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克塔薇尔对于狗粮什么的其实并不在意,以前那些贵族子弟在各种聚会上没少带着形形色色的女伴在长公主面前晃悠甚至明目张胆的亲热,她如果每见到一对都会被喂了满嘴狗粮那还有什么样的心思去参加聚会呢?所以女孩早就已经习惯了,至少她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然而当看见南宫荣拉着薇伦汀娜的手在大街上有说有笑的时候,奥克塔薇尔方才意识到自己并不是习惯了,而是单纯没有遇到那个会令她感觉被喂了狗粮的人罢了。

    讲道理女孩真心有一种气势汹汹地冲过去从中间将两人分别朝左右推开继而指着少年的鼻尖大声质问的念头,可想到具体该质问些什么的时候却又犯了难,使得她最终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毕竟,在这个【没有深渊】的世界里南宫荣选择的是薇伦汀娜,而奥克塔薇尔最多只是少年的上级,除了没事拍拍马屁主动讨好之外两人再也没有丝毫的联系。这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此刻的奥克塔薇尔对于南宫荣所属的民族可没有多少好感,少年若是想要在烈达纳城中混出名堂却只能紧紧抱住长公主的大腿,这两人凑到一起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光是想想就觉得头疼。

    作为本尊的奥克塔薇尔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大家,对方应该会迫使南宫荣忘记他的出身全力把自己当成天生的贵族而不是突然发迹的暴发户以求跻身并融入帝国的上流社会,因为换了是长公主自己她也会选择这么做的——哪怕是南宫荣记忆中的奥克塔薇尔,那也是她而非别的其他人。

    至于少年愿不愿意接受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但就目前看来少年多半还舍不得放弃自己手中的荣誉、地位、妹子以及将来的仕途,否则他此刻最应该出现的地点乃是烈达纳城内的平民区,在那里用帝国奖励的金钱救助逃难至此的同胞而不是在皇宫附近的商业街里带着妹子一掷千金。

    不知为何,奥克塔薇尔忽然觉得心中没来由的十分恼怒。却也不是看到少年拉着别的女生然后产生了嫉妒,纯粹只是看不惯他现在的样子罢了,长公主自己也说不清到底为什么。

    难不成自己在期望着看到那小子为了帮助他的同胞竭尽全力甚至不惜叛出帝国的情形吗?奥克塔薇尔不禁自嘲地摇了摇头,努力将这些脑洞大开的想法丢进垃圾桶里,转而全神贯注的观察起了南宫荣的状况。

    虽说可以用人生赢家来形容此刻的少年,但这毕竟不是现实世界,深渊又对他的记忆做了一定程度的修改,总能找到一些异常的地方——大概吧。

    不得不说长公主殿下意外有着适合做间谍的潜质,她所在的建筑是一家酒店,楼顶上竖着大大的招牌,而女孩就藏身于招牌下方的阴影中观察着自己的目标;并且她还悄悄施展风系魔法将南宫荣和薇伦汀娜的说话声传了回来,可以说对方的一举一动完全被奥克塔薇尔瞧得清清楚楚,任何小动作都别想瞒过她。

    只是南宫荣对此似乎有所察觉,开始不断地四下张望寻找着什么。

    “怎么了,从刚才开始就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注意到少年异常的薇伦汀娜忍不住靠紧了前者的胳膊疑惑地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嗯,总觉得好像被什么人暗中监视了,想要把对方给找出来,可是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南宫荣收回目光扭头对身边的妹子认真地解释道,他可不想被女孩认为是对这次约会三心二意,“奇怪,是我的错觉么?”

    薇伦汀娜闻言顿时笑着把少年的胳膊抱得更紧了:“应该不是错觉,只不过是你会错意罢了。要知道你现在可是帝都的大红人,报纸上铺天盖地的都是长公主殿下亲自为你授勋的照片,换了谁在大街上见到你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的吧。”

    “你这么说的话,倒也对。”南宫荣先是用食指挠着脸颊讪笑了几下,接着满脸尴尬的缩了缩身子,“呃,薇伦汀娜,你靠得太近了……”

    然而薇伦汀娜却完全不为所动,她甚至还主动将少年的胳膊夹在了胸口的正中间:“现在宛如恶狼盯着鲜肉一般紧盯着你不放的贵族名媛排队都能从皇宫门口排到这条街上,我不靠近抱紧点难不成还眼睁睁地看着你被她们拐走?”

    这种微妙的触感……是传说中食堂里严重偷工减料的包子吗!?当然这瞬间在脑海里蹦出来的感想南宫荣非常明智与果断的选择了将其烂在心中,否则他敢打赌自己绝对会见识到什么叫生长发育仍需努力的青涩少女的愤怒。

    “不是,我指的是另外一件事情。”哭笑不得外加满头黑线的南宫荣用能够活动的那只手颤悠悠地指着自己被抱住根本没法动弹的胳膊提醒道,“那啥,碰、碰到了。”

    女孩立马歪过脑袋眨巴着闪闪发亮的大眼睛摆出一副好奇宝宝的天然表情疑惑道:“啊咧咧,究竟是哪里碰到了,你不说清楚我又怎么会明白呢?”

    这丫头绝对是故意的,而且特喵的她居然还抱得更紧了!少年表示自己真的只是一个老实人,完全是薇伦汀娜主动凑过来的,像这样的福利他从来都……认为可以来得更加凶猛一些!

    在楼顶上遥望着的奥克塔薇尔此刻也是禁不住一阵咬牙切齿,恨不能掏出一把步枪装上望远镜直接把薇伦汀娜的脑袋给爆了。这家伙实在是太过无耻,竟然敢明目张胆的当街送福利,分明是不把异端审判放在眼里的节奏啊喂!

    好吧,长公主殿下到此时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是嫉妒了。瞧瞧南宫荣看着薇伦汀娜时那满是温柔的眼神,再瞅瞅他因为女孩主动送出的些许福利就激动到手脚不知道要往哪里放才好的模样,奥克塔薇尔能有一个好心情才叫有鬼了。

    平时也没见南宫荣在对待自己时有这样的表现啊,他明摆着是扑克脸造型的时间更多——当然这个抱怨只存在不到几秒钟就彻底消失在了九霄云外,因为奥克塔薇尔很清楚在她身上那是根本没可能的事情。

    你会给一个千方百计压迫剥削自己和其他同胞并且在你们试图站起来说话时大量制造各种麻烦的家伙好脸色吗?有些人或许可以,但并不包括南宫荣。

    奥克塔薇尔的心情很低落,她知道南宫荣在现实世界中已经原谅了自己,可也仅仅只是原谅而已,如果没有对抗深渊这个共同目标两人的关系恐怕连友好都算不上;因此,哪怕少年对长公主有些好感也不会将其表现出来,更不可能对手上沾染了族人鲜血的她提出交往。

    当然了,以上这些长公主心里面多少也明白,只是最近少年一直在她身边便没有在意。但如今在看到幻境中南宫荣被薇伦汀娜给紧紧抱着的景象后,奥克塔薇尔方才意识到少年终究不可能永远和他们这群小伙伴们在一起,大家打完深渊推倒boss后自然是各回各家过自己的日子;就算深渊始终没被消灭,南宫荣也迟早要成家的,那个时候他会选择长公主么?

    没可能的事,与其做着那种不切实际的幻想还不如给少年和他的便宜妹妹的孩子准备压岁钱更加靠谱。

    那么,摆在奥克塔薇尔面前的道路就很明显了:深渊被消灭或者女孩从前线引退之后她便要重新做回萨尔图林帝国尊贵的长公主殿下,然后为了稳固弟弟莱伊的皇位和什么人联姻,最终彻底淡忘自己和南宫荣等人一起与深渊战斗时发生的点点滴滴。

    这个样子真的好吗?

    还没等长公主理清楚自己的思绪,街道上忽然发生的一件事情很快便引起了她的注意。准确点说,应该是引起了附近所有人的注意,大家全都停下脚步纷纷朝事发地点望了过去。

    南宫荣和薇伦汀娜被一群人给拦住了,奥克塔薇尔觉得如果自己没有记错,带头的正是先前那个把身子探出窗户举着酒杯大声叫喊的醉汉。这家伙也许是灌了醒酒药又或者被人施展了清醒之类的魔法,此刻既没有歪歪斜斜的摇晃着身体说话时也没有口齿不清,只是醉意和酒气尚未完全散去,神志同样也算不上多么清晰。

    总之就是一个借着酒劲故意给别人找麻烦的讨厌家伙,身上还穿着一件陆军中尉的军服。

    “什么事?”

    奥克塔薇尔并不认识这个醉汉,但很显然他应该有着一定的背景,所以南宫荣即便军衔比对方大却明摆着不想和他闹不愉快,被拦住后也只是皱着眉头淡淡地问了一句,未曾当场发作。

    “表情别那么僵硬嘛,上尉先生,我只是来向你打听一件事情的。”醉汉主动靠拢过去用胳膊勾住了南宫荣的后颈嬉皮笑脸地说道,“听说你们汉族人彼此间会主动帮助解决对方遇到的麻烦,这是真的吗?若是真的那就太好了,我正好有件事情想要麻烦你。”

    虽然南宫荣摆出了一幅【我跟你不熟】的表情,无奈对方故意装成了没有看见,耍酒疯般的主动靠了过来,又不能将他推开,只能任由这家伙勾住了自己的脖子。好在这并不影响少年的脑筋展开快速的思考,他自然知道对方没安好心,可毕竟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找少年的麻烦终究有些不妥,所以应该会做点安排才对。

    随后不出所料的,南宫荣在这家伙身后的队伍里看到了一个双手被旁边的两人制住根本没法自如行动的受到犯人般对待的年轻男子,最多也就二十岁出头的模样,身上还穿着一套酒店的侍应生工作服。

    和自己一样是黄皮肤黑头发。

    少年已经大致上可以猜出是怎么回事了,这个男子要么是不小心惹到了醉汉等人被他们拿来当成找自己麻烦的借口要么就是被威逼利诱着来配合对方演戏的,反正只要扯上关系了准没好事。

    不过看男子紧盯着醉汉等人的目光中那满满的仇视,多半可以排出威逼利诱的可能,只会是被迫的。

    也许应该问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南宫荣不禁在脸上露出了犹豫的神色,他这边正要开口,却感觉手心中忽然传来一股温暖,乃是薇伦汀娜及时握住了少年的手,对着他轻轻地摇了摇头。

    随后南宫荣便瞬间惊醒了过来,无论这个年轻男子有着什么样的理由,他在醉汉等人身上犯了事这点是肯定不会变的,假如自己此刻为其提供帮助,免不了会造成一些不好的影响,这对于即将被长公主殿下授予贵族身份的他是非常不利的。

    然而那名男子则明摆着没有想太多,他看到被醉汉拦住的也是一个黑头发的汉族人后,眼睛里立刻燃起了希望,急忙开口说道:“我的亲人所居住的村子不久前因为同盟军的推进而被放弃了,于是家里人全都来到了烈达纳投靠我。只是城市被围困的那段时间里各种物价飞涨,我在酒店里工作得到的工钱根本不足以负担得起所有人……”

    “所以你就开始偷了?”醉汉的音调瞬间提高了八度,差点没把猝不及防的南宫荣的耳朵给震聋了,“这还真是一个好借口,为了挨饿受冻的家人无论是偷是抢都可以获得原谅了对吗?世上可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而且竟然敢偷到军官头上来,今天非让你脱层皮不可!当然咯,如果上尉先生看在同胞情谊上为你道歉求情并支付一点小小的赔偿的话,我还是可以宽宏大量的当成这件事没有发生过的。”

    南宫荣闻言不禁无语地撇了撇嘴,这竹杠最后果然还是敲到自己头上来了呢。不过在得到了薇伦汀娜的提醒后,少年自然不打算再去招惹一些没必要的麻烦,毕竟比起吃力不讨好的去保护名为同胞的陌生人,他还有其它更加重要的东西需要保护。

    “抱歉,我对此没什么兴趣,这个小偷你们想送去警局就尽管去好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88章 没有兴趣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88章 没有兴趣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88章 没有兴趣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88章 没有兴趣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388章 没有兴趣】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万域主宰最新章节

        三皇盟约被毁,人皇皇朝倾覆。诸神成为三界万域主宰,以众生为趋狗肆意欺辱。一个身怀人皇血脉的少年,自北荒没落小部落死里逃生。修己身,塑人伦,打破诸神统治的时代,引领人族打破诸神欺压。天地不仁,诸神不义便打上那天地,屠尽那天地诸神。人族将成为万物之灵长,吾将踏碎三界桎梏,成为三界万域的唯一主宰。

  • 相遇在那一瞬间最新章节

        摘要      只在一瞬间遇到她,我却认定她为我心目中的那个她┅┅

  • 娇妻诱人:总裁,别吻我最新章节

        初见,她撞破他和旁的女人亲热,他刚准备蓄势待发就被她打扰到;再见,她自己做了一只待宰的羔羊被他欺身而上。他坐在驾驶座上,嘴角噙着笑意,“到我身边来吧!”她防备的紧靠在副驾驶上,脸上却是不在意,“你这是要包养我?”“怎么?还想逃吗?”

  • 邪王独宠,毒后太妖娆最新章节

        他是当朝二皇子,皇帝宠妃之子,生来的君王。她是一个亡国公主,在亡她之国生活的如履薄冰,受尽欺凌。“赫连婧琦在此立誓,亡国之仇父母之仇,他日我必当倾尽一切杀伐天下毁他江山,定要血债血偿。”她们儿时相遇,他是这薄凉世界唯一给过她温暖的人。九年后,她举兵谋反,他兵临城下,他是英雄,她是妖女。她一身素衣身处暗无天日的牢狱之中。“做朕的皇后,国恨家仇我来替你报。”“若我不愿呢?”“我的后,这就由不得你。”

  • 宠妻有瘾:总裁老公靠边站最新章节

        这是你们的阴谋?宁夏想不明白,自己好不容易打开心扉的男人,竟然是那个,次次要置她于死地的狠毒继母的儿子。。。只因出生时母亲难产去世,父亲伤心欲绝,把母亲的死都怪罪到她头上,对她冷漠寡淡。多年后,取了跟母亲长得极为相似的继母,更是把她推向水深火热。。。原本以为她就这样了,直到他救了她,,,,但是慢慢发现,,,他对她的好,可能只是阴谋。。。。

  • 魔尊重生传最新章节

        "/<    >meta property="og:image" content="http://1xiaoshuo/modules/article/images/nocover.jpgjs330

  • 十天神境最新章节

        身为轮回之体,修炼众人都不能修炼的隐属性,行走于大陆之间,穿梭于光明与黑暗的位面,感悟轮回法则,打破轮回,超脱轮回之外,手持轮回剑,斩断世间轮回,破苍天,成神位,噬天神体又如何?看我双剑斩噬天!

  • 往昔残响最新章节

        在战火的余烬尚未散去,硝烟重燃在曾经千疮百孔的土地上,本应置身事外的城市之魂们因为各自的立场而被迫卷入其中,为了各自的正义对立,欺骗,背叛,利用,保护,结盟最后胜者无所得的,被遗忘在尘埃中的故事。

  • 王爷,想入妃妃最新章节

        姜琬琰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走上和亲的这条道路。更没想过自己会嫁给这个酒肉之徒敬王爷。可是她嫁了!苏穆清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变成政治利益牺牲品。更没想过自己会娶一个富甲一方的长公主。可是他娶了!

  • 玩转娱乐圈:男神入我怀最新章节

        “你到底想做什么?叶景”“我只想好好爱你。”阮媚无话可说。“你破坏我的生活,一定要负责。”叶景说。阮媚大怒,“明明是你死乞白赖把我拦在你身边!”“那又怎样?合同上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唉呀妈呀,雇佣兵大姐头打人啦!”阮媚用枪指着叶景,“真没想到,我们有一天会变成这样。”叶景灿然一笑,“我永远不会伤害你。”轰然倒塌的信仰,伴随着独步而来的爱情。她该怎样选择?又该怎样离开?

  • 间谍的战争最新章节

        作为一个普通人却要向间谍宣战,最好的办法是同样成为一个间谍。作为一个间谍,要向一个实力强大的间谍组织开战,那就加入一个同样强大的间谍组织。如果无法加入任何一个强大的间谍组织,那就自己建立起一个间谍组织,然后再去战斗至灭亡,或者获得胜利。这就是间谍的战争,讲述一群平凡的人如何成就不凡的故事。

  • 无敌特种兵最新章节

        国家反恐局特工李升华,秘密潜入到一个叫黑龙帮的组织内部,寻找黑龙帮幕后头目和一个叫“乔华”的人的下落。一次意外,他陷入重围,却绝处逢生,并创建了一个联盟!这个联盟,叫做“华盟”,它是每一个兄弟的血液凝聚出来的一种魂,凭借它,他在都市中驰骋纵横!

  • 缘来是你:杠上傲娇少爷最新章节

        “哇塞,是校草君北辰!”当学校的女生们芳心暗许时,宁夏不屑嘟囔:不过是每晚压榨她写作业的流氓!“哇塞,是君氏集团继承人君北辰!”当上流社会的名媛们捧心时,宁夏翻白眼:不过是住在她隔壁蹭饭的无赖!“哇塞,是国民男神君北辰!”当狂热的粉丝们舔屏时,宁夏暗暗瘪嘴:不过是无证驾驶和超速将她撞飞的法盲!“哇塞,是全国女性心目中最想睡的男人。”当君北辰被选上最想睡男人1时,宁夏瞥了一眼身侧男人:嗯,她已经睡到了!

  • 掌家小农女最新章节

        莫名其妙穿越到古代,渣爹状元郎,娘亲下堂妇,她是个嫁不出去的不孝女?  陈小暖头一抬,正合我意!  且看她如何点石为金,家财万贯!  某男:做我的女人,要啥有啥!  陈小暖:......这是啥人.......

  • 绝天叶帝最新章节

        凌圣重生,携吞天诀,吞天、吞地、吞娘们。战八荒、踏九合、秒天秒地秒空气。

  • 樱兰kiss6加1最新章节

        什么?樱兰?国内首屈一指的一流大学,万千少男少女的梦想之地?!论霸气,谁能超越它?论财富,谁能多于它?论师资,还有哪所大学,能和它相媲美?最最重要的是——公关部啊!令无数少女目眩神迷的梦想圣地,无论在哪里,樱兰大学最耀眼的所在——什么?你竟然不知道?out啦!什么?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其中一员?可是……我行吗?“从今天开始,你就是男公关!”梦想之门,即将华丽的开启——

  • 跨万界游戏系统最新章节

        欧小陆,人称欧皇、脸骑士,玩游戏从来不花钱,各种道具全靠抽,在灵气复苏前两年,他突然得到了一个跨万界游戏系统,提前开始了征战万界之旅!

  • 冷酷邪王:狡猾医妃最新章节

        他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四王爷!论为何能权倾朝野,因为,他够变态。喜怒无常,心狠手辣,杀人如砍萝卜。穆家三小姐传说丑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养在深闺不准出门。可恨,这些都是后娘害的。伪善谁不会,邪恶无人能敌,害过她的人绝不放过!“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肚子痛当然要开膛破肚看看里面是坏了什么!”众女:……一阵寒颤,揪帕子,暗骂道:穆青嫣这毒妇!“别说谁不要我,那都不是男人!”四王爷,轻扫一眼,紧了紧拳头,爷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真男人!马前失蹄,上了丑片天下的女人却丢了个心。湿身也要回个好价钱,没想到却赔了个人。

    本章内容提要:
    ...    奥克塔薇尔对于狗粮什么的其实并不在意,以前那些贵族子弟在各种聚会上没少带着形形色色的女伴在长公主面前晃悠甚至明目张胆的亲热,她如果每见到一对都会被喂了满嘴狗粮那还有什么样的心思去参加聚会呢?所以女孩早就已经习惯了,至少她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然而当看见南宫荣拉着薇伦汀娜的手在大街上有说有笑的时候,......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