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尽管是明摆着满肚子的不情不愿,陆行鸟和林薇音到底还是被安洁洛特与南宫荣强迫着待在一起了,模样显得十分搞笑。当然大家并不关心这两个小东西能不能和睦相处,反正只要能够上路了就行,到时候深渊自然会帮助她们俩摒弃分歧达成共识的。

    骑着陆行鸟赶路的南宫荣并没有看到精灵族的大部队,也不知是带路的安洁洛特故意绕了路还是他们全都隐藏在树林之中很难发现,总之少年未曾看到自己期待中的景象,入眼所见依然是一片葱葱郁郁的树木。

    以及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不过这片山峰是高低不齐的状态,正对着众人的是一处明显凹下去的地方,乍看起来有点像并不宽敞的峡谷。

    “前面开始就要进入禁魔区域了,所有人都打起精神来!”走在最前面的安洁洛特忽然头也不回地大声提醒道,同时也让逐渐觉得有些无聊的南宫荣顿时打了个激灵,“我们确实没有在山脉里面安排人手,可这并意味着深渊同样不会在里面活动。对方的杂鱼怪物在这个环境中最多只是被严重削弱,但凭借近战能力依然有着一定的威胁,都注意点。”

    南宫荣知道精灵妹子说的没错,深渊肯定会在山脉里部署一些杂鱼当成眼线来监视精灵们的行动,只要自己等人进入山区估计没多久便会被发现,留给他们的时间并不会很多。

    至于为什么很快就会被发现……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山脉或许是因为远古时期的地壳运动形成的,不仅改变了地形连地脉能量也被转移走了,结果导致山上寸草不生,放眼望去全是泥土和岩石,根本没有可以隐藏身形的地方。

    队伍在森林里的时候或许并不醒目,可一旦进入这个光秃秃的地方,想不被注意都难。

    安洁洛特终于不再走在最前面了,十名持盾的士兵代替她打了头阵,率先骑着陆行鸟进入了那片荒芜的岩石地面之中。他们踏入禁魔区域时既没有出现什么肉眼可见的彩色光芒也没有产生魔力被驱散时的奇怪声音,就好像走进了一座普通花园似的,若非精灵妹子有专门提醒过单凭肉眼看的话南宫荣完全不知道这就已经进入不能施展魔法的区域了。

    毕竟,和外界貌似也没什么区别的样子。

    第二批次进入的乃是仍然在互相闹别扭的林薇音与金灿灿,虽然有些不太靠谱但遭到深渊阻拦后小丫头是队伍里唯一可以展开反击的人——至少在明面上是这样——她需要在前排挡下攻击后迅速做出反应,必须走在这个位置。

    最后才是安洁洛特、南宫荣与奥克塔薇尔的组合,三个人都被当成了没有战力需要保护的咸鱼来对待。当然少年是藏了一手可以随时亮出单兵机甲来反击的底牌的,至于精灵妹子有没有同样藏了一手底牌他就不太清楚了,不过可能性应该比较大。

    陆行鸟的奔跑速度非常快,动作也十分灵活,哪怕没有平整的道路只有崎岖不平的地面它们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依然抵达了接近山顶的位置。此时已经可以看到有一些模糊的黑影藏在山石阴影中于队伍周围各种探头探脑,如果不出意外它们应该都是深渊派出的斥候。

    毕竟这鬼地方根本不适合普通生物生存,一路走来连只昆虫都未曾见到。

    南宫荣的眼角余光看到奥克塔薇尔正在翻着手掌做手势尝试施展魔法的样子,便拉着身下灰不溜秋的陆行鸟的缰绳主动靠过去好奇地问道:“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

    “没,在这里完全感受不到丝毫魔法元素的气息。”长公主苦笑着冲少年摇了摇头抱怨道,“也就是说某位年过三十的魔法师即便体内魔力再多,周围没有可以调动的魔法元素依旧不能施展法术,是真正意义上杜绝所有魔法的地方呢。不过斗气、火药以及电能等在此处并不受影响,战士和科技武器照样能发挥作用。”

    “我明白了,这里一定是被刺猬头的把妹之手用自身的不幸给诅咒了!”

    耗费魔力却只是捏了一手空气的奥克塔薇尔果断将这些空气连同手掌一起拍在了南宫荣的脑袋上。

    脸上表情毫无波澜的少年十分淡定的拿开了女孩的右手,继而扬起头颅用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模样貌似认真地说道:“不好意思,开个玩笑而已。另外如果若是真的遇到危险了,你也不要继续藏着捏着,武技该用就用吧。现在看来这些尖耳朵投靠了深渊的可能性已经非常低了,只不过他们似乎隐隐约约有些排外,不愿意相信别的种族,我们如今要做的不再是过度提防而是要尽量争取对方的信任。”

    少年说话时刻意压低了音量,只有他自己和奥克塔薇尔两个人能够听得到,在不远处的安洁洛特看来两人只是在说些不知道具体是什么的悄悄话罢了。

    长公主对于南宫荣的说法很是认同,除了与南宫荣同是辅助装置使用者的安洁洛特似乎多少有受到联盟影响对其他种族没什么偏见一路上和众人有说有笑之外,其余的精灵却连对话都没有一次,怎么想都不太正常——和少年一行人接触的尖耳朵就算全都是训练有素纪律严谨的士兵、将精力放在了任务上而没有心思和他们聊家常,那最起码也得见面后自我介绍一下的吧?

    这是交流时的基本礼仪,偏偏对方却刻意忽略无视掉了,可想而知这些家伙有多么不待见南宫荣等人。

    当然也有可能这是精灵族长老会有意命令部队采取的【冷处理】方式,但不管怎样对方不想和别的种族接触的意思已经表达得相当清晰了。

    仔细想想尖耳朵们会有这样的反应也并不奇怪,他们原本安安静静地生活在森林之中,一边发展自身一边注重保持与大自然之间的平衡,小日子过得可以说是舒舒服服;结果深渊突然出现二话不说就开始大肆污染森林掠夺资源,精灵们奋起反抗之际联盟的辅助装置又紧跟着出现了,随后得知了这个位面之外发生的许多事情,能不让人家产生出【你们这些外来者在别的位面打架就是了为什么要牵扯到我们】之类的想法么?

    所以无论是对深渊、对联盟还是对南宫荣一行人,这群尖耳朵都打心底不欢迎他们。

    奥克塔薇尔刚要张口回应,却看见左侧高处山崖上猛然跳下来了一个黑色的影子,正是一只经典猎犬造型的深渊怪物,目标正是她旁边的南宫荣。

    看起来不管到哪个位面这小子都是最受深渊【欢迎】的存在啊……

    还不等众人有所行动,两边高耸的山岩中便迅速钻出来许多同样的怪物,如同下饺子般纷纷跃下,眨眼间便笼罩了众人的头顶。

    “不要结阵,先干掉自己眼前的对手然后再去帮助其他人!”

    安洁洛特的命令让南宫荣觉得有些意外,要知道以修习魔法为主的精灵在这山脉之中连战5渣的咸鱼都不如,毕竟咸鱼还有5点战斗力而他们则连一点都没有。若是让他们和(弱化版)怪物单对单,根本没有任何获胜的可能,反倒是结阵还有那么一丝希望。

    那为何精灵妹子会给出这种奇怪的指示呢?

    南宫荣没有时间去慢慢考虑了,最先跳下的那只怪物已经来到了他的头顶,若非他乘坐的陆行鸟十分机警及时一个滑步躲到了旁边,怕不是这会儿少年都要被怪物给咬掉脑袋了吧。

    然后,南宫荣就囧囧有神地看见奥克塔薇尔一脚踹在了怪物的臀部,径直将其踢得在地上滚作了一团。很明显长公主刚刚那一脚并非是为了爆怪物的菊花,而是打算将少年给踹走免得遭到怪物攻击,只可惜稍微慢了一点。

    暂时安全了的少年急忙环顾四周,发现陆行鸟们果然全都反应迅速驮着骑手躲开了深渊怪物的扑击,让对方不算突袭的突袭未能收获哪怕一个战果。

    不过就算躲过了怪物自上而下的扑击问题也没有得到解决,被擅长撕咬的怪物给近身了的魔法师大多数都会遭殃,更何况周围而是要命的禁魔领域,这些尖耳朵要怎么才能度过眼前的危机?

    安洁洛特很快便给出了答案,只见女孩身上迅速亮起一道几乎能晃瞎狗眼的金色光芒,她的背后紧跟着虚化出了一对同样是金色的羽翼让其看起来神圣得宛如误入凡尘的天使,哪怕是法术方面的小白南宫荣也能够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澎湃能量,然后……

    然后少年整个人当场就不对了,抬起胳膊一把捏住手表冲屏幕里的金发萝莉喷着唾沫气急败坏地怒道:“看到了吗,你丫的看到了没有!?特喵的那才叫系统技能、那才是金手指好不好,再瞧瞧你都给了我一些什么鬼玩意!?根本没得比有木有,简直是萤火虫和霓虹灯的区别啊岂可修!”

    “呸呸呸,在怒吼之前你能不能先注意一下卫生?虽然作为男生把某些奇怪的体液涂在女生身上……对不起,只有关机还请千万不要,刚才的就当成没听见吧。”金毛猫只贫了个开头就被南宫荣黑着脸给打断了,忙不迭摆出一副严肃认真的模样竖着食指解释道,“是这样的,那只精灵妹子本身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当时深渊突然入侵战况非常激烈,联盟又腾不出手来支援,所以才会刻意发布了许多奖励超多的简单任务帮助安洁洛特迅速适应辅助装置并向她提供了大量高级别技能以加强精灵们的战力。通俗来说的话……那的确就是一个金手指。”

    南宫荣的怨念此刻都快要凝结成实质了,金毛猫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少年背后那团迅速成形的黑色雾气,冰冷到了即便她是没有感觉的AI依旧禁不住打了个寒颤的程度。

    “喔,是这样的啊。那为何同样是辅助装置的使用者,我就没有享受到类似的待遇呢,每次发布的任务全都冒着生命危险去拼也就算了,奖励还不够升级兑换技能的又是在闹怎样?除了几次最危急的时刻主动跳出来秀一把存在感用规格外级别的技能救下我的性命之外,平时都完全感觉不到你的存在好吧?”

    “被别人救上一次都应该感恩戴德一辈子,更何况还是好几次?骚年你做人要讲点良心好不,还有本系统平时怎么就没有存在感了,每天陪你丢节操啊不对、耍日常的又是谁啊?”

    旁边的奥克塔薇尔望着这对活宝差点连拿出武器来迎敌的力气都没有了,真不知道他们俩的脑袋里究竟装的是脑汁还是浆糊——深渊怪物就在你们面前好吧,正在龇牙咧嘴的流着口水虎视眈眈好吧,能不能稍微有点紧张感!?

    长公主到底还是没有能够咆哮着把心中的吐槽给吼出来,因为安洁洛特已经先一步做出了动作。只见女孩在完成施法的准备后将右手轻轻向前对着大家一挥,随后无数亮晶晶的金色光点便分成好几道纷纷朝各人靠拢了过去。

    战斗尚未开始队伍暂时没人受伤,所以这肯定不会是治疗技能,而是某种对队友释放的增益buff。南宫荣对此感到十分期待,毕竟能够在禁魔领域当中使用的系统技能属于神术级别,他很想看看这技能到底有着怎样牛皮哄哄的效果。

    所以当那一群光点靠近之时,少年主动伸出了双手试图将其接住。此时此刻南宫荣的心里是激动的,也是紧张的,不过他很快便换成了一脸懵逼的神色。

    因为,光点并没有停留在少年的手掌之中,而是如同流水般洒落了下去,最终汇聚到了他身下那只正在紧盯着深渊怪物的灰不溜秋的陆行鸟脑袋上。

    好像……安洁洛特这个buff是专门给陆行鸟上的?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66章 章节起名困难症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66章 章节起名困难症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66章 章节起名困难症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66章 章节起名困难症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366章 章节起名困难症】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仙侣尘劫最新章节

        一个是前世旧侣,娇媚入骨;一个是今生新欢,艳若天仙……
        我欲成仙,斩妖除魔,怎奈情孽纠缠,红尘难断……
        修仙艰途,谁与君同?

  • 叱奴珠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尘封于世间的故事,传承千年,它的故事至今只在今天的陕西南部和关中地区流传,且知道这个故事的人都是讳莫如深。她是秦亡后,大秦传世嬴氏遗宗的主公,她掌握着千年来大秦的秘密,她和他与他演绎了一段爱情与王权,背叛与忠诚的故事,拉开了一段唯美悲戚的传世之说。铜雀台阙起风云,青玉案上绕指柔。玉碎翠珠鸣璎笛,悲情热血演春秋。击荡碧空上九天,一身化作千万里。若知来往尘埃事,对景捧读秦秘书。

  • 辣手狂医最新章节

        炎木神针治百病,化神诀定生死;陆铮借助九阴绝脉之力,破开天珠禁制,逆天修炼,强势逆袭;顺我心者,针到病除,逆我意者,诊金百万,管你老子是谁!霸道狂医风生水起,龙游都市!

  • 蛊惑之心最新章节

        自己是否曾经拥有什麽,是别人垂涎已久的。
        如果这东西引起争斗,你会交出吗?
        私心,受蛊惑的心,能蕴酿出什麽样的灾害呢?
        这是我的第二本小说。
        希望大家多多捧场,也希望大家能看到我的进步。
        有任何批评感想,欢迎到我的会客室留言,让我能越写越好。

  • 帝女最新章节

        不想做女皇的公主不是好祸水,姬衡只想安静的做个女皇,纳三千后妃,做盛世明君,让后来人跪舔她的丰功伟业。奈何,人算不如天算,姬衡感叹,既生瑜何生亮,“喂,那个乱臣贼子,还不快把皇位还给本公主?”乱臣贼子俊脸冷冰冰,姬衡觉得他要挥军来灭了自己,哪知却是送来万里江山做聘礼,“嫁我,任你揉搓。”前朝摄政公主重生归来,渣渣们,你们该颤抖了!

  • 死亡禁区最新章节

        吓尿了,一个暗恋我的女生邀请我参加她的订婚宴,第二天她却吊死在了树上,身上的皮都被剥开,心脏也被挖走了。从此之后,我麻烦不断。更让我没想到,每天晚上搂着睡觉的女友竟然是……

  • 超级造化炉最新章节

        造化炉在手,什么我都有。    炼化一个蜻蜓当眼睛,炼化一条狗看谁不顺眼就去咬他,炼化一条鸣羽蛇当宠物,还能用来阴人。高等级念兽,功法,武器,丹药没有什么是不能炼的。    “就连天地本身都能炼制?那先给我炼制一个吧,顺便送我去其他世界看看。”    “造化炉受损严重,请先修复造化炉。”    小星是个老作者,已有多本百万字以上完本小说,品质保证,完本保证。js330

  • 乞丐王最新章节

        那一天,我亲眼看到歹徒对我妈...故事,从此开始!-----某日,某市,某街道,女人独自彷徨的走着,男人突然从小巷子窜了出来,拦住了女人的路!“站住,把钱拿出来!”“啊...抢劫啊,救命啊!”“住嘴,老子是乞丐!”js330

  • 嫡女难训:国师,请自持最新章节

        21世纪,她是国际顶尖的S级杀手,代号“绝影”,顾名思义,即便是影子也难逃脱她的绝杀。然而,一朝穿越,她成了凌风大陆人人避而远之的废材,亲人离去,姨娘、妹妹皆欺她,辱她。可是为什么高高在上如神袛的国师大人竟这般无赖,各种卖萌打滚求收留?面对某男无底线的追求,她仰天嚎啕:国师大人,请自持!

  • 嘘!我在你身边最新章节

        自从我搬进这栋楼里之后,身边总会有奇奇怪怪的事情发生。半夜总会突然惨叫的猫,隔壁只有半夜会哭泣的婴儿,还有那一直徘徊不断的脚步声……这一切的一切都没有另一件事更加的蹊跷。那就是自从我躺在新房的床上后,每天晚上都会感觉温度突然下降,一只冰凉的手摸遍了我的全身……

  • 都市神级兵王最新章节

        铁血兵王退出部队,携一身功夫,纵横都市,凭借个人能力,由一个纨绔大少蜕变成对社会对人类有贡献的男人,最终是在花都找回失去尊严,不求醒掌天下权,但求醉卧美人膝,林凡格言:为美女服务,是在下应尽义务;惩恶扬善,是军人本质要求。

  • 陆少是个妻管严最新章节

        陆少宠妻三准则:第一:日久生情,第二:日上三竿,第三:日日夜夜。
        夏琉痛哭流涕,这真的是那个传闻高冷、无情的男人?
        “乖不乖?”他的声音沙哑,细碎的吻布满她的身体。
        夏琉眸中划过狡黠之色,嘤嘤哭道:“呜呜,我忏悔,我当初不应该逃婚。你快走开,白日淫宣不符合你陆少的身份。”
        陆少唇角勾了勾,“可是,我饿。”
        话音落下,他恶狼扑食,将小娇妻吃干抹净!
        ……
        这是一个小狐狸VS大灰狼的故事!到底谁强谁弱,拭目以待!

  • 督公又要抢人啦!最新章节

        公衍锦想,喜欢一个男人怎么办,抢回去,宠着。可是这人怕她,怎么破,继续宠。但是为什么,他还要娶别的女人,没事,他要敢娶,她就敢抢。

  • 诛天最新章节

        与其平庸一生,何不逆天而为,逍遥一世?少年许飞,以超人的天赋,从武入道,几经转折却使得整个许家被人血洗。历经千险,凭借着无比坚强的毅力及睿智冷静的头脑,渡过一次又一次的生死之境,向着那传说中的境界迈进。一切只为一个承诺,一切只为博得那红颜一笑。神挡杀神,天挡诛天!宁可成魔,亦不与神共舞!

  • 求生无门最新章节

        一场红包游戏,班里的同学一个一个死去。当恐慌降临时,所有人都变了。尔虞我诈,自相残杀,在这场令人绝望的游戏下,死亡一步步向我逼近……

  • 超越极限之焚天冥王最新章节

        一手出神入化的暗杀飞牌,一颗预知一切的订婚钻戒……在异界也是如此:最近日子不好过呀,禽流感都止不住猪肉的疯狂涨价,垃圾胶囊也止不住药物的迅猛疯涨,而奥巴马给叙利亚吃炮弹却活生生的让石油价格一路狂飙,苦了咱们这些低收入人群了。好歹怎么说我也是绝顶高手,但每天只能咸菜配饭,苦逼呀但天无绝人之路,我接到了一个可以吃香的喝辣的一辈子的任务,每天穿梭在花丛中,哪知这该死的任务居然是让我卖身娶一位美若天仙的富二代小姐回家,而且任务的安排者居然还是富二代小姐的父亲……但是我已经有婚约了,肿么办??我要不要俘获这头绝艳??

  • 万界超神快递最新章节

        所有人都知道,我有一个牛逼的职业,名为——快递员。只不过有些不同,我常年行走与阴间和天界,偶尔帮帮客户解决下个人问题,逐渐的,结交了一群了不得的神仙朋友。但是,有的人注定天生不平凡——例如我。一个loser,该如何走上了一统三界,坐拥美女的人生巅峰?

  • 王爷夜间来最新章节

        我命里带煞,生来就是讨命鬼。因为有阴阳眼,所以做了驱魔人。人长大了见的鬼也就多了,可是却没见过这么死皮赖脸的鬼。“娘子,为夫好看吗?”

    本章内容提要:
    ...    最后尽管是明摆着满肚子的不情不愿,陆行鸟和林薇音到底还是被安洁洛特与南宫荣强迫着待在一起了,模样显得十分搞笑。当然大家并不关心这两个小东西能不能和睦相处,反正只要能够上路了就行,到时候深渊自然会帮助她们俩摒弃分歧达成共识的。     骑着陆行鸟赶路的南宫荣并没有看到精灵族的大部队,也不知是带路的安洁洛特......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