有人打算向我们投降,总不能举着双手大摇大摆的过来后直接要求享受贵族待遇的吧?我可没有那么好说话,他们自己心里也知道,所以肯定已经做好了被我扒层皮啊不对、是说做好了被我索要一定好处的心理准备。”

    听到长公主的解释南宫荣算是理解了女孩的意思,但这并不代表他会认可了:“美丽尊贵的殿下您说的确实没错,但那些贵族老爷应该已经把自己所有的军力财力全都投入到这次战斗中了,又能给你什么样的好处呢?”

    “怎么就没有我想要的东西了呢,深渊那边的情报他们多少会知道一些的吧。即便具体行动计划不清楚,对方实行的时间总该会知道才是,眼下我们最缺的不就是这方面的情报吗?”

    “……是你赢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58章 开始主动起来的某少年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58章 开始主动起来的某少年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58章 开始主动起来的某少年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58章 开始主动起来的某少年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58章 开始主动起来的某少年】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超级物业管家最新章节

        前世造孽,今世物业!落魄穷三代小胖,在神秘天使猫族的指引下,一头栽进了物业的深渊,在这里,有制服,有黑丝,有端庄柔弱,也有现实性感,面对这各色美女,乡野小子是纵意花丛,还是继续柳下挥,且看乡下小胖一边打造物业怪物圈,一边打造职场美女圈。郑重提示:身体虚弱者勿看!

  • 胡说杂记最新章节

        写在前面∶
        一、本文对身心有害,请尽量保持自制力跳过不要阅读;
        二、本文拒绝接受网站方面给予之任何推荐之类之行为;
        三、本文拒绝接受读者任何给赞美之行为;
        四、看到本文请当作误看,千万别告诉别人;
        五、本文接受任何法律、或良心、道德、专业之批评或谴责。

  • 花都医圣最新章节

        神医传人刘乐,为救富商之女下山,却意外接触到花都的暗涛汹涌,自此,霸道女警花,娇媚女总裁,傲娇女明星……纷至沓来,百花争艳。刘乐弱弱的举手,可不可以全都做我的老婆……

  • 【快穿】男神求勾搭?求勾搭最新章节

        作为一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小姐,有着能力卓越的爸妈和帅气多金的老哥,林淘淘谨守着米虫的职业道德,可是突然有一天,一群黑衣人破窗而入,竟然轻而易举的突破了家里的防护罩,父母被抓,哥哥不知所踪,要求完成任务?为了爸妈的安危,她只能跨上了未知的征程。经历了一个个的熟悉的动漫世界,小说世界,黑子的篮球,兄弟战争,吸血鬼骑士,金色的琴弦,樱兰高校男公关部,会长大人是女仆,网球王子,魔鬼恋人,歌之王子殿下,与魔共舞,青春之旅……当然还有狗血匪夷所思的小说世界,一个个谜团也将被揭开……

  • 破烂王最新章节

        “就因为你是收破烂的,我才被人看不起,我恨你!”这句话是我对我爸说的。年少轻狂的我经历了怎样的青春?谁不想做一个让人敬仰的人呢!谁不想给家人带来荣耀呢!有谁天生注定是废品!!!

  • 都市修灵最新章节

        名门世家的苏子逸,惨遭灭门之灾,父亲生前留下的研究成果――修灵,改变了他今后的人生道路,一步步揭开隐藏在都市之中的修灵者的秘密。他,天之骄子,为伊人枪挑群雄,倾尽天下。她,绝代佳人,一曲摄魂笛音,为君诛尽群仙,制霸四海。

  • 测试书最新章节

        这诸般事迹须从我祖父留下来的一本残书《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讲起,这本残书,下半本不知何故被人硬生生地扯了去,只留下这上卷风水秘术篇,书中所述,多半都是解读墓葬的风水格局之类的独门秘术……

  • 谋尽帝王宠最新章节

        一场假连横,两个篡位阴谋,拉开晋国朝堂夺嫡之乱的序幕。恭王携战功回朝,等待着他的却是一个个精心设下的夺权之局,众王各怀鬼胎,权力杀伐终究将手足、父子之情一一屠戮干净。权力更迭,新帝一朝登基,后宫尔虞我诈,无辜惨死的佳婉仪,被废的丽妃,被打入冷宫的莲荣华……这场为生存、权力而角逐的困兽之斗,可有一人能得善终?皇子与公主乱伦相恋,是情欲的堕落还是一场精心策划的报复?年近不惑却都不愿娶妻的神医与丞相,究竟是有断袖之癖还是藏着更加不可告人的秘密?而这一切全都源于那个名叫“燕云倾”的亡国公主!大晋宫廷数十载的风云变幻皆掌控在这一个女人的手中!大晋王朝最具传奇色彩的皇后瑰丽凄艳的一生,请君听我为你娓娓道来!js330

  • 极道天魔最新章节

        妖魔横行,世人苦难。神兵魔刃,遮耀天下。——————————————————————手机上的一款游戏修改器,意外成了路胜脑海里的异能。也成了他在这个黑暗乱世唯一的依靠。

  • 我不做太子妃最新章节

        《我不做靖王妃》的姊妹篇《我不做太子妃》来袭,本文三个字:甜宠爽。想宅斗,偏偏太子给撑腰,没机会表现。想宫斗,阖宫娘娘都宠太子妃,吃香喝辣。想朝斗,满朝文武皆爱太子妃,为所欲为。日子不要过得太酸爽。可是本小姐真的不想做太子妃怎么破?

  • 重生成触手怪最新章节

        楚守一点都不想重生,电脑里太多糟糕物要处理了……诶,不过好像不错哦,貌似现在住在满是女子的魔法学院,这些女学生都是魔法少女吧?新开Q群:151619553谁来告诉我这个不是11群!!!!!!!!!???????????!!!!!!!js330

  • 律政娇妻:总裁大人有点狂最新章节

        作为一名称职的离婚律师,叶慕可谓是上得法庭,入得酒店。可是……她拍错人了!这不是事主的渣男老公!“叶小姐,我已经被你看光了,所以……你要对我的肉体负责。”男人在她的耳边,热气轻吐。“先生,想要我怎样负责?”叶慕保持着作为一个律师的冷静。“跟我结婚!”四个字,却让她再也无法冷静,她跟他不过第一次见面而已。要跟他结婚,开什么国际玩笑!看她离婚三十六计,分分钟踹了这个偷拍来的老公。

  • 异界逍遥王最新章节

        司徒雷玄引起了守护者的重视,最后大陆守护者惊奇的发现司徒雷玄竟然是狂化体质,欣喜不已。原来在以前,狂化体质可是整个大陆上的贵族,也为保护大陆贡献了很多力量。最后在一次大战役中,狂化体质几乎全部战死,最后消失。狂龙之体,就是专门为狂化之体创造的。最终大陆守护者拿来了尘封近千年的典籍,找到适合狂化体质修炼的种种秘籍,司徒雷玄实力再次飙升,成为大陆最强者,带领大家战胜了异族。

  • 独家蜜宠:腹黑总裁撩妻上瘾最新章节

        总裁都是狂拽酷炫吊炸天的?不,还有一种软萌任性不正经的。总裁都是不理野花,各种宠妻的?那可不,不宠老婆,娶回来干什么?某助理:“三少你坐地上干嘛?”某总裁委屈:“小媳妇让坐的。”某思:“你给我从哪里来的滚回哪里去!”某总裁一把抱住某思,“我是从小媳妇身边来的,现在滚回小媳妇身边去。”

  • 殡葬笔记最新章节

        生命在这个世界上远比我们想象的脆弱,死亡无时无刻不在发生!年轻的殡葬师,如何应对这个非现实科学道理解释不清楚的事件,又如何面对妖艳女鬼的要命魅惑,他的格言;与鬼斗、与红粉骷髅斗,与天斗其乐无穷。

  • 神级妖兽系统最新章节

        穿越成一条狗也就罢了,还成了别人的宠物,这叫什么事儿?好吧,看在这人是个美女的份儿上我忍了,开启神级妖兽系统,运转《天狗食日诀》,吞天吞地吞太阳,骑着真龙吞神仙。

  • 都市之绝世仙帝最新章节

        秦恒,现代地球的修仙者,绝世天才!七岁炼气……十岁返虚……十五岁渡劫飞升成仙!十九岁证道永恒,至高无上,横压诸天,独断万古,号称仙帝!为求更近一步,破碎虚空,却重生成了平行世界的自己,还是个身家万亿的超级富二代!从此神豪无限,吊打一切,身边美女如云,纵横花都!

  • 大华恩仇引最新章节

        大华皇帝年迈,三子:颐王、颌王、贽王参与储位之争。远尘之父被颌王举荐往安咸郡督办盐政,自己被颌王收为义子留都城求学。远尘与颌王世子在华子监求学间成为挚交好友,并拜高人青玄为师。安咸传来噩耗,梅府竟被灭门。伤心欲绝的梅远尘只身前往安咸查探凶手消息。两年后,邻国结盟来犯,三王皆战死。夏承炫挺身而出,挽大厦于将倾。梅远尘的同窗好友百里剑意、诸葛星辰、皇甫天纵、公羊颂我等纷纷奔赴战场屡立军功,终于打退敌人。即将登位的夏承炫怀疑皇甫天纵、公羊颂我有反意,决定先行下手。二人察觉夏承炫意图,无奈引兵起事。公羊颂我因挚爱的弟弟在战场被误杀,性情大变,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梅远尘夹杂在几位好友之间,左右为难。终于双方到了决胜的时候,公羊颂我暗渡陈仓准备水淹夏承炫驻军的固州。夏承炫不想城中百万民众被淹,又找不到破解之法只得投降。投降前夜,向梅远尘坦白自己派人杀害梅府一家的事后拔剑自刎。

    本章内容提要:
    ...    虽然奥克塔薇尔在众人的努力下如同王道剧情那样苏醒过来了,但南宫荣却没有为此感到欣喜,或者说少年的欣喜只持续了不到半秒钟便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现在满满的都是尴尬。     不不不,才不是那种【你刚刚都听到了?】和【是的,听得一清二楚】这样的有趣神展开,你们都想太多了。事实上真正让南宫荣感到尴尬的是,奥克......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