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奥克塔薇尔的脸上满满的都是说不出的尴尬,但南宫荣对此却一点也不觉得意外,他保持着平时那张扑克脸用聊家常般的语气不紧不慢地说了句话,然后让长公主殿下整个人立马就从尴尬变成了纠结到恨不能满地打滚。

    “让我猜猜,那位魔法师先生是某个被帝国征服了的少数民族的人?”

    剩下的什么都不用说了,已经明摆着放在了那里,随随便便脑补一下都能当即在眼前浮现出无数的精彩景象——主角小的时候家中由于受到帝国的压迫生活得相当艰难可就算是这种艰难的生活也没能持续下去在帝国残酷的剥削下导致家破人亡的主角不得不满怀怨恨的四处流浪随后碰巧遇到某个正打算收徒的大佬在对方门下刻苦修行多年后终于成为了一代强者接着面对帝国的拉拢不仅完全无动于衷反而时时刻刻都在想办法找麻烦甚至到了为毁灭这个国家不惜跟如狼似虎的贵族们合作的地步……

    足以改编成电视剧或者电影来拍了。

    奥克塔薇尔头顶垂下来了无数的黑线,抬手挠着脸颊将目光不动声色地转移到了旁边:“呃,快瞧,窗外那只麻雀好可爱。”

    由于之前直接抓了尸体这会儿正在仔细擦手的米拉猛然丢掉毛巾纵身一个鱼跃便径直朝长公主殿下以恶虎扑食之势飞了过来,甩在嘴巴外面的舌头于空气中拖出了一条亮晶晶的液体构成的细线,那模样用猎奇都不足以形容了,更何况丫同时还吼出了宛如野兽一般的嚎叫。

    “呜喔喔喔,这种状态下的奥克塔薇尔同样也很可爱的啊——!”

    然后眼镜娘就被十分熟悉她的性格的迪丝雅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冲过来一记手刀狠狠拍在了地板上,看起来好似一只被拖鞋砸扁了的小强,只剩下四肢还在微微地抽搐着。

    在众人冷汗涔涔的注视中,大姐头很是随意地拍去了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朝南宫荣和奥克塔薇尔扬了扬下巴说道:“不用在意,二位还请继续。”

    怎么可能继续得下去啊!?长公主险些把这句已经到嘴边的话给吼了出去,不过最终还是咬着牙将其吞回了肚子里面,随后深吸一口气看着南宫荣认真地点着头承认道:“咳哼。你说的没错,那家伙的确是受压迫的少数民族的人,和帝国之间也确实没什么好商量的。不过现在讨论这些已经太迟了,再说我们根本用不着去关注那个家伙,他在捣鼓出这种受控制的深渊能量后估计寿命也没剩下多少了吧。”

    南宫荣这回可是真的感到意外了,他甚至忍不住歪过头摆出一副无意中卖萌的造型奇怪地问道:“啊咧,寿命没剩多少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塔薇尔你在某个小本本上写下了对方的名字天天都在诅咒他去死?”

    “……如果真有那种在上面写了名字就能弄死人的小本本,我要写的就不是那家伙而是贵族们的名字了。”

    “说的也是呢。”少年收起了【我很萌】的表情恢复成扑克脸点了点头道,“那么真正的具体原因又是什么呢?”

    用力做了一个深呼吸后,奥克塔薇尔给出了一个严重出乎预料的回答:“实际上,那家伙在精神系魔法上并没有多少天赋,甚至可以用拙劣来形容。”

    房间里瞬间彻底安静了下来,在场的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不相信,南宫荣更是换成了一脸【你在逗我玩吗】的表情:“对不起,长公主殿下请问您刚刚说的什么?”

    没有理会少年的反应,奥克塔薇尔情绪不高地叹息着说道:“对方的天赋很烂,却能够使用相当高级深奥的精神法术,这是因为他一直在不断地透支自己的生命,即便如此对方也依然在坚持和帝国战斗。以前我还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现在的话……”

    听到这里南宫荣已经可以肯定长公主并不是在说笑了,因为他和那家伙一样都是同类的人,在帝国的【帮助】下为自己的同胞挺身而出一点也不奇怪,哪怕最后的结局是付出自己的生命。

    “是吗,原来是这样啊。按照塔薇尔你的说法,那家伙的寿命似乎已经所剩无几了?”

    长公主闻言立刻轻轻地点了点头:“毕竟是个危险人物,我们一直有在派人盯着对方。根据最近的报告,他看起来差不多和风烛残年的高龄老者没什么区别了,明明真实年龄才刚刚四十岁出头而已。而且对方的身体状况很不好,深受疾病的困扰,这次即便有贵族们提供充分的资金、器材、原料以及人手,他的身体估计也承受不住施法的消耗了吧。换句话说,我们根本来不及抓住对方询问他解除该魔法的手段。”

    女孩最后那句也确实是少年正在考虑的问题的答案,他忍不住当场抬手拍在了自己的脑门上:“这还真是麻烦了,拉兹菲尔德位面可没有效果较好的抗深渊侵蚀药剂,万一那些贵族不顾后果的将这种受控制的深渊能量大规模扩散出去,偏偏又找不到解决的办法,对接下来的作战会很不利的。”

    房间里再次陷入到了沉默之中,这回的原因是大家短时间内想不出可以应对这种情况的手段。

    林薇音的家乡那边倒是有一种效果尚佳的十分成熟的疫苗药剂,可惜帝国庞大的人口基数摆在这里,联邦的人口又只有那么一点,哪怕开足了马力生产没个一年半载也休想让帝国的每个人都注射上疫苗。

    这还没有算上同盟那边汹涌而来的难民以及在各地揭竿而起脱离了帝国掌控的民众,否则只会让人觉得更加头疼。

    沉默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还是作为大姐头的迪丝雅忍不住率先开口了:“这样看来,我们和锡特尼拉人的接触和沟通必须要加快了。因为只有他们才有办法和能力阻止深渊能量的大规模扩散,即便这个能量是削减版的。”

    奥克塔薇尔倒是显得比其他人要轻松许多,她笑着微微的摆了摆手道:“不要紧,这次袭击显然只是贵族们的一次测试,不到万不得已他们应该不会随便大规模使用才对。毕竟正牌的深渊还在拉兹菲尔德位面里肆虐,这些山寨货不仅无法对其造成威胁反而很有可能给对方增加兵力,很容易引发乱子的。”

    听到女孩这样说的南宫荣则感觉有点不太放心,不过他也找不到什么反驳的理由,只能用谁都听不见的声音悄悄感叹了一句。

    “如果那些贵族真有这么理智就好了。”

    ——————————————————我是分割线——————————————————

    托隆索公爵的领地红树岭不是一个富饶的地方,不过这并不影响老爷子在领地内安排许多部队驻扎下来。

    这些都是支持皇室的人带来的部队,虽然在公爵大人看来他们和乌合之众差不多,可总比没有好,谁让帝国最精锐的正规军大多数都投入到对深渊作战当中去了呢?

    不过与其指望这些家伙来保护莱伊的安全,托隆索觉得还不如自己给小皇帝的脑袋上打一枪来得痛快。毕竟从刚刚接收到的电报来看,那些胆儿肥的野心家们很显然已经是什么事情都敢做了呢。

    在一扇朴实无华到连精美的边框花纹都没有的木质门前,手里攥着电报的老爷子停下了自己的脚步,抬起手不紧不慢地轻轻在门上敲了两下。

    “进来。”

    房门的隔音效果不算好,可以从门后面清楚地听到莱伊处于变声期时那特有的嗓音。

    托隆索随后推门走进了房间,抬眼便看见了正坐在书桌边批阅着文件的小皇帝。自从奥克塔薇尔开始逐渐放手之后,无论有没有准备好莱伊都有在慢慢亲自处理事务,哪怕现在还不是很熟练但最起码原本属于他的权力和威望已经渐渐恢复了。

    至少支持皇室的铁杆忠臣已经不再当莱伊是个孩子、两边倒的墙头草也不再认为他是个吉祥物、而那些野心家们则是对此开始有些忌惮了,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头。

    “陛下。”老爷子在心中不动声色地感叹一声后毕恭毕敬地朝书桌旁的少年行礼道,“德林佩尔那边有消息了。”

    莱伊闻言放下了手里的鹅毛笔,做正身体摆出了一幅认真倾听的模样点了点头:“情况怎么样,皇姐他们没有受伤吧?”

    “请放心,长公主殿下和马蒂亚斯都平安无事,夏尔罗特可是在电报里拍着胸脯保证的。”托隆索走到桌前将电报递给了小皇帝,随后捏着下巴上精心蓄养的胡须沉吟道,“不过夏尔罗特也提到了另外一件事情,当时他们三个人都在异世界联邦的那艘飞行战舰上,结果对方袭击的重点就是这条船。如果说是偶然,那未免也太巧了一些。”

    “呃,也许他们真的只是想摧毁替南宫荣撑腰的那艘战舰?”莱伊闻言先是讪笑了一下,接着立刻摇起了脑袋,“不可能,对方可以展开行动的机会应该有很多,却偏偏等到皇姐他们回来了再动手,这无论如何都不会是巧合。”

    “另外,马蒂亚斯还在负责发起袭击的那些动物身上还发现了皮特施展的精神法术的痕迹,这大概是那家伙最后一次使用高级别的精神法术了吧。不管怎么样这个老对手注定今后无法再给我们找麻烦了,但他在临走之前留下的东西却更加棘手。”

    骑士大人在电报中的描述并不详细,但莱伊终究亲眼见识过深渊怪物有多么恐怖,如果有人能够操控对方体内的能量作为武器,那问题就真的很严重了。

    小皇帝这时候看起来有点紧张,他可不敢想象对方一旦在大城市中使用这种武器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这只能用灾难来形容:“可以确定是谁发起的袭击吗?”

    “很遗憾,不能。”说到这个托隆索的脸上也充满了无奈,“您也知道那些家伙做事一向都十分的小心谨慎,从来都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就更不要说是把柄或证据了。毕竟,马虎大意的家伙都已经被全部处理掉了不是么?”

    “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人发起的袭击,难不成我们只能等着对方把这种可怕的武器投放在人口众多的大城市里面么?”莱伊说着忽然皱起了眉头很是坚定地否决道,“绝对不行,必须抓紧时间把对方给找出来,然后抢在他动手之前先将其解决掉才行!”

    奥克塔薇尔只不过是在南宫荣等人身边待久了才逐渐改掉了一点就炸的毛躁性格,实际上她在这之前乃是一个一言不合就开撕的存在;至于小皇帝莱伊,被长公主影响得多了同样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不过托隆索对此却并不打算进行纠正。

    作为一名统治者,莱伊决定抢在敌人对自己不利之前先行干掉对方完全没什么不对,只要他能准确地判断敌我双方孰强孰弱即可——现在根本用不着判断,皇室即便再怎么衰弱实力也绝对比几个地方贵族要大许多,要动手的话或许会出现一些让人肉痛的损失,但却肯定不会失败。

    所以,莱伊若是打算主动出击老爷子自然不会表示反对,最多提醒一下有可能造成的损失以及具体要安排谁去做更为合适罢了。让小皇帝在这种事情上面表现得强势一些,对他的将来也有很大的好处。

    “明白了,陛下。明天我会召集所有人举行一次会议,您可以当着大家的面把自己的决定通告下去,顺便再让他们拿点行动经费出来——我这里可没有放养闲散人等的先例,以后也绝不会有。”

    “咦,直接召开会议让所有人都知道?这样做真的好么,里面应该有几个人是散了会就立马去给我们的敌人通风报信的存在吧。”

    托隆索忽然斜翘着嘴角笑了起来:“我当然知道这些小丑会做什么,不过您难道不觉得这样更好一些吗?最起码,他们能帮忙替我们锁定几个嫌疑人。”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32章 在次元缝隙中失踪了的章节名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32章 在次元缝隙中失踪了的章节名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32章 在次元缝隙中失踪了的章节名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32章 在次元缝隙中失踪了的章节名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332章 在次元缝隙中失踪了的章节名】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甜心攻略最新章节

        (原名佩也萧萧)
        前段甜宠,中段虐心,后段甜宠。
        男主痴情,霸道腹黑会卖萌,撒了一手好娇。
        女主呆萌,聪明机智小烈货,吃醋本领最强。
        幸福路上不平坦,痴女痴汉来挡道,还有家族阴谋做靠山。
        男女主感情专一。另有基腐cp等你看!
        适合女生的轻快甜美小说!

  • 霸道小邪妃最新章节

        一夜迷情,她怀上了他的孩子……被威胁还是咬牙答应嫁给了他……他是太子,府里有心爱的女人,为什么要娶她?真相原来只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清瑶,我要你相信我,能跟我站在一起傲世天下的只有你,我只要你!”他此刻的话能相信吗?她的心到底要怎样归属?

  • 天机剑曲最新章节

        天道机锋藏,剑过曲留香。昔日翩王孙,持剑破天机,侠胆诛宵小。且看神州谁人笑傲,仗剑破云霄!行,也在我;藏,也在我。

  • 重生之我要当军嫂最新章节

        在最幸福的时刻发现最丑恶的人性,闺蜜,兄弟原来是幸福掠夺者的代名词。rn重生,远隔千山万水,军哥哥,我还是要嫁给你!

  • 重生之豪门少夫人最新章节

        简介:前一世,她和襁褓中孩子,死于非命,连凶手是谁都不知道。这一世,侥幸重新活一场,她要好好保护她的孩子,保护自己,和老公幸福的生活下去。

  • 最强丹药系统最新章节

        杨凡,一个捡破烂的高中生,无意中得到了一款系统。    杨凡牛逼了!    没办法,别人修真都是经过千锤百炼,一点点的积累起来的,但是杨凡不同,他自从有了系统以后,只能默默的说一句“修真算个屁。”    你们辛辛苦苦的吸收灵气,转为己用,但是我有了丹药选择系统,什么样的丹药没有,而且没有任何的后遗症,只要吃上一颗小小的丹药,大罗真仙咱都能干死他!    用杨凡的话说:“只要丹药到位,玻璃都js330

  • 我的傲娇女总裁最新章节

        美女总裁很傲娇,搞定需要出奇招。当傲娇女总裁跟林洛签下卖身契之后,林洛顿时感觉自己特牛B:“当夜幕降临的时候,黑暗就会隐藏在黑夜里。而我便是黑暗的主宰,难道还搞不定你一个傲娇女总裁?”

  • 郭大炮的文娱生涯最新章节

        一个莫名其妙得了另一个平行世界记忆的家伙,野蛮粗暴的一头扎进了文娱圈。他一个人搅动了整个文娱圈。他是一个不是明星的明星。是一个会说相声的作家,是一个会武术的诗人,是一个演小品的歌手,还是一个会演戏的农民。他叫郭大路,人称郭大炮,又名郭大坏。“要想死得快,请惹郭大坏!”——《文娱时报》js330

  • 公主快跑,太傅追来了最新章节

        曾经高高在上的公主,却喜欢上了自己的姑父,大逆不道之下,又被心上人射穿心脏。神奇重生,却又遇上诡异穿越,李安乐的生活,真的能安乐吗?背负十世情劫的她,能否找到自己的真爱

  • 兽王传人在花都最新章节

        蚂蚁的力量,鹰的眼睛,狗的鼻子,蟑螂的命,种马的好吧,我不是怪物,我只是一个懂兽语,能与动物共享天赋的小人物,各位美女能不能别缠着我了,我真的应接不暇了。

  • 亿万世婚新娘最新章节

        景黛儿是费夜鹰指腹为婚的盟定妻,为了逃避嫁进他的鹰堡,在异国成长。费夜鹰也相当厌恶她这个传说中未曾谋面的小娇妻。大婚时让胞弟代为行婚,只是想让景黛儿婚后尝到夫君的冷酷无情乖乖签订离婚协议!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小娇妻竟然技高一筹找了闺蜜顶替她嫁进鹰堡!这要是传了出去还不被全世界笑掉大牙!费夜鹰已经无法冷静自持,誓要抓回逃跑的小娇妻!

  • 重生花魁之江山赋歌最新章节

        这秦淮河烟波浩渺之中,多少楼台倾颓又矗立。残破的西风卷着脂粉味道,我就在这秦淮河畔,日日盼望。痴情错付,命沉碧落,一朝重生,定要让这秦淮河泛起惊涛骇浪。都言妓子无心寡情,孰知世人皆薄情寡义。我用一生成全他和别人的荣华,甚至用生命为他们添红增色,重生一世,本以为与这青楼常伴,秦淮河的香波中,会是我的葬身之地,可是,你为什么会出现,龙游秦淮,这不是你的来处,更不该是你的去处。你说我出淤泥而不染,愿与我同堕阿鼻。你生,我生,你死,我死。君心妾意,良辰美景,杨柳残月,执手吹散烟波,苍茫水天一色。君生我亦生,我与君偕老。

  • 超级武大郎系统最新章节

        穿越成“水浒传”中最悲催的武大郎,武植的内心是崩溃的。家徒四壁、又矮又挫,还有面临被戴绿帽的命运,这让人怎么活!不过一切的困难,在武植得到超级武大郎系统后,就变得不一样了。有了系统,身体可长高,模样可变帅,更可增加个人魅力!什么?潘金莲要出轨?好好调教调教,让她成为贤妻良母!什么?西门庆要来找武植的麻烦?打他丫的!会尽梁山好汉,醉卧美人膝,武植的人生注定不再平凡……

  • 护花狂兵在都市最新章节

        华夏特种兵地狱战队的阎罗王因为一个任务成为小公司的保安富二代欺我打!混混流氓欺我打!仗势欺人欺我打!看他如何装逼打脸混都市。顺便还有美女总裁摸摸大腿,嘿嘿嘿

  • 一拳修仙最新章节

        叶莫被同学老师当做废物,绝望之际,偶获得北辰仙尊传承,从此逆袭人生,开启强者之路。

  • 森罗剑魔最新章节

        一把绝世剑,一代剑魔神尊。
        杀,杀得昏天黑地,诛得血染九霄!
        杀,杀尽天下不平,屠尽奸臣邪佞!
        吾乃魔之子,可屠天神灵!
        吾有玄黄气,可吞日月星!

  • 我在仙界收破烂最新章节

        我本来是个收破烂的,可手机突然多了个功能,可以收仙界的破烂儿~
        哎哟,七仙女穿过的肚兜……
        太上老君练废了的仙丹……
        齐天大圣吃剩下的蟠桃……
        你想不想睡嫦娥睡过的床呢

  • 董家小爷最新章节

        董星宇这世不能好好做个男子,在边关打一辈子仗,最后马革裹尸,埋骨异乡。也不能好好做个女子,平平安安在浔阳长大,或许嫁不了像她表姐那样的高门大院,也可寻个清白人家,相夫教子终其一生。董慎在她身上寄予的厚望远甚于自家两个亲生的儿子。还未成年,便已接了养父统帅一职,虽只有十年期限,这一生也终难安然渡过。只二十岁的年纪,比她还小三天的董家妹妹已经有了第二个哥儿。她只是身上又多了几道疤,又结了几段仇。本以为日子会这么打打杀杀,血雨腥风地过下去,却遇见一个人,那人许了她连当朝皇帝都给不了的东西。——平安。

    本章内容提要:
    ...    虽然奥克塔薇尔的脸上满满的都是说不出的尴尬,但南宫荣对此却一点也不觉得意外,他保持着平时那张扑克脸用聊家常般的语气不紧不慢地说了句话,然后让长公主殿下整个人立马就从尴尬变成了纠结到恨不能满地打滚。     “让我猜猜,那位魔法师先生是某个被帝国征服了的少数民族的人?”     剩下的什么都不用说了,已经明摆着......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