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荣晕倒之时,守在附近的奥克塔薇尔当即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少年。这完全是长公主的下意识动作,她根本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自然也没可能提前做好准备,所以女孩与其说是扶住了少年、不如说是抱住了少年更加合适一些。

    更加准确的说明则是,南宫荣的脸啪叽一声径直埋进了奥克塔薇尔胸口,深深的那种。

    然后旁边的林薇音便眯着眼睛用十分淡定的表情看着长公主殿下的俏脸迅速变得一片通红继而从头顶上呯的喷出大量白色蒸汽接着一手按住便宜哥哥的肩膀将他推开另一只手则握成拳头狠狠砸在了南宫荣的鼻梁上。

    “西奈——!!”

    好吧,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还算正常,假如南宫荣只是假装晕倒实际上想要揩油的话。然而被奥克塔薇尔迎面一拳揍过去后,少年并没有捂着鼻子泪流满面地痛呼些诸如【很疼耶,你是想彻底干掉我吗】之类的台词,甚至连半点反应都没有,就像个破布娃娃般当场软塌塌的向后倒了下去。

    等长公主发现不对时,已经来不及伸出手去抓住少年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失去平衡栽向地面,接着整个人的身体无比突兀的忽然停在了半空之中。

    倒不是少年被揍醒了什么的,也并非他在装晕,而是这家伙的手仿佛牢牢吸住钢铁的磁石般紧紧贴在了树根表面,将南宫荣【挂】在了那里——不知道的还以为这货正在单手握着某个支点做一些高难度动作的表演,说是玩杂技估计都有人相信。

    但奥克塔薇尔看着南宫荣那虽然没有歪掉可鲜红色的液体却从两道孔中不断流出的重重挨了一拳的鼻子,一点也不觉得少年是在表演杂技或者惊喜整人节目。

    他是真的晕了,并非被长公主揍晕而是手刚刚放到世界树根部表面整个人就当场失去了意识,连鼻血被打出来了都没有半点反应。

    也就是说这家伙之前一头埋进自己胸口的时候,同样也是昏迷不醒的状态,根本什么都没感觉到?奥克塔薇尔想到这里本来正打算松上一口气,可不知为何却又觉得心中憋闷得十分难受,满满的充斥着不甘、火大、纠结以及哭笑不得。

    难道就这样让他白白占了便宜不成?可仔细想想的话,南宫荣当时整个人都昏迷着啥都感觉不到,长公主若是刻意隐瞒这件事情也就算了,主动对少年提起的话,那得有多尴尬啊……

    “你在那里纠结个什么劲啊喂?”林薇音此时已经快步冲到南宫荣旁边将少年的身体托了起来,扭头看着就在附近的长公主殿下很是不爽地说道,“快点过来帮忙!”

    奥克塔薇尔这会儿总算是回过了神,帮林薇音扶住全身上下没有一丝力气的南宫荣后不禁很是疑惑地问道:“他这到底是怎么了,说好的触电呢?”

    “人体被吸住也是触电状态的一部分——才不是!”林薇音跺着脚做了一个摔的动作,尽管她并没有真的把便宜哥哥给摔出去,“你是耍魔法的吧,看看他到底出了什么事应该是你的职责才对,怎么会问到我的头上来?我还想问你到底是个神马情况呢!”

    “呀,精神魔法这种玄乎玩意我其实并不擅长的啦……”奥克塔薇尔正打算讪笑着萌混过关,却看见林薇音冰冷的眼神中泛起了骇人的红色光芒,就好像某种决战兵器启动了似的,忙不迭避开了对方的目光对着树根上下其手了起来,“不过稍微看看是神马情况应该没什么问题,等我几分钟就好。”

    安洁洛特这会儿也是来到了几人身边,望着眼前的奇怪日常忍不住又好气又好笑的挥了挥手道:“都别闹了,把南宫荣扶好别让他的手离开树根表面,否则他很有可能这辈子永远都是植物人了。”

    奥克塔薇尔一边配合林薇音把南宫荣靠在树根上一边不禁好奇地问道:“你知道他这是遇到什么情况了吗?”

    “深渊这次并没有抗拒南宫荣的精神进入选择主动出击,而是将他吸入了自己的内部。虽然主动把敌人放进自己的意识海里是非常危险的做法,可同样在精神力的对抗中也能占据绝对的主场优势,我认为少年的精神此刻多半是被深渊意志给困住了。”

    听完精灵妹子的解释后林薇音非常果断的竖起食指给出了自己的结论,尽管用的是疑问的语气:“呃,灵魂出窍?”

    “这倒是个很形象的说法。”安洁洛特等到二女将南宫荣安置好了之后方才环顾着周围包括卫兵在内的所有人严肃认真地询问道,“你们之中有谁能够施展精神类法术的,哪怕只是对树根做一个简单的内部探测都行。深渊此刻多半正在忙着集中精力对付南宫荣,对于这种探测应该不会感兴趣才是。”

    很可惜,即便是精锐卫队士兵也并非能够轻易掌握精神魔法,拥有这类法术天赋的人比普通元素法师要少得多,简直可以用大熊猫来形容,哪里是随便在人群里指一圈就能找到的?

    所以不出意外,回应安洁洛特的是一阵难堪的寂静。

    “难道我们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南宫荣和深渊意志战斗而没有任何办法了吗?”

    晨语非常及时的接过了精灵妹子的话茬对她安慰道:“没关系,我们还能使用一次神术,若是最后实在不行的话,可以拿来作为翻盘的杀手锏。”

    “喔,的确,晨语你说的很对。”安洁洛特先是用赞同的表情冲自己的系统点了点头,继而歪着脑袋正经八百地问道,“但救下南宫荣后却没能解决掉感染了世界树的深渊又该怎么办?”

    很显然女孩并不同意冒险用神术救下南宫荣,奥克塔薇尔和林薇音虽然对此感到不满却也没有多说些什么。毕竟她们俩都是那种会经常做出选择的人,能够理解安洁洛特的做法,而且换成她们自己估计也会做出相同的选择吧。

    现在众人只能祈祷少年能够解决掉世界树内部的深渊意志了。

    ——————————————————我是分割线——————————————————

    南宫荣如今的状态非常好,简直可以用得意来形容了,以至于他每次走在无人的地方都会忍不住高兴得哼出小调。要知道同盟最近这段日子在帝都烈达纳城外一直闹得很凶,很多人都以为城市要守不住了,却不想马蒂亚斯在最后时刻完成了人造魔兽部队的出击准备,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奥克塔薇尔长公主殿下带领自己的同学兼部下操控魔兽轻松击溃同盟那半机械化的部队,解除了敌人对帝都的包围。如今每个学员都被市民们当成了英雄乃至救世主对待,走在大街上总能受到无比热情的欢迎。

    当然作为一向低调的人南宫荣并不是很喜欢这些事情,身为一位有名将领的儿子的比斯特那样的纨绔对此显然要更加适应,他最近也确实混得各种风生水起。然而问题是在与同盟的战斗中南宫荣和他的坐骑纳基里斯发挥出了远超常人的实力,不仅斩获了最多的战功甚至还顺道救下了同村的妹子薇伦汀娜,使得少年想低调也低调不起来。

    这几天奥克塔薇尔正在和帝国的小正太皇帝莱伊陛下商谈将原本属于秘密的魔兽部队正式转正的事宜,鉴于双方的姐弟身份这件事也只是走个过场罢了,换言之南宫荣等人很快便会从学员变成正规军人;再加上长公主已经将少年提拔成了自己的副手,可以说他的仕途乃是风光无限吧。

    不仅如此薇伦汀娜还就先前初次出阵之际南宫荣对她的告白给出了肯定的答复,两人正式开始了交往,纵然少年的心境再怎么淡定,如今也是依然会忍不住笑出声的节奏啊。

    无论是外人还是少年自身都会这样认为,但南宫荣却是时不时总会有一种异样感从心底冒出来,只不过少年完全说不清那到底是什么。

    在一如既往的给很少出门经常懒洋洋的躺在空地上晒太阳的纳基里斯投食的时候,南宫荣终于忍不住将这些天来始终憋在胸口的此事向自己的坐骑说了出来。

    “会不会是你想多了?”蛇女萝莉一边嚼着南宫荣从食堂偷啊不对、顺来的手撕鸡的骨头一边看着他含糊不清地说道,“身为平民忽然取得了在战场上直捣敌军指挥部瓦解了对方全军攻势的逆天战绩,回来后受到了大量封赏还得到了妹子的垂青,自然会无意识间产生一种不真实的错觉,害怕这只是一场醒来就什么都没有了的美梦。没关系,调整好心态放松自己并尽快习惯这种生活就可以啦。”

    “你绝对不是我的那只蠢萌坐骑,标签是笨蛋的纳基里斯不可能做出如此合情合理的分析,快点老实交代你丫的真正身份究竟是谁!?”

    纳基里斯果断抽出嘴里咬得破破烂烂的鸡骨头扔到了南宫荣的脑袋上:“我是你姑奶奶!”

    “嗯,好吧,是真的纳基里斯。”南宫荣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摆出一副刚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模样拍掉了头上某个奇怪的东西,继而冲对方耸了耸肩道,“你说的对,应该就是这种不安的心理在作祟。你知道我曾经做过猎人,在荒郊野外单独面对猛兽自然不会有什么安全感,大概是那个时候留下的坏毛病吧。”

    “生活质量变好了反而感觉到不安和不真实吗,你这人还真是麻烦。”蛇女萝莉重新撕下半个鸡腿塞进嘴里再度咀嚼了起来,这次看上去似乎并没有打算把少年的脑袋当成垃圾篓的样子了,“要不这样吧,刚好昨天你才和薇伦汀娜成为了男女朋友,今天把人家约出去逛逛街如何?培养一下两人感情的同时,也顺便给你自己散散心。”

    南宫荣考虑了几秒钟后决定采纳这个建议,朝纳基里斯竖起了大拇指夸赞道:“很不错的主意,就这么办吧。不管你是由谁假扮的,我在这里都要由衷地感谢一句。”

    “滚!你才是别人假扮的呢,老娘明明就是本尊!晚饭别想回来吃了,我连一片面包渣都不会留给你的。”

    “放心吧,我不仅没有打算回来吃晚饭,同时还不打算回来过夜呢。”

    正在嚼鸡腿的纳基里斯险些没被呛死,一边剧烈咳嗽着一边颤悠悠地抬起胳膊伸出手指着少年艰难地说道:“卧槽,你小子绝对是假扮的,真正的南宫荣不可能表现得这么胆大包天,竟然第一次带妹子出门就想要把对方给推了!”

    听到蛇女萝莉这样说的少年也是禁不住愣了一会,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行为和以前那个低调淡然的少年确实有点不同,但……并没有太过在意。

    “别闹,人总是会变的,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自己稍微改变一下以进行适应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吧?”

    纳基里斯果断翻着白眼给了南宫荣一个【你说的很有道理我完全无可反驳】的表情,然后就自顾自的去对付手撕鸡了不再理他。

    离开了奥克塔薇尔为自己和蛇女萝莉在皇宫内安排的小院子后,南宫荣在培育操控者的学院里找到了薇伦汀娜。女孩正在训练场上折腾着自己的树人和跟她陪练的对手,不断地进行着各种攻击和防御,显得十分努力。

    当然在看见南宫荣过来后这场模拟战也就没法继续下去了,陪练的那个运动头女生——少年记得应该是薇伦汀娜的室友——明目张胆的对女孩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接着在薇伦汀娜的跺脚声中吐着舌头飞快地离开了。

    “呃,别理那丫头,她就是个人来疯。”薇伦汀娜拍了拍身边的坐骑让它自己到旁边玩去了之后,方才看着南宫荣轻轻地问道,“找我有事吗?”

    女孩眼中温柔的光芒险些让少年整个人都沉醉了进去,不过南宫荣很快便偷偷在腿上用力掐了一下,让自己恢复清醒并回应了女孩一张笑脸:“方便的话,陪我去逛个街如何?”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84章 身陷其中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84章 身陷其中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84章 身陷其中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84章 身陷其中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384章 身陷其中】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家有悍妻:僵尸宝宝萌萌哒最新章节

        艾家,一个传说中的玄界执法家族,手执执法棒,世代以匡扶正义为己任这样一个牛逼闪闪的家族却在几百年前被诅咒,从此迅速没落,偏偏仅剩的一脉单传也逃不过这被诅咒的命运。身为艾家的第147代传人,且看她是如何带着她的僵尸宝宝和那所向披靡的Team升级打怪冲破重重阻碍,最终在成功打破诅咒!“绅士风度是什么?”“绅士风度呢,就是你以后要对我好,要给我绝对的信任,无条件的宠着我,唔。反正就什么都要让着我就对了!”

  • 朱门贵女最新章节

        【阿里文学原创】谢长烟上辈子机关算计最后还是折在了自己夫君手上,沦为一抹幽魂,日日夜夜在阴间游荡。挟怨而死,判官面前突获小阎王青睐;携恨归来,傍上小阎王金大腿的谢长烟重回及笄之年,这一次有超级外挂在手,她誓要把上京城搅和个翻天地覆!谢长烟磨刀霍霍:上辈子不让她好过的人,这辈子一个个的谁也别想安生!小阎王大手一挥:没听到夫人吩咐吗?还不快去把那些蠢货抓来煎炒烹炸一百遍?!【一句话简介】这是一个女主男主从斗智斗勇互相利用到相亲相爱的故事。

  • 绝品小神医最新章节

        校花又痛经?我来按摩!御姐乳脉癌?闪开,让我来!小萝莉病了?让叔叔瞧瞧!王老板癌症晚期?对不起,挂号排队去吧,今晚没空,嫦娥姐姐约了!

  • 蔷薇密码最新章节

        久未谋面的远房叔叔去世了,留给宋瑾一笔奇怪的遗产与他同为遗产继承人的,还有叔叔的得意门生苏暮夜,一位才华横溢而性情冷淡的年轻教授苏暮夜手中一只刻有蔷薇密码的黄铜怀表,将他和宋瑾的命运联系在了一起……蔷薇的骑士们,死亡是结束,也是开始。

  • 国师太腹黑:绝宠小狐妻最新章节

        穿越变成狐狸,却遇到一个无良师父。“师父……人家是、是母的!”小狐狸囧。“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父亲给你洗澡,还分公母么?”无良师父道。……“说好的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呢?”小狐狸盯着放在自己前面的大掌,磨牙。“一日为师,终身为夫!”不良师父道。“是终身为父!”小狐狸拼命地尖叫!“很好……你被逐出师门了!”无良国师毫无压力的将小狐狸抓了回来!“等等!那个我是兽,你是人,不好……”小狐狸绞尽脑汁。男人眸光微闪:“这个你可以放心!”说完,毫不怜惜得将会小狐狸拆吃入腹……最后,小狐狸最后连一根狐狸毛都没有保住!她愤愤然:这个臭男人!哦不对,他不是人!

  • 逐道三千界最新章节

        流浪于三千世界,逐道周天,由武入道~~~穿梭于众多世界,是机缘?是棋子?js330

  • 契约鬼夫慢慢撩最新章节

        陶佳意外成为了一个商业巨头萧家大少爷萧良的未婚妻,可是她倾心的人却是萧良的弟弟萧睿。萧睿温柔阳光,萧良阴沉冷酷,而且…他竟然是个鬼。

  • 千金归来:腹黑总裁复仇妻最新章节

        十三年的仇,意外失身的恨,全都化为隐忍,一场交易,三年蜕变,三年后华丽回归,来接我回家的人是我恨的人,也是帮助我逃脱魔窟和助我蜕变的人,世事变迁,物是人非,时间冲淡了一切,蓦然回首,我才知道,恨早已被爱替代。

  • 诱心计:总裁大人我投降最新章节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是与她一起被绑架的人质。第二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是A市乃至全国警界都称为传奇的男人。第三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竟然是阳风集团的总裁!许染风将顾晓压在墙上,然后开始耍无赖。“我就问你三个问题。”“你是不是跟我睡在同一张床上过?”n  “是……”n  “你是不是看过我的身体?”n  “是……”n  “你是不是摸过我的身体?”n  “是……”n  “既然如此你是不是要对我负责?”n  “是……”n  啊?n  顾晓一脸懵逼。哦,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 朱颜赋最新章节

        手刃恶吏是巾帼,红颜恨,斩妖魔。披发仗剑,千古有评说。  QQ群335256006

  • 仙武都市最新章节

        秦始皇三十六年,全球各地出现神秘陨石,其中一颗坠落在昆仑山脉,释放出磅礴灵气,笼罩整个华夏大地,地貌与天地法则大变,从此拉开大修炼时代,从文明走向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两千两百年后,人类文明高度繁荣。东亚华夏世界的修行盛世千年不衰,在西欧超魔导帝国拔地而起,北非依然被法老神秘的力量笼罩,而更遥远的美洲世界玛雅人建立起辉煌的文明……这个故事发生在玄幻版的二十一世纪大都市,从一位继承霸王血统的项氏后人身上开始。

  • 独宠异能王妃最新章节

        她是妖艳撩人的异能者,偏倒霉地被柏档出卖穿越成了被渣夫贱女迫害的侯门疯妇。她惩贱女、踹渣夫,一不小心却招惹了某爷一枚。此爷身份尊贵、皮相撩人,在别人眼前高不可攀;在她面前却是化身行走荷尔蒙,分分钟上演情话剧,致力撩她到底!……“喂,你不会是喜欢我吧?”过了一会儿,见他目不转睛地望着自己,拂苏忍不住说。“我允许你喜欢我。”司空景回答。“我拒绝。”“拒绝驳回!”司空景立刻否定,没错,如果是这只‘小狐狸’,他允许她喜欢。“霸道!”拂苏郁闷了,“我可是有夫之妇,出轨是要被浸猪笼的。再说了,你难道品味奇特,专爱别人的女人……”那句‘别人的女人’听得司空景很不爽,他长臂一拉,再度把拂苏拉到自己怀里。

  • 浪尸最新章节

        我是一个半吊子捉鬼师,浪荡阴阳两界,原本是帮阔少驱鬼僻邪,却不料爱上阔少的未婚妻,自此恩怨纠缠,踏上一条无法回头的尸途鬼路。怒海行舟,荒岛夺宝,自造灵界,杀遍四方鬼魅,一时威风八面。被兄弟出卖,被小人陷害,被情人抛弃,虎落平阳,身陷魔爪,一时悲惨凄凉。体验恐惧,战胜恐惧,做一个真正的强者,逆袭复仇,重登人生巅峰。人如何对我,我必加倍还予人!我就是尸!倾力打造恐怖美学,魔幻史诗。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最新章节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这才是男人该有的生活!赵洞庭穿越成皇,为这个小目标不断奋斗。

  • 密室最新章节

        你以为你看到了真相?不,它只是离你越来越远……

  • 破晓最新章节

        这个故事已经在我脑海中盘旋很久了。我想写的是一个英雄,一个有血有肉的英雄,一个没那么多主角光环一个相对真实的英雄。他的一生充满了传奇,也充满了无奈与凄凉。有欢乐,有泪水,也有温情,但更多却的是冷酷。复仇与救赎,这两个意义完全相反的词,贯彻了他的一生。为了复仇,他犯下了滔天大罪;为了救赎,他又付出了自己的一切。这就是我们今天的主人公他的故事,要从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小村落开始说起

  • 剑仙在上最新章节

        霸者无双!    勇者无惧!    仁者无敌!    人族纷争,妖族霍乱,神族自危,诸强鼎立,风云际会。    少年十载出深山,一步入凡尘,却只是世俗轮回的阴谋伊始……    【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苏月夕】

  • 永夜真祖最新章节

        当黑雾笼罩大地,蛰伏的灾难濒临而至。    有的人挡在前方,被无数的妖魔撕碎,只剩一曲长歌,黯然回荡。    也有的人张开双臂,跪拜着,迎接黑暗的到来。    风起长林,白骨铺路,唯有永夜长存!

    本章内容提要:
    ...    南宫荣晕倒之时,守在附近的奥克塔薇尔当即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少年。这完全是长公主的下意识动作,她根本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自然也没可能提前做好准备,所以女孩与其说是扶住了少年、不如说是抱住了少年更加合适一些。     更加准确的说明则是,南宫荣的脸啪叽一声径直埋进了奥克塔薇尔胸口,深深的那种。     然后......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