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塔号不会游泳,也不具备水下航行的能力,因为这货终究不是潜艇,它来到海中之后只有不断下沉这一种结局。当然机器蝎子的驾驶舱是密封的,又储存着氧气,就算不会游泳也没有任何影响,至少在翠丝特原本的设计中它有着一定的水下活动能力。

    不过那毕竟是以陆地上的江河湖泊作为参考的,通常都是潜水一段时间后就能重新回到岸上,不存在长时间泡在水中的情况。而现在,它不仅落入了海水里面,附近还看不见陆地,这就有点超出它潜水的能力范围了。

    至于被深渊改造后昆塔号是不是还会继续密封防水,南宫荣表示那完全不关他的事,只要对方的动作在水里显得缓慢而笨拙就足够了。这玩意并非水下专用的机体,和作为生物的小怪兽相比动作灵活性根本没得比,在水里面几乎和一块石头没什么区别。

    由深渊强化得来的力量在这个环境中也无法很好地发挥,它除了拼命加强防御外剩下的就只有挣扎着让自己尽量不沉到海底,未曾向小怪兽发起任何反击。

    南宫荣呆呆地看了半晌后,最后终于忍不住瞅着手表屏幕里的某只金发萝莉发自肺腑地感叹道:“卧槽,你还真是选了一个好地方啊。”

    “那是,本系统在整人方面绝对没话说,保管能让对手彻底疯狂。”金毛猫骄傲地挺着她一马平川的胸脯眯起眼睛摆出一副【我很了不起吧】的模样煞有介事地秒答道,“这里是林薇音小丫头的故乡,本身就已经遭受过深渊的摧残,那只机器蝎子在附近找不到多少可以吸收利用的资源;周围又是一片茫茫大海,你们所在的小岛更是一个绝妙的陷阱,它永远都没有登上陆地完全发挥出实力的机会了。”

    听到此处是自己家乡时林薇音明显惊了一下,不过随着系统的解释,女孩也逐渐明白了这的确是个很好的选择——覆盖着星球表面大部分区域的庞大海洋,里面的生物几近绝迹,资源也被深渊刨光了,怎么看也不像是适合扩张的地方。

    对于刚刚被激活没多久急需大量资源来强化自己并扩展势力的深渊水晶来说,这里简直不啻于荒漠了。

    当然如果昆塔号来到仅存的陆地上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但系统显然不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此处距离陆地不仅有十万八千里,还把阿尔法二号也给弄了过来。即便小怪兽表现得不够配合,还有雷克斯大叔麾下的舰队负责阻挡机器蝎子的前进。

    不过女孩怀疑在双方交战之前昆塔号多半就已经耗尽能量而无法行动了。

    “行了我们都知道你的原型非常擅长整人,但你真的没必要说出来。”满头黑线的南宫荣果断移开目光强行结束了和金毛猫之间的对话,快步赶到奥克塔薇尔身边蹲了下去,伸手径直按在了长公主的断臂上,“现在还是救人要紧。”

    讲道理少年无论如何都没能想到奥克塔薇尔竟然会冒着那么大的风险来救自己,甚至还为此受了重伤,这让他不禁很是意外也很感动。在这一刻南宫荣知道了长公主并不是那种固执己见的人,女孩终于将小时候接受的教育所树立起来的有关于汉族人的观点给扭转了过来,把少年当成了值得去支持和守护的同伴。

    帝国那边的态度先不提,至少就长公主自身来说,南宫荣觉得她还是能够信任的。所以少年的技能用起来一点也不节约,先是两个疗伤术令女孩恢复些许气力,然后才用治疗术修复了她的断臂,中间未曾出现任何不良反应。

    看着奥克塔薇尔的胳膊在一阵温暖柔和的白色光芒中慢慢重新生长出来,南宫荣不由地松了口气,同时也无比清晰地认识到了系统提供的这些辅助能力究竟有多么重要。平时总是被金毛猫整得或尴尬或蛋疼或恼羞成怒以至于有些排斥使用系统的技能,可真要无法使用了却又发现会变得非常不方便,少年觉得今后还是要学会妥善地处理日常才行。

    她日常归她日常,我只需要照样使用技能就好。

    重新生长出来的手臂表面肌肤光滑而洁白,在阳光的照射下甚至都快要闪闪发亮了——好吧这是某人眼睛中出现的幻觉,事实上南宫荣只是看着奥克塔薇尔雪白的皮肤被吸引了而已。

    毕竟长公主和少年相处之际在大部分的时间内穿的都是学院中统一发放的军装,偶尔几次换回平时的衣服也是那种便于活动的类型;至于长裙礼服女孩并不是没有穿过,可惜那种正式场合跟南宫荣完全没关系。

    说真的,和众人目前所处世界的各种游戏中那些衣着夸张且大胆单单是游戏包装封面上的福利就足够让人舔一年的既能打又能推的公主殿下们比起来,奥克塔薇尔平时的表现简直可以用保守来形容了,所以偶尔一次算不上福利的福利反倒更加的引人注目。

    然而南宫荣却忘记了此处并非只有他一个人,就算无视了屏幕中的某只金毛猫,还有一个便宜妹妹在旁边看着呢。

    林薇音当即悄无声息的在少年身后弯下腰凑到他耳边吹着气用充满诱惑的语气轻声说道:“呐,剥光了瞧瞧如何?”

    “感觉还行……才不是!你是被金毛猫给附身了吗!?”

    犹如炸毛般瞬间躲出老远的南宫荣瞪着便宜妹妹露出了满脸警惕外加抓狂的神色,显然是被惊得不轻。只不过少年的动作略微有些夸张,照理说应该不会出现如此剧烈的反应才对。

    于是林薇音立刻皱起了眉头,用充满狐疑的语气歪过了脑袋说道:“啊咧,居然会如此紧张,欧尼酱你刚才莫不是在联想一些奇怪的事情?”

    要说完全没有,那肯定是在骗人,毕竟少年可是亲手将奥克塔薇尔给横抱了起来,中途难免会碰到一些奇怪的地方,如今被刺激一下自然会产生某些奇怪的联想,而且以他的年龄这也不算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但被直接当面说出来就有点那个啥了。

    南宫荣不禁显得非常尴尬,也不知道该如何为自己辩解,正在张口结舌的时候,奥克塔薇尔刚好猛然呼出一口气的醒了过来:“我这是在哪里,发生什么了吗?”

    “你被我亲爱的欧尼酱绑到一座无人岛上准备调教成他专用的肉……”

    双手抱怀着用一副事不关己的旁观者语气玩命儿往【事实】这道朴素料理中添油加醋的林薇音终究还是没有能够说完,因为满头黑线冷汗涔涔的南宫荣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冲过来一把捂住了小丫头的嘴:“停停停!我们大家都知道你从金毛猫那儿学到了什么,但具体是什么你用不着展示出来,一点必要也没有!”

    可惜少年的动作却换来了长公主满是怀疑的神情,她用满满一脸防备大尾巴狼的模样紧盯着前者同时随手护住了自己的身体:“南宫荣你真的不是在掩饰什么吗,这里怎么看都确实是无人荒岛的啊?”

    “我承认这附近确实没有人,但问题是还有另外两个规格外的体型巨大的家伙存在啊喂!”南宫荣哭笑不得地抬手指向了远处不断翻腾着的海水冲长公主大声吼道,“若是真心想要调教你的话会特意挑选一个如此危险的场所吗!?”

    系统非常果断地从背后捅了一刀:“也许骚年你纯粹是想找个刺激?”

    伸出食指、按在手表屏幕表面、用力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没有半点的拖泥带水,连贯到金毛猫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

    “你说找刺激,是指这样的吗?”

    “好痛痛痛——要死要死,真心要死了喂!”

    昆塔号和小怪兽闹出的动静相当大,奥克塔薇尔当然醒来之后立即就发现了,刚刚只不过是在配合林薇音一起戏弄南宫荣。但或许是因为前面金毛猫捣鼓出来的日常太多了,导致命运女神产生了些许的审美疲劳,结果她在这里稍微打了一个盹,没能全心全意地去照顾南宫荣等人。

    一道足有三四米高的海浪朝这座连植物都没有的小小岛屿呼啸着袭来,由于它出现得十分突兀毫无征兆、就像是凭空冒出来似的,所有人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便已经被浇了一个满头满脸。

    林薇音这边自然不会有什么事,动力装甲的重量摆在那里,女孩肯定不会被海水顺势卷走,被打湿了也无所谓;可奥克塔薇尔就稍微有点糟糕了,她尽管没被卷走但身上的衣物却已经是全湿,紧贴在肌肤表面从而将长公主的曲线完美地展现了出来。

    没错,既然背景是大海又怎么能少得了这种王道福利呢?什么,你们还要比基尼和死库水?看见长公主拳头上缠绕着的魔法光芒了吗,想死的往前走上一步。

    上面的不算,总之几个人还没来得及从日常的氛围中恢复清醒就被海水洗了个澡,瞬间一个激灵纷纷朝大海看了过去——已经迟了,昆塔号明摆着注意到了这个小岛以及上面的南宫荣他们,用力挣脱了小怪兽的拉扯径直向这边冲了过来,顺带着还掀起了大片的浪花。

    之前那个海浪便是其中之一。

    奥克塔薇尔见状也顾不得自己送出的福利了,当即拔出代替长枪使用的附魔细剑高高跃起跳到了空中,同时朝南宫荣和林薇音大声喊道:“快躲开!”

    在这个能够使用魔法的位面中,长公主面对深渊化了的昆塔号并非没有一战之力,当然她根本没有获得胜利的可能就是了,最多帮忙争取些时间。而女孩的本意也是让南宫荣他们可以从容离开岛屿逃到空中,只不过她很快便发现自己似乎没必要这样做。

    因为伴随着不断袭来的浪花的剧烈拍打,岛屿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海面上移动了起来,与昆塔号之间的距离一点也没有缩减的迹象。

    就好像岛屿正在被海浪推着走一样。

    南宫荣刚开始的时候也很诧异,但他很快便想到先前系统似乎有提到这座岛是故意安排给机器蝎子的一个陷阱,难不成就是指的这个?于是少年忍不住抬起胳膊低头冲手表看了过去,满脸惊讶地问道:“喂,金毛猫,我记得你说过这座岛是经过专门挑选的,莫非它……”

    “嗯,没错,这是一座浮岛,不存在所谓的根基。”金发小萝莉肯定地点着脑袋十分认真地说道,“也就是说,这座岛屿的附近没有什么可以落脚的水下坡道,它原本的根基好像已经被当地的深渊给啃掉了,如今只是单纯的在海面上漂流而已。”

    但问题是昆塔号并不知道这一点啊,它看见岛屿后下意识的就以为附近水面下的海底与之相连,自己能够抱住岛屿来稳住身形避免下沉,所以果断屁颠屁颠的直接扑了过来,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一阵冲刺过后,机器蝎子没能在海水中抱住任何能够避免让它下沉的东西,反而消耗了其许多的能量。在周围根本不可能得到丝毫补充的情况下,让boss如此白白地浪费能量简直等同于谋杀。

    性质比朝落水者扔个救生圈等对方手忙脚乱地靠近后再用绳子将救生圈拖回去还要恶劣,不过南宫荣觉得自己很喜欢。反正是用来对付敌人的,把对方整得死去活来总比被boss打得死去活来要好,至于节操,那是啥能吃么?

    发现自己上当了的机器蝎子气急败坏地朝岛屿射来了大量的光束和导弹,这些对于早就做好防御准备的南宫荣来说并不会构成什么威胁,守护之盾技能可以挡住大部分的攻击,而且旁边还有便宜妹妹进行援护。

    所以奥克塔薇尔只是略感咪疼的在半空中看了一出十分华丽的弹幕烟火表演,然后岛屿在爆炸产生的作用力的推动下漂得离昆塔号更远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69章 浮岛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69章 浮岛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69章 浮岛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69章 浮岛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69章 浮岛】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至尊小神农最新章节

        欢喜山村农家青年杜金山,在青梅竹马的小女伴要被人强娶的困境下,竟得到祖传玉佩中华佗的三道传承,从此精通医术、获得大量农林牧副的知识,并拥有了华佗五禽戏的强大功法,咸鱼翻身!种点奇花异草,养些珍禽异兽,和妹子看看獒园中的藏獒名犬,悠闲生活乐无边。神奇医术,牵手无数佳丽。精通兽语的邻家妹子,朴实能干的女大学生,多才多艺的草根歌手,痴情一片的山村女作家,喜爱田园生活的美国靓妞……

  • 无上神帝最新章节

        万千大世界,强者如林。一代仙王牧云,重生到一个备受欺凌的私生子身上,誓要搅动风云,重回巅峰。苍茫天域,谁与争锋?诸天万界,我主沉浮!这一世,牧云注定要掌御万界,斗破苍穹!

  • 妻不可欺最新章节

        直到喻楚楚闷不吭声的把孩子打掉,沈牧谦才突然之间发现原来自己还有一个结婚了半年的妻子。他和她的婚姻始于无情,终于陌路。明明说好一年之后离婚的,可为什么在离婚的前一个晚上他还不放过她?“沈牧谦,你想干什么?”喻楚楚愠怒。“你弄没了我一个孩子,先赔我一个孩子再说!”

  • 三十三剑客图最新章节

        这些短文金庸写于一九七○年一月和二月,是为《明报晚报》创刊最
        初两个月所作.. (Very Hard to find^^)

  • 蓝色墨镜最新章节

        第一次尝试写作
        请给予指教或批评

  • 冷情皇子俏皇妃最新章节

        因为车祸无故穿越到一个架空王朝,刚清醒就发现自己被一个男人毁了清白!
        事后还被这男人打入冷宫,这才知道这男人是我的丈夫。
        好不容易逃脱,却没想到巧遇自己的丈夫,而他竟然认不出我,还说爱我?!
        茫茫人海中安排我们相遇,是福还是祸?
        爱我却从未相信过我,爱我却依然想要至高无上的权势······
        难道皇宫的男子全是带着假面具?

  • 通天之路最新章节

        一个灵岳城里的低阶小散修魏索,在交易的时候被人骗了,拿到了一个破损的低级法宝,可是这个不值一文的破损法宝里头,却有一个已经活了几万年的器灵...而且和几万年前相比,很多原本稀少的东西现在已经很多了,魏索首先发现,价值半颗下品灵石的火符的炼制材料现在就很多,于是全部身家已经只剩下几颗下品灵石的小散修开始发迹了....他首先的目标是,娶天玄大陆修道界中最有名的美女水灵儿做老婆。

  • 六十年代白富美最新章节

        夏晓意外重生到六十年代,成为了生产队的一枚小知青。因缘得了个空间,灵泉玉水,养鸡种菜,却不敢用。现下人人面黄饥瘦,她若把自己养成白富美,不得作死。夏晓仰天长叹,这真是另人心酸的惊喜啊!Ps:已有完本书《雍正小老婆》、《贵女拼爹》、《重生之幸福向前看》交流群号:225833259。js330

  • 我嫁给了山村老尸最新章节

        师范毕业,我被分配到一所很偏远的山村小学当老师。第一天晚上,我就被宿舍后面窗边的野花给。老教师告诉我,这所学校十几年来只来过三个女老师,前面两个都是在八月十五晚上死的,而且一直找不到凶手。我是第三个!八月十五的晚上,我被人强迫穿上红嫁衣,手里拿着白灯笼,给宿舍后面窗边的那些野花磕头。最后还被花藤蔓绑住了身体。

  • 我是异数最新章节

        在数据组成的虚拟世界中,一个被认为是废物的年轻人,突然得到神秘数据支持,成为异能世界冉冉升起的顶级大神……  数据世界升级标准由低向高:数据读取、数据运用、数据控制、数据方程、数据集合、数据阵位、数据核心、数据进制、数据基础、数据之王,数据之皇,数据之神,数据神皇

  • 天香画师最新章节

        太始年间,她是献祭的公主,是凄凉悲惨的弃婴,是玉门关梓上升起的残魂孤烟;燕耀年间,她是肮脏的贱婢,是制墨调香的画师,是姑苏城一品青楼的倾世老鸨;天启年间,她是罪孽的逃犯,是容颜尽毁的乞儿,是宫闱中满怀仇恨的祸国妖妃。重生后,从卑贱下流到贵不可言,从淡雅灵秀到国色芳华,玩转制墨调香炼金术,看绝世天香画师如何一步步爬上人生巅峰!唯独不知,遇见他是福,还是祸?

  • 主播打脸日常最新章节

        带着直播系统穿越,武力值极高的白一盼拥有聪慧的大脑,肩负在现代直播的使命,向大家展开总裁狗血剧情,受到未来人民的广大欢迎,她一路逆袭而上,斗白莲花、斗渣男、虐狠毒继母,在这过程中她也成长为横跨商界、娱乐圈、武术圈等各个行业的全能人物!

  • 灵散最新章节

        万年以前,天地灵气充沛,万物繁盛,人为灵长。生命伴灵气而生,灵性、智慧。生物死后灵气消散于天地,灵魂飘向世界之北,反反复复永不休止。

  • 皇后在上:皇上请跪安最新章节

        前世为了守护自己的家族而成为特工,在一次执行任务中被队友出卖,死亡之际拉上了队友一起死。谁知灵魂互换,她取代了原来的相府嫡女。怎么活下去?勾心斗角,水深火热。可她决不放弃!!

  • 八零宠婚:致富种田秀恩爱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小山村,没地没钱没爹娘!被批斗?陈秋:我忍!被游街?陈秋:我再忍!妨碍我做生意赚大钱?陈秋:叔可忍婶不可忍!搭上改革开放的春风,拉上高冷霸道的男神。事业风生水起,生活甜蜜无比。

  • 我的阴阳日记最新章节

        讲述一个九零后传奇道士“杨六一”的阴阳五年,自此诸事皆宜,百无禁忌。

  • 万天狂帝最新章节

        他是叱咤血炼战场令无数异族妖物闻风丧胆的“狂帝”,他是天陆令无数世家豪门如同梦靥的妖孽,因为一纸婚约,重返下位面之一的沧澜域跟一位绝色美女结为夫妻。这一生他败尽无数英豪,杀光所有刚挡在他面前的敌人。

  • 惹火萌妻:总裁老公,别太坏!最新章节

        (绝宠文)说好的表白的男神,结果却把自己叫了十几年的哥哥给睡了,从此,盛知夏留下两个后遗症一上床就慌。一下床就软。“盛小姐,请用一句话来形容你丈夫。”盛知夏:“钱多,人傻,能干!”下一刻,被丢到床上。某男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人傻?能干?”盛知夏秒慌秒怂:“不,一点都不傻!”男人俯身邪魅一笑:“傻没关系,能干就行!”“……”

    本章内容提要:
    ...    昆塔号不会游泳,也不具备水下航行的能力,因为这货终究不是潜艇,它来到海中之后只有不断下沉这一种结局。当然机器蝎子的驾驶舱是密封的,又储存着氧气,就算不会游泳也没有任何影响,至少在翠丝特原本的设计中它有着一定的水下活动能力。     不过那毕竟是以陆地上的江河湖泊作为参考的,通常都是潜水一段时间后就能重新......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