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老实话南宫荣并不认为自己能够完全吃透敌人的技术,双方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不过少年也没有必要全部吃透,他只需要对其展开利用便可以了,能够大规模量产出性能尚可的傀儡才是最关键的。至于为什么要按照这种方法进行量产,少年表示对其没有兴趣,还是交给米拉等技术宅是说科学家去头疼吧。

    尽管如此这个内部被电到乱得一塌糊涂的机甲残骸仍然令南宫荣感到深深的蛋疼,它被破坏得太过严重以至于很多组件都根本弄不清到底是做什么用的,哪怕少年全力开启自己的脑洞也猜不出来,再说就算猜了也不一定见得正确。

    “果然还是不行呢,里面的东西大都损坏了。”给残骸做完检查的南宫荣终于睁开了眼睛,很是无奈地摇头叹息道,“若是给我一个完整的,倒还有可能分析出相关的技术,但这堆冒着青烟的残骸还是算了吧。”

    亏得不远处集中注意力和敌人作战的近卫队长没有听到少年的感叹,不然铁定会用满脸无辜以及不爽的表情回过头望着他来上一句“怪我喽”之类的台词。

    “不行的话就退回去吧,这里不安全。”奥克塔薇尔未曾对南宫荣的失败表示什么,在她看来这是正常情况,真要一次成功了才让人觉得不对劲呢,“下次让林薇音给你弄一台手脚皆被砍断的机甲回来进行研究便是,用不着急于一时。”

    南宫荣听了长公主的话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把敌人的机甲削成人棍是个什么鬼,真当便宜妹妹驾驶的机体是高达吗!?

    但是少年并没有听从奥克塔薇尔的建议,哪怕这会儿数量众多的蛤蟆已经不顾作为先锋的机械部队受到压制这件事从周围靠拢了过来,直接放弃手头上的残骸朝另一台报废机甲跑了过去,看得长公主的眉头禁不住一阵阵抽搐。

    “不会有下次了,因为离开此地后我们接下来遇到的将会是包括深渊在内敌人大军的各种围追堵截,根本没时间像这样让我对着残骸慢慢摸索,除非是一路拖着这几十吨重的玩意跟随大部队高速赶路——你觉得这可能么?”

    长公主自然知道少年说的在理,也就没再试着阻止后者,任他随便浪去了。

    当然那群直立蛤蟆是肯定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南宫荣在它们机械兵器的残骸上摸来摸去的,而且和其他凶神恶煞的规格外以及全副武装的尖耳朵士兵比起来,手无寸铁毫无防备的南宫荣显然也更加容易欺负。

    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

    所以奥克塔薇尔很快便忙碌了起来,和普通士兵不同这些生来就是炮灰的蛤蟆可一点儿也不畏惧死亡,别说站在面前的是一个美少女了哪怕挡住去路的是一头巨龙它们依旧会照样前赴后继的展开进攻。

    对于敌兵手中能量武器的扫射女孩并没怎么放在心上,反倒是这些家伙的集体板载冲锋让她很是为之头疼。因为奥克塔薇尔可没有什么能够迅速连发的武器或魔法,一阵突突突就能搞定对方,在它们蜂拥过来时女孩首先想到的就是迅速后退拉开距离。

    不过奥克塔薇尔的脚还没抬起来就重新放了回去,她意识到此刻自己并不是在野外单刷怪物,而是在保护身后低着头专注研究对敌人攻击几乎没什么防范的南宫荣,怎么能随便后退?

    在用远程炮击模式的法杖干掉一个原地用疑似机枪的武器对展开冲锋的战友进行火力掩护的敌方小组后,奥克塔薇尔看着愈来愈近的大群蛤蟆果断将法杖转变成了近距离作战用的长枪,握着枪随手用力一挥在身前的地面上划出一条线后径直迈出脚站了上去。

    长公主在这条线上挺着长枪摆开了准备迎击的架势,她背后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势几乎都要燃烧成熊熊的烈焰,环绕在女孩周围的青色气流轻轻吹拂着她长长的秀发和精致的衣裙,让整个画面在英武中带上了少许的唯美。

    “从现在开始,你们谁都别想能够越过这条线!”

    伴随着奥克塔薇尔这声娇喝的是一记将枪尖绽放的寒芒猛力挥舞成半月形弧线的大开大合的动作,紧接着女孩面前的大片地面都啪叽一声粉碎了开来,无数泥块连同站在这片地面上的敌方士兵一起飞上了天空,就好像土地里面埋设了大威力地雷似的。

    这当然不是什么地雷,而是长公主武技与魔法的混合招式,别说对付杂兵了拿来应付一些强力boss都绰绰有余。

    被吹飞的可不止女孩面前的这些蛤蟆,强劲的气流同样还席卷了周围的杂兵,连带着掀翻了一大片人马——而且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飓风,全部都是简化版的风刃,哪怕蛤蟆身上的护甲有着不错的防御效果,也照样遭到了极大的杀伤。

    换了普通人面对长公主殿下这妥妥的一副准备一骑当千的pose和如此夸张的招式,即便依旧维持着士气和战意只怕也不会随便轻易的往上冲了。头铁这种事通常只会出现在自己有机会拿到人头的时候,什么好处都没有反而只能送人头的情况下没人会继续保持头铁的。

    可惜蛤蟆们不在此例,它们的头铁乃是天生的本能,奥克塔薇尔此刻即便是女武神附体也休想叫这些家伙退缩半步。

    女孩面前被清空的地方很快就像洪水淹没低洼地一样迅速被重新填满了,这些蛤蟆漠然无视了粉碎的地面和倒在地上七窍流血的同伴,纷纷打开手中步枪的某个开关让枪口凝聚出了刀刃形状的光束,明摆着是打算拼刺刀了。

    奥克塔薇尔并不担心这种和某个科幻片里的激光剑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刺刀会对自己的魔法盾造成多大威胁,甚至连对方先前冲锋时的胡乱扫射都比这个更有威胁,毕竟同时能攻击到女孩的刺刀最多也就十几个罢了。

    但如果这些蛤蟆不要命的连枪带人的往护盾上撞——这几乎可以肯定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长公主就有点吃不消了,她可没办法躲避对方的猛攻,除非把身后的南宫荣给暴露出来。

    “你特喵的倒是快点啊喂,到底打算让我等多久!?”

    连续挥舞了数次长枪并掀飞了无数杂兵后,奥克塔薇尔终于找到一个空闲回过头望向南宫荣喘着粗气的抱怨到,很显然女孩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并且已经开始有点撑不住了。

    不是说友军那边没有人注意到这对少男少女,事实上一队精灵士兵正在往他们这边赶,可惜还有段不小的距离,目前只能提供火力支援。若非没有这些零零星星的魔法阻碍了蛤蟆的攻势,估计长公主也坚持不了这么长的时间。

    嘛,毕竟女孩擅长的是利用速度上的优势不断地进行游走,让她在原地死守什么的确实有点强人所难。

    南宫荣当然也很清楚这点,但这并不妨碍少年稍微调戏一下女孩以便让她转换心情放松放松。

    “我什么地方让你等不及了,是之前提到的夜袭吗?”

    奥克塔薇尔险些把手里的长枪直接扔到了少年的脸上:“夜袭你妹啊,你再提一遍试试,真以为我舍不得啊不对、是不敢动手吗?”

    说完长公主便重新握紧武器再次挥出一道惊天动地的气流将围拢过来的蛤蟆们给吹飞到了天际,那咬牙切齿把冲在最前面的杂兵撕成马赛克的模样就好像她干掉的对象乃是正在夜袭的南宫荣似的……

    “好了好了,开玩笑而已不要那么激动。”南宫荣说着睁开眼睛将手从残骸表面收回并站起了身子,“虽然内部组件被破坏严重,但它们的组合方式也同样给了我不少的启发,哪怕不能就它们的功能进行完完全全的复制,至少用别的办法模拟代替还是可以的啊。”

    少年确实没啥设计作战单位方面的天赋,可他并没有因此放弃对这方面的钻研,平时也没少学习一些机械和魔法阵相关的知识。当然南宫荣有没有理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至少就他最近的表现来看不太像是有理解掌握这些知识的样子。

    然而问题是,南宫荣还有一个百科小助手金毛猫,她可以辅助少年对傀儡进行设计,甚至还能列出一些联盟那边现成的组件对机甲残骸中不明白的破损之处进行替换,这就十分有意思了。

    以前少年的能力不受联盟多大重视的时候,他捣鼓出的傀儡歪歪扭扭丑到没边,性能同样也非常堪忧。不过现在联盟已经注意到了南宫荣在对抗深渊方面的价值,所以如今对傀儡进行设计的就不再只是少年一个人,而是隐藏在金毛猫背后的一整支团队。

    在金毛猫的帮助下南宫荣仅仅只查看了两个残骸便大致整理好思路设计出了自己专属的量产型傀儡,其中还用到了不少联盟的技术——少年对此深信不疑,毕竟那个据说连绝大部分联盟的学者都搞不清楚的把许多种听都没听过的物质混合在一起制造出来的性能威武霸气吊炸天的涂层材料所使用的炼金术实在是太让人惊叹了,真不知道是哪位大虾的杰作。

    当然了,少年非常果断的选择了不予采用,因为他根本弄不出来这种涂层。

    于是挣扎着从南宫荣身边爬起来的鸟足型机甲展现出来的乃是少年一贯的紫罗兰色彩的涂装,并不是先前金毛猫提到的那个漂亮的银白色涂层。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了,站起身的机甲主要是胳膊和手部被少年做了一些修改,获得了拿起兵器展开近身战的能力;这会儿自然是用不着近战,所以它拿出的乃是一把机甲专用的步枪。

    发射实弹的——和先前南宫荣捣鼓出的长弓一个道理,少年的能量没法脱离物质单独存在。只是这把枪和火药没有任何关系,它采用的是电磁发射的方式,反正少年如今的能量足够用。

    从枪口中喷出的是一片死亡金属弹雨,在机甲旁边南宫荣同样也祭出了长弓开始提供支援,奥克塔薇尔受到的压力瞬间减轻了一大截。

    精灵族的士兵终于赶到了现场,尽管对于这个【满血复活】的原敌方机甲非常好奇并保持着一定的警惕,他们还是迅速在南宫荣身前排开了防御阵型,将战况稳定了下来。

    奥克塔薇尔因此得以放弃那条被她划出来的线主动退了回来,在南宫荣身边站定后望着用高斯步枪彻底粉碎了蛤蟆们无比头铁的板载冲锋的机甲开口问道:“怎么,这是成功了吗?”

    “呃,也不能算是完全成功吧。”战况稳定后少年便立刻收回了长弓,他可没有把能量浪费在非深渊目标身上的习惯,那只会让自己入不敷出,“金毛猫提供了一些联盟的技术来替换残骸内因为损坏而无法解析的那部份,这些组件较为复杂,使得这种傀儡能够大规模制造但还达不到量产的程度。不过,以后若是能得到原件便可以解决该问题,不用担心。”

    “是嘛,那我就期待你能捣鼓出一支傀儡大军横扫四方了。”

    在战场上长公主显然更关注战况,对于和南宫荣聊天似乎没什么兴趣,少年对此不禁觉得有些无奈,不过有些话过了这会儿以后多半就没机会再说了,所以他还是选择了开口。

    “比起这些,之前单独阻拦那么多的杂兵真是辛苦了。谢谢你塔薇尔,愿意陪着我冒险胡闹。如果没有你的话,我想自己一定不会这么简单就成功的吧。”

    奥克塔薇尔总算是将目光从前线转移了回来,望着南宫荣的同时抬手指向了自己的鼻尖,脸上的表情带着少许的惊异:“突然间说什么呢?”

    要知道以前双方尽管是合作关系少年对长公主也是表现得不咸不淡的,不是说完全没好感,纯粹是前者不打算跨过那条线而已——至于那些找不到节操的玩笑,则完全属于日常范畴。

    这家伙难不成是打算有所改变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16章 头铁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16章 头铁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16章 头铁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16章 头铁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16章 头铁】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妖精只在夜里哭最新章节

        厉焱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苏青,你就是代表!我点燃一只烟,吞云吐雾,笑得开心,“是吗?那多谢厉总抬爱了。”无情无义?当你经历了人性的黑暗,欺骗,当你把整颗心都付出,换来的却是空头支票时,你会怎么办呢?厉焱,我有心的,也有情的,只是来的太早……

  • 神隐千夜最新章节

        我徘徊在人生的苦海里,用生命来寻求内心的救赎。但是,只要还怀有希望,就永远得不到救赎。在姜元时代的你我,又是怎样的存在。千冬月为何死而复生?又为何,选择死亡?白雪姬的复活,久朔夜?的痛楚,三人的命运又将何去何从。

  • 骨色生香最新章节

        给爷爷迁坟,挖开棺材里面却躺着一具女尸!人争一口气,佛受一柱香-----------------------------子轩出品,质量(挖坑)保障!!!黑岩已有四本完本书《冥婚阴坟》《美人尸香》《美人蚀骨》《借尸》-----------------------------关于更新:三万字之前每天一更。三万字到上架,每日两更。上午12点,下午六点。特殊情况延后。上架之后,保底三更。(不定时爆发)加更调整:两枚玉佩加更一章,一顶皇冠加更五章。月钻石累计3000加更一章(为了让更多的人可以参与进来,调整了打赏加更数,增加了钻石加更规则)js330

  • 愿我如星君如月最新章节

        林雨霏,形象身材超级完美的中国第一代名模。在苍海桑田的岁月中,历经情感的坎坷磨砺,热恋中未婚夫陈瀚在珠峰下雪崩中丧生,林雨霏痛不欲生到国外疗伤。偶遇似陈瀚翻版的陈浩,最终为情放弃名利回国喜接连理,后因小三插足陈浩变心,林雨霏重度抑郁险些自杀……后来走出情感的低谷,重拾服装设计师的旧梦,成为中国著名的服装设计师,再创人生辉煌。

  • 我是大导演最新章节

        第一人称文,讲述何迈是如何追那个叫做梦想的美女的。他是怎么追的呢?他有没有抓住梦想的手呢?欲知详情请看本文。特别声明,本文纯属虚构,切勿对号入座。

  • 绝世宠婚:萌妻你最大最新章节

        她年纪轻轻,浓妆艳抹喝酒抽烟骂脏话,沉迷于声色场所,是他救她于水深火热,成了她的救赎,让她成为第一财团夫人,宠她,上天入地,无人能及!

  • 邪皇抢亲:浴火小兽妃最新章节

        她,21世纪NO1的顶尖杀手,穿越废柴?炼药驭兽,风华无双!以牙还牙,强势归来!账,一笔一笔算!人,一个一个揍!“谁欠了我的,分毫不动的给我还回来,否则,以血还血!”他,至高无上唯我独尊的灵帝,落入人间?“本皇的女人,谁敢质疑半个字,毁!”漫漫追妻路,共赴一生一世!

  • 放开那个女皇最新章节

        穿越到了大唐,不过这个大唐好像不大一样……  先不说会全地图打雷的武则天,也不说御剑飞天的李白,光是那个拿令牌当标枪飞着扎人的狄仁杰是个什么鬼?  白河仰头看着刚打过雷的天空,大声咆哮——  “放开那个女皇,让我来!”

  • 监督代理人最新章节

        1.本文讲述了一个重生做动画的故事.  2.因为某些因由,登场舞台做了特殊限制。  3.然而果然还是希望我能重新找回了节操。

  • 难缠邪王追妃记最新章节

        她是命中孤煞的绝世特工,她是母亡爹厌的废材嫡女。当一颗镇国宝珠融入她的身体,当时空的黑洞开始转动。特工的废材人生彻底展开。太子?滚粗!王爷?恶心!白莲花?直接杀了!卧槽,你谁!什么?邪王?不认识,滚开!

  • 都市阴阳师最新章节

        【免费新书】都市灯红酒绿,但是妖魔食人。  阴影之下,几乎每日有人消失。  正如当年震惊全国的僵尸事件以及猫老太太……  然而人乃万灵之长,妖魔食人,自然也有降妖伏魔者出世。  全真、正一、高僧、世家、门派……  白天,他们各司其职;夜晚,他们斩妖除魔!  且看偶得阴阳师传承的林凡如何驾驭飞剑,震慑三界!http://www.bqg3.com

  • 重生小寡妇最新章节

        村里人人都说顾明的女儿嫁了个好人家。简直是从天上掉下来的福气。却不想,没出一年,顾小鱼被婆家扫地出门,好好的人儿被逼的投了河。还被冠上了克夫的名头。重生而来的顾小鱼表示,好日子才刚刚开始。

  • 总裁大人好会撩最新章节

        一场黑市交易将他与她的命运纠缠。再次意外邂逅,他是腹黑狠辣的G财团总裁,他诱她入局,拐她上床,宠她入骨。她成为人人羡慕的秦太太,但甜蜜的背后却隐藏着一个巨大的骗局。两年后,她华丽归来,一步步成为亚洲最具影响力主持人,但却已是别人的未婚妻。他怒意滔天,霸道的把她绑回家,扔在床上。从此,世间便有谣言疯传,G财团总裁撬了别人的墙角,还从此沦为妻奴。某日,某女揉着酸痛的细腰怒斥,“究竟是谁造的谣,明明是我天天被奴役好不好?”

  • 人皮画最新章节

        一首死亡之诗牵扯出“死亡诗社”与人皮画《第八碗》,乌镇著名画家和梦幻少女在追查真相时,发觉一个惊天秘密:某个神秘组织正以耶路撒冷哭墙为根基,以人肉人骨为材料,制作一组恐怖的人骨雕塑!那个组织为了复活“耶稣”,不惜跨洋过海盗取圣血和耶稣裹尸布!两人与神探霍克联手,发觉凶手制造的灾难现场拼合起来就是个“十字”,凶手即将在台湾阳明山和上海黄浦江口制造血难!而世上最著名的圣殿宝藏也即将出土!

  • 御天武帝最新章节

        大道无形,大道无情。少年楚岩,怀一颗赤子之心,为心中所梦不惜踏破山河,破灭三千世界,终成一代御天武帝。

  • 重生八十年代创豪门最新章节

        重来的人生,我要自己掌握命运!极品亲戚们,趁早有多远滚多远,别妨碍我们全家幸福!渣男全家,这一世还敢来惹姐?一脚踢飞到天边去!创业路上的阻碍多多?没事,姐要遇水搭桥、遇山翻山,遇豺狼用猎枪!至于爱情嘛,姐的目标就是紧跟时代的大潮,从山窝窝的灰麻雀蜕变成翱翔天际的凤凰,到时候还担心吸引不了真正的优质男吗!打个响指,林悦!前进吧!这才是你的人生!优质男:一人独行多寂寥,不如来个豪门双拼吧!

  • 歌舞升平的青春最新章节

        一个周末,我和舒芸青相约逛街,我们女孩子逛街,多半是吃东西,要么就是逛商场。要么就是……一条街接着一条街的瞎逛游。我们两人走过一条街又走一条街,路是无限延伸的,而我的疲惫却是成倍数增长,她倒好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兴奋而欢快,她永远都比我有精神,我在她面前都快要变成老婆婆了。

  • 我有钞能力最新章节

        韩立本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三生,临近毕业和暗恋了三年的女神表白,结果,被雷劈了,这一下可好。
        领悟了被骂神功。
        何为被骂神功,就是只要一被骂,立刻银行卡上就会多出一笔钱,被骂的次数越多,越惨,钱越多。
        所以韩立的口号上,“有本事,你骂我一句试试。”
        “韩立,你就是个乌龟王八蛋,你就是个傻逼脑残缺心眼,活该被人甩,活该被人当备胎。”
        “叮!一百万汇款到账。”
        “嘿嘿,真香,有本事,你再骂我一句试试??????”

    本章内容提要:
    ...    说老实话南宫荣并不认为自己能够完全吃透敌人的技术,双方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不过少年也没有必要全部吃透,他只需要对其展开利用便可以了,能够大规模量产出性能尚可的傀儡才是最关键的。至于为什么要按照这种方法进行量产,少年表示对其没有兴趣,还是交给米拉等技术宅是说科学家去头疼吧。     尽管如此这个内部被电......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