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荣的猜测并非没有道理,尽管少年未曾列出什么证据,但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敌人为何能够轻易出动如此大规模的机群,所以奥克塔薇尔很快便选择了相信。至于双方会在此地遭遇也不是某种巧合,有句俗话叫枪打出头鸟,长公主如果打算对那群领主贵族们动手肯定会先拿其中跳得最欢的那个开刀——事实上她也的确是这样做的——因此就算消息没有走漏女孩的行动仍然能够被对方预测到。

    要是有人已经悄悄暗地里统合了这些表面上看起来四分五裂的野心家,并且还在前台推出了一个又蹦又跳的小丑吸引王室和其支持者的目光,接着在所有人都不曾察觉到的情况下暗中做着大举出兵的准备,问题就非常严重了。帝国由王室一家独大的局面根本就是假象,同时还把大部分兵力偶拿去对付深渊了,剩下的部队完全不足以抵挡对方的联合攻击。

    至于奥克塔薇尔用少数精锐以极快的速度不给对方任何反应时间将他们各个击破的计划更是无从谈起,长公主这次作战最大的前提条件:敌人在联手之前犹如一盘散沙这件事从一开始就不成立,他们直接和对方集结起来的主力迎面撞上了。

    “被算计了!”奥克塔薇尔忍不住揉着额头很是懊恼的叹道,“对方一直在等待帝国与深渊在前线拼得两败俱伤的机会,而我今天调集王室直属的精锐骑士团打算抢在深渊捣鼓什么事情之前搞定后方不稳定因素的这个行动则成为了导火索吗?到底是谁,我承认那些家伙都是各种老油条,但也没在其中发现什么枭雄级别的人物啊,他们究竟是被什么人统合到一起去的?”

    对方的领头羊是谁,这个问题困扰得奥克塔薇尔几乎都没法进行其它方面的思考了。此时此刻在女孩的脑袋里浮现出了许多跟她不对付的人的脸孔与名字宛如走马灯似的不断变换,却始终没有做出确定,全都是些看着像仔细想又没可能的家伙。

    旁边对于国内各个贵族大佬都不怎么熟悉的南宫荣便是想要帮忙分析也无从下手,只好略显心疼的看着长公主使劲儿折腾她的头发摆出了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倒是不远处将装备穿戴整齐在这个【前线指挥部】里待机中的林薇音忽然扭头看了过来,用非常随意的一句话提醒了长公主。

    “我说,会不会是深渊搞的鬼?那些家伙在侵略我们的时候曾经通过渗透的方式控制了几个国家的首脑,最后几乎是不战而胜十分轻松的取下了那些国家,他们或许是在这里使用了类似的方法?”

    “好像有点道理,但也不至于感染那么多的人吧?”奥克塔薇尔并没有轻易接受林薇音的说法,而是皱着眉头极为谨慎的分析了起来,“你说的事情我也有看过事后报告,深渊之所以会得手主要是因为那时候你们尚未找到防止感染的办法。但拉兹菲尔德位面则有所不同,在我们这可是有侦测危险之类的魔法存在。深渊感染一个两个人还有可能,将绝对大部分领主贵族都纳入控制之下悄悄组成联合什么的,无论怎么想都感觉不靠谱吧?”

    长公主说的没错,仅仅控制几个人没有任何意义,让众多野心家集合起来联手这种事不是几个人带头就能推动的;更何况越是有能力的家伙对身边的防范肯定更加严密,深渊能够控制的估计也就是些没啥实力的小角色,他们跳的再欢又能怎么样?

    然而林薇音对此却有着不同的看法,她歪着头很是疑惑的反驳道:“为什么一定要控制呢,即便是我这样的吃瓜群众也知道那些野心家最反感的就是成为只能无条件听从别人命令的傀儡,深渊应该同样也知道才对。所以,既然在这个位面里大棒已经挥舞过了,接下来就该给甜枣了不是么?”

    联想起在精灵族老家的所见所闻,奥克塔薇尔整个人顿时再也坐不住了,嗖的一下径直跳了起来:“你是说深渊用某些好处换取了那些眼里只有自身利益的家伙的投靠!?”

    “嗯,对方能够给予的好处有很多,而其中有一项则是绝大部分坐享荣华富贵的人基本无法拒绝的。”小丫头说到这里忽然捏着鼻梁换上了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事实上他们最近就用这种好处试图拉拢我老家一位军方关键位置的官员,不过后者没有答应并将事情的详细经过报告给了上级,这才被大家所知晓的。”

    那种事南宫荣和奥克塔薇尔均不知道,估计是林薇音昨天和米拉与迪丝雅闲聊时后面二人提起的,长公主更是好奇地问道:“深渊具体开出了什么样的好处?”

    “改造身体强化体质,杜绝疾病的困扰,并获得远远超过正常人类的寿命。不要怀疑,深渊绝对能够做到这点,还是说你们最近因为秒掉的怪物太多已经忘记对方那对普通枪械刀剑等武器而言近乎夸张的愈合能力了?”

    最近除了面对boss之外对战杂鱼时貌似的确是在用无双割草模式各种秒天秒地秒空气呢,长公主闻言不禁略显尴尬的挠了挠自己的脸颊,打着哈哈转移了话题:“那种事怎么样都无所谓了,反正最后的目的就是把怪物干掉呀。话说回来,亏得那名官员能够下决心拒绝呢,他放弃的可是不知道多少年的寿命啊。”

    “应该说深渊的运气不太好吧,那名官员虽说乍看上去位高权重家庭美满并收敛了大量的钱财乃是一只十分标准的大老虎,但其实很早以前从故乡逃亡过来的他如今的家庭是重组的,在家乡时他曾经有过妻子和女儿,不过她们都死在了深渊怪物的手里。他对于深渊的仇恨与敌视始终没有停止,只是平时很好的隐藏在了心中;收敛来的钱财连一个硬币也没有动用,全都存放在保险库里准备在军方万一吃了败仗受到极大损失时捐出来为部队输血。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反正自己不拿也会有别人拿,既然如此与其白白浪费掉还是由他负责接管保存起来更为合适。”

    被愤怒和仇恨的情绪支配了思想的人自然是没可能和深渊好好讲道理的,要怪也只能怪深渊自己在和对方接触前没有仔细调查清楚,仅仅只看到了他伪装出来的表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但像这位敢于豁出白送的寿命和光明的前途也要和深渊对撕到底的人毕竟是极少数的存在,至少奥克塔薇尔并不认为帝国内部那些野心家会有拒绝增加几百上千年寿命这种诱惑的魄力。

    或许永远也无法实现他们干掉别的竞争者独霸整个帝国乃至整个世界的最大野望,可只要深渊有承诺不动他们各自的领地保证自己的利益、甚至在攻下王室的控制区域后还会将土地分给他们,在远超正常人类的悠久寿命面前那种野望自然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领主贵族们的联手,由人带头推动虽说不见得会有效果,可如果带头推动者并非人类呢?从局限思维中跳脱出来的奥克塔薇尔顿时只觉得头都大了,却又找不到丝毫否定的理由,毕竟眼看深渊就要在拉兹菲尔德位面展开行动、这个时候贵族联军忽然抢在长公主等人【攘外必先安内】之前暴起发难,这里面没有猫腻说出去特喵的谁信?

    “真见鬼,我还以为深渊一直被压制在同盟的领地内出不来,没想到他们竟然一直在下这么大的一盘棋。”奥克塔薇尔用满脸被打败了的表情很是懊悔地感叹道,“失策啊,完全忽略掉了深渊和那些贵族接触勾结的可能,今天遇到这种局面根本就是我自找的呢。”

    “再怎么感叹也无济于事啦,现在最重要的是考虑该如何迎击敌人吧?”南宫荣说着扭头看向了不远处的便宜妹妹,“为了获取空中优势让薇音装备空战装果然是正确的选择,塔薇尔你和她去开一波无双模式如何?几百架的飞机听着很吓人,可它们全都由螺旋桨驱动,也没有装备导弹,根本不可能对你们造成任何威胁,而你们打对方却和拍苍蝇没啥区别。”

    这座飞行城池是个仅有外表的纸老虎,当然南宫荣也可以选择加大能量的投入将其转变成干货,不过现在深渊尚未直接露脸,少年自然不会轻易浪费力气。这里还是让两个女生去玩个七进七出更为合适,毕竟目前的敌人还是由人类组成的部队,受到强力打击和巨大损失后悔陷入混乱,而不会像深渊怪物那样无论伤亡多大阵型多乱都会无条件的执行板载冲锋。

    换句话说目的是为了击溃敌军,全歼什么的完全不予考虑。反正只要机群溃散了,天空中南宫荣等人还不是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若是正常情况部队在地面道路上移动的话,这么大规模的空袭绝对会造成无法想象的伤亡,敌人乃是下决心要将这支部队彻底消灭掉的样子,但现在嘛……

    “即便是打苍蝇挥舞个几百次苍蝇拍也是会累的好不好?”林薇音闻言一脸不爽的向门口走了过去,完美的向世人诠释了什么叫嘴上不乐意身体却很诚实,“而且后面还有第二波甚至更多,我可照顾不过来。欧尼酱,你有准备好对空火炮么,还是说终于忍不住要真正开始扮演大魔王从城堡里放出无数的石像鬼来迎击了?”

    用石像鬼迎击螺旋桨飞机这种事似乎挺带感的,然而南宫荣只是稍微考虑一番便果断摇头予以了否定:“不行,真要把石像鬼弄出来了总感觉会忍不住穿上晚礼服系着黑披风站在宫殿房顶上摆出帅气的pose说着令人完全听不明白并且很有可能会遭到纱织姐姐长达2分16秒的对中二宝具糊脸的台词最后丢掉所有的节操和羞耻心彻底坏掉的样子,还是算了吧。”

    “确定,你现在就已经需要对中二宝具的糊脸了。让身为一抹多的我来弄吧?”

    少年果断没有理会歪着脑袋侧着身体故意卖萌中的便宜妹妹,转而将目光放在了奥克塔薇尔的身上:“别理那个日常卖萌的,你的部队里应该有一些魔法师吧,将他们集中起来像精灵的方阵部队那样使用可不可行?”

    那些尖耳朵的魔法师方阵部队在面对大群低等级杂兵时的表现简直能够亮瞎狗眼,甚至对抗机械兵器也丝毫不落下风。对此印象深刻的南宫荣打算进行模仿,如果这支法师部队能发挥出少年预想中的力量,他自然可以轻松许多。

    “我可以让他们试试,但你最好别抱多大希望。”长公主这会儿已经拿出法杖正在做出击前的准备,甚至都没功夫抬头看少年一眼,“那些精灵使用的魔法都经过了不知多少年的研究以及实战的检验,非常适合用来互相配合;相反我们这边乃是把人按照单个战力来算的,魔法师之间就算有配合规模也很小。一上来突然弄这么大的阵势,我担心可能会失败。”

    足球不是找十一个擅长在街头巷尾秀些个人表演各种玩花活的家伙就能踢的,同理大型联合魔法也不是随便拉几个擅长在PK中单挑敌人的王牌老鸟就能施展起来的,更何况拉兹菲尔德关于联合魔法本身就没有多少的研究,在这里基本上每个魔法师都是战斗系的,很少有像马蒂亚斯那样的纯理论派。

    而且更糟糕的是这些战斗法师擅长乃是单打独斗,最多也就只有和充当前排肉盾的士兵或冒险者互相配合的经验;除了一些彼此间关系较好的法师,通常情况下他们是从来都不会与别的法师进行配合的。

    这个就有点小麻烦了,但南宫荣没得选择,为了保证不过多浪费自己的能量他只能赶鸭子上架:“没关系,哪怕只是放个护盾都行,总之先让他们上城墙再说。”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44章 下棋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44章 下棋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44章 下棋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44章 下棋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44章 下棋】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阴阳渡最新章节

        我是一个道士,又称阴阳先生,这是好听一点的叫法,在一些偏远的农村我们被叫做跳大绳的或者神棍等等。老实说现在是21世纪什么都讲究科学,我也是个无神论者,可是这世界上总有一些事情科学无法解释,比如阴阳。如果不是高三聚会的那天晚上,我想我可能也不相信世界上会有鬼神之说,也不会成为一个道士,可命运星河开始轮转,转到我这里我也没有办法改变,所以就听听我当阴阳先生这些年发生的一件一件诡异的事情吧。

  • 绝世神医最新章节

        "谁说胖子不能招桃运?少年身怀绝世医术,却因性格过于憨厚淳朴,被爷爷逐出历练。来到灯红酒绿的都市,憨胖的少年开始了他的另类传奇之路。“俺这么胖,又不帅,你们咋还追着俺不放呢?”李辰憨笑着挠了挠头道。"

  • 大赌坊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系列故事,无论形式还是内容都只算一种尝试,结果如何,由读者评说,我认真地写,你随便看看。
        每一个故事都独立完整,随便从哪个故事看起都可以,所有故事又组成一个大的故事。

  • 无敌剑神最新章节

        无尽大陆,万族林立,仙魔两界万恶当道,少年林轩九遭劫杀而不死,得妖女搭救所幸不死,今而归来!我既生,诸神当灭!饶他妖魔当道,我自当一剑,斩尽万魔千妖!

  • 腹黑夫君太撩人最新章节

        简介:一个是现代古医药世家的传承人,淡然如水、清逸如兰是她的代名词!
        一个是天妒英才的病傻郡主,慧极必伤是世人提起她时,对她短短一生的轻叹!
        当命运【人为】的双手企图将她推上那层高位和她捆绑成一个人的时候,她是就此认命还是殊死反抗只做自己!
        猛然回头,月色下那身着一袭雪衣广袖的男子,嘴角噙笑,正缓步而来,他仿若是那朵如水般淡然,一半出尘一半入世的白莲,好看的不似世间人!
        本文一对一,慢热型文,男主有点无耻,有点腹黑,有点下流,还会撒娇卖萌装可怜。
        女主有些高冷,有些暴力,专揍蹭豆腐的男主从不手软。
        戳中你的萌点了吗?不要犹豫,那就戳进来吧,反正戳一下也不会怀孕。

  • 独步天途最新章节

        浩渺大6,奇珍长存,凶兽横行,武道成仙。有神山高耸万丈,有仙河九曲成弯,自古时以来大6之上风云轮转,乱世动荡。少年张仲军,本应继承父亲爵位,却因天赋骤消,遭受陷害,垂死之际,乱入毒云瘴谷,结识一只古怪青蛙,本想夺舍的大青蛙,一时出错,同主角生命同盟,休戚与共。得神蛙相助,张仲军自此扶摇而上,名动大6。无尽征程,踏天而行。官方群号:4554o53o1微信公众号:xuanyu44欢迎大家加入!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独步天途》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夺命兵王的美女老婆最新章节

        他是敌人眼中的死神!又是代号无常的夺命兵王!同时更是包治百病的都市神医!行医治病断阴阳,泡妞装逼睡女神!随着顾宴的才高八斗魅力四射,御姐萝莉、校花总裁。警花护士、各色美女纷纷投入他的怀抱。敌国特工,国际黑帮,商战老千,各种地方都留下了他的足迹,且看顾宴如何踩着累累尸骨登临绝顶,成就他的传奇抱得美人归!

  • 豪门乱爱,总裁的暖身娇妻最新章节

        一场小车祸,让苏夏和秦一臣成了一家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苏夏是他的“小姨”,秦一臣是她的“外甥”,两人的人生开始错乱、交缠,成了一笔算不清的糊涂账,分不清谁对不起谁。苏夏想逃。但秦一臣说:“现在,太迟了!”

  • 校花的盖世保镖最新章节

        他是国家神龙大队的尖兵,因执行特殊任务成为校花的贴身保镖,从此美女相伴,生活多姿多彩,各色美女投怀送抱,各路王八谈虎色变;他坐拥美色、风流快活;他稳打稳扎,练功升级、却不知神秘道法之后的无尽星空!

  • 婚不由己最新章节

        异国他乡,与初恋情人一夜缠绵后,狠心被弃。挺着孕肚找个老实人嫁了好好养闺女,却不想温文尔雅的丈夫一朝变脸,半夜带着无颜貌丑心机毒的小三,客厅缠绵。更对她羞辱至极,夺她苏家的财产,她让!害她女儿,休想!隐忍不发,只待一击必杀。花式完虐,前夫一路走好不送!送女儿去医院的路上惊魂一撞,那个男人如鬼魅一般缠上了她!民政局门口。“你女儿在我手里,给你三分钟跟他离婚,跟我结婚!”厉千勋冷眸闪烁。“苏雨凝上了我的床,还想逃开?这辈子你注定是我的妻,也是我的棋。”新婚夜,恐女症的厉千勋如狼似虎,她几欲逃脱,都被他无情的圈入怀中,索欢无数。“苏雨凝,厉千勋是骗你的!一直以来你都是我的替身,我的挡箭牌!”失控的轿车上,白荏苒笑靥如花。“你死了,心脏给我。我替你爱他!”

  • 占妻入怀:金主大人缠上瘾最新章节

        为了钱,我不得不卖掉自己的初夜。
        本以为熬过去,便是‘钱货两清’,却没想到,生活从此翻天覆地!
        他喜怒无常,毫不顾忌我的想法,他霸道强势,强行操控我的生活。
        挣不脱,逃不掉,从倔强到绝望,我苦不堪言。
        他说他爱我,
        限制我的自由,掌控我的身心,强占我的一切,难道就是他所谓的爱我?
        我愤怒,我挣扎,我决心逃离!
        可当离别来临的那一刻……
        心,为何痛了呢?

  • 灰色的天空最新章节

        "站在寂静的十字街口,路边是黑色的车流,身旁的行色匆匆,有着灰色的衣扣。那烂漫的玫瑰,也是白与黑的交融,拿在苍白的手中,渗着血一般的温柔。仰望那布满灰色的天空,下着淋漓的细雨,湿了乌黑的秀发,模糊了眼前的路,也模糊了行走的人流。"rn

  • 公公,很猛!最新章节

        进击的公公,行走的传奇,为了成为真正的男人,踏上一场搞笑奇葩的寻鸡之旅!

  • 我在一人做大佬最新章节

        重生回到一人的世界不如在看一个轻松的小说的同时,看看我们那些奇思妙想的事情,看看那些传承悠久的中国元素如何?

  • 我和阎王有个约会最新章节

        十八层地狱被毁,阎王丁策现身都市。“你家媳妇生吃活鱼?”“嘿嘿,只是阴煞上身而已,不碍事的,我翻掌灭之!”“楼道时有婴啼?床头常有玩具?”“老哥,这是你和媳妇生的鬼婴,还是好生送走吧!”“……”…鬼族祸乱都市,且看阎王如何惩奸除恶,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

  • 神医嫡女凤临天下最新章节

        她是现代出色的医学界天才林晓溪,也是惊才绝艳聪明灵秀遗落异国的嫡公主。重生后的林晓溪带着两世的记忆一身绝技,查出昏睡半年之迷,得知幕后者险恶肮脏用心,凭借精湛医术和智慧狠狠反击。既然重生了,她再也不是单纯的千金小姐,有些帐也该好好清算了……

  • 冷王盛宠:农门弃妃太倾城最新章节

        时尚美容大咖陆知暖一朝穿越,竟成了‘被休弃’的景王妃,落难乔家村,附带小包子。寡妇日子艰难,那就撸起袖子干吧!美容美体带美妆,种花种树种包子。顺手掐掐白莲花,虐虐小渣渣不过,这死皮赖脸缠上来的前夫王爷是咋回事儿?嗯,这是一个调教与反调教的故事

  • 神陨之星最新章节

        神族陨落,魔族封印,临危的人族得到万年延续。男主‘问天’做为圣剑殿一名特殊的凡人,将如何踏上自己的圣剑之路。一誓定终身,为爱人几度生死波折,踏上通天之路,原来自己是外星之客,未来将何去何从,华夏一族能否回归自己的母星。

    本章内容提要:
    ...    南宫荣的猜测并非没有道理,尽管少年未曾列出什么证据,但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敌人为何能够轻易出动如此大规模的机群,所以奥克塔薇尔很快便选择了相信。至于双方会在此地遭遇也不是某种巧合,有句俗话叫枪打出头鸟,长公主如果打算对那群领主贵族们动手肯定会先拿其中跳得最欢的那个开刀——事实上她也的确是这样做的——......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