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我没有,听我解释,奥克塔薇尔看着林薇音脸上饶有意味的戏谑表情不禁当场在心中大声疾呼了起来,标准的素质三连眼看着就要脱口而出。但是最后林薇音并没有给长公主这个机会,小丫头抢在她开口之前便歪过头用力眨着右眼优雅地竖起了大拇指。

    不过看上去这个大拇指的赞似乎是冲南宫荣去的,把正在沉迷于奥克塔薇尔还算柔顺的发质手感中无法自拔的少年彻底惊醒了,并且还让他顿时好一阵尴尬,忙不迭就把放在长公主头顶上的手触电般地抽了回去。

    “呃,那个啥,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并没有想要这么做,只是这手不听话的擅自动了而已!”

    林薇音对此只是眯着眼睛笑不露齿的轻轻点了点头:“嗯嗯,我明白的,亲爱的欧尼酱。你的右手被某种不知名的生物给吃掉后寄生了,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没法控制的情况对吧?”

    “明明是一件很日常的事情为什么被你这样解释后总觉得整个画风都变得阴森恐怖了啊喂!?”

    “那好吧,我就换个说法。这次的摸头就跟你平时经常会从网络上下载各种绿头发女主的本子、游戏以及动画一样是永远也没法控制得住的潜意识行为,老哥你果然是个天生无药可救的绿发妹子控呢。”

    南宫荣忍不住当场抱着脑袋蹲了下去,满头黑线不说还是一脸绝望的奇怪神色:“只有这个是绝对不想让别人知道的啊——!”

    “尤其是当着奥克塔薇尔的面吗?拜托你们两个秀闪光时能不能照顾一下周围的人,氪金狗眼被晃瞎了我吐槽一下还不行么?”林薇音华丽无视了少年那无比夸张的颓废造型,很是随意地自顾自说道,“这次战斗结束后你们俩不管是谁主动开口都行,赶快向对方告白了然后交往吧,算我求求二位了,旁人看着都觉得难受啊有木有!”

    然而小丫头的话语却让面前的这对少男少女同时陷入了沉默,连一句诸如【不要随便给人乱竖死亡flag】之类的怒怼都没有,场面寂静得简直诡异。

    好在这种微妙的局面并没有持续多久,duang的一声巨响后整座城池忽然剧烈震动了起来,几个人再去看金毛猫投影出来的影像时,发现那只火焰怪物已经将手摁在了城池底部的土层表面,正在宛如壁虎那样手脚并用着紧贴墙壁迅速爬了上来。

    这家伙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南宫荣更是当即二话不说直接朝对方所在方向甩腿狂奔了过去。

    奥克塔薇尔见状在犹豫片刻后还是选择了跟上,她径直冲到少年身边一把抓住其后衣领将其提溜到了半空中,一边高速飞行着一边说道:“省点力气对付怪物吧,让我来送你。”

    “谢谢。”南宫荣未曾拒绝女孩的好意,也没有因此表现出尴尬或者别的什么,他和长公主都是在处理正经事时十分严肃认真的一类人,“另外塔薇尔,深渊很可能出现了误算,我们面前有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你是指他们没有派专人来接手下面那些贵族的指挥导致对方在和我们的战斗中一直胡乱出招么?”长公主闻言不禁撇撇嘴表现得有些不以为意,“我猜那群贵族多半是想向他们的新主子证明自己的价值,所以才会如此急功近利不惜任何代价的也要试图干掉我们。先前原本逃散的战斗机突然折返也好、启用准备不足的禁咒魔法阵也罢,还有如今牺牲掉一整支部队的做法也是,敌人明摆着是在下狠手,无论是对我们还是对他们自己。”

    “我知道这种事情很常见,才刚刚投靠了一方势力的墙头草不准备一些投名状之类的东西心中总会觉得各种不安,他们会这么做没啥好奇怪的。但是,虽说深渊可能和那些人达成了某种协议不会去干涉后者的权力,不派出一个头脑清楚的小boss进行督战和指导,深渊这个失误可稍微有点大呢。他们莫非真以为我们会在精灵族那边一直帮忙到战役结束不会返回拉兹菲尔德位面所以才大意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深渊在这个位面的人手出现了严重不足的情况,因此才没有给贵族联军派出所谓的技术指导——这个想法只在南宫荣的脑海中出现了不到一秒,接着就被迅速扔到了九霄云外。

    深渊正在往拉兹菲尔德位面投送大量的运力以及物资,怎么看都是一副在准备大规模行动的样子,人员方面肯定也是有在迅速集中,随便拉个小boss出来丢给联军指挥他们作战不过是顺手的事情,断不可能是人手不足。深渊之所以没有这么做,纯粹是对方认为南宫荣等人还在精灵族那边做客觉得没有必要罢了,而且他们还给联军准备了火焰怪物这么一个针对普通军队的超级大杀器,别说帝国的部队了连迪丝雅麾下擅长和深渊对撕的老鸟部队都完全不是对手。

    简单来说就是深渊给了新投靠的墙头草们一些物资方面的帮助以及一个无脑boss级小怪兽镇场子,接着指定行动时间,然后让他们自己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去了。

    这本身并没有任何问题,倒不如说真要让贵族联军集结起来对帝国发起了反叛的话肯定会造成极大的损失产生非常严重的后果,即便南宫荣等人匆匆赶了回来也只能焦头烂额的到处救场,深渊则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想做啥就做啥,计划很完美不是吗?

    但腹黑的命运女神这回没有再继续为难少年等人,反倒和深渊开起了玩笑。

    士兵数量再多也拿它无可奈何的火焰怪物攀爬的若非飞行城池而是德林佩尔城外湖泊里的那艘能够悬空的航母,只怕整条船都要连同无数船员一起彻底报废了吧,可惜它遇上的却是天生克制深渊的南宫荣。原本用来镇场的可以摧毁整支军队的超级王牌boss,如今注定只能给某人刷经验了。

    贵族联军拥有很多的攻击手段,每一个都能够对帝国造成很大的威胁,然而却因为奥克塔薇尔果断迅速的进击以及南宫荣特殊的能力根本来不及发挥多少威力就被逐一化解了,现在终于只剩下了最后的那个王牌,只要少年能够将其解决掉,联军基本就没法翻盘了,而且深渊连救援都来不及。

    伴随着一只巨大的火焰手掌突然按在金属城墙上产生的声响和震动,怪物正式攀上了浮空岛的表面,以无可阻挡之势轻易撞破城墙出现在了南宫荣的面前。怪物体表炽热的高温几乎融化了城墙、街道还有附近的建筑,远远望去那家伙就好像站在一滩松软红色液体巧克力中似的,白雾状的蒸汽环绕在其周围,让空气都剧烈扭曲了起来。

    南宫荣见状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离得这么近后少年已经可以肯定怪物是个纯能量体的存在,并且其内部最重要的核心不出所料由深渊能量构成,自己确实能够克制对方——但问题是,具体应该怎么做?

    原先少年想要利用自己的特殊体质来吸收深渊能量,就必须和深渊怪物进行接触才行,哪怕只是拿手摸一下也算;现在就算稍微改进了一下,也需要有物质作为少年自身能量的载体才能发挥作用。所以,面对连金属都会在短时间内融化成汁的可怕高温,南宫荣究竟要如何行动才能让物质与怪物进行接触?

    要知道傀儡或多或少都带有些许吸收深渊能量的特性,既然城墙没能对怪物造成阻碍就说明这家伙应该是把核心藏在了最深处,外面一层全部都是纯粹的火焰而不包含任何深渊能量。如果南宫荣想要攻击对方的核心,就必须想办法突破外层的高温烈焰外壳。

    很显然面对少年带来的威胁深渊也在十分积极地考虑应对措施,这个火焰怪物乃是对方其中的尝试之一。不得不说敌人耍的花招确实给南宫荣造成了不小的困扰,但也仅仅只是困扰罢了。

    半空中提溜着南宫荣的奥克塔薇尔对boss来说是非常显眼的目标,它当即抬头看了过来,并且张开口形成满是火焰的魔法阵便将身体周围环绕着的灵魂化为炮弹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招呼。

    长公主不由地发出了惊叫,停止前进后正要采取规避,地面上却猛然升起来一面墙壁将那些燃烧着的灵魂全部挡下了。话虽如此墙壁的状态也并不是很好,它朝着少男少女两人的那侧甚至都开始泛红了,表面也出现了软化的现象,南宫荣挡住攻击后很快便将其给撤掉了。

    “啧,这种简单的亡灵和火系法术的混合体里面果然是没有添加深渊能量的么?”少年看上去有些不爽的咂了咂嘴,脸上的表情变得愈加蛋疼了,“有点难办了,这可能会是一场持久战。塔薇尔你把我放下去然后远远地躲开吧,这里是我的主场,我就不信摆不平它了。”

    听到少年这样说后,奥克塔薇尔的心里忽然觉得有些不是滋味。曾几何时少年只能躲在女孩身后放几个辅助技能蹭蹭经验混混助攻,结果现在竟然会要求女孩在他战斗时躲远一点,要不是长公主一路亲眼看着南宫荣逐步成长起来,只怕会以为少年还没睡醒在说梦话呢。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长公主的倔脾气被这句话给激发了出来,更何况她原本陪着南宫荣过来就不是为了走个过场,将少年放到地面后装成离开的样子实际上却是在附近找个地方藏了起来。

    嘛,倔脾气并不意味着一定是头铁,奥克塔薇尔很清楚自己很难承受得住怪物一击,被打中了即便不死也绝对是重伤,既然如此那还出去作死干什么,躲起来找机会偷袭才是正经。

    后面同样赶过来的林薇音注意到了长公主的小动作,但却没有点破,反倒有学有样的躲在了一栋建筑后边,似乎也是在打算伺机而动。

    南宫荣自然未曾察觉到身后发生的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此刻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boss的身上,对着怪物用力挥舞了一下胳膊,顿时便有数十道尖刺突然从地面钻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朝怪物猛扎了过去。

    正如少年所说的那样,此处是他的主场,他能够控制这里的一切,在这座城池里少年就是无所不能的神。

    只是闯入神明居所的恶魔也并非易与之辈,后者凭借连钢铁也会为之融化的恐怖高温展开了对抗。南宫荣扎向怪物的铁质地刺才刚刚靠近就纷纷软化成烂泥最终变成了一滩滚烫通红的液体,没有一个能够接触到它的体表,更不要提更深处的核心了。

    “见鬼,果然是这种展开的么。”看到地刺被破后南宫荣倒也没有表现得多么惊怒,不如说露出了一脸不出所料的表情,“这高温既是它的攻击方式又是其保命手段,难不成要对付它我还得找辆装满液态氦的罐装车来?”

    似乎是察觉到了少年的困扰,怪物扭动着凹陷下去的五官冲少年摆出了一个嘲笑的表情,呼哧呼哧地喷着热浪也不知是在嗤笑还是单纯的在喘气。

    换成其他人遭到boss如此嘲讽怕不是当场就怒了,然而南宫荣却只是十分淡定的白了对方一眼,接着仿佛啥都没发生似的继续自顾自的忙碌了起来。要知道当初少年打猎时又不是未曾布置过陷阱,一些老得成精的动物发现后不仅会机敏避开甚至还会冲满头黑线的少年发出各种嘲笑,他早就习惯了。

    这种程度的嘲讽连连毛毛雨都算不上,少年表示感到一丝愤怒都算他输。

    眼见南宫荣无视了自己的嘲笑,怪物顿时就不高兴了,这小子咋就如此不上道呢,此处明明应该是主角火冒三丈的失去理智猛冲过来结果正中boss下怀被对方反讨的经典糟糕结局的展开才对吧?

    于是怪物只能在少年发起第二波攻击之前主动展开了行动。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56章 小困扰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56章 小困扰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56章 小困扰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56章 小困扰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56章 小困扰】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偏爱成瘾:秦少的天价私宠最新章节

        一次偶然相遇,夏七七莫名其妙惹上了全球最有名的秦少。被他一口咬定偷走了属于他的东西,还见色起意上了他。外人只知道秦少在全球最有钱,还帅绝人寰。却不知他性格多糟糕,性格偏执,脾气暴躁。夏七七想,她前世一定对这个男人做了绝对残忍的事情,才让他如此“欺负”自己。秦少却道:“祖宗,姑奶奶,女王,谁又欺负你了,我去统统抓来帮你弄死他们。”他对她的爱偏执到一定程度,就像鱼儿离了水不能活一样,只想一辈子缠她,缠她,再缠她!

  • 陛下宠我就宠我最新章节

        自打我进宫以来呀,就独得陛下恩宠。这后宫佳丽三千,陛下就偏偏宠我一人儿,于是我就劝陛下呀,一定要雨露均沾、雨露均沾,可陛下非是不听呢,说是对其他妃子就是下不了嘴,只好,就宠我、就宠我,看着众嫔妃们射过来那一道道刀子般的眼神儿啊,伦家,都不好意思啦科科

  • 真假千金:逃离坏蛋身边最新章节

        有个含在嘴里怕化,捧在掌心怕她化掉的父亲;有个恋妹情结,不让受半分委屈的哥哥;有个关心备至,处处体贴的准未婚夫,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可惜以上三样都不是她陆恩拥有的,而是同父异母的妹妹陆清的。她陆恩有的只是一个难辨真情,风一吹就作墙头草的父亲;有一个掐着她脖子,痛骂她贱人的哥哥;有一个让所有人都误认为她是淫娃荡妇的准妹夫。请告诉我,我该怎么样好好回报你们对我的“厚爱”?命运尽管和我开了如此玩笑,偏我陆恩就不要做那忍气吞声,伏低做小之人!rn

  • 风雨邪神传最新章节

        圣皇历元年11月20日
        就在三皇被消灭百年之後,人族与魔族之间的战争渐渐平息,并且由人族当时的领导者圣皇统一。同时人们将这世界称之为『皇境』。
        但传至第三十二代圣皇纣 之时却是日日笙歌,荒淫无道,使的百姓陷入了一片水深火热之中。
        道消魔长!许多门派纷纷成立,大小门派不计其数,所有门派之中以悲鸣道宫、魔宫、天龙殿、白道联盟四者为大。
        四者之中『悲鸣道宫』之主-圣灵魔姬虽为一介女流,但凭著卓越的武功以及超人的领导能力,加上拥有著倾国之色的绝代面容,许多英雄豪杰纷纷投效於她,俨然促使『悲鸣道宫』在一夕之间成为足以颠覆皇境的组织。

  • Kim!无敌!最新章节

        (本故事与实际人物、团体无关)

  • 重生洪荒之三界妖尊最新章节

        道魔斗破苍穹日,巫妖武动乾坤时,三教谁主沉浮。    洪荒太初,凶兽称王,各路先天大神都还处于成长期。    王浩重生太初,意外发现自己成了十二品青莲,想到自己最终被三清瓜分的命运,王浩不由仰天吼叫:“我命由我,不由天!”js330

  • 原来你不是最新章节

        君长知:“二十八?白术:“属下在。”君长知:“是你啊。”白术:“是我啊。”君长知:“嗯,长得是挺清秀,要不是胸够平,怕是要让人误以为是女儿身。”白术:“……”君长知以为那个“编号二十八具体名字记不住了”的小鬼是个男人,原来她不是。白术以为那个“面瘫毒蛇成天阴阳怪气不挤兑人不舒服斯基”的上司是个阉人,原来他不是。这是一个穿越平胸妹打入【皇家特殊职权部门】内部成功逆袭面瘫毒蛇上司的故事。

  • 军婚缠绵:稍息立正要抱抱最新章节

        顾余笙的前半生用生命爱着他,而她的后半生却用生命恨着他。季良辰知道,他一直都知道,在她归来后的某天,他拥着她说:“恨我吧,只要你觉得开心。”当良辰变成她的美景,今生碰上余笙,这注定是一场不死不休的纠缠!无数个深夜里,季良辰都在身体力行的诉说着,爱你,是我这辈子做过最正确的事!

  • 苍穹修罗王最新章节

        出生豪门世家的龙辰,被命运捉弄,坠入人生的最低端,每天跟随没有血缘关系的爷爷以乞讨为生,某一天,龙辰得罪镇上恶霸左景,被他百般凌辱,爷爷为救龙辰被杀,林曦的出现救下了龙辰。龙辰坐在破庙的角落上百感交集,一滴眼泪落在玉坠之上。玉坠显灵,得知身世,获得修罗血脉。龙辰正式开始了他的人生,修罗血脉,以战养战

  • 婚色霸爱,顾少的刁蛮妻最新章节

        遭男友背叛,遭表姐伤害,  就连自己的亲爹也娶了自己最好的朋友?  沅蔓觉得这个世界玄幻了……  然而更加玄幻的是,  传说中沉浮在商业帝国、不沾女色的顾少竟然粘上了她!  不过是419嘛,都是成年人了,干嘛偏要她负责!  唉,最后小胳膊拧不过大腿还是无奈中负责了,  可是明明说好要离婚的,为啥真到关头某人又耍上赖皮了?  “大叔,我对你这种不感兴趣的。”  “我对你这种未成年的小女孩也不感兴趣,你不爱我,我也不爱你,正好凑一对。”  沅蔓:“……”  无语问苍天啊……

  • 九死冥王最新章节

        鬼道至尊宇在七百年前的众神之战种陨落落入轮回,历经九世人生,终于在第九世达到圆满,一步步从凡俗重回巅峰,斩天骄都群雄,带领鬼道再次崛起世间横扫三界九天。他将告诉你什么才是真正的鬼道王者、风流至尊……

  • 圣瞳医生最新章节

        中医学院叶寒,因一次偶然事件竟得到了其先祖传承,从此,便开启了他那好似开了外挂般的人生,他金针度人,术法度鬼,圣瞳读心,各种美女也纷至沓来,性感教师,白美医生,泼辣精华,清纯校花……

  • 久傅盛名:婚久见情深最新章节

        她本是崇尚自由的服装设计师,倔强,认真,从不言弃。但遇到他后,却被他强势圈住。一开始做他公司的首席设计师,之后做他约法三章的新婚妻子,再之后做他独一无二的女人。无论哪一个身份,都被烙上了他的标签。她厌恶这样的强势,于是仓皇逃离,却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猛然发现,她早已习惯他的存在,无法剥离……

  • 捡尸人最新章节

        一枚铜钱、一面铜镜、一副尸骨深埋地下数百年。一件血案,一张人皮,深仇大恨铭记在心数十年。无声的冤诉,彻骨的恨意,尸骨之谜,人皮之恨,不可能成为当世之谜,最终被捡尸人的他破解。

  • 修仙高手混花都最新章节

        宇宙杀神渡劫陨落,重生为地球上的废材少爷,身边还有个貌美如花的未婚妻,这一世,注定不平凡……他无心世俗,却成为地下世界的王者;他医术无双,让无数人千金难聘;他想离开地球,重回浩瀚宇宙,奈何身边美女环绕,拒之不得。叶欢,这个宇宙中的修士,且看他如何香风缭绕,君临天下!!

  • 绝色催眠师,逆天大小姐最新章节

        苏璃,二十一世纪顶尖特工,擅暗杀,会催眠,天使的容颜,魔鬼的身手,一次任务失败重生到孤竹国贵族世家苏家大小姐身上。容貌被毁?身份被替?哼,庶妹你就这点追求吗?被准未婚夫怀疑身份?本小姐才不稀罕!且看她如何收空间、夺魂剑、训凤凰、习医术,仙道魔道两不误,辱她伤她欠她的,一样一样都要讨回来!长冥,仙派南无掌门,黑发银瞳,帅绝三界,他长袖一甩淡淡道:“徒儿,虐完渣记得回家。”苏璃:“遵命!”

  • 盛宠贤妃,陛下笑一个最新章节

        重活一世,秦望舒成了害死自己之人的亲妹妹,她不知道这是命运的捉弄,还是老天爷跟她开的一个玩笑,不过,没关系,既然命中注定如此,秦望舒就不会逃避,秦望舒决定抓住一切机会,报复自己该报复的人。rn害自己的人,自己一定会加倍奉还,挡自己路的人,自己一定会清扫干净,负自己的人,自己也一定会让他一无所有……rn可是,为什么后来的一切都偏离了自己的预想,为什么原本害自己的人居然成了处处护自己的人?rn沈离墨,你究竟还要我怎样……

  • 修仙界归来最新章节

        修仙界强者逆天回归都市,纵横花都。超级兵王?这是我小弟!武林高手?那只是个笑话,要么一掌拍死,要么跪地求饶!异能者?不好意思,你也只是个垃圾!还有什么?敬请期待!qq群:513796844(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求书评,求评分!)

    本章内容提要:
    ...    我不是,我没有,听我解释,奥克塔薇尔看着林薇音脸上饶有意味的戏谑表情不禁当场在心中大声疾呼了起来,标准的素质三连眼看着就要脱口而出。但是最后林薇音并没有给长公主这个机会,小丫头抢在她开口之前便歪过头用力眨着右眼优雅地竖起了大拇指。     不过看上去这个大拇指的赞似乎是冲南宫荣去的,把正在沉迷于奥克塔薇......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