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怪物们在建筑物内对发电设备具体做了什么都是个迷,人们唯一清楚的是被对方占领一段时间之后用于发电的新能源的波动便会完全消失,最后整栋建筑会彻底倒塌,想必是内部被破坏得相当严重吧。尽管大家纷纷猜测绿皮小侏儒是为了争夺这种新能源才展开入侵的,可始终没有能够证实,因此心里总觉得是件事。

    如今,雪橇狗小队即将完成这一历史使命。

    和之前深入地下水道不同,这次进入地标建筑对信号的影响并不大,比加尔可以在屏幕上清楚地看到安置在士兵们头盔上的摄像头传回的影像,就如同先前通过建筑外壁表面巨大的破洞产生的猜测一样,里面的设施确实遭到了各种程度的破坏。

    就好像是一间被顽皮的熊孩子从里到外翻了一遍别说精美的手办了连塞在床板下面的工口本子是说珍贵宝物都被找出来光明正大的扔在地上的屋子,让人看了便觉得浑身不自在的那种。

    当然,这些怪物并不是哪怕和来做客的亲戚闹翻脸也要捉住暴打一顿的熊孩子,雪橇狗也没有主动把对方找出来糊脸的打算,而是小心翼翼地避开那些随时倒塌都不奇怪的地方,缓慢却又坚定的向深处前进着。

    通讯器里忽然响起了翠丝特的声音,她应该正在机场那里同步收看侦察小队传回的影像:“这大概是怪物当初进入建筑内部时造成的破坏,仔细观察一下便能发现这些遭到破坏的地方是连成一片的,而其余的地方则根本没有受到刻意的破坏。看样子对方是直扑核心而去呢,它们很清楚自己要找的东西在哪儿。”

    大小姐的通讯显然不会传到雪橇狗那里,他们和前线指挥中心间的频道乃是专用的,所以未曾对他们的行动造成任何影响,依旧在一边探测着周围的动静一边互相掩护着前行。

    比加尔不知道翠丝特刚刚究竟是在说给谁听,便淡定地保持了沉默,结果很快便有人主动接过了话茬,看频道似乎是前线指挥的人:“关于这个不用说大家也知道,没必要特意拿出来提醒。”

    估计是对双马尾的突然插话很不满吧,对方的语气多少显得有些不太友好,然而翠丝特并没有在意,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是是是,我不该说些废话来提高自身的存在感,那么还请你试试自个儿开着挖掘机从建筑外面挖个通往内部核心的直线通道出来在已经破坏了建筑承重结构的情况下还让大楼保持稳定不倒塌的啊?”

    听女孩这么一说所有人顿时便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不由地纷纷吃了一惊,连那个言下之意让大小姐闭嘴的家伙亦是倒吸了一口凉气:“等等,你是说大楼的承重结构已经被破坏了!?”

    “不信你可以去问专家嘛,虽然本小姐也算得上是半个专家了。”

    “别开玩笑了,如果真是这样那大楼岂有不倒塌的道理,可现在它不是好好地矗立在那里吗?”声音吼到一半忽然像是被人掐住脖子般当场沉默了,随后换成了不可置信的语气愕然道,“什么,是真的?”

    最后那句多半问的不是翠丝特,而是他旁边的某人。

    大小姐再次说话时嘴里面似乎正在咀嚼什么东西显得有些含糊不清,比加尔立马脑补出了女孩一边咬着巧克力一边无比懒散地靠坐在椅子上和人对话的景象。

    “唔嗯,当然是真的啦。所以问题就在这儿,为什么大楼没有倒塌,是不是内部有什么东西在支撑着它呢?嚼嚼嚼……”

    这个【什么东西】显然就是人类一直想弄明白的玩意,此刻终于可以证实其存在了,只不过从大小姐嘴里用这种语气这种方式说出来总觉得有些,不太靠谱?

    还好这个不太靠谱的感觉很快便被某个突发情况一脚踢到了九霄云外,只见雪橇狗小队在从一面破损严重表面有无数裂痕的墙壁旁边经过时,金属墙壁忽然化为无数碎片朝众人袭来,而在这些碎片当中出现的则是一个昆虫模样的硕大脑袋,靛蓝色的复眼在黑暗中闪闪发亮。

    如果是恐怖片,在这个时候差不多就应该要死人了,无论是男是女终归会有个猝不及防的倒霉蛋被怪物一口咬住嘎嘣脆掉;但现实和电影情节则完全是两回事,身为老司机的雪橇狗小队成员们在墙壁破碎的一霎那便迅速调转枪口,没等怪物咬到人一大堆晃瞎狗眼的光束就已经狠狠糊在了丫的脸上。

    “里克你的眼睛被狗吃了吗,这么大个的怪物居然都没发现!?”

    “讲道理能不能别用【被狗吃了】这个词,和队名会起冲突的好不好。而且这怪物就算出现在眼前了探测器上也依旧没有反应,它在屏幕上是完全隐形的!”

    “你们两个别废话了,赶紧集中火力干掉对方!”

    近距离的遭遇战对人类一方很不利,哪怕是定向能武器也没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将生命力异常顽强的怪物给杀死,因此在硬吃了些许光束攻击后,这只四条腿矮身螳螂便已经高举着镰刀冲到了镜头前,手起刀落整个画面便立刻天旋地转了起来。

    队伍终于还是出现伤亡了吗!?比加尔的心当即提到了嗓子眼,却也是对此无能为力,除了眼睁睁地看着外别的什么也做不到。

    这种情况下根本不可能为雪橇狗提供任何支援,一切都只能靠他们自己。

    让大家感到意外以及惊喜的事情发生了,镜头画面在剧烈选择几圈后飞快的从地面抬升高度来到了和平常人视线差不多的位置,这时众人才意识到刚刚携带着摄像头的头盔主人并不是被螳螂给一刀两断了,而是用驴打滚的动作避开了对方的攻击,这会儿已经站起身重新加入了战斗。

    不过刚才那怪物举着镰刀迎面砍下的镜头,实在是太过震撼了,回想起来便是没有身临其境比加尔也仍然惊出了一身冷汗。更让执事惊奇的是这支完全由普通人组成的侦察小队面对怪物的突袭竟然打得有声有色丝毫不乱,而且如果没看错的话,他们好像是在分成两边来回拉仇恨的样子?

    怪物攻击哪一边,哪一边的人就作鸟兽散的只顾逃命,由另一队人马负责输出;等被打痛了的怪物咬牙切齿地调头回去时,被追得屁滚尿流的这队人则迅速集合朝它的背后射击,简直不要太无耻。

    但,我特么的就是欺负你没有远程能力怎么了?

    如果螳螂不止一只,雪橇狗小队也不会赢得如此轻松,然而无奈此处对侏儒们来说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这只螳螂是留下来负责扫尾工作的,没有同伴帮助的情况下最终就这么被对方给生生风筝死了。

    当然,当地人并不知道侏儒已经榨干了电站的利用价值,雪橇狗在确认怪物已经彻底死亡后再度开始向内部前进,这一回没有遇到任何危险十分顺利的便抵达了目的地。

    每个电站的最深处都有一个使用新能源发电的设备,但现在这个设备已经不翼而飞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某表面长满了刚毛的茧子模样的东西,塞满了大半个房间,正是这玩意撑住了大楼没有让其倒塌。

    不过在看到茧子的第一眼后无论是谁都已经很明白了,它对在场的侦察小队成员没有丝毫的威胁,因为这货是个死物。整个茧虽然和怪物一样也是蓝色的基调,但其中却染上了大片的灰白,死气沉沉的找不到任何【活着】的迹象,仿佛里面的生命被抽干了一样。

    在茧子的边缘位置可以看到不少锯齿状的缺口,地面上还散落着许多碎片,看起来似乎是先前被干掉的那只螳螂干的,但具体有何目的就不清楚了。

    “指挥中心,你们看到了吗?”

    “看到了雪橇狗,不过我们也无法确定那是什么。它似乎是一个虫茧?”

    暂时在原地停顿了片刻的镜头再次移动了起来,头盔的主人迈出脚步径直走到了茧子的附近,先是用枪械捅了对方两下,发现没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后便朝它伸出了手。

    所有的无线电通讯顿时全部停止了,甚至连杂音也消失得干干净净生怕影响到了这位敢于吃螃蟹的士兵。大家全都屏声静气地紧盯着画面中的那只手,缓慢而坚定的在万众瞩目之下接触到了茧子的表面。

    倘若这是恐怖片……好吧这句不算,总之没有突然从茧子里钻出来的boss怪物也没有分泌出奇怪的液体把敢于触碰自己的人类的手掌给融化掉,更没有猛然伸出无数触手将画风变得不可描述,戴着手套的头盔主人哪怕从表面拽下来一根刚毛,茧子都未曾出现任何反应。

    “和构成怪物身体的那些物质差不多,只不过怎么说呢,好像花草一样枯死了?”头盔的主人随手将刚毛捏得粉碎后抽出匕首一刀扎进了茧子里面,没怎么用力就划拉出了一道硕大的豁口来,“里面也是,找不到任何的黏液,就好像一块三伏天里在太阳底下曝晒了几个小时的干抹布。”

    侏儒们的怪物乃是生物兵器,是生物就离不开水,如今茧子里如此干燥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证明虫茧无害后雪橇狗小队成员们便七手八脚的弄出来了一个勉强能让人进入的口子,依旧是由头盔的主人来负责吃螃蟹,他很快便弯腰十分费力地钻了进去。

    周围传来了咯吱咯吱的泡沫摩擦的声音,放眼望去画面中全是干燥枯死的不明组织,那场景诡异得绝对能让胆小者当场发疯。不过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因为之前通过仪器探测发现茧子内部是中空的,只要穿过外面这层皮便可以进入其里面的空间。

    而这个空间,原本是用来摆放新能源发电设备的。

    也不知头盔主人在不明组织中挣扎了多久,便在比加尔觉得开始有些麻木之际,他手中用来开路的匕首忽然一顿,接着突兀地加快了速度:“指挥中心,我已经来到虫茧内部了,你们还能继续看到画面吗?”

    “有些干扰不过影响不大,另外你能来点光源么,远处的东西完全看不见。”

    很快,在不时抖动两下的画面之中出现了一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景象,原本矗立于此的发电设备此刻已经化为了满地的碎渣,若非事先知道这里有什么则根本看不出来那些碎渣的原型是啥。

    头盔的主人蹲下身捏着金属碎片把玩了几下喃喃自语道:“设备果然是被破坏掉了吗?”

    虽然对方听不到,翠丝特依然迅速接话道:“不,如果仅仅只是为了破坏设备根本用不着如此麻烦地布置这么大的虫茧,想必应该是为了破开机器后将里面的能源全都吸收才会特意这样大费周章。现在虫茧这种干枯的模样,多半应该是敌人将吸收来的能源全都转移走后舍弃剩下的残骸。”

    指挥中心那边也迅速做出了回应:“若真是这样,那为何先前雪橇狗在医院时没有发现类似的虫茧?”

    “这……或许是因为医院的发电设备规模较小吧?所以怪物才能直接吸收里面的能源而不用专门捣鼓出吸收用的组织。”

    不过大小姐自己心里也清楚这其实没什么道理,既然可以让普通杂兵破坏了设备直接吸收又为何要整出虫茧来呢?而且看这将发电设备包裹得密不透风的样子,总觉得好像还有些别的用意在里面,但具体是什么翠丝特就不太清楚了。

    这个时候除去雪橇狗,其他城市里的侦察小队也陆陆续续的发来了联络,说是除去几个盘踞在电站附近的杂兵外,市区内连个怪物的影子都没有,让这次侦察行动彻底到此结束了。

    比加尔很快便不出意料地接到了跟随部队一同入城的命令,军方显然是迫不及待地想要收回城市大做宣传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52章 虫茧?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52章 虫茧?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52章 虫茧?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52章 虫茧?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52章 虫茧?】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萌狐悍妻最新章节

        毁容?废材?家族困境?还被未婚夫抛弃?
        但她从不言弃,立志当一名炼丹师,誓要扭转厄运!偶然救下一只神秘狐妖,原来这萌货不但是个三好丈夫,还是当今叶王,一系列追妻大计,从此被捧在掌心呵护。
        种田经商,炼丹修仙,三界多少爱恨情仇,纵使大厦将倾,有他相伴又何惧?
        系列文《妖怪贵公子》、《神仙男友》,书友群号:80305236

  • 名门军婚:首长老公夜夜宠!最新章节

        被姐姐陷害,她险丢清白!他如天神般出现,将她带离困境。rn  她说,“历南锦,我们结婚好不好?”rn  “不介意我老牛吃嫩草?”rn  “能耕耘吗?”rn  “……”rn  婚后,他爱她如命,宠她入骨,逮着机会就压榨她……rn  “遥遥,我这头老牛耕耘的功夫如何?”rn  “……”rn  她的腹黑老公好像有个天大的秘密,假如,你们的老公是个超能外星人,你们会怎么办?rn  急,在线等!

  • 度鬼师最新章节

        自从我把房子租给了一个诡异的女人,那些常人难以想象到的麻烦,就接连不断的找上了我“说书唱戏劝人方,三条大道走中央,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从古至今,打那些说书人嘴里蹦出来的故事,十有八九都是在引人向善,而不是教人误走歧途。我要说的故事也是如此。不过在我看来,这不像是在说活人的故事,而更像是一个给“鬼”洗白的故事。相信我。其实鬼这东西一点都不可怕。可怕的,永远是人心。

  • Kim!无敌!最新章节

        (本故事与实际人物、团体无关)

  • 骗个总裁当老婆最新章节

        意外坠机,两年后却奇迹生还,杨惊天开启了逆袭成为高富帅的劲暴人生!狂扫股市、开发房地产、研究高科技、整顿娱乐圈!霸道女总裁、性感空姐、清纯大学生、妩媚小护士、火爆女警……一个个优秀的女人更是围绕身边,杨惊天,就是这么逆天!

  • 深院清秋最新章节

        她一介弱女子,想要庞大的家族中生存,却难如升天。    刚刚嫁入夫家,丈夫当日暴毙,次日公公难以承受丧子之痛,一命呜呼,整个族人几乎当她是天煞孤星,尽管命运多舛,她还是一步步走入人生的巅峰。js330

  • 邪王驾到请避让最新章节

        头顶长着一对尖尖狐狸耳的小僵尸莫凝本就不情愿去人类社会上学,可偏偏遇见了腹黑又顽劣的僵尸王邪月大人,从此在被虐的路上一去不复返。学校里妖山尸海的,各个都比莫凝强。只不过是来上个学而已,有必要活得这么胆战心惊吗?

  • 美女老板的贴身男秘书最新章节

        &#;&#;秦凡,一个一心只想过平凡生活的杀手之王,回到了离开十年的家乡,上大学,找工作,这一切看似非常容易。他能如愿以偿吗?请看杀手之王如何混迹都市........

  • 神控天下最新章节

        ★精华简介★当凌笑穿越到异世的同名的“凌笑”身上之后,才发现这个世界原来还有武者等级之分。但他不愿再被别人叫做废物。他想做一个王者。救下的义妹。令自己心动的强大女子。还有各式各样的美女等着他征服!识海当中的三大异物带给他的一段段机缘让他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凌家少年成为了笑傲宫宫主!中域,天域,域外!一样我最强!

  • 万古帝尊最新章节

        山村少年陈逐,孤苦无依,遭人嫌弃,更是被无知山民当做供奉献给为祸一方的山妖,但却意外在山洞之中,获得天道之鼎,从此走上万古帝尊之途!陈逐,乃天地第一阵之阵灵,百般轮回,逆天争命!七劫大妖设下大阵欲夺我肉身?我乃天生阵体,无视任何阵法!你,如何夺我?万蛮共主布下埋伏欲吞我魂魄?我乃吞天古阵之主,可吞天噬地!你,如何吞我?生死玄尊横跨虚空而来欲斩我气运?我领悟生荣枯灭至理,掌生控死,一念之间,掌缘生灭!你,如何斩我?鼎帝潜伏千百轮回欲摄我灵蕴?我乃天地万物生灭阵所化,天地生灭不息,则我意识不灭,灵蕴永存!千般阴谋万般诡计,能奈我何?

  • 总裁宠妻无药可救最新章节

        该怎么面对校园X贷跟校园霸凌?先用发光药水在脑袋上扣上我是X贷我有罪的忏悔!然后再体会自行车撞丁丁并被PLICE叔叔围观的切肤之痛!X贷BOSS,懂得苍天绕过谁的轮回了吗?!感受到来自天才医学生打击罪恶的惩罚了吗?!诶?为什么自己暴击的是宁城的第一豪门顾戾爵!倒霉被抓以后一夜惩罚还不够一言不合就领证!天啊,我已经惨到把天道好轮回刻在脑门上了,每天都在积极筹划被休掉,却还是完全看不到希望!安诺初,你想要的,本少会让世界为你献上。安诺初,你想做的,本少会让一切呈现你要的模样。但安诺初,你想说的,只能是:再也不能逃离我身旁!

  • 簪间花最新章节

        难道这天下就没有我容身之地吗?“哪来的刁民胆敢在本王的浴池里沐浴?”“哪来的流氓敢在本姑娘头上撒野?”“她,只是个妓女要什么尊严?”

  • 苍天无上最新章节

        传闻,天道有灵,顺其者昌,逆其者亡,又有言之,天道缺一,善时万般祥和,恶时视苍生为刍狗,喜怒无常,人云,虽覆能复,不失其度,众生逆天而为之,乱世之中谁能挣脱天道之掌丶超脱天道之上?

  • 木叶之纳米核心最新章节

        刚刚来到火影世界的左木风很是绝望!  为什么让我来到这个一死死一村,后期还可能陷入无限月读成为白绝那种生物的世界!  好吧,土著们,这是你们逼我的,就让我来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科技。  宇智波斑你的须佐能乎不是很牛逼吗?  对我的纳米虫来说只不过是盘菜罢了!  大筒木辉夜你的求道玉不是说能毁灭世界吗?  将求道玉啃噬一空的左木风毫无诚意的说道:“抱歉,像这么高品质的能量对纳米虫来说还真是少见!”  PS:大家多多支持,幼苗需要大家的支持!

  • 无限幻想之我是阴阳师最新章节

        在都市繁华之下,藏有恶灵和妖魔,我一直以为这是荒诞怪谈,直到我遇到,也注定会遇到,借天地之威,守护阴阳两界,因为我是阴阳师!

  • 恶魔总裁别宠我最新章节

        她,为了治疗母亲的病辍学,没日没夜的打工,面对夜店里咄咄逼人的前男友,她遇见了他,从此,所有的快乐,悲伤,耻辱,皆因他而起,他是拯救她的天使,亦是诱拐她的恶魔。

  • 灵寄囚羽最新章节

        (锦萱推荐)花间酒,剑如虹,美人如月,肝胆画长空;傲骨七分,柔情半盏,试问谁英雄?……囚羽,锁离,两个守护七大平行时空的神,亿万年之后,掌中金色的转轮再次转动,谁又再度轮回?在我们生活的世界,一直都充溢着异能人,他们能在各个宇宙之间穿梭,影响整个宇宙的兴亡更替……记得收藏!

  • 杀神之神最新章节

        聂甄,前世遭到天妒雷劫,但所幸一灵不绝,重生到另一个异世界成为一个下等贵族的少年身上,再度开启他武道追求的逆天之路。习修罗神决,握神王至宝,练药师神经,以战养战,以杀止杀,看我杀神之神,再创诸天传奇!

    本章内容提要:
    ...    一直以来怪物们在建筑物内对发电设备具体做了什么都是个迷,人们唯一清楚的是被对方占领一段时间之后用于发电的新能源的波动便会完全消失,最后整栋建筑会彻底倒塌,想必是内部被破坏得相当严重吧。尽管大家纷纷猜测绿皮小侏儒是为了争夺这种新能源才展开入侵的,可始终没有能够证实,因此心里总觉得是件事。     如今,雪......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