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上南宫荣只需要和深渊怪物及其被感染者表面接触一下比如说握个手拍个头什么的便能吸收对方体内的能量,但那也是在理论上,并非对所有目标都合适。如果握个手就可以吸干丝蒂芬妮的能量将她整个人都无力化,哪怕骚年心里一百个不愿意联盟那群唯恐天下不乱是说做事向来没谱的家伙也会拼命将南宫荣包装成超级小鲜肉然后支持他对黑发少女展开攻略的,并且还美其名曰把妹子就是在拯救全世界。

    可惜南宫荣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见了面交谈不到两句就开打的丝蒂芬妮也比某个身穿红黑二色哥特装使用各种时间系能力的美少女要更加难以攻略,因此这种很有可能被联盟实现的情况并未发生。

    少年确实可以强夺实力比自己高出很多的深渊阵营的敌人体内的能量,但那终究是有上限的。面对生命之树这个级别的存在时,南宫荣别说在树皮表面摸一摸了便是戳个洞把手指伸进去都没用,大树对自身能量的超强控制力可以有效阻止少年特殊体质对深渊能量的吸引,只要它不随便调动能量施展技能南宫荣就始终对其无可奈何。

    这还是在受感染的生命之树无法随便乱动的情况下,换了一不开心就用弩箭糊人脸的丝蒂芬妮,南宫荣别说摸摸女孩揩油了怕是连靠近都做不到,又怎么可能让她保持静止不动的状态然后去抽取深渊能量?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联盟把某个女仆咖啡厅的店长大人和他的后(神兽)宫团派了过来给南宫荣帮忙、作为正宫的名为艾蜜琳娜的规格外少女也成功将丝蒂芬妮给揍趴下了,他也没可能通过表面的皮肤接触就吸收掉黑发少女体内的深渊能量。

    难不成要像某个穿越到异世界后努力将自己伪装成大魔王实际上在面对各种boss的时候内心慌得不行的网游宅一样把手指伸进女孩身上一个不可描述的洞里面……咳咳,你们啥都没有看见。

    总之在南宫荣向请求少年给生命之树做一次净化的安洁洛特叙述完自己面临的困难后,精灵妹子当即笑着对他轻轻摆着手道:“关于这点不用担心,生命之树毕竟不是自然长成的植物,被制造出来的它有着属于自己的核心,去那里的话我想你应该可以对其施展出自己的能力。”

    “好吧,如果是那样我确实可以尝试一下。”南宫荣想着若是直接进入核心的话没准可以瓦解掉生命之树对于深渊能量的控制力,便点头同意道,“不过你们有弄清楚这棵树到底是怎样受到感染的吗?”

    得到少年的肯定回答后安洁洛特一边走出房间在前面带着路一边略显无奈的叹息道:“目前还不清楚,昨天还是好好的今天突然就变成这样了。再说也没有可疑的家伙在附近出现过啊,真要有浑身充斥着深渊气息的人或动物现身在生命之树周围扎营的难民们肯定会立即注意到,敌人根本不可能有机会接近大树。”

    南宫荣刚想下意识地认同精灵妹子的说法,脑海中却忽然闪过一幅画面,继而果断改口道:“等等,不是有一个家伙可以正大光明的接触生命之树吗,而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和它进行能量交换的。”

    安洁洛特的俏脸当场就白了,尽管她的皮肤原本就很白不过现在变得更加夸张,完全看不到其它一丝一毫的色彩:“你是说……那头为生命之树补给地脉能量用的魔宠?”

    “啊,这里面的问题可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了。”奥克塔薇尔很快便想明白了少年话中的意思,一把拉住南宫荣的胳膊拽着他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快点解决掉此处的麻烦,然后再去确认其它地方吧,事情有可能变得大条了。”

    受到惊吓的精灵妹子眼瞅着就要陷入六神无主的状态,她周围的那些卫兵也是一个个面无人色;然而由于长公主带头站了出来,他们几个人也受其影响迅速恢复了冷静,意识到只是发愣的话根本无法改变现状,便跟着加快了脚步。

    “你说的没错,是要抓紧时间了。来吧,我们坐传送阵过去。”

    生命之树的核心和外界是没有和外界直接相连的通道的,它被密封在大树的深处,只有通过传送阵才能进入。很幸运,安洁洛特是掌握着进入方法的少数人当中的一位,在她的带领下众人很快便来到了那个密闭空间之中。

    “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呢。”林薇音环顾一圈后随即给出了自己的评价,“我还以为会像电影里演的那样起码有着篮球馆的大小,结果却只有一间教室这么大?”

    奥克塔薇尔朝空间的中央位置努了努嘴示意道:“人家的核心是一只苹果,整那么大空间做什么?”

    没错,出现在众人眼里闪闪发亮的所谓核心就是一只金灿灿的苹果,能够感受到它散发出来的近乎于实质的浓厚生命气息。这只小苹果被一根枝杈轻轻托举在半空之中,位置大约和成年人的胸口持平,伸出手便能轻松拿到。

    不过安洁洛特显然没有将其取下来仔细检查的意思,因为在众人来到这个空间后,迎接他们的并非打招呼一般柔和的能量波动,而是十几根冒充触手的不断扭动着的枝杈,正阻挡在队伍与核心之间。

    这棵树虽说是人工制品,但也是有生命的,深渊在意识到安洁洛特他们来者不善之后自然不会打算坐以待毙,便操控大树对众人展开了袭击。

    “提前激活了吗,但已经迟了!”奥克塔薇尔一眼便瞧出了敌人的意图,抢在所有人之前挺着长枪飞快地冲了出去,阻挡在长公主面前的枝杈瞬间伴随着大量青色风刃变成了漫天碎屑,“南宫荣,跟上,你来这里难道只是为了站着发愣打酱油看我单独刷怪的吗!?”

    被点到名的少年顿时一个激灵回过了神,撒开脚步便跟在了长公主殿下的身后;周围的其他人也是随即反应过来,不约而同的朝核心展开了冲锋。

    枝杈被奥克塔薇尔砍得粉碎后很快便会重新生长出来,并且林薇音十分敏锐地注意到这第二波的枝杈强度明显比它们的前辈要增强了许多,甚至还明目张胆的带上了紫红色和深渊的气息。

    但也就这样了,不等小丫头做出什么动作,精锐的精灵族卫兵们便以摧枯拉朽之势扫平了挡在众人面前的阻碍。

    深渊能量是被激活了没错,可毕竟不是那么快就能产生效果的,在生命之树被彻底转化成深渊怪物之前,它根本不可能使出全力来和众人作战。而且也不知精灵是有着莫大的自信还是怎么的,他们并未在这个空间里安排傀儡之类的守卫,结果就导致深渊只能临时捣鼓出触手枝杈来应战,至于其战斗效率……

    看奥克塔薇尔一枪挥出斩断了托举着金苹果的枝杈继而在核心落地之前将其握在手中的动作便能瞧出个大概了。

    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触,这是长公主对核心的第一印象。它温润光滑得好似一块宝玉,想象当中碰一下便会迸射出许多能量的情况并未发生,甚至连热度不仔细体会的话都感受不到,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能量核心的样子。

    当然这些都是假象,奥克塔薇尔敢用自己这辈子剩余的全部节操打赌,真要作死把自己手里的这玩意用某种方法弄得不稳定了起来,它爆发出来的能量足够将整棵大树从中间炸成两截——还是一次性的,不存在因为自身重量从中折断的情况。

    南宫荣很快便赶过来从长公主那儿拿走了核心,还没等少年采取什么行动这玩意便噼里啪啦的迸射出大片淡紫色的电弧,让他差点把金苹果给扔到了地上。

    与此同时,一股肉眼可见的黑色烟雾模样的东西如潮水般从核心内部汹涌而出,瞬间将奥克塔薇尔笼罩了进去。当然被笼罩进去的还有后面的其他人,不过长公主已经顾不上他们了。

    因为此时此刻女孩耳边充斥着的是无数绝望的哀嚎、痛苦的尖叫以及怨恨的咒骂,在眼前什么都看不见的情况下这些声音几乎被无限放大,哪怕长公主用手指堵住耳朵也依然阻止不了它们疯狂地钻进大脑。

    实在受不了的奥克塔薇尔最后终于忍不住放开嗓子喊叫了起来,她本以为这样能够减轻痛苦甚至是盖过这些该死的声音,然而令女孩感到无比惊恐的是她根本没能听见自己的声音,哪怕她的嗓子已经因为用力过猛而出现了火烧火燎般的剧烈疼痛。

    奥克塔薇尔不知道这种可怕的状态究竟持续了多久,也许是几分钟也许只有十多秒,但就在她以为自己会忍受不住而即将陷入疯狂的时候,黑雾以及声音全都突然散去了,整个人当即全身一软用无比标准的鸭子坐的姿势瘫在了地上,贪婪地呼吸着空气的同时发现所有的贴身衣物都已经彻底汗湿了。

    “刚才的那是什么?”惊魂未定的长公主用手紧紧抓着胸口急促地喘息道,脸上满满的都是一副劫后余生的庆幸表情,“某种攻击性的魔法吗?”

    林薇音和几名卫兵均没法回答女孩的问题,他们的实力相对较弱,受到的影响自然也更大,目前的状况比长公主还要糟糕,只有瘫在地上大口喘气的份,别的什么也做不到。

    安洁洛特倒是没受多少影响的样子,应该是晨语及时出手保护了她,这会儿正在代替众人回答长公主的问题:“那就是深渊的精神攻击,你们听到的声音实际上并不存在,而是直接作用在大脑里面的,所以堵住耳朵也没用。对方会用这些声音扰乱并摧毁你的意志、腐蚀你的灵魂,把你变成一个在声音的刺激下狂躁得只懂破坏的怪物,最终成为深渊的傀儡。”

    “我的天,这就是深渊的精神攻击吗?”深深呼出一口气的奥克塔薇尔心有余悸地抹了把冷汗感叹道,“如果持续的时间再长一些的话,我只怕自己都要支撑不住了。”

    “持续时间?”精灵妹子仿佛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般翘起了嘴角,朝某个方向伸手指了过去,“别逗了,那种攻击不把你彻底折磨疯了是不会停下的,刚才之所以消散了完全是因为他啊。另外不得不说,我现在是彻底相信这世上真有深渊克星的存在了。”

    即便不扭头去看奥克塔薇尔也知道安洁洛特说的人是谁,然而长公主到底还是忍不住将目光转了过去。讲道理女孩纯粹只是在担心少年在和深渊的精神攻击对抗的时候有没有受到影响,并且想看看他现在的状态如何,是不是正在中二病发作的摆出一副牛气冲天的姿势装十三。

    但女孩看到的却是南宫荣一脸懵逼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的【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素质三连表情,要不是他的眼睛里面依然有着光明而非失去了神色的一片昏暗,长公主都要以为他被深渊给控制住了。

    “喂,你小子在犯什么傻呢?”金毛猫的及时开口如南宫荣哆嗦了一下,继而从愣神状态中恢复了清醒,“刚刚的精神攻击对你来说应该屁事都没有的吧,怎么整得一副被人给打懵了的样子?”

    “不是,我就觉得自己被电打了很长时间的样子,身体都快失去知觉了,脑子也一时半会转不过来,让咱原地愣会儿也没什么不对的吧?”南宫荣说着抬起手抓了抓头皮,似乎是在确认身体的感觉有没有回来,“嗯,好像没有受伤的样子。话说你们这是怎么啦,难不成刚刚深渊的精神攻击目标是我们所有人?”

    你才发现吗!?众人望着终于注意到这边的少年纷纷露出了哭笑不得的神色,却也未曾对他多说些什么。

    毕竟,是他化解了深渊的精神攻击从而救了大家一命。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80章 核心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80章 核心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80章 核心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80章 核心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380章 核心】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错婚诱情:帝豪强宠替身妻最新章节

        苏浅浅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人生当中的最美好的结婚典礼,竟然是替双胞胎姐姐顶包,简直就是荒唐。果不是自己被苏云兮威胁,打死苏浅浅,她也不会嫁给那个种猪一般的男人。传闻中,慕连城是一个阴狠毒辣的男人。可这些跟苏浅浅又有什么关系!新婚之夜,他和其他女人滚在他们的新床之上,苏浅浅一脸淡漠的抱着床被离开,临走之前,丢下了一包安全套,这让欲火烧身的慕连城顿时全身冰凉,他第一次审视了这个女人。高傲,冷漠。并不如传言中的那般大家闺秀,气质优雅,精明的苏家接班人。这些似乎跟自己都没有什么关系,慕连城娶苏云兮,也只是因为他恨苏云兮。阴狠无情,冷如撒旦的慕连城的心里隐藏着巨大的秘密。在他发现自己爱上了"苏云兮"的时候这一切变得复杂了。

  • 高富帅,统统趴下最新章节

        又高又有钱又帅气的男人,再厉害又怎样?看咱们又苗条又聪明又任性的女人来驯服!管你总裁还是皇帝,一并收了!坐看慕容家三姐妹,如何畅游异世界,快乐逍遥!

  • 皇商嫁到最新章节

        她是海城首富,商界一姐,却因一场阴谋重重的车祸魂穿异世。只是魂魄所寄的这位原主活得也忒悲催了些!钱多人傻死得快,断掌克夫配冥婚。呵!姐不发威当姐是哈?kitty啊!从此上京这位从棺材里爬出来貌丑守寡夫君不好找的叶大小姐踏上了一条我是奸商我怕谁的无耻之路。某女:赚钱不是姐终极目的,姐的口号是“窃金者猪,窃皇者诸侯!”某男:爱妃,外面风大,小心乱说话闪了舌头。乖!到朕碗里来!某神兽:菇凉!你骨骼清奇,别忘了完成那个神秘任务拯救苍生啊!某男女:滚!

  • 一见轻心最新章节

        你说你已经习惯了孤独。
        但有一天,一个女孩对你说:以后,有我在你不用那么辛苦去习惯一个人的世界。
        你以为那是破晓的天堂,却不知道这句话只是撕开了你心口上的一角,在以后的无数个日日夜夜里助长你疯狂的思念。
        轻轻,你说你见过最深沉的情话不过那一句: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但我为你种下了一整个庭院的柠檬百里香,你最喜欢的味道,为什么你还是不肯回来看我一眼?
        (大舟qq粉丝群,等你来撩,或者你来我撩~)

  • 丞相夫人您太匪最新章节

        &#;&#;穿越成匪,她认了,扛起一把大刀平定所有山寨一举成为当之无愧的土匪王。然而好日子还没开始丞相大人就率兵浩浩荡荡地剿匪了……
        &#;&#;据说大魏的丞相奇毒无比,奇丑无比,嗯,总得来说就是丑得影响国情,坏得人人得而诛之。
        &#;&#;所以就让她来为大魏铲除奸佞,剪除祸害,唉,什么?丞相大人的兵马已经围了山,那算了,咱们还是降了吧,保命要紧……
        &#;&#;且看一代毒相和穿越山匪的斗智斗勇。

  • 圣医兵王最新章节

        夏杨,‘兵王计划’中唯一的生还者。这位身怀逆天医术的超级兵王来到了沪都。瓦解黑道势力、勇斗各大世家,就连军方也奈何不得。且看这位逆天兵王在这花花都市如何写下属于他的传奇!

  • 酒鬼醉天最新章节

        独闯蹬天路,酒中定乾坤,醉拳傲天下,挥剑染苍穹。我笑,我颠,我狂修大道,难道,只是为了求得长生?js330

  • 快穿之超级恋爱系统最新章节

        “我宁可变成一只猫,也不要谈恋爱了!”“哦?那试试吧。”叮!穿越成猫咪。“就算是这世界上只剩下一个男人我也不要谈恋爱了!”“哦?那试试吧。”叮!穿越到只有一个男人的世界。对此,田青青很愤怒,到底还让不让人说话了!每天被系统强迫谈恋爱的人生,真的是无尽悲愤啊。

  • 姜糖甜蜜蜜:私生女的诱惑最新章节

        前世,就因为她是私生女,爸爸不重视她,养母和姐姐将她踩在脚底下,心爱的男人更是和养母她们狼狈为奸,设计她被爸爸赶出家门、染上毒瘾,最后还亲自给她注射过量毒品,害她跳河而死。今世意外重生,她再也不是那个软弱无能、任人宰割的私生女了。步步为营,让姐姐失去父亲欢心,离间养母生父离婚,掌握公司大权。面对渣男,柔情不再,慢慢摧毁他最想得到的,看着他一步步走向灭亡。她要让所有对不起她的人都付出代价!

  • 恨骨爱难安最新章节

        为了复仇,我顶着别人的身份接近他
        却发现他的款款深情背后也另有目的
        我们互相利用,又互相爱慕
        互相伤害,又互相救助
        谁能说得清
        到底是我薄情?还是他无情?

  • 尘骨最新章节

        所谓天命,不过是莫须有的束缚。  若要踏破星河,立志前行,从来不晚。  ——————————  书友QQ群号:415568005  (尘世傲骨~尘骨书友群)等你来!

  • 偷生萌娃,陆少上车太心急最新章节

        余晓瑶撞破渣男出轨,伤心之下,在酒吧喝醉,却被人强行要了一夜,事后她偷偷离开,一不小心还怀上了孩子,她偷偷将孩子生下,五年后,却有两个男人跑出来,自认是孩子的爸爸。到底谁是孩子的亲生父亲?是爱情来了,还是阴谋逼近?

  • 风水大师混官场最新章节

        一个会风水秘术的村官,神通广大,让无数人都为之震撼!为了救治自己的叔叔,不惜逆天改命,布置风水大阵,呼风唤雨!“其实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村长!”每次面对众人的惊讶,他总是这样低调!

  • 神域帝主最新章节

        神域帝主耗尽毕生修为终于逆转时空,重回万年之前。国未破,家未亡。他还有可以孝顺的父母,有可以心疼的妹妹和尊敬的兄长……此次归来,为了守护自己的亲人,就算弑神杀魔,逆天而行,他也在所不惜!

  • 邪王宠妃最新章节

        上官夭夭:“王爷,我要嫁给你!”古承煜:“扔出去!”……古承煜看着那对当着他面,肆无忌惮行鱼水之欢的蛇,黑脸道:“让王妃亲自照料本王的膳食!”“轰……”王府厨房,绽放成一大多火花……“爱妃,好!本!事!”古承煜咬牙切齿:“重建厨房的银两,便从王妃嫁妆中出。”“死男人!敢动老娘的银子,老娘跟你拼命!”上官夭夭瞪圆了眼。“由不得你。”上官夭夭哭嚷:“混蛋!老娘的银子!老娘准备养小哥哥的银子!”“养……小哥哥?”古承煜白衣翩翩,回眸浅笑。幽幽寒意,背脊一凉,上官夭夭缩了缩脖子:“王爷听错了!听错了!”白衣一闪,上官夭夭被打横抱起:“那便肉偿好了。”

  • 都市之圣手医仙最新章节

        从小生活在十万大山之中,跟着神医药亦子学习中医,后被师父赶到了余江寻找师伯,意外吸收了玉佩中的强大内息灵力,凭借着无双医术和内息灵力在花花绿绿的城市中逍遥快活。

  • 婚心萌动:傲娇总裁花式宠最新章节

        因为一句“我喜欢你”,刚成年的少女成了藤阁少主的囊中物,不讲道理,不分是非,只是一味霸道的强取豪夺。不准和女人搞暧昧。不准和男人搞暧昧。不准穿高跟鞋。不准穿超短裙。不准束胸……各种霸王条款一一上线。“我不爱你……。”“没事,强着,宠着,你就爱了。”

  • 我真是一个保安最新章节

        本来赵博以为自己这一生就是平平淡淡,工作娶亲生子,然后安享晚年,可是不知名的意外让赵博的生命多彩起来。    有了金手指,人生怎么可能平淡,就算是想要平淡,金手指也会给你掀起巨浪的机会,那么就让我来做一个不一样的小保安吧。

    本章内容提要:
    ...    理论上南宫荣只需要和深渊怪物及其被感染者表面接触一下比如说握个手拍个头什么的便能吸收对方体内的能量,但那也是在理论上,并非对所有目标都合适。如果握个手就可以吸干丝蒂芬妮的能量将她整个人都无力化,哪怕骚年心里一百个不愿意联盟那群唯恐天下不乱是说做事向来没谱的家伙也会拼命将南宫荣包装成超级小鲜肉然后支......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