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南宫荣是不打算冒险的,他知道自己究竟有几斤几两,那种不属于系统提供完全由他自身掌握着的制造傀儡的能力不足以应付小怪兽级别的对手,贸然靠近了只会像苍蝇一样被拍死。但少年终究还是忍不住来到了前线,毕竟boss明摆着在用最后的力气拼死一搏,等它彻底虚弱下来后便是收取人头的最佳时机……

    咳咳,作为一个辅助南宫荣表示他是从来都不会去抢人头的,连想都没有想过!

    总之少年专门赶过来是为了消除昆塔号对小怪兽造成的侵蚀效果,若是在即将取得胜利的最后关头小怪兽被机器蝎子干掉从而让它获得了大量可以用来吸收转化的资源,蝎子增强力量后又转过身虎视眈眈地紧盯着冷汗涔涔的众人,那就有点小尴尬了。

    另外还顺带着寻找一下刚刚南宫荣在脑海中灵光一闪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少年可以肯定那玩意就在昆塔号的身上,通过近距离的观察或许能够发现一点蛛丝马迹。

    至于危险,除非昆塔号放弃近在眼前的小怪兽和头顶上正在用魔法制造大量伤害的奥克塔薇尔将注意力集中到少年这儿,否则些许零星火力并不会造成多大的威胁。

    林薇音的飞行速度并不比长公主慢多少,哪怕带了一个人她也很快就来到了正在激烈厮杀着的两头巨型怪物的附近。

    在远处欣赏两个庞然大物的死斗和在近处旁观乃是完全不同的感受,靠近之后金属和粗硬表皮的撞击声会变得比雷鸣还要响亮,双方活动时带起的气流糊在脸上时也会让人睁不开眼睛甚至没法呼吸,而被掀起的海浪已经快要赶上女孩的飞行高度,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拍到海里去。

    “我说欧尼酱,你确定还要继续靠近吗?”林薇音及时避开迎面袭来的浪花后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就算是蚊子也不会随便靠近拳台上正在全力互殴的两名拳手试图在其中一人的身上吸血的啊,这实在太疯狂了。”

    南宫荣胡乱抹了一把沾满了海水的脸,顺便把嘴里苦涩的味道连同唾沫一起啐了出去,继而用力地点了点头:“继续前进。把两个巨型怪物强行传送到别的位面就已经足够疯狂的了,现在为了争取最后的胜利再疯狂一点也没什么。速度再快点,我可不想看到小怪兽被昆塔号侵蚀然后吸收那样的事情发生。如今大家都在拼尽全力,就看谁先倒下了。”

    昆塔号果然没有注意到迅速靠近的这对便宜兄妹,或者有注意到但并未放在心上,它将所有的精力都用来对付面前的小怪兽了。这家伙卷起尾巴不断地用顶部那根【毒针】撕裂着小怪兽的身体,甚至连在水中保持平衡都顾不上了,任由对方将自己拖入了海水之中,只是在全心全意地展开攻击。

    阿尔法二号体表的紫红色区域越来越多,它拉扯机器蝎子的动作也明显逐渐变得有气无力了起来,面对敌人的螯钳和尾巴更多的是在被动挨打而不是主动拦截,似乎之前被切开腹部和内脏后就已经不行了。

    偏偏南宫荣的治疗系技能次数都早已用完,就算没用完那点恢复力对如此恐怖的伤势只怕也无可奈何,所以少年才会急着分出胜负,因为他知道小怪兽根本活不了多久。

    一旦这头霸王龙嗝屁了,昆塔号便可以当场转化吸收它的尸体用来增强自己,最不济也能补充之前战斗时的消耗。对于深渊来说,只要有敌人在附近不断地死亡它就会随之变得越来越强,这是一件十分肯定的事情。

    但为什么机器蝎子没有一开始便动用尾巴尖上的【毒针】来重创小怪兽以确立优势呢?明明有着如此霸道而强力的技能却放着不用,非要和对手在海水里撕扯半天差点就沉了,哪怕作为底牌也不是这样用的啊。

    南宫荣在此刻忽然想到了什么,他觉得自己好像意识到先前的灵光一闪具体是何事物了。只不过如今少年却失去了证实猜测的机会,因为小怪兽已经将昆塔号整个拉进了水里,而前者自身也仅有半个背部露在海面上,于空中根本看不清水下的情况。

    不管怎样,先想办法解除小怪兽受到的侵蚀才是最重要的。于是在少年的示意下,林薇音带着他降落到了阿尔法二号的背部,毕竟唯有和目标互相接触了少年吸收深渊能量的特殊能力才可以发挥作用。

    巨大的骨质板看起来简直和两三层的小洋房差不多,脚下的表皮满是褶皱和颗粒,冰冷得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直让人不禁觉得自己正踩在某个诡异的巨型外星生物的身上而一阵毛骨悚然——事实上这并不是什么错觉,因为事情的确就是这样。

    小怪兽的背部对人类来说很大,令南宫荣不由地联想起了水牛和停在牛背上的鸟儿;但问题是这头水牛并没有在惬意地游泳觅食,而是遭遇了一头鳄鱼正在殊死搏斗,所以站在牛背上的鸟儿当场就被惊走了。

    可惜对南宫荣来说,他不能就这么像鸟儿那样飞走,必须在剧烈的震动摇晃中稳住身形避免被甩出去的同时集中精神吸收转化小怪兽体内正在到处肆虐的深渊能量,这就有点困难了。

    尤其是小怪兽不光在拉扯昆塔号让它沉入水中、自身也在跟着下沉的情况下,南宫荣如果没能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除非跟着对方一起沉到水里,否则就只能选择放弃——换句话说,少年并没有多少时间。

    幸好林薇音就在旁边协助南宫荣,女孩利用动力装甲的重量帮住两人在抖动得比地震还要夸张的背部稳住了各自的身形,尽管只是狼狈地趴着却也足够让少年没有后顾之忧地开始吸收转化能量了。

    “你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我会负责拉住你不让你飞出去的。”

    便宜妹妹扯着嗓子拼命大喊才总算让南宫荣听清楚了她说的究竟是什么,周围的海浪声实在是太嘈杂了,以至于女孩不得不这样做。至于少年的回应就比较简单了,他只是用力点了点头,然后便闭上眼睛全心全意地将精神力投入到了小怪兽的体内。

    也许南宫荣的精神力有着特殊的集中性质很难扩散,所以他根本没法使用普通的法术,永远都不能成为一名伟大的魔法师;不过将精神力送入物体内部还是没有问题的,而且他也不需要把精神力扩散开来对该物体进行全面的探查,只要里面有深渊存在对方便会主动自己找过来。

    少年的精神力乃至他的身体对深渊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就好像灭蚊灯的灯光对于蚊子、又或者是猪笼草分泌出的香气对于昆虫,是深渊无法拒绝之物。

    当然这里所说的深渊指的是那些低级的杂兵以及不受控制的深渊能量,罗格和丝蒂芬妮那种级别的大boss则不在此例,人家可以很好地控制自己。

    可惜亦或幸运的是,现在南宫荣所要面对的只是一堆无脑乱窜的深渊能量,他这边才把精神力送到小怪兽体内还没【走】出多远、充其量也就是刚刚接触到大动脉血管的位置,那边无比澎湃的深渊能量便好似海啸般疯狂地涌了过来。

    小怪兽的身体似乎抖得更激烈了,不过冥想状态中的南宫荣对此感觉的并不是很清晰,倒是那些深渊能量带给他的感受显得更加糟糕。因为能量的总量远远超出了少年精神力的控制极限,他根本无法限制这些能量往自己的体内一个劲儿的猛钻,甚至连减缓对方的速度都做不到。

    涌入体内的深渊能量实在太多,多到少年已经来不及进行转化的程度,身体里面几乎都要被塞满了,他甚至觉得旁边有人随便拍拍自己的肩膀都能够引发剧烈爆炸的样子——这当然是错觉,南宫荣此刻正在小怪兽的体表被抖得好似破布娃娃,受到的撞击可不止拍拍肩膀那么一点,照样什么事也未曾发生。

    不过,比起身体被塞满南宫荣更多的是感到了疼痛,那些涌入体内的深渊能量可不是什么友好礼貌的客人,疯狂地撕扯着少年的身体似乎想要改变什么,但却被某种东西强行摁了回去。双方就这样反复激烈对抗着,在少年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内部互不相让,而每次对抗都会带来撕心裂肺般的剧痛,并且仿佛永远都不会结束一样。

    让南宫荣感觉意外的是,他并没有因为这些剧痛而丧失思考事情的能力,反而变得更为冷静了,就好像意识和身体的感觉脱离了联系。但这显然不是真的,因为少年依旧能够感受到痛楚,依旧觉得难以忍受,他只是……可以做到在痛楚中冷静思考罢了。

    这大概就是精神力过于集中无法发散的副作用之一吧,虽然貌似对战斗和生活没什么影响的模样。

    刚开始的时候,南宫荣很担心自己会由于来不及转化众多的深渊能量而受到侵蚀,但那种事始终都没有发生。无论深渊能量的力道有多大,少年的身体内部总会有什么东西将其强行摁回去让它们动弹不得,直到下次深渊聚集起更多的能量再度发起冲击,然后一直反复下去。

    所以在不知不觉间积攒在少年体内的能量就越来越多,甚至在某些部位产生了沉积乃至结晶。只是少年没能发现这点,他仍然在努力控制着自己的精神力以限制深渊能量的进入,免得自己最终被能量给撑爆,浑然不知道他的身体正在宛如黑洞般无穷无尽地吞噬着所有涌入体内的能量。

    天晓得过去了多久,也许是几分钟也许仅有几十秒,正在从外界疯狂涌入体内的深渊能量突然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这种情况让南宫荣只觉得自己好似全力挥出一拳却打在了棉花上。

    少年不由立刻脱离冥想状态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被林薇音提溜着飞到了半空中,而海面上已经看不见小怪兽的踪迹了,仅有一股股的波涛在那儿翻滚白色的浪花,以及水中隐约可见的某个巨大黑影。

    看起来应该是便宜妹妹在小怪兽潜入水中之前将他给拉了起来,脱离和对方的接触后深渊能量自然也就无法再继续向少年体内涌入了。此时此刻南宫荣只感到了一阵庆幸,他不敢保证自己再被深渊能量继续猛灌下去会不会真的爆炸,顿时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南宫荣并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一个怎样的机遇,当然也不是完全失去,至少他有抓住其中的一半,同时也完成了某些蜕变。

    然而目前少年的注意力却全部集中在战斗上,他只是粗略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没有任何【随便碰一下就会爆炸】的迹象后便死死盯住了水面,非常紧张地朝旁边的林薇音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那家伙终于如愿以偿的把昆塔号拖进了水里,仅此而已。”便宜妹妹撇撇嘴用不是很在意的语气回答道,“然后长公主也跟着钻到了水里,到现在也没啥太大的动静,估计下面的战斗应该还算不上激烈。我想那两个大块头多半已经耗尽了它们全部的力气,差不多是同归于尽了吧。”

    “水面下的平静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昆塔号击杀了怪物正在吸收对方的尸体加以利用。”南宫荣皱着眉头有些担忧地摇了摇脑袋说,他心里总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并且正在变得越来越强烈,“不行,我得下去看看。”

    还没等少年实际展开行动,一道人影便伴随着大片水花从海面上飞快地窜上了天空,仔细看去正是奥克塔薇尔。只不过长公主这会儿脸上满是惊慌的神色,看到附近的南宫荣他们后更是急忙用力摇晃起了自己的手臂。

    “快躲开,那家伙就要浮上来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71章 半边机遇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71章 半边机遇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71章 半边机遇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71章 半边机遇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71章 半边机遇】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武铠灵神最新章节

        成神传说,却是瞒天阴谋。不堪受辱的尊严,不愿低头的强者,他,宁为玉碎。携带百世执着,背负愤怒誓言,穿越轮回阻隔,战神重生归来。“天若负我,我便重墨涂天;神若亡我,我便血洗苍穹,我名墨苍!”上一世,凭玄金赤焰铠,乌金战剑,他,是军神。这一世,仗乌金神剑骨,雷霆战剑,他,是战神。

  • 魔念天下最新章节

        "佛前三叩首,换得一句无缘;rn道前三叩首,换得一句无灵;rn有些执念,怎能放下;rn有些深仇,怎能不报;rn魔门既入,屠尽天下又何妨!"

  • 婚色缠绵:总裁老公夜夜宠最新章节

        他,冷司寒,商业巨头ME的总裁和厉氏家族继承人,而她,苏然,苏家名义上的大小姐,却是最不起眼的存在,为了利益被自己最敬重的父亲利用,将他送上了一个恶魔的床,一夜之间,让她失去她最珍惜的东西,可是这样却还不够,那个恶魔将她仅剩的尊严粉碎的彻底,她想要逃避,恶魔却步步紧逼,霸道的宣誓着他的占有权。他的冷漠无情让她恐惧,可他的温柔似水,将她宠入骨,更是让她深陷不能自拔。

  • HEART最新章节

        心随波逐浪 起波不定
        浮板能在海面上平稳
        而内心澎湃
        尽管表面著宁静

  • 童话。禁地最新章节

        原名为「不是童话」,後改为「童话。禁地」
        这些故事构想多半是来自我高中时代在周记上涂涂改改来的,
        写得不是什麽很好的东西,
        唯一做得就是我把在看那些童话故事的一些感想加了进去,
        变成属於我的东西┅┅
        茉於2003年4月

  • 穿越之万无一失最新章节

        她带着毁灭的力量来到异世,本以为是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却不料世事无常,一步踏错,一切改写。
        本以为江山已是一盘死局的他,却在茫茫人海之中看到了这个世界的异数。一开始只是一场利益交换,却没想最后情根深种。
        异能少女,青年公侯,究竟会发生怎样意想不到的事情?
        在这乱世之中,谁最终能实现心中所愿?

  • 侯门女纨绔种田札记最新章节

        女主顾明珠,以半桶子水的种田知识提升古代生产力,以纨绔性情、暴力手段干翻后宅一切牛鬼蛇神,顺便收获一只傲娇忠犬的穿越之旅。

  • 神秘老公,宠宠宠!最新章节

        苏浅语一夕间,家破人亡,从天之娇女,沦落为人人避之不及的大麻烦。她摒弃一切,签了份协议,把自己交给了一个神秘男人……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的身边多了个处处替她解决麻烦的男人。他宠她,护她。告诉她,这世界上除了他之外,谁都不能动她!心就此沦陷,却也备受煎熬。当真相一点点揭开,她才发现,这两人居然是一个人!“你给我滚!”苏轻语怒不可遏。“现在就滚?你原来喜欢白天,难怪昨天晚上不开心。”某人厚脸皮。苏轻语气到吐血,甩手走人。“你要去哪里?”某人拦住。“找人结婚!”“户口本我已经带了,现在就走吧!”某人恬不知耻。苏轻语气到胸疼,谁说要跟他结婚了?还要不要脸了?!

  • 农女忙种田:家有病夫最新章节

        上一世,她受尽羞辱,被众人欺凌,这一世,她借尸还魂,变成了个一穷二白的小村姑。好不容易重获新生,她刚睁眼,就遇到堂姐上门抢亲!乖乖把亲事让了,不料又被转嫁给一貌美如花的大美男,只不过,这美男身份特殊,居然是她前未婚夫同父异母的大哥…………这似乎不是她该经历的……原本想跟着“身残志坚”的毒舌夫君安度余生,却被堂姐与抛弃自己的前任纠缠不休,俗话说,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不服?来撕!

  • 合租兵王最新章节

        “我们结婚吧!”当这一句话从美女口里说出,洛飞辰只感觉头晕目眩!
        “可是美女,我已经结婚了,你忘了,我的老婆是总裁!就问你怕不怕!”
        “可是总裁已经同意了,她非要我追你耶!”
        这样啊,可以考虑!可以考虑!
        兵王失身的故事就此开始!

  • 超级建工帝国最新章节

        楚江河,一个铁路行业的设计施工者,重生到84年!    看惯了铁路行业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重生之后,楚江河毅然决定,改行做一个包工头。    财、致富、立业、成家!    于是,楚江河悠闲幸福、纸醉金迷的包工头生活开始了……    ps:喜欢工业流小说的可以去看乳猪已完成作品《铁路大时代》。

  • 接阴人最新章节

        母子怨鬼,大凶,不入阴。说一说我们接阴行当的禁忌、

  • 深渊卡牌最新章节

        魔鬼与恶魔之间的一次血战结束后,  南明重生而来,带着深渊卡牌系统,从血战的战场中复活,  幸运地是,他开局就捡到了一张来自地狱魔鬼死后掉落的粉卡。  群号(252060133)

  • 师父腰不好最新章节

        他是将军,她是孤女。她女扮男装,留在府上,成为他的徒儿。他说,若有一日,你想恢复女儿身,那你我的师徒关系便就此断绝。她想,这样一世陪伴,也好。可他偏偏作死,一直挂记着皇上的宠妃。为救他,她恢复女儿身,他却翻脸要赶他出府。“你若是执意要赶我走,那我就只好昭告天下,叶大将军一直不成婚是因为爱慕颜妃娘娘。”他气得脸色青,“你敢。”她巧笑倩兮,“你看我敢不敢。”

  • 龙神传说最新章节

        世间广袤,有大神通者移山填海,通天震九霄。rn苍穹之下,有少年立于山巅之上,俯瞰芸芸众生。rn潜龙在渊,战龙在野,飞龙在天。rn这是一条上古应龙的成神之道。

  • 十方乾坤最新章节

        仙元末年,万道争锋,一心想要拜入第一仙门,却身怀魔道祖师所留奇书,命运将何去何从?顺是天意,逆为我命,此生无悔来过。(古异第二本剧情流仙侠,书友群:76089602,281085424。微信公众号:神出古异。)

  • 误惹豪门:总裁,超霸道最新章节

        三年前,沈左坤参加一次商业聚会,被人陷害,跟一个女人上床后。三年后,沈左坤得知那女人将孩子生了下来,派人去查,查到了白穆雪的身上,之后线索就断了。沈左坤认定是白穆雪不经同意生了自己的孩子,抓了白穆雪。由此两个人开始了一段恩怨缠绵的虐恋情仇……

  • 一切从秦时明月开始崛起最新章节

        以秦时明月为起始,在青铜古门的帮助下,在各个世界成长,达到永恒。PS;会写国漫有秦时明月、纳米核心、斗罗、斗破、狐妖小红娘、星辰变、超兽武装、星游记、超神学院等等.....。

    本章内容提要:
    ...    本来南宫荣是不打算冒险的,他知道自己究竟有几斤几两,那种不属于系统提供完全由他自身掌握着的制造傀儡的能力不足以应付小怪兽级别的对手,贸然靠近了只会像苍蝇一样被拍死。但少年终究还是忍不住来到了前线,毕竟boss明摆着在用最后的力气拼死一搏,等它彻底虚弱下来后便是收取人头的最佳时机……     咳咳,作为一个辅......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