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林薇音拖着南宫荣从昆塔号的体内钻出来时,这只巨大的机器蝎子已经坠落于海面上正在迅速下沉,原本高高举起的尾巴也瘫软下来,让这对便宜兄妹最后是泡着海水出来的,还差点就跟着对方一起沉了。幸好动力装甲及时带着两人升到了空中,这才没有被卷入昆塔号下沉时产生的漩涡里面。

    奥克塔薇尔立刻赶到了两人的身边,确认他们都没什么大碍后收回了帮忙扶住兄妹俩的念头,转而看向了南宫荣紧紧合握在一起的双手:“既然那个大块头像断电一样没有了动作,也就是说你们成功了对吧。”

    好像大家都对深渊水晶感到非常好奇的样子,但南宫荣不明白为何长公主也会是这种表现,她之前不是曾经接触过拉兹菲尔德位面的水晶吗、还险些受到其影响了,见过一次的东西有必要再看上一次?

    虽然是这样想的,少年终究还是顺着对方的意思乖乖摊开手将失去了色彩的水晶展示了出来,略显无奈地摇头叹息着说道:“这东西主动屏蔽了与外界的联系,我若是想要将其中的深渊能量吸收转化就必须把精神力渗透到内部,也就是说不得不在对方的主场与之战斗。如果打算做这件事,我们首先得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反正无人荒岛上是肯定不行的。”

    天晓得下一刻丝蒂芬妮会不会开启位面通道追赶过来,毕竟被南宫荣他们【偷走】的可不是无关紧要的杂兵,而是掌控整整一个位面的钥匙与关键,黑长直哪怕放弃与当地人战斗——如果那还能被称之为战斗的话——选择率领大军展开跨位面追捕都不奇怪。

    当然了,也有可能那并非丝蒂芬妮的本尊而是一个没什么战斗力的分身,根本不会发生少年所担心的那些事情。

    不过林薇音想的却和她的便宜哥哥完全搭不上边,女孩把后者送到荒岛上降落下来以做暂时休息的同时开口问道:“没有搞定这个水晶它始终是个极大的隐患,欧尼酱你需要多久才能完全摆平它?”

    “都说了在这座荒岛上是不行的——好吧好吧,我在对付昆塔号的时候被许多深渊能量主动钻入了体内,现在不仅吃撑了为了转化这些能量精神力消耗得也相当严重,最起码也要缓个两三天才能尝试将水晶无力化。”

    尽管南宫荣在便宜妹妹无比严肃的目光的紧盯下最终只能选择举手投降,女孩却没有一星半点儿的成就感,她如今只是觉得咪疼罢了:“两三天?我们等得起那台机器蝎子所属位面里的人可等不起,两三天的时间足以让他们的文明彻底崩溃了。”

    跟着降落下来的奥克塔薇尔显然是不怎么相信,忍不住凑过来插话道:“喂喂喂,你这样会不会危言耸听了一些,两三天的时间就能毁灭一个文明?即便那个世界被打得半残了但好歹科技比我们要高出不少……”

    林薇音摇着头打断了长公主,脸上完全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模样:“你之所以会觉得没谱那是因为没有见识过深渊比瘟疫还要恐怖的传播感染能力,但我可是有亲眼见过、并且还曾经亲身体验过!也许那个世界中人类掌握的科技比我们要先进,可他们的机械同样需要能源来启动;而现在,最关键的能量源正在欧尼酱的手里装死,你觉得对方的科技还会有用吗?”

    失去了能源的供应,念力者又会摇身一变成为深渊阵营的小boss,死去的人类和生物则不断地变成亡灵一样的存在,光是想想此时翠丝特他们的处境南宫荣便觉得一阵头大。诚如便宜妹妹所说的那样,或许两三天之后对方的文明真的会就此崩溃也说不定。

    对了,还有比加尔,那家伙和自己好歹相识一场,可不能什么都没做的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他和昆塔号一起沉了。

    南宫荣忙不迭扭头朝海面看了过去,发现蝎子已经沉得完全没了影子,只剩下一片白花花的波浪在那里翻滚着,以证实刚才此处确实有某样东西存在过,不由地吃了一惊:“卧槽,这就沉了吗?真见鬼,塔薇尔你来帮我一把,看能不能将比加尔给抢救出来。”

    “虽然我并不介意提供援手,但南宫荣你觉得他真的还有救吗?”长公主同样望着波涛汹涌的海面摇了摇头道,“他可是在boss的体内,是受影响最重的那个人,这会儿只怕早就被吸收殆尽了吧。就算我们找到了昆塔号的驾驶舱,也什么都做不了。”

    女孩说的很有道理,南宫荣之所以想要救人不过是不愿意看到糟糕结局变成现实而已,或许他努力一下打开驾驶舱后就能看到比加尔正奄奄一息的昏迷在里面呢?但奥克塔薇尔这番话彻底让少年断绝了这不切实际的想念,也让他明白了不可能所有事情都会得到完美解决的。

    “……算了吧,翠丝特那边由我去说,假如他们还没有灭亡的话。”南宫荣最后只能深深地叹了口气,用满脸无奈的表情说道,“那么我亲爱的小妹,继续刚才的话题,你对于眼下的情形有什么建议吗?”

    小丫头可是实实在在经历过世界末日的绝望的人,她自然不想看到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所以应该是在绞尽脑汁地想办法拯救翠丝特的世界吧,只是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可靠的办法。反正就目前而言,南宫荣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出任何好主意来的,理智告诉他在深渊水晶入手后就该从那个世界抽身了,最多把翠丝特救出来。

    嗯,选择救人纯粹只是因为翠丝特和他们互相认识相处愉快可以算得上是朋友吧,绝对不是因为少年很萌双马尾或者大小姐属性什么的,绝对不是!

    “我觉得就算危险欧尼酱你也要带着水晶返回那个世界,用它来吸引全世界所有深渊怪物的注意,然后把它们带到事先准备好的陷阱里一网打尽。”林薇音刚一开口便让南宫荣的冷汗就禁不住哗啦啦地冒了出来,“如果水晶想要重新激活自己掌控那个世界,你就正好可以在外界影响它而不用进入其内部;如果水晶一直在装死,那么它就无法影响那个世界制造出更多的怪物,我们只需要对付现有的杂兵便可以了。”

    满头黑线的少年忙不迭举手做出了一个暂停的手势:“Stop,你这个计划太疯狂了,我们在那边根本就没有战斗能力的好吧,又怎能设置什么能够将大群深渊杂兵一网打尽的陷阱?”

    奥克塔薇尔很是赞同地点了点头,哪怕丝蒂芬妮的本尊不在那里、剩下的仅有一群小鱼小虾,也不是他们几个人能够对付的,更何况他们还没有办法发挥出自己原本的实力:“我也觉得不行,就算南宫荣用水晶顺利地引来了深渊大军,我们又该用何种方法来消灭对方?即便当时被昆塔号转化成深渊的怪物数量不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它们也没能感染更多的人,那些家伙也不是随便挖个深坑做成陷阱就能解决掉的。”

    “也许我们可以在深坑里放点别的东西,比如核弹?”便宜妹妹明明摆出了一副非常严肃认真的表情但不知为何南宫荣却硬是从里面看出了唯恐天下不乱的意思,“一枚不够的话,那就……”

    少年毫不客气地一记手刀砸在了小丫头的脑袋上:“你还嫌那个世界不够乱的吗!?”

    “反正就算我们什么都不做,那个世界最后也会变得无比混乱。再说不就是几枚核弹吗,造成的损失还能比深渊更大了?”

    “为什么数量变多了啊喂!?”

    事实证明核武器对深渊的杀伤效果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不过那是以林薇音老家的深渊为基础的,人家一个个都强得堪比深海栖舰,自然不是翠丝特那边才转化出来没多久的杂兵能够相提并论的存在。真要拿核弹去轰,没准意外的会有惊喜?

    听到林薇音这样说后,南宫荣也顾不上去理会便宜妹妹抱头蹲防的故意卖萌了,而是转头和奥克塔薇尔对视了起来:“我觉得可以尝试一下,只要那里没有丝蒂芬妮或者罗格之类的大boss,些许深渊杂兵留神一些还算不上多大的威胁,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水晶了。”

    长公主张了张嘴还想再劝,却不想一抬眼就撞见了少年炯炯有神的目光,嘴边的话语顿时全部跟着烟消云散,连忙移开了视线接话道:“啊,嗯,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就这么做吧。不过直接把陷阱设在那边总觉得有些不妥,万一发生了意料之外的情况我们都没有能力去解决,所以把陷阱设在这里、就在这座荒岛上怎么样?”

    南宫荣虽然不知道奥克塔薇尔为什么要撇开视线,但对方话中的意思他却是瞬间就理解了,抬起胳膊看着手表问道:“金毛猫,你的那个大型传送门需要多久才可以再次启动?”

    用水晶做诱饵吸引由它转化出来的深渊怪物跟在少年身后穿过那扇不稳定的通道来到此处并非不可能,然而若是系统的这项技能需要十天半个月的冷却时间,那还是趁早想别的办法吧。

    幸好,那只金发萝莉并没有给出什么令人沮丧的答案,她仅仅是略带不爽的咂咂嘴后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还真会使唤人呢,骚年,你再这样下去本系统可是会要求涨工资的。至于那个传送门,基本上没有什么限制明天这个时候便能再次使用,不过对基础技能多半会产生影响,连续启动传送门会导致普通技能无法使用的。”

    少年一听立马就不乐意了,没了那些buff和治疗技能他还怎么混助攻蹭经验?所以南宫荣当即着急了起来,很是紧张地说道:“桥豆麻袋,普通技能无法使用是怎么回事?关键时刻你可不能给我掉链子啊。”

    “我不给你掉链子,那么你给我足够的恢复时间了吗,真当本系统的能量是无限的?要知道我能够明天就启动还是多亏了当初特意安排的这套装置可以发出信号设定空间坐标并架起传送门让联盟的部队能够迅速抵达的设计,为了随时能够召唤援军所以才会征用施展普通技能的能量,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一点也不意外。还是说你小子宁愿能够正常地使用技能,而传送门则要等上一个月才能再次启动?”

    感觉有些贼尴尬,但南宫荣也知道系统说的没错,人家就这么点大的一块手表造型的物体,连传说中的宇宙魔方都塞不进去,又哪儿来的无限能源?要知道连普通技能金毛猫都设定了使用次数避免能量消耗过头,更何况最近她总是在各种放大招,蓝条早就见底了有木有。

    “对不起,是我的失误。”少年老老实实地朝金毛猫低头道歉着说道,“既然不能用技能那就不用了吧,到时候我会用自己的能力来想办法的。可是传送门必须被架设起来,翠丝特的家乡已经承受不起任何损失了,只能在这边解决掉深渊。那么薇音,我们先去找到你的同胞让他们派出舰队在这里做好准备,等完成布置了再前往翠丝特那里拯救世界吧。”

    这是一个极为合理的建议,让林薇音老家的军队做好准备也是需要时间的,不然没有伏击的部队仅仅只是将大群的深渊杂兵转移到了这个世界里也没用,反而会造成不小的麻烦。

    因此他们很快便离开了这座小小的无人荒岛,附近也由于林薇音推进器的轰鸣声渐渐远去而沉寂了下来,只剩下海浪轻轻冲刷着沙滩的声音在继续,仿佛永远也不会停止。

    然而这个情况没多久便被打破了,从海面下忽然升起了许多气泡,咕噜噜的一阵轻响后,一只惨白的手突兀地探出了水面,径直伸向了天空。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75章 某要涨工资了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75章 某要涨工资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75章 某要涨工资了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75章 某要涨工资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75章 某要涨工资了】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贵女三嫁最新章节

        寄养贵女安初萦,经历过三次订婚退婚的风波后,终嫁给苏玄秋,打理后宅,调教姨娘,终得一生圆满。

  • 宠妻撩人:老公持证上岗最新章节

        <p>  江彦丞这辈子最落魄的那天遇见谭璇,她冷漠桀骜:“跟我结婚,这五百万归你。”<p><p>他衣衫褴褛,身上有伤,不解地问她:“为什么?我一无所有。”<p><p>谭璇毫不在乎:“你的一无所有和口齿不清正符合我的伴侣要求,一年时间,配合我演好戏,我会力所能及给你想要的东西,除了爱情,一切都可以。”<p><p>黑暗中,江彦丞敛下眉眼,捏着那张支票,唇边的笑容变得森冷而危险。<p><p>天之骄女如她,曾爱过一个最好的人,后来者通通都是将就。<p><p>心机深沉如他,做惯了人生的主角,怎甘心只做陪衬?<p><p>……<p><p>许久后,露出真面目的江彦丞捏住谭璇的下巴逼近:“老婆,全世界都知道我被你谭小七睡过,谁还敢嫁我?咱们这辈子只能床头打架床尾和,离婚可由不得你!”<p><p>PS:天才女摄影师VS潜伏版霸道总裁先婚后爱的故

  • 商神归来最新章节

        圣元1976,几岁大的秋号,目睹大人物和一个普通老百姓不同命运后,在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了奋发图强的种子,同时,偶然从《武术》上习得先天一元功……一个商神的传奇出现了……崬痕曰:天下万兵,首为雪走,世间百态,积极唯美。千万精神,不如亮剑。

  • 白袍总管最新章节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公府的杂役成为王府总管,从一介普通人成长为镇国武学宗师,掌权势,得美女,尽享此世界之妙。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白袍总管》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桃花山下好种田最新章节

        林安晴穿越了,家里一穷二白。哑巴阿爹加个拖油瓶小弟,林安晴觉得日子虽难,总归是能过得下去的。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不过进山找点吃的就给自己找出个比锦鲤还锦鲤的丈夫来了!两人挽起袖子一起撕撕极品亲戚,斗斗富贾官绅,顺带着赚钱发家,卿卿我我,腻腻歪歪也算成了一对神仙眷侣。直到……哎等等,杜夫子,你不就是个教书匠么?从哪里来的真金白银要娶人家小娘子了!

  • 归园田居:农女逆袭桃花多最新章节

        归居田园肿么过?前有虎视眈眈地各位“郎君”对她送桃花,后有极品亲戚扯后腿,左有白莲花给她挖坑使绊子,右有绿茶婊笑里藏刀阴谋算计!沈慧琳笑了,“姐要带着家人赚钱一起牛逼一起飞,顺带着一板砖拍飞打秋风的极品亲戚;打狗棍敲折挑衅者的双腿;挖坑埋掉虚伪的圣母绿茶婊!膝盖软的郎君?呵呵……让他套上耕犁去种田吧!什么种田不会?那播种会不会?会不会?给帅姐一句痛快话,“播种你会不会?”

  • 一念仙魔诀最新章节

        人为何想去修仙,是为了保卫人间抵御妖物侵扰,是为一己私欲只求长生不老,还是愿与有情人永生相守?
        妖为何想去成魔,是为了单纯的屠戮,是怀有一统人妖二界的野心,还是仅仅表达难以修炼成人的怨念?
        无论如何,人与妖,仙与魔,终究对立,而时隔万年仙魔大战又将拉开序幕......

  • 风之子鬼尸崛起最新章节

        本该和其他平凡的女孩一样,上个大学,谈个恋爱,追个网剧。然后命运却不凡,十七岁那年遇见了风之子,神一般的俯视,让女孩开始了一段奇异的旅程。她望见了历史里那些鬼尸的出现,生灵涂炭,她也望见了自己的归属,归于尘埃之中。她的命已经不再是她一个人的,承载了无数人的期望,只因那些传说终究在她眼中浮现。

  • 若言心动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有关青春和梦想的故事,从高中跨越到大学时代,所有的梦都已开始启航,而所有的故事也都不经意的开始了……刘若言的故事也在那个时候突然变得不同了起来,有些人的出现就像是剧本的特意安排。
        他是年少的偶像,不可思议的相遇让她心动。但另一个他,原以为不会相交的平行线,却不知怎的却从互怼走进了……
        可是,又有多少艰难与现实的苍白横亘在爱情之间,所以当遇到另一个如她一样平凡简单的少年时,她是不是该放手无望的爱情而去接受生活呢?而这样子的选择是不是就会少些难过,多些快乐呢?

  • 深宠禁区:亿万总裁强势爱最新章节

        【甜宠,身心干净,1V1】霸道总裁花样宠,黑天白夜不重样。舒喻差点被害死,很幸运地被某霸道总裁捡到救活并丢了与渣男相处的记忆。她发誓,欠她的她必定加倍讨回来。可是,她每夜被救命恩人绑在身边是怎么回事?“我得了一种不能起床的病,必须要舒喻亲亲才能好。”“萧释你特么几岁了?”“刚满周岁的萧释要喝奶奶……”“萧释你特么再不停下我就离家出走。”“这世上只有你能怀上我的孩子,我怎么可能放过你?”

  • 最强经纪人最新章节

        作为一个温良恭俭让的当代四有青年,徐修远被影帝陈东强的老婆勾引了!

  • 黎明前的迷雾最新章节

        是什么样的现场让警方无从下手,众多的线索却找不到任何头绪,究竟是方向的偏差还是凶手的诡计?寻求真相的道路终究在何方?阴谋、诡计、尸体、欲望,凶手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谁才是幕后黑手?真相隐藏在迷雾背后……

  • 逍遥神游都市最新章节

        看一个非凡的学生,如何泡尽校园群花,看一个非凡的元帅,如何带领中国称霸全球,看一个非凡的帅哥,如何寻艳都市,看一个非凡的商业老大,如何颠覆地球经济,看一个非凡的修圣者,如何独领风骚于求证混沌之路上。

  • 绝品真人在异世最新章节

        真界云瑞被未婚妻伏击陨落,重生在华夏君主贵族政体的现代社会。从真人沦落为地球凡人,三餐不继,除了妹妹,一无所有。那么,就从凡人开始吧,异世崛起,情迷红颜,纵横天下。云瑞:总有一天,我会踏着五彩祥云回真界找你,但不是娶你!我是蟋蟀,诸位书友的各种鼓励就是草棍,要斗蟋蟀就请用收藏,推荐,评论等草棍尽情的撩拨蟋蟀,蟋蟀会斗志昂扬,勇往直前,不死不休!

  • 英雄联盟之超神强者最新章节

        神秘玩家怒抢MLXG打野位,宰治赛场!
        荣耀,信仰,梦想,汗水,十年来一如既往。
        耻辱,阴谋,诋毁,污蔑,一切有相皆虚妄。
        千秋霸业,百战狂沙。
        他负重前行,只为自己开出一季繁华。
        “只要给钱,Faker也单杀给你看!”——楚风。

  • 阴长生最新章节

        我叫陈琦,在我娘怀胎八月的时候,我爷爷破开了我娘的肚皮把我拿了出来,最后还把一个草人塞进了我娘的肚子里。爷爷害死了我娘,几年后,还用相同的法子害村里别的女人。我爹看不过眼想拦,爷爷竟然要杀我爹!危机关头,我抢过了刀。后来爷爷回来了,他被撕烂的肚皮用线串了起来,整个身体也像补破娃娃一样被绳子补了起来,“娃,跟我回家。”他张开嘴说道,里面的牙都被敲碎了……

  • 美女总裁的透视高手最新章节

        【免费爽文】超级高手混迹花都,与美女总裁纠缠不清……美女太多,唐洛很忙,看透视高手,如何横行都市,谱写传奇!

  • 名门金婚:秒杀冰山总裁最新章节

        &gt;dd&lt;    俞文静在A市聋儿语训中心上班,是一名专业的语训老师,用她的专业与耐心,让听障儿开口说话。    上班时,她是文文静静的语训老师,下班后,她是酒吧里妖娆的舞女,她在酒吧里跳舞,不是为了赚钱,而是兴趣爱好。    聂辰景,聂氏总裁,为了证明爱情,他与父母断绝关系,与女友在外租房子并生下爱的结晶,女儿因早产听力损伤,在六个月的时候被确诊为感音神经性耳聋,医生建议助听器。    在爱情面前,面对孩子的残缺,让他的女友选择抛夫弃女。    聂辰景与俞文静本无交集,三年前,被聂辰景的挚友算计,他们有过一夜情,三年后,因为聂辰景的女儿,和聂辰景父母的撮合,他们有了交集,抛开一夜情,从初识到结婚,他们只用了两个月。小剧情一    “文静,糖果想要一个弟弟或是妹妹。”聂辰景说道,她疼爱女儿,不忍心拒绝女儿。    “你的基因不好,我可不敢冒险。”俞文静冷静的拒绝。    “……”聂辰景深邃的黑眸蓦地一沉,冰火跳跃。    “第一个孩子是聋儿,第二个孩子也是聋儿,这样的几率很大。”俞文静分析给聂辰景听。    “你质疑我的基因,为什么还嫁给我?”聂辰景问道。    “我喜欢糖果,糖果也喜欢我。”俞文静眨了眨眼睛。    聂辰景头上三条黑线,嘴角一抽,嫁给他,是想成为糖果的妈妈,并不是想成为他的老婆。小剧情二    “俞小姐……”    “请叫我聂太太。”俞文静打断顾妙蕊的话。    “我是糖果的妈妈,辰景最爱的人,现在我回来了,请你离开,把女儿跟爱人还给我。”顾妙蕊姿态高傲。    “糖果叫妈妈的人是我,户口薄上我才是聂辰景的配偶,请你离开,别打扰我们的幸福生活。”俞文静完美回击。    “辰景爱的人是我。”顾妙蕊歇斯底里的吼。    “那又如何?聂辰景娶的人是我。”俞文静冷笑一声。    “俞文静,我不信我不在的这些年,辰景从来没想过我。”顾妙蕊很自信的说道。    俞文静耸耸肩,淡淡地说道:“有些人想着想着就忘了,有些梦做着做着就醒了。”

    本章内容提要:
    ...    当林薇音拖着南宫荣从昆塔号的体内钻出来时,这只巨大的机器蝎子已经坠落于海面上正在迅速下沉,原本高高举起的尾巴也瘫软下来,让这对便宜兄妹最后是泡着海水出来的,还差点就跟着对方一起沉了。幸好动力装甲及时带着两人升到了空中,这才没有被卷入昆塔号下沉时产生的漩涡里面。     奥克塔薇尔立刻赶到了两人的身边,确......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