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奥克塔薇尔的脸上满满的都是说不出的尴尬,但南宫荣对此却一点也不觉得意外,他保持着平时那张扑克脸用聊家常般的语气不紧不慢地说了句话,然后让长公主殿下整个人立马就从尴尬变成了纠结到恨不能满地打滚。

    “让我猜猜,那位魔法师先生是某个被帝国征服了的少数民族的人?”

    剩下的什么都不用说了,已经明摆着放在了那里,随随便便脑补一下都能当即在眼前浮现出无数的精彩景象——主角小的时候家中由于受到帝国的压迫生活得相当艰难可就算是这种艰难的生活也没能持续下去在帝国残酷的剥削下导致家破人亡的主角不得不满怀怨恨的四处流浪随后碰巧遇到某个正打算收徒的大佬在对方门下刻苦修行多年后终于成为了一代强者接着面对帝国的拉拢不仅完全无动于衷反而时时刻刻都在想办法找麻烦甚至到了为毁灭这个国家不惜跟如狼似虎的贵族们合作的地步……

    足以改编成电视剧或者电影来拍了。

    奥克塔薇尔头顶垂下来了无数的黑线,抬手挠着脸颊将目光不动声色地转移到了旁边:“呃,快瞧,窗外那只麻雀好可爱。”

    由于之前直接抓了尸体这会儿正在仔细擦手的米拉猛然丢掉毛巾纵身一个鱼跃便径直朝长公主殿下以恶虎扑食之势飞了过来,甩在嘴巴外面的舌头于空气中拖出了一条亮晶晶的液体构成的细线,那模样用猎奇都不足以形容了,更何况丫同时还吼出了宛如野兽一般的嚎叫。

    “呜喔喔喔,这种状态下的奥克塔薇尔同样也很可爱的啊——!”

    然后眼镜娘就被十分熟悉她的性格的迪丝雅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冲过来一记手刀狠狠拍在了地板上,看起来好似一只被拖鞋砸扁了的小强,只剩下四肢还在微微地抽搐着。

    在众人冷汗涔涔的注视中,大姐头很是随意地拍去了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朝南宫荣和奥克塔薇尔扬了扬下巴说道:“不用在意,二位还请继续。”

    怎么可能继续得下去啊!?长公主险些把这句已经到嘴边的话给吼了出去,不过最终还是咬着牙将其吞回了肚子里面,随后深吸一口气看着南宫荣认真地点着头承认道:“咳哼。你说的没错,那家伙的确是受压迫的少数民族的人,和帝国之间也确实没什么好商量的。不过现在讨论这些已经太迟了,再说我们根本用不着去关注那个家伙,他在捣鼓出这种受控制的深渊能量后估计寿命也没剩下多少了吧。”

    南宫荣这回可是真的感到意外了,他甚至忍不住歪过头摆出一副无意中卖萌的造型奇怪地问道:“啊咧,寿命没剩多少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塔薇尔你在某个小本本上写下了对方的名字天天都在诅咒他去死?”

    “……如果真有那种在上面写了名字就能弄死人的小本本,我要写的就不是那家伙而是贵族们的名字了。”

    “说的也是呢。”少年收起了【我很萌】的表情恢复成扑克脸点了点头道,“那么真正的具体原因又是什么呢?”

    用力做了一个深呼吸后,奥克塔薇尔给出了一个严重出乎预料的回答:“实际上,那家伙在精神系魔法上并没有多少天赋,甚至可以用拙劣来形容。”

    房间里瞬间彻底安静了下来,在场的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不相信,南宫荣更是换成了一脸【你在逗我玩吗】的表情:“对不起,长公主殿下请问您刚刚说的什么?”

    没有理会少年的反应,奥克塔薇尔情绪不高地叹息着说道:“对方的天赋很烂,却能够使用相当高级深奥的精神法术,这是因为他一直在不断地透支自己的生命,即便如此对方也依然在坚持和帝国战斗。以前我还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现在的话……”

    听到这里南宫荣已经可以肯定长公主并不是在说笑了,因为他和那家伙一样都是同类的人,在帝国的【帮助】下为自己的同胞挺身而出一点也不奇怪,哪怕最后的结局是付出自己的生命。

    “是吗,原来是这样啊。按照塔薇尔你的说法,那家伙的寿命似乎已经所剩无几了?”

    长公主闻言立刻轻轻地点了点头:“毕竟是个危险人物,我们一直有在派人盯着对方。根据最近的报告,他看起来差不多和风烛残年的高龄老者没什么区别了,明明真实年龄才刚刚四十岁出头而已。而且对方的身体状况很不好,深受疾病的困扰,这次即便有贵族们提供充分的资金、器材、原料以及人手,他的身体估计也承受不住施法的消耗了吧。换句话说,我们根本来不及抓住对方询问他解除该魔法的手段。”

    女孩最后那句也确实是少年正在考虑的问题的答案,他忍不住当场抬手拍在了自己的脑门上:“这还真是麻烦了,拉兹菲尔德位面可没有效果较好的抗深渊侵蚀药剂,万一那些贵族不顾后果的将这种受控制的深渊能量大规模扩散出去,偏偏又找不到解决的办法,对接下来的作战会很不利的。”

    房间里再次陷入到了沉默之中,这回的原因是大家短时间内想不出可以应对这种情况的手段。

    林薇音的家乡那边倒是有一种效果尚佳的十分成熟的疫苗药剂,可惜帝国庞大的人口基数摆在这里,联邦的人口又只有那么一点,哪怕开足了马力生产没个一年半载也休想让帝国的每个人都注射上疫苗。

    这还没有算上同盟那边汹涌而来的难民以及在各地揭竿而起脱离了帝国掌控的民众,否则只会让人觉得更加头疼。

    沉默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还是作为大姐头的迪丝雅忍不住率先开口了:“这样看来,我们和锡特尼拉人的接触和沟通必须要加快了。因为只有他们才有办法和能力阻止深渊能量的大规模扩散,即便这个能量是削减版的。”

    奥克塔薇尔倒是显得比其他人要轻松许多,她笑着微微的摆了摆手道:“不要紧,这次袭击显然只是贵族们的一次测试,不到万不得已他们应该不会随便大规模使用才对。毕竟正牌的深渊还在拉兹菲尔德位面里肆虐,这些山寨货不仅无法对其造成威胁反而很有可能给对方增加兵力,很容易引发乱子的。”

    听到女孩这样说的南宫荣则感觉有点不太放心,不过他也找不到什么反驳的理由,只能用谁都听不见的声音悄悄感叹了一句。

    “如果那些贵族真有这么理智就好了。”

    ——————————————————我是分割线——————————————————

    托隆索公爵的领地红树岭不是一个富饶的地方,不过这并不影响老爷子在领地内安排许多部队驻扎下来。

    这些都是支持皇室的人带来的部队,虽然在公爵大人看来他们和乌合之众差不多,可总比没有好,谁让帝国最精锐的正规军大多数都投入到对深渊作战当中去了呢?

    不过与其指望这些家伙来保护莱伊的安全,托隆索觉得还不如自己给小皇帝的脑袋上打一枪来得痛快。毕竟从刚刚接收到的电报来看,那些胆儿肥的野心家们很显然已经是什么事情都敢做了呢。

    在一扇朴实无华到连精美的边框花纹都没有的木质门前,手里攥着电报的老爷子停下了自己的脚步,抬起手不紧不慢地轻轻在门上敲了两下。

    “进来。”

    房门的隔音效果不算好,可以从门后面清楚地听到莱伊处于变声期时那特有的嗓音。

    托隆索随后推门走进了房间,抬眼便看见了正坐在书桌边批阅着文件的小皇帝。自从奥克塔薇尔开始逐渐放手之后,无论有没有准备好莱伊都有在慢慢亲自处理事务,哪怕现在还不是很熟练但最起码原本属于他的权力和威望已经渐渐恢复了。

    至少支持皇室的铁杆忠臣已经不再当莱伊是个孩子、两边倒的墙头草也不再认为他是个吉祥物、而那些野心家们则是对此开始有些忌惮了,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头。

    “陛下。”老爷子在心中不动声色地感叹一声后毕恭毕敬地朝书桌旁的少年行礼道,“德林佩尔那边有消息了。”

    莱伊闻言放下了手里的鹅毛笔,做正身体摆出了一幅认真倾听的模样点了点头:“情况怎么样,皇姐他们没有受伤吧?”

    “请放心,长公主殿下和马蒂亚斯都平安无事,夏尔罗特可是在电报里拍着胸脯保证的。”托隆索走到桌前将电报递给了小皇帝,随后捏着下巴上精心蓄养的胡须沉吟道,“不过夏尔罗特也提到了另外一件事情,当时他们三个人都在异世界联邦的那艘飞行战舰上,结果对方袭击的重点就是这条船。如果说是偶然,那未免也太巧了一些。”

    “呃,也许他们真的只是想摧毁替南宫荣撑腰的那艘战舰?”莱伊闻言先是讪笑了一下,接着立刻摇起了脑袋,“不可能,对方可以展开行动的机会应该有很多,却偏偏等到皇姐他们回来了再动手,这无论如何都不会是巧合。”

    “另外,马蒂亚斯还在负责发起袭击的那些动物身上还发现了皮特施展的精神法术的痕迹,这大概是那家伙最后一次使用高级别的精神法术了吧。不管怎么样这个老对手注定今后无法再给我们找麻烦了,但他在临走之前留下的东西却更加棘手。”

    骑士大人在电报中的描述并不详细,但莱伊终究亲眼见识过深渊怪物有多么恐怖,如果有人能够操控对方体内的能量作为武器,那问题就真的很严重了。

    小皇帝这时候看起来有点紧张,他可不敢想象对方一旦在大城市中使用这种武器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这只能用灾难来形容:“可以确定是谁发起的袭击吗?”

    “很遗憾,不能。”说到这个托隆索的脸上也充满了无奈,“您也知道那些家伙做事一向都十分的小心谨慎,从来都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就更不要说是把柄或证据了。毕竟,马虎大意的家伙都已经被全部处理掉了不是么?”

    “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人发起的袭击,难不成我们只能等着对方把这种可怕的武器投放在人口众多的大城市里面么?”莱伊说着忽然皱起了眉头很是坚定地否决道,“绝对不行,必须抓紧时间把对方给找出来,然后抢在他动手之前先将其解决掉才行!”

    奥克塔薇尔只不过是在南宫荣等人身边待久了才逐渐改掉了一点就炸的毛躁性格,实际上她在这之前乃是一个一言不合就开撕的存在;至于小皇帝莱伊,被长公主影响得多了同样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不过托隆索对此却并不打算进行纠正。

    作为一名统治者,莱伊决定抢在敌人对自己不利之前先行干掉对方完全没什么不对,只要他能准确地判断敌我双方孰强孰弱即可——现在根本用不着判断,皇室即便再怎么衰弱实力也绝对比几个地方贵族要大许多,要动手的话或许会出现一些让人肉痛的损失,但却肯定不会失败。

    所以,莱伊若是打算主动出击老爷子自然不会表示反对,最多提醒一下有可能造成的损失以及具体要安排谁去做更为合适罢了。让小皇帝在这种事情上面表现得强势一些,对他的将来也有很大的好处。

    “明白了,陛下。明天我会召集所有人举行一次会议,您可以当着大家的面把自己的决定通告下去,顺便再让他们拿点行动经费出来——我这里可没有放养闲散人等的先例,以后也绝不会有。”

    “咦,直接召开会议让所有人都知道?这样做真的好么,里面应该有几个人是散了会就立马去给我们的敌人通风报信的存在吧。”

    托隆索忽然斜翘着嘴角笑了起来:“我当然知道这些小丑会做什么,不过您难道不觉得这样更好一些吗?最起码,他们能帮忙替我们锁定几个嫌疑人。”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32章 在次元缝隙中失踪了的章节名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32章 在次元缝隙中失踪了的章节名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32章 在次元缝隙中失踪了的章节名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332章 在次元缝隙中失踪了的章节名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332章 在次元缝隙中失踪了的章节名】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万能修真系统最新章节

        前世他是黑夜中的幽灵;这一世他是白昼中的邪魅王子!
        前世他屠戮无数生命;这一世他妙手回春,悬壶济世!
        前世的他冷漠孤寂放纵自我;这一世的他心中有爱,守护着各色绝代佳人!
        前世的他形单影只孑然一身;这一世他依旧鏖战各地,可背后却站满了兄弟和朋友!
        有人说他是医道圣手!有人称呼他是金融巨子!还有人认为他是黑道皇帝!更有甚者说他是修炼界的盖世强者!
        夜星魂扯了扯嘴角邪魅的弧度:我只是系统下的一个幸运儿!
        众人迷惑:系统?
        夜星魂嘴角邪魅的弧度扩散:对!万能修真系统!
        喜欢豆角书的大大,请加:

  • 大叔,别来无恙最新章节

        五年前,她倾尽整个青春去追逐梁牧尘。对他势在必得,飞蛾扑火,再所不惜。那一年,她心力交瘁,终究逃不过命运捉弄。五年后,恢复记忆,她为爱最后一搏。唯一不变的,是她的心。她是他这一辈子抛不掉的羁绊。他是她这一辈子放不开的执念。当浮华褪尽,真相渐渐浮出水面,血海深仇,她何去何从?

  • 豪门影后打脸日常最新章节

        被小三劈腿,心灰意冷的苏皖穿越到异世界,直接拉着一个男人闪婚,等回过神来,一切都尘埃落定。出了民政局的门,她多了一个只知道姓名的老公。

  • 我家教授的刑侦日常最新章节

        “最浪漫的事。”知礼:最浪漫……就是有个人在和我说话的时候全心全意看着我。那不管他曾经多么不堪,经历过多少黑暗,我都会陪着他。“什么喜欢。”谈周清:只要她身上有我渴望的,就有可能喜欢上。“告白。”知礼:就算健康不在,恶疾缠身,你已经不是我喜欢的模样,也舍不得放手。谈周清:安全感是个伪命题,我给她未来就行。

  • 初恋最新章节

        相信大家都有初恋
        初恋
        往往是最纯真的爱情
        让我们一起回想那时的悸动吧

  • 盛世军宠:首长撩妻上瘾最新章节

        机场初遇,他以为她是商业间谍,打断她的“美人计”,蛮横拖入洗手间,强行对她“逼供”;再次遇到,她险遭车祸,“借酒”占尽他各种便宜,然后迅速逃走……本以为已经两清,谁知道这只是开始……“对了,你之前一直叫我什么?色狼?”语气轻柔,大手却从她腰上慢慢下滑。“我错了……我改还不行吗!”腰肢酸软,没有一点力气,她真的不行了啊。“不用。”身旁的人再次欺身而上,邪魅之色尽显,“与其你改,不如我改。”

  • 龙血王者最新章节

        一个平凡少年,穿越来到异世,偶然之间激发强者血脉,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只为守护自己的拥有!

  • 至尊邪天最新章节

        一代邪佛,浮屠转世!拥有《欢喜禅诀》的吴天发现,他是多么的幸福!清纯小萝莉,妩媚俏熟女,火辣娇女王……前世过往已成云烟,今生种种热血沸腾!请看一代邪佛穿越之后,如何身揽众美,踏破苍穹,成就亘古独尊之名!

  • 谍魂争霸最新章节

        一个乞丐的养成记,一个优秀间谍的出现,一个草根逆袭。有一天你会现,经历过无数艰难险阻后,带动着一群同学和朋友,通过他们的相互帮助,克服重重险阻,完成了一个又一个任务,慢慢成长为对国家和民族有用的人才。最终他们站在了世界的顶端,笑看沉浮。    注解:间谍,孙子兵法中《用间篇》中写的很详细,其中一句话形容间谍,翻译过来就是:没有比间谍更亲近的人,没有比间谍更为优厚奖赏的,没有比间谍更为秘密的事情了。 本篇讲述的是一个中国间谍的故事,他的亲身经历丰富,历经中国,朝鲜 、美国 、德国、日本等国,为中国的情报事业贡献了一生。有理由写出来让世人知道他的功绩,尽管他宁愿做一个默默无闻的人。js330

  • 惊门秘术最新章节

        &#;&#;”天人合发,万变定基”。此指天盘人盘同时皆遭克制,则有一番变革之象。即天盘直符宫与人盘直使宫二者皆受克制,定有一番斗争或灾祸出现,是万事万物复杂变化的兆基。故曰:”天人合发,万变定基”

  • 极品捉鬼系统最新章节

        鬼王:“等等!我闻到了人类装逼的气息,撤……。”阎王爷:“十万阴兵听令,给我拿下那装逼犯。”万众瞩目之下,楚浩扔出一柄剑:“这轩辕剑你拿好,以后别在我面前装逼。”这天,这地,这沧海,这宇宙,谁都无法阻止我装逼。另一个书名:【最强装逼捉鬼系统】因为不能用,所以用了极品这个QQ群:398506524

  • 农家小医妃最新章节

        民间传闻狐媚祸主,号称医毒天下第一的妖后孟长宁终于被陛下处死,大快人心!
        却不想孟长宁重生为农家女林长歌,还摊上了一家子奇葩,娘亲软弱无能,还有一个病秧子弟弟,在家地位堪忧。
        林长歌决定摆脱这种生活,重操旧业发家致富,然而她实在太穷了,连药材都买不起,林长歌抹了把辛酸泪,走上了漫漫筹钱路。
        赚钱打脸斗奇葩,调香致富好发家。
        村口住了个万人迷冰山少年,有钱有颜还有可能当官,迷倒姑娘一大片。钱串子林长歌道:我替你挡桃花,卖你的字画赚钱如何?
        协议达成!
        林长歌本以为自己扮猪吃老虎,却没想到最后被老虎惦记上了。
        分割线__________
        男强X女强
        主男女主,配角大多打酱油

  • 通天武祖最新章节

        元天大陆,武道巅峰,万族林立,神魔乱世。少年叶恒偶得神秘老者指点,习无上神功,得炼器宝典,锻造无上战装,揽天下珍宝,脚踩四方仇敌,筑造不败之神话!

  • 午夜保安最新章节

        元于本是一名医院保安,每天半夜他都会在医院里巡逻,偶然间他发现那些在夜里做手术的病人,从来没有从手术室里出来过,他们好像人间蒸发一样,他尝试着走进那间手术室,却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 择风而栖之钥天最新章节

        上古时期,世界分天族、海族、地灵一族和春夏秋冬人间四国。风云突起、暗流涌动,钥天的丢失,到底是一场意外还是精心的谋划?操控天地貌似正义的天族、神力超凡却难逃百岁为沫的海族、黑暗邪恶神出鬼没的地灵族,到底谁才是幕后的真正黑手?意外背负钥天之力的清秋公主,究竟会遭遇怎样坎坷的命运,能否等到那个与她一同承受钥天之力的缘分?天族、海族、人族的王子、公主们又会碰撞出怎样的爱恨情仇?失去国宝的人间四国能否渡过危机,丢失的婴儿又在何方?承载日月精华、凝聚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的钥天,究竟藏着怎样的玄机谁的眼睛能透过层层迷雾看到真相?

  • 总裁夫妇又在互相伤害最新章节

        为了救人,深湛集团总裁张志宇被肥胖弃妇苏晓晓压断后背,还倒贴一个亲吻,两人水火不容,互相挤兑,突然有一天,苏晓晓阴谋得逞,爬上了张志宇的床,却道出她并不爱他……

  • 武破天地最新章节

        南詹部洲以东,终年迷雾氤氲,与世隔绝,进出不能。这里不见日月星辰,不知春秋寒暑。灵气稀薄,资源匮乏,土地贫瘠,偏生毒虫猛兽横行,危险异常,苦不堪言。这便是罪地,结束罪地的噩梦是乌良辰不变的梦想。

  • 我当太子那些年最新章节

        穿越成为李承乾,初次上朝便“情不自禁”的卖弄了一下自己“渊博”的知识,结果理想中的纨绔生活从此一去不复返……    所以他决定将自己那些弟弟妹妹全都给培养成跟自己一样“优秀”的人才,自己好好享受腐败的生活,可谁曾想这下就出事了……    “李承乾,这个皇位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由不得你!”李二满脸愤怒的嘶吼着……    “高明,你为长子,又是太子,皇位本该由你继承,为何你却如此不愿接受呢?”长孙无垢满脸无奈的劝解着……    “大哥,小弟的志向是星辰大海,这个皇位还是你自己坐吧,不要害我啊!”李泰满脸嫌弃的摆着手……    李承乾满脸无奈的仰望天空,然后指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屁孩道:“就你了,这个皇帝你来当!”

    本章内容提要:
    ...    虽然奥克塔薇尔的脸上满满的都是说不出的尴尬,但南宫荣对此却一点也不觉得意外,他保持着平时那张扑克脸用聊家常般的语气不紧不慢地说了句话,然后让长公主殿下整个人立马就从尴尬变成了纠结到恨不能满地打滚。     “让我猜猜,那位魔法师先生是某个被帝国征服了的少数民族的人?”     剩下的什么都不用说了,已经明摆着......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