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是个突然出现的意料之外的小插曲,但这次的事件却让人不得不严肃对待,毕竟南宫荣没可能和一群眼高于顶鼻孔朝天甚至于敢在营地里明目张胆伤人的家伙合作。好在奥克塔薇尔并没有选择护短,骑士团的很多成员在看到长公主未曾对他们进行支持后多少也猜到了什么,因此自始至终真正和南宫荣唱对台戏的就只有那几个人,收拾起来也比较容易。

    那些脑袋里只有一根筋动不动就板载冲锋的骑士永远只会出现在小说里,现实中可没人会这么傻,所以虽然刚开始大部分骑士都有提出抱怨并向南宫荣和他的同胞表现出了敌意、少年也肆无忌惮的扬言要一个人单挑他们全部,但在见识到对方的力量后,他们果断决定保持距离冒充吃瓜群众,免得惹祸上身。

    事实证明这种做法是正确且明智的,并且事态也因为他们的低调与旁观而没有扩大,最后用还算愉快的双方都能接受的形式结束了。

    对此奥克塔薇尔也感到了非常的庆幸,她知道万一真的打起来了,南宫荣绝对不是单纯的说着玩、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痛下狠手,给那些依旧试图没有任何理由就将汉族人踩在脚下的家伙一个终身难忘的血的教训。

    甚至在这个过程中弄死人也不奇怪,女孩很清楚南宫荣有些时候是会把人类当成动物来看待的,对他来说如果想要让危险的食肉动物别来惹自己,最简单快捷的方法就是彻底把对方揍到害怕,或者干脆直接杀死。

    你说他和以前低调的弱气受判若两人?不,其实是一样的,身为猎人的南宫荣很清楚在自身实力不够的情况下绝对不能去招惹比自己强大得多的猛兽,所以才会十分淡定的任由比斯特之类的贵族欺压而无动于衷,只要对方产生不出对自己的兴趣,少年最后自然也就安全了。

    但那是相当于只带了一张小弓在深山老林里撞见了老虎黑熊之类的存在,如今少年乃是处于穿了一套各系统全绿的动力装甲的状态,面对几只黄鼠狼的挑衅又有哪门子的必要再去小心翼翼的绕道而行?

    没有演变成奥克塔薇尔最为担心的情况真是太好了,长公主在吩咐夏尔罗特带着队伍离开之后忍不住对替中年大汉治好了胳膊的南宫荣开口道:“你这样会让我很为难的。”

    女孩只是单纯的想要抱怨一句,再怎么说这支骑士团也相当于王室的脸面,少年刚刚的所作所为已经和打王室的脸没什么区别了。或许现场的人迫于南宫荣的傀儡带来的压力不敢随便说话,可事情流传出去后那些未曾亲眼看见经过的人会怎样乱嚼舌根光是想想就已经各种脑壳痛了有木有?

    “我知道,但有些人你不把他彻底打痛了他是永远也记不住绝对不能对你龇牙这件事的。”南宫荣很是无所谓的摊开双手摆出了一脸无奈的表情,貌似认真(?)的对长公主回答道,“你和你的宝贝弟弟仅仅通过劝说是没可能轻易改变世人对我们的一贯态度与想法的,所以我认为有必要搞点事情出来让这些家伙认清现实才行。”

    “我承认王室在舆论上的努力没有多少成效,但这种事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做到的,现在就搞事情是不是有点……”

    “你手下的骑士差点砍死了一个只有十岁出头的孩子,还需要我给出别的理由么?”

    “对不起,确实不需要。”囧囧有神外加满头黑线的奥克塔薇尔被南宫荣一句话堵得连开除某个罪魁祸首的心思都有了,“然而你在这里出风头是爽了,等之后此处发生的事情流传出去了我们王室的脸面又要往哪儿搁?一个人单挑你们全部什么的,真亏你能说得出来!”

    对此南宫荣只是略显疑惑的歪了歪脑袋:“唔?可我好像并没有说错的样子啊,这一点也不夸张而是事实嘛,不信你可以把队伍拉回来摆好阵势咱们认真地比上一场。”

    “真要这么做了明天莱伊就会把这支在别人看来连单独一个人都打不过的骑士团除名并解散的吧,说话能不能先经过大脑!?”

    把队伍拉回来打架什么的少年当然是在开玩笑,眼见奥克塔薇尔那快要抓狂的模样不禁感到有些好笑,却也不打算再继续逗弄女孩,收起疑似卖萌的神情打着哈哈把话题转移到了正规上:“嘛,我也只是说说而已,并没有打算真的这样做啊。话说回来,既然你的骑士团已经抵达,那我们就抓紧时间出发吧,毕竟迪丝雅的队伍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提到正经事后长公主自然也跟着放弃了日常,很是认真的思索道:“嗯,说的也是。不过我能不能提个小小的要求?”

    南宫荣闻言不禁觉得有些奇怪,都马上要出发了女孩还能提出什么样的要求,是想要让他替自己准备一个头等舱吗?嗯,仔细想想的话或许还真有这个必要,奥克塔薇尔平时在充当少年的同伴时虽然没摆什么架子,可她确确实实有着尊贵的身份,如今在一群代表王室的骑士团面前怎么看也不适合跟众人挤在一起呢。

    反正对此进行修改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南宫荣便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道:“没问题,保管为您准备一个舒适豪华的头等舱。当然空姐服务就不要期待了,本人能够提供的最多也就是土元素傀儡而已。”

    “哈,为什么会突然间提到头等舱的啊?”奥克塔薇尔一脸懵逼的看着少年无语道,“我要说的是你能不能把运输舰稍微改造一下,最好是能够捣鼓成表面上看起来威风凛凛的战舰。不需要可以实际作战,仅仅弄个外表就行。”

    心理战?根据长公主话里的意思南宫荣首先想到的便是这个,但少年并不认为女孩的办法会起到多好的效果,空中飞行的战舰或许会吓走乌合之众,可并不见得会让那些领主贵族的私兵为之崩溃——除非对方犯二到连代表自身直属力量的私兵都会用乌合之众来代替凑数,不过那些二货估计早就已经被清理掉了吧。

    “嗯,有了米拉设计制造的这把枪,倒也不是不能完成你的委托。然而我不觉得仅凭一艘卖相恐怖的战舰就能吓退敌人的部队,最多就是让对方降些士气罢了。”

    “谁说我要用来吓唬敌人的啦,我是在给你这家伙造势啊。”奥克塔薇尔没好气地白了少年一眼后认真的解释道,“刚才发生的冲突尽管就结果而言还算好的,可流传出去后依然不可避免的会对骑士团以及王室的威信名誉造成损害,毕竟几个人打不过你一个乃是事实,甚至在各种添油加醋的夸大之后变成整个骑士团都拿你没办法也丝毫不会让人觉得意外。所以,既然骑士团这边是没有办法改变什么了,那不如干脆把你整成一个大魔王级别的存在吧。”

    “然后你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宣布骑士团在与南宫荣大魔王的交锋中彻底败下阵来帝国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继而召集全国的冒险者和勇士向他们发布SSS级任务并许诺无比丰厚的奖励让这些家伙来讨伐我了对吧,这真的不是某些以魔王为主角推城推图推妹子的工口游戏里的神展开剧情吗?”

    长公主脸颊通红的扬起手狠狠拍在了少年的头顶上:“你的电脑里面装的究竟是些怎样糟糕的东西啊喂!?”

    “当然是下载好了的正常新番和漫画啦,不到18岁不能玩的游戏以及*****什么的从一开始根本就不存在!”

    “信你才有鬼!”奥克塔薇尔闻言忍不住又用手砸了南宫荣的脑袋几下,“只有通过战舰显示出了你的实力强大,民众才不会对骑士团和你发生冲突并被击败这件事感到意外,所以那艘船不是给敌人看的,而是给一路经过的城市里的居民看的。”

    揉着头顶的少年直到这时才明白了女孩的意思:“主动作秀吗?是个不错的想法,虽然感觉会变成众矢之的但只要没人敢再随便对同胞出手,我认为还是值得的,就按你说的做吧。”

    说完南宫荣便解除了对湖泊里那头迷你利维坦的维持,用构成其身躯的原料捣鼓出了一条飞龙,骑上它径直离开了营地。长公主知道少年是去改装正在赶往此处的大型运输舰了,也就没再理会对方,转而朝营地中心的集合点走了过去。

    那地方虽说没有汉族人居住,可驻扎于此的林薇音老家的部队也不见得是什么省油的灯,指不定又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如今南宫荣不在,奥克塔薇尔自然要盯紧些才行。

    不过被某个泥巴傀儡用夹杂了少许神威的吼声糊了一脸后,这些平日里桀骜不驯的骑士纷纷选择了夹起尾巴做人,迪丝雅那边的军队纪律又和拉兹菲尔德位面有着天壤之别,所以双方并没有发生任何的摩擦以及不愉快。

    当然也没有任何交流,两支军队就好像参加运动会的两个不同班级的人在操场上列队一样,互相隔着一定的距离排列得十分整齐,未曾出现彼此攀谈的同时交换香烟罐头口香糖之类相处融洽的情形。

    因为之前部下擅自行动造成的冲突感到不愉快而黑着脸气势汹汹的指挥队伍排列整齐的夏尔罗特在看到奥克塔薇尔抵达后忍不住朝女孩身后望了望,接着奇怪地问道:“殿下,南宫荣呢?”

    “他去给自己准备闪亮登场的舞台了。”长公主给了自己的侍从一个令他莫名其妙到摸不着头脑的回答,“这些先不提,队伍里的情绪怎么样?”

    “不满的人依旧有很多,只是现在已经不敢在明面上表现出来了而已。”夏尔罗特回头看了一眼队伍略显无奈的摇着头叹道,“别说马蒂亚斯大人带头制造出来的魔兽已经司空见惯了,就算是以前也有法师召唤出强大傀儡的先例,体长几十米的怪物又是由泥巴构成的,对大家的冲击和威慑力度均有些不足啊。”

    奥克塔薇尔对此虽然有皱眉却并不觉得意外:“唔嗯,当初众人被镇住全都是拜利维坦的一丝神威所致,如今没有了神威的压制他们仔细回想起南宫荣傀儡的样子就觉得实际上那玩意也不见得有多厉害,是这个样子么?”

    夏尔罗特很是肯定的点了点头:“您说的没错,实际上之前那个傀儡如果里面没有掺加神威,我认为自己也有八成左右的把握将其破坏掉。即便南宫荣捣鼓出来的东西再怎么受到利维坦的中意,它也仍然是一坨烂泥。”

    “烂泥……”长公主此刻是真的有些哭笑不得了,“那些没啥眼界的骑士团成员就算了,怎么连你也膨胀了起来?”

    “不是我膨胀,殿下,而是傀儡的材料确实非常糟糕。我估计它的力量至少有四成被用于了维持自己的身体,最后真正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只有一半左右,我当然可以应付。”

    对此奥克塔薇尔不得不承认夏尔罗特的说法和分析都是正确的,否则南宫荣明明连空气和水都能拿来制造傀儡,他又何必一天到晚哭着喊着的到处寻找更加合适的原材料?只不过骑士大人似乎是误会了什么,女孩认为有必要提醒对方让他认识清楚。

    “好吧,一个烂泥构成的傀儡确实很容易就会被打碎。但是夏尔罗特哟,你该不会以为南宫荣就只能用泥土之类的东西来构筑傀儡了吧?”

    “难道不是吗,就和水系魔法师只能召唤水元素傀儡一样,这种技能也是要分系别的吧。”夏尔罗特说到这里顿时不可置信的拼命瞪大了眼睛,“稍、稍微等一下,马萨卡!”

    长公主殿下只是优雅地翘起嘴角轻轻的笑了笑:“系别?不好意思,南宫荣可是不管什么物质都能直接拿来用的,系别之类的对他来说根本不存在。所以,如果那家伙捣鼓出来的不是烂泥组成的傀儡,而是钢铁构成的怪物,你还能信誓旦旦的扬言说可以打赢对方吗?”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41章 升级成大魔王?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41章 升级成大魔王?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41章 升级成大魔王?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41章 升级成大魔王?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41章 升级成大魔王?】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奴家卖艺不卖身最新章节

        一线女星意外身亡穿越成为青楼女子,年轻的将军、风流的剑客、温柔的乐师、富裕的豪商,甚至一国的君王仿佛都要被她纳入囊中,且看柳婉如何将小小的红玉阁在风云际会的大夏国青楼中声名鹊起,又如何在众多名妓之中成为大夏国最闪亮的那颗星!

  • 神迹最新章节

        神界千年前的一场战斗,昊天塔破碎,其中一片跌下神界,进入洞天福地,自成一处小空间。多年前的一个夜里,昊天城最大同时也是最年轻的修真家族张家一夜被灭,老管家带着张家唯一的后人张天千里出逃,隐居在齐国张家湾。十五年后,一个机缘巧合的机会,张天有机会加入风雷门,开始了富有传奇色彩的修真生涯,年少轻狂的他冷血复仇,最终却被情义逼迫,勇闯空间裂缝,进入了外界广阔天地,为爱人,为兄弟,再一次掀起复仇狂潮!

  • 七界传说之人间风云最新章节

        我是个新手   请大家多多指教棉.....

  • 冥夫夜半来压床最新章节

        我是一名法医,游走在生与死之间。我是个无神论者,从来都不相信世上有鬼。却因为一起凶杀案,我被一只男鬼缠身,结果夜夜与鬼同床。他说,我和他签了血契,今后我就是他的女人。我想方设法的逃离他,因为我不想做他的鬼新娘。他却勾过我的肩膀,说道:“老婆,既然签了血契,你我便是一体。想逃?没那么简单。”

  • 六道登天录最新章节

        没有种马,没有后宫,没有穿越,没有重生,没有金手指,没有拍卖会,没有装逼打脸,没有杀人夺宝,没有学院争锋,没有组团坑队友,只在六道之内,讲述一场爱恨情仇。

  • 婚途汹汹:你出轨我再嫁最新章节

        “张开。”他强硬的命令道,更是不容我的拒绝。看着我抿紧的嘴唇,司稜直接捏住了我的下巴。他的唇跟他的人完全的不一样,像是火热的岩浆浓烈灼烧着。我想要推开他,却被他另一只手钳住了双手,就此,他的唇不断的侵入。自始至终,这个男人就掌控了一切,他给的,我必须接受,他要的是全部的我,包括身与心,而他不要的,却没人敢接手。

  • 闪婚总裁:娇妻难驯服最新章节

        出生豪门的简诺,一次偶然的机会下与他相识,本以为只不过是戏剧般的擦肩而过,谁知却陷入了一场感情旋涡……一夜缠绵之后,他拉着她的手。“我爱你,我们结婚吧。”“对不起,我需要考虑一下。”

  • 灭神榜最新章节

        (作品已a签)    天英生于白骨,难描难画。    凡人每修炼出一朵天英,可延寿十年;不断修炼,渡过劫难,方可破圣成神。    体内没有一丝天英之力的吴缺,却在无意之中打开了遗落在这世界的第一扇“星门”。    “星门”既开,炉火熊熊,再筑神榜!    神榜成,神谕现。    当吴缺历尽劫难,终于完成神谕使命,却惊讶现:他的征途,才刚刚开始!js330

  • 将军且慢夫人又去爬墙了最新章节

        扑倒,扑倒,还是扑倒,自打第一天穿越过来,温婉就时刻想着扑倒秦钦,只是将军大人实在太过洁身自好,她暗自里使了不下百十多个绊子,也还是没有半分动容,恨的她只能咬牙切齿,到嘴的鸭子吃不着……

  • 娇宠小蛮妻最新章节

        为了守护自己母亲的公司,林伊一没有选择最容易走的那条路,选择一个富二代结婚,而是选择了一个刚大学毕业的外地人结了婚。
        在林伊一眼里,他们这场没有爱的婚姻,就如同是大家眼里的笑话,那只不过是年青人的冲动。可是婚后叶少白的宠溺自己的行为,让林伊一也分辨不清,这些是真爱吗?
        “老公,你爱我吗?”,“当然,你是我这一生中的唯一?”没有豪情壮志,没有海盟山誓,不过林伊一却相信这句话,她是他的,而她在心里也悄悄地补了一句,你是我的全部。
        只是现实生活并不会一帆风顺,原本只是一个公司的变故,却变成了林伊一人生的转折,她甚至开始怀疑叶少白对自己是真爱吗?
        这是林伊一的真爱吗?请朋友们跟随林伊一一起,去印证他们的爱情吧!

  • 蜜爱360度:hi,傲娇老公最新章节

        “乔乔,不要喜欢我……”不小心招惹到全国最顶级的单身权贵,联手演戏,她道行浅薄明知是假还当真。两年后再度相遇,他堵她在墙角:“戏没演完,你要补回来。”“季少,节操呢?”“路人那儿。”婚前的季少,在外威风八面;婚后的季少,宠妻成魔。她知道他心里有一个喜欢多年的人:“既然心有所属,为何选我?”季少一眸情深:“一生一个纪乔,从来没有别人。”被人上心多年,她竟然不知道吖!(1V1宠文,男子主身心干净)

  • 圈养私宠:大叔,羞羞哒最新章节

        辛依依不小心扑倒一枚冰山大叔,然后指着人家的小帐篷羞道:“大叔,你耍流氓!”
        某大叔顿时满头黑线:笨丫头,还不都是被你抓的!
        分隔十年,再相遇时,他的丫头却被改了名字换了身份,傅哲晗不禁盛怒:敢欺负本大叔的丫头,死!
        可是,当事实的真相被一层层剥开,他无奈叹息:丫头,对不起,我爱你……

  • 天衣圣手最新章节

        穿越异界,维修工华丽转身,成就一代传奇!青青子衿,只卖五金;但为君故,再加百金;岂曰无衣?旷世奇服,璀粲罗衣。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亦不敌天衣霓裳风流。

  • 错时代:不梦伊人最新章节

        公元2012年,巫师天宇寻找传说中的少女,慕容千金慕容静,为她施了一个咒,穿越寻找她的有缘人。然后,穿越与反穿越,慕容静与云镜。北国战神乐安王楚程扬,慕容千金慕容静。

  • 重生之肆意的人生最新章节

        她带着空间穿越而来本想种田潇洒一生,谁知因为种田的秘密而被谎言包围。当发现一切而要求和离时,等待她的却是不得不选择的死亡。再次醒来,她打开了神兽空间,获得了神兽传承天道赐福。神兽空间在手,修真、御兽,皆可让她肆意一生。且看我歌如何玩转修真界。这里有不一样的修炼,不一样的战斗,不一样的闯关秘境。

  • 致命游戏等您来战最新章节

        一封名为游戏邀请函实为“人口清理通知书”,一夜之间送到了贫民区所有十年内毫无作为的人手里,从此生死不由人。
        主角云落天,被生父追杀不成,又陷害参与到了这一场致命游戏中来。
        失败的代价,就是失去自己的生命,而胜利的条件,却是别人的死亡。
        残酷的角逐之下,暗藏的阴谋层出不穷。
        繁都之下,《致命游戏》正在上演……

  • 时光有你7分暖最新章节

        青春有很多种滋味。顾微尝过涩,尝过酸,尝过辣,尝过甜,独独没有尝过温暖。她以为这永远与她无关,没想到一个阳光正好的午后,一个穿白衬衫的少年,笑容灿烂地闯进她的世界……幸福,如此简单。

  • 重生之嫡女强归最新章节

        十年劳苦,萧令月将夫君从一介皇子辅佐上皇位,却被庶姐与他合谋丢进冷宫,三尺白绫生生缢死!复再睁眼,转身便是十三年前。彼时父亲靠不住,姨娘猛如虎,姐妹若豺狼——可她仍手握一副好牌。美貌、绣工、萧家嫡出……这一世,她要用这副牌打出一个锦绣人生!

    本章内容提要:
    ...    尽管是个突然出现的意料之外的小插曲,但这次的事件却让人不得不严肃对待,毕竟南宫荣没可能和一群眼高于顶鼻孔朝天甚至于敢在营地里明目张胆伤人的家伙合作。好在奥克塔薇尔并没有选择护短,骑士团的很多成员在看到长公主未曾对他们进行支持后多少也猜到了什么,因此自始至终真正和南宫荣唱对台戏的就只有那几个人,收拾......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