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荣并不是没有被美少女所注视过,奥克塔薇尔就经常对他这样做,也没见这货有什么特殊的反应比方说感到不好意思之类的。既然连自己中意的女生都表现得这样,那么对萍水相逢的丝蒂芬妮而言南宫荣肯定也会继续保持淡定,完全不将对方放在眼里才对。

    但若是在注视中夹杂了令人心惊肉跳的强大威压,那便是另外一回事了,尤其是丝蒂芬妮的威压浓郁得有如实质让少年根本无法顺利呼吸,整个人只觉得像是被掐住了脖子一般难受。

    丝蒂芬妮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深深的怒意,甚至还带上了不少的杀气,几乎是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南宫荣,不管你丫的吃了多少,全部都要给我吐出来!”

    黑发少女的声音不大,却用了扩音法术,结果让隔了老远的少年听得清清楚楚,心中的惊惧感也随即变得更强了。很显然丝蒂芬妮是打定主意要教训一下南宫荣了,于是少年在一阵惊惧之后也随即做出了回应。

    只见泡在海水里的南宫荣不紧不慢地朝丝蒂芬妮抬起了右臂,接着掌心向上对准了天空,五指并拢的同时竖起了正中间的那根手指。

    这是一个非常不雅的手势,更何况还是对着女生的,连一边的奥克塔薇尔都觉得有些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满头黑线地打断道:“我说,你的个人修养和素质呢?”

    少年收回中指转头看向了坐骑背上的长公主殿下,继而很是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道:“那些东西自然还在,不过却不是表现给敌人看的。更何况,那家伙已经算不上是人类的少女了,只是一个彻头彻尾杀人不眨眼的屠夫,没必要对她展现出什么绅士风度。”

    想起先前疯狂追击自己等人的怪物中有很多都是由人类转化而来的,奥克塔薇尔忽然觉得无话可说。无论丝蒂芬妮有着怎样的颜值、无论她以前是怎样优秀的一个人,现在都已经是深渊的一员了,她和罗格那样的存在没什么区别。

    和那丫头讲风度?翠丝特老家里的众多亡魂肯定没这个兴趣。

    至少在系统突然开口之前,长公主是这样认为的,现场的气氛也因此变得十分沉重。

    幸好(?)在容易认真过头的南宫荣身边还跟着一只擅长活跃气氛制造笑点甩出节操的金毛猫,屏幕中的金发小萝莉不等少年的话音落下便果断接口道:“虽然是这样说,但你其实纯粹只是担心自己会在丝蒂芬妮的【亲切问候】中被彻底榨干吧?”

    奥克塔薇尔猝不及防之下顿时“噗”的一口猛喷了出去。

    海面上的南宫荣更是差点沉入了水中,用力拍打水面让浪花四处飞溅着气急败坏地怒道:“鬼扯些什么啊喂,你是故意使用这种容易引起别人误会的暧昧说法的吧!?”

    “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有意的。”金毛猫眯着眼睛转过脑袋避开了少年凶狠且不友好的目光,摆出一副知道自己做错了事的可怜兮兮的模样企图萌混过关,“对不起刚才的不算,反正骚年你从水晶那里抽取了许多能量,丝蒂芬妮发现这点后打算把能量抽回去也没啥不对的吧。”

    对于金毛猫的表现南宫荣完全不为所动,冷着脸一字一顿地说道:“看着我的眼睛说话。”

    金发萝莉立刻俏脸微红着连身子都侧了过去,双手抓着裙摆低头扭捏道:“亚达,人家会不好意思的啦。”

    萝莉控见到眼前这幕的话估计会被当场萌出一脸血的吧,可惜少年并未觉醒这方面的相关属性,更没有抱着屏幕伸出舌头猛舔的嗜好,所以对于金毛猫的卖萌南宫荣只是做出了一个动作——用食指摁在屏幕上全然不顾有可能刮花屏幕的用力狠狠摩擦。

    “雅蠛蝶,骚年你这样真的一点也不好,怎么能在一名美少女的深情注视下当着她的面去对另外一个女生上下其手呢?知不知道什么叫修罗场、什么叫黑化、什么叫柴刀以及好船结局?”

    “抱歉了,我特么还真就从未担心过自己会遇到你所说的那些情况,因为一个妹子都没有的本人完全不符合其前提条件。”

    望着正在和系统龇牙咧嘴上演着无厘头日常的南宫荣,奥克塔薇尔忍不住满头黑线的同时也无意识地在心中轻轻叹了口气,尽管连她自己都没注意到这点。

    不过如同金毛猫所说的那样,丝蒂芬妮虽然不会摸出柴刀将南宫荣当场大卸八块却也不会等到他们捣鼓完日常后再来出手,抬起十字弩便对准了少年。射程这种问题对黑发少女来说根本不算问题,哪怕南宫荣在星球的另一面,只要能够准确定位他的所在丝蒂芬妮也可以攻击到他,而且用时绝对不会超过十秒。

    然而便在丝蒂芬妮将弩箭击发出去之前,被南宫荣转化而成的蛞蝓模样的傀儡刚好来到了黑发少女的附近,二话不说张口就吞咽起了漂浮在海面上的那些不断蠕动中的粘稠液体。

    这种液体乃是由黑发少女特意保护下来的怪物熔化后形成的,无论女孩打算做什么它都是非常重要的原料。刚开始的时候丝蒂芬妮并未太过担心,因为向来只有深渊吞噬别人从没有别人能够吞噬深渊的,但眼看这些蛞蝓吞下液体后不仅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适反而依旧在那里生龙活虎,女孩的脸色终于变了。

    南宫荣捣鼓出的傀儡具有和少年同样的能够克制深渊的特性,只不过不像他那么夸张罢了,哪怕这些液体中充斥着大量的深渊能量,在它们被丝蒂芬妮定型之前也没有半点反抗能力,唯有被蛞蝓们吞噬的下场。

    当然如果吞下去的深渊能量实在太多超出了傀儡能够承受的极限,那么它也会反过来转化成深渊——可现在的问题是,出现在丝蒂芬妮面前的蛞蝓并非只有百来头,而是足足好几千的数量。

    不奇怪,南宫荣从水晶中吸取的能量多、海面上漂浮着的尸骸也多,少年捣鼓出的傀儡自然同样也会很多了。

    前面的蛞蝓吞下足够分量的液体后径直潜入了水中,让后面跟上来的同伴继续大快朵颐。这些由南宫荣的英灵先祖们操控着的傀儡配合起来很是娴熟,并且自己也能够准确地判断战况采取应对措施完全用不着少年去指挥,和锡特尼拉人丢出去后就不再理会的齐奥利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丝蒂芬妮自然无法坐视这样的事情发生,无论她打算利用液体做什么,反正现在黑发少女左手一挥便立即从液体中宛如捏橡皮泥般涌出了许多嘴巴和脑袋差不多大的凶猛深海怪鱼模样的大型生物,气势汹汹地迎面撞上南宫荣的蛞蝓大军和对方疯狂撕咬了起来,霎时间便是一阵血肉横飞。

    “是时候该走了。”南宫荣见丝蒂芬妮有迅速采取行动,便果断不再继续泡海水而是回到了奥克塔薇尔坐骑的背上,连脸上的水珠都顾不上抹去的对长公主说道,“我的目的就是打断丝蒂芬妮的工作让她分神无法集中精力,如今目的已经达到了再不走只怕对方会把我们请回去喝茶呢。”

    而且林薇音那边估计也需要少年他们的帮忙,只有女孩一个人的话,终究做不到单挑整支舰队这样的事情,何况还是怪物的舰队。

    “你觉得丝蒂芬妮这样就暂时腾不出手来了吗?”奥克塔薇尔一边钻进坐骑的体内一边随口接话道,语气似乎并不怎么信任,“可在我看来她的办法好像跟你一样,都是用傀儡去战斗,自己则可以该干什么继续干什么。”

    “嘛,傀儡也是有区别的,丝蒂芬妮捣鼓出来的那些明显需要她亲自指挥才能有效进行战斗,这不是让她分心又是什么?”

    毕竟黑发少女不像少年那般有着大量的英灵帮忙操控傀儡,以深渊的特性它们那边也绝没有可能会出现英灵,将亡者的灵魂燃烧了充作能量还差不多。换句话说丝蒂芬妮捣鼓出的傀儡数量越多,她消耗在操控方面的精力也就越大。

    如今海面上沸腾得好似一锅被煮开了的汤,无数畸形的怪物就好像冷兵器时代的两支大军般互相对冲着撞在一起引发了大量的腥风血雨,因此南宫荣并不认为丝蒂芬妮在蛞蝓们损失殆尽之前有能力腾出手来做些别的事情,作为这场战斗的深渊一方的总指挥她必须时刻关注着自己麾下的部队,否则那些连脑子都没有完全不知道怎样配合的白痴们肯定会被少年的傀儡给轻松击败。

    “走吧,让我们去看看另一个战场上的深渊有着什么样的表现。”在奥克塔薇尔重新掌控了齐奥利斯之后,南宫荣蹲下身拍拍四不像的背部如是道。

    长公主眼瞅着丝蒂芬妮确实放弃了用十字弩瞄准南宫荣、转而将目光放在了波涛汹涌的海面上,也就不再多说些什么,载着少年飞快地离去了。

    于是他们俩谁都没能看到黑发少女忽然抬头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时嘴角露出的那一抹诡异的笑容。

    而在林薇音这边,才仅仅只过了几分钟女孩便觉得仿佛过了几个世纪那么漫长,动力装甲的能源更是已经消耗得所剩无几,这些全都是因为敌我双方极不平衡的战力所导致的。

    雷克斯大叔率领的舰队规模也不算小了,两艘战列舰五艘重巡和不少的轻巡驱逐以及护卫舰,甚至还有几条潜艇,足够打上一场战役的;然而在那群【深海栖舰】面前这支舰队也就只是个零头,要不是林薇音撑着护盾努力保护,估计敌方几轮齐射后就没剩几条船了吧。

    是的,女孩从一开始便没有向海怪发起任何攻击,而是在帮忙抵御对方的弹幕保护战舰。虽然说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可一味的猛攻也不见得适用于所有的场合——人类的战舰火力强大但防护却不尽人意,如果林薇音跟着舰队一起发起攻击那么在海怪的反击之下战舰很快便会损失殆尽;不过若是由女孩来负责防御将攻击完全交给舰队去做,效果自然会比前者要好得多。

    可这终究是有着界限的,再说林薇音装备的空战型动力装甲本身就是注重机动而非防护的设计,在挡住几次攻击后女孩便逐渐感觉力不从心了起来,这次当一颗黑乎乎的圆球在她的护盾表面爆炸之后,可以清楚地看到护盾跟着产生了剧烈的摇晃,显得很不稳定。

    林薇音忍不住皱着眉头用力咂了咂嘴:“这样下去会支持不住的,比起舰队先干掉深渊最后肯定会是对方先干掉我们,到底该怎么办?”

    女孩并没有能够想到什么好的办法,她此刻甚至连降落到战舰甲板上更换动力装甲的电池顺带接受补给都做不到,否则别的船不说体型庞大速度缓慢的战列舰肯定会立即遭到攻击。便在林薇音左右为难之际,远处的海怪群却突然从内部产生了混乱,纷纷转过身躯朝向了队伍的中间位置。

    一道青色的人影化为肉眼可见的疾风在怪物群中左冲右突,体型庞大而笨拙的海怪完全跟不上对方的速度,偏偏那人的攻击又无比犀利,所到之处均会飙出漫天的血雨和大量零散碎肉,远远望去端的是非常震撼人心。

    林薇音认出那个人影乃是奥克塔薇尔,不过长公主究竟是怎么过去的?女孩的疑惑只持续了不到几秒钟,然后便看见一头四不像从海面下浮了出来,划拉着虫腿朝离得最近的某海怪的尸体游了过去。

    很明显,长公主是乘坐齐奥利斯潜泳到海怪中间的,也亏得对方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人类舰队上这才没有发现她。等抵达目的地后奥克塔薇尔便将坐骑交给了南宫荣来操控,她自己则开启了无双模式在海怪群中制造混乱,以掩护少年的行动。

    南宫荣到底打算做什么呢?看着那只死去的海怪身体扭曲着产生变化并重新活动了起来,林薇音忽然觉得自己或许可以暂时喘口气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87章 打断施法(雾)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87章 打断施法(雾)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87章 打断施法(雾)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87章 打断施法(雾)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87章 打断施法(雾)】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小师太,给个后位要不要最新章节

        十年前,明珠公主阿幕新婚之夜,她痴心深爱的男人,与自己妹妹里应外合,率军血洗皇宫,改朝篡位。rn阿幕恨,她痛,她以红莲业火焚尽皇城叛军,用血肉之躯对新王朝许下恶毒的诅咒……rn十年后,已经出家的阿幕,被那个负心薄情之人纠缠,于是身怀六甲,带着无尽仇恨和阴谋回归……rn乱世之中,群雄逐鹿中原,一场场生灵涂炭的阴谋倾轧不知疲倦地上演,仿佛要燃尽人内心深处所有的仁爱与良知。rn

  • 天师王妃:捉个僵尸当相公最新章节

        程桃花死后还阳,重生到陈桃花的身上,本以为可以见到师父,却发现自己到了一个架空的时代。为了回到师父身边,她一边默默修炼,一边苦寻穿越时空之法。直到陵都传来僵尸咬人的事件,程桃花终于想到僵尸到了一定级别就可以撕裂空间的能力,便开始寻思如何接近最强大的僵尸,将其收伏,让它乖乖听话!

  • 大偶像最新章节

        成为地球上一个身患白血病的孕妇,来自战斗星球的黛娜依旧努力的活着,也幸好她的士兵阿瑟陪她一起来到了这个陌生的星球。带着光脑闪电在游戏里大杀四方,成为荣耀游戏中第一个登顶国服的女玩家,接代言,演电影,玩直播,她是游戏玩家心中的偶像。忠犬阿瑟表示,为了让女神更开心,努力赚钱,开娱乐公司,建小说网站,研发全息网游,结果一不小心就成为了女神家的二十四孝好老公。粉丝们表示:放开我的偶像,让我来好么!!!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

        传闻M国总统府的花园中立有无名墓碑,每逢下雪之际,总统连默便会在墓碑前旁坐上一整天。后来的某天他将行动不便的女子接到身边细心照顾,宠爱至极。世人皆骂此女红颜祸水,祸国殃民;一片骂声中,他笑着蹲下身子亲吻她断了三根脚趾的右脚,给她极致的宠爱。他们在铺天盖地的阴谋中挣扎,在误会中辗转,在爱恨里沉沦。再后来,尘埃落定,他逃不了权利桎梏,而她逃不出爱情囚牢。他终于排除万难对外公布:他们的婚讯。接着一个惊天内幕被爆出:她,早已为人妻,为人母。而她的丈夫,竟然是相爱时,他说:相爱恨晚。分开时,她说:相逢恨早。一个有心算计,一个用心配合;浮华落尽,情深是否如故?当赤道留住雪花,眼泪融掉细沙,连默,你肯珍惜我吗?姬夜熔阿虞,你看,一辈子这么短,我想陪你到老却这么的难。我好羡慕

  • 一夜西风淡墨香最新章节

        墨香儿,原是北国十二家剑坊中排名第一的陌坊的千金,因为宫廷权谋,陌坊在一夜之间灰飞烟灭,陌家家破人亡。唯独襁褓中的墨香儿隐姓埋名活了下来。
        苏靳慕,北国王位继承者之一,本性善良。在宫廷权谋之中,他被动登基。在登基之后,又被自己的大哥觊觎王位。
        苏承庆,北国王位继承者之一,苏靳慕大哥。翩翩君子的外貌下,是一颗欲望膨胀的心。
        墨香儿与两人不期而遇,并先后爱上了这两个她最不应该爱上的人。在得知家仇之后,她痛彻心扉。她爱的人欺骗她,她信的人利用她。从始至终,她和陌家剑坊,都不过是王位争夺、宫廷权谋的牺牲品而已。她悲痛欲绝……
        一夜西风淡墨香。一切尘埃落定之后,两个男人才发现:原来用尽一生争夺的王位都不及她万分之一。

  • 回忆的另一端是相守最新章节

        &#;&#;现在的我,犹如行尸走肉一般,我失去了我原本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骄傲的提着行李箱,离开了这个把我的尊严践踏的一无所有的男人。
        &#;&#;他叫宋连城,包养了我整整三年,最终,他还是迎娶了他的初暗恋情人,方圆。
        &#;&#;我知道,我只是他众多玩物的其中一个而已。可我,却还是动了真心,我是时候该放手了,去过我自己的生活。
        &#;&#;可是,我肚子里的孩子,该怎么办?
        &#;&#;…………
        &#;&#;喜欢看下去的朋友们,方便下次观看,不要忘记把本书加入书架哦。
        &#;&#;有鲜花的朋友们,把免费的鲜花送给小苏嘛!好不好?我知道你们都是最好的,会送给我的啦!
        &#;&#;苏拉拉书友群,申请即可加入。

  • 农家多闲事最新章节

        二愣子,你家的屋漏雨了,你还顾着你的草药做啥咯!”
        “闷骚男,你家的药要煎糊了,你还给我打什么伞呀?”
        沈团团出生在桃花庄里的一户做豆腐的人家,因为沈父不善掌家,沈家入不敷出。作为有志青年,沈团团决定从哪儿跌倒就从哪儿爬起来,立志要做沈家的豆腐宴。但是,光是从地上爬起来咋就那么难呢……(这地有魔性)
        沈团团一心想着做个美美的“豆腐西施”,但是连村里的屠夫家的壮闺女都有人要了,为何她还是无人问津!(这不科学!)
        某日,看着堆在面前的银锭子,闪烁着银光,某人问:“你愿意做我的婆娘吗?”
        “要是多几个金子,我就想想——”
        一堆的金子。
        “唔,有几张房契,我自己给自己做主,嫁了!”
        一叠的房契……

  • 都市之最强修仙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修仙大帝,重回三千年前的故事。上一世我登顶强者之位,杀伐果断,却被奸人残害。这一世我再次重修,纵横都市,踏上巅峰,灭杀强敌,不留遗憾……

  • 判官大人,请指教最新章节

        在地府活了一万多年的崔判,从未真正理解过善与恶的真正含义,在她眼里,善人则行善事,恶者则只会行凶,却不知在这个世界上并没有绝对的好人或者绝对的恶人。当她被贬人间遇上了救死扶伤的陈医生时,她的绝对论开始被质疑。地府判官VS人间医生,将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请听我细细道来……

  • 农门小寡妇最新章节

        林娇杏穿越了,穿越到一个年仅十六岁的小寡妇的身上,上有恶婆婆,下有不让人省心的儿媳妇,身边还有两个拖油瓶娃追着她喊奶奶,林娇杏真是欲哭无泪,她得赶紧赚钱做富婆,然后找个男人嫁了,顺便再把她那个白莲花似的小儿媳给拐走。

  • 点灯人最新章节

        谈了两个月的女朋友要被家里逼着去跟一个有钱的老男人相亲,她为了反抗,鼓起勇气带我回去见父母,结果我却险些死在那儿……

  • 骄宠盛世最新章节

        她是声名狼藉,引得爷们宠妾灭妻的姨娘,更是被人利用的工具,死后再临,一切重头来过。  一枚论坛,连接大千世界,修真世界的丹药,魔法世界的药剂,现代世界的信息,未来世界的科技随手可取,苏籽冷笑,那些谋她,毁她,害她的人,她必让他们血债血偿。  至于某位侯爷,前世的仇我不找你报就够仁慈了,还敢找上门来?  某侯爷深情款款“籽籽,我只爱你!”  苏籽咬牙“知道这是什么不,跟我读,踢恩踢(TNT炸药),再敢过来我炸死你!”  “死在你手里,心甘情愿!”  丫的,前世就被你祸害,这辈子你自找的,那就来吧,互相伤害!  (重生,甜宠文)书友群685589373:木木的童话世界

  • 娇俏小医妃最新章节

        天真少女不知忧,熟知百药性温柔。心若通草毅力韧,身似蒲铃任风扬。素手仁心学医术,家传金针救贵人。一朝寒门落天恩,孤女入宫处处愁。阴谋诡计接连到,无心招架心烦恼。高处惦念难相对,红灯暧昧盼天明。圣心难断飞枝头,家雀摇身变凤凰。谁料当年贫家女,天恩福寿享不尽。

  • 重回校园之大佬有钱又有貌最新章节

        冉林乐顶着冉家小少爷的头衔,吃喝玩乐,放纵享受。  直到身份谜团被揭开,他在一夜之间失去了所有。  亲人病危,发小自杀,朋友身陷囵圄,朝夕相伴的那个人也遭逢巨大的危机……而一无是处的他却什么都做不到。    重活一世,回到了命运转折的十七岁,所有人都还在,他还有很多机会。  这一次,他再也不会留下任何遗憾。

  • 奇华年月最新章节

        血月登空之时,杀戮再现之日!凝聚死亡气息的白色刀锋打破冷明安定的生活,在血月之夜,惨遭灭门,而灭门之人正是他引以为傲的哥哥!神武血统的暗黑觉醒究竟是天意?还是人为?冰冷的血月究竟在诉说着什么?是死亡?还是复仇?一直带在身边的人是敌?还是友?且看精灵剑者冷明如何搅乱这弥天大局,登临武神,问鼎天下。“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追寻,一曲一场叹,一生为一人。背负千重罪,练就不死心!我满手血污,绘你绝世倾城……”“黑暗的世界也有光明的存在,只要你心向光明!”“明,堕入黑暗的你不会孤单,我们一直都在你身边!”

  • 我不是老二最新章节

        主角从来都是老一,可只有李牧是老二。因为他的金手指,就塔玛的是“老二”。看着环绕身侧的宇宙强者,望着巨如山岳的星际战舰,为了不成为老二,李牧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 名门豪宠:小妻PK大叔最新章节

        她叫宋羡鱼,他叫季临渊。她是宋家收养的孤女,寄人屋檐十余载。他是VINCI集团现掌权人,京城商界只手遮天的名门勋贵。……初见。她十岁生日宴上,他轻抚她的头发,眼神温和:“生日快乐。”再见。她十八岁成人礼上,他送上价值千万的定制款腕表,声音沉稳:“祝贺你长大。”又见。她二十岁,他三十五岁。他救她于困境,她怔怔地望进男人深不见底的眸子里,胸口的位置怦然作响。自此,她的世界,充满季临渊。……上流商圈皆知,VINCI集团现任掌权人老谋深算且心狠手辣,十一年前用计一举夺得集团大权,大刀阔斧地铲除异己,连亲兄弟都不放过。这样一个冷性薄情的男人,偏偏,对宋家收养的孤女照顾有加。他宠她、护她,事无巨细,无微不...

  • 啼血狂后:冥王大人要抱抱最新章节

        她是高高在上的神仙,是掌管星运的紫微星大帝。帝王之星下凡,穿越成为丞相府的废柴丑女嫡小姐。受侮辱,虐打,连未婚夫都被美艳堂姐抢走。仙神之威,岂容尔等猖狂?曾经收藏的天地奇宝,仙友所馈赠之物,都成为了她的神兵利器,碾压一切。无意间,救下一只大白狗。却不料,惹上了霸道的战神九王爷。“女人,抱着你,我很舒服!”“流氓!”“忘记了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比本王更流氓!”

    本章内容提要:
    ...    南宫荣并不是没有被美少女所注视过,奥克塔薇尔就经常对他这样做,也没见这货有什么特殊的反应比方说感到不好意思之类的。既然连自己中意的女生都表现得这样,那么对萍水相逢的丝蒂芬妮而言南宫荣肯定也会继续保持淡定,完全不将对方放在眼里才对。     但若是在注视中夹杂了令人心惊肉跳的强大威压,那便是另外一回事了,......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