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荣之所以要让奥克塔薇尔去驾驶生物兵器出战自然有他的原因,火凤凰(伪)虽说不具备翠丝特那样可怕的能力,但威力却是实实在在的,少年就算把从锡特尼拉人那里得到的能量全部用在了傀儡身上也仅仅只是能够勉强阻挡对方,他需要别的办法来取得战斗的胜利。

    至少在利用傀儡拖住乌鸦的时候,南宫荣需要有人对翠丝特发起攻击才行,否则始终威胁不到大小姐的话迟早会被她凭借麾下部队的数量优势把大家慢慢给磨死。夏尔罗特倒是能够威胁到翠丝特,可惜骑士大人不会飞,只要女孩飘在空中就完全拿她没办法。

    讲道理南宫荣其实是很想这个任务交给比加尔的,无奈执事先生明摆着把力量都用在那面土质城墙上了,少年最后只能把目光放到了长公主这里。

    基地内有一头作为王牌的可操控型生物兵器的情报是先前红衣三头身把南宫荣领去吸收深渊能量时顺口告诉他的,对方原本的意思是让少年驾驶这台机体去和敌人作战,但南宫荣考虑到火凤凰(伪)俯冲而下时小伙伴们可能会遭殃这件事就拒绝了小侏儒的提议。

    少年认为自己有能力创造出不输给乌鸦的傀儡,坐在那只不明生物兵器的体内反倒会限制他的发挥,还不如交给另外一个和他同样熟悉怎样操控魔兽的人来驾驶——没错,南宫荣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想到了奥克塔薇尔,不过他是打算自己先撑个一段时间等到长公主完全恢复之后再这么干的,谁想到女孩的恢复速度意外的挺快。

    “那为什么他们在刚才战局不利的时候没有自己驾驶着出战呢?”听完南宫荣的解释后,奥克塔薇尔先是点了点头表示明白,接着果断指向旁边的红衣三头身疑惑道,“王牌兵器这东西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交给别人,抓在自己手里才是最安全最稳妥的做法吧?”

    “也不见得全部都是这样,要知道有一种王牌兵器可是经常性的被它的开发者不小心弄丢然后由完全不相关的平民少年捡到并十分自如地操控驾驶取得大量惊爆眼球的战绩进而引发一连串故事的,都已经快要成为王道剧情了。”

    长公主殿下闻言那叫一个囧囧有神啊,张口想要反驳什么却愕然发现对方说的貌似完全没错,最后只能以手扶额着深深地叹了口气:“好吧,的确是有这么一种天生自带诅咒是说检测主角光环能力的特殊兵器,但那玩意毕竟和咱们没有关系。不过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锡特尼拉人为何没有自己启动使用那只生物兵器?”

    红衣三头身眼见女孩的目光始终集中在自己身上,便主动上前代替南宫荣做出了回答:“我们本打算在事不可为之际用它把你们带着突围出去,属于最终撤离手段,并未准备将其用于作战。”

    锡特尼拉人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一点也不奇怪,他们从不在乎个体的损失也不在意一城一地的得失,只会在战略层面进行相关考虑。因此对于这群小侏儒来说整座基地丢了都无所谓,只要把南宫荣等人安全带出去了就是胜利。

    很显然他们小瞧了少年和小伙伴们对抗深渊的决意以及勇气。

    “撤退用的王牌兵器?这大概是我听过的最有趣的笑话了。”奥克塔薇尔很是鄙夷的从鼻孔里冷哼了一声,哪怕对面的南宫荣正在冷汗涔涔哭笑不得的用手势向她示意也无法阻止女孩这么做,“不把敌人击退总是一味想着撤离是无法取得战斗胜利的,你们可以说这一次战斗并不重要,但下次呢、下下次呢?如果每次战斗都是这样,最后不得不进行正面战斗的时候,你们还有能力有信心去获取胜利吗?”

    女孩说的很有道理,然而思考方式和人类不同的红衣三头身对此却并不认同:“放弃一些很大几率无法打赢的战斗尽可能的将力量保存下来,最后将这些力量汇聚到一起形成比深渊更大的优势,不就可以取得胜利了吗?信心充其量只是你们非蜂巢类种族个体的主观期望罢了,对整体战斗没有任何影响。”

    啪叽一声轻响,长公主的太阳穴位置顿时鼓起了一个硕大的青筋,惊得南宫荣忙不迭上前几步抬起手就要试着捂住女孩的嘴巴,生怕她飙出一大堆更加彪悍的台词来。

    结果少年不禁没能捂住女孩的嘴巴,反倒被她瞅准机会一口咬住了手掌。

    “好痛痛痛——!你是属狗的吗!?”

    奥克塔薇尔下口虽然比较重但很快就松开了,斜着眼睛看向南宫荣没好气地说道:“你个绅士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妄图捂住一个女生的嘴巴打算强行把她掳走,被对方咬了也是活该吧?”

    南宫荣闻言不禁感到一阵又好气又好笑,一边揉着刚才被咬的部位一边无语地扯着嘴角回应道:“我只是在担心你有可能会飙出更多糟糕台词罢了!要知道和锡特尼拉人交流的时候,我们对话的并非他们的个体而是整个种族的意识,你好歹也要表现得尊重一点的吧?”

    自知理亏的长公主没有说话,反倒是旁边用满脸好奇表情观望着的林薇音弱弱地举起了自己的右手:“呐,兄长大人,这些先不提,你被奥克塔薇尔咬得很疼吗?有没有受伤,我这里有创可贴的喔?”

    被便宜妹妹给治愈了的南宫荣眼睛眯得都快变成一条缝了,整个人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冬日里房顶上蜷缩成一团美美晒着太阳的猫咪特有的无比惬意的脸,十分放松地摇着头说道:“不需要的哟,我并没有受伤。而且塔薇尔咬得也不算很疼,她终究还是控制了一些力道的。”

    “喔,兄长大人你的意思是说奥克塔薇尔她对这方面很擅长咯?”

    “这方面究竟是哪方面啊喂,你个小丫头不要随随便便把话题往奇怪的地方引!”

    长公主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觉得自己很想把眼前这对便宜兄妹使劲儿摁在地上狠狠摩擦,一直把他们的脸摩擦到谁都认不出来为止。

    不过女孩最终没有能够那么做,不是她不想,而是众人所在的这栋建筑伴随着外面的一道巨大声响突然剧烈震动摇晃了起来,让猝不及防的小伙伴们顿时东倒西的歪滚了一地。

    火凤凰(伪)在和傀儡僵持一段时间后也不知是自己想到的还是翠丝特下了命令,总之这一次用翅膀挥击傀儡的时候,它表面的火焰突然产生了爆炸,直接将傀儡试图阻挡攻击的胳膊炸毁了一半。

    很显然对方是不打算继续浪费时间了,它开始粗暴地使用体内的能量,哪怕这么做会造成极大的影响甚至导致自身过早的消亡。不过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比起之前双方互相拍脸却都不会受伤太重的情况,现在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办法自然要有效得多。

    反正乌鸦就算损失掉了翠丝特还有她背后的深渊都不会感觉心疼,如果真的可以将南宫荣等人乘坐的建筑型傀儡给换掉,这绝对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噢,见鬼!”站起身后终于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的南宫荣忍不住当场抓着头皮抱怨道,“对方这是想要一换一么?塔薇尔你真的不能再继续耽搁了,赶紧去操控那台生物兵器吧。只有对翠丝特形成威胁了,她对部队的指挥才有可能出现失误,然后我们才能借此找到反击的机会。”

    奥克塔薇尔这次十分果断的就点头答应了,转身对着附近红衣三头身挥手示意了一下:“带路吧。”

    少年不太放心地继续吩咐道:“让夏尔罗特陪着你们从后面出去,周围齐奥利斯的防线已经崩溃了,指不定才抵达地面就会撞上几只杂兵。”

    忠心耿耿的骑士大人闻言立刻赶到了长公主的身边,而后者见状也没做什么表态,算是默认了他的行动。两个人就这么在红衣三头身的带领下来到了建筑物的后门附近,将其打开后立即有一股令人窒息的热浪迫不及待地涌了进来。

    本来室外的气温是很低的,然而现在却愣是让火凤凰(伪)给整成了炼狱——这还不算最糟糕的,要知道他们几个目前可是在傀儡上,而傀儡又一直在和乌鸦战斗正不停地移动着,想要找楼体走下去乃是完全没可能的事情。

    后门旁边的外侧墙壁上趴着一只齐奥利斯,估计红衣三头身是打算用它把自己和奥克塔薇尔载着降落到地面上去的,不过现在已经不可能了,因为这只怪物正在呈现出焦黑的颜色缓缓冒着青烟,去掉头就能直接吃了,还特么不是生的。

    看样子是在先前的战斗中被火凤凰(伪)的烈焰给波及到了,也许仅仅是擦了个边,否则肯定连尸体都不会留下。

    红衣三头身看到这一幕后难得的露出了尴尬的神色,抬手挠着脸颊说道:“稍微等一会,我们这就再调一只齐奥利斯上来。”

    “没有那个必要。”奥克塔薇尔说着一把抓住小侏儒的后衣领将其提溜了起来,主动靠到了夏尔罗特的身边,“交给你了,带我们下去吧。”

    骑士大人道了声失礼后就用手环住了长公主的腰部,搂着她径直用力一跃离开了傀儡,借助重力的作用开始迅速下落起来。对于普通人来说从这个高度跳下去和找死没区别,不过在夏尔罗特看来这里其实并不算高,他甚至还专门找了一条傀儡底部伸展开来的虫腿作为踏板缓冲了速度和力道,让长公主和小侏儒不会因为落地时巨大的反震力而头晕眼花。

    即便如此夏尔罗特在着地时依旧将地面踩出了一个大坑,震耳欲聋的声响顿时引起了周围深渊怪物们的注意,它们纷纷丢下自己原本的对手朝这几个明显更加重要的目标扑了过来,数量虽然不多造成的麻烦却也不小。

    “我们没时间和那些杂兵纠缠,必须摆脱它们。”奥克塔薇尔说着把红衣三头身提到了自己的面前大声问道,“那台兵器在什么地方?夏尔罗特你带着我们直接冲过去,不要理会杂兵们的攻击。”

    小侏儒毫不犹豫地伸出手指向了一个方向,那是一座目前仍然控制在锡特尼拉人手里的小型建筑,周围有不少对地攻击的炮台在驱赶着试图靠近的怪物,很明显只要赶到那里去众人自然也就跟着安全了。

    “明白!”夏尔罗特一手持剑一手抱着长公主朝小侏儒所指方向迈开脚步疾冲了过去,一只半路上突然跳出来试图阻拦的怪物更是被他直接劈成了两半,“路上可能会有些颠簸,还请稍微忍受一下!”

    岂止是颠簸这种程度了,说是激烈都不为过,几只深渊怪物先后挡在了几人前进的道路上,最后被骑士大人或击伤或者干掉了,要不是红衣三头身调动附近的齐奥利斯拼命抵挡只怕涌过来的怪物数量会更多。在这过程中甚至有一只怪物接近到长公主身边用利爪撕烂了她的裙子,如果它再把爪子往前面多伸个几厘米,就足以给女孩留下一个极为可怕的伤口了。

    不过奥克塔薇尔连惊呼一下的反应都没有,夏尔罗特更是像没看见一般,直到抵达了那栋建筑的入口处附近两人方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在后面紧追不舍的怪物们被附近的炮台火力阻拦住了,翠丝特也没有注意到他们几个人的行动,一切似乎都很顺利的样子。

    “快点进去吧,我们的时间不多了。”红衣三头身在奥克塔薇尔的怀里挣扎着说道,看起来好像是想要站到地上去,“既然深渊可以通过空间裂隙向这里运送兵力,那么替名为翠丝特的存在运送供她吸收的能量也并非不可能的事情,就像我们对南宫荣做的那样。必须在那之前结束战斗才行!”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44章 时间不多了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44章 时间不多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44章 时间不多了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44章 时间不多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344章 时间不多了】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异界之天外飞仙最新章节

        叶飞,带着父亲的天外飞仙在地球生存了500年后转世来到神迹大陆,虽然被人称作白痴,可是亲情,爱情也让他真正感受了家人的温暖,为了美娇妻,轰轰烈烈的逆袭吧……

  • 夜半阴婚:鬼夫强娶我最新章节

        梦里,我被一个古装男人强娶,并在一座古宅中入了洞房,本以为是梦境,没想到,醒来时身上都是被侵犯的痕迹。从此以后这只霸道又爱吃醋的男鬼白天黑夜,索欢无度。
        作为一个大三在校生,在旅行社实习的第一笔单子就是去湘西古镇的大单。我以为自己走了狗屎运,却没想到这是个没人接的烫手山芋。
        当晚,我就梦见一个古代装扮的男人,强行将我娶走,并在一座神秘古宅中入了洞房,我以为只是梦境,没想到,醒来时身上都是被侵犯的痕迹。
        从此以后这只强势霸道又爱吃醋的男鬼白天黑夜,夜夜索欢,还笑得一脸欠揍,高傲道,“我商以泽看得上你,那是你的福气。”
        我特么的,谁要这福气,哪来的赶紧滚哪去!

  • 独占娇妻,豪门老公太凶猛最新章节

        一夜破产,男友劈腿,她郁闷之下,决定一醉方休,?!她竟酒后逼婚,拉着认识不到三天的男人扯证结婚了!还好这个男人蛮顺眼,还给她买买买!可是,说好的他只是个助理,为嘛有人说他送的这个项链一个亿?自家老公一脸鄙夷“瞎说!哪能一个亿?”明明十个亿!

  • 道师记最新章节

        寻龙点穴,过阴司,斩鬼差,这类奇人真的有吗?
        自古以来关于鬼怪之事一直是宁信有,不信无。道家自东汉末年创立,经过千余年的兴衰流传下来的道法越来越少,门下弟子也是越发稀薄,这才导致道家鱼龙混杂,打着道士旗号坑蒙拐骗之徒更是泛滥成灾。
        不过,要说真正有本事的道士还是有那么一部分的。
        奇门遁甲,道家阵法,一切尽在此书!

  • 天才小宝腹黑娘亲最新章节

        白凝很幸运,一下子中了三个红包。  死后穿越,穿越带崽,直接跳过分娩还不说,这崽的智商还高达二百五!  白凝觉得自己上辈子绝对拯救了世界!  至于孩子他爹?这不是她考虑的范围!  大婚之日,废物小姐失踪。原本以为是遗臭千年,却不想几年后女子归来,貌美依旧还带着一个天才儿子。  然后……历史就这么被改写了。  小糯米团子眨着眼睛:妈咪,妈咪,我们去哪里呀?  某女满脸委屈:儿砸,有人欺负妈咪怎么办。  某儿砸瞪着小短腿一脸的愤怒:带着小分队抄家伙!

  • 鬼影魅夜最新章节

        黑暗中摸索前行,血花从残肢断骇中绽放,一代修罗背后的故事,猩红、血红、血紫、化瞳,刻画出一段怎样的柔情。

  • 竹外夫君三两枝最新章节

        庆祝高考完毕,钟醒月打车去西藏放飞自我,结果领了盒饭。再睁眼已成了相府庶出七小姐,快及笄了,要嫁人了。醒月主动挑了一个病秧子夫君,做了寡妇就分钱,多好的事!谁知夫君却是风度翩翩,温文尔雅,专情贤淑的美男子,醒月犹豫的想了想,这么过下去好像也不错。然而先得把牛鬼蛇神收拾了。

  • 终极狂兵最新章节

        无情的栽赃陷害,究竟谁是幕后黑手?逼入绝境如何绝处逢生?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诡计阴谋,到底谁主沉浮?踉跄入狱的他一心走向黑道生涯,在这个未知的道路上究竟何时才是尽头?幕后真凶又如何一点点暴露?踏入这个阴暗的世界,充斥着血腥与暴力,金钱与诱惑,在纸醉金迷的社会谁能一统黑暗的王朝?连环的诡计,险恶的用心,悬疑密布,他如何破解一个个危险的圈套?力量的碰撞,疯狂的杀戮,阴暗的诡计,尽在终极狂兵。

  • 农家商女:捡个相公来致富最新章节

        简介她是二十一世纪的糕点师,却在一次事故中丧命。可怜巴巴的她竟然穿越到了架空时代,这也就算了。被当做男孩养大,父母双亡,只有一个继母和两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妹妹非打即骂,还把自己给卖了又是什么鬼?坑货退散,穿越女要发家。她摇身一变,甩掉那奇葩一家人,带着捡来的倒霉蛋何子铭还有小乞丐丸子,一起开启美食之路,发家致富奔小康。

  • 逍遥小神医最新章节

        小农民种果园,开工厂,日进斗金,妙手神医,高官达贵跪求上门。
        校花,御姐,女企业家……各种美女纷纷朝村子汇聚!

  • 我的万能手机最新章节

        一次意外,让张小白的手机里多了一个万能商城……能挡导弹的手机,你见过没有?

  • 火影之最强焱遁最新章节

        原本下肢瘫痪的青年,变成了一名身体完好的少年。  他将会有着怎样的改变?  死神世界里的山本元柳斋重国,在火影世界竟成了他的守护魂灵!  瞳术至高?木遁最强?尘遁无敌?  魂灵拥有的能力都变成了火影世界的能力!  火遁,炎遁,焱遁!  当火焰达到极致,火将能抹灭一切!

  • 总裁大人从天降最新章节

        蓝依依是个孤苦伶仃的孩子,却在一次意外中被秦慕搭救……因此他的意中人从天而降。在不受控制下,他和她发生了……从此两人暗生情愫,难舍难分。可……纵两人有深情,相爱之路依然困难重重……

  • 重生之嫡女要上位最新章节

        她从未想过,口口声声说爱她入骨的夫君竟然会联合她的亲妹妹将她折磨的生不如死,当她满心绝望的咽下最后一口毒药之后,却发现自己竟又回到大婚当日……

  • 勇者之爱最新章节

        自称盖世女太保的唐可心怎么就栽在左克宸手上了。左克宸暗道:谁娶到唐可心谁倒大霉。个性直爽、敢爱敢恨的唐可心才不理会世俗的眼光,“我就是喜欢他。”俗语说,女追男隔层纱,我就不信我唐可心追不到八块腹肌的猎豹。而他似乎也有些动心了?一场融合了秘密探员与新闻记者之间的爱情,一个老旧保守的中年大叔与一个热情奔放的年轻女孩,在经历一连串惊险任务的爱情故事……

  • 庶难从命最新章节

        十年隐忍,苏慕秋在苏家相府过得比狗还低贱,她一直在等一个亲手把苏府推进深渊的机会,终于,她等到了四皇子,才发现太平盛世下的暗流泉涌,身在局中,不得不为,苏府也不过一棋子,苏慕秋要做,就要做这人上之人,连同那被人嘲做废物的四皇子,他们,要一起走向权利的巅峰,把那盛世下隐藏的黑暗,都翻出来,给世人看看。把那些黑心人的心肠,都剖出来晾晾!还世间一个真正的太平,也给她自己争一个公道!

  • 钱探吴乾最新章节

        我叫吴乾,外号钱探,只要给钱就给你真相的侦探。(PS:硬核推理,重在人心,故事纯属虚构,请不要带入现实。)

  • 灭世霸尊最新章节

        比体质?本少乃是灭世妖体,每一寸穴位都是一颗星辰!比技能?本少拥有太虚之眼,见过的武技当场就会使用!比女人?本少身边美女如云,一个个都惊才绝艳,倾国倾城!曾经的废物少年楚林,意外得到一枚碎铜,从此一路杀伐,踏上那至尊之位,主宰苍生。

    本章内容提要:
    ...    南宫荣之所以要让奥克塔薇尔去驾驶生物兵器出战自然有他的原因,火凤凰(伪)虽说不具备翠丝特那样可怕的能力,但威力却是实实在在的,少年就算把从锡特尼拉人那里得到的能量全部用在了傀儡身上也仅仅只是能够勉强阻挡对方,他需要别的办法来取得战斗的胜利。     至少在利用傀儡拖住乌鸦的时候,南宫荣需要有人对翠丝特发......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