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特尼拉人基地内的建筑具体会是什么模样?按照普通人的想象来看它们应该都是一些活着的有机物,几发炮弹打上去冒出不是火焰而是鲜血,无时无刻不在轻轻蠕动着显得很是诡异,并且隐隐约约能够看到其内部正在孕育什么东西的样子。等到孕育结束时,一个浑身黏糊糊的怪物就会从建筑物里面被【生产】出来,胡乱挣扎着站起身把体表的液体抖干净后加入到作战行列之中。

    科幻片以及游戏里都是这样的设定,看上去好像没啥不对的地方。然而南宫荣却知道根本不是这么回事,老家拉兹菲尔德位面里的人类同样也掌握着生物兵器的技术,结果他们是怎样制造魔兽的?没错,用机器。

    所以当齐奥利斯驮着南宫荣进入一座由许多随意组装起来的样式古怪的机器构成的营地中的时候,少年的心中没有丝毫波澜,不过也没有想笑的意思就是了。毕竟就少年看到的景象而言,他实在是笑不出来。

    架设着的机器粗犷而简陋,似乎是锡特尼拉人用附近当地人建筑物的合金碎片作为材料临时加工后打造出来的,明摆着并不打算长时间使用它们,这些玩意哪怕下一秒就爆炸都有可能。不过考虑到它们的制造者那传说中和地精十分相似的外形,好像也没啥让人觉得意外的?

    咳咳,刚才的不算,总之机器并非重点,关键在于它们为了制造某些东西而使用的那些原材料。

    毫无疑问机器生产的不外乎名为齐奥利斯的杂兵以及生物们所需要的消耗品,但是从废墟合金碎片里没可能找到任何有机物,因此这群大虫子便将附近能够找到的有机物给搬运过来了不少。

    包括了各种人造物品、被连根拔起的植物以及为数众多的人类尸骸,全都是清除了深渊能量表明呈现出惨白色彩的那种。

    看着人类的尸骸被塞进某种奇怪的机器“轰隆隆”的一阵轻响后从产品出口处滚出来一只球,这只球很快便伸展出四条腿变成大虫子的模样加入到工作队伍中去,南宫荣等人的脸色顿时变得和尸骸的体表颜色有的一拼了。

    身下的齐奥利斯停止前进并匍匐在了地面上,很显然这里已经是目的地了,南宫荣强忍住心中掀桌怒喝的冲动跳了下去,刚要来一句mmp旁边的奥克塔薇尔却猛然弯腰稀里哗啦的吐了一地,成功阻止了少年的动作。

    “你没事吧?”南宫荣忙不迭走到长公主身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帮助女孩理顺了她的呼吸,语气中满是关切之意,让附近的便宜妹妹见状忍不住微微地撇了撇嘴。

    “我这看上去像是晕车吗?”奥克塔薇尔摇了摇头直起身后用手绢将嘴角擦拭干净,苦笑着说道,“本以为自己早已经习惯了各种血腥恐怖的场面,现在看来根本不是这样呢。女神在上,将人类的尸体转化成那种奇怪的生物用来工作和战斗,猎奇也要有个度啊喂!”

    南宫荣和林薇音都沉默着没有接话,因为这对便宜兄妹不知道此时此刻究竟该说些什么才好,他们跟长公主一样都被惊到了。

    结果接过话茬的乃是从另外一个方向上传过来的声音,尖尖的并且带着十分明显的颤音,就好像某只受到了惊吓的小动物蜷缩着发出的悲鸣声。

    “如果这种做法让你们感到了不快,那么很抱歉。但是从实际利用效率上来说,我们认为这并没有什么不对的。”

    几个人循声望去时,发现说话的是一个有着淡绿色皮肤的身高不过一米二的奇妙人形生物,脑袋相对于身体而言比较大,配合脸上一对闪闪发亮的近乎于卡通造型的大眼睛整个看上去显得意外的……很能戳中萌点?

    反正南宫荣非常清楚地看到自己的便宜妹妹眼睛里立马变成了红心的形状,连带着旁边的长公主也跟着没法淡定了。

    女生这种生物果然对于萌物是没有任何抵抗力的么……话说长公主你下意识地把手抬起来是打算做什么,将对方抱在怀里满地打滚还是捏住丫的脸颊肆意揉搓?

    放在奥克塔薇尔背后的手不动声色地提溜住女孩的后衣领将她拽了回来之后,南宫荣方才装成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咳嗽着解释道:“做法能够理解,只是没法这么快就接受。”

    “为什么无法接受,严格来说你们和这些人类并非同一个种族,存在着某些细微的差别,他们的事情应该和你们无关。再说将他们的尸体转化成齐奥利斯补充战力也能清除深渊对该位面的影响,还可以避免其变成亡灵到处传播深渊能量造成更多的侵蚀。”

    萌萌的感觉顿时消失了,少年发现眼前这家伙的思考方式与价值观和人类完全不一样,他考虑的似乎只有效率,别的一概不管。不光是少年,奥克塔薇尔和林薇音听到小侏儒这么说后也恢复成了平时正常的状态,望着对方的眼神中亦是带上了些许的疏远。

    南宫荣为了避免冷场只好硬着头皮继续着和小侏儒的对话:“那啥,你们就没考虑过当地人的感受吗?要知道人类可是有着埋葬死亡了的同类这个习俗的。”

    “在种族灭亡的危机面前这种习俗什么都不是,而且这些死者若是知道自己的尸骸能够被用来对抗深渊肯定也会为此感到欣慰才对。为了族群能够继续繁衍下去,些许的牺牲在所难免,如果连这点小事都无法接受他们也没有生存下去的必要了。”

    “你这家伙……”奥克塔薇尔皱着眉头向前踏上半步正要说些什么,却被旁边的南宫荣及时抬手给拦住了,“别挡着我,今天我非得好好纠正一下他的三观不可!”

    少年将手虚压了两下示意长公主稍安勿躁,接着紧盯住不远处那只大头娃娃的眼睛很是认真地问道:“会令双方产生分歧的话题先放一边,我们来做个自我介绍吧。我叫南宫荣,是队伍里专门负责打酱油的角色,你呢?”

    “种群编号YL106497,是这个临时前进基地中的负责人,觉得太长了可以简称为YL。”

    小侏儒这句话让奥克塔薇尔和林薇音禁不住换成了满脸懵逼的表情,大大的不解都快要在头顶上形成问号了,哪怕对方表现得十分淡定理所当然地保持着一张扑克脸也改变不了这种情况。

    还好主动提出问题的南宫荣似乎对这个答案一点也不意外,当即眯着眼睛轻轻地点了点头:“果然如此。”

    便宜妹妹立马一巴掌重重拍在了少年的肩膀上:“桥豆麻袋,不要在那里独自一个人认可些莫名其妙的东西,解释给大家听。”

    “嘛,从刚才开始就只有那家伙一个人出现在我们的眼前,并没有看到别的锡特尼拉人,基地里的机器尽管简陋却也能全自动运行,还有名为齐奥利斯的生物帮忙操控,所以无论怎么看都应该此处都仅有一个人。”南宫荣说到这里随手将小妹的手给拍到了旁边,竖起食指非常严肃地正色道,“但他却始终口口声声都在使用【我们】这个词,即便讨论的对象是人类优先考虑的也依旧是整个种族的利益、完全无视了个体的感受,再加上如今这奇怪的名字或者说编号,你们想到了什么?”

    奥克塔薇尔虽说还是一头雾水,可经受过各种科幻作品熏陶的林薇音却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整个人当场惊骇得摇晃了几下,勉强站稳后瞪大眼睛用满脸不可置信的神色说出了两个字:“蜂巢!?”

    如果锡特尼拉人是一个拥有蜂巢意识的种族,那么他们会采取对当地人展开入侵的方式来阻止深渊扩张也就没啥好奇怪的了,毕竟在对方看来无论死了多少人只要最后幸存下来哪怕几百人这个种族就不算灭亡。至于当地人的文明会受到怎样的冲击,那完全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

    怪不得少年等人在和眼前这只小侏儒对话时总觉得双方的思路合不上,敢情和他们交流的乃是锡特尼拉人全体的种群意识,看问题的角度从一开始就不一样了。

    简称YL的大头娃娃闻言认真点了点脑袋:“蜂巢,在人类的语言中确实很适合用来形容我们这样的种族。既然你们已经知道锡特尼拉是怎样的种族,自然也应该明白和YL交谈就等于是和我们全体展开交流,那么就请将收拾深渊的计划和那个能够无害消除侵蚀的能力说一说吧。”

    原来南宫荣还以为抵达基地后要借助某种联络装置和锡特尼拉人的高层大佬通话,说明情况后更要等对方慢慢地开会讨论得出了结论才能采取下一步的行动,没想到对方是个有着蜂巢意识的种族,顿时感觉到一阵鸭梨山大。

    自己的说明若是不足以打动对方,那么就等于是当场被否决了,于是少年立刻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不过事实证明南宫荣还是杞人忧天了一点,换成政客或许会考虑为了展开行动需要花费多少资源、在战斗中有可能遭受多大的损失以及这些损失是否会对自己造成某些恶劣影响等等,但在蜂巢意识这里则完全不存在。

    对方考虑的仅有是否会对自己的族群造成威胁、付出的代价能否恢复过来和是否可以有效打击深渊这些,而在南宫荣的计划里蜂巢根本没有看到任何不妥之处,因为最终决战时小侏儒们甚至都不需要派出部队参加战斗,完全由少年他们召集的人马来负责。

    “好吧,你的计划我们原则上同意了。”YL眨巴着闪亮亮的大眼睛仔细打量着南宫荣说道,对方的目光让少年觉得浑身都不自在了起来,“接下来说说你消除深渊能量的能力吧,那是我们最感兴趣的东西。”

    “实际上我的能力并非消除而是将其吸收转化掉了,而且它不属于某种技术纯粹是本人的特殊体质所产生出来的,所以我没有办法将其教授给你们。”在对方的注视下南宫荣忽然生出了一种被彻底看光的错觉,他认为锡特尼拉人估计有着某种探测方式,早就看出了他的特殊体质,否则眼前这货干嘛用一脸发现新大陆的表情紧盯着自己,“呃,抽血是吧,能不能尽量少抽点?”

    旁边的林薇音忍不住以手扶额着深深地叹了口气:“上道是好事,但你这未免也太上道过头了一些。”

    奥克塔薇尔更是摆出了一幅【我不认识这个人】的嫌弃表情。

    YL更是一脸震惊的模样:“本来我们只打算取你几根头发,既然你愿意献血那自是再好不过。请稍等片刻,齐奥利斯的改造不会花费多长的时间。”

    南宫荣那个囧啊,泪流满面着朝便宜妹妹伸出了手道:“薇音,能借我一块板砖拍死自己不?”

    “没有,滚。自己上的道,留着泪也要走完。”

    这妹妹果然不是亲生的!

    接下来就是无聊的等待时间。

    大虫子改造期间已经认命了的南宫荣在YL的请求下将沉寂状态的深渊水晶拿出来给他们研究了一下,不过在锡特尼拉人看来丫只是个普通水晶,并未检测出任何不同寻常的地方。然而当少年将其拿在手中后,基地附近立刻便围拢过来了不少深渊怪物——要知道这附近乃是被粗略清理过的,根本不会有什么怪物在这里徘徊,它们全都是被吸引过来的。

    当然了,这些怪物没有能够对众人造成任何麻烦,它们连水晶的面都没见着就被大群的齐奥利斯给拖去做了机器生产用的原料。

    对于这个结果蜂巢也是觉得很意外,十分认真地对少年说道:“看起来你的体质确实非常特别,我们会仔细研究的。不过我们也要抓紧时间了,因为在你把水晶拿出来后,原本正在对当地人类发起袭击的深渊纷纷从各地朝这里靠拢了过来,这个营地必须被放弃了。”

    南宫荣闻言此刻心中除了卧槽也没有别的什么想法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78章 蜂巢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78章 蜂巢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78章 蜂巢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78章 蜂巢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78章 蜂巢】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热河战事最新章节

        这是一段尘封的往事,也是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更是一部被岁月的尘埃掩埋的抗战传奇。
        但已成为老人们口口相传的故事。
        他们是一支国 民 党杂牌军,又加入了共 产 党的元素,在西撤途中,采用诱敌深入、声东击西的打法,屡屡重创追击他们的鬼子。在围场县金生泰小城,已被日军打残的疲惫之师,险些把一直尾追他们的茂木骑兵第四旅团消灭殆尽……
        后来经过更严酷的血与火的洗礼,这支部队接受了共 产 党的抗日主张,开进蓝旗卡伦山区,创建抗日根据地。

  • 美女的顶级保镖最新章节

        绝世兵王回归都市,低调的日子里化身酒吧小保安,龙游花丛中。为了最爱的女人,他要蛰伏积蓄力量,他要挣脱这命运的枷锁,不断变强,才能守护自己最爱的女人。

  • 豪门蜜宠:冷面老公小萌妻最新章节

        苍小豆顶着私生女身份,内要照顾装疯卖傻的母亲,外要斗心如蛇蝎的生父后母,又逢闺蜜出卖……一大波糟心货组团来袭,势不可挡。自遇到风禹尊以后,她的人生就跟开了挂一样,什么成群结队的情敌,什么五花八门的陷阱,统统秒杀。“风少,那女人说她才是风少奶奶!”苍小豆摸着隆起的肚子说道。“哦?”风禹尊挑了挑眉,不经意道,“她是疯少奶奶,应该送精神病院。”

  • 总裁攻妻步步为营最新章节

        “你喜欢我什么?”  “财大气粗。”沈眉妩老实道。  “嗯?财大器粗?”他眯眼逼近。  沈眉妩将自己剥得一丝不挂,送给了池慕寒。  从落魄名媛变成池慕寒的隐婚太太,她用了一夜的功夫。  ??  半年后,他将他们的婚讯通告全城。  接踵而至的是一桩桩凶险意外……  她恍悟,她这个人人艳羡的池太太不过是他用来保护心上人的挡箭牌。  可当她提出离婚时,为何他要把离婚协议和她的睡衣一起撕了?  “我把池太太的位置还给她,你还有什么不满意?”  “怀了我的种还想跑,我能满意?”

  • 邪弑尊主最新章节

        父亲被莫名杀害,柳辰又被误认为废物,但这又如何?看柳辰如何带神秘武魂,奇异传承,征服整个大陆……

  • 五胡乱华之绝世雄才最新章节

        两晋南北朝之时,五胡乱华,人命如草芥,汉人被誉为双脚羊,汉人十不存一的时候,雄才绝世又有谁?且看石嘉扭转乾坤,重塑我大汉雄威。js330

  • 总裁老公蜜宠妻最新章节

        要说嫁人,宁莞这辈子最大的心愿是嫁一个半身不遂的有钱人。原因有三。其一,她实在怕了母上大人手段百出的逼婚;其二,她这人比较懒,估摸着一辈子赚不了什么大钱,找个有钱人可保衣食无忧;这第三……她抵触和男人干那事。失身给面具人之后的第三天,陆一唯坐着轮椅找到她,“我娶你,你嫁吗?”“……嫁!”宁莞以为婚后的日子无外乎照顾一个半身不遂的残疾人,伺候他吃喝拉撒,直到终老。孰料,夜黑风高夜。她那个半身不遂的老公竟然趴在她身上。宁莞表示震惊了,“你,你不是瘸了吗?”某男笑的人畜无害,“老婆,忘了通知你,医生说我那里恢复的很好。”后来的后来,宁莞觉得自己嫁了一头狼,阴险狡诈十恶不赦,还是吃不饱的、头上带颜色的那种……为夺权,陆一唯忍辱负重,冠以温润假面,为维护他,宁莞成

  • 重生之逆天太子妃最新章节

        一个预言,她被送上了断头台。贵为皇太子的他深夜率兵闯进深宫,意图夺权救她。谁知却被贼人设计,两人一同下了黄泉。再度为人,一睁眼竟然让她重生到了十年前。十年之前,你不认识我,我不属于你,我们还是两小无猜的年纪。前世你为了我抛弃皇权下黄泉,这一世,唯有助你登上大位方能弥补我心中之愧。

  • 血耀诸天最新章节

        终有一天,我会回来,踏平这九天神宫,把你们的脑袋踩在脚下,到时我会告诉你们什么才是天道。  世界将会因为我的回来而颤抖,血和火将统治整个世界

  • 盛世娇医:皇子宠上天最新章节

        坠崖时流的血泪都是恋爱时脑子进的水,一朝穿越云溪励志要做只走肾不走心的大财女,可是睁眼等待她的却是穷得底儿掉的破屋、吸血鬼一样的糟心亲戚,和一个磕巴倒插门夫婿?挽起袖子招招手,万顷良田、药园花圃、商街旺铺通通都到怀里来!某男挪步,娘子我也来!云溪撇嘴,能不能别来?1vs1暖男治愈系男主强宠冰心女主

  • 宫主倾城:无敌医妃谁敢惹最新章节

        老天给了她再活一世的机会,再世为人,不再是那个傻白甜的嫡女小姐,谁想杀她就要那人生不如死,爹爹不爱,她不需要,娘亲不疼,她也可以忍受。
        可是世界都是公平的,得到了一些就会失去一些,当她发现心心念念的母亲在前一世冷眼看着自己死去,今生的朋友是前世却是间接害死自己的人,她要如何抉择,这个世界到底是不是有她的一席之地。
        亦敏珊不服,她就是要与天斗,要与地争,看这天下谁主沉浮!

  • 花田喜事:腹黑小农女最新章节

        不小心穿越到古代的大东北,田荷花很想仰天长啸,这鬼地方冻得鸟都不拉臭臭,老天爷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没办法,只好咬着牙带着全家奔小康,养成个金龟婿再生几个娃……啥?说俺思想不纯洁,光想着生娃?这死冷寒天的破地方,不生娃能干啥?!只不过,说好的小可怜男娃,怎么分分钟变身腹黑大灰狼?小荷花欲哭无泪,被吃干抹净的怎么会是她?

  • 闪婚总裁契约妻最新章节

        一场惊心设计,夺走了她的第一次。曾经恩爱甜蜜的恋情被冰冷葬送。“既然你已经怀孕了,那么就结婚吧。正好我不喜欢你,你也不喜欢我。”高冷邪魅的尹司宸潇洒的丢下了一纸契约:“我们只是契约夫妻。”顾兮兮刚要松口气,却不料那个签了契约的男人竟然无视她的抗拒,对全天下宣告他的占有权。尹司宸你到底要做什么?尹司宸邪魅一笑:“老婆,我们该生二胎了!”

  • 都市逍遥鬼医最新章节

        我叫秦天,专治疑难杂症,绝世顽疾。我有个绰号叫“逍遥鬼医”,别人也说我是“小神医”。可圣不圣手,我不知道,神不神医,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有病得治,找我没错,嘿嘿!

  • 萌你所爱最新章节

        简单从没想过自己的大学第一天是这么开始的,一个莫名其妙的女生过来,直接伸手和自己介绍自己。他觉得四周的眼光都在关注自己,不得已伸出手也打了招呼,但是他没想到这女孩子一天都跟在自己身后,自己都已经躲在了宿舍,但是苏青还是利用手段到宿舍来找他,强行帮他收拾床铺。舍友们的笑闹要简单觉得尴尬,但是家教要他还是保持了彬彬有礼。一整天下来,简单用了无数招数都没办法摆脱苏青,最要简单受不了的是苏青居然说喜欢自己。简单唯一的想法,就是躲避。

  • 霸宠娇妻:神秘总裁引入怀最新章节

        老妈为了五十万聘礼,逼她嫁给老头,为了毁婚,她找到了未来姐夫,一起谋划……

  • 农女巧当家最新章节

        穿越家徒四壁,凶悍婆娘一双。手撕渣贱奇葩,巧计赚钱分家。面对困难,不屈不挠。发家致富,生财有道。亲人爱人,拼命相护。势必要活的风生水起,名扬天下!她以为嫁了个山里猎夫,哪里知道他来头这么大,还处处招桃花,让她不得不撸起衣袖,手撕白莲,狠怼绿茶。却惹来无数倾慕,惹怒了他。“娘子,为夫已经准备好了搓衣板!”“……”却见他噗通跪下,“娘子,从此为夫定不招蜂引蝶,若是有,也会手撕白莲花,怒踹绿茶和桃花!”

  • 天门至尊最新章节

        穆子阳穿越到大清朝,却遭遇强行抢亲;认了个道长为师,教他的却是害人的阴修之法;刚找到一起穿越的女友李蓉儿,却又被追杀而失散;初入道学院,又遭人陷害差点丧命;去神秘的阴阳池修炼,也是惊险重重……意外进入异域空间,修炼突飞猛进,光大天门派,被尊为天门至尊!

    本章内容提要:
    ...    锡特尼拉人基地内的建筑具体会是什么模样?按照普通人的想象来看它们应该都是一些活着的有机物,几发炮弹打上去冒出不是火焰而是鲜血,无时无刻不在轻轻蠕动着显得很是诡异,并且隐隐约约能够看到其内部正在孕育什么东西的样子。等到孕育结束时,一个浑身黏糊糊的怪物就会从建筑物里面被【生产】出来,胡乱挣扎着站起身把......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