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加尔其实并没有想到什么能够有效对抗翠丝特的办法,他只是看见女孩有可能对奥克塔薇尔等人造成伤害后再也坐不住了而已,尽管有打定主意直到大小姐被毁灭之前自己绝对不能死亡就算是死也要拉上翠丝特垫背,但比加尔还是站了出来。

    执事先生显然不愿意看到大小姐动手伤人,至少无法容忍【那个怪物】以翠丝特的容貌伤害别人,因此即便非常危险他依旧试图阻止对方。而且虽然拿大小姐的能力无可奈何,用周围的泥土制造障碍挡住她的火焰还是可行的,最起码能够为长公主等人争取到重振旗鼓的时间。

    “很好的觉悟。”翠丝特低头望着严阵以待的比加尔忍不住淡淡地微笑了一下,只可惜如今已经幽灵化的她脸上的这些原本可爱的小表情稍微有点距离就让人看不太清楚了,没有人注意到这点,“不过比加尔,谁告诉你我的目标只有你一个人的啦?丝蒂芬妮大人可是有专门叮嘱过,让我把南宫荣给干掉的哟。”

    正在指挥傀儡对抗杂兵以稳住战线的南宫荣哪怕忙到不可开交但毕竟提到了自己的名字,所以还是被吸引了注意力,囧囧有神地指着鼻梁整个人顿时就不对了:“啥,目标是我来着!?”

    刚好这会儿六条腿的载人傀儡带着奥克塔薇尔等人抵达了少年的身边,坐在其背部的长公主殿下不等旁边的林薇音过来搀扶便看着某当事人径直开口说道:“呐,南宫荣,你之前和丝蒂芬妮对战的时候是不是趁机对她做了许多不可描述的事情譬如说被女孩击倒在地时以一个绝妙的角度看到了她裙子底部的风景又比如说全力冲锋时将大小姐撞翻在地整个人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压在她的身上右侧的狼爪子更是按在了女孩的胸口之类的,所以才会和她结下了如此深仇大恨以至于专门点名要让部下除掉你?”

    “嗯嗯,我承认这的确是众多轻小说以及漫画里司空见惯的王道剧情,但尼玛的在拿这个做梗之前拜托你先认真考虑一下我和那个黑长直的武力差啊好不好!”哭笑不得的南宫荣忍不住用力跺着脚大声抓狂道,“讲道理我若真要对丝蒂芬妮做了这些事情,估计早就被她给当场干掉了,还能活蹦乱跳到现在?更何况从根本上我就做不到那些奇怪的事情好吧?”

    “怎么就做不到了,一位普通的地球高中男生不是经常用各种糟糕是说有爱的姿势把某个宇宙大佬级别的金长直少女刺客给扑倒在地的么,你和丝蒂芬妮之间的武力差可比他们两个人要小多了。”

    “都说了不要拿动漫来做参考!”

    南宫荣差点都要忍不住凑到奥克塔薇尔面前用唾沫喷她一脸了,结果动作才做到一半就被旁边低着头看不见脸上表情的林薇音伸手按住肩膀给阻止了,正当胆战心惊的少年以为便宜妹妹莫名其妙就进入了黑化模式的时候,却见小丫头脑袋上突然砰的一声冒出了大量白色雾气,结结巴巴地说出了一句让少年禁不住当场泪流满面的话语。

    “哥、哥哥,在没有获得女生同意的情况下,H是不对的!”

    啊,说起来这丫头没穿动力装甲的时候会恢复软妹子属性的样子,根本不可能随便黑化来着。

    被便宜妹妹萌了一脸的南宫荣已经不知道此刻自己究竟该说些什么才好了,他只能在眼角噙着泪花抬手轻轻摸了摸林薇音的小脑袋:“相信我,咱真的没有对丝蒂芬妮做过什么奇怪的事情。”

    “也是呢,她毕竟是敌对阵营的人。那么对奥克塔薇尔就没有做过了吗?”

    林薇音可是满心期待着便宜哥哥和长公主殿下两人满脸通红着异口同声地大吼一句【才没有那种事】然后自己好半掩着嘴巴眯起眼睛用煞有介事的奇怪语气长长地“喔”上一声的,总觉得会很有趣的样子——你们瞧,很软很萌不见得就一定是天然呆了,也有可能是隐藏腹黑。

    然而出乎小丫头预料的是,南宫荣和奥克塔薇尔互相对视一眼之后,结果显得十分尴尬却完全没有任何想要脸红抓狂的意思,一个摸着鼻梁一个挠着脸颊避开了对方的视线。

    “呃,南宫荣,我记得好像并没有过发生类似事情的吧?”

    “是的,塔薇尔,也就只有几次意外罢了,并没有人为主动引发过。”

    小丫头见状那叫一个咪疼啊,差点都要抽出纸扇往两个人的头顶上狠狠招呼了:“到现在竟然连这种王道剧情都没有触发过,你们是在玩传说中的好想急死你吗!?”

    许久未发言的夏尔罗特这个时候终于忍不住以手扶额着开口了:“我说呐,人家boss可是正在一脸愠怒地看着咱们好吧,能不能把节操捡起来稍微注意一点影响?”

    翠丝特(至少表面上)并没有露出愠怒的表情,反倒满面春风地微笑着摇了摇头道:“没关系,你们继续,等全都结束了再开打。”

    话是这样说的,不过大小姐抬到一半的右手掌中那簇纯白色的炽热火苗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而且翠丝特还立刻用力挥动手臂将火苗给扔了出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点燃周围的空气在半空中形成了一片火焰组成的幕布,劈头盖脸的朝众人笼罩了过来。

    “不过这里感觉太冷了,就让我来稍微加点温度吧。”

    大小姐很是随意的解释却令南宫荣紧张到全身上下每一根汗毛都倒竖了起来,他顾不得附近还在张牙舞爪的深渊怪物急忙让几个傀儡脱离战斗径直站在了小伙伴们的身边,准备跳上半空用自己的身体去阻挡那片可怕的火焰幕布。

    “散开!”少年知道傀儡不可能挡得住那种火焰,最多帮忙争取一些时间罢了,扭过头便朝众人大声喊道,“躲开火焰,小心不要被碰到了!”

    小伙伴们显得十分混乱,夏尔罗特想要把依然无法行动的奥克塔薇尔拉起来带着离开、而林薇音则是抱着脑袋缩在了傀儡背上,可惜南宫荣对此也没有什么较好的办法,只能任由他们自由发挥。

    幸好比加尔及时站了出来:“没有那个必要。”

    地面再度产生了剧烈的颤抖,一面硕大的土墙挡在众人面前成为了盾牌。这玩意给了骑士大人横抱着长公主冲进不远处建筑物内部以及载人傀儡把林薇音送到建筑物门口的时间,不过南宫荣却是站在了原地没有移动,他还要接着指挥自己的傀儡堵住战线上的窟窿,更何况少年也知道这种火焰对自己是无效的,根本用不着担心。

    裹挟大量冰块的墙壁被火焰击中后很快便产生出了密密麻麻的蛛网状龟裂痕迹,十多秒后终于再也坚持不住彻底崩解开来变成了无数燃烧着的碎片,在南宫荣眼中真有一种宛如山体崩裂般的错觉,残念的是造成这一切并非少年本人,他没那个资格去装十三。

    但少年却可以在别的方面找回场子,比如说让身边一只原本似乎是准备起跳挡火焰的傀儡不动声色地靠近过来挡住从一个隐秘诡异的角度疾飞过来的奇怪道具什么的。

    那是某种类似于针管的东西,差不多有人类小臂的粗细和长度,之前好像是藏在大群深渊怪物之中等待机会的模样。哪怕是金毛猫也未能察觉到这玩意的存在,以至于当它冲到南宫荣附近时金发小萝莉连警告都来不及发出,然而此时此刻却十分奇妙的被傀儡给挡了下来。

    摧毁了比加尔制造出来的土墙的翠丝特脸上完全没有丝毫高兴的神色,反而满满的都是凝重,忍不住皱着眉头看向南宫荣不解地问道:“这不可能,我明明有隐藏得很好,你到底是怎样发现的!?”

    就连远处的比加尔都不禁换成了疑惑求解释的表情,显然他也没有注意到这个致命的道具,甚至连南宫荣遭到攻击时都没有发现异常。

    讲道理南宫荣真的很想摆出一副十分欠揍的骚包pose装模作样地用低沉的嗓音嘲讽敌人一番然后再做出说明,不过在看到建筑物门口便宜妹妹水汪汪闪亮亮的注视着这边的大眼睛后,他果断收起了中二的心思不紧不慢地摊开手说了一句让大小姐完全无法接受的话。

    “那个啊,我根本从一开始就没有发现它。”

    无论如何翠丝特对于这种解释是不能认同的:“没有发现它却让傀儡提前做好了防御?你骗鬼呢!肯定是你用了某种特殊的探测手段……算了,既然你不想说那我也懒得去问,只要把你弄死不管是什么样的手段都无所谓啦。”

    满头黑线的南宫荣闻言忍不住深深地叹了口气:“我是真的没有发现它啊,不过这并不妨碍我提前安排傀儡在身边做好防御。毕竟之前大小姐你可是郑重其事地提到过自己的首要目标乃是本人的呀,再加上火焰摧毁比加尔的土墙时产生了大量的烟雾和动静很容易让人迷了眼睛,我在这个时候集中精神防备偷袭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少年说的好有道理,不光翠丝特找不到任何话语来反驳,连周围的小伙伴们也忍不住纷纷朝他竖起了大拇指,就差刷出一堆666了。

    “啊,原来如此。”意识到是自己无意中出现了失误的翠丝特也不恼怒,用力挥舞着手臂大声喝道,“还真是个聪明的家伙,但这也只能让你多活一段时间罢了!”

    插在傀儡体内微微颤抖着的不明针管状道具忽然仿佛被一只看不见的隐形大手握住后开始操控似的向后退着自傀儡的身体中挣脱了出来,这个时候南宫荣才总算看清了对方的模样,应该是用某种金属打造而成,虽然本体直径较大可顶部却真的尖锐到堪比针管,被它扎一下绝对不死也伤。

    更要命的是,这玩意的针尖部位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的并非金属寒芒,而是某种让人见了就忍不住手脚冰冷直打哆嗦的幽绿色光泽。

    这尼玛竟然是涂了剧毒的!不过仔细想想好像也没毛病,既然以前无往不利的深渊能量对南宫荣完全不起作用,那么为了确保能够将少年一击致命使用剧毒乃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是么?

    而如今这根针管正在对着南宫荣做第二次冲击,并且距离少年不过四五米左右的距离。幸好先前南宫荣为了抵御翠丝特的火焰而招回来了不止一只傀儡,现在它们正争先恐后地冲上去试图抓住针管,并且不出意外的挡住了对方攻击少年的路线,暂时化解了危险。

    不过南宫荣并未因此而松懈,这家伙在当猎人的时候锻炼出了一种直觉,经常无意识做出一些事情或者准备某些东西、偏偏等到少年回过神的时候却又说不出来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结果随后就会遇到危险接着利用这种事先的准备渡过难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

    刚刚把傀儡调集到身边是如此,现在少年同样也是心头忽然一震接着想也不想的猛然向后一跃径直滚到了地上,让其他人看得不禁一阵莫名其妙。

    便在此时,被几只傀儡团团围住的针管却十分突兀地爆炸了,虽然大量尖锐的金属碎片纷纷被傀儡的身体挡住没能对南宫荣造成任何影响,可同时涌出的绿色浓烟就没有办法阻止了。

    令人感到心悸的是,几只傀儡竟然在浓烟中宛如遇火的蜡像般迅速融化了;随后这些没有了阻碍的烟雾便径直朝南宫荣原本所站的位置笼罩过去,若非少年此刻已然后退并趴在了地上,只怕是已经和对方接触了,最不济也要吸进去几口气。

    然而问题在于烟雾没能碰到南宫荣,他本身也是因为趴在地上而没能呼吸到浮在半空中的烟雾,什么事也没有。

    再然后,毒烟的出场就结束了——总算反应过来的比加尔随手将这些烟雾吹到了九霄云外。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40章 真的没发现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40章 真的没发现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40章 真的没发现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40章 真的没发现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340章 真的没发现】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诡梦惊心最新章节

        十八岁的姑娘燕小北,原本一直生活的无忧无虑,可在她过完十八岁生日之后,一个诡异的梦把她带进一个惊天的谜团当中,妖鬼缠身,是奋起反抗,还是服从宿命当一个个谜团揭开之时,早已是阴阳相隔,物是人非本书主打悬疑惊悚灵异言情,胆小者慎入,脑力不够者慎入,心脏有疾病者慎入,谢谢合作!交流书友群:458729701

  • 胭脂江山最新章节

        她本是游牧部公主,一朝沦为禁脔,情根错种,注定了这场焚心蚀骨。为她,他刀斩三军,嗔痴成狂,却羁绊于这皇权更迭的乱世纷争。他,“纵然我今日死,我的梓宫之中,也要一同躺着?的尸骨!”她,“我能记得最美好的事,就是你衣衫,擦过我指尖的温度……”一群丰神秀丽的萧氏皇子,三个结义金兰的外族公主。面对权利,欲望,杀戮,王权交织的情与爱,该何去何从……

  • 胭脂醉:我不是小太监最新章节

        胤朝皇宫,七月半的夜晚,倾盆大雨中,冷宫王才人所在的偏房总管太监何福死于意外,养女何妙妙发现养父丧生,在与王才人商讨之后,考虑到身处冷宫,为了免去风波,也为了讨这一口饭吃,何妙妙毅然决定埋葬养父,女扮男装,从此走上了一条假扮小太监的不归路。

  • 就是爱奶最新章节

        这是第一次尝试写小说;我对这一本书的感想,虽然不知读者的感想,但是我个人觉得已经蛮不错了,毕竟,我从没有想过要写小说,还请多多支持,谢谢!

  • 我有一棵世界树最新章节

        带着世界树穿越巨天世界的庄夏,安定着自己的生活,默默壮大,等待着风起云涌,却有一天再次穿越。不平凡的人生更加不平凡起来。js330

  • 重回七零末最新章节

        何亭亭在逃去香江的路上被人推了一把,    做了三十多年的植物人,    她听说了家乡改革开放后翻天覆地的变化,    听说了仇人摇身一变成了香江有名的实业家,    也听说了自己家家道败落,家人离散的不幸。    然后,她重新睁开眼睛,    在1979年醒来。js330

  • 顶级秘宠,陆少的逃爱娇妻最新章节

        陆诺桐十八岁那天,陆靖安闯进她的房间,以最强硬的姿态将她压在身下质问她:“你有什么资格嫁入纪家,在我眼前幸福?”陆靖安想告诉陆诺桐,她的幸福,除了他,任何人都没有资格给。可是他们的爱情,终究上不得台面……那晚雨夜陆诺桐被一巴掌打的口鼻出血……浑身湿透的陆靖安,跪在已故父母的面说出最大逆不道的话,气死长辈……“哪怕陆氏倾覆,哪怕我死,我也要娶她。”

  • 撕裂天穹最新章节

        万年前的万域之战,使得无数种族流离失所,失去了原来的疆域,圣皇大陆于一千五百年前反抗域外侵略者暴政,创建武道修行文明。陆明自建木世界下辖世界而来,携卷神族隐性血统。神族三祖,玉指天碑,万域之战的最终真相,如何回归,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让他感到迷茫无所适从。圣皇大陆一圣四皇,陆明由此为起点,誓要回归,更是要完整的解剖万年前的绝世秘密!

  • 憨夫萌娃来种田最新章节

        凌霜万万没想到本来要死的她竟然穿越了!还是被三两买回来的媳妇!更狗血的是相公是个鳏夫!还带个孩子!潘维新老实巴交一农民,话不多还能干,实则是头腹黑狼!公婆没有,爷奶叔伯婶子各个极品!从此锅碗瓢盆鸡飞狗跳的日子来了,相公腹黑,爷奶奇葩,亲戚极品,凌霜素手一挥:极品再来闹,统统送去见阎王!

  • 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

        重生之后的花小鱼,一睁眼就被人拉着成了亲拜了堂,成了江陵的小娘子。好在这个江陵是个老实的,跟着他上山打鸟下河摸鱼,偶尔斗斗小极品,小日子倒也过的舒爽。只是忽的有一天,自家夫君成了鬼面将军,在战场上威风凛凛,大杀四方,还引的一堆各路公主心向往之,欲招他做驸马。花小鱼怒了,都让让让让,江陵是她的,谁敢跟她抢,看她不放狗咬死你们的。江陵:汪……

  • 99次逃婚:总裁求放过最新章节

        一个是落魄家族的嫡女,一个是盛极一市的霸道总裁,两人间的擦枪走火,男女间的你情我愿,你追我赶……

  • 王牌特助:首席阔少轻点爱最新章节

        一场充满阴谋的婚约,让她被渣男与闺蜜联手加害,倾家荡产,受人唾弃。为了复仇,她浴火重生,化身成为华建市实力彪悍的总裁女特助,工作上,她是他得心应手凌厉果断的贴心女秘书,生活上,她是他事无巨细面面俱到善解人意的完美私家保姆。他们有言在先,互利互比,互不干涉。直到有一天,他却突然把她楼上床,对她上下起手:“鉴于你这段时间完美的工作能力,我决定给你升职了。”

  • 逆袭的青春最新章节

        老实说,以前我是个很怂的高中生,我以为自己会一辈子怂下去,直到我捡到了一个装满偷拍照的手机。手机的主人不知道是何方神圣,校花、老师、学生家长……都在他的手机里。于是,我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要翻身了!

  • 都市三国争霸最新章节

        在恐怖主义和黑金泛滥的今天,邪恶势力总是披着各种面纱作恶多端、作奸犯科、掠夺暴利,而正义力量则运用更高超的科技和智慧对其进行制裁和打击。本小说通过三国人物及典故在现代社会及未来科技场景中,特别是在金融领域和创新科技的时空中鲜活再现,叙述金融风暴、金融海啸、对冲基金、比特币、电脑程式操作等概念和故事,展现一个精彩刺激而又幽默谐趣的世界。

  • 我的仙女未婚妻最新章节

        因情醉酒,死于车轮之下,或命运或巧合,赵易便与她相遇了。一个契约,一个失意少年,一个冷冷的女鬼,一条条穿心的红线,一段从不甘渺小到征战天下的传奇泪歌就此谱写。

  • 蜜宠田园:农门娇妻,有喜了最新章节

        因为丑,未婚夫被表妹抢了?极品祖母一票亲戚还都怨她不懂事?这样肤浅的男人,家境再好不要也罢。这样极品的所谓亲人,滚得越远越好。纪青青一心一意与爹娘兄姐过自己的小日子,不料有个男人有意无意总在自己面前晃悠。还明里暗里的总帮自己。“王爷,您很闲吗?”“不,本王在忙一件要紧大事。”某男一脸正经。青青诧异:“什么大事?”“追妻。”书友群:486798093

  • 禁忌青春最新章节

        我是别人眼中的穷逼,癞蛤蟆。但我却不亢不卑,顽强不屈。直到有一天我发现女神同桌她满脸桃红,双眸水汪汪的,嘴角微微留着口水,两腿轻微摩擦着,一脸的欲望春色……

  • 网游之幸运混混最新章节

        《幻月》开放,曾经在游戏中伤心的陈英本不欲进入游戏,奈何半夜救下了星辰工作室大老板的千金陶昕,机缘巧合之下拿去了陶昕的初吻,无奈之下陈英被迫作为陶昕的专属矿工,进入游戏。

    本章内容提要:
    ...    比加尔其实并没有想到什么能够有效对抗翠丝特的办法,他只是看见女孩有可能对奥克塔薇尔等人造成伤害后再也坐不住了而已,尽管有打定主意直到大小姐被毁灭之前自己绝对不能死亡就算是死也要拉上翠丝特垫背,但比加尔还是站了出来。     执事先生显然不愿意看到大小姐动手伤人,至少无法容忍【那个怪物】以翠丝特的容貌伤害......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