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克塔薇尔对于狗粮什么的其实并不在意,以前那些贵族子弟在各种聚会上没少带着形形色色的女伴在长公主面前晃悠甚至明目张胆的亲热,她如果每见到一对都会被喂了满嘴狗粮那还有什么样的心思去参加聚会呢?所以女孩早就已经习惯了,至少她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然而当看见南宫荣拉着薇伦汀娜的手在大街上有说有笑的时候,奥克塔薇尔方才意识到自己并不是习惯了,而是单纯没有遇到那个会令她感觉被喂了狗粮的人罢了。

    讲道理女孩真心有一种气势汹汹地冲过去从中间将两人分别朝左右推开继而指着少年的鼻尖大声质问的念头,可想到具体该质问些什么的时候却又犯了难,使得她最终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毕竟,在这个【没有深渊】的世界里南宫荣选择的是薇伦汀娜,而奥克塔薇尔最多只是少年的上级,除了没事拍拍马屁主动讨好之外两人再也没有丝毫的联系。这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此刻的奥克塔薇尔对于南宫荣所属的民族可没有多少好感,少年若是想要在烈达纳城中混出名堂却只能紧紧抱住长公主的大腿,这两人凑到一起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光是想想就觉得头疼。

    作为本尊的奥克塔薇尔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大家,对方应该会迫使南宫荣忘记他的出身全力把自己当成天生的贵族而不是突然发迹的暴发户以求跻身并融入帝国的上流社会,因为换了是长公主自己她也会选择这么做的——哪怕是南宫荣记忆中的奥克塔薇尔,那也是她而非别的其他人。

    至于少年愿不愿意接受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但就目前看来少年多半还舍不得放弃自己手中的荣誉、地位、妹子以及将来的仕途,否则他此刻最应该出现的地点乃是烈达纳城内的平民区,在那里用帝国奖励的金钱救助逃难至此的同胞而不是在皇宫附近的商业街里带着妹子一掷千金。

    不知为何,奥克塔薇尔忽然觉得心中没来由的十分恼怒。却也不是看到少年拉着别的女生然后产生了嫉妒,纯粹只是看不惯他现在的样子罢了,长公主自己也说不清到底为什么。

    难不成自己在期望着看到那小子为了帮助他的同胞竭尽全力甚至不惜叛出帝国的情形吗?奥克塔薇尔不禁自嘲地摇了摇头,努力将这些脑洞大开的想法丢进垃圾桶里,转而全神贯注的观察起了南宫荣的状况。

    虽说可以用人生赢家来形容此刻的少年,但这毕竟不是现实世界,深渊又对他的记忆做了一定程度的修改,总能找到一些异常的地方——大概吧。

    不得不说长公主殿下意外有着适合做间谍的潜质,她所在的建筑是一家酒店,楼顶上竖着大大的招牌,而女孩就藏身于招牌下方的阴影中观察着自己的目标;并且她还悄悄施展风系魔法将南宫荣和薇伦汀娜的说话声传了回来,可以说对方的一举一动完全被奥克塔薇尔瞧得清清楚楚,任何小动作都别想瞒过她。

    只是南宫荣对此似乎有所察觉,开始不断地四下张望寻找着什么。

    “怎么了,从刚才开始就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注意到少年异常的薇伦汀娜忍不住靠紧了前者的胳膊疑惑地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嗯,总觉得好像被什么人暗中监视了,想要把对方给找出来,可是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南宫荣收回目光扭头对身边的妹子认真地解释道,他可不想被女孩认为是对这次约会三心二意,“奇怪,是我的错觉么?”

    薇伦汀娜闻言顿时笑着把少年的胳膊抱得更紧了:“应该不是错觉,只不过是你会错意罢了。要知道你现在可是帝都的大红人,报纸上铺天盖地的都是长公主殿下亲自为你授勋的照片,换了谁在大街上见到你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的吧。”

    “你这么说的话,倒也对。”南宫荣先是用食指挠着脸颊讪笑了几下,接着满脸尴尬的缩了缩身子,“呃,薇伦汀娜,你靠得太近了……”

    然而薇伦汀娜却完全不为所动,她甚至还主动将少年的胳膊夹在了胸口的正中间:“现在宛如恶狼盯着鲜肉一般紧盯着你不放的贵族名媛排队都能从皇宫门口排到这条街上,我不靠近抱紧点难不成还眼睁睁地看着你被她们拐走?”

    这种微妙的触感……是传说中食堂里严重偷工减料的包子吗!?当然这瞬间在脑海里蹦出来的感想南宫荣非常明智与果断的选择了将其烂在心中,否则他敢打赌自己绝对会见识到什么叫生长发育仍需努力的青涩少女的愤怒。

    “不是,我指的是另外一件事情。”哭笑不得外加满头黑线的南宫荣用能够活动的那只手颤悠悠地指着自己被抱住根本没法动弹的胳膊提醒道,“那啥,碰、碰到了。”

    女孩立马歪过脑袋眨巴着闪闪发亮的大眼睛摆出一副好奇宝宝的天然表情疑惑道:“啊咧咧,究竟是哪里碰到了,你不说清楚我又怎么会明白呢?”

    这丫头绝对是故意的,而且特喵的她居然还抱得更紧了!少年表示自己真的只是一个老实人,完全是薇伦汀娜主动凑过来的,像这样的福利他从来都……认为可以来得更加凶猛一些!

    在楼顶上遥望着的奥克塔薇尔此刻也是禁不住一阵咬牙切齿,恨不能掏出一把步枪装上望远镜直接把薇伦汀娜的脑袋给爆了。这家伙实在是太过无耻,竟然敢明目张胆的当街送福利,分明是不把异端审判放在眼里的节奏啊喂!

    好吧,长公主殿下到此时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是嫉妒了。瞧瞧南宫荣看着薇伦汀娜时那满是温柔的眼神,再瞅瞅他因为女孩主动送出的些许福利就激动到手脚不知道要往哪里放才好的模样,奥克塔薇尔能有一个好心情才叫有鬼了。

    平时也没见南宫荣在对待自己时有这样的表现啊,他明摆着是扑克脸造型的时间更多——当然这个抱怨只存在不到几秒钟就彻底消失在了九霄云外,因为奥克塔薇尔很清楚在她身上那是根本没可能的事情。

    你会给一个千方百计压迫剥削自己和其他同胞并且在你们试图站起来说话时大量制造各种麻烦的家伙好脸色吗?有些人或许可以,但并不包括南宫荣。

    奥克塔薇尔的心情很低落,她知道南宫荣在现实世界中已经原谅了自己,可也仅仅只是原谅而已,如果没有对抗深渊这个共同目标两人的关系恐怕连友好都算不上;因此,哪怕少年对长公主有些好感也不会将其表现出来,更不可能对手上沾染了族人鲜血的她提出交往。

    当然了,以上这些长公主心里面多少也明白,只是最近少年一直在她身边便没有在意。但如今在看到幻境中南宫荣被薇伦汀娜给紧紧抱着的景象后,奥克塔薇尔方才意识到少年终究不可能永远和他们这群小伙伴们在一起,大家打完深渊推倒boss后自然是各回各家过自己的日子;就算深渊始终没被消灭,南宫荣也迟早要成家的,那个时候他会选择长公主么?

    没可能的事,与其做着那种不切实际的幻想还不如给少年和他的便宜妹妹的孩子准备压岁钱更加靠谱。

    那么,摆在奥克塔薇尔面前的道路就很明显了:深渊被消灭或者女孩从前线引退之后她便要重新做回萨尔图林帝国尊贵的长公主殿下,然后为了稳固弟弟莱伊的皇位和什么人联姻,最终彻底淡忘自己和南宫荣等人一起与深渊战斗时发生的点点滴滴。

    这个样子真的好吗?

    还没等长公主理清楚自己的思绪,街道上忽然发生的一件事情很快便引起了她的注意。准确点说,应该是引起了附近所有人的注意,大家全都停下脚步纷纷朝事发地点望了过去。

    南宫荣和薇伦汀娜被一群人给拦住了,奥克塔薇尔觉得如果自己没有记错,带头的正是先前那个把身子探出窗户举着酒杯大声叫喊的醉汉。这家伙也许是灌了醒酒药又或者被人施展了清醒之类的魔法,此刻既没有歪歪斜斜的摇晃着身体说话时也没有口齿不清,只是醉意和酒气尚未完全散去,神志同样也算不上多么清晰。

    总之就是一个借着酒劲故意给别人找麻烦的讨厌家伙,身上还穿着一件陆军中尉的军服。

    “什么事?”

    奥克塔薇尔并不认识这个醉汉,但很显然他应该有着一定的背景,所以南宫荣即便军衔比对方大却明摆着不想和他闹不愉快,被拦住后也只是皱着眉头淡淡地问了一句,未曾当场发作。

    “表情别那么僵硬嘛,上尉先生,我只是来向你打听一件事情的。”醉汉主动靠拢过去用胳膊勾住了南宫荣的后颈嬉皮笑脸地说道,“听说你们汉族人彼此间会主动帮助解决对方遇到的麻烦,这是真的吗?若是真的那就太好了,我正好有件事情想要麻烦你。”

    虽然南宫荣摆出了一幅【我跟你不熟】的表情,无奈对方故意装成了没有看见,耍酒疯般的主动靠了过来,又不能将他推开,只能任由这家伙勾住了自己的脖子。好在这并不影响少年的脑筋展开快速的思考,他自然知道对方没安好心,可毕竟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找少年的麻烦终究有些不妥,所以应该会做点安排才对。

    随后不出所料的,南宫荣在这家伙身后的队伍里看到了一个双手被旁边的两人制住根本没法自如行动的受到犯人般对待的年轻男子,最多也就二十岁出头的模样,身上还穿着一套酒店的侍应生工作服。

    和自己一样是黄皮肤黑头发。

    少年已经大致上可以猜出是怎么回事了,这个男子要么是不小心惹到了醉汉等人被他们拿来当成找自己麻烦的借口要么就是被威逼利诱着来配合对方演戏的,反正只要扯上关系了准没好事。

    不过看男子紧盯着醉汉等人的目光中那满满的仇视,多半可以排出威逼利诱的可能,只会是被迫的。

    也许应该问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南宫荣不禁在脸上露出了犹豫的神色,他这边正要开口,却感觉手心中忽然传来一股温暖,乃是薇伦汀娜及时握住了少年的手,对着他轻轻地摇了摇头。

    随后南宫荣便瞬间惊醒了过来,无论这个年轻男子有着什么样的理由,他在醉汉等人身上犯了事这点是肯定不会变的,假如自己此刻为其提供帮助,免不了会造成一些不好的影响,这对于即将被长公主殿下授予贵族身份的他是非常不利的。

    然而那名男子则明摆着没有想太多,他看到被醉汉拦住的也是一个黑头发的汉族人后,眼睛里立刻燃起了希望,急忙开口说道:“我的亲人所居住的村子不久前因为同盟军的推进而被放弃了,于是家里人全都来到了烈达纳投靠我。只是城市被围困的那段时间里各种物价飞涨,我在酒店里工作得到的工钱根本不足以负担得起所有人……”

    “所以你就开始偷了?”醉汉的音调瞬间提高了八度,差点没把猝不及防的南宫荣的耳朵给震聋了,“这还真是一个好借口,为了挨饿受冻的家人无论是偷是抢都可以获得原谅了对吗?世上可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而且竟然敢偷到军官头上来,今天非让你脱层皮不可!当然咯,如果上尉先生看在同胞情谊上为你道歉求情并支付一点小小的赔偿的话,我还是可以宽宏大量的当成这件事没有发生过的。”

    南宫荣闻言不禁无语地撇了撇嘴,这竹杠最后果然还是敲到自己头上来了呢。不过在得到了薇伦汀娜的提醒后,少年自然不打算再去招惹一些没必要的麻烦,毕竟比起吃力不讨好的去保护名为同胞的陌生人,他还有其它更加重要的东西需要保护。

    “抱歉,我对此没什么兴趣,这个小偷你们想送去警局就尽管去好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88章 没有兴趣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88章 没有兴趣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88章 没有兴趣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88章 没有兴趣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388章 没有兴趣】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官网争锋最新章节

        一次英雄救美,一场政坛地震,让他在惊涛骇浪的仕途中搏击!
        基层起步,让他如鱼得水搅动风云,
        厚积薄发,织罗自己的人脉网络,
        步步筹谋,从强大走向更强!
        这是一场不见硝烟的争峰,邓华如何缔造属于自己的辉煌?
        本书书友群号:214076667欢迎加入!

  • 惹上霉神,仙途慢慢最新章节

        仙界最具有天赋的新晋上仙白兮,以震古烁今的绝对修为压倒了一大片参与前往通神之路的选手,成为种子级选手。  各种野心勃勃的人纷纷出现,白兮上仙险些陨落。  被某人打脸打醒,莫名其妙多了个跟班,但这跟班老是吵着要回家。  白兮第一次打开传送阵,跟班因为震撼于传送阵的玄妙发呆而错过了回家。  白兮第二次打开传送阵,跟班因为想起电脑没带而错过了回家。  白兮第三次打开传送阵,跟班因为看到很多人出现在白兮身后,又一次错过了回家。  白兮没能第四次打开传送阵,因为灵玉不够了。  跟班:“神仙姐姐,求你了,我这次一定会乖乖回去的。”  白兮:……

  • 狂妃嫁到:王爷,要听话最新章节

        安锦辰厚颜无耻趴在她胸口“睡了我不想负责的只有两个下场,做死人,做死人,做死女人,你选哪个?”夏?宁暴怒:“滚”某男忙不迭凑过来,笑的春心荡漾,“在地上滚,还是床上滚?”

  • 万界圣王最新章节

        身怀灭门之仇的赵诚,夺天道,杀仇人,收门徒,逆苍天,展开无边杀戮。一念,众生静默。一意,鬼神哭泣。诸天万界,唯我可称王。

  • 庶女为谋:废柴小姐要逆天最新章节

        她微不足道,受尽众人唾弃。一朝醒悟,改头换面。阴谋不断,步步惊心。绝世美人,惊艳四方。报仇雪恨,却迎来更大的阴谋。……他冷若冰霜,一脸傲气却因她而变,纠缠不休。“你是本王亲手调教起来的,怎可与别人为伍?”男子神色微冽,鄙夷的看着她。她盈盈一笑,敏捷的从床榻上起身,细手微微抬起,将他拉了回来:“王爷说错了,并非是别人,而是你。”

  • 田园花嫁旺夫记最新章节

        在这个穿越常常有的时代,刘荆作为一个没爹疼没娘爱的孤儿,在21世纪独自打拼不可谓不难。好不容易大学毕业,找到了心满意足的工作,却在旅游的时候发生了意外。穿越到了鸟不拉屎的农村,穿到历史上的朝代也就算了,偏偏是个没听说过的年代。女主前生性格懦弱,不敢随意与人交谈,幸好有一对疼爱她的爹娘和一个美满的家庭。却遭人嫉妒,被推入河里。女主顺势穿越而来,在这个落后的村庄里过的有滋有味。

  • 龙烛阴阳最新章节

        泰山北斗分阴阳,阴阳生死两茫茫。踏破万重锁龙关,方知何处是帝乡!一条龙,一条脾气暴躁的龙,一个从乡下考入大学的暴戾小子——宇天龙,身怀武功和医术,结识了两个死党耗子和大块头,组成“铁三角”,为了拯救爱人踏上生死之旅,而后为了生存迫不得已开始了一系列冒险历程,在人间、幽冥倏出倏入,以微弱之光洞烛阴阳两界,战怪物、灭僵尸、斗恶人、破险关、拥美人、怀珍宝,辟开生死之路。现实与虚幻结合,真耶?假耶?在您身临其境之时,或可做出公正的评判……

  • 神奇牧场最新章节

        看见翘着二郎腿休息的猫头鹰,你不要惊奇。看见坐着休息的牛、田间劳作的狗熊,你也不要惊奇。大力菠菜、跳跳豆,加血、加蓝鸡尾酒……这些都是小玩意。神奇的牧场系统,给孤身闯美帝的刘赫明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在这个神奇牧场之中,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老刘鼓捣不出来的。

  • 重生之电子风云最新章节

        胡一亭回到了自己16岁那年的春天,不甘再尝平淡,从人生寂寞轨迹中一步步迈出,站在了青春的十字路口。面对千帆过尽怅然落泪的过去,他要如何抉择,才能不留遗憾,在这片天空下,如白日惊雷,点亮人生。    半导体产业又称Ic产业,是信息革命的动机,共和国每年进口芯片总值过石油,仅2o12年便进口19oo多亿美元,比起12oo亿美元的石油进口总值,出近6o%。重生的全栈工程师胡一亭,依靠强悍深厚的研功底,面对一个个Ic业界重量级巨兽,无可避免的狭路相逢。电闪雷鸣般对撞后,他将是昙花一现被慢慢遗忘?或是抵达彼岸的灯塔?

  • 掌清最新章节

        现代熟女郎青妤无意穿越成为咸丰继后钮祜禄青妤,与未来的老佛爷慈禧同期选秀,看一个平凡的满人庶女,如何在晚清波诡的政治形态下,从选秀起,入宫为嫔八个月成为皇后。扶佐咸丰力挽狂澜!

  • 大明不速客最新章节

        拳打北平敬老院,脚踢金陵幼儿园。这是一个不得志的房产中介混迹大明朝的故事。

  • 都市小农民最新章节

        秦堪意外地得到一个小世界,从此开始了很牛鼻的都市生活。金钱?我有金山银山;美女?哈哈哈哈哈,我还有仙子;权力?我拥有这个世界。在学校,我是学霸;在商场,我是超级富豪;在竞技场上,我是天才;在医疗界,我是神医;在政界,我是教父;在都市,我就是神!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我呸,那是我的小世界!你有火枪和火轮?我有大炮和机关枪!哥伦布,哥告诉你,这片大陆是我的。开启两个世界,我秦堪玩得开心,活得滋润。

  • 史上最强上门女婿最新章节

        看烦了千篇一律的都市“第一人称”上门女婿了么?这里是玄幻版的上门女婿,内容依然的绿,而且很暴力,过程精彩绝伦,绝对闪瞎你的眼……

  • 闲妻不贤最新章节

        钟离怀瑾说:小舟,你我既然是知己,我必然护你一世无虞。竹大少说:小舟,当初既然是你逼着我成了亲,如今岂能说不要就不要,上穷碧落下黄泉,你只能冠着我的姓氏。渔舟说:我走了,不必寻。他是谁?他是当年父母双亡、众叛亲离、体弱多病的竹大少,也是后来令人谈之色变、避之不及的活阎罗。她是谁?她是当年好吃懒做、家贫如洗、恶名远扬的村姑,也是后来身世显赫、名满天下的书画大家。寻寻觅觅,兜兜转转,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 官路风月最新章节

        他恋权,但勤政能干,爱民如子;他爱财,但取之有道;他多情,但绝不始乱终弃。身世如迷的“穷二代”大学生钱三运,大学毕业后遭受一系列重大挫折,女友跟人跑了,公务员考试失利,却阴差阳错认识了中年美妇江曼婷。江曼婷家世显赫,钱三运借此关系,通过曲线方式进入了公务员队伍并步步高升,官运、财运、桃花运,好运连连……

  • 烽火狼烟之卫国战争最新章节

        未来2022年,美国干涉两岸的和平统一,引发了中美之间的战争。而这场中美大战又引发了世界大战。为了保卫自己的国家,无名穿上了军装,走上战场,并且逐步成为兵团司令,征战四方。本文只是为了歌颂爱国主义和坚强不屈的热血。它伴随着勇者的步伐穿越惊涛骇浪。它的热情燃遍华夏的大地。它的歌喉响彻碧空。它是人类最疯狂又是最理性的结晶。

  • 异世之天才召唤师最新章节

        陆菓凝因为灵根消失,便被人欺负,好玩似的丢进蛇窟,生生的被吓死。现代的一个特种兵穿越而来,她醒来后爬出蛇窟回了陆家,对上了嚣张跋扈的陆妍,陆元为救她而受伤,这时陆家家主也就是她的爷爷闭关出来。她在次测试时灵根却突然恢复,爷爷扬言要好好培养她,那些长老们都一阵不满。这时感到危机的陆妍几人抓走陆元,想约她出来彻底解决她。陆菓凝不敌,却意外召唤出了小风,小风一把火烧了几人,陆妍因为有个法宝侥幸逃脱,却被毁了容。灵力尽失的陆菓凝被暗处看热闹的宫白暝救走,等她再次回到陆家时,发现爷爷元寿以尽已经死了,二长老想要扶她上位好控制住她,三长老就不同意。

  • 我真是个富二代最新章节

        穷了二十年的钱多多,突然知道自己其实是个富二代!  感谢父母的伟大凝结了我的血肉,感谢父母的睿智塑造了我灵魂,最感谢父母让我成为富二代……  其实富二代也没那么容易……

    本章内容提要:
    ...    奥克塔薇尔对于狗粮什么的其实并不在意,以前那些贵族子弟在各种聚会上没少带着形形色色的女伴在长公主面前晃悠甚至明目张胆的亲热,她如果每见到一对都会被喂了满嘴狗粮那还有什么样的心思去参加聚会呢?所以女孩早就已经习惯了,至少她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然而当看见南宫荣拉着薇伦汀娜的手在大街上有说有笑的时候,......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