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见不得光的宝物藏匿地点被别人无意中发现后,各位通常都会有些什么样的反应呢?尤其所谓的宝物还是那种比足以构成黑历史的东西要糟糕一万倍的存在,比如说被五花大绑着监禁在地下室里做些【哔——】的事情将其亲手打败的马猴烧酒,就不止是被有关部门请回去喝茶的程度了。

    一般说来作为反派基本上都会选择杀人灭口的吧,毒雾群峰这里的敌人此刻也面临着同样的情况,所以在城池飞抵头顶之际对方果断施展出了法术打算先下手为强。

    毫无疑问,敌人在这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大费周章所准备的禁咒法术是打算用来对一些不会移动的帝国主要城市发起攻击的,例如德林佩尔这个让贵族以及深渊全都恨得咬牙切齿的地方。此处距离王室控制区域比较远,因此只要保密工作做得好在施展法术时南宫荣等人根本无法察觉,等他们发现不对时法术已经来到面前了,连防御都来不及展开,最终被一发入魂。

    正常情况下的展开应该是这样没错,但能否真正达到这样的效果则不太好说了,毕竟在这个过程中总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意外——然而无论怎样,也比南宫荣等人的最终决战兵器出现在联军的最终决战兵器附近要靠谱得多。

    不过这些事情都已经无所谓了,南宫荣和他的小伙伴们都在眼前这座飞行城池之上,只要把对方干掉深渊表示即便同归于尽也完全没有问题。于是城池从上方高速经过不派出作战单位对地面展开侦查本来隐藏在浓雾中就不会暴露的魔法阵便被敌人给启动了,完全是一副打算拼命的架势。

    直冲天际的光束在晃瞎了众人氪金狗眼的同时,还在空中缓缓展开了一面光幕组成的长方形镜子模样的东西,正对着不远处的巨大城池。尽管在强光中没法直视,对此刻周围近乎夸张的魔力波动感到胆战心惊的奥克塔薇尔仍然禁不住抬手放在眼前遮着光向【镜子】望了过去,试图弄清楚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结果长公主发现,那玩意还特喵的真就是一面镜子,在蓝白光幕中倒映出了脚下城池的影像,只是看起来图像在止不住的摇摆显得很不稳定,就好像视频通话受到了某种干扰似的。

    那应该是在设定目标吧,然而即便是理解了这点奥克塔薇尔也什么都做不到,她的力量在如此狂暴的魔力面前实在太过渺小,简直可以用微不足道来形容,无论长公主想要做什么对正在成型的禁咒法术都造成不了任何影响。

    唯一能通过城池上安置的大型武器做点什么的南宫荣此刻却仿佛被吓呆了似的啥动作都没有,只是傻愣在原地默默地看着镜中的影像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在镜面后边逐渐成型的一支闪耀着滂湃雷光的巨型投枪。

    “不要发呆了快做点什么!”注意到少年异状的奥克塔薇尔急忙转过身用力摇晃着前者大声喊道,“哪怕是带着少数人逃走也行,被那玩意直击可是真的会死的喂!”

    “我知道我知道,拜托你别再摇了不然就要成蚊香眼了!”只觉得自己快要被晃散了架的南宫荣忍不住囧着脸按住了女孩的手,“其实从刚才开始我就在考虑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不过既然被你给打断了,那么就直接动手实行吧,反正也来不及考虑最后会不会成功了。”

    “哎,这么说来还怪我咯?”对于某人甩锅的行为感觉很不满的长公主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十分微妙,但远方光幕形成的镜子缓慢而坚定地逐渐粉碎开来的情形让女孩想狠狠揍人一顿的念头迅速消散,“不管你想做什么,总之快点动手吧,敌人的法术就要发动了!”

    镜子碎裂后原本只是镜中幻影的投枪在空气中化为了实体,而城池这边也终于姗姗来迟般的做出了反应,正对着法术所在方向的那面城墙忽然连同下方的地基土层等一起从本体上脱离了出去,宛如被一把隐形的大刀切割下来了似的。

    还没等奥克塔薇尔弄明白南宫荣到底是想做什么,满是雷光的投枪便裹挟着天崩地裂的恐怖气势带着隆隆轰鸣之声迎面撞了过来,长公主甚至都能够清晰地感受到空气中迅速升高的温度以及让人皮肤一阵阵发麻的大量静电,在这个瞬间她觉得自己仿佛看见了天国的父亲大人……

    好吧最后那个不算,总之奥克塔薇尔做好了必要时拽着南宫荣跑路的打算,哪怕只能救下他一个人也行总比全灭了要好。但预想当中投枪轻易穿透那面由分离下来的城墙临时客串的盾牌接着击中城池让众人脚下的地面在地动山摇和雷光闪耀中四分五裂的情形并没有出现,长公主只看到雷光在城墙表面疯狂地闪烁着,无数电弧好似飞舞的银蛇般在金属城墙的周围狂暴肆虐,整座城池都因为法术的冲击而剧烈摇晃了起来,不过也仅限于此罢了。

    法术并没有直接击中城池,它确实被十米开外的那个临时盾牌给挡住了。然而这怎么可能,奥克塔薇尔敢用自己今生的所有节操发誓传说中能够毁天灭地的雷神的投枪绝对不会连区区一个城墙都打不穿,尽管城墙整体由金属构成其装甲厚度比丧心病狂的某种老鼠还要夸张。

    可眼前的事实却是投枪撞在城墙上之后就没了接下来的动静,哪怕这面临时盾牌变得发红发热、周围负责监视观察的飞行器更是在强光中直接气化,它最终也没能将其击穿。

    奥克塔薇尔忽然觉得自己似乎是白担心了一场,虽说她也不明白具体究竟是怎么回事。没关系,旁边有个明白人,问问他便能够知晓了。

    “南宫荣,你到底做了什么?”法术的效果还在持续,它对盾牌的伤害依旧在不断加深,但长公主已经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了,拉着身边少年的胳膊很是奇怪地问道,“是让金毛猫用了某种神术吗?”

    被点到名的系统急忙在屏幕中竖旗了她纤细的食指:“不不不,虽然我确实有帮忙但也没到随便施展神术的程度,再说之前才刚刚用过的好吧,CD哪有这么快?最多只是替骚年增强了少许墙壁的坚固和耐热性,让它可以坚持得更久而已。当然了,我还有一些能够让骚年你在别的地方面对长公主时坚持得更久的技能……呜呜呜!”

    面无表情的用手捂住屏幕后,南宫荣看着不知道是应该果断装成没听懂还是应该脸红低头卖卖萌的奥克塔薇尔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开口说道:“其实我并没有用城墙做盾牌抵挡敌人的法术,因为那怎么想都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所以便采取了另外一种方法。”

    “呃,那啥,不是我说,你这样故意无视自己的系统真的没关系吗?”

    “呆胶布,我无视得多了,她自然也就跟着习惯了。比起这个,你到底还要不要听我的解释了?”

    相对而言奥克塔薇尔毕竟不是捣鼓日常的小能手,所以她很快便顺着南宫荣的意思把话题转移回了正轨上:“好吧,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南宫荣随即将捂住屏幕的手给拿开了,对搞笑蚊香眼状态的金毛猫吩咐道:“别玩了,把影像放出来给大家瞧瞧。而且我也很好奇接下来的展开,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反应,如果能一切顺利的话甚至都不需要我们亲自动手了。”

    金发萝莉这次没有再继续搞怪,乖乖将影像投射在了奥克塔薇尔的面前,让女孩能够清楚地看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见在那面硕大的城墙盾牌下方,拖下来了一条长长的尾巴,一直垂到了群峰间的白雾之中,估计已经碰到地面了吧,最不济也是挂在了某座山上。

    这条长长的金属尾巴粗得几个人都合抱不过来,此时已然无法继续维持投枪造型整个化为雷电的法术不单单在城墙表面肆虐,更多的则是顺着尾巴向地面流了过去。

    电弧所过之处那可真的是能够用天崩地裂日月无光来形容了,一些靠得近的山顶上生活着的花花草草顿时纷纷被引燃,甚至连一些山体都出现了崩解现象,即便是厚厚的浓雾也遮掩不住电弧在其内部造成的各种电闪雷鸣。

    然而这些原本应该发生在城池上的事情都已经和奥克塔薇尔他们无关了,正在遭殃的乃是地面上的敌人。

    不得不说眼前这一幕实在是太过奇葩但却又非常熟悉,长公主囧着脸好半天之后方才僵硬的努力将脑袋转向南宫荣这边哭笑不得地说道:“桥豆麻袋,那个难不成是……避雷针?”

    少年非常肯定的用力点了点头:“没错,就是避雷针。既然想要防御硬扛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又没法回避掉对方的攻击,那么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堵不如疏这句话了。四两拨千斤的技巧我不会,但咱毕竟也是受过教育的,知道世界上有一种叫做避雷针的神奇道具。”

    “然而你要面对的是法术,并且还是禁咒法术好吧,用避雷针什么的真心没问题!?”奥克塔薇尔只觉得自己的三观需要重新树立一下了,毕竟用避雷针抵消雷系法术这种事怎么看都不魔法好吧,“话说,竟然还真的被引导到地面去了,修炼雷系法术的魔法师此刻一个个都在泪流满面好不好!?”

    “用不着那么激动,这又不是某个拿锤子拥有雷电异能的外星人拿蓝星上一位天才富翁花花公子亲手打造的机械战甲无可奈何那样的情况,我可是有作弊的。”南宫荣眼瞅着长公主都抓狂到快要忍不住抬手猛揪头发了,对此感觉心疼并惋惜的少年便急忙按住了女孩的手,“毕竟法术在击中目标后立刻就会造成伤害,哪怕它有着雷电可以被金属引导的特性在被引导之前估计已经会造成极大的损害了,甚至有可能会损害避雷针导致引导失败。所以我就利用该法术会设定目标的特点故意将城墙那一段分离了出去,却又让它保持距离没有离开城池本体多远,这种情况下你觉得会发生什么事呢?”

    听到这里奥克塔薇尔总算是明白了过来,用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惊愕道:“莫非是,让法术误以为已经击中了目标?”

    将对象的影像映照在光幕镜子之中是为了给即将发射出去的法术确定目标,这样无论敌人是试图用仿真模型蒙混过关还是用能量护盾或别的什么代为挡枪全都没有任何意义,在法术击中目标之前它始终都会处于穿透状态,只有在命中目标后才会爆发开来释放其内威力。

    但如果是像南宫荣这样弄个壁虎断尾出来——而且还是非常隐蔽不在近处仔细看根本没法发现的那种——法术就不能很好地识别了,它会认为自己已经击中了目标,而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远处劳苦功高的城墙终于在发红发热中严重变形接着啪叽一声炸裂成了无数碎片,同时朝四周飞散而出的还有大量的雷电能量,滋啦啦的从低空掠过时撕裂并点燃了许多建筑,连南宫荣他们也是忙不迭的卧倒才堪堪躲了过去,等众人站起身时一个个的发型全都变得十分非主流了。

    仅仅只是所剩无几的残余能量居然也能造成这么大的破坏,南宫荣不禁表示自己确实有点方;不过鉴于绝大多数的能量都被转交给了大地母亲自己等人并未遭受多大损失,少年觉得在这波过后自己可以找对面继续皮一下。

    别的不说最起码那个魔法阵必须得破坏掉才行,哪怕是一次性的敌人将其修复重新利用也比再造一个要方便得多。

    准备开始第二回合吧。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52章 不魔法没关系,够科学就行了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52章 不魔法没关系,够科学就行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52章 不魔法没关系,够科学就行了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52章 不魔法没关系,够科学就行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52章 不魔法没关系,够科学就行了】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落红尘最新章节

        岳七在25岁之前一直有一个梦想,那就是能够象平凡人那样,每天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小日子,家中再有个不用太漂亮但是可以出的厅堂的孩子他妈……
        猛回头,那些过去成为往事。
        此刻,他站在明珠街头,看那如水车流、人来人往。
        心中不由得暗自长舒了一口气:看来总算可以走进早就向往的生活了……
        ………………
        若干天后,岳七被李添秀霸道的扭着耳朵质问:给大爷一个痛快,你到底要谁?。
        他才终于明白,人出来混总有一天是要还的…………

  • 农家有女来种夫最新章节

        莫子言上辈子是家暴虐死的,所以一朝穿越,胆子比小兔子还小!买一赠二,多了一个相公,还附带俩娃,莫子言表示俩包子好可爱啊好可爱啊!某相公那为夫呢!莫子言眼角含泪……你把衣服穿上,我们详细讨论!这是一个铁血腹黑真汉子死不要脸老牛吃嫩草,拐带温婉善良软妹纸的故事!

  • 茅山小道李云龙最新章节

        …………………………    茅-茅庐不遮风    山-山人常卧松    小-小童不知道    道-道长空谈经    李-梨花慕雪白    云-云霭自风流    龙-笼鹅无它意    传-专门钓书生    ………………………js330

  • 异空之三国灵将最新章节

        当你认为异空只是一款游戏之时,我已知道它是真实的异空间。当你在争霸天下之时,我却知道它是神承者的角斗场。不想被淘汰,那便要比旁人快一些,再快一些。    【这是一个以卡牌召唤为题材的游戏,不喜勿进。】js330

  • 仙道预言最新章节

        现自己得到了bug一般的能力,凌苏正想着要凭此纵横都市,笑傲花丛,结果却突然遭遇意外,来到了这个仙道的世界,也让凌苏有了新的目标,凭着他的这份能力,能够在仙道之路上走多远呢?js330

  • 晨武王权最新章节

        前世是一个杀人狂魔,拥有奇高的绝学。他在陨落后,以一个平凡的少年形态重生,他用无比的毅力去摆脱前世的恶念,今生的路程他需要自己去走。忘记一切的他经历重重的困难,去寻找残留在他脑海里当年他陨落的真相。

  • 风流少年玩转天下最新章节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人的智慧,无穷无尽。人死后,如果最后一刻的意念精神足够强大,那么他就可以由精神幻化成那种“东西”。如果意念精神不够,则肉去神灭,不复存在。那种“东西”。在东方,我们称之为鬼。在西方,则被称之为幽灵或者是灵魂。但在北城,鬼这个东西它是有一个专用的名词,叫做“自主灵魂意识体”……

  • 阴阳中介人最新章节

        我为了寻找多年前父母被杀真相,找寻之中发生许多灵异事件,鬼王怨灵,我本来不想牵扯进去,可是自从遇到她,我感觉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那只无形的手,也慢慢把我拉向无止境的深渊……

  • 校草爱上痞丫头最新章节

        她是Z市各大高中人人后怕的女痞子,打架、旷课、挑衅老师、调戏校草,但是校草可不是你想调戏就能调戏的,这不,就调戏出事了,意外招惹上英格兰斯和艾尔诺奇俩大校草,自此之后她的生活与美男交织,冷漠校草、邪魅王子、霸道帅哥、优雅学弟……唔,我到底该选择谁?

  • 学长求放过最新章节

        柯小格二十几年的人生可以用一个词概括,淡漠,基本上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她都可以用这种态度面对,唯独霍言是个例外,初次见面,霸道的男人竟要她做他女朋友,再见面他强吻了她…帮她陪伴她…渐渐的她明白淡漠应付不了他的冷漠、拒绝不了他的霸道、更抵抗不了他的灼热,自己不知不觉已经沦陷,早被搅个天翻地覆,可是当那女人出现,她才发现自己原来是个彻头彻尾笑话

  • 第一狂兵最新章节

        官方唯一指定交流群:628860196,欢迎大家加入!一代兵王,为报战友之仇回归都市!喝最烈的酒,踩最狂的人,征服最美的女人;再掀热血都市,怒扫天下。

  • 美女老板的贴身厨神最新章节

        无意中吃下天材地宝,又打通了天庭美团,看主角如何成就厨神称号。

  • 爆宠毒妃:千岁,惹人撩最新章节

        赵瑾澜和左凌云大婚之日被休弃,赵瑾澜经受不住这种羞辱,悲愤撞柱身亡,却意外的与二十一世纪的毒医少女灵魂合二为一,从此搅动四方风云

  • 校草宠爱,丫头有点甜最新章节

        作为南希高校史无前例的新生第一人,顾默笙开学第一天顶撞学姐,用篮球砸校草。第二天在学校附近的小巷里遭人围堵,二话不说直接开揍!第三天更是在酒吧打架,随后又招惹上了全校女生的男神……短短一个星期,顾默笙成为了全校话题量最大的学生。她自认为这世上,除了学习没有什么能令她无可奈何,可是很快她就发现她错了。在外人眼里,黎九夜性格淡漠,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可在顾默笙眼里,黎九夜就是个大无赖,一个满心套路的腹黑男!“这题怎么做?”“你亲我一口我就告诉你!”

  • 都市绝品魔少最新章节

        三年前,家族的覆灭,未婚妻的背叛,令他流离失所,遍体鳞伤!三年后,他化身为魔,带着百万魔兵冷血归来!“我若成佛,谁敢成魔;我若入魔,我要这天下血流成河!”——江流!!!

  • 相府千金:谋妃定天下最新章节

        萧禾以为她不会再次喜欢他了,他对她的不好,她都会一点一点的惦记,然后转身不再复返。可是到底兜兜转转,她仍旧当他是那抹心头玉霜。也许,再次相遇,他们便已经开始了不言分手的结局,无论多少次秋叶又返,落木无边,此情皆可等待,而我,终在等你。

  • 先婚后爱:腹黑老公带回家最新章节

        一场车祸,两个人相遇。她需要一个老公,“有工作吗?”“没有。”“有房吗?”“没有。”“有存款吗?”“没有。”“好,我们结婚吧!我有!”她以为他不过是个穷小子,却不知,他是整个Z市最传奇的存在……好戏刚刚开始!

    本章内容提要:
    ...    自己见不得光的宝物藏匿地点被别人无意中发现后,各位通常都会有些什么样的反应呢?尤其所谓的宝物还是那种比足以构成黑历史的东西要糟糕一万倍的存在,比如说被五花大绑着监禁在地下室里做些【哔——】的事情将其亲手打败的马猴烧酒,就不止是被有关部门请回去喝茶的程度了。     一般说来作为反派基本上都会选择杀人灭口......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