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就这样把我可爱的一抹多独自丢在外面了?”

    奥克塔薇尔回到城池叙述事情经过之后紧接着便受到了南宫荣貌似不太友好的询问,毕竟她把林薇音一个人扔在了野外,所作所为简直和卖队友没多少区别了。若非少年知道如今的长公主殿下和以前相比已经改变了许多,估计他都要直接翻脸了吧。

    “我认为让她单独行动更加合适一些,因为这里的地形完全就是大自然为了她而专门设计的。”对于南宫荣不太友好的反应奥克塔薇尔早就预料到了,女孩随即十分淡然地解释道,“至少她成功牵制了一大群的战斗机,还是说你更希望让她回来然后用城墙上那些小炮台对付这些战斗机和后面更多的敌机组成的大型编队?”

    和长公主与自家便宜妹妹不同,南宫荣用来防卫城池的对空炮台乃是真正的对杂兵专用,根本做不到像她们那样能够轻易击破战机护盾,其单发攻击威力有限不过射速奇快无比——对付铺天盖地袭来的脆皮空中单位单发威力再大也不如能够轻松编织出火网的射速实用,某种用战列舰主炮打出去对空的特制炮弹那微不足道的战果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所以南宫荣的选择和设计并没有错,只不过少年并没有考虑到敌方空中单位会携带魔法护盾这种情况,毕竟深渊以前没有、将来多半也不会捣鼓如此麻烦的事情,只有人类才会给他们宝贵的兵器提供这种防护。少年仅仅想到了要和深渊战斗,却忽略了与人类交手时的注意事项,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好吧,你说的确实很有道理。”南宫荣想象了一下密密麻麻的机群伴随着雷鸣般的发动机响声黑压压的从头顶经过并丢下无数制造艺术的危险物品那种震撼人心的景象,忍不住用力摇了摇自己的脑袋,“不过薇音目前也只能牵制敌人一部分的战斗机吧,后方第二波次的攻击她可就无能为力了,我们必须得依靠自己。夏尔罗特已经把你的魔法师部队带上城墙了,迪丝雅也将部分对空装备拿了出来,我同样给一座魔法塔充满了能量,如果这样还不行,就只能希望脚下这座城池足够坚挺了呢。”

    “再怎么说轰炸机也只能把城市炸成废墟而已,将成群的建筑抹平让广阔的大地裂开什么的乃是空战游戏里严重违背物理学动力学足以让这些领域已经去世多年的大佬科学家们掀开棺材板跳出来骂街的体型庞大到堪比要塞却照样能在天上飞出音速的巨型飞行器boss才能做到的事情,你就不要担心他们会把城池击落了。”

    奥克塔薇尔这一波瞬间秀了南宫荣满脸,让少年不禁当场囧囧有神了起来:“等等,虽然长公主您关于轰炸机的叙述没什么不对的,但那种严重违背科学能够将死人气活并且还可以飞出音速的巨型boss,真的不是在说咱们脚下的这个玩意吗?”

    控制着城池于天空中平稳飞行的某只金毛猫顿时一脸的无辜。

    女孩当即板着脸一本正经的秒答道:“当然不是,这东西是属于魔法侧的。”

    “明明是用反重力技术飞起来的?”

    “你是魔法侧的人,这是你的造物,还有其它什么好说的吗?”

    讲道理我一个天生不能使用魔法的人怎么就被认定是魔法侧的啦,又是在何时何地加入的,为毛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南宫荣很想冲奥克塔薇尔来上一段吐槽三连发,不过远处突然响起的爆炸声却打断了少年的动作,让他和女孩不约而同的急忙扭头看了过去。

    爆发并非发生在城内,而是远方正在高速接近的机群里突然冒出了大量的火光,似乎是有遭到攻击的样子。

    “怎么回事,是谁发起的攻击?”奥克塔薇尔一边朝附近的士兵大声喝问一边看向了旁边不远处的履带式防空车,毕竟这里只有导弹的射程可以打到那么远的距离,“未免也太早了吧?”

    由于预测到有可能会遭受敌人战机的拦截,同时也是防止领主和贵族们私底下也在研制不惧深渊感染的魔兽,迪丝雅便专门带上了几辆防空车用来打击大型空中目标。当然一开始谁都没把敌人的空军当回事,就算有飞行魔兽出现它们的数量肯定也不会很多,所以只带了几辆作为备用的后手而已,面对如此大规模的机群实在是有些无能为力的感觉。

    但这并不是他们可以提前开火的理由。

    迪丝雅刚好也在附近,似乎是在指挥队伍布置防空阵地的样子,连忙冲这对少男少女摆着手否认道:“不,我们刚刚什么都没做,是其他人发起的攻击。我猜应该是薇音那丫头动的手,动力装甲的武器我实在太熟悉了。”

    南宫荣相信迪丝雅应该能够管好麾下的部队,她若是说没做那就肯定不是某个新兵因为紧张而走火了。换言之捣鼓出如此动静的人乃是少年的便宜妹妹,她这会儿仍然在山区间活跃着呢。

    “嗯,如果是她的话,那就随她闹去吧。”知道毒雾群峰具体是个什么样的地方的奥克塔薇尔对林薇音的安全显然并不担心,“但也别全部指望她,所有人都做好战斗准备!南宫荣,陪我去城墙。”

    被点到名的少年闻言顿时面露难色:“哎,用不着把我也拖上的吧?感觉好麻烦。”

    可不是麻烦么,在南宫荣的计划里乃是把那群魔法师当成诱饵来着的,虽说少年并没有让这支珍贵的部队遭受哪怕一丁点损失的打算,但自己就站在一群诱饵的中间,总觉得浑身不舒服啊有木有?

    然而奥克塔薇尔对此却不为所动:“嫌麻烦所以不想去?开什么玩笑,你不去前线亲眼看看又怎么知道炮台对战机的杀伤力度如何,不知道的话又怎么及时做出有效的改变?我们如今的主力是你好吧,还是说你仍然以为自己是之前那个边路划水打酱油没事狗艾迪西几个兵无聊了去中路健个身临时起意后在小龙坑里和对面凑几桌麻将的混子吗?”

    “不小心拿了中单位置还真是对不起了!”

    话题虽然有些歪了但终究达到了相同的效果,南宫荣到底还是被奥克塔薇尔强拽着拉上了城墙,并且在其中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抗拒。

    带着法师们在城墙上严阵以待的夏尔罗特对于两人手牵手的行为选择了无视,等到他们抵达自己面前后这才对着奥克塔薇尔微微低头行了一礼道:“殿下,这里有我就行了,你不必亲自过来的。”

    “有些人你不亲自动手把他拽过来他是绝对不会主动现身的,你说是吧,南宫荣?”

    被长公主用饶有意味的目光斜着眼睛瞄了一下的少年顿时感觉鸭梨山大,忙不迭一边抬手挠着后脑勺一边讪笑道:“啊哈哈,确、确实真的偶尔会遇见这种人呢,不过也仅仅只是偶尔(咬了重音)而已。”

    夏尔罗特照样对这种日常采取了无视的态度,十分认真的开口道:“那种事怎么样都无所谓了,既然殿下您打算参加战斗还请尽量保护好自己,这里需要我照顾的对象实在太多了。”

    临时拼凑起来的上百名法师实力或许参差不齐互相配合也有问题单毫无疑问是一股足以令人重视的力量,毕竟就算他们没法做出很好的配合进而施展出极为强大乃至于夸张的联合法术,其单人的火力也抵得上大口径火炮了,换了谁都不可能也没胆子在战场上忽视一百多门重炮的吧?

    而现在的问题则在于,事实已经证明魔法师的护盾面对现代兵器的狂轰滥炸并不能起到多好的防护效果,皮糙肉厚负责担当肉盾的骑士大人或许凭借自身实力和精良装备能够做到无伤挡子弹,可在场的毕竟有百来号人……

    哦对了,现在还要加上南宫荣这小子,除非他用那种傀儡术制造一副铠甲罩在自己身上否则丫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而在战场上流弹可是不会长眼睛避开特定某个人的。

    不过帝国基层的小官员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不会因为自己的鱼唇给下属增添各种不必要的麻烦事和工作量的领导不是一个好上司,从奥克塔薇尔通过血腥手腕【上位】开始便一直在给王室善后的夏尔罗特表示已经习惯了。

    “不用担心,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的。”

    随意地挥着手让夏尔罗特继续忙碌去了之后,奥克塔薇尔感受到了旁边来自于南宫荣的目光,忍不住奇怪的回望了过去:“怎么了吗,我脸上沾了什么东西不成?”

    少年闻言立即摇了摇头:“不是。我在想你之前已经放过了一次地图炮,具体还剩下多少力气可以继续战斗。为将来和深渊的战斗考虑我觉得你现在应该抓紧时间休息才对,而不是在这里临时客串魔法师。”

    “临时客串是什么鬼,我可是有正儿八经学习过法术并且通过魔法学院毕业考试拿到了文凭的正规法师,虽然只是魔法学徒级别的。”

    “稍微有点魔法天赋的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都能达到学徒水平的吧,就这样你也好意思自称法师!?”

    “无路赛,总比你这一个法术都施展不出来的家伙要更像一些。”

    奥克塔薇尔在成为位面之子以前确实没什么魔法天赋,武技也和某个三天两头就上房揭瓦的格格一样属于半瓶子醋,所以女孩的父亲最后也就把她单纯的当成待嫁公主来培养了。只不女孩属于那种和平生活里表现得普普通通可一旦生活环境出现剧烈变动就会以此为契机产生巨大变化的人,她后来的一系列表现简直亮瞎了那些野心家的氪金狗眼,也让他们纷纷把脑袋重新缩了回去——直到深渊出现为止。

    日常能忍狗粮不能忍,更何况这特喵的已经是第三次了,夏尔罗特终于按捺不住用力掀翻了心中的茶几朝两人大声怒道:“你们能不能稍微照顾一下旁边吃瓜群众们的感受?还有那些敌机马上就要抵达了,还这样整些无厘头的日常真的不要紧吗!?”

    迪丝雅的防空车没有在远距离上用导弹招呼敌人,所以南宫荣一直都感觉导弹既然还没发射敌人就离自己还很远,却从未想过女汉子是在考虑把敌人放近了再打的这种情况。这会儿得到骑士大人的提醒后忙不迭抬头看去时,发现斜上方那群黑压压的金属大鸟确实已经很近了,几乎到了魔法可以攻击到的范围之内。

    也亏得城池是飞行在空中的,法师们和飞机之间的相对高度差不了多少,因此魔法才能够较为容易的够到战机,否则在实际对抗中法师是要吃亏的——陆军打空军永远都占不了便宜,无论兵种是什么都一样。

    黑压压的【乌云】靠得更近了,南宫荣可以看见这些全部都是清一色的轰炸机,并没有战斗机护航。从刚才响了一次爆炸后就再也没有半点动静来看,应该是那些战斗机同样也去找林薇音的麻烦了,这才将女孩压制得死死的根本没法抬头,针对轰炸机的袭击也因此停止了。

    正是拜此所赐众人才没有遭遇一群战斗机疯狂的俯冲扫射,自然也没有因此出现混乱并且由于在此时受到轰炸而出现大量的伤亡。所有人都在不受打扰的静静等待着敌机的靠近,终于在对方抵达自己头顶之际,夏尔罗特高高地将手臂举过了头顶。

    “开始攻击!”

    与此同时那些大大小小型号不同宛如航空展览的各式飞机也将炸弹给扔了下去,为了保证投弹时的精度它们未曾做出什么剧烈的机动,很容易就能进行瞄准。

    没有哪架飞机能够经受得住大口径重炮的直击,就算它加装了魔法护盾也不行。所以天空中很快便闪耀起了大量的火光,一团团火球当即纷纷坠落了下来。

    同样坠落下来的还有密如雨点的大量炸弹。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47章 事不过三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47章 事不过三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47章 事不过三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47章 事不过三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47章 事不过三】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染指河山最新章节

        殿下是来召我侍寝的吗?
        陛下是来召我侍寝的吗?
        风染一见着贺月就这么低声下气的求恳,卖身成为他的男宠玩物。他问:何时能成交易?
        贺月一见着风染就这么被逼问,问得他觉得自己变成了色中饿鬼。他想:何时能成好事?
        他们以针锋相对为始,风月联袂,染指了河山。
        他为他,撑起了一方天地,遮风挡雨;他为他,消磨了一生锐气,开疆拓土。峥嵘岁月,携手共济;戎马倥偬,并肩担当;双修续命,情深爱重;白首结发,愿尽来生情缘!
        ??本文独家首发于17K小说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被流放的时间Master最新章节

        苏沐只是一个爱逃课又瞌睡的高中生,却因他偷时间的毛病被人追杀。还被迫成为了那个腹黑少年的搭档,原因竟是他不小心杀了另一个时空的死神,要拉他一起抵债?“只有一个问题。”苏沐冷静地问,“我能拒绝吗?”“你觉得呢?”祈言微微一笑,亮出了武器。于是一堆奇怪的人和事纷纷降临。苏沐仰天长叹:他只是一个小偷而已,遇到这种倒霉事一定是世界的错!“什么?我上辈子还是一个跳湖自尽的神?”有没有搞错!

  • 为爱痴狂:男神不能惯最新章节

        易真:秦天睿,你说你贱不贱,我亲手送你的你不要,偏爱跪着求”

  • 医生笔记最新章节

        从医生到显贵,踏过一道道都市荆棘,历经种种悱恻情感,向你展现小人物多面的内心世界,和那些只有医生知道的秘密。

  • 求道成神最新章节

        天地神物阳灵附体,一生受尽苦难,母亲为救他离逝,父亲为家族牺牲,滔天灭族大恨,叶凡怒斥苍天,为何这贼老天如此待我!!!“誓要创我之道,超脱永生!”锛

  • 食人魔的美食盒最新章节

        坐在名为“美食盒”的角斗场至尊观赏席上,看着那些曾经叱咤风云的人类勇者、兽人先知、精灵英雄们像野兽一样在泥泞和血污中互相搏杀,撕咬,只为争取那一点点肮脏的食物和生存的权利......已经站在刀塔大6的顶点,站在一切之上的食人魔之王戈隆突然间开始怀念起孩童时的那段无忧无虑的日子,还有那本妈妈送给他的,象征着整个食人魔族文化精髓的宝典......    《烹人指南》:    1.找一个或八个活人    2.打他    3.继续打他    4.把他丢到火里    5.吃他。    **********************************************************************************************************************js330

  • 我的老公是条狗最新章节

        少女苏月坐在走廊上迷茫着,十八岁生日才过完不久,她却要成为新娘。更令人崩溃的是,她要嫁的居然就是眼前这条朝着她晃尾巴的狗?!某只咬了咬苏月的裤腿:汪汪汪汪我不是狗!苏月将某只抱到腿上,等待着某只的解释。某只摇了摇尾巴:汪汪汪(是犬神!)苏月微微一叹气:还是嫁了条狗啊

  • 重生之聊斋生存手册最新章节

        生存,这是大问题,特别是在异世界生存,更特别的是在一个妖魔鬼怪背景中作为一个普通人生存,辛静妤觉得这真是一门大学问。

  • 嫡女不想做皇后最新章节

        青梅竹马,一句戏言,没想到将原本爱的人推开,姜槿然自请,嫁为侧妃,命运多舛一朝牢狱之灾,不知她的死劫,还是情劫?“沈蓦尘当初的错我也已经偿还,现在只求一纸休书再无牵绊!”她不卑不亢、不屈不挠只求离去。爱恨纠葛,百转千回,终究是他负了她,还是她负了他?她说:“沈蓦尘,自初见之时我便该知道,你是我毕生业障。”百花齐放,姹紫嫣红、终究一场繁华落幕。“我,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 鬼夫慢慢来最新章节

        我本是一个不学无术,贪玩好耍的大学新生,身为富二代,有着啃老过一辈子的心,却不想遇到了家庭的巨变,从富二代子弟一落成穷比,因一次意外,闯入了鬼怪的世界,让我经历了一段离奇的岁月

  • 不良痞妻,束手就寝最新章节

        时玉儿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韩爵之解开裤腰带。  初识,她用一根香蕉骗了他,虎口逃生。  再见面,他甩出一份结婚协议,用真家伙指着她的脑袋,“签下这份文件,饶你不死。”  婚后,男人要求她每晚必须按时回家,否则“家法伺候”。  当韩爵之隐婚被曝光时,全网炸了。  “韩先生,请问您是怎么追到韩太太的?”  “枪杆子打下来的。”  时玉儿:我打你二大爷!  【甜宠+搞笑】【女主智商在线】【群号:619043973】

  • 灵异版红楼最新章节

        现代风水师贾欢搭了一辆顺风车,却被送进了《红楼梦》的世界,变成了贾政的庶子贾环。此时他才发现,原来印象中莺莺燕燕的《红楼梦》,竟然是个灵异世界。妙玉养了一条通灵大蛇,晴雯是狐仙附体,贾母有一只神秘的黑猫,大观园竟然是个风水阵……。宝玉、黛玉、宝钗……。有人上吊自杀,只有人工呼吸才能救活,这可有点儿不好办……。

  • 逐鹿轩辕最新章节

        轩辕大陆,推崇武力为尊。一朝穿越,卷入腥风血雨。她与她是否会相遇?谁可与她执手一生?对仇人,她瑕疵必报;对友人,她霸气护短;对爱人,她倾心相待;弃她者,她不屑一顾;护她者,她护其周全。且看穿越异世的赫连梨若如何从一个修炼废柴一步步登顶轩辕大陆巅峰,创造属于她的辉煌!

  • 山村里那点破事最新章节

        我二大爷是一个做死人生意的,大二那年我回家,本来一桩普通的丧事竟然会诈尸,头七还魂夜无数惊险,小时候听得那些鬼故事竟然很多都是真的,鬼打墙,山坟,出马仙,借尸还魂,一系列的故事带你走进一个离奇的世界。山村里淳朴的美眉,冷艳高傲的富家小姐,还有诡异难测的神秘女子,究竟又和我又怎样的纠葛?拨开重重迷雾,古老的法术,道统的传承,各种离奇的故事,究竟还有多少我们不知道的事情,人和鬼究竟是谁更强?让山村带你一起经历那些故事,说一说我在山村里的那点破事。

  • 晚安,苏医生最新章节

        丑闻缠身之时,陆离对苏简说:跟我结婚,所有的丑闻都会烟消云散。得知苏简怀孕后,陆离却说:打掉。

  • 嫡女恶仙最新章节

        女主修仙文强者为尊的修真界,双魂融合的晏慈由灵根残缺废柴蜕变天资妖孽。来自下下界的她,背景深,靠山强,天材地宝掌中控,修炼进阶如饮水般简单,更有元婴大妖当灵宠,善恶系统伴身侧,飞升成仙指日可待。偏偏有部分重生者穿书者穿越者不好好修炼喜欢跑她跟前作妖作死。从下界到上界,从仙界到神界,升级打脸虐渣途中,教自以为掌控未来的破坏者做人。男主的精分承包了本文大部分可能与女主有感情戏份的男配,女主负责暴打全场!女主名言:能以武力战胜的,我为何要与你(们)斗法?况且你的法术还没我好!大魔王男主:亲爱哒说的全是对的,不对,我打到你们改口说对。

  • 恐怖玄幻世界最新章节

        一个濒临死亡的世界,灵气枯竭,神通者、炼气士不再。    妖魔吃人得血气,鬼怪害人夺魂魄。    神灵已死,邪祟滋生,鬼怪作乱,更有寄身在黑暗维度之中的可怕存在以恶毒,贪婪的目光窥视着人间,恐怖从未停止。

  • 三国处处开外挂最新章节

        貂蝉主动求收留,蔡琰说非我不嫁,大小乔总想逆推我!    许褚是我弟弟,典韦拜我为主,赵云说要跟着我一骑闯天崖!    吕布后悔碰到我,刘备见到我就跑,曹操总是嚷嚷着大佬!大佬!带带我!    许定摸摸下吧:“外挂太多了也是一种烦恼呀,你们闹哪样,能让我正经的打回江山吗!”

    本章内容提要:
    ...    “所以,你就这样把我可爱的一抹多独自丢在外面了?”     奥克塔薇尔回到城池叙述事情经过之后紧接着便受到了南宫荣貌似不太友好的询问,毕竟她把林薇音一个人扔在了野外,所作所为简直和卖队友没多少区别了。若非少年知道如今的长公主殿下和以前相比已经改变了许多,估计他都要直接翻脸了吧。     “我认为让她单独行动更......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