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奥克塔薇尔来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南宫荣在与深渊展开精神方面的战斗而什么事都做不了并不符合长公主殿下的性格,她很快便将武器拿了出来在树根表面这里戳戳那里捣捣,也不知究竟在忙活些什么。

    “你到底在做啥?”被对方转得眼晕的林薇音最后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顺便打断了奥克塔薇尔的动作,“万一精灵们在这里设置了陷阱,你是打算把它们全部触发了才甘心吗?”

    哭笑不得的安洁洛特急忙在旁边给出了申明:“我们才没有在此处设置什么陷阱!(瞄了一眼附近异常沉默中的卫队长)大概吧。”

    “大概是个什么鬼啊大概,那种说到一半突然换成不确定语气的行为未免也太可疑了喂!”林薇音指着精灵妹子用几乎要跳起来的夸张模样大声喊道,“应该有设置陷阱吧,你们绝对有设置陷阱的吧?”

    安洁洛特没有接话,反倒是旁边举着长枪在树根表面努力折腾的奥克塔薇尔忽然手一抖,随后在枪尖部分响起了仿佛朽烂的木头被凿穿般的咔嚓声。

    “啊……”

    讲道理,林薇音不由自主的在心中产生出了一种看见自己队友在危机四伏的遗迹中不听警告的随便四处乱摸然后不出意外的激发了某个陷阱比如巨大球形滚石什么的导致整个队伍当场泪流满面着夺命狂奔那样十分微妙的心情,尽管通常来说这应该是对方是天然呆角色的时候才会出现的情况。

    你刚刚到底做了什么?小丫头还没来得及询问,不远处的地面上便传来了异样的声响,就好像有许多只脚踩着土壤快速奔跑的样子。当然这里提到的脚并非人类的也不是什么巨大虫子的,听声音更像是一群哈士奇的狗爪子正在土地上撒欢狂飙,动静大得简直吓人。

    奇怪的是周围的精灵对此却毫不在意,最多也只是安洁洛特露出略感疑惑的表情扭头顺着声音望了过去,其余的人完全没有半点因此紧张起来的模样。

    “那是什么?”林薇音微微降低重心摆出了戒备的姿势,在这个光线严重不足的地方人类的视力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让女孩无法确认声音的主人到底是个啥玩意,“你们难道没有听见那个声音吗?”

    “当然有听见。”安洁洛特的神情显得比较轻松,但语气中却稍微带着一丝的不解,“那些是土拨鼠,它们生活在这附近,经常能够见到,没有任何危害性。不过它们的胆子很小,通常不会和人近距离接触,更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聚集成一群闹出如此大的动静来。究竟是怎么回事?”

    林薇音回想起了先前精灵妹子找地方坐下时惊走了一只动物的情形,估计那应该就是女孩所说的土拨鼠了,确实是十分胆小;然而当这些胆小的生物群聚起来明目张胆的出现在人类或者说精灵的面前时,它们又在打算做些什么呢?

    冥思苦想了半天,小丫头推测出来的结论就只有一个:这些生物准备将侵入自己领地的两脚兽给驱逐出去。

    “以前你们不小心闯入那些土拨鼠地盘的时候,有没有被它们赶出来过?”听了安洁洛特解释的林薇音虽然放松了原本绷紧的神经,但却依然没有解除警戒的态势,她可不想被一群老鼠模样的生物给咬了,“我的意思是,那些小家伙有没有聚集成好大一群然后表现得气急败坏或者说气势汹汹,扑上来直接咬人的那种?”

    “没有,它们是一种温顺胆小的生物,从来都不会做这种事情。”

    如果这不是土拨鼠的本性,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了。林薇音立刻毫不犹豫地启动了手表上的开关,随后这只表便迅速融化成银白色的液体,以极快的速度增殖扩大进而覆盖住了女孩的身体、四肢乃至整个脑袋,将她完全包裹了进去。

    随后液体开始定形固化,等它重新变成金属的时候已经是类似于南宫荣的简易单兵战甲的东西了,不过性能比那种普通人也可以驾驶的机体要强上许多,当然也比不上正规的动力装甲就是了。

    米拉利用纳米技术捣鼓出的装置可以将单兵战甲整个【塞】在里面,等激活后再展开供人使用,是一种相当便利的发明。而现在林薇音更是无比庆幸眼镜娘有制造出如此方便的道具,否则她就要没法应对眼前的突发状况了。

    在疑似土拨鼠造成的声响接近到一定距离后,晨语忽然率先给出了一句让队伍成员们目瞪口呆的警告:“有深渊的反应,所有人准备战斗!”

    早就做好准备的林薇音倒是一点也不觉得意外,人家可是把下方的地脉能量都给感染了的,生活在此处天天接触世界树和地脉能量的那些生物又怎么可能不会受到影响?不过为了避免被精灵给发现,这些小动物体内的深渊能量并未被激活,直到刚才为止。

    卫队士兵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他们迅速架起法杖或是抽出破魔短剑摆出了准备作战的架势,远处那些土拨鼠即便奔跑速度再快,也来不及在他们发出魔法之前就把战斗拖入混乱的近战模式;而只要一波威力可观的法术过去,这战斗的胜负基本上也就定下来了。

    毕竟,还没听说过哪个深渊杂兵怪物拥有护盾技能的。

    然而这只是正常的展开,偏偏世界上大部分的事情都是非正常展开的,里面充斥着各种出人意料的意外,这次也同样如此。

    众人脚边的土突然被掀开了,一只只和果子狸差不多大小的毛茸茸生物纷纷跳了出来,不由分说的直接向猝不及防的两脚兽们展开了攻击。这些精灵可不像帝国的骑士有着装备全身铠的习惯,他们甚至连皮甲都没有,身上的护甲乃是用某种植物纤维编织而成的——很结实,但也仅仅只是一个背心。

    于是魔法还没施展出来就被打断了,卫队士兵们手忙脚乱地处理着对自己的脚面、小腿乃至膝盖使劲儿磨牙的这些奇怪生物,当场陷入到了一片混乱之中。

    林薇音同样也被一只土拨鼠抱住小腿在那里玩命儿猛啃,这体表毛发已经坚硬如铁背部还生着一根紫红色倒刺的怪物牙齿确实非常锋利,啃得金属装甲都在刺耳摩擦声中迸出了少许火花。

    然而终究没能咬穿装甲伤到小丫头的皮肉,比周围那些捂着腿满地打滚的倒霉蛋要好上许多。

    小臂位置的能量光刃轻轻划过土拨鼠的身体,完全没有受到任何阻碍的将其切成了两段。可以看出这种怪物得到的强化十分有限,除了牙齿和爪子锋利些之外和普通动物没什么两样,显然是深渊【速成】的消耗用炮灰。

    敌人在这个时候为什么会动用眼前的动物们来袭击队伍?答案只有一个,对方希望这支队伍保持忙碌的状态从而无法顾及到南宫荣,以便其完成某个目标达到某种目的。

    只可惜林薇音便是猜到了深渊的打算也没法阻止对方,大群的土拨鼠眼瞅着就要冲过来了,卫队士兵又不能有效拦截,等它们冲进队伍里那些两腿被咬伤无法站立的人可就要面临生命危险了,毕竟他们的一些要害部位比如说脑袋和咽喉这里可是没有防护的。

    站立着的时候土拨鼠们的确够不到这些部位,可人若是摔倒在了地上……

    小丫头无法想象到那时眼前的景象会演变成什么样子,估计说是恐怖片拍摄现场都有人相信吧。

    作为一只两脚兽女孩自然无法坐视这样的事情发生,于是她果断祭出这身简易装甲上的大部分远超武器一股脑朝土拨鼠们招呼了过去。至于周围提供光明的发光植物、世界树粗壮到堪比城墙的树根以及附近处于危险范围内的尖耳朵士兵,那是啥,能吃么好吃么?

    在林薇音开头之后,奥克塔薇尔这边也就没有继续客气了。长公主的武技尽管是半瓶子醋可她用斗气护体时这些土拨鼠同样是没法破防的,她很快便清理掉袭击自己的怪物,接着加入到了对它们进行远程轰炸的行动之中。

    当然由于奥克塔薇尔并未将长矛转换成炮击模式而是一直维持着长矛的形状以应付接下来极有可能展开的近身战,她的法术威力远没有林薇音的能量武器那么夸张,大都用来对付已经贴近失去站立能力的精灵的那些土拨鼠了,至少不用担心误伤。

    来自于土拨鼠的集体冲锋没多久就被林薇音的能量光束和袖珍导弹打得连渣都不剩,期间还有别的一些动物也加入到了对两脚兽的袭击之中,甚至一条胳膊粗的世界树的树根都染成了紫红色在对着众人扭来扭去,但这些在爆炸以及爆炸还有更大的爆炸中都没有造成任何的影响。

    林薇音用她的简易单兵战甲将附近的土壤全都犁了一遍后,所有敢于对两脚兽龇牙咧嘴的存在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满地的青烟和火苗在诉说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受伤的人到我这里来接受治疗。”安洁洛特在战斗结束后大声招呼着周围的士兵,同时对始终守在自己身边的卫队长吩咐道,“你去把循声而来的闲杂人等全部赶走,现在还不是让大家知道的时候。”

    “好的。你们几个油皮都没擦掉的家伙,跟我走。”

    在卫队长带着没有受伤的士兵离开后,林薇音也没去关注正在给伤员治疗并驱除深渊能量的安洁洛特,径直走到奥克塔薇尔身边认真地问道:“我们在那群土拨鼠身上浪费了多少时间?”

    “前前后后最少十来分钟吧,怎么了吗?”

    被感染的动物虽然很弱可数量却相当的多,收拾起来很费功夫,十多分钟还是林薇音不顾友军误伤的可能用重火力给炸出来的,否则耗时只会更多。

    “深渊是在拖延时间啊,还是说你真心以为对方打算凭借刚才那些东西来击败我们?”小丫头很是不屑地撇了撇嘴,继而蹲下身将手指伸到了南宫荣的鼻子底下,“嗯,还有气,呼吸也很平稳,暂时好像没有遇到什么危险。问个问题,奥克塔薇尔你认为精神方面的较量通常会花费多长时间?”

    长公主虽然对精神魔法所知甚少但毕竟不是一点也不懂,她努力回忆着自己知道的情报用不确定的语气回答道:“呃,相差过大会直接秒杀,这个就不提了;双方实力相近时五到十分钟不等……啊。”

    林薇音用力拍打着粗壮的树根从满脸恍然大悟表情的奥克塔薇尔那里接过了话茬:“没错,现在已经过去十分钟了,照理说双方应该已经分出了胜负才对。但从亲爱的欧尼酱目前的状态来看,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呢。”

    只要分出了胜负就应该有相应的反应才是,胜者没事人一样清醒过来,败者疲惫颓废着打不起精神,在战斗中陨落的人身体则会当场死亡,哪里会像南宫荣这样一直沉睡着的?

    “要我说的话,他的精神是不是陷在里面了?”奥克塔薇尔同样也对少年的状况表示非常担忧,这小子怎么看也不像是在和深渊意志拼死拼活的样子,显得太过平静了一些,“比如说幻象什么的,各种作品里不是经常会出现吗?”

    “喂,你是魔法侧的人吧,拿科学侧的影视和小说作品里的东西来说事真的不要紧?”

    长公主闻言不禁尴尬地抓了抓自己的头皮:“啊哈哈,这还不是因为不熟悉嘛。精神魔法的使用者本就极为稀少,文献中也没有多少记载,我又怎么会知道具体情况呢。不过若是南宫荣真的迷失在了幻象里,我们或许可以试着唤醒他?”

    是用什么特殊的魔法让他脱出困境么?想到身为皇室奥克塔薇尔身上肯定会秘密携带着一些保命道具这件事后,林薇音顿时也来了兴趣:“喔,那你打算怎样做呢?”

    “直接摇晃南宫荣的身体……”

    “驳回!”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85章 拖延时间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85章 拖延时间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85章 拖延时间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85章 拖延时间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385章 拖延时间】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挚天最新章节

        挚天不是一本纯粹的爽文,也不是一本纯粹的虐文,它是一本在逆境之中决不妥协的书。
        一路走来,奇珍异兽、天材地宝、功法秘籍不入法眼,自有九劫神躯、逆天神魂,一拳可破山河,一剑能断乾坤!
        论天赋,不及圣子、魔裔;论家世,不及王侯将相;论相貌,不及宋玉潘安......
        但我有随身教练,无穷无尽的口袋空间,以及不离不弃的系统美眉......
        挚天即将刷新出宏大无比的世界观,即将颠覆你的人生观,即将改变你的价值观!
        想要知道一个现代人如何在异界大陆生存,尽情期待装逼如风的《挚天》!!!
        ??????????????????????????????????????
        喜欢这本书的加群号: 426621470
        收藏的孩子是好孩子,订阅的孩子是乖孩子,煎饼果子来一套的孩子是宝贝!

  • 法网真情最新章节

        不管你判多少年,我都会等你!
        这是在得知她的真实身份后,他对她说的话。
        他是被事业、爱情、家世三重光环笼罩着的幸运儿,也是杀伐决断、鼎鼎大名的刑警队大队长。
        她是代夫身亡,魂穿现代的女将军,是一个失去了前世巾帼英雄的光环,远离前世所有亲人和爱人的女犯人。
        这是一段不被世人看好和认可的爱情,历经磨难和坎坷,他们二人能否走到一起?
        到底是爱情在法律面前低头,还是法律在爱情面前俯首?
        凡气分清浊,清浊相抵其气方能顺畅,看守所和监狱里的气太浊了!
        纵观此小说,你看到的不仅仅是一段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你看到的还有黑暗与光明交织下的特殊环境里的真实生活。

  • 绯闻前妻总裁离婚请签字最新章节

        许绒晓从来不知道自己能够嫁给欧梓谦是幸还是不幸。  她和他的脚步似乎永远都不在一个频率。  她爱他时,他不爱她。  她拼命讨好时,他厌倦她。  终于,她累了,想抽身而退了,他却又缠上来,霸占着她。  爱吗?  可结婚三年,除了至亲,无一人知道许绒晓是欧梓谦的妻。  不爱吗?  可她疯了三年,他却不离不弃,每日以挨她一个耳光,换她吃一口饭的方式,把她养的健健康康。  哭过,笑过,分过,闹过……  兜兜转转一圈,他们才终于意识到彼此在生命中存在的意义。欧梓谦是许绒晓的劫,许绒晓是欧梓谦的命!

  • 天外飞仙.外星人E.T最新章节

        外星人来到了地球
        会带给我们什麽?
        值得期待

  • 最终在青春里走散最新章节

        曾经用最美好的年华,爱上一个人,以为那就是永远,可最后依旧敌不过时间。

  • 寡妇门前多美男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郑佩云成了死了丈夫,勾了小叔子的狐狸精寡妇。这真是冤枉,她虽然嫁了两年,但还是个冰清玉洁的好姑娘。身上有空间,会调香,只盼着以后嫁个会疼人的好丈夫。怎料好男人太多,一个比一个好?郑佩云表示,这是要逼死选择障碍症的节奏!

  • 军婚情劫:少校的露水贤妻最新章节

        沈又夏从没想过,自己就这么变成了未婚先孕的浪荡女人,而且肚子里的这个孩子,竟然还是车震的结晶,想想都觉得自己下贱、不耻。可他既然来了,沈又夏还是想留下他,毕竟是一个小生命,也正好可以利用这个借口,不遵从家里的安排,结那个没有感情的婚。只是,孩子的爹是怎么找来的,这肩膀上的几道杠啊星的,又是怎么个意思?自己就这么攀上高枝了么?沈又夏轻轻地说,不,我拒绝!

  • 救个女神当老婆最新章节

        宿醉醒来,身边躺着一位冷艳高贵女神,要求完成诺言,原来是js330

  • 明末天朝最新章节

        张宇回到明末,他不仅自己回去了,而且将以大学城为中心附近一大块土地都带回去了,以现代科学技术为背景,从一个小山村开始,张宇开始改变历史的走向,建立一个前所未有之新帝国。而且事情并没有张宇想象中那么简单,在不久之后张宇发现,经过时空穿梭之后自己竟然不再衰老……js330

  • 神魂不灭术最新章节

        杨浩无意中,获得仙界顶级功法《神魂不灭术》。此功法为何会流落到下界?为何这么牛叉的功法,却被告知是邪功?
        这部功法是否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且看杨浩如何一步步揭开功法的秘密,揭开仙帝的阴谋,住仙帝的房子,玩仙帝的妞。
        **************************************************************************************
        书友交流群小剑微信号luokai104

  • 锦宫歌最新章节

        内容简介:无忧无虑的我,没有绝色之姿,更没有精算的手腕。原以为,会这样平淡地过一生。及笄之年,妹妹光华耀眼,引来虎狼,引来横祸。家道中变,从千金小姐沦落为宫女,一入宫门,沉似海。为人奴婢,骨气,尊严,委屈,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在宫里,不能适应,就只有死亡,有人笑,有人哭,有人为了往上爬不惜一切代价。最底层的人,也就是最真实的人。我看尽宫里的是非,也吃尽了苦头,和宫廷画师林峋相识,是宫里最美的事,并肩齐看比翼鸟。执手齐画天下秀。不到一年,他成亲了,成了驸马,因为一幅香雪海画,那是我赠予他的画。新娘,…

  • 都市猛禽进化史最新章节

        爷爷,那是什么鸟啊?”小萝莉指着正在偷吃栏杆上腊肠的灰鸟问道。老人拿着晾衣杆一杆子抽了过去,那灰鸟翅膀明色气流涌动,灵巧的躲过杆子,嘴里发出叽叽叫声。“打不到我,略略略”“叽叽叽”rn老人气喘吁吁的说道:“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

  • 乙兵最新章节

        劣质码字工不慎穿越书中世界,相遇笔下主角。
        以谋士之名,以两块五一副的扑克牌为器,化身玄元大陆传说中的乙兵智者。开疆扩土,无往不利。更惹万千美女争相……唾弃!

  • 一念成瘾:傅少的心尖宠妻最新章节

        简长晴知道傅念琛心里住着一个女人,一个他爱了八年的女人。可是简长晴不知道,傅念琛对她说的那句“你好,傅太太”,不是孽缘的开始,而是八年相思的终结。

  • 疯狂特种兵最新章节

        “长官,中国的六个航母编队正向日本海靠近”故事进入第三部,陈飞扬穿越回现代社会,却和已经退役的原来的老部下林肖万大头他们相遇,哥几个重新聚在一起,加入黑帮,和想来中国搞事儿的日本黑帮展开撕杀,用最先进的现代超级轻重武器,最终反攻日本本土,在日本列岛上掀起腥风血雨

  • 我成了游戏世界的魔王最新章节

        “恭喜你,少年,你被游戏之神选中了。”  “你将成为游戏里的勇者,杀死魔王营救公主,拯救整个游戏世界....”  “等等,不好意思,我好像拿错稿子了,我再找一下。”  .......  “终于找到了....”  “咳咳,再次恭喜你,少年,你被游戏之神选中了。”  “你将穿越成为游戏里的魔王,杀死勇者劫走公主,破坏整个游戏世界.....”  游戏魔王系统......正式开启!  .............  【书友交流群:822140604】

  • 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最新章节

        她,赫赫有名的豪门弃妇;他,尊贵神秘的陆家三少;“宋医生,我想请你吃个便饭。”“对不起,医生不能接受患者的吃喝。”他长臂一伸,双手钳住女人的下巴:“女人,你是在玩欲擒故纵吗?”她意识到危险,想逃;他却步步紧逼,直追。她冷笑:“陆三少,尊重两个字,你知道怎么写吗?”他将她逼进了墙角,“宋医生,我读书不多,还真不知道怎么写。要不,你教教我?”她不屑的轻嗤:“滚——”他勾唇一笑:“宋医生,你少说了两个字。”“什么?”“床单!”

  • 满园鲜香:农家俏厨娘最新章节

        “哥哥,不可以!”“谁是你哥哥,叫夫君。”小厨娘沈曈当初为自保捡了个小乞丐认作哥哥,种田经商一心将其培养成才,眼看着傻子小乞丐变腹黑小书生,一朝金榜题名成为俊俏状元郎,以为自己从此可以靠着哥哥一辈子吃喝不愁了,谁料到他突然翻脸不认人,当众撕毁她当初为他办的户籍文书,宣布与她断绝兄妹关系,摇身一变成为当朝太子殿下……

    本章内容提要:
    ...    对于奥克塔薇尔来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南宫荣在与深渊展开精神方面的战斗而什么事都做不了并不符合长公主殿下的性格,她很快便将武器拿了出来在树根表面这里戳戳那里捣捣,也不知究竟在忙活些什么。     “你到底在做啥?”被对方转得眼晕的林薇音最后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顺便打断了奥克塔薇尔的动作,“万一精灵们在这里......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