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荣之所以要让奥克塔薇尔去驾驶生物兵器出战自然有他的原因,火凤凰(伪)虽说不具备翠丝特那样可怕的能力,但威力却是实实在在的,少年就算把从锡特尼拉人那里得到的能量全部用在了傀儡身上也仅仅只是能够勉强阻挡对方,他需要别的办法来取得战斗的胜利。

    至少在利用傀儡拖住乌鸦的时候,南宫荣需要有人对翠丝特发起攻击才行,否则始终威胁不到大小姐的话迟早会被她凭借麾下部队的数量优势把大家慢慢给磨死。夏尔罗特倒是能够威胁到翠丝特,可惜骑士大人不会飞,只要女孩飘在空中就完全拿她没办法。

    讲道理南宫荣其实是很想这个任务交给比加尔的,无奈执事先生明摆着把力量都用在那面土质城墙上了,少年最后只能把目光放到了长公主这里。

    基地内有一头作为王牌的可操控型生物兵器的情报是先前红衣三头身把南宫荣领去吸收深渊能量时顺口告诉他的,对方原本的意思是让少年驾驶这台机体去和敌人作战,但南宫荣考虑到火凤凰(伪)俯冲而下时小伙伴们可能会遭殃这件事就拒绝了小侏儒的提议。

    少年认为自己有能力创造出不输给乌鸦的傀儡,坐在那只不明生物兵器的体内反倒会限制他的发挥,还不如交给另外一个和他同样熟悉怎样操控魔兽的人来驾驶——没错,南宫荣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想到了奥克塔薇尔,不过他是打算自己先撑个一段时间等到长公主完全恢复之后再这么干的,谁想到女孩的恢复速度意外的挺快。

    “那为什么他们在刚才战局不利的时候没有自己驾驶着出战呢?”听完南宫荣的解释后,奥克塔薇尔先是点了点头表示明白,接着果断指向旁边的红衣三头身疑惑道,“王牌兵器这东西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交给别人,抓在自己手里才是最安全最稳妥的做法吧?”

    “也不见得全部都是这样,要知道有一种王牌兵器可是经常性的被它的开发者不小心弄丢然后由完全不相关的平民少年捡到并十分自如地操控驾驶取得大量惊爆眼球的战绩进而引发一连串故事的,都已经快要成为王道剧情了。”

    长公主殿下闻言那叫一个囧囧有神啊,张口想要反驳什么却愕然发现对方说的貌似完全没错,最后只能以手扶额着深深地叹了口气:“好吧,的确是有这么一种天生自带诅咒是说检测主角光环能力的特殊兵器,但那玩意毕竟和咱们没有关系。不过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锡特尼拉人为何没有自己启动使用那只生物兵器?”

    红衣三头身眼见女孩的目光始终集中在自己身上,便主动上前代替南宫荣做出了回答:“我们本打算在事不可为之际用它把你们带着突围出去,属于最终撤离手段,并未准备将其用于作战。”

    锡特尼拉人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一点也不奇怪,他们从不在乎个体的损失也不在意一城一地的得失,只会在战略层面进行相关考虑。因此对于这群小侏儒来说整座基地丢了都无所谓,只要把南宫荣等人安全带出去了就是胜利。

    很显然他们小瞧了少年和小伙伴们对抗深渊的决意以及勇气。

    “撤退用的王牌兵器?这大概是我听过的最有趣的笑话了。”奥克塔薇尔很是鄙夷的从鼻孔里冷哼了一声,哪怕对面的南宫荣正在冷汗涔涔哭笑不得的用手势向她示意也无法阻止女孩这么做,“不把敌人击退总是一味想着撤离是无法取得战斗胜利的,你们可以说这一次战斗并不重要,但下次呢、下下次呢?如果每次战斗都是这样,最后不得不进行正面战斗的时候,你们还有能力有信心去获取胜利吗?”

    女孩说的很有道理,然而思考方式和人类不同的红衣三头身对此却并不认同:“放弃一些很大几率无法打赢的战斗尽可能的将力量保存下来,最后将这些力量汇聚到一起形成比深渊更大的优势,不就可以取得胜利了吗?信心充其量只是你们非蜂巢类种族个体的主观期望罢了,对整体战斗没有任何影响。”

    啪叽一声轻响,长公主的太阳穴位置顿时鼓起了一个硕大的青筋,惊得南宫荣忙不迭上前几步抬起手就要试着捂住女孩的嘴巴,生怕她飙出一大堆更加彪悍的台词来。

    结果少年不禁没能捂住女孩的嘴巴,反倒被她瞅准机会一口咬住了手掌。

    “好痛痛痛——!你是属狗的吗!?”

    奥克塔薇尔下口虽然比较重但很快就松开了,斜着眼睛看向南宫荣没好气地说道:“你个绅士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妄图捂住一个女生的嘴巴打算强行把她掳走,被对方咬了也是活该吧?”

    南宫荣闻言不禁感到一阵又好气又好笑,一边揉着刚才被咬的部位一边无语地扯着嘴角回应道:“我只是在担心你有可能会飙出更多糟糕台词罢了!要知道和锡特尼拉人交流的时候,我们对话的并非他们的个体而是整个种族的意识,你好歹也要表现得尊重一点的吧?”

    自知理亏的长公主没有说话,反倒是旁边用满脸好奇表情观望着的林薇音弱弱地举起了自己的右手:“呐,兄长大人,这些先不提,你被奥克塔薇尔咬得很疼吗?有没有受伤,我这里有创可贴的喔?”

    被便宜妹妹给治愈了的南宫荣眼睛眯得都快变成一条缝了,整个人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冬日里房顶上蜷缩成一团美美晒着太阳的猫咪特有的无比惬意的脸,十分放松地摇着头说道:“不需要的哟,我并没有受伤。而且塔薇尔咬得也不算很疼,她终究还是控制了一些力道的。”

    “喔,兄长大人你的意思是说奥克塔薇尔她对这方面很擅长咯?”

    “这方面究竟是哪方面啊喂,你个小丫头不要随随便便把话题往奇怪的地方引!”

    长公主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觉得自己很想把眼前这对便宜兄妹使劲儿摁在地上狠狠摩擦,一直把他们的脸摩擦到谁都认不出来为止。

    不过女孩最终没有能够那么做,不是她不想,而是众人所在的这栋建筑伴随着外面的一道巨大声响突然剧烈震动摇晃了起来,让猝不及防的小伙伴们顿时东倒西的歪滚了一地。

    火凤凰(伪)在和傀儡僵持一段时间后也不知是自己想到的还是翠丝特下了命令,总之这一次用翅膀挥击傀儡的时候,它表面的火焰突然产生了爆炸,直接将傀儡试图阻挡攻击的胳膊炸毁了一半。

    很显然对方是不打算继续浪费时间了,它开始粗暴地使用体内的能量,哪怕这么做会造成极大的影响甚至导致自身过早的消亡。不过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比起之前双方互相拍脸却都不会受伤太重的情况,现在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办法自然要有效得多。

    反正乌鸦就算损失掉了翠丝特还有她背后的深渊都不会感觉心疼,如果真的可以将南宫荣等人乘坐的建筑型傀儡给换掉,这绝对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噢,见鬼!”站起身后终于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的南宫荣忍不住当场抓着头皮抱怨道,“对方这是想要一换一么?塔薇尔你真的不能再继续耽搁了,赶紧去操控那台生物兵器吧。只有对翠丝特形成威胁了,她对部队的指挥才有可能出现失误,然后我们才能借此找到反击的机会。”

    奥克塔薇尔这次十分果断的就点头答应了,转身对着附近红衣三头身挥手示意了一下:“带路吧。”

    少年不太放心地继续吩咐道:“让夏尔罗特陪着你们从后面出去,周围齐奥利斯的防线已经崩溃了,指不定才抵达地面就会撞上几只杂兵。”

    忠心耿耿的骑士大人闻言立刻赶到了长公主的身边,而后者见状也没做什么表态,算是默认了他的行动。两个人就这么在红衣三头身的带领下来到了建筑物的后门附近,将其打开后立即有一股令人窒息的热浪迫不及待地涌了进来。

    本来室外的气温是很低的,然而现在却愣是让火凤凰(伪)给整成了炼狱——这还不算最糟糕的,要知道他们几个目前可是在傀儡上,而傀儡又一直在和乌鸦战斗正不停地移动着,想要找楼体走下去乃是完全没可能的事情。

    后门旁边的外侧墙壁上趴着一只齐奥利斯,估计红衣三头身是打算用它把自己和奥克塔薇尔载着降落到地面上去的,不过现在已经不可能了,因为这只怪物正在呈现出焦黑的颜色缓缓冒着青烟,去掉头就能直接吃了,还特么不是生的。

    看样子是在先前的战斗中被火凤凰(伪)的烈焰给波及到了,也许仅仅是擦了个边,否则肯定连尸体都不会留下。

    红衣三头身看到这一幕后难得的露出了尴尬的神色,抬手挠着脸颊说道:“稍微等一会,我们这就再调一只齐奥利斯上来。”

    “没有那个必要。”奥克塔薇尔说着一把抓住小侏儒的后衣领将其提溜了起来,主动靠到了夏尔罗特的身边,“交给你了,带我们下去吧。”

    骑士大人道了声失礼后就用手环住了长公主的腰部,搂着她径直用力一跃离开了傀儡,借助重力的作用开始迅速下落起来。对于普通人来说从这个高度跳下去和找死没区别,不过在夏尔罗特看来这里其实并不算高,他甚至还专门找了一条傀儡底部伸展开来的虫腿作为踏板缓冲了速度和力道,让长公主和小侏儒不会因为落地时巨大的反震力而头晕眼花。

    即便如此夏尔罗特在着地时依旧将地面踩出了一个大坑,震耳欲聋的声响顿时引起了周围深渊怪物们的注意,它们纷纷丢下自己原本的对手朝这几个明显更加重要的目标扑了过来,数量虽然不多造成的麻烦却也不小。

    “我们没时间和那些杂兵纠缠,必须摆脱它们。”奥克塔薇尔说着把红衣三头身提到了自己的面前大声问道,“那台兵器在什么地方?夏尔罗特你带着我们直接冲过去,不要理会杂兵们的攻击。”

    小侏儒毫不犹豫地伸出手指向了一个方向,那是一座目前仍然控制在锡特尼拉人手里的小型建筑,周围有不少对地攻击的炮台在驱赶着试图靠近的怪物,很明显只要赶到那里去众人自然也就跟着安全了。

    “明白!”夏尔罗特一手持剑一手抱着长公主朝小侏儒所指方向迈开脚步疾冲了过去,一只半路上突然跳出来试图阻拦的怪物更是被他直接劈成了两半,“路上可能会有些颠簸,还请稍微忍受一下!”

    岂止是颠簸这种程度了,说是激烈都不为过,几只深渊怪物先后挡在了几人前进的道路上,最后被骑士大人或击伤或者干掉了,要不是红衣三头身调动附近的齐奥利斯拼命抵挡只怕涌过来的怪物数量会更多。在这过程中甚至有一只怪物接近到长公主身边用利爪撕烂了她的裙子,如果它再把爪子往前面多伸个几厘米,就足以给女孩留下一个极为可怕的伤口了。

    不过奥克塔薇尔连惊呼一下的反应都没有,夏尔罗特更是像没看见一般,直到抵达了那栋建筑的入口处附近两人方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在后面紧追不舍的怪物们被附近的炮台火力阻拦住了,翠丝特也没有注意到他们几个人的行动,一切似乎都很顺利的样子。

    “快点进去吧,我们的时间不多了。”红衣三头身在奥克塔薇尔的怀里挣扎着说道,看起来好像是想要站到地上去,“既然深渊可以通过空间裂隙向这里运送兵力,那么替名为翠丝特的存在运送供她吸收的能量也并非不可能的事情,就像我们对南宫荣做的那样。必须在那之前结束战斗才行!”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44章 时间不多了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44章 时间不多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44章 时间不多了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44章 时间不多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344章 时间不多了】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最后一个抬棺人最新章节

        我在鬼节出生,拥有阴人体质。阴阳先生说我活不过二十载,让我家人准备好后事。于是我九叔逼我娶棺材做老婆,我每天出门前都要给她叩头:老婆,我来给你问好了!

  • 随身带着一口泉最新章节

        空间在手天下我有rn假如有一天,你得到了一个神奇空间,你将如何开启你的另类人生?rn看贯了纯都市的俗套会厌烦,rn看惯了纯种田文的安逸会平淡,rn看惯了玄幻仙侠文的装逼会无聊rn来吧让本书给你带来不一样的体验!rn三分钟将改变你一天的心情十章后如果发现不好看,请将作者吊打。rn注意:本文反派智商较高,喜欢看无脑白痴文的勿喷。rn

  • 风流青云路最新章节

        苏星晖重生到了二十多年前,身为全县最偏僻落后的乡政府的普通办事员,且看他如何利用自己的才华和多了二十多年的见识与情商,玩转官场,青云直上,最终走上人生巅峰,抱得美人归。

  • 浴火皇后最新章节

        五年荆棘之路,她竭尽全力助渣男登上皇位,最终落得个剖腹剜心的下场,全家被冠上莫须有的罪名赐死。天意怜悯,她重回十六岁,她一心守护家人,徐徐开辟血路,势要讨回前世所有孽债!这一世,身旁却有良人相护,携手共赴倾轧诡谲。

  • 勇者大魔王最新章节

        明明这么可爱竟然是个男孩子,对于自己外貌异常苦恼的遥进被卷入都市传说,来到的异世界,成为破坏世界的魔王还是拯救世界的勇者,遥的人生究竟会生怎么样的变化……js330

  • 撼天大帝最新章节

        三千世界,万族林立,大能盖世,强者横空,诸圣争霸,天地动乱。昔日,圣体有缺沦为废柴的少年,怀揣无上至宝‘’补天石’重生。从此,一切都将变得不同……

  • 邂逅男神你好季先生最新章节

        第一次见到季沉的时候是八岁生日,她被姐姐和继母欺负哭的梨花带雨,他给了她一支彩虹棒棒糖。第二次见到季沉的时候是在广场的露天舞台上,他站在那里安静的歌唱。第三次见到季沉的时候她成为了她的私人助理,她伸出手说“你好!季先生。”他挑了挑眉说“简小姐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在勾心斗角,势利浮华的娱乐圈他们被舆论过、被利诱过,经历了生死命弦一线过。相爱过、努力过,也猜疑过,最终能否有情人终成眷属?

  • 困兽之欲最新章节

        少爷,你别对他笑,我会想杀了他的。从前我唯命是从,只为得你青睐,后来明白不如暴戾恣睢来得实在。《一个鸭子有什么好心疼的》中Josephxadonis霍霍做的封面好赞

  • 北梁悍刀行最新章节

        这年头男子出门需带刀,女子出门要佩剑,男子注重修养,女子注重气质,所谓的江湖便是一把刀一柄剑,一壶浊酒一座青楼而已。  ----------------------------------  武夫九境:  下三境:炼气、通幽、神隐  中三境:元婴、天象、化神  上三境:圣人、地仙、天人

  • 重生始于1992最新章节

        重生1992,引领华娱。  交流群:狼血(285060942)。

  • 霸天剑魂最新章节

        武符雷动,万魂祭:霸天剑魂,封幽帝!小小少年,背负灭族之痛,满含幽怨之火,一柄万魂剑,斩尽天下豪杰,一双手浸满滚烫的血,一双眸刺入最阴暗的心,以剑证道,以魂弑帝,霸天剑魂,踏碎凌霄!

  • 峨眉祖师最新章节

        洞天,何为洞天?山中有洞室通达上天,贯通诸山,乃上天遣群仙统治之所。洞中自成一方天地,演化地水火风诸多生灵,此为洞天。  第七洞天中,一卷经文记录了一段不为人知的岁月,又有一尊神人丢下了那卷经文,于是一个无辜的地球小子被迫跨过了岁月长河,来到了这里。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之形,何由考之?冥昭瞢暗,谁能极之?冯翼惟象,何以识之?  华山为天下之源,峨眉为炼气之祖。  人生一梦,白云苍狗;商歌一曲,天地知秋。  李辟尘从凡尘而来,朝那仙尘而去!  (签已过,各位看官放心收藏)

  • 后手最新章节

        海沽警察教练所的路承周,在校期间,就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毕业后进入英租界警务处担任巡捕,被军统海沽站相中,发展其成为军统通讯员。之后,日本人也觉得,他是个理想的发展对象。原本只想以巡捕身份掩护工作的路承周,突然发现,自己成为各方追逐的目标……

  • 季尾最新章节

        当你看到这本书,便等于翻开了我的心。*十年前,他是那样一个男孩,冷傲,精致,却常常气得她暴跳如雷。他们斗了十年,爱了十年,好友常常形容他们之间,那像战争一样的爱情。后来,她为他成为了一名战地记者,而她终于渐渐相信,爱情是,我不相信你,我信谁都没有用。

  • 妖灵重现最新章节

        命门是鬼全身最薄弱的地方,可以说就是它们最大的弱点。正因为如此,它们往往会将自己的命门护得死死的。但是这只女鬼为了吸取你的阳气,强行和你接吻,却没有想到你会用舌尖血攻击她。”

  • 重生之地府归来最新章节

        地府第一高手,“北冥帝君”王楚岚,一觉醒来,重生十八岁,成为一名光荣的——学校小保安。校花:王同学,今晚我家一个人,可否来陪我……

  • 撩夫狂魔:娘子猛如虎最新章节

        萧匪:在茫茫暗色之中,她披散着一身光来到我的身边,明亮刺眼,像极了黎明的曙光,也像极了地狱之门开启而露的光。沈蓁:有人问:“有清风明月朗朗乾坤,而你,为什么要站在永堕地狱之人身边?”她答:“有种东西是乙之砒霜,甲之蜜糖。我越发觉得,遇见他真好,且没有比这更好的了!”我会一而再,再而三,三而不竭,千次万次,毫不犹豫的站在他身边,共享恩泽,雾霭,风雨和雷电。

    本章内容提要:
    ...    南宫荣之所以要让奥克塔薇尔去驾驶生物兵器出战自然有他的原因,火凤凰(伪)虽说不具备翠丝特那样可怕的能力,但威力却是实实在在的,少年就算把从锡特尼拉人那里得到的能量全部用在了傀儡身上也仅仅只是能够勉强阻挡对方,他需要别的办法来取得战斗的胜利。     至少在利用傀儡拖住乌鸦的时候,南宫荣需要有人对翠丝特发......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