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的老大跑得无影无踪的情况下,安洁洛特很轻易的便接收了这棵生命之树,进而清理掉残余的深渊并安抚好受到惊吓的民众,于极短的时间内恢复了秩序。南宫荣等人在这个过程中自然什么忙也没帮上,只是在旁边默默地看着,连建议都不曾提出一个。

    毕竟这是尖耳朵们的家里事,作为外人还是不要插手的好,再说对方的排外意识也不欢迎他们这样做。

    所以奥克塔薇尔便拉着某对便宜兄妹在菲尔房间不起眼的角落里聊了起来,而话题则和接下来的行动有关。当然不是指在这个位面的行动,因为那基本上已经被定死了——协助安洁洛特收拾掉精灵族中叛徒、击退深渊和仆从种族发起的疯狂进攻、收回红衣三头身和他侦查到的情报,最后再返回拉兹菲尔德位面。

    “我们在这次跨位面作战中暴露出了许多的问题。”奥克塔薇尔直接开门见山的开口说道,看上去似乎并不打算先和气地做个铺垫,“首先就是没有准备军队级别的大规模战力,虽说不能一上来就把部队传送到别人的老家里,但有备无患总是好的。比如说现在如果我们能投入一支精锐部队的话,正面战场上那些精灵的压力也会小一些吧。”

    对于长公主殿下的说法南宫荣只能无奈地摊开双手表示哭笑不得:“拜托,我们如今的情况你又不是不清楚,除了锡特尼拉人可以勉强凑出部分战力外谁家有兵可派?不先把自己家里的深渊清理干净,我们的军队永远都会被拖在原地动弹不得。”

    旁边满脸无聊的林薇音这会儿也是在头顶亮起一盏灯炮摆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用力捶了一下手心道:“啊,说起来我这儿也有个消息忘记告诉大家了呢。前段时间有提到我们老家的深渊在海洋中的控制区被不断压缩最终撤退到大陆上面去了,各位还记得吧?而现在根据高空无人机侦查的结果,我们和深渊的拉锯战恐怕要持续很久了。”

    南宫荣和奥克塔薇尔闻言都不禁一脸的莫名其妙:“怎么啦?”

    “那些家伙正在重建生态圈。你们能相信吗,一群曾经把所有动植物都绞得粉碎转化成资源的怪物,如今特喵的竟然在被自己打造出来的荒凉外星球一般的地表上创建新的生态圈了!而更可笑的是,曾经拼了命也要保护生态圈的人类如今为了阻止深渊能够源源不断地获取资源,居然要主动破坏这些宝贵的生态圈,还真是讽刺呢。”

    以深渊的能力,从别的位面运来大量的动植物和土壤中的营养物质重建生态圈并非多么困难的事情,只是花费的代价太过夸张根本不值得它们这么弄。然而如今对方却偏偏这样做了,并没有十分干脆的选择撤退,反倒是一副满满的准备继续死缠烂打下去的架势。

    敌人的目的是什么自然不言而喻,只要这些家伙一天赖着不走,林薇音老家的联军就一天不能把战力分散开投入到别的战场上去。

    “拉兹菲尔德位面的情况同样也比较复杂呢。”听完林薇音的叙述后奥克塔薇尔忍不住以手扶额着轻声感叹道,显然心中是被触动了什么,“最近帝国针对深渊的进攻是越来越困难了,对方的兵力就好像无穷无尽一样永远都打不完。前段时间刚刚收复了烈达纳,然后部队就再也没有能力继续向前推进了,现在只能缩在城内进行休整;其它方向上的进军也同样没有进展,攻入同盟领内的部队甚至都被赶回来了。我总觉得深渊正在逐步增强它们于拉兹菲尔德位面投入的战力。”

    南宫荣对此只是淡然地点了点头:“这没毛病,正如我们想在别的位面给深渊添堵找麻烦破坏它们的后方稳固与生产运输能力那样,深渊也会想要尽快搞定我们这些蹦跶的蚱蜢然后集中全力在前线和联盟的部队决出胜负。所以,与其在对我们来说无关紧要的其它位面里纠缠不清,还不如在我们的家乡位面投入战力形成威胁更为实际。那么塔薇尔,关于这点你可有什么对策?”

    讲道理少年认为长公主还是有一些可以操作的余地的,锡特尼拉人已经将深渊驱逐出了自己的家乡,只要这群小侏儒能够派出部分兵力哪怕是仅有一头的小怪兽,女孩也能够借此执行少许战术来逐步扭转局面。

    不过这也正好遂了深渊的愿,把精力放在自己的家里后少年等人自然也就不怎么会去关注别的位面了。

    “没错,这正是我们面临的第二个问题,那就是老家的局面并不稳定。”奥克塔薇尔捏着鼻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又长长的吐了出来,仿佛要把憋在胸口的郁闷全都吐出来一样,“因为家乡随时都有可能受到威胁,我们不可能长期在外活动,更没可能在别的位面建立据点驻守与深渊相持。不想办法彻底解决这个麻烦的话,我们的对外远征能力就永远也无法得到提升。”

    听到这里南宫荣也已经明白奥克塔薇尔究竟在苦恼些什么了,因此饶是一向淡然的他也禁不住感到了少许的蛋疼:“然而我们的第三个问题却是周围位面的情况比自己的家乡还要糟糕,大都是处于不出手救援就马上要嗝屁的状态。真要先集中力量处理掉老家里面的敌人,怕不是等咱们终于搞定能够腾出手来的时候邻居们都已经凉得差不多了吧。”

    究竟是先守家还是先救人,这是件很难取舍的事情。

    “这个位面的精灵在和深渊的对抗中表现不错,或许我们可以……”

    林薇音的话只说了一半就被奥克塔薇尔给打断了:“没可能的,他们对待我们是什么态度你又不是没看见,现在对方的领导人又不动声色地化解了深渊的阴谋并借机清理了阵营中的不安定因素,只要击退深渊这次的大规模进攻便能稳住局势,怎么可能会在这种时候同意与我们结盟呢?哪怕是向他们寻求帮助估计都得不到回应。”

    如果少年一行人有在杜迦和深渊充满了各种弯弯绕的博弈中起到重要的作用卖了一个人情给精灵,或许还有希望得到对方的帮助;但实际上无论南宫荣他们有没有参与其中都无所谓,杜迦的剧本中主角乃是安洁洛特,少年这群不请自来的临时演员最多只是打酱油的。

    事实上他们也的确打了不少的酱油,这就更没有理由向这个严重排外的种族寻求帮助了——而且尖耳朵们的情况也和南宫荣他们差不多,都是老家里的深渊没有被清理干净,能够抽调出的战力相当有限。

    精灵族或许善良且热爱生命,可也不见得会无视自身面临的威胁跑去帮助别人,何况他们对其它位面的智慧种族并没有什么好感。

    难道只能维持这种零碎的各自为战的糟糕状态了吗?奥克塔薇尔对此感到很头痛,不过能遇到可以用语言交流的种族就已经很不错了,像锡特尼拉人这样颇具特点的种族还是尽量少来一点的好……

    咳咳,总之不是有着萌萌大眼睛的触手怪便足以让人谢天谢地,长公主表示身为马猴烧酒对这些东西存在着天生的反感,哪怕对方有可能同样是深渊的受害者。

    “喔,你们都在这里啊。”安洁洛特的声音忽然从远处传了过来,精灵妹子正在向三人抬手招呼着,打断了少年他们这次短暂的讨论,“我已经准备好前往下一个地点了,你们如果没什么特殊的安排要不要继续跟过来呢?有情报显示那些叛徒正在尝试集中他们能够控制的最后一部分力量打算从背后对前线主力部队展开袭击,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

    和别的尖耳朵不同受到晨语影响的安洁洛特对其他智慧种族表现得还算友善甚至是好奇,也只有她才会主动来寻求南宫荣等人的帮助——当然,女孩也会毫不吝惜的对少年他们伸出自己的援助之手。

    时刻守在安洁洛特身边的近卫队长看起来满脸的纠结,不过回想起先前身着单兵机甲的南宫荣在人群里七进七出的景象,他最终什么也没说。

    这些异乡客的个人实力还是足够的,把他们带上即便不出战放在安洁洛特大人身边也是一道保险,等战斗结束后再找个理由赶走就是了。近卫队长在心中如此想着,也就默认了精灵妹子的做法。

    抱着就算精灵们不打算出兵可若是能争取到安洁洛特的帮忙也好这种想法的奥克塔薇尔果断答应了下来:“没问题,再说我们也有人被困在前线,尽快收拾完那些家伙正好可以集中精力把他给救回来。”

    可怜的红衣三头身,他都已经把自己当成炮灰在使了,幸好长公主并没有打算放弃治疗,不然没人帮忙的他还真不一定能穿过激烈交战的前线回到后方来——小侏儒的坐骑太那个啥了一些,也许会受到发现被骗的深渊和不明真相的精灵两方面的攻击。

    “很好,在传送阵那里集合,我先去召集部队了。”

    安洁洛特从原本是菲尔麾下的士兵们挑选出部分组成了一支突击队,又陆陆续续的接纳了一些在叛徒放弃他们的生命之树前去集结后专程跑过来投奔精灵妹子的之前在那群墙头草手下打工的高手,现在也算是拥有了不可小觑的力量。

    只是敌人毕竟是长老会的成员,各自都有着深厚的底蕴,集结在一起后其势力同样无法让人忽视,安洁洛特想要直接打上门去的话,不做好充分的准备可不行。

    一些表面支持抵抗深渊入侵的长老比如菲尔其实只是在嘴上说说而已,真要让胆小的他们带兵上前线怕不是比登天还难,偏偏这种人绝大多数居然都暗地里投靠了深渊,对精灵族目前能够动用的战力造成了极大的影响。而没有率先受到感染的生命之树其长老麾下的军力都不怎么令人乐观,杜迦又命令他们把有限的战力拿去支援有些撑不住的前线了,所以安洁洛特这会儿并没有能够得到增援。

    要不然女孩也不会急得连请求南宫荣等人帮忙这个办法都用上了。

    少年等人在一名近卫队士兵的带领下来到了传送阵房间的门外,此时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全副武装的大兵,正在有秩序的通过传送阵前往某个地方。

    无聊地等了几分钟后,安洁洛特带着近卫队长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里。在女孩身后跟着数量更多的士兵,甚至还有人推着几个装了轮子的木制器械正在缓缓前进,似乎是某种刻着魔法阵的大威力兵器的样子。

    尽管在南宫荣看起来那玩意更像是一个方方正正的水箱。

    “有必要弄得这么大阵仗吗?”奥克塔薇尔无语地指着安洁洛特带过来的大杀器模样的东西忍不住开口说道,“这是你们安置在树枝表面上的防御用炮台吧?”

    “没错,但装了轮子用魔法减轻重量后还是能够推着走的。另外,我们没可能直接通过传送阵进入敌人的据点内部,只能将部队传送到对方的老巢附近。所以这将会是一场攻坚战,没有重火力支持怎么行?”

    长公主顿时觉得非常意外,很是不解地疑惑道:“你不是说那些叛徒都已经放弃他们的生命之树了吗,又从哪儿来的别的据点?”

    女孩不说还好,一提到安洁洛特的脸色顿时就阴沉了下来,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回答道:“那些家伙偷偷在野外一处山洞里设置了传送阵,连接着的正是山脉另一侧的深渊基地。尽管之前也许是出于和深渊讨价还价之类的原因他们并没有将其启动,但现在……”

    怪不得一群匆匆集合起来的残兵败将敢于对正规军发起袭击呢,原来是因为有抱上了大腿吗?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01章 面临的问题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01章 面临的问题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01章 面临的问题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01章 面临的问题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01章 面临的问题】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东北异事录最新章节

        大兴安岭,一座神秘而古老的山脉,却蔓延着一个未知的阴谋。三十年前,一场无名大火,使作业中的勘探小队,十九人无一生还,葬身火海。大兴安岭从此有了恐怖的尸鬼传说,一度被列为禁区,不敢逾越。若干年后,后辈从一具焦尸身上的笔记中,意外得到一座隐匿古墓的位置,为解开尘封多年的往事,便决意一探究竟,哪只当年的阴谋一直延续到现在,让人无法逃离。主人公结队前往,在兴安岭进入腹地,并找到坠毁的飞机和天坑中的幽灵塔。真相逐渐浮出水面,二战中,有一架飞机带着一种病毒坠毁于山脉,后来冰雪融化病毒蔓延,企图在东三省爆发,波及全世界。死而不僵的走尸,会长毛的铁棺,前年女尸竟然会有心跳,绷紧的神经撕扯你呼之欲出的心脏,一批批盗墓狂人,最后魂归何处?一部寻找中国龙脉的风水传奇!rn

  • 绯色豪门:首席旧爱轻点宠最新章节

        她是十八线都不算的小演员,他是高高在上的商界大亨。一别经年,再次相见她变成了他的私宠??见不得光的那种。他说:“我讨厌女人惹麻烦,动了我的钱就别想动我的心。”从此,他夜夜痴缠,下了床却和她假装不熟。“墨先生,有人欺负我。”她娇嗔。第二天,这个人滚出了娱乐圈。“墨先生,有人看不起我。”她哀泣。第二天,她被提名最佳影后。“墨先生,有人跟我求婚。”她告别。第二天,他包下巨大广告牌发布爱的宣言。她问他:“你爱我有多深?”rnrn他不怀好意地回答:“让你见识一下我的长处,你就知道我爱你有多深了。”

  • 至尊纨绔最新章节

        做任务,泡美女,斗阔少,打恶霸!他的目标很明确,做宇宙第一至尊纨绔!

  • 腹黑萌宝:亿万爹地要听话最新章节

        六年前,她跑出了虎窝,却误入狼窝,与喝醉酒的他春风一度,事后她逃之夭夭。六年后,她被三个萌宝卖到他的集团!“楚笑微,听说你三个孩子的父亲已经死了?来,解释一下。”他冷酷逼问,脸色阴霾。“是啊,还是我亲自动手埋的坑。”楚笑微眨巴眼睛,装无辜。“哦,是吗?那昨晚与你激战一夜的人是哪位?”他将她强行压在身下。冷酷碰上腹黑,谁更聪明一筹呢?!谁是爱情高手,迷惑芳心一等?!且看谁才能笑到最后。

  • 新欢在上旧爱在下最新章节

        他是叱咤两道的家族继承人,冷静禁欲,淡漠无情。她却偏偏对了他的眼,让他上了心,对她一宠再宠。“老公,你放了我好不好!”“放你到碗里来嘛?可以啊。“日复一日,她忍无可忍的丢下离婚协议书,“配偶夜无节制,为了小命着想,我决定离婚!”他浅浅一笑,拥她入怀,“老婆,婚姻关系可以解除,床上关系必须继续维持。”“喂喂喂走开!什么禁欲系男神!什么翩翩浊世佳公子!童话里都是骗人的!骗人的!!!”

  • 爱上霸道女汉纸最新章节

        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沈妍冰是既嫁错郎,又入错行。沈妍冰结婚这天,父亲坠楼身亡,沈家被查封,她从天堂跌进地狱,面对债台高筑的窘境。她用柔弱的双肩,扛起了重担,成为‘女包工头’,历经千辛万苦,清还债务。

  • 式婚不晚最新章节

        为了逃开图谋家产的养父桎梏,找回失踪数年的奶奶,苏晚拿婚姻作为交易,寻求竹马的庇护。却不想,阴谋的雪球越滚越大,渐渐到了她所不能承受,苏晚却发现自己怀孕了。苏晚:“我未婚夫可真有钱,上午世爵C8,下午法拉利恩佐,我可真幸福。”沈时:“这些都是你的。连我也是你的。你想怎么用都行。”面对媒体的质问,沈大总裁笑的令天地为之失色。“我家晚晚打小是颜控,问个路都得挑长得最好看的,想给我沈时戴绿,还得问问他家染色体答不答应。”

  • 爆萌尸妃:王爷,咬你哦最新章节

        穿越成为僵尸宝宝,很悲催哦!但是不怕,咱有一枚长得很漂亮的王爷大饭票,大腿好好抱!什么?半夜张獠牙!好吧,那就磨牙呗!什么?大饭票要去查案,但是身为替罪羔羊的凶手天天在你身边是不是太危险了!那就逃跑咯!什么道士统统放马过来,咱僵尸宝宝不怕你,符咒木剑都不奏效!什么情敌也统统放箭过来,咱僵尸宝宝整不死,还能反过来整死你!

  • 西游化龙最新章节

        现代饱读网络小说的宅男陈闲,意外穿越到封神以后的西游世界。成为一条白蛇的他,靠着血脉传承得来的化龙诀 为了变回人身和长生不老,他踏上了修仙化龙之旅。当这两个愿望都实现后,本想逍遥自在生活下去的他,却因为是西牛贺州土著大妖的身份,成了天庭与灵山共同打压的对象。哪里有压迫,那里便有反抗,在无数次大小战役中,他一步一步变强,以上古龙族后裔之名,聚拢群妖,共抗神佛,不断更改西游剧情,成了漫天神佛眼中的大祸害……js330

  • 情逢对手最新章节

        从我第一眼见到顾少卿那时起,就知道这家伙不是个好人。
        二十一岁他强迫我成了他的女人,云雨之后很遗憾他上错人,揽着我千金小姐的挚友款款而去。
        二十四岁那年逼着他娶了我,或者说,他逼着我嫁给了他。
        他有他的朱砂痣,我有我的白月光。
        说到底,我与他不过是天上地下少有的两枚演技爆表的人渣。
        他不信我,我不信他。
        如果偏要说得好听一点,大概是
        ——
        情逢对手罢了。

  • 替天行盗最新章节

        风本无形,我欲猎风!九州笑傲,替天行盗!他风华正茂,她国色天香,他本该书生意气,挥斥方遒,她本该巧笑倩兮,葬花弄月。然生于乱世,国恨家仇,山河破碎,列强割据,先祖蒙羞。于是他丢掉了诗书,她拿起了刀枪,护龙脉,探九幽,夺天棺,战妖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石章鱼2o17-18跨年文字重点工程js330

  • 逃婚俏妈咪最新章节

        "喂,喂,你是我上司,这么做,算不算潜规则?"  她和初恋重逢,他成了她的顶头上司。一百万,要包她一夜?只想玩玩就算了?  哼!想的美!看她祭出杀手锏,看看到底谁玩谁!  宝宝好奇:"妈妈,这个叔叔怎么天天来我们家?他很穷吗,没有家吗?"  富可敌国的大总裁,泪:"别叫叔叔,叫爸爸!"

  • 玉兰劫:仙君请入瓮最新章节

        她是玉兰树妖,正好好地渡劫,可是从天而降的这只小红鸟又是怎么回事?堂堂一介凤凰仙君,居然看上了她这只玉兰妖,还有位魔族统领也找上门来,看来这下麻烦了……

  • 鬼王倾妃:带着淘宝来穿越最新章节

        柳瑶瑶的人生大事,就是睡睡睡,买买买。终于有一天,她真的把自己给睡死了。地府士兵:“天哪,勾错魂了,怎么办?柳瑶瑶,你可有未了心愿?”柳瑶瑶:“买买买。”地府士兵:“……”于是,柳瑶瑶懵逼地带着一个淘宝系统,成了一个待字闺中的小姐。一睁开眼,漫天的红色,敲锣打鼓,好不热闹!谁家嫁女儿了么?不管了,睡醒先来淘个宝!

  • 温暖的弦最新章节

        愿所有等待终不被辜负。rn年少时稚嫩却深刻的爱情,没有因残忍的分手消亡,却让两个人在各自天涯的十年里,将那个禁忌的名字,养成了一道伤。即使身边已有另一个人的陪伴,仍无法平息内心深处的思念。谁比谁更熬不住相思?是终于归来的温暖,还是用了十年时间布阵设局,诱她归来的占南弦?男女之间的爱情,直似一场战争。不见硝烟弥漫,只需一记眼神、一抹微笑、一个亲吻、一句告白,便杀得她丢盔弃甲,举手投降。然而他却立刻宣布结婚,与别个女人……

  • 帝女无疆最新章节

        不败女战神,盛极离恨天。淡漠执掌苍生路,许君终身将君误。

  • 极品仙尊混花都最新章节

        雷鸣,身为灵界巅峰高手,重生到一名被迫害致死的家族弃少身上!上一世一心修炼,这一世玩转花都,美女蜂拥而至!这一世,他坏事做尽,却被世人所歌颂!这一世,他惹尽仇敌,却承载天道渡劫成仙!这一世,他不愿沾染红尘,却收尽世上极品美女在身边!雷鸣:“我真的没想那么多,天晓得为什么最后好处全被我一个人占了!怎么滴,你们自己不争气,怪我喽?”

  • 拥抱你的孤独最新章节

        当你的孤独遇见我的寂寞,我们注定不会再形单影只。

    本章内容提要:
    ...    原来的老大跑得无影无踪的情况下,安洁洛特很轻易的便接收了这棵生命之树,进而清理掉残余的深渊并安抚好受到惊吓的民众,于极短的时间内恢复了秩序。南宫荣等人在这个过程中自然什么忙也没帮上,只是在旁边默默地看着,连建议都不曾提出一个。     毕竟这是尖耳朵们的家里事,作为外人还是不要插手的好,再说对方的排外意......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