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南宫荣的想法是山寨一艘能够飞行的舰船把夏尔罗特和他麾下的骑士团给运送到目的地,哪怕再加上迪丝雅的一队人马也没什么困难,反正舰船内部的空间足够大。不过这种情况只限于运输步兵,如果需要运输自行火炮之类的重型兵器,那就不是一艘普通的运输船可以搞定的了。

    停泊在营地旁边湖泊里的那艘航母倒是能飞也能装许多东西进去,但它仅仅只是【能飞】罢了,其前进速度并不比人类跑步要快多少,根本不适合作战,所以南宫荣只能另想主意——比如说自己捣鼓一艘航母出来。

    的确之前少年是曾经这样做过,但那艘船终究是漂在水面上的,飞行则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因此南宫荣才会从一开始就把目标定为普通的小型运输舰,这样既能达到奥克塔薇尔的要求又可以轻松做到,不存在多少压力。

    难道要把运输舰换个规模弄成中型的?为了应对接下来即将发生的深渊大举进攻而准备尽可能节省能量的南宫荣自然对此感到了犯难,因为这次作战需要奔赴许多地方而不是一次就能结束的战斗,他如果不注意节约而肆意挥霍能量的话很快便会将其消耗殆尽。

    毕竟作战对象是普通的人类,南宫荣没可能从他们那里吸收能量作为补充,他唯一能【吃下肚里】的唯有深渊能量。

    倘若少年能够像深渊那样随便吸收各种能量来增强自己,他早就不再是咸鱼战五渣了,而是在成为规格外之前就被奥克塔薇尔乃至于金毛猫所属的联盟给诛灭了吧,因为丫已经是和深渊一样危险的存在了。

    不过目前看来这种消耗似乎是在所难免了,除非南宫荣承诺由他的飞行战舰提供火力支援才有可能说服众人不带火炮等重武器,但这样的消耗其实更大。毕竟先前也说过,他们要前往的地方有很多处,在某一处扔点炮弹下去或许消耗还能接受可次数多了这个消耗就非常惊人了,还不如老老实实地运送火炮过去。

    “好吧好吧,我想办法还不行吗?”被一脸【禁止反驳】表情的奥克塔薇尔给紧紧盯着的南宫荣最后只能举起双手投降道,“不过等深渊攻过来时可别指望我再捣鼓出大群傀儡作为炮灰了,因为能量大部分都消耗在了这次作战当中。”

    长公主显然并不怎么在意,收起向少年施压的表情后很是随意地挥了挥手道:“没关系,这样总比在与深渊战斗的时候还要预留一些部队防备自己的后背要好得多。就算你用节省下来的能量捣鼓出了许多傀儡,难不成还能代替这些部队防守那么长的战线?”

    “正是因为做不到所以我最后才会答应的啊。”满脸无奈的南宫荣忍不住以手扶额着叹息道,“总之你们该调集部队的只管做好出发的准备即可,到时候在营地集合,我来负责把部队运走。另外塔薇尔,既然我已经答应运送部队和各位要求的重兵器了,也是时候替咱准备一下制造材料了吧,还是说你打算明天让我捣鼓交通工具等到后天再出发?”

    这种事奥克塔薇尔是绝对没可能会认同的,她的脑子里永远就只有先手必胜和兵贵神速之类的想法,闪电战才是女孩的最爱。至于稳扎稳打的阵地推进,那是啥能吃么好吃么?

    “后天就太迟了,最好明天早上队伍就能出发。”不出所料长公主立刻就对此给予了否定,站起身直接朝门口走了过去,“夏尔罗特还有迪丝雅,拜托二位去准备队伍,马蒂亚斯如果有多余的魔兽也请拿出来加入这次战斗;南宫荣,你跟我去找制造傀儡的材料。”

    夏尔罗特见状不禁有些担心,伸出手来想要劝阻女孩:“殿下,这样不太好吧,最起码也要带上几名护卫同行……”

    “啊啦,我和南宫荣去约会带上护卫充当电灯泡的话岂不是会破坏气氛的吗?”

    除了作为当事人的某个少年,房间里其他的所有人顿时当场喷了满地,米拉更是顾不得骑士大人就在旁边立即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滚到了地上,用力捂住眼镜疯狂翻滚着声嘶力竭的大吼了起来:“汪汪汪!”

    感觉看不下去的迪丝雅果断抬脚啪叽一声踩住了自己的姬友:“我知道你受到了一万点暴击并被塞了满嘴的狗粮,但这并不是你通过甩节操来向对方表示抗议的理由。话说形象呢,你的形象不想要了吗?”

    “烧死异性恋人人有责,相比之下个人形象又算得了什么?我今天就要化身恶犬把南宫荣那小子咬出满头包来,让他好好见识一下何为单身狗的愤怒!”

    眼镜娘当然没有能够将她的豪言壮语付诸于行动,因为迪丝雅在那之前已经满面春风的微笑着蹲下身一记手刀劈在米拉后颈上让她从口中吐出某种白色人形雾气模样的玩意失去了意识。

    “呃,不好意思打扰了。长公主殿下、南宫荣,二位还请继续。”

    囧囧有神的少年表示自己无论如何也继续不下去了好不好!

    倒是附近满脸不可置信的夏尔罗特迅速做着深呼吸努力平复了凌乱的心情,接着也没去理会南宫荣,径直望着奥克塔薇尔很是认真地问道:“殿下,您是在开玩笑吧?”

    谁成想长公主却是用同样认真的语气反问了回去:“你觉得呢?”

    和没事就扔节操秀日常的家伙正经起来没人相信一样,平时认真严肃的人若是开起玩笑别人总会下意识认为是真的,正如此时此刻的骑士大人这般。于是还不等满头黑线的南宫荣开口打断奥克塔薇尔,就看见夏尔罗特微微冲女孩低下了脑袋。

    “如果这是您的选择,那么我也只有献上祝福了。不过我始终认为这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首先那些王室的支持者是肯定不会乐意见到这种事情的。”

    奥克塔薇尔对此只是朝骑士大人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无所谓,等南宫荣把运输部队的交通工具弄过来之后,你再重新评估一下那些利益和王室绑在一起的家伙对这件事究竟是持赞同还是反对意见吧。”

    说完女孩便径直离开了房间,南宫荣见状自然也不好留下,只能匆匆跟了出去。本来少年还想询问女孩不带随从难不成准备自己开车前往目的地,谁料长公主二话不说一把抓住他的手就将少年拉上了天空。

    敢情是打算自己飞过去么……

    两人很快便离开了营地,直到这时少年才总算有机会开口说话了:“我说塔薇尔,你刚刚那到底是在闹怎样,我完全不明白你在想什么。”

    在飞行的时候奥克塔薇尔总会习惯在自己周围布置一层结界阻挡寒风以维持内部温度,因此南宫荣才能对女孩说话,否则一张嘴就灌了满肚子风的还让人怎么交谈?毕竟没有舱壁没有座位让人拉着在天空中飞行可不是什么好的体验。

    正因为有结界的存在,南宫荣的话语才能清晰地传达到奥克塔薇尔的耳中,女孩对此则是扭过头来冲少年给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没怎样,我只是在单纯的秀日常罢了。”

    南宫荣闻言顿时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对了:“啥,仅仅是日常!?亏得我还以为你是在有意盘算些什么,结果为了配合就故意保持了沉默啥都没说。早知道你单纯在闹着玩,我还保持哪门子的沉默啊,直接【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素质三连上去了。”

    女孩无语了片刻后黑着脸道:“把你扔下去了喔?”

    “为什么心情会突然变糟糕的啊,讲点道理好不好!?”

    “无路赛!”

    气鼓鼓的奥克塔薇尔在南宫荣莫名其妙外加欲言又止的注视中没好气的把脸撇向了另一边,好在终究没有将少年真的给扔下去,其飞行的速度也未曾受到丝毫的影响,两人很快便在这尴尬的沉默中来到了距离德林佩尔城不算多远的一处地方。

    那是一块经过开垦的土地,上面矗立着一栋貌似废弃了有段时间的建筑,旁边还有条直接通往德林佩尔城的道路,同样很久没有保养过了,显然已经彻底荒废了的模样。

    建筑物的样式比较古老,多处损坏不说表面还攀附了许多植物,南宫荣根本看不出来它原本是做什么用的,只能开口询问道:“这里是?”

    “距离德林佩尔最近的矿脉,当然我指的是你能够利用的。”奥克塔薇尔降落到地面后打量着眼前的废弃建筑感叹道,“这是当年你们的祖先用来制造兵器的作坊,后来帝国对此加以利用并在其基础上进行了翻修扩建的产物。当然,这种专门量产冷兵器的作坊如今都被淘汰了,剩下的都是些通过刻画魔法阵和附魔认真打磨精品武器的店铺,所以这里遭到废弃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长公主已经能够非常淡然的和南宫荣谈论帝国和少年的民族之间的事情了,她甚至也没了尴尬的神色,仿佛只是单纯的在和朋友聊天一样。

    至于南宫荣同样也没有多大的反应,相反他更加好奇的是奥克塔薇尔所说的矿脉在哪里——虽然少年已经知道女孩所指的矿脉并非真正埋藏在地下等待开采的那种,但眼前这片废弃建筑中到底能有什么可以利用的材料?

    制造刀剑盔甲的器材吗,那些玩意中确实包含了一些金属,并且金属以外的东西多少也能利用。然而即便将它们全都收集起来,总量上也远远不够打造出一艘舰船,根本称不上矿脉的程度。

    “所以,你该不会打算让我在这个垃圾堆里随便捡些废品来用吧?”

    少年略显蛋疼的表情令长公主看着觉得有些好笑,不过她也没有解释,而是冲对方招了招手示意跟上,接着才径直走进了眼前的这片废弃建筑之中。

    奥克塔薇尔的翻修已经可以算得上是比较客气的说法了,实际上南宫荣一路走来完全没有看到任何汉族风格的建筑,当年帝国几乎把这些作坊全部推倒了重建,不能推的也抹去了所有和汉风有关的东西。如果长公主事先没有说明,少年绝对猜不到这里曾经是自己祖先们打造武器的地方,因为放眼望去全都是满满的奢华帝国风格的建筑。

    不过,南宫荣也没有触景生情什么的,他很清楚现在不是代表自己的民族和帝国翻旧账的时候,在深渊的威胁面前那种事已经和鸡毛蒜皮没什么区别了。

    在前面带路的奥克塔薇尔其实一直有偷偷注意南宫荣的反应,眼见他表现得还算平淡之后长公主也是不禁松了口气的样子,继而推门走进了一个并不起眼随处可见的小屋子:“进来吧,在这里面。”

    门被推开时掀起了大量的灰尘,好在窗户和墙壁都破了许多大洞,空气流通的情况下屋内没啥奇怪的气味。各种器具表面都覆盖着厚厚的蜘蛛网,以至于奥克塔薇尔皱着眉头没有伸手去触碰,而是提着裙子毫无淑女形象的抬起腿来将屋子正中间的坛坛罐罐一脚全都踢到了旁边。

    很好,这很大小姐。

    没有理会身后囧然无语的南宫荣,奥克塔薇尔迅速在中间位置蹲下身用手于地面写写画画了起来,很快一道亮蓝色的圆形魔法阵便突兀出现在了女孩脚下,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四周扩大,占据了屋内地面大约一半的面积时方才停了下来。

    随后响起的则是粗糙石头摩擦的声音,少年循声看去时发现长公主面前的地面竟然如同自动滑门那般打开了,露出了下方一条斜长的楼梯。

    “虽说作坊是废弃了,各种冷兵器也遭到了淘汰,可直接扔回炉里熔成铁水总觉得有些浪费。所以此处生产的最后一批兵器都被封存在了这个地下仓库里,以便将来万一发生了什么事也能拿来武装平民。而它们,就是我给你准备的材料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32章 准备的材料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32章 准备的材料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32章 准备的材料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32章 准备的材料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32章 准备的材料】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黑锅鱼头之神奇小警最新章节

        乐天逍遥却爱推理的警察后代“鱼头”小吃货,大学时代和宿舍俩兄弟创业秦淮河第一锅和天天食府美食连锁……但为洗刷父辈黑锅,鱼头特招入警,凭借出色的推理能力侦破一个个扑朔迷离的案子:红衣女郎盗车案、黑桃花杀人案、紫金山女子失踪案、青龙山绑票案、面条纵火案、共和国第一悬案金大碎尸案,知本温泉密室杀人案、十八年前钟楼分局元青花梅瓶大劫案等。在元青花大劫案真相揭晓、父辈黑锅洗清之时,却也是鱼头辞离警队回归美食传奇之时……

  • 寻花不问柳最新章节

        这年代,一言不合就穿越,人家穿越不是王妃皇后也是富家小姐。而她一朝穿越,竟是个吃土穷家女。家父一怒之下就逼婚,她一气之下就离家。可江湖凶险,人心难测,偏偏屡遭恶人暗算,丢了钱财还被拐青楼。千方百计求得暖男搭救,却成将军府纨绔少爷的契约小丫鬟。哼!丫鬟又如何?照样搞得定美男,拜得了堂,入得了洞房,爬得了床。

  • 万古帝尊最新章节

        不成神,不为魔,只为自己活!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恢弘大世,人人如龙,如天之骄子,自出生时便能修行武力,让天地颤抖,鬼神惊伏!圣人血脉者,逆天觉醒!禁忌体质者,再现世间!拥有神灵之造化者,比比皆是……更有天骄辈出,生来就有神魔护体,大日如来、伴生古莲、背负苍天、十龙绕体……一念间天地沉浮,弹指间乾坤破灭!

  • 法道天下之鬼道众最新章节

        本书之灵感来源于作者现实中接触到的一位高人,诸多环节也源于作者收集来的真人真事或传闻,以此为线,加之作者妄想编撰,成文于此。何为“道”?道法自然,道无规矩,道术是天下人的,道者无高低、无贵贱,天道之下尽俗人。人、妖、鬼、怪,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却又互不相扰。有身具法术之人可行走于诸界之间,善者,凭天地之力造福百姓;恶者,借鬼神之威荼毒世间。恶者,为饱私欲而施淫威;善者,为捍公义而与之争。人世之中的鬼怪灵异往往事出有因,往往是孽因孽果,世人不解而惧之,有鬼怪为害人间就有为人间除害之人,两种修行人之间的争斗,与恶鬼邪祟之间的争斗……

  • 二代神话最新章节

        凡界之上是天界,天界之上是九级世界,九级世界之上是神秘的零世界。进入零世界,有一道看不见的门,称为造化之门。打开门,进入造化界,一个白头发、白胡子、白衣服的老人坐在那里,随手一抓再一握,手中出现一颗金色种子。老人将种子扔向茫茫混沌,种子金光闪烁,吸收混沌精华,长成世界树,每片叶子就是一个星球。 姚三来到老人身前,老人说:你来了,从今后你就是造化之主!

  • 拐个女神宠成妻最新章节

        她与他两年纠缠,直到她失踪谭颂才知道该把她放在何处,然而她失踪归来,满身伤痕,对他只有对不起和再见。更有古怪的世界,诡异的秘境,敌我难辨的人……谭颂想,沈依依你是不是当我是白痴?经历这么多我还看不出来?沈依依想,谭颂你是不是脑袋有问题?经历这么多还来问?

  • 至尊强兵在都市最新章节

        方天一代特战兵王。因一次违反纪律被投进盘龙山监狱,成为一霸,后在首长指示下出狱,进入花都做燕京四大财阀之一吴家家主的独女的冒牌未婚夫……

  • 隔壁叔叔不好惹最新章节

        如果你是一个典型的亲爹不疼、后妈不爱的小白菜女主,并且你只有八岁,该如何改变自己挨打受骂,长大就卖身给弟弟换彩礼的悲剧命运?答案就是好好读书比读书更重要的是找个比后妈强势百倍的男朋友

  • 醉卧王爷怀最新章节

        她是穿越而来的特工,她是为爱而亡的淮南王王妃李素罗!哎呀!要不要这么劲爆啊!刚穿过来,就被前身下了药的王爷残暴对待!对着身为战神的王爷仇恨的目光!再看看伪白莲花的堂妹同侍一夫!李素罗不禁长叹呀!这个次第好生不好解呀!

  • 超级表情包系统最新章节

        什么!跟我装逼——金馆长板砖呼死你,还惹我,我小白人咒诅不死你,嘿,前面哪位,金馆长说你的屌飞了,陈岳飞泪流满面的看着表情包!老子只想要美女表情包啊。

  • 娶个太监做王妃最新章节

        据说,沐家大少爷得罪了七皇子被罚入宫做太监,丢了命根子,可怜可怜。据说,成了小太监的沐少爷被各种虐待,受尽折磨,惨无人道,可悲可悲。据说,太监小沐子不知怎地得了宠,惑乱后宫和朝堂,可怕可怕。据说,七皇子扬言要娶了这太监做妃子,一众美人儿哭瞎了眼,可叹可叹。据说,殿下终于开了窍,不要那小太监了,开始追着一姑娘跑,可喜可贺。就是这姑娘长得怎么这么像之前的小太监?

  • 名门弃女最新章节

        幼时的一场身份交换,她被亲身父亲狠狠打入泥潭,那个名叫叶允琼的前国公主抢了她的身份,顶着她文长念的名字抢夺了她的赵良君,抢夺了她的所有,而她却沦为青楼名妓,名为苏青,多年后当她重拾记忆,再次踏入那个家门时,苏青却被那个她称之为父亲的男人,一句‘若你知羞知耻,便该一头撞死在门前’给喝退了回去。劫后重生,她笑着对那人说:“望着你们如此恩爱,我怎能死的安心?”

  • 傲剑修仙最新章节

        苏醒因雷击穿越异界,解封至宝灵犀佩,从此踏入仙途。修仙路上他诛妖帝、斩魔祖,一步步踏上万界巅峰。

  • 校花的医流高手最新章节

        曾经被嘲笑的天才沈懿两年后重新归来华南医学院,强到让人发指的实力,厉害到没理由的医术让他拳打富二代,脚踩世家子,美女入其怀。且看其游戏美人堆,纵横花花都市的写意人生。"

  • 偷心辣爱:通缉出逃妻最新章节

        莫箐作为维克私立高中教师,由于很受领导器重和学生们的敬爱,所以被同事徐丽丽嫉妒陷害设计,利用大家一起庆祝学生们歌唱比赛,聚会时给莫箐的酒杯中下了药。莫箐明白躲避时偶遇了正在与兄弟们庆功的萧然,酒醉与药物的作用下,两人发生了关系。萧然醒后接到一个临时任务被部队召回,莫箐醒来后想起昨晚发生的事,几近崩溃……

  • 民国娇妻:少帅,请自重最新章节

        二十二世纪军医,重生成懦弱民国三小姐,生父贪婪,姐妹伪善,还逼她嫁给一个傻子?陆大帅的长子陆少廷,有颜又有钱,傻就傻吧。傻傻的奶萌小狼犬,对她卖萌,对别人超凶。陆少廷:“她是我的媳妇儿,谁都不许欺负!”回过头:“只有我能欺负,是不是?”沈文君一滴冷汗。又一日。陆少廷:“媳妇儿,你喜不喜欢我?”沈文君:“喜欢。”眨了眨眼,小狼犬突然在她唇上吻了一下:“这样你喜欢吗?”文君欲哭无泪。怎么感觉这个傻子比常人还精?

  • 狂少撩妻:女人,哪里逃最新章节

        他是权势滔天的集团总裁,整个帝国中首屈一指,令无数竞争对手闻风丧胆。她是一个职场灰姑娘,连潜规则的资格都没有。而她,竟然敢胆大包天的包养了他!

  • 仙境临时工最新章节

        往来于仙凡两界,游走于大街小巷。白天,他是高冷女总裁的高级小秘,夜晚,他又是仙界的废品贩卖大佬。其实,陈松他就是一个在仙界收废品的而已,还是临时的。……“喂,七仙女,能把你身上的包臀裙脱下来嘛?你家的废品根本换不了这个,旁边的那双袜子到时可以换走。”

    本章内容提要:
    ...    本来南宫荣的想法是山寨一艘能够飞行的舰船把夏尔罗特和他麾下的骑士团给运送到目的地,哪怕再加上迪丝雅的一队人马也没什么困难,反正舰船内部的空间足够大。不过这种情况只限于运输步兵,如果需要运输自行火炮之类的重型兵器,那就不是一艘普通的运输船可以搞定的了。     停泊在营地旁边湖泊里的那艘航母倒是能飞也能装......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