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已经明白了奥克塔薇尔为什么会要求骑士团不与南宫荣发生冲突,但夏尔罗特依旧不认为南宫荣真的能够单挑整支军队,先前只是凑巧让他的傀儡请神上身罢了,没有了那丝神威少年的傀儡就算全部由钢铁构成又能有多强?充其量也不过是个大号的机器人而已,性能更是连高达的一半都没有,走出去便会被一顿炮击砸成废铁的那种。

    对于手下在震惊过后迅速换上的满脸不以为然的表情,长公主殿下并不打算说些什么,毕竟只有亲眼见过南宫荣用技能刷出一队傀儡大军的人才能理解少年的能力到底有多么恐怖,单独弄出一只强力傀儡反倒会让人产生一种【这是能够组队推倒的boss】之类的错觉。

    全然没有想过能够捣鼓出boss的人本身又有着怎样的力量、以及对方会不会改变力量的使用方法,完全被魔法师只能召唤那些笨头笨脑的元素傀儡的印象给误导了。

    奥克塔薇尔也懒得去解释,反正待会等南宫荣带着他的【杰作】抵达后估计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她只需要安静的当个吃瓜群众就好。

    “话说回来,南宫荣准备的交通工具到底是什么,为何不能直接停放在营地里,非要让我们等他将其运过来?”夏尔罗特不管长公主看上去似乎没有半点想要接话的意思,一直在自顾自的说着话,“弄得如此神神秘秘究竟是几个意思,在出发离开营地之际还不是会被其他人给看见的吗?”

    骑士大人仿佛无休止的碎碎念不禁让长公主联想起了在她还是一只萝莉的时候那个负责教导她各种宫廷礼仪的十分严厉的女教师,最后女孩终于实在是忍受不住了,抬起手啪叽一声重重按在了对方的肩膀上。

    “夏尔罗特,拜托你能不能稍微消停一会儿?你这样神经质一般的不停念叨除了让人感到厌烦之外,同时还暴露出了你因为害怕南宫荣待会真的会拿出什么非常不得了的东西而紧张畏惧的心情。”

    被奥克塔薇尔点到名的手下闻言整个人当场就不对了:“我,会害怕那个小子?殿下,即便是您也不能这样说我!”

    对此女孩只是深深地叹了口气:“正常人是不会打算通过挑战一尊会动的烂泥雕像来证明雕像的制造者没有多少实力的,但你还是这么做了。为什么,因为你潜意识里觉得南宫荣能够捣鼓出更加可怕的存在,然而又不愿意承认这点,所以……算了,给你留点面子吧,剩下的自己考虑清楚。”

    实际上不用奥克塔薇尔专门说出来夏尔罗特自身也或多或少察觉到了他的这种状态,否则之前根本不会试图通过自言自语般的碎碎念来化解心中的郁闷和不安,只是如今明确的被女孩提到后,自然会感到非常的尴尬。

    之后要不要再找个机会向南宫荣发起挑战呢?即便被长公主点破,夏尔罗特依旧没有放弃找回场子的念头,他说什么也不愿意相信当初那个可以被随便安排的少年如今已经成长为了能够和奥克塔薇尔乃至于莱伊皇帝平起平坐的存在。

    帝国的宗旨之一就是永远都不能让汉族人有重新发展起来获得咸鱼翻身的机会,尽管小皇帝和长公主都已经做出了妥协和让步可南宫荣的强势和他的这个营地毕竟有损害到帝国各方面的许多利益,夏尔罗特觉得有必要做点什么——哪怕他们此刻正面临着深渊的威胁。

    之前骑士团成员和营地居民发生冲突时夏尔罗特仅仅只是口头劝说而未曾动用武力压制自己的部下避免事态扩大,也是他有意为之,虽然最后的结果不怎么令人满意就是了。

    只是夏尔罗特直接对南宫荣动手的话,弄不好会让少年误以为这是奥克塔薇尔的授意然后产生不必要的纠纷,继而导致双方的合作关系出现破裂。对此感到头疼的骑士大人如今总算是明白了长公主决定如何对待少年时的纠结之处,这种既需要对方的力量又不想让对方借机发展强大起来的状况简直让人精分,偏偏对方还不是通过一些小手段就能阻止其成长的存在,随着对深渊势力的逐渐了解夏尔罗特也慢慢理解了长公主在对待南宫荣的时候越来越被动的原因。

    受深渊所迫奥克塔薇尔需要南宫荣帮忙的地方只会越来越多,根本没机会让女孩去打压对方。不过长公主做不到的事情,不代表其他人也做不到,至少此时此刻夏尔罗特已经打定主意在这次战事结束后做点什么了。

    毕竟在南宫荣的影响下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汉族人敢于向欺压自己的人说不并拖家带口的往德林佩尔赶来,让当地的贵族豪门等不得不用其他人填补这些汉族人离开后留下的职位空缺。

    当年被帝国征服的民族有很多,他们确实也可以找到不少替补,但关键在于,这些替补在工作时总是各种做不好、磨洋工、一旦没人监督就到处偷懒不说还会盗窃生产原料乃至雇主家中的财物等等等等,每天因为受罚而毙命的家伙简直不计其数——尽管如此那些人依旧沉迷于好吃懒做与不劳而获无法自拔,完全没有丝毫的悔改之意。

    拜此所赐整个帝国许多地方都出现了不满的声音,甚至不少工厂、作坊乃至商铺都没法维持正常运转了;就连夏尔罗特自己,前几天和家里人通过魔法水晶球谈话时也得知了老爸当年送给老妈的定情信物被当成牛马使唤了许多年的扫地婆连威胁不发多年以来的工钱也要坚决地离开后不得不临时雇来的仆人给偷走了这件事情,对此除了蛋疼也就只剩下哭笑不得了。

    这个势头必须得止住才行,否则帝国就要彻底变天了。莱伊和奥克塔薇尔都在忙着应付深渊的威胁,调动部队筹集军饷准备粮草以及联合附近几个邻居位面的势力共同奋战之类的事情让姐弟俩根本停不下来,哪有心思和精力去关注国内的这些变化?因此,只能由夏尔罗特这样的人来进行处理了。

    骑士大人沉默很长时间后终于考虑清楚并下定了决心,他还不知道奥克塔薇尔准备将南宫荣打造成大魔王的计划,即便知道了也会坚决的表示反对,并且尽自己最大努力将目前正在犹如希望之星般冉冉升起的南宫荣头顶狠狠踩上一脚将少年重新踹回地面,正如之前帝国哪怕是平民也能随意将汉族人踩在脚底那样。

    “这是怎么回事,突然变天了吗?”

    旁边奥克塔薇尔充满了疑惑的声音将夏尔罗特从思考中拉回了现实,跟着长公主一起抬头朝天空看去时,发现原本万里无云阳光明媚的蓝天不知何时被一片黑压压的乌云给覆盖住了。虽说不是整片天空都覆盖着乌云,可这朵奇怪的云却刚好停留在营地附近挡住了斜照下来的阳光,让周围的一切看起来都显得有些阴森森的。

    “里面有感受到魔力波动,应该不是自然形成的雨云。”夏尔罗特迅速做出了判断,甚至紧张到摆出战斗架势护住了长公主的程度,“殿下,这很可能是某种大型法术,在不知道其具体效果的情况下还请您先找个地方隐蔽一下比较好。”

    “法术?不存在的,真正的攻击法术其魔力波动才没有这么温和。”奥克塔薇尔摇着头拒绝了手下的建议,“就算这是某位大佬弄出来的魔法,也是一位对我们没有丝毫敌意的大佬。不过先等等,出阵对战深渊也就算了,我可不认为有谁会在这个时候主动跑过来求加入,难不成是南宫荣回来了?”

    啥,那家伙不是去取所谓的交通工具了吗,为何会跑到天上去的,还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长公主你莫不是在逗我?便在夏尔罗特打算用一连串的问题往奥克塔薇尔脸上招呼之际,那乌云却是突然向着地面【坠落】了下来,直看得地面上的众人忍不住一阵惊呼。

    然后从乌云之中却是很快钻出来了别的什么东西,那是一坨凝聚成堆的漏斗形状的泥土,乍看起来有点像刚刚从被打破的花盆里拿出来的盆栽根部粘附着的那些泥巴。

    长公主殿下之前才说南宫荣除了泥巴还能控制其它物质,结果一转眼这货又果断去玩泥巴了吗?果然他这样的家伙根本经不起夸,像他的祖辈那般一生都和泥巴打交道才更加适合……等等,在泥土之上似乎又从乌云里出现了别的东西,那个好像是,金属构成的板层一样的存在?

    本以为南宫荣再次折腾泥巴捣鼓出了某种雕塑的夏尔罗特还没来得及自鼻孔中发出轻蔑的哼笑,整个人便因为接下来出现在眼前的事物而彻底僵住了;不单单是他,周围的其他人也纷纷露出了或震惊或愕然乃至于一脸活见鬼的表情。当然硬要说众人有什么共同之处的话,那就只有满满的不可置信的神色了吧。

    一座城!一座有着高大宽厚的城墙、十几个高耸挺立的魔法塔、安置着许多炮台和兵器、能够将营地完全笼罩在其阴影里的由钢铁构成的大型城池,并且里面无一例外的全都是瓦片琉璃的汉风建筑,远远望去俨然是一座建立在浮空岛屿上面的城市。

    摆开战斗架势的夏尔罗特手中的佩剑咣当一声径直脱手掉落在了地上,然而他此刻已经没那个心思去考虑这些了,骑士大人只觉得先前处心积虑的想要通过武力强行打压南宫荣的自己简直和小丑差不多,他的心中如今只是单纯的充满了绝望与无奈。

    能够单独整出一座城池来的家伙,真的是普通人类能够对抗的存在吗!?也许材料是奥克塔薇尔和大自然为他准备的,工具则是由米拉提供的,设计图纸大概是金毛猫从联盟那边拿来借鉴的,但毕竟是由南宫荣亲自动的手,这就已经足够了。

    根本不可能和那家伙匹敌,至少身为凡人的自己做不到。夏尔罗特在不知不觉间甚至连眼睛都模糊了,他也顾不上去擦,只是喃喃的开口说道:“这怕是要真的变天了啊。”

    “嗯,你有说什么吗?”旁边的奥克塔薇尔似乎是听到了骑士大人在说话但没有听清楚内容的样子,凑过来奇怪地问道,“莫非只是在单纯的感叹?”

    “是的殿下,我确实是在感叹。”夏尔罗特顺水推舟的给自己做了一个掩饰道,“我还以为是由少量汽车组成的车队,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么夸张的玩意。不过看起来您好像也挺意外的样子,当初您不是和他一起去找材料的吗?”

    “当初那小子弄的只是一艘飞行船,谁能想到他竟然会把附近山区内的各种金属矿脉拿来建城的啊?”长公主说到这里忍不住以手扶额着轻轻摇了摇头,“我的天,这待会都不用打了,直接飞到别人头顶降落下去压都能压死人了好吧?”

    女孩说的自然只是玩笑话,她知道如果不出意外那座高端大气上档次威武霸气吊炸天的城池是个徒有虚表的样子货,表面看着夸张实际上根本没有多少战斗力,迪丝雅那个女汉子带着几十名部下乘坐直升机上去都能把城给占领了,让它和敌人开怼什么的想都别想。

    但问题是夏尔罗特并不知道啊,骑士大人眼下心慌得用风中凌乱来形容也毫不为过,他甚至都以为南宫荣已经接触到了法则乃至神明的领域,那样的人他该如何对抗、又要拿什么去对抗?

    想想吧,都说创造生命是神明才会拥有的能力,但在创造生命之前神明可是先用物质创造出了供生命存活的世界的——而现在的南宫荣尽管远远达不到那种境界,可效果却是差不多的,如果他某天真的成长到了那种境界……

    骑士大人忽然间很庆幸自己没有实际对南宫荣出手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42章 庆幸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42章 庆幸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42章 庆幸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42章 庆幸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42章 庆幸】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超自然大英雄最新章节

        一切黑暗种都是纸老虎。
        为了拍死这些吓唬人的存在,一群自然大英雄应运而生。这些英雄大大们或牛逼、或逗逼、或酷逼、或二逼,共同点只有一个——他们拥有一个相同的神秘朋友。
        你连个英雄都不是,也想跟他交朋友?
        【注:此书低调,仅供广大英雄内部传阅】
        青狐妖微信平台号:daqinghuyao(即大青狐妖的全拼),恳请大家关注。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超自然大英雄》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时空惩戒者最新章节

        或许你善良,正直,勇敢,也或许,在过去的时空,现在的时空,未来的时空,有着这么一群人,他们也曾像你一样,嫉恶如仇,梦想着以一腔热血保护想要保护的人,但,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罪恶,有罪恶就会有可怖的肮脏利益链,第九世界机械审判联盟,未来文明的最高法制,在哪里,他们代表着绝对的正义,但,正义真的能战胜邪恶吗?,当正义真的触碰到了罪恶利益链时,你是选择沉默,还是选择跟从。
        其实,我真的只是想做个好人。
        机甲战警,超能武器,高科技文明,时代进步太快,人类的本质,开始变得越来越无关紧要。

  • 皇成梦碎最新章节

        想不出来

  • 隔壁那个小妖精最新章节

        第一次撞到他,她晕倒在他怀里;第二次撞到他,她却撞了不该撞的地方;第三次……第一次扑倒他,纯属意外;第二次扑倒他,意外纯属扯淡;第三次……

  • 江山为陵,君在上最新章节

        一张血迹斑斑的机关残图,牵出一场埋葬已久的旷世之恋。她是守陵世家最后的王陵守护者,手握机关残图,引得天下争夺。乱世之中,纷争四起,她终是遇见了他,然后动了心,伤了情,终究守尽了自己的一生。若是花开成海,爱情是否会峰回路转,若是江山为陵,思念能否还泛滥成灾……

  • 至尊魔后:绝宠废材三小姐最新章节

        云璃乃赤渊国内公认的“荒神废体”。获得一枚可遇不可求的上古玉佩,一夜间,身有惊人属性,一跃成大陆稀有幻符师。是正是邪,有待考究。谁说荒神废体不能反转成天才?谁说成魔就不能正义天下?扮猪吃虎,是她的癖好;幻化男神,是她的兴趣。荒神废体又如何?她内有神龙助阵,外有幻符戏弄。敢暗算她?反手就是一道幻符让你惊恐致死。“你为魔,我为神、荒谬之谈。”“以我万劫不复为代价,护你三生富贵荣华,守你七世笑靥如花。”

  • 海贼王的副船长最新章节

        世人称她为“嗜血魔女”,却不知她最痛恨的就是鲜血。从小的试验品生活,大量的杀手训练,早就让她麻木。血红的轮回之眼,剥夺了她最后的希望,让她从此坠入黑暗中。终于厌倦了的她,逃出了童年的梦魇之地。逃离地狱的她,遇见了阳光般的少年,是否就是她的避风港?    “呐,路飞,可以把我带去大海吗?”    “当然可以啦!”    “那,我可以做你的副船长吗?”    “嗯,可以哦!”    “嗯。。。你,不管如何。都会保护我吗?”    “当然!!”    她不知道那日阳光下的笑会不会保留到永远,但她却能相信,那个少年会坚守他的诺言,永远!    她,笑了。如花一样的美丽。。。。    “那,一起冒险吧!!在伟大航路里!!”js330

  • 我的主神与轮回者最新章节

        “首先,建立一个主神空间,再招募一批轮回者……将他们投入到试炼世界!”    自从罗慕白捡到一颗神秘珠子后,冒出了一个惊天大计划!  玩弄诸天万界!  于是,他开启了无限恐怖,主神降临,殖民地球,殖民轮回者,一路走到黑!(???_??)?QQ书友群:413153989,欢迎大家进来撩,妹子多多!

  • 挚爱白鹭最新章节

        他曾痴迷于他惊人的美貌,为了应付和朋友的赌约,深陷困境的他很快迷失在阔少的情感攻势下,就在阔少即将拥美人入怀时,他们的故事发展却卷入家族内部的阴谋中。
        四年后,再遇霍觐东,早已物非人也非。
        “无厌!说你喜欢我,就像四年前那样...”
        “...觐哥!我是白鹭,完美无瑕的‘商品’”
        “告诉我,无厌,要我怎么做,你才肯回到我身边...

  • 进化之路最新章节

        在这个世界,人类在进化,动物在进化,植物也在进化。  站在进化金字塔顶端的人,被称为神。  走到进化顶点的动物植物,被称为妖。  某个平行次元的2012年,古老预言中的末日降临,连续三天的黑夜笼罩了全世界。大灾变之后,所有的人类、动物、植物,都走上了一条进化之路。

  • 冷艳总裁的贴身保镖最新章节

        隐世家族后人叶峰,学习《医经》,掌握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还有强悍的身手,高手下山,纵横都市,一路装逼打脸,成就辉煌人生!

  • 电影世界开拓者最新章节

        突然有了穿越电影世界的能力,齐山开始起飞了。

  • 这妞儿是个暴脾气最新章节

        来呀,伙伴们!让我们尽情的放肆吧!不要去考虑那些繁文缛节的俗套,我们只是单纯的爆笑!谁说美女就不能调戏色狼?谁说鬼魂就一定害怕黑白无常?谁说爱了就必须通告四海八荒?谁说骑猪的女孩儿,就没有理想?我——梁多多的心愿,就是摆平五界之内,所有的蜚短流长。rn像我这么一个业余的正常人,也许你并不多见。像我经历的这些故事,你会觉的天马星空,不过这些都不是问题!因为,搞笑我们是认真的!!

  • 在异界的咸鱼生涯最新章节

        大型网游出现异常bug,霁月突然穿越异界。rn这个世界咋那么像网游,等我先去查查攻略rn嗯,攻略不靠谱啊,还是老老实实的去当条咸鱼吧,没准咸着咸着就能回家了呢?

  • 你存在于我的世界最新章节

        恐慌,不安,滚烫,李成泰从未触碰过的悲伤,一点一点的消失亦或是增加,深井云不再口是心非的说恨他,因为她知道,每段感情,总会有段自作自受,活该。又或许不恨,是因另一个人来用温暖覆盖。  当深井云遇见韩海隐时,整个空气都弥漫着清香。可是感情终究得经历考验。难过时身体像是气体被抽空的气球,剩下的只是干瘪难看的形状,耷拉着蜷缩在那里。心是支柱断裂轰然倒塌的建筑物,毫无征兆的废墟点一点被侵蚀的心,爬满的是怎样的表情。

  • 春雷1979最新章节

        我叫韩春雷。我永远怀念1979年那个柳絮纷飞的春天。那一年,我有一个小小的梦想。那一年,我知道有一个老人在南海画了个圈。所以,那一年,我们扬帆起航,开始了我的传奇。

  • 替嫁小妻有点甜最新章节

        为了留住孤儿院,温甜甜代替逃婚的蒋家独女嫁入纪家。高大俊美,冷酷无情,是她对他的第一印象。可是——她生病,第一个找来医生的人,是他。她难过,第一个笨手笨脚安慰,把她拍到背疼的人,是他。等真正的蒋家独女回来,她被迫离开。纪景琛却死死地拉着她的手,目龇欲裂。“温甜甜,你敢走一步试试!”“你今生是我的妻,你敢走,我就是用铁链,也要把你锁在我身上!”

  • 重生八零:炮灰翻身记最新章节

        父亲眼里的污点,母亲眼里的透明人,丈夫眼里的生活工具,姐妹眼里的踏脚石,子女眼里的累赘,她被所有的亲人抛弃,可却一直心存期待,期待老天能让她感受一下快乐、温暖,幸福,感动到底是何种滋味。就在她打算一人走完这孤寂漫长的一生时,一束阳光突然照进了她的世界,她不认为她是爱上了他,她只是太想要温暖了,而他的笑容让她感觉到了温暖。阳光是会消失的,她任然是被丢弃的人,更加不幸的是――她重生了。

    本章内容提要:
    ...    尽管已经明白了奥克塔薇尔为什么会要求骑士团不与南宫荣发生冲突,但夏尔罗特依旧不认为南宫荣真的能够单挑整支军队,先前只是凑巧让他的傀儡请神上身罢了,没有了那丝神威少年的傀儡就算全部由钢铁构成又能有多强?充其量也不过是个大号的机器人而已,性能更是连高达的一半都没有,走出去便会被一顿炮击砸成废铁的那种。......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