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道理南宫荣确实有打算做些什么,不过也仅仅只是打算罢了,他的精力更多被牵扯在了那头已经重新站立起来和土元素展开了厮杀的三角龙身上,很难再做出别的什么反应。

    但这并不影响少年为专门前去帮忙的某人加上一些buff,以便让原本速度不算很快的对方能够及时感到现场。至于之后具体是个什么样的展开,南宫荣表示那已经不是自己可以插手的了,全部都要看过去救场的某人究竟发挥得如何。

    所以比起一脸淡定地说自己要负责对付小boss的南宫荣,正在大步冲向奥克塔薇尔和林薇音的夏尔罗特不禁感到了一阵鸭梨山大,当然脑海里也莫名其妙的冒出了将对着他挥手招呼说“一路走好”的某少年摁在地上摩擦的奇怪而可怕的念头。

    嗯,真的只是摁在地上摩擦而已,没有别的什么【哔——】的声音画面上也不会出现色彩鲜艳的菊花,骑士大人打心底对女神发誓他真的只是很纯粹的想要纠正一下南宫荣那走好不送的态度罢了。

    然而翠丝特已经对奥克塔薇尔一击得手并且将长公主击坠到了地面上,夏尔罗特也仅仅只是把这个念头在脑海中过了一遍,未曾将之付诸行动,因为他没有那个时间。

    由于没人挺身而出进行阻挡,翠丝特动起手来自然非常连贯,她展开的攻击也是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被大小姐打懵了的对象完全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和机会。

    注意力放在奥克塔薇尔身上的林薇音并未看到,但不远处的夏尔罗特却看得十分清楚,翠丝特保持着伸出手指的造型再度发出了一道光束,只不过和先前的亮白光芒不同这次明摆着带有极大的杀伤性,骑士大人甚至都注意到光束周围的空气由于高温而剧烈扭曲了起来。

    毫无疑问这是一记杀招,夏尔罗特来不及细想就冲到了两个女孩的身前,抽出佩剑横在胸口催动体内的斗气使出全力接下了迎面而来的橘红色光束。

    说实话光束的冲击力并不大,就好像被人用手推了一把似的,而且那个人还是一只十来岁的小萝莉;但对方的温度却很高,夏尔罗特只觉得自己手中握着的不再是自己熟悉的那柄骑士剑,而是一块刚刚从岩浆里捞起来的石头,除了让人忍不住第一时间就要将其扔掉之外根本没有别的想法。

    个人武力在拉兹菲尔德位面里某种程度上依旧比较活跃,像夏尔罗特这种实力较强又侍奉于皇室的人自然不可能使用普通钢铁制造的武器,他们的装备都是用特殊材料打造又经过十分细致的附魔处理的精品,价格有些时候不见得比一门火炮便宜。

    也正是拜此所赐骑士大人手里的长剑才没有遭到高温熔化,甚至都没有出现变形的迹象,所以作为它主人的夏尔罗特也没有选择放弃而一直在咬牙坚持着。

    幸好在夏尔罗特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一层半透明的护盾忽然出现在了他的身体周围,不仅挡住了那依旧在持续照射着的光束、同时还将高温也给隔绝在了外面。

    是金毛猫提供的守护之盾技能,南宫荣将其用在了骑士大人的身上,在最关键的时刻帮了他一把。

    翠丝特到底还是停止了攻击,因为大小姐飞在空中显得十分醒目、这里又非常接近基地的核心位置,于是安置在附近的防御武器已经开始瞄准她了。本来这些玩意是负责为齐奥利斯提供火力支援的,可是在翠丝特现身以及奥克塔薇尔等人发生危险后马上就改变了目标。

    感觉自己受到威胁的大小姐开始随机清除起了附近的炮台,这也让夏尔罗特他们暂时获得了喘息的机会。

    因为敌人就在头顶上,夏尔罗特未曾粗神经的收起手中的佩剑,而是保持着随时能够战斗的样子在奥克塔薇尔身边蹲了下去,用另一只手翻动女孩的身躯以便让她仰面躺着好确认这丫头所受的伤害究竟有多严重。

    脸上满是泥土和鲜血的长公主情况看起来并不是很好,甚至可以用吓人来形容了,若非其胸口还有着十分明显的起伏让夏尔罗特安心了不少,只怕骑士大人都要惊到手忙脚乱了吧。

    “她没事,只是落地时冲击太大昏过去了而已。”守在旁边的林薇音开口说道,毕竟她已经抢先一步对长公主做了检查,“当然一些皮肉伤是在所难免的,不过及时处理得当的话就没什么问题,连疤都不会留下。只不过……翠丝特击中她的光束威力远没有刚才那个夸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用激光炮把飞机打下来自然不会让人觉得奇怪,可如果用探照灯随便照一下便让一架飞机biu的坠落了下来,这件事情就有点玄幻了。

    “不管怎么样现在带着长公主殿下离开这里才是最要紧的。”夏尔罗特本来是打算自己将奥克塔薇尔横抱起来的,然而远处不断爆炸的炮台却让他打消了这个想法,转而看着林薇音说道,“能麻烦你背一下殿下么,我还要负责战斗,带着人的话会影响动作。”

    见识过奥克塔薇尔带着自己究竟有多受罪的小丫头自然不会表示反对,女孩知道眼前这个骑士是掩护她和长公主逃回建筑物内部的关键,如果对方无法发挥出全部实力,只怕是所有人都要交代在这里的。

    “没问题,尽管交给我吧,你负责保护好我们就行。”

    说完林薇音便拉过奥克塔薇尔的胳膊让她靠在了自己的背部,随后双腿猛然发力试图站起来——她成功了,不过一张小脸却也因此憋得一片通红,很难顺畅地迈动两脚向前行进。

    “呜呜,好沉……”可怜的小丫头几乎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了出来,闪亮亮的眼睛里甚至都渗出了晶莹剔透的泪花,“这未免也太重了,奥克塔薇尔,你真的要减肥了知不知道?”

    “无路赛,明明是你自己力气太小了所以才会感觉背不动,我这可是标准体型的好吧?”

    长公主殿下有气无力的回应吓得软萌妹子状态下的林薇音险些手一抖将前者给甩了出去:“咿呀,诈尸啦——!”

    就算身体疼痛导致活动不便,奥克塔薇尔闻言依然忍不住在太阳穴位置鼓起了一道井字形的青筋,抬手在小丫头的脑袋上敲了一下:“鬼扯什么呢,我还活得好好的!”

    夏尔罗特咳嗽着打断了两个女孩子之间的搞笑日常,很是严肃认真地开口道:“这些先不提。殿下,您能自己走吗?我们必须在被翠丝特重新注意到之前离开这里,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算多。”

    “不行,现在我只觉得四肢麻木着根本使不上力气,仿佛身体不属于自己的一样。”奥克塔薇尔闻言当即果断予以了否定,实际上如今在她眼里世界是不停左右摇晃着的,并且还染满了鲜红的色彩,这种状态下还怎么走路,怕是连站都站不稳,“不好意思,只能麻烦你们谁来背我一下了。”

    看上去长公主的状态也确实不太好,夏尔罗特叹了口气后不再强求什么,正准备从无比吃力的林薇音那儿将长公主接手过来时,一个不速之客忽然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那是一个半人高的背部十分平整的昆虫模样的土元素傀儡,造型奇葩得好似一张长了虫腿的桌子,傀儡的背部表面甚至还贴心地加装了类似于椅子的扶手和靠背,满满的一副【我就是传说中的客运车】的架势。

    林薇音期待着的南宫荣的帮助终于到来了,虽然和想象中的稍微有点不同……

    不过总的来说还是帮了众人大忙,夏尔罗特二话不说直接将奥克塔薇尔放到了傀儡的背上,待林薇音在长公主身边坐好负责照顾她之后自己也跟着跳了上去,用脚踩了踩傀儡的背部示意道:“都已经坐好了,出发吧!”

    傀儡迈开六条腿飞快地爬行了起来,速度倒也不慢,至少附近一些突破了齐奥利斯防线的深渊怪物很难追上,也让夏尔罗特省下了收拾这群杂兵的力气。

    不过这同样也引起了天空中翠丝特的注意,大小姐停止了对所剩无几的炮台的问候,重新将她的食指对准了奥克塔薇尔。

    时刻关注着对方行动的夏尔罗特立即挡在了长公主的身前,也让翠丝特见状忍不住皱了皱自己的眉头,继而临时改变了自己的攻击——橘红色的光芒迅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道亮白色的光束。

    就是这种光束轻易穿透奥克塔薇尔的魔法盾打在她身上将女孩给击坠了,夏尔罗特见状顿时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调动所有的斗气准备来抵御这次攻击。

    直到现在骑士大人也没有弄明白对方的攻击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效果,居然能够一击就让奥克塔薇尔当场失去了作战能力,这简直有些不可思议。偏偏这就是在夏尔罗特眼前发生的事情,他不会怀疑其真实性,所以无论怎样小心谨慎都不为过。

    最起码,夏尔罗特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不至于让身后的长公主殿下受到任何伤害,至于自己被光束击中后还能不能继续站得住,到时候再说吧。

    没有给骑士大人多少反应时间,亮白色的光束眨眼间便来到了面前,啪叽一声轻轻地击中了他用来护体的斗气铠。这时候就算光束像穿透魔法盾那样轻易洞穿了自己的斗气铠,夏尔罗特也不会感到丝毫的惊讶,可让他感到惊讶的事情却仍然发生了。

    光束没有击穿他的斗气铠,甚至连让它稍微变形都没能做到,最后更是什么反应都没有的慢慢消散掉了。

    夏尔罗特恍惚间觉得似乎有一群乌鸦欢叫着傻瓜从自己的头顶排队飞了过去,顺带着还在他脑袋上拉了一坨热翔的那种。

    “什么鬼,我表情动作全都到位了结果最后却来这个!?”骑士大人就像是打开了某种奇怪开关似的冲天空中的幽灵恶狠狠地竖起了中指,“你是想逗我玩吗,那就下来让我们好好玩个过瘾吧!”

    “不是,我觉得更有可能应该是翠丝特的攻击对你没有效果。”奥克塔薇尔在旁边忽然开口说道,从女孩的音量看来她似乎有恢复了些体力的样子,不过依旧无法自己坐稳,“那家伙发出的白色光束可以吸收周围的魔力,而且还不是缓慢的吸收,真要形容的话简直和疯子差不多。林薇音,我记得你的装甲也是因为失去动力才停止运转的吧?”

    被长公主这么一说,小丫头也是忽然反应了过来,满脸惊愕地不可置信道:“等等,你的意思难道是那种光束会专门吸收附近所有的能量?那为何夏尔罗特会平安无事,他也被直击了啊。”

    奥克塔薇尔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继续解释道:“因为光束多半无法直接从人体内抽取能量,否则翠丝特一道光束照过来就可以把我们全都杀死了,还用得着这么麻烦?机械暂且不提,我的魔力虽说有储存在体内可终究是属于大自然的东西,而且当时又在体外使用,结果就被对方抓住机会全部抽干了。”

    “啊,所以你才会无法继续飞行然后坠落的呀。”林薇音说着轻轻拍了拍自己规格外的胸脯用满脸后怕的神色说道,“那夏尔罗特又是怎么回事,他的能量同样也在体外啊?”

    骑士大人的表情忽然变得尴尬了起来,他忍不住抬手摸着鼻梁将视线转移到了别的地方:“啊哈哈哈,那啥,我那只是看起来像而已,实际上并没有能够达到斗气外放的水平……”

    将斗气裹挟在武器中当成攻击挥出去和斗气外放完全是两回事,至于夏尔罗特的斗气铠,那也只是把斗气凝聚在体表罢了,实际上仍然没有脱离和身体的接触。再加上斗气和魔力不同是人类自身锻炼出来的能量,光束吸收时难度会加大许多,所以才造成了刚才雷声大雨点小的情况。

    不过就结果来说,却也算是歪打正着吧。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38章 雷声大雨点小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38章 雷声大雨点小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38章 雷声大雨点小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38章 雷声大雨点小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338章 雷声大雨点小】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闲庭花事了最新章节

        他是天下女子,皆趋之若鹜的皇帝??陆南城。
        一双桃花眼,染尽倾城琉璃色,开尽盛世桃花颜。
        偏偏遇见她!
        她是右丞沈廷之妹沈媛,为了替兄长巩固朝堂势力而被送进宫。
        多年相随,患难与共,出谋划策,她的手上沾满了鲜血,就是为了铺就他的大业。
        众叛亲离。
        他曾许诺,会将这江山捧到她的面前。
        可是最后等来的不是三千宠爱,而是一纸废后诏书。
        于贞和三年入宫侍驾,不想其妇德损失,恃宠骄矜,不配伺帝近身,实属有罪,着即赐死。
        你此生休得妄想与怜宜相比!
        字字诛心将她逼到了绝路。

  • 报告,成功捕获男神最新章节

        寒暖系列,小剧场??
        萌宠系
        谁说叶少不近女色?站在他身边那个明艳动人的女人是什么鬼?
        苏小暖看着四周爆闪的闪光灯,她脸上的笑容快要僵掉了。身为资深吃货的她,表示出席宴会完全只是为了吃,叶羽寒不是和她说好了吗?拜托,情节不带这样发展的哇!
        面对苏小暖的惊慌,叶少回头,星眸皓齿,淡然一笑:抱歉,我记错日子了,今天不是出席宴会,而是举行你和我的婚礼。
        苏小暖:纳尼?!
        OMG,叶大少爷,你有木有搞错?
        暧昧系
        其实,一开始要她成为叶羽寒的女人,苏小暖是拒绝的。她的理由很简单:叶羽寒太过耀眼,而她只是一个渺小的存在,像她这样的女人,在G市一抓一大把,叶少为啥偏偏看中她?
        叶羽寒挑眉,回答:看过听说总裁在隔壁吗?
        苏小暖愣了愣:没有。
        哦,那我告诉你,我的理由很简单。叶羽寒盯着苏小暖的脸颊。
        神马?苏小暖忍不住期待。
        叶羽寒微微一笑,说:因为我们睡过,自然熟。
        苏小暖:……
        PS:除了以上两系,顾琛还准备了吐槽系、烧脑系、无脑系、软萌系,还有激情戏……咳咳,是系不是戏。寒暖系列,专为亲爱的读者们打造,贴心,暖心,爱心,放心。
        敬请阅读!

  • 前任翻身战最新章节

        三年前,温沫离亲手设计了一场庞大的枪击案,她保住了刑如风的性命,也被迫离开了刑如风的世界。三年后,已经变成刑天佑的刑如风,步步紧逼,就为了抓住现在更名温沫离的小狐狸,温沫离仰天长叹,当初那个软萌软萌的刑如风到底去哪了,现在这个她看不透,摸不准,的腹黑男人到底是谁!不管你是温沫离还是安娜,你都是我的小狐狸,所以,你以后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可是,三年不见,她身边这么多男人是怎么回事!刑如天恨恨的想道,温沫离!算你狠,不管是谁,敢对他老婆有非份之想,那么他一定会给他一个永生难忘的记忆!

  • 飞翔在海面上的纸飞机最新章节

        前言∶这不是一篇言情小说,却是我最有动力想写的小说,这里面纪录著我最真实的经历跟心情,透过这个小说内容我要的不是探讨青少年的问题,因为我没有资格去探讨研究,我只能说我是在纪录,纪录著我跟我儿子互动下的一个过程故事,这是一个属於沟通的年代,如果人与人之间不能够好好的沟通协调的话呢?社会问题只会越来越多而已,而且必须要从家庭开始著手,不要总是把孩子的叛逆归咎到社会跟朋友身上,懂得将孩子转变的危机变成转机才能够发挥最大的作用,凝听我的故事时希望可以带给大家更多新的思考空间。

  • 恋上杨洋:嘘,男神晚上见最新章节

        七年,不长,却让林安岚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七年前,她还是那个没有任何顾虑的林安岚。一次偶遇,她关注起了那个男人。发现他的生活有多么冰冷之后,她发誓,要做他的太阳。却在无意中,走进了一个本不该属于她的世界……那个世界,充满阴谋和血腥,处处是危险。男人口口声声的保护,只不过是想把她占为己有。而她,却在最应该恨他的时候,爱上了他。七年后,阴冷的地下室里:杨洋锋利的牙齿再一次刺进她的脖颈。疼痛充斥着林安岚的身体。面对着无尽的黑暗,林安岚发誓:如果再给她一次选择的机会,她宁愿永远都不要和这个男人扯上一丝一毫的关系。

  • 重活一次最新章节

        重活一次,是否还像前世那般碌碌无为?那些在人生的旅途里不经意走失的人,是否还会轻易放手?虽然注定不是什么大人物,但重生本就是上天的最大恩赐!我本平凡,却要用自己的双手,去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全新未来!让自己的第二次人生,不留遗憾!这里没有那些无谓的装逼打脸,也没有无脑官二代,有的,只是一个平凡人白手起家的平淡生活。2o16,我们和白宁远一起,重活一次!js330

  • 瞳宰天下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属于瞳修的世界,没有缤纷绚丽的魔法,没有繁衍到巅峰的斗气。有的,仅仅是千奇百怪、让人叹为观止的魅眼邪瞳!    蛮瞳境十重天:一重铸瞳、二重育瞳、三重瞳花、四重瞳骨、五重瞳力、六重瞳像、七重瞳灵、八重瞳神、九重瞳相、十重瞳涅……    全新的体系,不一样的架构。    一个人,一双拳,瞳战天下!    PS:兄弟们,我回来了!提刀出绝谷,随我杀出一条血路!杀!    新书求包养、求推荐、求收藏!Q群:331291973,诚邀加入!    --------    秦锋:让我来告诉你,轮回眼,是怎样炼成的!js330

  • 钱迷迷小财主最新章节

        上可斗地主财阀,下可斗地痞流氓;出可入仕成宰,退可家致富。一手空间,一手小包子,可游山玩水,可安守田宅。    钱迷迷异世走起!js330

  • 武帝弑天最新章节

        他,一介孤乞,身具逆武血脉而不自知。流浪濒死之时,遇神秘小兽,从此踏入修武之门。越境踩人,逆斩天骄,无意间开启断天武帝传承,一步步成就帝路,踏破九天!

  • 擎天记最新章节

        公元八世纪末,群雄割据的西罗马帝国正迎来一场伟大的复兴,雄主查理曼以超人的雄才伟略杀死了和他争夺帝位的兄弟卡洛曼,荡平了伦巴第公国,建立统一的法兰克帝国。而在遥远的东方,经历了安史之乱的大唐休养生息,渐渐恢复了强大。在那个风云激荡的年代无数英豪在铁与血的洗礼下陨落,消亡,亦有很多年轻人成长,强大,变成顶天立地的英雄。这是个魔法与神力共存的传奇世界,这是一个热血与成长的故事。

  • 药色生香最新章节

        人,病久成邪,称为病邪。中药,则集天地精华,专克病邪。一本残缺不堪的本草纲目,氤氲浩瀚,本草千味。不管哪种病症,在这家名为中药铺子的店里,都能对症下药。当熟悉的草药化为古色古香的俊男美女,或者温柔或邪魅或霸道,当他(她)把自己送到你身边,你还会嫌药苦么?

  • 宠妻入骨:冷酷总裁约不约最新章节

        男友背叛,而且无耻的要拿走她唯一珍贵的东西,陆挽清的人生瞬间跌入低谷!可偏偏在这时,一个近乎完美的男神带着一个几岁的孩子突然闯进了她的人生!看着眼前的高冷萌娃,陆挽清懵了!忽然之间,她从一个未婚单身女摇身一变成了某娃的娘!还白白捡了一个完美老公!这是天上掉馅饼砸到她了么?……七年前,她与他相恋,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让她忘掉了与他有关的一切!七年后,命运的滚轮让他们再次相遇。这一次,是该爱还是该恨?

  • 不周天最新章节

        一个男人,一个梦想,铸了一段梦幻的未知之旅。n明了前尘,忆了往事,千年时光已经悄然走过。n这一世,他要断慧根,舍过往,走一走那条传说中的命运之途。n不死之身,到底是命运的垂青,还是无形的诅咒?

  • 不良佳妻狂想娶最新章节

        黑掉全世界最昂贵墨氏财团专属电脑,把帝城最尊贵权势的墨氏御少困在屏幕前,就为暗搓搓给墨凌御安利岛国动作片!清纯型?冰肌玉骨,青涩无辜超带感!女王型?孤傲慑人,目空一切征服欲!软萌型?甜蜜可心,身娇体软易推倒!什么?都没有感觉!夏安芷怒拍桌:你到底喜欢什么类型?突然墨凌御危险地反客为主,捏起夏安芷尖细的下巴:女人,你是什么类型,本少就对你感兴趣!

  • 大讼师最新章节

        杜九言穿越占了大便宜,不但白得了个儿子,还多了个夫君。夫君太渣,和她抢儿子。她大讼师的名头不是白得的。“王爷!”杜九言一脸冷漠,“想要儿子,咱们公堂见!”大周第一奇案:名满天下的大讼师要和位高权重的王爷对簿公堂,争夺儿子抚养权。三司会审,从无败绩的大讼师不出意料,赢的漂亮。不但得了重夺儿子的抚养权,还附赠王爷的使用权。“出去!”看着某个赖在家中不走的人,杜九言怒,“我不养吃闲饭的。”于是,精兵护岗金山填屋民宅变王府!“出去!”看着某个躺在她床上的人,杜九言大怒,“我不需要暖床。”于是,王爷上下左右解锁姿势挥汗如雨。儿子小剧场:“这位王爷,按照大周律法,麻烦你先在这份文书上签字。”某位王爷黑脸,...

  • 贴身保镖脾气太大最新章节

        被人恐吓已经是很倒霉了,偏偏他这个刚上位的总裁还遇到了一个极品保镖,明明就没有什么实力,可是却还是非常的勇敢,勇敢的有些彪悍的小女人却总是让他提心吊胆的担心,忍不住的保镖却变成了“泼妇”,这难道是他的错?

  • 我的恐怖猛鬼楼最新章节

        六流侦探徐缺,在最落魄的时候得到一份奇怪的遗嘱,一幢猛鬼楼。  正当他不知道怎么处理这幢房子的时候,看到人家开恐怖屋赚大钱了,于是他也磨刀霍霍,准备开一家恐怖猛鬼楼。  不过,当他进入猛鬼楼的时候,意外发生。  恭喜你成功解锁第一个试炼场景,375路公交车灵异事件

  • 戎马江山录最新章节

        他是少年将军,一柄银枪横扫千军,守得一方百姓安宁,却护不住自己的家人。他忠君爱国,奉献自己的生命,可是他的国却容不下他的家。从此国不成国,家不成家!那些夺走了他的家人,他誓要让他们也尝尝家破人亡的滋味。

    本章内容提要:
    ...    讲道理南宫荣确实有打算做些什么,不过也仅仅只是打算罢了,他的精力更多被牵扯在了那头已经重新站立起来和土元素展开了厮杀的三角龙身上,很难再做出别的什么反应。     但这并不影响少年为专门前去帮忙的某人加上一些buff,以便让原本速度不算很快的对方能够及时感到现场。至于之后具体是个什么样的展开,南宫荣表示那已......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