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出现的火焰巨人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毫无征兆无声无息的就那么从火海中站了起来,其高度几乎要赶得上附近城市的防护城墙,再加上它恐怖诡异的造型,直让人以为是地狱中的炎魔降临了呢。但实际上这玩意乃是一个纯粹的能量体,并且还是满满的亡灵属性,看它的招式就知道了。

    本来看见怪物张开嘴在头颅附近展开一个魔法阵摆出了准备吐息的造型,魔法阵更是裹挟着火焰呈现出燃烧着的模样,南宫荣还以为这货会从口中喷出一道火柱直冲天际,碰到它的直接迷之消失在附近的也会莫名其妙的开始自燃,总之是一种类似于地图炮的东西。

    结果最后出现的却不是吐息,而是环绕在怪物身体四周的大量惨白颜色的半透明雾状存在,每一个都有着人类上半身的模样以及凹陷下去的五官,脸上的表情痛苦而狰狞。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那些白色半透明的东西便纷纷发出凄厉的尖啸以极快的速度冲了出去,经过怪物面前的硕大魔法阵时整个都被瞬间点燃了,那情形看上去就像是高阶法术流星火雨似的,只不过是流星坠落方向调转过来的那种。

    正在俯冲的圆盘飞行器并没有向这些燃烧着的灵魂发起攻击,因为南宫荣打算看看对方的攻击究竟具体有着怎样效果,以便敌人在攻击少年和他的小伙伴们时可以针对性的展开防御。毕竟用和炮灰没什么区别的傀儡探查清楚敌人的技能威力无论怎么想都是一件很划算的事情,再说即便第一波飞盘全都损失完了,第二波也已经做好了齐射的准备,不会给对面半点可乘之机。

    至于地面上那个火焰怪物,少年暂时还没有什么打算,他决定在处理完那些全身冒火的幽灵后再去看看那玩意到底是啥,总觉得没感受到威胁的样子。

    南宫荣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自己身边的奥克塔薇尔与林薇音都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怪物散发出了无比强大的气息和威压,几乎让两个女孩喘不过气来,勉强支撑着才没有瘫软下去。

    金毛猫负责把战场影像投射在了几人面前,同时也让长公主弄清楚了让自己感觉不安的来源,继而望着怪物的身影发出了感叹。

    “怎么会有气势如此惊人的怪物,它到底是什么?深渊到底是怎样把它捣鼓出来的?”

    和长公主相比林薇音与其说是惊惧倒不如说是感到恶心反胃,她拼命咽了几口唾沫方才压制住了自己呕吐的冲动,抬手揉着脑门做着深呼吸道:“应该是亡灵系的某种献祭法术吧,将许多生命作为祭品消耗掉然后换取力量召唤什么可怕的存在降临或者创造出一个规格外的存在,在各种作品里不都是雷打不动的王道剧情么?你作为魔法侧的人,难道就没听说过类似的法术?”

    “我们研究的全部都是正经法术,如此邪恶的魔法根本连碰都不会去碰一下的好吧!?”

    拉兹菲尔德位面不是没有亡灵法术,但是也仅限于召唤骷髅兵之类的,并且还处于不受待见的状态,基本上很少有人修习研究。所以奥克塔薇尔可以肯定眼前的法术绝对不是那些贵族偷偷私底下培养的亡灵法师捣鼓出来的,而是深渊在里面搞的鬼。

    火焰怪物施展的法术那近乎夸张的强大威力证实了长公主的猜测,只见所有浑身燃烧着的灵魂在和俯冲而下的飞行器迎面撞上之后,环绕在飞盘周围的护盾就仿佛肥皂泡一样十分轻易的被灵魂给戳破了——为了测试敌人法术的威力,南宫荣可是特意给第一波当成炮灰弃子的飞行器设置了防御用的护盾,普通高炮和导弹都拿它无可奈何的那种。

    结果在法术面前就跟纸糊的一样,完全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失去了护盾的飞行器很快就在和灵魂接触后化为漫天的火焰与碎片,惨烈的撞击让双方一道不再保持原本的形状,彻底消失在了这片烟花之中。

    威力看着挺大不过那些灵魂是一次性的消耗品么?注意到这点的南宫荣不禁暗自在心中庆幸了一番,接着让正在俯冲的第二波次的飞盘朝地面上的怪物发起了劈头盖脸的密集攻击。

    由于怪物似乎没有实体而是某种能量生物,南宫荣使用的是纯能量的攻击,无数高能激光如雨点般当场就将怪物从头到脚给覆盖住了。地面也随即扬起了大量的灰尘,迅速遮掩了怪物的身影让人看不清楚,即便如此少年却依然知道刚才的那番攻击并没有能够对怪物造成多大的伤害。

    因为在地面上尘土飞扬之前,少年有看见激光直接命中怪物身体时具体发生了什么:激光并未能洞穿怪物的火焰身体,也没有削减对方的能量,而是整个没入了进去,就好像是一杯倒入湖中的水。

    到这时南宫荣才总算弄明白了怪物的大致属性,忍不住皱着眉头蛋疼道:“原来如此,会吸收周围所有形式的能量以及灵魂,并且用这些收集来的东西组成自身的同时还可以拿来发起攻击么?虽说是在城外,可依照深渊的尿性这玩意如果发现自己打不赢就会直接翻墙进入城市,用市民和驻军士兵的生命作为补充吧,真是麻烦了。”

    少年冷静或者应该说平淡的语气让奥克塔薇尔当场就抓狂了,一把按住南宫荣的肩膀便用力摇晃了起来:“等等,为什么你能表现得如此面不改色心不跳啊喂,那个怪物明摆着非常危险,光是看着它的影像感受它的气息就已经让我禁不住浑身颤抖了。”

    “……难不成你以前曾经被那种怪物抓住做了许多【哔——】的事情从而留下了心理阴影?”

    “才没有被做什么【哔】的事情,想死的话你就直说。”啪叽一声在额角鼓起青筋的长公主不由地加大了按在少年肩膀上的手里的力道,就好像恨不得就这样直接把对方的骨头给捏碎,“威压啊气势啊,那家伙散发出来的可怕气息你难道就没有感觉的吗?”

    始终在关注怪物的南宫荣这个时候才发现周围的小伙伴们一个个都处于瑟瑟发抖的奇怪状态,连见惯了大风大浪各种生死的便宜妹妹也不例外,一些精神力不强的士兵甚至都已经晕倒在地了。

    “怎么,莫非那怪物还拥有对人类的威吓能力?”少年很是奇怪的挠着头皮疑惑道,“因为聚集了太多的死气和怨灵,所以才会让生者感到惊惧么,但若是那样为何对我一点影响也没有?”

    从一开始南宫荣就怼怪物的威压没有任何感觉,甚至都不曾察觉到,但正常说来这是没可能的事情。亡灵对生者造成的恐惧和威胁不是某人精神力散发就能够消除的,哪怕少年由于将全部精力投入到观察与思考当中入了神,也依旧应该可以感受得到才对,更何况他现在已经回过神来了。

    除非,是另外一种情况。

    然而如今却是没那个时间让南宫荣去仔细分析考虑了,全身火焰的怪物忽然从滚滚烟尘中猛冲了出来,张开背后的一对翅膀径直窜上了天空,和刚刚完成攻击尚未来得及转向的第二波次的飞行器们撞在了一起。

    那家伙身体周围环绕着无数惨白的幽灵,一路上过来那叫一个鬼哭狼嚎啊,远远听着都让人禁不住感觉头皮发麻;至于附近的飞盘,则是还没靠近怪物就直接变成了火球,如果不是负责操控机体的英灵和南宫荣之间的联系非常紧密得以能够安全返回,只怕是都要被对方给当成灵魂吸收了。

    完全可以想象这只boss冲入大军之中时的画面,它所过之处绝对是寸草不生所有的一切全都化为了烈焰,然后无数暴毙士兵的生命与灵魂被怪物吸收转化成自身力量,最终犹如滚雪球般越来越强——当然也不是没办法对付这家伙,让一个有着规格外实力的大佬不带任何部下的去单挑就行了。

    只可惜怪物被敌人不惜牺牲自己手下的性命捣鼓出来后最先遇上的是南宫荣的无人机部队,负责操控的英灵在机体被毁后又会被少年自动回收,所以它完全没有能够收集到哪怕一丝一毫的生命与灵魂,到现在为止一直都是在消耗自身的能量而没有半点补充。

    这种事不管换了谁来都没法忍,所以在受到攻击后怪物果断选择了主动出击,而目标显然是有着大量生命存在的飞行城池。

    “让普通士兵全都到城市中心躲好,那家伙不是人多就能对付的。”南宫荣看到怪物开始进击后便立即拍开了长公主按在肩膀上的手对女孩吩咐道,“它是专门用来击溃人数众多但个人实力很低的大部队的存在,人越多反而越不利,并且还会变相增强对方的力量,来少数几个人跟我一起去就好。”

    奥克塔薇尔闻言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对了,看着南宫荣时脸上满满的都是不可置信:“等会儿,你还想着亲自去迎击那个怪物吗?它即便是散发出来的能量都已经超过我们太多,还有那根本无法靠近的高温以及对生者的威压,丫根本就是一团会移动的能够吞噬一切的烈焰,我们怎么和它打?”

    旁边的林薇音没有说话,但看她那满脸赞同的表情也知道小丫头心里面在想些什么了。

    对此南宫荣也不曾觉得意外或是恼怒,正在高速接近的那个怪物和迄今为止众人遇到过的boss都不同,它并非临时捣鼓出来的水货、也不是罗格或丝蒂芬妮实力不足的分身,而是正经八百的强力boss,众人会产生畏惧乃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眼下的情况就像是一群四五十级的玩家在野外遭遇了超过百级的精英怪头目,在组团推boss和果断跑路之间小伙伴们非常明智的选择了后者。

    但是南宫荣同样也知道,这其实是一个假象。准确来说指挥这场战斗的并非先前少年所认为的深渊,而应该是聚集在城中的领主贵族们,只有他们才会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当然如果对方不犯这种错误的话,估计他们也捣鼓不出这种规格外级别的怪物。

    这个错误乃是对方的致命伤,同样也是南宫荣敢于直面火焰怪物的原因,否则一向稳如老狗的少年早就扭头闪人了。

    “没关系的啦,塔薇尔。虽然经过了一定程度的伪装,可既然没有能够让我产生危机感,就说明那并不是什么纯正的亡灵法术,而是添加了深渊能量在里面并且以其为核心形成的法术。”南宫荣反过来拍着奥克塔薇尔的肩膀对女孩宽慰道,“再说你仔细想想,那些灵魂都被怪物给吸收转化成攻击手段了,又哪儿来的戾气形成怨念对生者产生影响?所以对你们造成压制的东西和亡灵没有任何关系,而是深渊在里面搞鬼。”

    “只不过由于你对深渊有着天生的克制所以这种压制才没有产生效果,是这样的吗?”长公主闻言尽管摆出了一副愿意相信的模样,可身体依旧在忍不住蜷缩着瑟瑟发抖,抬头眨巴着闪亮亮的大眼睛问道,“你确定?”

    这好似受到惊吓的小动物凑到面前求安慰的软萌形象实在是太犯规了,被糊一脸的南宫荣毫无抵抗的选择了缴械投降,大脑也跟着失去了认真思考的能力,只是单纯下意识的抬手轻轻放在奥克塔薇尔的头顶揉了两下:“我确定,肯定是这样不会错。所以用不着害怕,我会把那怪物干掉的,它对我来说仅仅是一头纸老虎罢了。”

    遭到摸头对待的长公主先是一脸的安心,接着是无比的疑惑仿佛在考虑究竟发生了什么,随后总算反应了过来,却意外的没有抓狂暴走,反倒红着脸微微扭头将目光转向了旁边,摆出了一副十分乖巧的任你随便摸头的模样。

    然后……女孩的视线就和旁边吃瓜看戏中的林薇音对上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55章 这货其实不是boss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55章 这货其实不是boss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55章 这货其实不是boss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55章 这货其实不是boss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55章 这货其实不是boss】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猛鬼老公,求放过!最新章节

        朱迷乐清清白白二十年,到头来竟然莫名其妙被一只男鬼给压了身。这还不算,男鬼得了便宜还卖乖,反过来还要她对他负责,这特么婶可忍叔都不可忍了。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界深谙马克思无鬼神论主义的新世纪女性,还能怕他一个三魂七魄都不全的鬼?可是自从生活中多了这个男鬼以后,见到了活九百年的黑蛇、非要以身相许的狐狸精、还有死活非要她命的五百年老鬼、各种各样的灵异事件差点吓破朱迷乐的胆……他甚至还在深夜凌晨三点在她耳边耳边轻轻吐气勾引她,“乐乐,只要你做我的女人,我就保你平安。”“好,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死人。”

  • 娇妻太猛最新章节

        18岁那年,担心他成为同性恋,她好心帮忙,却傻傻的被他吃干抹净。他拍拍屁股出国了,而她却有了小宝宝,成了苦逼的单亲妈妈。三年后,他回来了想两人重新开始,她却要和别人结婚了。他不甘心,开始了漫长的追妻路,打跑情敌,赶走小三,她不为所动。他破产了,身无分文,抑郁不振,没脸见她。她却来了,彪悍的帮他夺回他应有的一切,包括她的心!

  • 嗜血医妃:邪王盛宠小野妃最新章节

        "上一世,她是医毒双绝的当世奇才;这一世却成了被庶妹抢了未婚夫的嫡出小姐。rn刚一穿越过来,就带着浑身恶臭,被妹妹们奚落不止,还被自己的未婚夫一巴掌扇倒在栏杆上,摔死了。rn现在,她既然来了,就由不得那些奸人在她面前逞威风。rn欺辱她?灭之!陷害她?杀之!暗杀她?诛之!rn“王爷,你是又中春药了,还是被狐狸上身所以中了魅邪?”rn“王妃,你说的太对了,不知王妃对本王的玉颜玉肤可还满意。或者说,王妃打算亲自用身体来检验一番?”rn扑倒……rn"rn

  • 霸道总裁,离婚请签字最新章节

        方若橙本以为嫁给了自己爱的人就可以幸福了,可是对方却虐她千百遍。看透了他不爱她,她拿着离婚协议去找他时,他却拒签:“我们这辈子,都不可能离婚。”

  • 望月封剑录(江湖人系列)最新章节

        这是个人创作的第一个作品---
        从17岁跟构思到现在[2002]
        记得当初只是跟同学瞎起哄,把同学给写进去
        写到後面却脱离这个主旨
        而越写越离题,越离题就越变成我的作品
        离题反而变主旨了
        而当初起哄的剧情重点却现在还没写到
        ↑上面那一句要改了,因为....3年了我终於写完了

  • 惹爱成瘾:邪少的纯情萌妻最新章节

        她的母亲是精神病,她出生在精神病院之中。十岁那年,她亲眼目睹那个即将成为她继母的女人将她的母亲杀害,那鲜血淋漓的场景点燃了她心中强大的恨意,她发誓要让那个女人与她的女儿生不如死,让她们统统跪在她的脚下。继母派人追杀她,车子滚落山下,她犹如浴血重生,在那一夜,她褪尽所有的天真,一夜成魔,将自己的灵魂交付魔鬼手中。他是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十六年腥风血雨的生活,亲生父亲终于出现在他的面前。继母的苛刻对待,外界的舆论伤害,父亲的冷漠疏离,他化身魔鬼,毫不留情夺走他们的一切,却最终输给了她。十年前那个黑暗的夜晚,他们相遇,自此相依为命,十年后,他成为世界最大黑暗组织ShorttubeLycoris的幕后领袖,亲手将她送到自己哥哥的身边,他娶了她的妹妹,复仇计划正式开始。他墨染一般的

  • 重生之大皇帝最新章节

        一枪在手,天下我有!是男人就去征服世界,征服世界的女人!给我一个女人,我将会创造一个种族!“皇帝陛下,精灵族的公主已经成年了!”“什么?给老子抢过来做老婆!”“皇帝陛下,阿尔斯公国的女王据说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走,抢了!给老子做媳妇!”“教皇陛下,听说兽人族的太子妃是最漂亮的九尾狐族之女!”“皇帝陛下,雅兰特斯帝国的皇后风韵犹存。”“……”“抢了,都给老子抢了,美女是老子的,财宝是老子的,土地也是老子的,抢抢抢!”李龙轩坐在一头驴上,嚣张无比的说道。js330

  • 遇见你是冤还是缘最新章节

        又名《凹凸缘》
        既然上苍让我们遇见,为何又注定要别离?情深深,意切切,也改变不了命定的安排。一个香消玉殒,一个辗转飘零,一个沉沦烟花巷,一个北上不归途。
        难道只是因为十三岁那年,在擎天石柱裂变为凹凸石壁时,你对两小无猜的郝珺琪许下了“不离不弃,永结同心”的诺言?
        牵牵系系,纠纠结结,十八年后方才明白,与其相逢,不如离别。
        :

  • 游戏之狩魔猎人最新章节

        我不渴求富有和名望,地位与权利  我想要一匹漆黑如夜快如疾风的骏马  我想要一把亮如月光的利剑.  我要在夜晚骑着我的黑马  我要用手中的利剑斩尽邪恶.  这便是我心中所求!  ——————————————————  朋友,传个火么?  守夜人那边都守不住了,色虐的大军都过境了,艾辛格也已经崛起了,这火我真传不了!

  • 婚姻围城最新章节

        婚姻是一座城,城外的人想出来,城里的人想出去……

  • 狂情痴爱:名门有毒最新章节

        他是名门贵公子,也是商业奇才。她是财政局局长的掌上明珠。她痴恋他多年,车祸将他的女友撞毁容。她被他毫不犹豫投进监狱三年。她失去了亲人,甚至一切。出狱后的她远走他乡,却逃不开命运的捉弄。她成了他的“未婚妻”,成为他三岁孩子的妈。n当事情的真相渐渐浮出水面,他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蠢,他明白的总是太迟。nn

  • 奶爸的田园生活最新章节

        在尔虞我诈的大城市奋斗多年的程赫,带着萌娃回到他的家乡小山村,从此开启了一段奋斗在深山的传奇……

  • 血脉剑尊最新章节

        寰宇至尊逆天路,吾以道剑破苍穹!在天骄辈出,强者林立的星空下,身为弃子的肖逸,毅然踏上了追求武道巅峰的征途……众生皆问:什么是道?肖逸答之:我手中的剑,便是我心中的道!

  • 人道鬼途最新章节

        我在大学因为和别人打架辍学在家啊,爷爷让我去找发小刘耀东混口饭吃,我跟着刘耀东工作,却渐渐发现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这个世界有恐怖的鬼神、有至死不渝的爱情、也有勾心斗角比鬼还厉害的人·····

  • 奸女当道:迷倒九千岁最新章节

        她是穿越过来的一级神偷。他是英俊潇洒,长相邪魅,手段阴狠毒辣,当朝最危险的人物——九千岁。她因有“魔幻手机”在手,虐渣男,斗渣女,偷尽天下之物,无所不利。然而,某一日,有着神偷之称的萧灵儿,竟好死不死的偷了九千岁一物……“偷了本座之物,就想走?”他抓她,往那床榻一丢。次日。她扶腰下榻,将偷来之物还给他。谁知,他似笑非笑道:“偷了岂有还之理,本座让你继续……偷心!她终于忍无可忍,朝他吼了一声:“南宫墨,你大爷的,老娘不偷了,成不!”

  • 江湖,拐个弯儿最新章节

        江湖中神秘莫测的“高贵妃”竟然是这个吃货?面对众人的猜疑,24岁“高龄”的高贵妃淡定地解了棘手的石头蛊,轻松地破解了逍遥楼的连环杀人案,镇定自若地去刑部伸张正义,哦,她还忙里偷闲地旁听了陈年血案的实况播报,积极热情地为大龄剩女的婚姻建设添砖添瓦。只是,等到他人的风景都看透,高贵妃的折子戏也开始一幕幕连贯起来……

  • 尖兵使命最新章节

        他是一个被野狼养大的孩子。中国特种部队的一次丛林行动,让他走出了茂密的原始丛林。狼群当中特殊的成长经历,让他在军队中找到了自己的归宿。在无数次与死神舞蹈的任务之中,他在原始丛林,在高原戈壁,在冰天雪地,在万米高空,在无渊深海……他用热血诠释无悔的军魂。

    本章内容提要:
    ...    突然出现的火焰巨人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毫无征兆无声无息的就那么从火海中站了起来,其高度几乎要赶得上附近城市的防护城墙,再加上它恐怖诡异的造型,直让人以为是地狱中的炎魔降临了呢。但实际上这玩意乃是一个纯粹的能量体,并且还是满满的亡灵属性,看它的招式就知道了。     本来看见怪物张开嘴在头颅附近展开一......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