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清楚深渊的具体动向、只知道对方正在拉兹菲尔德位面捣鼓些小动作的情况下,奥克塔薇尔为了能够以万全的态势迎击敌人而在今天选择了对某些人下重手。理由大家都能理解,小伙伴们也纷纷表示支持,可真要到了下手的时候能够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又有几个?

    长公主殿下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她甚至已经做好了因为展现出太过血腥狠毒的一面而使得自己在其他人心中的形象大打折扣的心理准备。尤其是女孩在南宫荣那里的印象分,很可能会就此跌至谷底的吧,即便如此她也仍然没有丝毫的犹豫。

    作为奥克塔薇尔的忠犬(雾)之一,夏尔罗特果断带着他的骑士团加入到了这次作战当中,他们一大早便来到了德林佩尔城外的营地里,并成功的吓哭了许多小孩子以及惹来了不少民众充满敌意的注视。

    这支效忠王室的骑士团虽说是莱伊专门派来藉由夏尔罗特之手为奥克塔薇尔提供保护与帮助的部队,但以前也没少为帝国处理过某些正规方法不好处理的汉族人,无论走到哪里会受到畏惧,又何时被汉族人敢于这样明目张胆的用充满敌意的目光注视过?

    结果不出意外的,即便夏尔罗特在其中努力调解,冲突还是发生了。

    正在确认行军路线的奥克塔薇尔和南宫荣闻讯赶至的时候,夏尔罗特尽管已经将双方分开,可还是有人受伤了。一个右侧胳膊只剩下半截的中年汉子已然被血染红了身上的衣物,尽管如此他依旧狠狠咬着牙没有昏迷过去,正躺在地上接受营地内其他居民七手八脚的救助——虽说看起来没什么效果的样子。

    而罪魁祸首则是一个乍看上去满脸正气的家伙,浓眉大眼英俊帅气身材倍儿棒的同时还有一头闪亮亮的金发,简直就是标准的主角模板。身上光鲜亮丽的附魔铠甲和对面普通居民破旧的衣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手中的佩剑更是没有半点想要收起来的意思,任由表面沾染的红色液体缓缓滴落也懒得清理干净,仿佛是在向众人发出无声的警告一样。

    奥克塔薇尔见状顿时只觉得一个头变成了两个大,她之前明明有仔细叮嘱夏尔罗特在带队进入营地时一定要约束好部下,没想到最后却还是发生了女孩最不愿意见到的事情。

    “到底是怎么回事?”长公主的语气显得很不友好,不过这并非针对躺在地上的伤员或者伤人的骑士而是径直冲满脸无辜的夏尔罗特去的,“你给我好好解释清楚,不然今后就别带队伍了。”

    讲道理我也很绝望的好吧!夏尔罗特用力掀翻了心中的茶几并狠狠咆哮了一句,不过表面上却是一副哭笑不得外加恭恭敬敬的模样:“呃,殿下,这真的只是一场误会。”

    “很好,你以后可以不用带队了。”奥克塔薇尔面无表情地冷冷注视着骑士大人淡然道,“区区一场误会竟然能够造成一个人终生残疾?你是在欺负我读书少么。”

    夏尔罗特的脑门上顿时飙出了无数的冷汗:“非常抱歉,刚刚那只是官方场面话罢了,还请千万不要当真。实际上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我之前带着队伍路过时旁边有个小女孩突然朝他(指着持剑在手的骑士)扔了一块石头并且向他吐口水,然后……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南宫荣并没有站在奥克塔薇尔身边充当背景,他才一到地方就立刻赶到那个中年大汉身边拍了几个治疗术过去,成功帮他止住了流血,甚至连伤口都迅速愈合了,不过失去的胳膊却再也难以重新接回去。

    对此金毛猫表示可以提供更高级别的治疗技能将伤者恢复如初,不过少年不知道出于何种想法并没有同意。

    “没关系的,大人。”得到救治的汉子在南宫荣拒绝系统的提议后立即从脸上挤出笑容对他说道,“如此珍贵的法术还是留给更需要它的人吧,毕竟今天看样子你们是准备要跟什么人动手,犯不着在那之前把法术浪费在我这种人身上。”

    然而南宫荣却是淡淡地摇了摇头:“放心好了,我肯定会让你的胳膊完全恢复的,但并不是现在。”

    别说大汉了周围那些帮忙的汉族人也是忍不住纷纷一脸的疑惑,唯有手表屏幕里的金毛猫闻言不禁当即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额头上,用一种完蛋了的语气深深叹道:“有人要倒霉了啊。”

    无视了金毛猫意味深长的感叹,处理好伤员的南宫荣不紧不慢的站起了身子,继而转身朝奥克塔薇尔走了过去:“请不要用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这种方式来叙述一件事情的经过好么,况且一个熊孩子朝别人扔石头吐口水最多也就是被胖揍一顿的下场,为何会见血的?”

    夏尔罗特为了避免闹大其实从一开始就试图把整个事件的起因给瞒下去,面对奥克塔薇尔都敢对女孩【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更何况还是和他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南宫荣?所以这会儿骑士大人保持了沉默没有说话,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在故意无视少年呢。

    但他不说话不代表其他人就同样是哑巴了,至少被砍掉半个胳膊的大汉此时可没有息事宁人的想法,在同胞的搀扶下站起身后用满脸义愤填膺的表情怒道:“在这里生活的孩子哪个不是每天都在为填饱自己和家人的肚子而奔波忙碌,谁还有心思调皮捣蛋到向别人扔石头的?他之所以会那么做,纯粹是认出了那家伙是当初杀害他父母的仇人罢了!”

    奥克塔薇尔当即忍不住用手捏着鼻梁深深叹了口气,她也知道这种事情是不可避免的,除了才加入的新人骑士团里这些老鸟哪个手上没几条人命?没有见过血的精锐算不上真正的精锐,帝国为了维持这支骑士团的战斗力可是经常让他们去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结果,在处理一对汉族人夫妻的时候两人将他们的孩子藏了起来然后躲在暗处的熊孩子不仅最后没被凶手找到反而亲眼目睹了对方杀害父母的经过,如今双方更是在营地里面遭遇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简直用脚趾头都能想象得到。

    熊孩子朝骑士扔石头吐口水以表达对那家伙的仇视,对方或许没能认出或记起他可拥有尊贵身份的骑士怎样接受如此不敬的表现,更何况对象还是帝国最底层的汉族人?

    于是尽管长公主和夏尔罗特都非常严肃认真的给出了告诫,潜意识里依旧认为汉族人仍然是生活在阴暗街角里的垃圾的骑士还是当场就怒了——正如南宫荣所说的,这本是把熊孩子胖揍一顿就结束的事情,所以刚开始大家都没怎么在意,汉族人这边也是觉得那孩子动手在先感觉理亏而没什么反应。

    但还请不要忘记,中年大汉可是有提到那孩子认出了骑士是杀害自己父母的仇人,那么问题来了,大叔他究竟是怎样知道的?

    很简单,当然是那熊孩子在和骑士拉扯纠缠之际愤怒地大喊出来的。也正是因为这样,当初由于没能将目标灭门导致任务不算完全成功而受到惩罚与同僚各种嘲弄的骑士瞬间就暴怒了,直接拔出佩剑便要将这孩子给血祭掉——千钧一发之际,旁边的中年大汉眼疾手快的推开了孩子,然后自己却遭殃了。

    “嘛,大致情况差不多就是这样了。”中年大汉低头瞅了一眼自己的断臂苦笑着说道,“虽然丢了半截胳膊,可总归有救下一条人命,值了!”

    听完叙述的奥克塔薇尔一张俏脸已经黑得和锅底没啥区别了,如果说那名骑士奉命抹杀掉任务对象一家是出于无奈,今天像这样得知孩子的身份后二话不说直接动手砍人试图取他性命则是另外一码事了,根本连洗都没得洗。然而这终究是马上就要正式开始行动的状况,长公主一点也不愿意见到节外生枝或者事情闹得更大,便急忙对夏尔罗特吩咐了一声。

    “赶紧把人带走!”

    然而还没等夏尔罗特做出反应那名骑士却是举起佩剑径直指向了被众人护在中间的那个孩子:“为什么,长公主殿下?我们把自己的粮食给了这些垃圾,又代替他们在前线和来自于异世界的敌人奋勇作战,结果得到的是什么,石头和口水以及扬言将来一定要杀死我吗?讲道理不光是我其他兄弟早就对这种情况感到很不满了,凭什么他们只是其中某个人从异世界拉来了对抗深渊的盟友,我们就得把这些垃圾当成宝贝一样给供起来!?”

    骑士的话顿时引起了队伍里其他人的附和与共鸣,几个估计是这货铁哥们的人更是当场站在了他的身后以示声援,很显然最近这种观点有着非常庞大的市场,甚至已经开始影响到帝国的部队了。

    长公主此时真心是急得连一记长枪抽死对方的想法都有了,正打算上前一步说些什么的时候,南宫荣却已经抢先站在了女孩的身前头也不回地说道:“省省吧塔薇尔,这事儿今天是没法善了的了。”

    “等等,南宫荣你……”

    “闭嘴在旁边看着,如果你还想让我帮忙的话。”

    少年冰冷的语气以及半点礼貌都看不到的台词让周围包括夏尔罗特在内的所有人全都露出了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让他们更加惊愕的是长公主在被糊了一脸后只是不忿中带着复杂的神色瞪了少年一眼,然后就没有其余的动作了,似乎是对此表示认可了的样子。

    作为效忠王室的骑士团,对于南宫荣如此无礼的表现自然难以接受,一个个纷纷冲少年咬牙切齿了起来,亮出武器的更是大有人在,若非夏尔罗特此刻还挡在中间只怕他们已经怒吼着扑上来了吧。

    “你怎么胆敢如此!”

    被伤人的骑士用佩剑指着鼻尖的少年表现得很是淡定,甚至可以用无动于衷来形容,自顾自的开口说道:“塔薇尔自己都没说话,你区区一条王室养的狗在那里乱吠什么?还有,既然敢动手砍人,那么会被人反过来砍回去的道理总应该懂的吧。来来来,对手无寸铁的平民舞刀弄剑算什么本事,跟我过上几招。正好大家心里都有火气,洒点血出来之后估计会平复许多。”

    骑士虽说非常恼怒却也没打算就这样轻易的答应和南宫荣互怼,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在动手之前先找些场子回来,便抬起下巴从鼻孔里很是不屑的哼道:“谁给你的迷之自信,让你认为自己有足够的资格可以和我决斗的?就算你统领着一群垃圾,也依旧只是个垃圾罢了!”

    出乎意料的是,南宫荣对骑士的嘲讽完全没有任何反应,他连看都没看对方一眼,缓慢而坚定的走到了不远处一座湖泊旁边,掏出米拉设计的那把黑色手枪对准了湖面开始蓄力。

    “啊,真的是不好意思,怪我没有说清楚。”直到完成蓄力将一波能量激射进了湖水之中,少年方才重新将目光对准了那名骑士,保持着无表情的扑克脸貌似认真的说道,“我指的并非要和你一对一的决斗单挑,而是……”

    还没说完原本平静的湖面便猛然炸裂开来,伴随着无数腾空而起的白色水花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条由烂泥构成的鱼,它有着恶龙般的脑袋,扁平的身躯以及张开后遮天蔽日到犹如翅膀一般的鳍,简直就像是神话传说里海怪的造型,体型光是露出水面的部分就已经超过20多米了。

    当然和这玩意的原型比起来它就跟玩具差不多了,因为南宫荣模拟的乃是神话里名为利维坦的正儿八经的怪物。

    虽说被自己的傀儡闪亮登场时弄出来的大量湖水浇了一个透心凉,但该装的逼还是要接着装完的,于是少年便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朝已然目瞪口呆的骑士稍微歪了歪脑袋。

    “而是我一个人单挑你们全部。”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39章 冲突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39章 冲突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39章 冲突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39章 冲突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39章 冲突】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天之帝君最新章节

        一位武学废人,被赶出家族而被逼掉入万魔渊,意外得到帝君的传承,历经生死历练,从而成为帝君,走向大陆巅峰。
        。
        。
        欢迎加群,群号码:

  • 凌天战帝最新章节

        被世人所鄙夷的弹琴少年,却手持神琴“青殇”,祭出魂天八曲,青天为之色变,在法则林立的武道世界之中杀出一条血路,踩着强者尸骸不断攀上高峰。

  • 七界独尊最新章节

        七界之主被暗算,拼死将儿子送入人界,十四年的欺凌,铸就了他坚韧的意志,十四年后的他恢复武脉,并得至宝通天玉佩,从此冲天崛起。为父母,为真相,为红颜,凌天宇燃起了登临巅峰的意志,与七界天骄展开了一场龙争虎斗,留下了一个又一个传说!

  • 倾世尊宠:魔妃逆天最新章节

        “七月十五鬼门开,秦家小宁出娘胎,灵根为火难思虑,不随父来不似母,滴血不融家门弃,草包一个任人辱。”她本是七殿中最有前途的弟子,却因为师门的贪念而亡,一朝重生,成了世人皆知的草包小姐??秦家小六秦攸宁。亲爹阴狠、嫡姐跋扈、嫡母伪善,那便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一张一张撕开你们的假面!嫡姐的及笄宴上,秦家弃女,浴火归来!神器在手,神兽在侧,有冤的报冤,有仇的报仇,誓要将这暗潮汹涌的秦家大宅搅得天翻地覆!这一路,她以为自己会走得跌跌撞撞,不曾想,竟有这样一名男子,为她扫平所有坎坷,将她揽入羽翼之下。他是人人畏惧、杀人如麻的魔尊,却也是她心尖上的那道,白月光。

  • 捡个美女做保镖最新章节

        "凌峰竟然修炼会了别人没法修炼的上古门派功法。rn某天豪宅来了个美女,凌峰眼神还没来得及从那白腿移开,黄橙橙的子弹壳子就跟不要钱似得洒来。rn凌峰:美女,你到底是啥背景,我这别墅刚装修好啊!rn美女:你若穷我能理解,可你不穷,足以说明你是个财奴!rn凌峰:说这话之前,能先从我那汉白玉的浴缸出来么?rn美女:好!那你先把裤子穿上!"

  • 江湖追梦最新章节

        江湖,诞生英雄的舞台;追梦,为了梦想而去追寻。
        商文武,也是一个为了实现梦想而去追寻的人中的一位。“身在江湖,身不由己”。但是由于他奇特的经历,却改变了这个人人都深知的大道理。不求出名,但求无愧。
        因为不知和好奇,而去闯荡;也因为喜欢,而去大胆的做。
        ┅ ┅ ┅ ┅

  • 孽爱谋婚:厉少的复仇新娘最新章节

        一场阴谋的复仇,他成为了最臭名昭著的金主。而她成为了他最有声誉的“小三”。  他说你是我的,即使我会入地狱,我也要你和我一起,一生一世,生生世世。  她说好!她以为她和他会一辈子纠缠在仇恨的漩涡里。可是……  她我毁了你未婚妻的容。  他不愧是我厉泽琛的女人,做得不错。  她我要你名下百分之七十的财产。  他不是百分之七十,是百分之百都是你的。  她我要结婚了!  他休想!

  • 太古星辰诀最新章节

        少年林易,六年不得修炼,受尽冷眼。一场流星雨,偶得北斗星辰诀,从此一路逆天崛起,碾压无数天才。

  • 萌萌皇帝打江山最新章节

        秦慕安穿越了,而且还穿越到了一个没有存在过的朝代。一个男人回到古代的第一件事最想干什么?当然是逛青楼了啊……js330

  • 万域剑尊最新章节

        一代剑尊重生为少年王羽,且看他如何再次逆天而修,携红颜、兄弟再战九天十界万千星域,成就万域剑尊传奇!

  • 从拯救咖啡店开始最新章节

        穿越到疑似二次元的世界,随身携带拯救系统做福利。  能够通过增加熟练度的方式提升等级?  完成任务后的抽奖能够获得各种物品以及能力?  还需要前往更多二次元世界完成拯救任务?  好吧,在此之前李亚林最需要考虑的,还是如何赚够一个亿的债款,守住那承载着少女梦想的咖啡店。  一切都要从这里开始……js330

  • 一等天妃最新章节

        她只是想寻个亲,却卷入一场王储的争夺战。频频被暗箭所伤,她不得不怒发冲冠,老虎不发威,你真当姐是包子吗?拳打王子,掌搧绿茶婊,王后也要靠边站!可为什么我那么护着你,你却只看见那杯绿茶呢?王妃算个啥?姐要做你们的一天一地一世界!

  • 王爷好坏:爆宠渣妃最新章节

        有事虐别人,无事欺负她。这是乖张邪肆、狂妄无比的睿亲王的日常!陆笙以为重活一世,是要虐爆渣男,然后保护亲人平稳余生的。殊不知,自从遇上自家未婚夫,画风就开始不对劲了。她就想问问,这个嘴贱无比,恶劣程度举世无双的男人,到底能不能要。丝毫不怜香惜玉不说,闲来无事就带她学习技能,美曰其名增加夫妻情趣。三番两次表示她陆府伙食不好,嫌弃她胸小后,还恬不知耻表示,“爱妃别自卑,你胸小所以你潜力大!”她呵了个呵,可以退婚吗?

  • 婚不逢时:陆少,求放过最新章节

        他们的婚姻,来自于一纸契约。她为他生孩子,他替她救出父亲。安云溪扮演着最合适的角色,成为最合格的妻子,藏着最深刻的爱恋。直到她的父亲被他心爱的女人害死,那个男人却安慰着罪魁祸首……一场车祸,她消失在他的世界,再见是她一身华裳和另一个男人的订婚宴……“安云溪,是谁允许你去勾搭别的男人!”男人冷凝邪肆,步步紧逼。她淡笑,“陆少,协议已失效。”

  • 假爱噬心:陌少的双面娇妻最新章节

        季瑾之爱陌少川,却永远都不能告诉他,她的身份。她活着,却活在阴影里。她痛苦,却只能默默承受他给的伤害。陌少川娶了季瑾之,只因为她的脸,和他爱的女人一模一样!他贪恋她的脸,同时,也恨透了她那张脸。“陌少川,你有没有爱过我?”她满含期盼,哪怕,他说的是假话也好她得到的,只有陌少川冷冷的回答,“我死都不会爱上你!”他笑得残忍,“如果可以,我只恨不得,亲眼看着你去死!”她爱他,犹如飞蛾扑火,哪怕他给她的,只有短暂的温情,哪怕烧的,是她的心……一次又一次的心伤,她断了翅膀,也断了情。当阴谋揭开,当真相浮出水面……

  • 侯府丫鬟种田忙最新章节

        前世不甘放归乡下嫁给泥腿子的翠竹选择爬上了主子的床,虽然如愿成了姨娘,却最终魂归乱葬岗。重生一世,翠竹决定找个老实的汉子好好过日子。

  • 绝品村医最新章节

        在城市打拼的陈重,得知上司和娇妻给其带绿帽子之后,一气之下回到了老家桃花村,却得到神奇治疗医术,从此尽得美人欢心……

  • 独宠:霸道王爷俏皮妃最新章节

        王妃真不是人做的!不但要和太监“搞搞”关系,还要上传说中的花楼,来个实地考察,亲身体验一下男人的温柔窟?!造孽啊!为了这俊美王爷,吃喝黄赌,她竟在大婚后第一天全沾上!这还不够,那男人如今看她的眼神,竟像饿狼扑倒娇嫩的小绵羊!

    本章内容提要:
    ...    在不清楚深渊的具体动向、只知道对方正在拉兹菲尔德位面捣鼓些小动作的情况下,奥克塔薇尔为了能够以万全的态势迎击敌人而在今天选择了对某些人下重手。理由大家都能理解,小伙伴们也纷纷表示支持,可真要到了下手的时候能够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又有几个?     长公主殿下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她甚至已经做好了因为展现出太过血......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