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洁洛特自从见过杜迦后一直就觉得很奇怪,根据各种迹象来看杜迦确实有着极大的嫌疑投靠了深渊,若非如此罗格即便再怎么小心翼翼偷偷摸摸也没可能在其眼皮底下发展起来,真当他是瞎的吗?只有杜迦投靠了深渊并千方百计的为其掩瞒,罗格才能做到这样的事情而不被普通精灵发现,这是最为合理的解释。

    通过补给用的奇美拉将深渊能量扩散到各个生命之树里的行为也从另一方面证实了杜迦有在悄悄帮助敌人,至少乍看上去的确是这样没有错。

    但杜迦不仅没有对前来质问的安洁洛特翻脸反而还给了女孩一份受到感染的生命之树的名单又是什么鬼,说好的被揭破阴谋后一言不合就开撕的王道剧情被汪星人吃掉了吗?

    讲道理精灵妹子隐隐约约感觉其中有某种蹊跷,只是一时间没法像传说中的四眼死神小学生那样biu的一下划过一道闪光接着当场就恍然大悟了,她始终想不同其中的关键——直到那些东西出现为止。

    天花板上产生出了波纹的痕迹,就好像被狂风吹过的湖面一般,径直向着那些混杂在人群中的深渊单位涌了过去。这玩意既没有能量波动也没有发出声音,因此除了偶然间看到的南宫荣外其他人并未注意到其存在,自然不会有谁跳出来进行阻拦。

    波纹很快便越过在【丧尸】海中拼命挣扎着的南宫荣来到了深渊单位的头顶上,接着波纹迅速变成了漩涡,从那漩涡之中猛然钻出来了一只模样诡异的黑色影子,外形有点像昆虫和人的结合体但整体全部都是影子,你甚至都分不清这玩意究竟是有实体存在的还是从平面中跑出来的投影——它显然没可能是自然界中的正常生物,而是某种用法术制造出来的傀儡。

    已经转化成深渊的家伙们对来自于头顶上的袭击完全没有任何防备,更何况他们又在集中精神施展魔法控制周围的士兵与南宫荣进行纠缠,哪怕有察觉到异常也来不及做出反应的。

    所以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杀戮,几个深渊单位仅仅只是施法单位本身并没有多么强大的实力,要不然也不会躲着南宫荣了,他们遭到近身刺杀的下场可想而知。

    唯一让附近看得详细清楚的南宫荣觉着诡异的是那些影子的攻击方式,直接将人的身体宛如热刀切黄油那样切割了开来,断面平滑得说是被激光打磨过少年都特喵的表示相信。

    空间系的攻击法术么,它们究竟出自谁的手?

    这些鬼影下手可比有意避开要害的南宫荣狠辣多了,几个深渊单位当场就变成了模糊的马赛克,全部都是一击致命,守在它们周围的士兵根本连半点反应都没有。等士兵们回过神来能够做出反应之时,施加在他们身上的法术却也已经失效了,纷纷重新恢复了理智。

    尽管菲尔的控制魔法依旧在影响着这些士兵让他们不至于临阵倒戈,可最起码再也不会有人像狂战士一样以拼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的架势冲上来和南宫荣纠缠不清了;至于那些鬼影,光是看它们天晓得有没有实体的混沌造型就足以让人畏惧三分了。

    安洁洛特果断利用这个机会让晨语施展群体技能大范围解除了影响士兵们的精神控制魔法,没有了深渊单位的制衡精灵妹子很容易便帮助这些俊男靓女恢复了神智,走廊中的战斗逐渐停歇了下来。

    家人被菲尔当成人质的倒霉蛋不在少数,正常情况下便是摆脱了法术的控制局面也不一定能够得到扭转。好在出现于这些士兵眼前的人乃是安洁洛特,精灵族的底层普通民众几乎把这丫头当成了神使圣女之类的存在,女孩在他们眼中就代表着希望,因此场面很快就被控制住了。

    嗯,也不是每个人都会无条件的相信安洁洛特,不过那终究只是少数,他们很快便被周围其他的信徒(?)给制伏,再也掀不起任何风浪。

    安洁洛特控制住局面、又为伤者们施展了一个群体治疗技能后招呼着南宫荣等人吩咐道:“走,我们去直接找菲尔大叔。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一路上应该会很轻松的吧。”

    心细如发的奥克塔薇尔当即便意识到了什么,走到精灵妹子旁边后十分认真地问道:“你是不是想明白某些事情了?”

    “嗯,的确是想明白了,只是不敢肯定而已。”安洁洛特一边冲自发的为自己一行人让开道路的士兵们点头致意一边说道,对于那些自告奋勇主动加入的人也没有示意对方不要这么做,结果很快便拉起了一支人数众多的队伍,“菲尔大叔投靠了深渊这件事虽然让人难以相信,可到了这里后却发现乃是事实。不过更重要的是,杜迦给我的纸上就写着菲尔大叔统御着的这棵生命之树的名字,你觉得这会是巧合么?”

    “如果你是随机挑选的传送地点,我还会相信这是巧合;但写在纸上面的话就肯定不是了,那个杜迦绝对掌握了某些你不知道的情报,并且在以这种方式提醒你——或者说,诱导你?”

    长公主殿下对于这种诱导计策并不陌生,毕竟借刀杀人什么的她自己又不是没玩过,所以很快便猜出了杜迦的目的,同时也肯定了安洁洛特的想法。

    “你说的没错。”精灵妹子眯着眼睛用不太确定的语气沉吟道,她实际上对于这些谋杀脑细胞的事情并不擅长,每次分析出结果时都没什么底气,“我猜杜迦大叔有可能早就知道了长老会里有哪些人试图投靠深渊,却苦于找不到切实的证据所以没法对他们下手。于是在深渊侵入世界树的时候,杜迦大叔即便有发现异常也故意装成了没有看见,为的就是麻痹那些叛徒。”

    对于安洁洛特的推测奥克塔薇尔表示肯定,试图投靠敌人的家伙基本上都是一些胆小的墙头草。所以杜迦才会有意营造一种深渊正在不知不觉中掌控一切的错觉让这些人的胆子渐渐变大,最终通过奇美拉把深渊能量扩散出去的做法令对方彻底放下了顾虑。

    鉴于杜迦和米赛尔之间似乎以前有故事的关系,让后者的生命之树率先承受一波深渊侵蚀来演出一戏也并非不可能的事情,只要那些叛徒相信这次扩散侵蚀并非某种试探而是准备全方位展开的,他们自然就会配合深渊展开行动了吧。

    正如菲尔目前正在做的这样。

    深渊确实是在全面出击,连山脉另一侧的仆从种族军队都大规模出动了,菲尔等人在这个时候跳出来反水确实没啥毛病;但杜迦只是在装成没有注意到威胁罢了,并非真的对此一点准备都没有,深渊和长老会的叛徒展开行动的同时他也跟着有了动作。

    明摆着是暗杀用的魔法傀儡、暂时成为鬼影好了,它们成群结队的出现在菲尔统御着的这棵生命之树内部,到处肆意猎杀着被转换成深渊的倒霉蛋,而且还顺便清除了正在扩散当中的深渊能量,效率简直比安洁洛特和晨语的搭档还要高。

    正如安洁洛特所说的那样,众人一路走来几乎没有遇到任何抵抗,所有和深渊挂钩的存在全都被似乎无处不在的鬼影给收拾了,他们要做的只是保持警惕的不断前进而已。

    “这是什么情况,说好的深渊肆虐呢?”因为重铠厚甲而果断主动担当了前排的南宫荣在队伍走到楼梯旁边时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对方都去哪儿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此刻应该都在虚空里接受狂暴能量的洗礼吧。”安洁洛特环顾着四周在先前的混乱中被弄得一片狼藉的走廊回答道,“那些影子并不是把深渊能量清理干净了,而是用空间法术将其转移到了虚空里面,它们在斩杀深渊单位时表现得那么轻松也是拜空间系攻击法术很难防御所赐。如此强力的魔法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杜迦大叔究竟是怎样做到的?”

    只能说这是长生种才会有的底蕴了吧,他们在漫长的寿命中只要天赋足够总能掌握一两个规格外级别的技能,或许是魔法又或者是武技,甚至钻研出法则也不会让人觉得意外。

    奥克塔薇尔很快便接过了精灵妹子的话茬:“嘛,传说中那些老不死的怪物总会藏着捏着几张不为人知的底牌不是么?不过看样子他应该是把自己的这种魔法和深渊能量一样灌在了负责为生命之树补充能量的魔兽傀儡体内,深渊到哪儿这些影子就跟着到了哪里,早就准备好对策了呢。”

    安洁洛特闻言不禁自嘲地笑了笑:“是啊,总觉得始终在瞎忙活的我跟傻子一样。不过这样也好,菲尔等叛徒的注意力都被我给吸引了,没能发现杜迦私底下的小动作。”

    被一只老狐狸当成了吸引他人注意力的棋子,安洁洛特对此只是淡然地耸了耸肩表示并不在意,至少杜迦大叔的计策是非常成功的,知道这点便足够了。

    至于女孩此时的心情怎么样……嗯,反正南宫荣是不打算去详细询问自己等人抵达之前安洁洛特究竟经历了一些什么样的事情,感觉会黑化的样子。

    队伍走上了楼梯,这里本应该安排人手重点控制的地方如今也仅有几个匆匆路过的平民,目的则是为了寻找去其它楼层或工作或游玩的亲人。至于守卫此地的军队,却连半个人影都没见到,士兵们大都逃散了。

    试图用几个深渊单位和精神魔法就控制住手底下的所有人,这种事虽然并非不能做到可同样弱点也很明显,失去了深渊单位的现场监督后自然不会有谁愿意去和鬼影那么诡异的东西去战斗,更何况士兵们又知道自己的上司叛变了,除去死忠于菲尔的亲卫外大家肯定是选择各奔东西回去保护家人咯。

    至于菲尔的亲卫,这会儿多半正在掩护他想办法从此地离开吧。身为长生种又坐上了长老的位置,菲尔可不是死到临头都坚决不承认自己失败的纨绔,而是一根正宗的老油条,眼见事不可为当然要准备跑路了。

    南宫荣等人并不熟悉但安洁洛特却是很清楚这些长老会的成员各自有着怎样的性格,所以女孩才会决定直接去找菲尔,为的就是能够在他跑路之前将其堵下来。

    杜迦大叔的魔法虽说很高大上,不过还不足以要了另一个长老的小命,甚至连限制其活动都做不到,若真要逮捕这家伙的话,则需要某些实力强劲的人物亲自和他面对面才行——为了同时在多处展开数量众多的鬼影,杜迦肯定无法轻易移动,米赛尔为了照顾领内的难民同样也脱不开身;因此,这个工作自然而然的也就落在了安洁洛特的肩膀上。

    没错,老狐狸就是在把精灵妹子当枪使,否则也不会专门给她一张写满了名称的纸条了。至于女孩最后决定去哪里,这就不关杜迦的事了,谁撞上了这丫头谁自认倒霉吧。

    安洁洛特抽签抽到了菲尔,她也没打算和对方客气,直接气势汹汹地带队冲进了菲尔的房间,然后不出意外的扑了个空。

    近卫队长见状立刻凑到精灵妹子身边提醒道:“所有的传送阵都被那些影子傀儡看守着,他跑不了多远的,肯定还在附近。要不要把队伍分散了进行搜索把那家伙给找出来?”

    “不必了,他肯定不在这里了。”安洁洛特很是淡然的摇了摇头否定道,“之前来这里做客时就觉得有些不对劲,现在看来果然如此呢。你去把那个花篮移开,看看下面是不是藏着什么。”

    在房间内装饰花篮对尖耳朵来说没什么毛病,但如果那个花篮直径大得堪比澡盆呢?

    听从女孩吩咐的近卫队长把沉重的花篮挪开后,愕然在下面找到了一个传送阵。

    一次性的,已经报废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00章 只是吸引别人注意的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00章 只是吸引别人注意的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00章 只是吸引别人注意的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400章 只是吸引别人注意的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00章 只是吸引别人注意的】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千金归来:与男神同居的日子最新章节

        假如你喜欢的人是个gay怎么办……自然要惑其心智,将其掰直。她,出生一个月被亲生父母卖给挖器官的人贩子;福大命大活了下来;十八年之后麻雀变凤凰被认领回豪门;她说,无论我怎么做,他们都不会在乎我。我由丑陋变漂亮,由无知变博学,由无能变才干……依旧没有人在乎我,无论我变好了还是变坏了都没有人会在乎我。后来,她说:你凭什么认为我会要一个跟男人在一起过的男人!rn

  • 我的手办女友最新章节

        手办爱好者唐隐,收到了表弟黎飞送的一款名为《灵物情侠录》的单机游戏。唐隐对游戏并不感兴趣,只是对游戏附赠手办青睐有加。当唐隐将激活码转卖给杜蒙后不久,这个名叫即墨绮绯的手办竟因他的一滴鼻血而活了过来……

  • 封锁区最新章节

        “你不相信弱小可以战胜强大?不,你必须战胜,你必须活下去。”从干尸群中醒过来,失去原本的记忆,只有“狐狸”这一假名和一把普通的剑。他所要面对的,是充满了怪物和杀戮的异样世界。

  • 东城鬼族最新章节

        在纷繁嘈杂水蓝星禅国首都东城里,充斥着一种吞食人类的异族,人们称之为鬼族!那一日夜晚,胆怯的少年柳尽生意外的遇到了身受重伤的猎食者鬼族从此,少年的命运被彻底改变一场繁华都市中的悲剧即将上演,少年的命运,从此牵动着整个城市,与此同时,惊天阴谋的序幕也正在缓缓拉开,少年的未来,城市的未来,人类和异族的未来又将何去何从?一切尽在东城鬼族!致那个意料之外的少年,那个悲惨至极的故事……

  • 帝女最新章节

        不想做女皇的公主不是好祸水,姬衡只想安静的做个女皇,纳三千后妃,做盛世明君,让后来人跪舔她的丰功伟业。奈何,人算不如天算,姬衡感叹,既生瑜何生亮,“喂,那个乱臣贼子,还不快把皇位还给本公主?”乱臣贼子俊脸冷冰冰,姬衡觉得他要挥军来灭了自己,哪知却是送来万里江山做聘礼,“嫁我,任你揉搓。”前朝摄政公主重生归来,渣渣们,你们该颤抖了!

  • 随身带着一亩地最新章节

        张小虎当兵回来,意外获得一个铜戒指,结果得到了一个世外桃源,于是,女人,金钱,全都来了。

  • 传奇公爵最新章节

        世人眼中的翩翩贵公子、冷酷无情的级杀手、变幻莫测的魔法师、豪情万丈的剑客,一人身兼多重身份,哪一个才是他的真面目?  被父亲放弃、被未婚妻嫌弃、被国家抛弃,没关系,只要自己永远不放弃自己。    且看主角如何一步一步组建自己的势力,最终书写不一样的传奇人生。js330

  • 千金归来:总裁的蜜宠娇妻最新章节

        东区第一名流千金,圈中三大女王之一的苏秋雨忽然人间蒸发。媒体们沸腾了,沉寂多久的头条终于有热点了。名媛们激动了,出头争风的机会终于盼到手了。苏秋雨躲在一旁喝水抠脚挖耳朵:“你爹还是你爹,稍微歇一歇,你们就想上天?”

  • 仙缘最新章节

        与世隔绝的黑暗空间,被人遗忘的上古遗族;以山岳为阵封印的绝世凶灵,夺天地造化的神秘葫芦。与这一切交织在一起的主角,将会为我们谱写一个怎样的故事呢?

  • 奋斗在晚明最新章节

        中外乂安,海内殷阜,纪纲法度,莫不修明。  御倭寇,整吏治,一条鞭,万历六年的大明一副欣欣向荣之态。然而按照历史的进程大明帝国将不可避免的走向落日余晖......  然天不亡明,本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宁修来到晚明,引领大明走向另一条资本兴国,工业强国的道路。  谁言明之亡亡于万历?资本迸发,工业崛起的大明再无遗憾!  书友群:309429159

  • 结婚攻略最新章节

        “哥,好久不见,我嫂子呢?”黄罄在异国的街头看着自己的哥哥,内心汹涌澎拜。
        “你嫂子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而且我不记得我有你这样一个妹”
        “我就不打扰你们约会了,拜拜”黄罄看着远处想自己走来的一个长发美女,那个那女人真的是好漂亮。既然现在他觉得自己不是他的妹妹,自己也就不勉强,
        “拜拜”黄景铭向她挥挥手。
        黄罄要走,手一下被抓住,然后黄罄强制被他拉回来,自己还面向他。
        “你想走没有那么容易,我以前告诉过你不要惹我,这个是你自找的。”
        黄罄想要说什么,但是没有想到他会一下子吻住自己的嘴。
        “黄罄,现在我既然再一次找到你,我就不会放开你了。”

  • 凶残少女的江湖日常最新章节

        貌柔名弱的陆凄凄一向以凶残蛮横为名,一朝从末世穿越到了云邵国,却连饭都吃不起,过的似乎比末世还悲凉。无意间与先后赠她一衣一饭的父女两解下不解之缘,不但收了个管吃管住温柔体贴的夫君,还带着一个古灵精怪的可爱女儿。阿陌:“请问向来勇猛英勇号称北城一霸的您,却在古代衣食不饱这件事怎么看呢?”陆凄凄:“关你屁事!”阿陌:“那请问您对追您的帅哥一二三怎么看呢?”陆凄凄:“管我屁事!”

  • 抗日之超级壮丁最新章节

        有谁还记得那些在南京城下战死的士兵,有谁还记得那些在城墙上飘荡的灵魂!在学校,我见过一位遇难者的颅骨,大约是位18岁左右的年轻人,右侧眉骨上方,65毫米子弹贯通伤,发现于1937年光华门防御阵地,那里,是德械师战斗过的地方……rn

  • 统一之使命召唤最新章节

        当先辈说求同存异、我们的下一代人有足够的智慧解决领土纷争的时候,那一代人就注定了肩负起一个伟大的使命——统一祖国。历史车轮滚滚,给神州留下过辉煌,也留下过耻辱。今天,她赋予我们崛起的机遇,同时也留下一大笔负资产——台海、南海、东海和藏南。吴钩男儿不需要矫情,当昂首挺胸淡然响应使命召唤——还台海一场激情、补南海一场正义、收取藏南五十州、了却东海百年恩怨……

  • 蚀骨密爱:偏执宫少宠上瘾最新章节

        谁也不会想到,亲身父亲会对自己的女儿下药,为的只是想要得到自己的利益。却不料,缘分让他们相遇了。可是女人不敢靠近,男人却穷追不舍。五年前那些痛苦钻心痛苦的回忆,面对男人母亲的狠戾;面对女人的犹豫不敢靠近;面对身中情蛊,唯一的办法就是以血还血;面对结婚的要求,只能妥协。唯一的后遗症却是失去所有的记忆。当再次重逢的他们,是擦肩而过,还是穷追不舍呢?

  • 文娱的战争最新章节

        娱乐盛世,全民娱乐,四分天下,谁能称王道孤。  南边的鬼才导演老当益壮,北边的全能巨星推土不疲,东边的变身女神孤芳自赏,西边的女装大佬还在剃着腿毛……  在这艺术为辅的颜值时代,有一位长得好看的小(老)哥(系)哥(统)也来了。  ……  在汉语的解释中,孤是王者,独是独一无二。  南明朗于是说:我们都是在自己世界里称王的孤独先生。  ————————  PS:本书又名《群抄争霸,老祖宗系统有话说,孩儿们不要撕逼,这天下还是孤的天下》、《吐嘈的艺术,孤独的系统上了我》、《处女座强迫症患者系统的调研之旅》、《再红你也红不过我们的南朋友》……

  • 盖世邪君最新章节

        生前,他是一代邪君,掌控乾坤,唯我独尊,尸山血海在他一念之间。死后,仙界风云并起,万灵齐出,涌现黄金大世,他传说不断。当他的灵魂重生在一个低级位面小宗门的普通弟子身上时,这个世界顿时不一样了。天才?本邪君就是为了踩天才而来的,不要惹我,你承受不起代价!美女?不好意思,本邪君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你,只算的上红粉骷髅。异兽?你吼吼什么?再吼吼一锅汤给你煮了信不信?柳峰在此立誓,那些暗算他的,他将一一清算!待我重回之日,天翻地覆之时!

  • 我的老千之路最新章节

        在外人面前,我西装革履,风光无限,只有少数人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用自己的命,赌来的。赌桌上,十赌九输,十桌九诈,我用我的亲身经历告诉你,有这样一种人,叫——老千。

    本章内容提要:
    ...    安洁洛特自从见过杜迦后一直就觉得很奇怪,根据各种迹象来看杜迦确实有着极大的嫌疑投靠了深渊,若非如此罗格即便再怎么小心翼翼偷偷摸摸也没可能在其眼皮底下发展起来,真当他是瞎的吗?只有杜迦投靠了深渊并千方百计的为其掩瞒,罗格才能做到这样的事情而不被普通精灵发现,这是最为合理的解释。     通过补给用的奇美拉......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