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清楚深渊的具体动向、只知道对方正在拉兹菲尔德位面捣鼓些小动作的情况下,奥克塔薇尔为了能够以万全的态势迎击敌人而在今天选择了对某些人下重手。理由大家都能理解,小伙伴们也纷纷表示支持,可真要到了下手的时候能够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又有几个?

    长公主殿下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她甚至已经做好了因为展现出太过血腥狠毒的一面而使得自己在其他人心中的形象大打折扣的心理准备。尤其是女孩在南宫荣那里的印象分,很可能会就此跌至谷底的吧,即便如此她也仍然没有丝毫的犹豫。

    作为奥克塔薇尔的忠犬(雾)之一,夏尔罗特果断带着他的骑士团加入到了这次作战当中,他们一大早便来到了德林佩尔城外的营地里,并成功的吓哭了许多小孩子以及惹来了不少民众充满敌意的注视。

    这支效忠王室的骑士团虽说是莱伊专门派来藉由夏尔罗特之手为奥克塔薇尔提供保护与帮助的部队,但以前也没少为帝国处理过某些正规方法不好处理的汉族人,无论走到哪里会受到畏惧,又何时被汉族人敢于这样明目张胆的用充满敌意的目光注视过?

    结果不出意外的,即便夏尔罗特在其中努力调解,冲突还是发生了。

    正在确认行军路线的奥克塔薇尔和南宫荣闻讯赶至的时候,夏尔罗特尽管已经将双方分开,可还是有人受伤了。一个右侧胳膊只剩下半截的中年汉子已然被血染红了身上的衣物,尽管如此他依旧狠狠咬着牙没有昏迷过去,正躺在地上接受营地内其他居民七手八脚的救助——虽说看起来没什么效果的样子。

    而罪魁祸首则是一个乍看上去满脸正气的家伙,浓眉大眼英俊帅气身材倍儿棒的同时还有一头闪亮亮的金发,简直就是标准的主角模板。身上光鲜亮丽的附魔铠甲和对面普通居民破旧的衣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手中的佩剑更是没有半点想要收起来的意思,任由表面沾染的红色液体缓缓滴落也懒得清理干净,仿佛是在向众人发出无声的警告一样。

    奥克塔薇尔见状顿时只觉得一个头变成了两个大,她之前明明有仔细叮嘱夏尔罗特在带队进入营地时一定要约束好部下,没想到最后却还是发生了女孩最不愿意见到的事情。

    “到底是怎么回事?”长公主的语气显得很不友好,不过这并非针对躺在地上的伤员或者伤人的骑士而是径直冲满脸无辜的夏尔罗特去的,“你给我好好解释清楚,不然今后就别带队伍了。”

    讲道理我也很绝望的好吧!夏尔罗特用力掀翻了心中的茶几并狠狠咆哮了一句,不过表面上却是一副哭笑不得外加恭恭敬敬的模样:“呃,殿下,这真的只是一场误会。”

    “很好,你以后可以不用带队了。”奥克塔薇尔面无表情地冷冷注视着骑士大人淡然道,“区区一场误会竟然能够造成一个人终生残疾?你是在欺负我读书少么。”

    夏尔罗特的脑门上顿时飙出了无数的冷汗:“非常抱歉,刚刚那只是官方场面话罢了,还请千万不要当真。实际上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我之前带着队伍路过时旁边有个小女孩突然朝他(指着持剑在手的骑士)扔了一块石头并且向他吐口水,然后……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南宫荣并没有站在奥克塔薇尔身边充当背景,他才一到地方就立刻赶到那个中年大汉身边拍了几个治疗术过去,成功帮他止住了流血,甚至连伤口都迅速愈合了,不过失去的胳膊却再也难以重新接回去。

    对此金毛猫表示可以提供更高级别的治疗技能将伤者恢复如初,不过少年不知道出于何种想法并没有同意。

    “没关系的,大人。”得到救治的汉子在南宫荣拒绝系统的提议后立即从脸上挤出笑容对他说道,“如此珍贵的法术还是留给更需要它的人吧,毕竟今天看样子你们是准备要跟什么人动手,犯不着在那之前把法术浪费在我这种人身上。”

    然而南宫荣却是淡淡地摇了摇头:“放心好了,我肯定会让你的胳膊完全恢复的,但并不是现在。”

    别说大汉了周围那些帮忙的汉族人也是忍不住纷纷一脸的疑惑,唯有手表屏幕里的金毛猫闻言不禁当即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额头上,用一种完蛋了的语气深深叹道:“有人要倒霉了啊。”

    无视了金毛猫意味深长的感叹,处理好伤员的南宫荣不紧不慢的站起了身子,继而转身朝奥克塔薇尔走了过去:“请不要用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这种方式来叙述一件事情的经过好么,况且一个熊孩子朝别人扔石头吐口水最多也就是被胖揍一顿的下场,为何会见血的?”

    夏尔罗特为了避免闹大其实从一开始就试图把整个事件的起因给瞒下去,面对奥克塔薇尔都敢对女孩【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更何况还是和他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南宫荣?所以这会儿骑士大人保持了沉默没有说话,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在故意无视少年呢。

    但他不说话不代表其他人就同样是哑巴了,至少被砍掉半个胳膊的大汉此时可没有息事宁人的想法,在同胞的搀扶下站起身后用满脸义愤填膺的表情怒道:“在这里生活的孩子哪个不是每天都在为填饱自己和家人的肚子而奔波忙碌,谁还有心思调皮捣蛋到向别人扔石头的?他之所以会那么做,纯粹是认出了那家伙是当初杀害他父母的仇人罢了!”

    奥克塔薇尔当即忍不住用手捏着鼻梁深深叹了口气,她也知道这种事情是不可避免的,除了才加入的新人骑士团里这些老鸟哪个手上没几条人命?没有见过血的精锐算不上真正的精锐,帝国为了维持这支骑士团的战斗力可是经常让他们去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结果,在处理一对汉族人夫妻的时候两人将他们的孩子藏了起来然后躲在暗处的熊孩子不仅最后没被凶手找到反而亲眼目睹了对方杀害父母的经过,如今双方更是在营地里面遭遇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简直用脚趾头都能想象得到。

    熊孩子朝骑士扔石头吐口水以表达对那家伙的仇视,对方或许没能认出或记起他可拥有尊贵身份的骑士怎样接受如此不敬的表现,更何况对象还是帝国最底层的汉族人?

    于是尽管长公主和夏尔罗特都非常严肃认真的给出了告诫,潜意识里依旧认为汉族人仍然是生活在阴暗街角里的垃圾的骑士还是当场就怒了——正如南宫荣所说的,这本是把熊孩子胖揍一顿就结束的事情,所以刚开始大家都没怎么在意,汉族人这边也是觉得那孩子动手在先感觉理亏而没什么反应。

    但还请不要忘记,中年大汉可是有提到那孩子认出了骑士是杀害自己父母的仇人,那么问题来了,大叔他究竟是怎样知道的?

    很简单,当然是那熊孩子在和骑士拉扯纠缠之际愤怒地大喊出来的。也正是因为这样,当初由于没能将目标灭门导致任务不算完全成功而受到惩罚与同僚各种嘲弄的骑士瞬间就暴怒了,直接拔出佩剑便要将这孩子给血祭掉——千钧一发之际,旁边的中年大汉眼疾手快的推开了孩子,然后自己却遭殃了。

    “嘛,大致情况差不多就是这样了。”中年大汉低头瞅了一眼自己的断臂苦笑着说道,“虽然丢了半截胳膊,可总归有救下一条人命,值了!”

    听完叙述的奥克塔薇尔一张俏脸已经黑得和锅底没啥区别了,如果说那名骑士奉命抹杀掉任务对象一家是出于无奈,今天像这样得知孩子的身份后二话不说直接动手砍人试图取他性命则是另外一码事了,根本连洗都没得洗。然而这终究是马上就要正式开始行动的状况,长公主一点也不愿意见到节外生枝或者事情闹得更大,便急忙对夏尔罗特吩咐了一声。

    “赶紧把人带走!”

    然而还没等夏尔罗特做出反应那名骑士却是举起佩剑径直指向了被众人护在中间的那个孩子:“为什么,长公主殿下?我们把自己的粮食给了这些垃圾,又代替他们在前线和来自于异世界的敌人奋勇作战,结果得到的是什么,石头和口水以及扬言将来一定要杀死我吗?讲道理不光是我其他兄弟早就对这种情况感到很不满了,凭什么他们只是其中某个人从异世界拉来了对抗深渊的盟友,我们就得把这些垃圾当成宝贝一样给供起来!?”

    骑士的话顿时引起了队伍里其他人的附和与共鸣,几个估计是这货铁哥们的人更是当场站在了他的身后以示声援,很显然最近这种观点有着非常庞大的市场,甚至已经开始影响到帝国的部队了。

    长公主此时真心是急得连一记长枪抽死对方的想法都有了,正打算上前一步说些什么的时候,南宫荣却已经抢先站在了女孩的身前头也不回地说道:“省省吧塔薇尔,这事儿今天是没法善了的了。”

    “等等,南宫荣你……”

    “闭嘴在旁边看着,如果你还想让我帮忙的话。”

    少年冰冷的语气以及半点礼貌都看不到的台词让周围包括夏尔罗特在内的所有人全都露出了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让他们更加惊愕的是长公主在被糊了一脸后只是不忿中带着复杂的神色瞪了少年一眼,然后就没有其余的动作了,似乎是对此表示认可了的样子。

    作为效忠王室的骑士团,对于南宫荣如此无礼的表现自然难以接受,一个个纷纷冲少年咬牙切齿了起来,亮出武器的更是大有人在,若非夏尔罗特此刻还挡在中间只怕他们已经怒吼着扑上来了吧。

    “你怎么胆敢如此!”

    被伤人的骑士用佩剑指着鼻尖的少年表现得很是淡定,甚至可以用无动于衷来形容,自顾自的开口说道:“塔薇尔自己都没说话,你区区一条王室养的狗在那里乱吠什么?还有,既然敢动手砍人,那么会被人反过来砍回去的道理总应该懂的吧。来来来,对手无寸铁的平民舞刀弄剑算什么本事,跟我过上几招。正好大家心里都有火气,洒点血出来之后估计会平复许多。”

    骑士虽说非常恼怒却也没打算就这样轻易的答应和南宫荣互怼,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在动手之前先找些场子回来,便抬起下巴从鼻孔里很是不屑的哼道:“谁给你的迷之自信,让你认为自己有足够的资格可以和我决斗的?就算你统领着一群垃圾,也依旧只是个垃圾罢了!”

    出乎意料的是,南宫荣对骑士的嘲讽完全没有任何反应,他连看都没看对方一眼,缓慢而坚定的走到了不远处一座湖泊旁边,掏出米拉设计的那把黑色手枪对准了湖面开始蓄力。

    “啊,真的是不好意思,怪我没有说清楚。”直到完成蓄力将一波能量激射进了湖水之中,少年方才重新将目光对准了那名骑士,保持着无表情的扑克脸貌似认真的说道,“我指的并非要和你一对一的决斗单挑,而是……”

    还没说完原本平静的湖面便猛然炸裂开来,伴随着无数腾空而起的白色水花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条由烂泥构成的鱼,它有着恶龙般的脑袋,扁平的身躯以及张开后遮天蔽日到犹如翅膀一般的鳍,简直就像是神话传说里海怪的造型,体型光是露出水面的部分就已经超过20多米了。

    当然和这玩意的原型比起来它就跟玩具差不多了,因为南宫荣模拟的乃是神话里名为利维坦的正儿八经的怪物。

    虽说被自己的傀儡闪亮登场时弄出来的大量湖水浇了一个透心凉,但该装的逼还是要接着装完的,于是少年便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朝已然目瞪口呆的骑士稍微歪了歪脑袋。

    “而是我一个人单挑你们全部。”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39章 冲突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39章 冲突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39章 冲突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39章 冲突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39章 冲突】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道医在都市最新章节

        一款耗费巨资打造的网络游戏,成就了一名绝代丹师。金钱,美女,权利,名利随之而来,却没想到,这一切居然是早就被人安排下的。是抛弃一切,还是跟预谋着一起讨伐神秘世界,一切尽在绝代丹师在都市。

  • 神仙王爷情挑小妖妃最新章节

        她是上古泽境中孕育出来的妖灵。神族唾弃她,魔族排斥她,人族厌恶她。她细眉轻挑,勾出一个不在意的微笑。纵使身负骂名被天下人唾弃她也要救他!他是上古泽境中孕育出来的神灵,高贵无比,却偏偏喜欢上一个妖姬。他狠狠的把她抵在门上,挑起她的下巴,眼眸里是危险如野兽般的光,“说,那个男人是谁?!”

  • 都市超级雇佣兵王最新章节

        昔日龙刺少主,国际首屈一指的雇佣兵组织冥殿的首脑,受命回归都市,与相互看不上眼的美女总裁结婚。rn老婆嫌弃不要紧,自有麻辣警花、妩媚总监、傲娇萝莉、甜美大学生送上门。rn女人多了麻烦也多,不要紧,哥最不缺的就是解决麻烦的实力。rn

  • 卿自怜最新章节

        颜卿,世族贵女,十六岁成为当朝太后。皇帝懦弱无能,却总想保护她;当朝大将军手段阴狠毒辣,本欲坐上皇位号令天下,却因为她迟迟不肯夺位;他,一朝红装褪去,化为男儿身,所有的温柔只为给她。到最后,卿指点江山,又是谁伴在她身旁?虽为世家贵女,却一生坎坷,家族是她的致命弱点,有人疼又如何?有人爱又如何?君不怜卿卿自怜!

  • 三十三剑客图最新章节

        这些短文金庸写于一九七○年一月和二月,是为《明报晚报》创刊最
        初两个月所作.. (Very Hard to find^^)

  • 月宫秋最新章节

        周朝覆灭,大月兴起,她,是前朝遗落民间的圣女,是因自杀而穿越的一缕孤魂。大婚之日,痛失真爱,被迫逃离,作为当朝皇子,他一路相随。风雨飘摇,历经磨难,他对她一见钟情,再见倾心。她对他的冷淡回避,却换来他忠贞许诺的生生世世。“子瑜,你不能离开我,”终究泪还是忍不住滑落,她抱着怀中奄奄一息、面目全非的他,不停地哽咽着“你说过一生一世的……你要活下去……”听着她的哭声,他摸索着,触碰上那张印象中娇美的面容,努力张开被血黏住的花瓣唇:“对不起……一直没能说……我爱你,阿岩,我爱你,我爱你……”一段虐世情仇,生在异世月宫之秋。

  • 撩动军婚:首长大人矜持点最新章节

        明知他心有所属,她还是爱上了。看他为真爱付出,揪心般疼痛。小心翼翼的守护着自己的小心思,谁能想到一瓶酒就出卖了她。后来他变了。变得粘人,变得霸道,变得蛮不讲理。终于她怒了:“盛承轩,你不爱我就不要折磨我。”某人蹙眉,“简弯弯,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不爱你,你这么说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她眨眨眼睛,“你爱我,什么时候的事?”他一脸深沉,“很久以前的事。”

  • 我的绝色美女总裁老婆最新章节

        大三学生叶凡,误入仙界直播间,自此和仙女红尘作伴潇潇洒洒。多彩绚丽的生活,还有各种绝色美女纷至沓来!仙子姐姐,来给我唱个小苹果!赏你包辣条!老君啊,把你那个炼丹术教给我,给你中华抽!财神啊,我缺钱了,快撒点钱给我花花!叶凡的座右铭:吊打富二代,美女全都拥入怀!狂拽酷炫吊炸天从我开始!新书起航,请多支持!

  • 不败武魂最新章节

        袁离,青阳镇第一废物,偶然破宅之中得到《炉炼心猿法》,觉醒大猿武魂,化身大猿王,拳震九重天,从此踏上了巅峰之路。万妖集结:群号,欢迎入驻。

  • 惜桢记最新章节

        此文以狗血为前提,以恶俗为过程,以雷人为目的,以抽风为注脚。文案:迂腐寡言的丁讷与活泼好动的安桢的故事。丁讷一夜白头后,面对家中诸人的劝婚,毅然剪断白发想从此青灯黄卷相伴一生。“莫要描眉,此般素颜极好。”丁讷取下安桢手中的眉笔,拿着素帕擦去眉黛。“灰衣素巾,连我也苛求起素净了。”安桢转头对着身旁所立之人笑道。“说的极是,清平最过安乐。”丁讷说着难得露了笑容且亲昵的点了安桢的额头。江南,五月,微风,归人,丁讷安桢又唱了一曲惜桢记,来生许了谁,谁的心便会沉沦,沉沦生生世世,依旧唱这一曲惜桢记。rn

  • 诛日之战汉武天下最新章节

        他们是特战精英,身经百战;他们越狱潜逃,是被追捕的疑犯。
        一次特殊的追捕任务,让“暗箭”特种大队的文建阳、方天浩、高传辉和疑犯萧飞羽、宋明书共同穿越到战火纷飞的抗日战场。他们都是中国人,他们选择了共同面对抗击日军,国破无完人,不做倭寇鬼;无数次的铁血作战,血与火历练中,他们成长为逐鹿天下的虎狼之师。
        诛日之战,汉武天下;开疆扩土,耀我华威。

  • 王爷太能作最新章节

        谢家贤王没什么别的爱好,就喜欢没事给自己树立对手、培养敌人,仗着身份,用正大光明的理由,对她行丧心病狂之事!贤王德佑,奉赐天予,狗屁呢。一朝穿越,慕沉川险两身陨命,什么嫡姐庶妹,公主皇妃?抱歉,从前的那只小兔子早被那男人杀身诛心,现在的这只,可是会狐假虎威的小野猫。“你说我今天怎么对你才好?”“随便你,这一百日,都随你。”此时随谢家王爷为所欲为的慕沉川,又怎么料得到,百日后……

  • 战国野心家最新章节

        穿越到战国初年,身份卑微到连姓都没有,却敢有野心。
        为了支撑野心,拜墨子为师,混入墨家隐忍数年以篡巨子之位。
        墨子述而不作,他编纂墨经将墨经改的面目全非。
        诸侯争霸、大争之世,他却偏偏相信宁有种乎。
        总之,这是个野心家的故事。

  • 御宅秘技大师最新章节

        纪华,重生于存在超自然力量的平行世界,号称多才多艺的神级大佬,化名纪宁。  在别人眼中,他……  “她非常厉害,但与其对战,永远严肃不起来。”  “她的敌人,很少被打败,更多是被玩残。”  “她真的仅凭一张嘴,便成就了最强。”  ……  “但她是男的!”  “……”  “那不是更好吗?”  关键词:玩梗、穿越、无限流、轻松搞笑……等!

  • 极品纨绔最新章节

        内有娇美小媳妩媚贤惠,外有各色美人投抱送怀,刀光剑影中他左右逢源,风雷激荡中他擦肩危险,管你气质冰美人还是可爱乖萝莉全部搞定,管你官二代还是地方恶势力通通摆平!众美人左右萦绕,强大后台誓死捍卫,流不尽的英雄血,说不完的爱与仇,一个极品纨绔睥睨都市的枭雄之路……

  • 一夜定情:帝少的天价新娘最新章节

        三年前,李唯西的父亲因出车祸入院,公司落入当了李唯西六年的继母手中,从此李唯西陷入了地狱一般的生活中。“你要是没心出来卖!不如自己去谈生意好了?但是你配吗?!”继母毫不顾忌她的颜面说道。她想哭。眼角已经浸湿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情沉闷地原因,她突然觉得浑身突然发热起来。“你是谁?”“我叫林一,记住我的名字,李唯西。”她,她他他她,她睡错人了?第一次接触她后发现自己戒不掉这个毒了,干脆把她买下成为自己的奴隶。

  • 隐婚当道:明星老公不吃亏最新章节

        本是一天迷迷糊糊的傻白甜的当代网文作者,竟然一觉睡醒变成了大明星!,打开手机一看,全是自己的号码打来的未接电话。"不行,我要去要回我的身体!"所谓灵魂互换必有大事发生!“世界我来拯救你啦!”

  • 我在都市修个仙最新章节

        正式版:天衍外域的风衍仙尊因一本神秘古书籍被追杀,无奈跳入无尽海,魂附于地球上同名同姓的季风身上,上一世登临修仙之途,却无人相伴,最后惨然收场,这一世,悲剧将不再重演!通俗版:修仙三百年的修仙者降临都市,这是一场扮猪吃老虎的传奇故事……

    本章内容提要:
    ...    在不清楚深渊的具体动向、只知道对方正在拉兹菲尔德位面捣鼓些小动作的情况下,奥克塔薇尔为了能够以万全的态势迎击敌人而在今天选择了对某些人下重手。理由大家都能理解,小伙伴们也纷纷表示支持,可真要到了下手的时候能够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又有几个?     长公主殿下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她甚至已经做好了因为展现出太过血......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