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道理,深渊一开始打算转化的人乃是比加尔,毕竟执事先生是一名实力有目共睹的念力者,若能将他收为部下其好处多得根本数不过来。然而煮熟的鸭子却从锅里拍打着翅膀飞走了,牺牲了其他乘客的老司机比加尔抵挡住了深渊的侵蚀,最终等到了昆塔号遭到击破彻底沉默的那一刻,抓住机会逃离了出来。

    这本身并不是多么严重问题,他的念力再强也是深渊催化出来的能力,就像身体里面安装了一枚炸弹,只要信号对上了随时都能遥控其爆炸。但关键在于这个“信号”必须在执事先生的家乡位面中才能发出,偏偏他被南宫荣带到了另外一个位面,这就有点小麻烦了。

    因此深渊才会将主意打到翠丝特身上,大小姐乃是比加尔的软肋,把她带到执事先生面前肯定能够让对方产生极大的动摇,然后深渊便可以利用此机会做点什么——天地良心,这些喜欢给各个世界免费做环境改造的家伙绝对是在牵线搭桥以成人之美,促成一段烟缘佳话什么的,完全没有别的意思。

    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林薇音是铁定不相信的,女孩可不想让翠丝特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和比加尔见面,加快速度径直朝她追了过去,誓要将对方阻拦在执事先生的视野之外。

    “你这家伙未免也太烦人了!”单比速度的话翠丝特肯定没有林薇音快,她的飞行全靠深渊提供的能量在支持,又没有熟练掌握,被后者追上乃是秒秒钟的事情,以至于大小姐在对方迫近时忍不住彻底抓狂了起来,“在那边乖乖呆着,不要再来纠缠我了!”

    话音未落又是十几条冰锥凭空出现,径直朝林薇音的面门猛扑而去,正好和女孩身后的水柱形成了夹击之势。如果在此时被冰锥击中冻住导致速度骤降,那么毫无疑问林薇音很快就会被水柱撞得头晕眼花,甚至还有可能因此受伤。

    不过林薇音已经知道冰锥究竟有着怎样的效果,她这次可没有傻乎乎的去正面迎击那些冰锥,而是关闭了左侧小臂上的光剑、将右臂的光剑长度增加了将近一倍,然后于冰锥和自己即将相撞之际身体向下猛然一沉让它们从上方擦肩而过,接着用力挥动右臂将光剑砍向了冰锥。

    这些冰锥可是会自动转向跟踪的,必须在它们做出反应之前将其破坏才行。好在冰锥一点也不坚固,毕竟它们的主要杀伤手段不是把对手刺伤而是依靠霜冻,本身不需要多么坚硬,结果被光剑碰一下甚至边都没擦到仅仅是从附近经过时的高温便足以让它们产生爆炸了。

    由于双方离得较远又是在高速移动当中,被击爆的冰锥产生出的漫天冰雾只是在林薇音的小腿部位覆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霜便再也无法对她造成任何影响;反倒是在女孩身后汹涌而来的水柱遭了殃,它来不及改变方向一头撞进了冰雾里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水柱变成了冰柱,从空中直挺挺的掉落了下去。本来这些先前被翠丝特用自身能力处理过的海水可以被大小姐解除冰冻状态重新恢复活力,但她却没有这么做,因为其注意力已经不在林薇音这边了。

    海怪群内部中心位置的战斗此刻基本上已经接近尾声了,得到了比加尔强力保护的南宫荣可以在不受影响的情况下不紧不慢地转化出大型傀儡,随着少年麾下傀儡的持续增多以及大型海怪的不断减少,对战双方的力量便出现了转变,深渊原先的优势已经荡然无存。

    南宫荣在某个瞬间甚至都以为这场战斗肯定稳赢了,但还没等少年的美梦做过瘾一个从空中突兀出现的人影却让一切全部化为了泡影。

    “啊,比加尔,我亲爱的执事,我终于找到你了。”悬停在众人头顶上的翠丝特单手轻抚着微红的脸颊用一种奇怪的语调开口说道,不知道的还以为大小姐已经被比加尔撩得神魂颠倒情迷意乱准备半推半就的从了对方呢,“来吧,跟我一起回去。”

    站在南宫荣捣鼓成傀儡的蓝鲸背上作战中的比加尔整个人顿时宛如雕塑般愣住了,他脸上的表情先是满满的错愕,接着是万分揪心的痛苦,最后又变成了难以遏制的愤怒:“翠丝特,为什么……”

    “不为什么,丝蒂芬妮大人在我们的家乡做了许多静心的准备,让我们找不到任何翻盘的机会;要不是锡特尼拉人和南宫荣他们从中作梗,这会儿我和你早就在一起了,又有什么不好?”翠丝特说着捋了捋被海风吹乱的马尾辫,神情轻松得就好像在和比加尔一同郊游似的,“但现在也不算晚,不要管这些异世界的人了,回去吧,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南宫荣尽管不清楚比加尔和翠丝特之间的羁绊有多深,有一件事情却是相当的明白,当即操控坐骑浮出水面钻出去对着执事大声喊道:“不要听她的胡言乱语,那东西已经不再是你所认识的翠丝特了!”

    比加尔其实并没有受到对方的蛊惑,他可是在昆塔号的驾驶室里直接感受过深渊侵蚀的人,当然明白被深渊转化过去的人会大致变成什么样的存在;不过还没等执事先生有所表示,翠丝特便在身旁凝结出数道冰锥狠狠朝南宫荣投掷了过去,完全是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架势。

    “用东西来形容还真是失礼耶,哪怕变成深渊了我也依然保留着先前的记忆好吧,怎么就不是原来的我啦?”

    大小姐的语气中满满的全是愤怒,但这回她表达愤怒的方式却不再是用纸扇糊脸之类的日常,而是能将人当场冻成冰雕的杀招。单从这点便能够清楚地看到翠丝特的变化,哪怕她依然保留着先前的记忆,也确实不是原来的她了。

    以前翠丝特最多只是经常傲娇罢了,又哪里会随随便便就要给人发便当的?

    南宫荣未曾见过冰锥先前的攻击自然也就不知道它们有什么样的效果,还以为像游戏里的寒冰箭那样是造成穿透伤害的,便完全没有将其放在心上,因为齐奥利斯自身便会主动负责阻拦冰锥,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损伤。

    再说少年现在钻回坐骑体内也来不及了,谁能想到看上去是来和比加尔谈话的翠丝特说动手就动手一点都不含糊的?而且看翠丝特的样子那攻击也是随便顺手拈来的,应该不会有多大的威力才对,没啥好担心的。

    不过在齐奥利斯挥舞出去的臂膀像锤子砸玻璃一般轻易撞碎了迎面袭来的冰锥后,南宫荣的脸色立马就变了。

    幸好就在冰雾将少年整个笼罩进去之前,一道人影飞快地从空中急冲而下掳走了他,只剩下一头四不像的冰雕在海面上缓缓沉没了下去。

    惊得魂飞魄散的南宫荣直到这时才发现拯救自己小命的乃是他的便宜妹妹,顿时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谢谢,我还以为要被冻死了呢。”

    “那丫头从深渊得到的力量不算,她自身的能力和液体有关,这里又是大海,说是她的主场也不为过。”林薇音提溜着南宫荣将他扔到了蓝鲸的背上,望了一眼不远处如临大敌的比加尔担心地说道,“他是怎样幸存下来的就先不提了,面对翠丝特那家伙能下得去手吗?”

    南宫荣刚想说一句“我不知道”,那边比加尔便用实际行动进行了回答——只见执事先生猛然朝天空中的翠丝特张开了双臂,却并非想要拥抱对方,而是从掌中激发出了让空气也产生了肉眼可见的波动的强力震荡波,径直朝大小姐轰击了过去。

    很显然翠丝特对于这次攻击并没有多少的防备,等到她发现不对开始爬高试图回避时已经来不及了,只能临时捣鼓出一面坚硬的冰盾挡在了面前。毫无疑问的,那面盾牌当场就碎裂成了无数的冰渣,躲在它后面的大小姐也跟着遭了殃。

    女孩的体表肌肤出现了无数血红的刮痕,其中有不少还在往外流淌着鲜红的液体;她身上那套精美的歌特裙也是产生出了大量的破损,裙边甚至都破烂成了布条条,里面雪白皮肤和殷虹血液隐约可见,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所以,这就是你给我的回答吗?”被糊了一脸的翠丝特看上去倒也不显得生气,反而很是平静地开口道,“那就没办法了。虽然很不情愿这样做,但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在外面找别的女孩子。所以,就让我把你干掉之后再带回去交给丝蒂芬妮大人复活吧,如此一来我们便能真正的永远在一起了。”

    消耗过大一直没机会得到恢复的比加尔此刻的气色不比大小姐要好到哪里去,但仍然哼笑着歪过了脑袋:“把我干掉,就你一个人吗?”

    执事先生还没说完奥克塔薇尔便已经以极快的速度出现在了翠丝特的身后,手中的细剑不仅没有绽放出任何耀眼的剑芒,连飞行时也未曾发出多大的声音,在远方雷克斯大叔的舰队炮击中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很显然长公主是打定主意要背后偷袭了,虽然有些损但只要管用就行,毕竟对方是深渊,用不着客气。

    只可惜奥克塔薇尔的剑最终并没有从背后刺穿毫无防备的翠丝特的心脏,因为一道黑色的漩涡突兀出现在大小姐的身后,紧接着一个全身上下从头黑到脚的美丽少女便随之出现并用手中的十字弩准确地抵挡住了长公主的突刺。

    “啊啦啊啦,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人家一个女孩子也就算了,居然还打算从背后偷袭,要不要脸了?”

    奥克塔薇尔一击未中后果断瞬间发力,试图推开自己面前的对手,不过丝蒂芬妮的力量并不比激发出了斗气的长公主要小,细剑和十字弩接触的地方不光发出了刺耳的金属摩擦声甚至还冒出了火星,便是如此两人也依旧没能推动对方。

    更何况,黑发少女在对抗中看起来显得要更加轻松一些,而且还有心情去说话。

    不过长公主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哪怕全身发力到说话时都会忍不住咬着牙齿也依旧开口了:“要不要脸这句话还轮不到深渊来说,那些家伙干的恐怖事情还少了吗?南宫荣,翠丝特应该才被侵蚀转化了没多长时间,你试试看能不能把她给弄回正常状态?”

    南宫荣闻言顿时那叫一个哭笑不得啊,就差当场泪流满面了:“我的长公主殿下,您莫不是把我当成修改器了,这是随随便便就能改回来的吗?没错我是可以吸收深渊的能量,但它对翠丝特的灵魂造成的损害乃是永久性的,世界上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治愈。也就是说,她今生一直都会是这种黑化病娇状态,还动不动就会对人下死手!”

    “这世上萌病娇的又不是没有,再多比加尔一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至少他们俩结合时还能称得上是人类,而不是另外一种存在。”

    直到这时翠丝特才意识到自己被人偷袭了,回头望了一眼后很是兴奋地对保住自己的黑发少女说道:“啊,丝蒂芬妮大人,您怎么亲自过来了,那边的事情忙完了吗?”

    正在和长公主日常中的南宫荣心中立即狠狠地“咯噔”了一下,他这才意识到丝蒂芬妮肯定不会单纯的因为见到翠丝特有危险了就专门过来救人,多半是手头上的事情忙完了才会有时间过来凑热闹。

    想到这里少年禁不住渗出了满身的冷汗,忙不迭扭头朝旁边的便宜妹妹招呼了起来:“薇音,赶快通知雷克斯大叔,让他们去看看之前被丝蒂芬妮变成了液体的那些怪物现在怎么样了?”

    听到南宫荣这样说林薇音也是反应了过来,脸上的惊慌神色比少年还要严重,简直都是一片雪白了:“等等,你的意思是说……”

    “嗯,再不处理掉这些海怪我们就要被深渊两头夹击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91章 忙完了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91章 忙完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91章 忙完了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91章 忙完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91章 忙完了】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魔道少爷最新章节

        谁说?丝注定就命运悲惨?他不同!
        谁说?丝注定没有女人爱?他不同!
        谁说?丝不能摇身一变金凤凰?他就能!
        好事多磨,不厉尽万苦,怎能体会人生大道?不几经沧桑,如何能够主宰浮沉?
        他的人生有些不一样!
        当年,他是万人嫌弃的土?丝,他是被人废弃的砝码,被利用,被嘲笑,他无力反抗。
        如今,他化身魔鬼,身怀绝技,所有弃他之人,皆是被他玩弄在股掌中。
        这一刻,纵使千金富贵,他都不屑于顾!纵使美女如云,他也淡然一笑,抚袖揽苍生!
        新建qq群希望有正在读这本书的朋友加一加()

  • 武道至尊宝最新章节

        古之圣贤说得好:妞从门前过,不上就有错!大家好,我的名字叫牛氓,不叫流氓,但是我是个流氓!什么护士,美女科学家的,通通收了!平时打架泡妞,没事再去美女班主任办公室坐坐,聊聊人生。当然这都是表面现象,其实我是一个古武者,当然我是因为一场意外,而踏上这条不归路的,具体情况,待我慢慢道来……

  • 第一名媛,傅少步步逼婚最新章节

        苏莳一直以为自己不过是他的工具,按照他的意愿进入训练营一年,一次误会,苏莳原本的感情终于被耗损。三年之后华丽归来,成为交际花,游离在各种商贾贵胄之间,巧笑倩兮。“苏小姐,听说您的爱慕者中,傅少才是重头戏?”这帝城上下,谁不清楚傅泽枭的本领,黑白通吃,商场上无所不能。苏莳掩嘴笑了笑,“这谁知道呢,他啊,就是喜欢犯贱,越是不喜欢他的,他越是当成宝贝。”

  • 神医狂妻:异能杀手妃最新章节

        金牌杀手,穿越成废物小姐?被压迫,岂能没有反抗?欠她的,百倍偿还!伤她的,家破人亡!千辛万苦穿越一次,她发誓要成为美男收藏家!各种花样虐狗,亮瞎一众狗眼!只是眼前这只妖孽为什么丢不掉!“滚远点,我们不熟!”“为夫帮娘子脱光光,这样就熟了……”“……”

  • 流浪法师最新章节

        写自己的感觉

  • 黑科技垄断公司最新章节

        一家私人企业展的极限在哪里?
        全国5oo强?世界5oo强?还是越国家,如同下列企业那样成为主宰世界的Boss?
        《生化危机》中的安布雷拉公司,《异形》中的维兰德·汤谷公司,《死亡空间》中的和谐开采公司,《虐杀原型》中的捷锐企业,《辐射》中的避难所科技公司,《最终幻想7》中的神罗公司……
        张恒的目标,就是让自己的公司成为上述企业的一员,甚至比这些企业还要强大!
        一般人或许做不到,可是当他拥有了上述企业的黑科技之后呢?
        因此,这家名为‘恒星生物科技公司’的企业悄然成立,以人类始料未及的度垄断着社会文明的各行各业:医学、生物学、物理学、哲学……最终成长为越国家、垄断全人类科技展的庞然大物!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黑科技垄断公司》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迷失在艾泽拉斯最新章节

        魔兽世界的历史上有着太多的悲剧,也有着太多令人遗憾的事情。    当苏晨意外的来到这个真实的艾泽拉斯大6,他便有心想要改变这些悲伤的结局,拯救那些可怜的人。    当然他第一个需要拯救的便是自己,因为他现在的身份是阿尔萨斯……    *******    这其实是一个巫妖王亲自带领一群美女通刷各种魔兽副本的故事。    本书书友群:492886215,欢迎大家一起来聊天讨论。js330

  • 女祭司:陛下,五行缺我最新章节

        她,是江南贺城的商贾之女。他,是凌霄国都的至尊帝皇。五年前的一场灾难,他和她注定相遇,注定此生纠缠不清。闲来无聊,我掐指一算,你五行尚可,就是缺我。

  • 契约灵师最新章节

        自古以来,天地生万物,造化分阴阳,有生必有死。一些人相信着灵魂玄说,人死之后会进入往生投胎,转世再为人。然,谁又曾想过,那些一胞数以亿计的生命,是谁的灵魂所化?真的有那么多大奸大恶者的灵魂可以用来转生为畜吗?江河之鱼,一胞数以万计。蚊虫,诞生量无法估算。鼠蚁,远超人类数量。恶人灵魂破碎,化作万千残碎魂魄,转生成量产的非人类魂灵。它们想要重进轮回,就必须与人类签订契约,聚集残碎魂灵。签订契约的人类被称作「灵师」,鱼灵师、虫灵师、精灵师(污)……js330

  • 甜心逃脱:恶魔已降临最新章节

        “恶魔?!不要追我!我只是一个平凡的高中生,为什么偏偏要被你这个可恶的恶魔追的死去活来?”那是一个星光璀璨的夜晚,她遇见了浑身散发着无限光芒,且带着邪恶笑容的美丽少年降临在湖边,不!那不是她的王子殿下!他是一个充斥着邪恶之气的恶魔!这场意外的邂逅,让她注定无法逃脱,就算跑到天边,也会被他紧紧的抓住…

  • 重生之嫡女为妃最新章节

        她是当朝大理寺少卿嫡女,下嫁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婚后的她本以为是夫妻琴瑟,举案齐眉,熟知,恩爱的背后是无情背叛,孩子的惨死、母亲的早逝,兄长的惨死,亲妹的背叛,这一切都让她重新看清眼前的这一切,重活一世,13岁的她又会如何抉择?

  • 万羽堂契约最新章节

        隆兴北伐的十几年后,军社纷争不断;而庙堂内亦风起云涌,新一次的党争正在酝酿。此时一介山村猎人,身为主角却无任何光环,他阴差阳错地卷入平反大战,纠合了一帮乌合之众,也来蹚一蹚浑水,却没想到随意建立的组织竟会成为撬动几大势力的关键支点。

  • 灵魂事务所最新章节

        自从我搬进新小区之后,我发现我们小区门外夜里天天都有上坟烧纸的,一开始我好奇,直到有一天我猛然发现,原来他们是……

  • 邪少的私密情人最新章节

        当别人都还在畅谈青春无奈的时候,我却被父亲逼嫁,为了躲避智障未婚夫,我步步落入一场精心准备的阴谋……

  • 折桂令最新章节

        谢辞世嫁人七天,竟被诊出两个月的身孕。新婚夫郎玉面蛇心,高堂婆母助纣为虐,个个恨不得她死。为了保全性命,她不得不逃离沈家,去投靠那个曾经强迫过她的尊贵男子。数日后,京城街头巷尾议论纷纷:向来不近女色的豫王爷,竟然看上了一个七品小吏的新媳妇,还将人正经夫郎发配去了西北……

  • 武侠龙套进化最新章节

        我在蝴蝶谷中学过医……我在草原上和幼时郭大侠一起放过马……我和韦小宝拜磕头过把子……我在侠客岛熬过药粥、在连城江边摆过渡船……我为剑神西门吹雪铸过剑……我也曾替身成为龙骑士志平兄…………高云麟在无限武侠龙套身份中历练。水蓝星系之主重生在类似南北朝战乱时代的武侠世界,成为一个濒死的小马奴,身份使然,被各大势力和武林纷争乱局逼迫、而报家仇,拥有武侠龙套进化系统的辅助,看一介身份卑微的死士营马奴如何崛起。

  • 她的小狼狗最新章节

        二十八岁的北悦说:“面包我有,给我爱情就好。”结果从天而降一小狼狗,“啪嗒”砸在她脑门上!求亲亲,求收留,求呵护,烦不胜烦……晚上搂着睡,早上吻着醒。外面跩的二五八万的季小爷,媳妇一句渴了饿了就屁颠颠地冒雨开车十公里排队买包子,还幸福得像花儿一样。……有种爱情叫:他将世界踩在脚下,却只对一个人鞍前马后。季南霆:“媳妇。你是三,我是九,我除了你,还是你。”落叶归根,我归你。

  • 心动的年纪错的你最新章节

        这是相遇在校园的青春故事。余一是一个外表外向,内心脆弱的娇版女汉子,疯疯癫癫,开开心心,自成一派。高中开学军训,对男主陆景翊一见钟情,并没有轰轰烈烈的追求,反而转入求而不得的暗恋。结果发现男主心意与自己相通,短暂甜蜜之后,是高中生身份带来的困扰,最终还是被迫分开。大学相遇之后,再续前缘。如今的他们更加成熟,更懂得爱彼此,然后继续一路凯歌,高甜虐狗。

    本章内容提要:
    ...    讲道理,深渊一开始打算转化的人乃是比加尔,毕竟执事先生是一名实力有目共睹的念力者,若能将他收为部下其好处多得根本数不过来。然而煮熟的鸭子却从锅里拍打着翅膀飞走了,牺牲了其他乘客的老司机比加尔抵挡住了深渊的侵蚀,最终等到了昆塔号遭到击破彻底沉默的那一刻,抓住机会逃离了出来。     这本身并不是多么严重问......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