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特尼拉人最为擅长的是群体作战,但把他们单独拎出来的话便没那么强势了,要知道哪怕是体型堪比摩天楼的小怪兽这些三头身也是合作操控的,单个的他们实在无法期待其成为多大的战力。再加上蜂巢网络并不能跨越位面进行联系,这个跟随南宫荣等人的红衣三头身根本就是一只被熊孩子单独捉出来放在手心里拨弄着的可怜蚂蚁,没有主见不会思考反应亦较为迟钝,充其量是锡特尼拉人的代表罢了,让别人知道少年组建的联合里有这么一个奇葩种族。

    而现在,奥克塔薇尔却说,她打算用自己等人当诱饵吸引深渊的注意力,然后将趁机侦查对方各种情况的重要任务交给红衣三头身去做?

    “我需要一个理由。”南宫荣望了一眼满脸淡然的小侏儒后盯着长公主十分严肃地说道,“离了群的他能做什么,没人领着便是走出百米就在森林里迷路了我也不会觉得意外。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他真的没问题?”

    “唔嗯,你这么一说确实让人感到有些不安呢。”奥克塔薇尔瞧了一眼即便被南宫荣说成阿库娅也完全没有半点表示的红衣三头身,心里似乎也开始没底了起来,“那这样吧,抽一个人跟他共同乘坐那只蜘蛛,其余的则去当诱饵。有人当他的副驾驶随时提供建议,总感觉更加靠谱安心一些不是么?”

    旁边正在试着给出没在精灵周围的小动物们投食的林薇音闻言顿时就不乐意了,连忙抬头看过来加入到了对话之中:“喂喂喂,我们总共就四个人好吧,两个人乘坐蜘蛛的话,另外两个当诱饵人数会不会太少了?你怎么保证深渊就一定会把注意力放在诱饵小队身上,而不会对蜘蛛产生兴趣?”

    “大丈夫,我只要和南宫荣一队就可以了,他不管走到哪里都会很快引来一大群深渊的。”

    长公主的回答顿时让少年感到了一阵蛋疼以及哭笑不得,可转念仔细想想貌似这话也没错,假如深渊对他突然不感兴趣了那才叫真的奇怪了。不过只有两个人的队伍,却要在满是变异植物的恐怖森林里跟深渊怪物玩捉迷藏?作死也不带这样的好吧!

    “请等一下。”便在南宫荣觉得自己前途堪忧之际,安洁洛特及时举着手开口了,“我们也可以提供帮助的,假如诱饵小队人数不足的话,我带几个人加入进来如何?”

    很显然对精灵而言这同样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他们能够在聚集足够的力量越过山脉发起进攻之前弄清楚深渊那边的情况,哪怕只是大致上的情况也总比什么都不知道的要强。并且还能见识南宫荣等人具体掌握着怎样的能力和技术,对第一次看到机械造物的尖耳朵而言,这个机会简直不容错过。

    奥克塔薇尔当即双眼放光的握拳用力捶了一下手心:“这个可以有!得到你们帮助的话确实可以作为一支队伍去吸引深渊的注意力了,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林薇音你的动力装甲该怎么办,想要坐进蜘蛛里面的话那玩意是不能携带的。”

    小丫头很是不满地噘起了嘴巴:“为什么非要让我去和这个三头身组队,就不能你去吗?”

    精灵妹子连忙笑着摆了摆手:“嘛,如果不介意的话由我们派人和他组队也行,只是单纯的引路和提供战斗建议的话一名普通斥候就能担任了吧。不过,就算我们吸引了深渊的注意力,他们又要怎样避开深渊的探测?在山脉的另一侧每棵树每朵花都是敌人的耳目,便是隐身都无法瞒过那些植物,蜘蛛这么大的块头肯定马上就会被发现的。”

    然而安洁洛特才说完便看见眼前几人纷纷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随后奥克塔薇尔努力恢复了心情解释道:“不要紧,让这个小家伙演示一下你们就能明白了。事实上我们第一次见到时也是大吃了一惊,就差直接动手了。所以,还请各位把自己的法杖先收好,免得待会儿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

    精灵们并没有将长公主的提醒当成一回事,甚至认为女孩是在故意调侃,就连安洁洛特也是一脸有听没信的样子。

    奥克塔薇尔对此只是淡淡地耸了耸肩,继而转过身对不怎么活跃存在感也很低的红衣三头身吩咐道:“去把蜘蛛的那个能力亮出来让他们看看。”

    “需要事先准备好护盾的吗?”

    小侏儒的疑问顿时让长公主一阵囧囧有神,好在她很快便恢复了脸色认真地点了点头:“嗯,最好这样做。毕竟,安全第一嘛。”

    红衣三头身很快便钻回了他的专属坐骑体内,在近距离看去这玩意的外形显得十分可怕,全身上下都充满了危险的气息,属于那种不用化妆和特效就能直接上镜头进行拍摄的怪物。不过精灵们有见过比这还大的虫子,还经常把那些虫子猎回来做成各种食物和材料,区区一只长了尾巴的蜘蛛根本不算什么。

    至少在他们注意到蜘蛛体表颜色产生的剧烈变化之前,是这个样子的。

    一股冰冷阴沉的气息疯狂地从蜘蛛体内喷涌了出来,给人的感觉是仿佛能轻易穿透肌肤冻结骨髓的样子,让周围空气的温度都跟着猛降了许多;五彩斑斓的体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鲜艳到令人作呕的深紫色迅速覆盖,其头部原本没什么特别之处的复眼则绽放出了暗红色光芒,整体的气势也当场随之一变。

    “深渊!”

    精灵们惊叫着迅速结阵举起了法杖,反应速度倒是比南宫荣想象的要快上许多,一眨眼的功夫便完成了防御和攻击法术,哪怕此刻是真的受到了袭击,怪物们也绝对拿对方无可奈何。

    同时,以旁边作为背景物的受到改建的哨塔树木为中心,附近的地面上立刻从泥土里钻出来了许多藤条状植物,顶端长着某种类似于花苞一般的东西,纷纷对准了南宫荣等人。

    幸好这些尖耳朵的法术最后并没有砸在蜘蛛的脑袋上,因为安洁洛特率先回过神来抬手阻止了自己的同胞:“等等,都冷静点,那不是深渊。再说如果他们真是深渊派来的间谍,应该会选择在我们没有防备的时候才动手,根本不可能像刚才这样事先提醒的。”

    某对便宜兄妹望着四周将自己一行人团团围住的不明藤条植物忍不住一阵冷汗涔涔,然而奥克塔薇尔对此却是一脸的见怪不怪,甚至还有心思对安洁洛特调侃道:“我说,怀疑我们是深渊间谍本身并没有错,但你们这欢迎阵势是不是稍微有点大了?”

    数量如此众多的触手怪哪怕是面对标准的五只马猴烧酒组成的战队都能轻松收拾了好不好!

    “嘛,借用你的话来说,安全第一。”精灵妹子倒也没有显得尴尬,大大方方地摊开手道,“另外,这还真是一个挺有趣的能力呢,想法也不错,但真的能够骗过深渊吗?”

    “骗过人型的boss肯定没可能,不过在普通杂兵面前应该没什么问题。再说了,真正会给侦查工作带来困扰的不正是那些数量众多的杂兵吗,哪个小boss会专门一天到晚在前线巡逻来着?”

    安洁洛特想想也对,就算深渊真的有把小boss派过来,那也多半是为了针对诱饵小队,和眼前这只裹了深渊外皮的蜘蛛没有半包辣条的关系。

    “既然如此,那我没有意见。”

    ——————————————————我是分割线——————————————————

    由于双方并不熟悉又是第一次见面,安洁洛特将会面地点安排在了一座前线哨塔旁边,因此南宫荣并没有能够实现自己观赏精灵族城市的愿望,他见到的只有简单却不简陋的树屋、屋内各种复杂的魔法阵以及安置在作为哨塔的大树表面许多植物模样的兵器。

    也许是炮台之类的,不过人家没有运作,具体有何作用少年也不清楚。

    一支近百人的小队驻守于此,指挥官并非安洁洛特,女孩今天只是专程过来接待南宫荣等人的。

    在不算太宽敞的会议厅里,精灵妹子和奥克塔薇尔终于打算拿出一点干货来了。当然在那之前先来些茶水点心是很有必要的,而且赶了这么远的路众人也确实感觉有点渴了。

    可惜,被送到兴致勃勃的南宫荣面前的木杯内盛放着的乃是将某种叶子用热水冲泡后得到的液体,既不是传说中清香怡人的佳酿也不是有着延年益寿之效的某种井水,让他顿时倍感失望。

    “刚刚收复了失地没多久,很多地方依旧处于混乱状态,比如安置民众恢复生产以及清除残存深渊怪物什么的,要做的事情有一大堆。”安洁洛特并没有注意到少年的失望神色,自顾自地对着众人解释道,“所以没有什么好东西能够拿出来招待各位,真是抱歉。”

    奥克塔薇尔见识过当初帝都被攻破后发生的那一连串事情,自然也很明白精灵们有着怎样的困难,所以最后果断给了对方一个微笑:“没关系,能解渴就行了。再说我们也不是专程来做客的,没必要这么正式。”

    精灵妹子点了点头算是承情,继而走到墙边随手在一个固定刻画的魔法阵表面敲打了一下,接着一副3D影像图便突兀的自魔法阵中迸射出来,投影在看女孩旁边的半空之中。

    图像十分清晰,也没有丝毫晃动,和米拉经常使用的投影仪相比完全差不到哪里去。

    使用冷兵器的种族科技树就一定未曾点到多高?不存在的。

    安洁洛特随便在图像上划拉了几下后,南宫荣很快便认出了这是哨塔树木附近的地形图,尽管图画造型比较简陋可也能够让人一目了然,女孩大概是想通过最直观的方式来为众人指路吧。

    “这里是我们目前所在的位置,在据此大约两个半公里的位置上,山脉有一处高度较低的部分很适合翻越。”精灵妹子在图像上来回比划着,她用手指画出的行进线路并未消失而是留存了下来,从而让众人理解得更加方便,“当然若是正规作战本人并不推荐从这里过去,因为另一侧深渊部署的战力非常多。不过我们这次是去当诱饵,自然也就无所谓了。”

    奥克塔薇尔对此没有提出异议,在完全不熟悉的土地上听从当地向导的建议才是最为明智的做法,自己随便到处乱跑什么的和主动作死没什么两样。所以长公主并不打算干涉安洁洛特做出的决定,她要的只是能和深渊见面然后打上一架吸引对方的注意力就可以了。

    “行,便依你说的做吧。另外林薇音,在山脉那里我们绝大部分人都会失去战斗能力,突破深渊的防线就靠你了啊。”

    被点到名的小丫头正趴在桌上用手指无聊地拨弄着面前的木杯,俨然一副【我是咸鱼】的造型,听到长公主喊自己后这才有气无力地回了一句:“嘛,我尽量吧。”

    动力装甲如今被魔改得也带上了各种魔法阵,在山脉里面作战时同样会受到影响;不过终归大部分是机械,魔法阵失效了也能照常运作,最起码对付一群杂兵肯定没什么问题。

    只要林薇音能掩护众人离开山脉,接下来自然就是传说中的派对时间了。

    可是女孩现在的这幅模样……奥克塔薇尔禁不住一阵满头黑线,以手扶额着叹道:“我说呐,你能不能稍微认真一点,在山脉当中的时候我们就只有你一个人可以战斗的。”

    三头身的蜘蛛用近战的话也能算一个,可惜人家不能露面,必须得等到众人把附近的怪物都给引走了之后才能偷偷摸摸地越过山脉。

    “精灵们的树人呢,那些家伙即便不用魔法光凭身体也能战斗的吧?”小丫头有些不爽地怼道,“为什么非要我来出力?”

    安洁洛特急忙再次充当起了和事佬:“呃,其实我们的树人都是用魔法捣鼓出来的傀儡,魔法失效后就会跟着枯萎的……”

    林薇音最后只能无奈地接受了自己打头阵的事实。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62章 亮瞎眼的能力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62章 亮瞎眼的能力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62章 亮瞎眼的能力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62章 亮瞎眼的能力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362章 亮瞎眼的能力】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医色倾城:废材王妃要逆天最新章节

        她是二十一世纪顶级外科医生,一朝穿越变成一个丑若无颜,胖如肥猪的御医世家,爹爹不疼,母亲不爱,渣男为退婚,成亲之日派人哭丧。我去你奶奶个腿,一封休书,让渣男颜面扫地,用毒用药,让满城人唯慌唯恐,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还他毒针,人再犯我,呵呵,斩,草,除,根……

  • 农家小辣妻最新章节

        一身粗布衣衫难掩其美丽容颜的风晚玲站在破院中。    忍受着这天吃了五顿饭腹中依然叫唤个不停的饥饿,听着这家主人因借不来粮的无奈低叹,她决定放下身架亲自动手找吃的。    身份不凡又如何,如海沉冤又如何,一天不吃十多顿连站的力气都没的她,眼下温饱最重要。    为了温饱更为了生活,她下得了沟河,上得了山梁,扬打不死的小强精神,终于让这家过上安宁的生活也嫁了个如意郎。    可谁能告诉她,这个男人不是遭了抢劫又失去记忆的书生吗?怎么会有不凡的身份更和自己有着内定的关系?    面对那些不怕死扑向自家男人的狂蜂浪蝶,某女直接抓起锅铲:姐的东西岂是你们能抢的?要抢就放马过来,拍不死你,姐还真白活了我……js330

  • 猫妖驾到:总裁大人独宠妻最新章节

        "她是一只猫妖,天真无邪、不懂世事,喜欢惩恶扬善、打抱不平。rn他是中国顶尖集团的总裁,亿万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rn在一次意外中,他们相遇。rn“和我签订契约吧,我会保护你也会实现你所有的愿望。”某妖天真的伸出自己的手。rn他却拿出法器指向她,冷冷道:“如果不想死在我的剑下,就快滚!”rn某妖委屈的眨了眨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像是要哭了起来,渐渐远去……rn人妖相恋,一场不可言喻的恋情,终究会开出什么样的花,结出什么样的果实呢?"rn

  • 穿越时空之绝世魔剑最新章节

        &#;&#;一次意外车祸,陈梦芊,沈踏雪,楚钰诺三人离奇穿越。梦里的那个阴狠毒辣的连家堡堡主连皓枫,真的就是沈踏雪前世今生躲不掉的孽缘么?楚钰诺竟将往事忘的一干二净,化身为幽海真人的关门弟子,持剑凌渊闯三界,陈梦芊欲哭无泪,难道还要再追他一次?
        &#;&#;冥赤,凌渊两柄上古魔剑掀起一场怎样的腥风血雨?得冥赤凌渊剑者得三界,苏庆瑶的阴险狡诈,连皓枫的心狠手辣,谁才是最后的赢家。他们的爱恨情仇该如何收场?
        &#;&#;欢迎大家的阅读,如果有喜欢本作品的读者们可以加《穿越时空之绝世魔剑》作品讨论群,群号码:

  • 超能力患者最新章节

        这是意外,这也是与生俱来的命运!因为他拥有着超能力,拥有着别人没有的能力,也拥有着别人不需要背负的责任。他也有美好的爱情,他也有同甘共苦的兄弟他一直保持着一颗初心,并没有让岁月洗涤冲刷而斑驳失色,就像他那双永远清澈的眼睛

  • 西洱录最新章节

        一段情,一世殇。招摇山的相遇,仓洛与昌意初定情义,不日便在山下喜结良缘。谁料,怀孕生子,竟是一场厄运,令夫妻成仇,昌意亲手夺了仓洛及其全家的性命。一对桃花眼,一双长剑眉。仓洛死后,竟发现自己原来是一只洱,重生之后,悲痛至极,喝了十九坛年忘露,忘记了凡间十九年的往事,被父亲派往冰天雪地的翁罗山庄,做起了一命换一命的买卖。再次的相遇,双方已经全然换了身份,一个是洱族族长之女,一个是凡间黄帝之子…

  • 权婚甜宠:雷少娇妻有点拽最新章节

        不是冤家不聚头,说的就是安可和雷冽。一个是未来的军医,古灵精怪,死不吃亏;一个是世界顶尖特战部队的大BOSS,严厉强势。两人的重逢,就像天雷勾地火,引爆一场火辣,逗趣又窝心的爱情大作战。对于冤家,安可奉行的是怼他,扁他,碾压他。雷冽则奉行爱她,宠她,要了她。最后的最后,谁是谁的绕指柔?

  • 土豪直播系统最新章节

        人们都说不作死就不会死,而他鹿一鸣,偏偏就喜欢自己作死……直播间,他望着弹幕,嘴角掀起一抹笑容——“小鹿直播,给我来个粒子炮,回头付账。”“小鹿大哥,给姐姐来个带翅膀的猫,记得包邮。”“小鹿,有没有天狗肉?来两斤。”“什么?储备不够,那快点去搞,先暂停直播,快去!”……

  • 重生之我的男人是病娇最新章节

        慕轲被挖去双目,杀死亲子,关在疯人院整整十年,最终被踩碎胸骨刺穿心脏而死。重生归来,她只想变成行走在阳光下的厉鬼,喝渣男的血,吃渣女的肉,咬碎所有负她、伤她、害她之人的骨头,吮吸骨髓……每当慕轲准备嗜血复仇时,宗政衍却总是及时出现挡在她前面:轲轲,让我来,你的手这样洁白,沾了血,不好看……“你这个病娇!”冷菲泉不屑。简禹诺不要脸的将她搂在怀里:“病娇也是你男人!”病不病,娇不娇,一起滚滚才知道……

  • 功夫兵王最新章节

        从小习武,在欧洲暗黑世界称神的萧衍,忽然接到了归国任务,任务的主要内容,竟然是保护娇滴滴的女总裁。而女总裁,也渐渐的开始迷恋萧衍,甚至常常做些挑逗的动作。这却让萧衍头疼不已,因为公司第一条准则,就是:不能与雇主发生性关系。

  • 参商殊最新章节

        无良毒贩子邵千肩负拯救世界的重任穿越,可是、可是!谁能告诉她这个鬼地方到底是哪儿!n穿越到乱世也就算了,还稀里糊涂和落魄皇子一起打包,历尽艰辛寻找打乱历史的受试者,却一路阻力重重,劫难不断!n什么?要她消灭N个受试者才能回去?!n坐标?武器?雇佣兵?n“请参考古代生存法则,坐标不详,大型武器无法通过虫洞,雇佣兵请于当地招募。”n邵千抬头望天,欲哭无泪:”钱总有吧?”n系统回复:通讯故障,请维护。

  • 阴婚临门,鬼夫别压我!最新章节

        七月半,鬼门开。当晚的半夜12点,镜子里,伸出了一只白皙修长的属于男人的手。“小东西,我们终于见面了。”冰冷的手指顺着她的小脸往下游移,他的手所到之处,衣衫尽退……她吓得想跑,却被鬼定住了,动弹不得,只能任由那只男鬼为所欲为…从那以后,她就被一只鬼缠上了,脱身不得……

  • 亿万豪门:帝国总裁的心尖妻最新章节

        你是谁啊?夏浅浅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英俊的面孔。我是你的男人。男,男人?她什么时候有了男人?她连恋爱都没谈过呢。你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这不是我的房间吗?难道,是你的?什么你的房间我的房间,尹天熙抬起女人的下巴,轻蔑一笑,这里,是我们的房间。莫名其妙地睡了即将上任的豪门姐夫,没想到一跃成为身价过亿的尹太太。奢华的欧式别墅,私人直升飞机,豪华游艇享不尽的物质生活,令人头晕目眩的上流社会,可她不知道,她只是这场婚姻的筹码,他的心里,始终有另一个女人。夏浅浅,你给我听好了,其他女人有的东西,我能给你十倍,二十倍,甚至更多。但是,永远别指望我心里能有你的位置。他冰冷的眼神像刀。

  • 锦绣田园:弃妇也逍遥最新章节

        大婚当天被弃,她成功被安上了弃妇的头衔。可惜她已不是那个好骗又冲动的蠢货。种地做地主,经商做老板,且看一个弃妇的逆袭之路。

  • 一种糖,八道味最新章节

        开朗的小女生遇上嚣张霸道的当红偶像,两人经历了好多意料之外的事……却不知道以后的长路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们携手解决……终究青春给他们带来的是微笑还是泪水?

  • 维和战队最新章节

        一个普通特警成为维和英雄的故事,一段华夏战队在战乱国力挽狂澜、叱咤风云的传奇!欢迎进裙,探讨:562076523

  • 鬼夫难缠最新章节

        一支金凤钗,一场冥婚契约。我成了他的人,甩都甩不掉。只是他不是人,是头鬼,还是一头大色鬼。从此我有了不一样的鬼夫人生。

  • 狱记重生最新章节

        《狱记重生》分为三卷
        第一卷:淬火正果。主要写主人公在十年的监狱服刑期间,对人生重新的思考、定位、起跑,由对环境的不适应,与服刑人员之间不融入,到聚力养成、重塑、再生的裂变过程。期间的沟沟坎坎、磕磕碰碰,使局外人难以理解、难以形象、难以捉摸的一个个事件。
        第二卷:打回原形。主要写主人公忽然遭遇人生难以预料又难以掌控的不测后,进入看守所之后的恐慌、绝望、难耐。期间与狼共舞时的苟合、讨好、恭维,最终获得生存的伎俩和技巧。
        第三卷:绝境生长。主人公在看守所担任大学习委员后,不仅自己对法律的再认识,同时倡导犯罪嫌疑人不准持强凌弱、多吃多占,并发起文艺活动、学法活动体育活动,悔罪活动以此营造平安、稳定的监号秩序。

    本章内容提要:
    ...    锡特尼拉人最为擅长的是群体作战,但把他们单独拎出来的话便没那么强势了,要知道哪怕是体型堪比摩天楼的小怪兽这些三头身也是合作操控的,单个的他们实在无法期待其成为多大的战力。再加上蜂巢网络并不能跨越位面进行联系,这个跟随南宫荣等人的红衣三头身根本就是一只被熊孩子单独捉出来放在手心里拨弄着的可怜蚂蚁,没......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