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克塔薇尔的想法很简单,那个号称是救生舱的玩意里面有着录制影像的人所谓家乡的空间坐标,只要把南宫荣他们拽着一起过去看个究竟便能够知道这到底是真是假了。如果坐标是胡编乱造的,在那里应该什么都没有;而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么无论是避免引火烧身还是打算先下手为强,总归可以得到详细情报的支持。

    若是南宫荣等人说什么都不肯前往该坐标看看那里具体发生了些啥,奥克塔薇尔即便想要阻止保皇派对营地采取行动也没有任何理由了,这件事本身就会成为那些家伙最好的借口。

    “我坚信这绝对是南宫荣为了吓唬我们而联合他背后的支持者故意打造出来的戏码,因为这所谓的救生舱出现得太是时候了,刚好是我们准备对他的营地展开攻击之际,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巧合的事情呢?”山羊胡的老者继续捋着自己微微翘起的胡须掷地有声的说道,语气坚定得几乎让人无法生出反驳的念头,“长公主殿下,我认为您这样做纯粹是在浪费时间,如今帝国最应该采取的行动就是毫不犹豫地碾碎那个南宫荣目中无人的鼠辈,将那群桀骜不驯的汉族人高高扬起的脑袋重新摁回泥土里面。”

    莱伊举起手打断了老者,免得他越说越离谱,接着才将目光转移到了奥克塔薇尔的身上:“那么,姐姐你是怎样认为的?”

    长公主很是淡然地摊开了双手:“我认为南宫荣如果真想联合林薇音家乡的势力来吓唬我们,最起码也会带一支装备精良的部队过来摆场子,而不是捣鼓出这样一个看起来破绽很大的戏码,这不仅没有必要甚至还会引起我们的怀疑。所以我觉得影像很有可能是真实的,只是不知道为何在巧合的时间出现在了巧合的地点而已。”

    山羊胡顿时气势汹汹异常恼怒地摆出了一副吹胡子瞪眼的模样,不过奥克塔薇尔压根就没去看对方,她已经下决心在所有的事情都告一段落后立即着手对付这些尾大不掉的家伙,没必要再去迎合对方了。

    好在夏尔罗特及时于气氛变得尴尬之前提出了自己的建议:“陛下,反正我们的先头部队已经集结得差不多了,为什么不把他们派往德林佩尔探探对方的虚实呢?无论是准备攻击他们还是打算和南宫荣一起去探寻坐标的真伪,先把营地包围了总没错。”

    “嗯,你说的对,那就这样做吧。”小皇帝最终拍板道,“先头部队就交给你来负责,至于和南宫荣的联系——塔薇尔姐姐,我想你应该会很合适。”

    “明白了。”奥克塔薇尔十分认真地点了点头,随后又不放心地叮嘱道,“不过如果南宫荣愿意和我一起去看看那个地方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希望包围营地的部队不要和对方发生任何冲突。”

    “这是肯定的,再说我们的主力也没有准备好。”

    话虽如此保皇派的那些家伙肯定有在部队里安插进去了自己的人,难免到时候不会出现诸如【一名士兵不小心走失了】之类的情况,但奥克塔薇尔对此也没有办法了,只能希望南宫荣真的有如同自己所说的那样从异世界搬过来一支精锐部队,以震慑保皇派的人让他们不敢随便轻举妄动。

    ——————————————————我是长公主猜对了的分割线——————————————————

    夏尔罗特带着莱伊调拨给他的先头部队在德林佩尔城的火车站下车后,华丽无视了满脸堆笑的城主大人为自己准备的洗尘宴,直接率领部队连同奥克塔薇尔一起离开城市迅速朝湖泊群赶了过去。

    现在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南宫荣准备做什么,骑士大人尽管对少年没什么偏见可只要莱伊觉得对方可能存在哪怕一丁点的威胁,他也会全力扼杀少年并阻止其计划。当然如果南宫荣有选择继续与帝国合作,夏尔罗特并不介意像以前那样跟他好好相处,甚至出手解决掉队伍中试图挑起事端的那些家伙帮助他维护营地附近的安宁。

    夏尔罗特会有这样的想法并不奇怪,拉兹菲尔德位面虽然受到了深渊的袭击可损失情况并不算多么严重,毕竟同盟那边只是组织上崩溃了而已,实际上各地依旧在独自抵抗深渊怪物的扩张。相比之下,林薇音的家乡却被深渊狠狠蹂躏了许多年,当地人被压得只剩下一口气龟缩着苟延残喘,这种情况下他们的势力又能有多强?

    没错对方是有林薇音,可是也只有她一个人,就像帝国仅有一个奥克塔薇尔那样。至于他们的普通军队,听说还是以为水军为主的,陆军纯粹是个战5渣,完全用不着担心。

    对方总不至于还能将战舰开到陆地上来吧,而且那种速度慢装甲薄火力弱的铁甲舰就算来到了陆地上也绝对挡不住坦克火炮飞机的联合进攻。

    其实不光夏尔罗特,帝国高层中有很多人都抱有相同或类似的想法。他们只看到了林薇音等人被深渊压制得奄奄一息,却从未想过自己能不能像对方那样在深渊的猛攻下坚持如此之长的时间,以及对方可以坚持这么长时间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帝国明摆着错误地估计了林薇音他们的科技水平,不过那也只到今天为止了。

    前往湖泊群的先头部队在边缘位置的小树林里停了下来,夏尔罗特对站在身边的奥克塔薇尔点着脑袋开口道:“殿下,我就带着部队留在这里了,免得再往里走会引起误会。要不要安排两个人跟着您……”

    长公主果断抬起手轻轻地摆了摆:“没必要,只要你们这边不闹出什么乱子对方就不会把我怎么样;相反如果这边有人朝营地发起了攻击,你就是派出一个连给我充当护卫也没用的。”

    骑士大人对此表示理解,同时也下决心一定要瞪大眼睛把隐藏在队伍里的那些潜在威胁给找出来,无论对方背后的人是谁都绝对不会将其放过。

    便在奥克塔薇尔准备和夏尔罗特挥手告别走出树林的时候,天空忽然产生了某种剧烈且出人意料的变化——刚才明明是万里无云的晴好天气,这会儿却莫名其妙的冒出来无数浓密厚实的乌云,一眨眼的功夫便笼罩了整座营地。不过树林这里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乌云只集中在营地上方遮挡住了阳光的照射,说明营地那边肯定发生了某种异变。

    随后,数道电弧在空中而不是从乌云内部凭空闪现,并非径直落向地面而是朝四面八方绽放开来,同时还越来越密集和剧烈。接着电弧中心位置的空气忽然宛如水泡般【鼓】了起来,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那个鼓包里面钻出来似的。

    当然这只是视觉上的效果,那附近的空气到底是怎么回事根本没人知道。不过很快这些空气全都不复存在了,在鼓包的位置上突兀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漩涡状洞口,内部是某种黑色的空间,并伴随着许多五彩缤纷的漂亮光芒,看起来就像是通往地狱乃至深渊老家的入口。

    但是从那入口中钻出来的却是某种人造物体,它全身上下均由金属构成,下半部分是船只的形状可上部甲板却是一个平整的铁块,船舷两侧分布着六个朝外面喷着强烈气流的装置,船尾也有两个,正支撑着这个庞然大物在天空中缓缓飞行。

    那玩意应该就是一条船,但表面却许多复杂且精美的魔法阵却让它看起来更像是某种艺术品;而且它也巨大得有些不像样子,在内陆江河中航行的铁甲舰和对方比起来简直就和小舢板差不多,哪怕没有在它表面看到任何武器装备,单是这体积都能把帝国所谓的主力舰给撞沉了吧。

    就算是奥克塔薇尔也不相信南宫荣能够得到联盟的支持,更别提国内那些老顽固了,这也是他们敢于在店长大人他们离开之后立刻对少年翻脸的原因。然而如今望着远处那艘威武雄壮的巨型舰船,长公主殿下不禁推翻了自己原本的猜想,开始变得疑神疑鬼了起来。

    难不成他真的得到了来自于联盟的支持?否则根本没法解释这艘空中战舰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林薇音的家乡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技术。

    女孩的家乡确实没有这样的技术,南宫荣同样也没有,但金毛猫有啊。系统成功地将当地人的科技、英灵魔法师的法术以及联盟的技术整合在一起,成功地打造出了一艘能够在天上飞行的战舰。

    当然也仅仅只是能够飞行罢了,护盾火力什么的要另外想办法,不过在舰首刷上一个联盟的图标用来唬人却也已经足够了不是吗?

    正如此时此刻奥克塔薇尔和夏尔罗特已经完全惊呆了这样,他们身后的士兵们更是有不少人连武器掉到了地上都忘了去捡。

    “殿下,要不要通知塔文城让陛下他们改变计划?”夏尔罗特还没来得及平复好心情便大口喘着粗气对奥克塔薇尔说道,“再继续对南宫荣施压恐怕会有些不妥。”

    “等一等,保皇派的那些人可不会随便相信我们单方面的说辞,先看看那艘船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功能再说吧。”长公主倒是保持着足够的冷静,按住略显紧张的骑士大人的肩膀正色道,“毕竟我们没有在它的甲板上看见哪怕一门主炮,或许这并不是一艘战舰呢?”

    很显然女孩说的有点道理,夏尔罗特暂时压住了自己的情绪,开始紧盯着缓缓在湖面降落了下来的巨型舰船,仔细观察着对方寻找它有可能并非战舰的某些证据。

    舰船在湖面降落时掀起了滔天巨浪,湖水好似火山爆发一般喷上了半空、接着又好似暴雨般砸了下来,如果此刻有阳光的话骑士大人毫不怀疑船体附近的水汽会顺势反射出一道美丽的彩虹。可惜舰船头顶上的乌云和黑乎乎的洞口吞噬了阳光,这样的景象并没有能够出现。

    不过就算真的有彩虹出现,夏尔罗特也已经顾不上欣赏了,因为他的目光全都被巨舰甲板上那些刚刚经过湖水洗礼的奇妙【小东西】给吸引了过去。

    在场的每个人都认出了那些乃是飞机,在实际战斗中证实了能够对地面部队造成极大威胁与伤害的飞行兵器,只需要三四架轰炸机就能让没有空中掩护和防空火力的几十辆坦克惊慌失措地四处逃窜,而现在那艘船的甲板上停放着多少?

    五十架,还是六十架?隔得太远了夏尔罗特实在看不清楚,但数量肯定比帝国所拥有的飞机要多出起码三分之一;更重要的是,这些有着流线型外表的飞机并没有安装螺旋桨,让人摸不清它们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性能。

    另外这艘船上同样也携带着地面部队的样子,他们很快便在营地周围建立了防御,而且还有一种能够在水面上行驶的坦克作为支援,骑士大人觉得这回可以劝说奥克塔薇尔下定决心了。

    “殿下,我看现在应该可以向上面进行汇报了吧,最好再弄个魔法影像给他们。”

    这一次长公主果然没有反对,而是十分严肃地点了点头道:“保皇派中的绝大多数人都认为自己依旧能够过回以前那样通过武力肆意压榨他人的生活,但这样根本无法让帝国获得长期的稳定与发展,现在是时候让这些家伙清醒过来了。至于那些执迷不悟的人……”

    夏尔罗特果断将视线转移到旁边摆出了一副【我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模样。

    奥克塔薇尔的反应也很快,当即在嘴边握拳咳嗽着转移了话题:“总之摄影和报告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务必要让保皇派的人不敢随便轻举妄动,最好也让莱伊从侧面敲打他们一下。那么,我就出发了。”

    说完女孩便果断钻出树林,大步朝营地方向走了过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26章 出现啦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26章 出现啦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26章 出现啦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26章 出现啦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26章 出现啦】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独家蜜宠:总裁的惹火娇妻最新章节

        五年前,一场阴谋,家破人亡!五年后,她霸气归来!第一次见到他,坐错了车,又丢了手机。第二次见到他,手机还给你,不要勾引我!第三次见到他,想要合作,做我的未婚妻!

  • 误入豪门:帝少的落跑新娘最新章节

        这个男人未免太自大花心了吧!还没有结婚就带着小三来到她面前说什么签结婚协议书,要让她懂懂该懂的“礼数”。第一:婚后,不许碰他;(当他是金子?她想碰他?)第二:婚后,不许对外宣称他与她之间的关系;(当他是明星?人人都想跟他沾上关系?)第三:婚后,不许妄想爬上他的床;(可笑,她会想爬上这个渣男的床上去?)第四:三个月后,自动跟他和平离婚。(那最好,求之不得!)既然他这么直接,那么她也没必要装虚伪,开门见山的问:“爸,一亿够拯救您的企业了吗?”“够了。”得到父亲的回答,她毫不犹豫的在结婚协议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拿到结婚协议书后,她计划结婚三个月后被甩。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这个渣男老公竟然……

  • 天穹之主最新章节

        武界大帝昊尘陨落,天地垂怜,重生幼年之时,再踏巅峰,超越万古,化身天穹之主。

  • 我的千年僵尸老婆最新章节

        那一年,马一鸣得了癌症,他找了附近的乱葬岗作为埋葬自己的风水宝地,他见到了一具千年未腐的旱魃,他不认识旱魃,他只知道那是一个漂亮到极点的女人。马一鸣糊里糊涂的被带进棺材,然后做了一个冗长的梦,那梦里正是那千年未腐的旱魃,他们在梦里成了亲,拜了堂,还被硬塞了一个冰凉的心脏……梦醒之时,竟引动天雷地火,莫名其妙的成了一名阳无常,引领亡魂进入黄泉。马一鸣说:我斩鬼斩魔斩妖邪,不为苍生,只为途中与她相见。

  • 食全酒美:皇家商王妃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竟成了青丘国最不受宠的九皇子妃九皇子上官爵,青丘国出了名的散财童子,却有一日,杀人被贬。现代幼师叶蓁赶鸭子上架,掌家创业。贬至偏远山区?没关系,看我叶蓁如何利用神奇度娘发家致富,带领全县人民奔小康。一日,圣旨突下,九皇子摇身一变成了青丘国手握重权的容王众贵妇团上门恭贺这位人人欣羡的容王妃之际她却反其道而行,一脸嫌弃的当众拍卖容王妃的位置——

  • 蜜恋宠婚,误惹霸道总裁最新章节

        面对一副醉猫样子的苏安雅,韩少竟然破天荒的露出了男人的本质,什么冷淡和不近女色,甚至连亲人都十分头疼的高度洁癖统统不见了。任由赖在自己怀里的小女人胡言乱语的扬言要包了自己,甚至配合的揽住了她纤细的腰……一夜春宵韩若昀邪魅一笑,盯着眼前这个明明十分心虚却还在强撑的女人温柔的开了口。“美女,我昨晚的服务你还满意么?”“还行吧……也就那样”“看来是不满意,不如再给几次实践机会如何?”“想的美!”“不止要想的美,其实做起来……更美”

  • 极品全能仙帝最新章节

        仙帝重生,却惨遭被卖。顶着私生子,上门女婿的头衔,林默拍拍屁股,仗着一身本事,开始了龙游花都的旅程。js330

  • 秦水诀最新章节

        我以为,那日秦云交界处的惊鸿一瞥是你我最绚丽的初见;我以为,那天巫山芳菲时的怦然心动是你我最华丽的相爱;我以为,那时漫天血雨起的恍惚一面是你我最无奈的诀别。只是,到了最后我才发现,这些都是我以为。如果这一场相遇,注定是为了别离,我也宁愿与你纠缠,而不愿与你擦肩而过。点滴芭蕉心欲碎,声声催忆当初。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 医心撩人最新章节

        楚夕筠无意中拒绝了男神的好友请求后,便受到男神的疯狂“报复”,各种角色扮演,制服诱惑临床考试时,男神叶然是楚夕筠的考官,考试中她老妈却打电话来让楚夕筠去见相亲对象,电话还是免提,男神都听到了!这下糗大了!在男神面前丢脸的楚夕筠决定以杀马特造型反对封建的包办婚姻,没想到,推开门一看,什么!我的相亲对象竟然是男神学长叶然!

  • 我的鬼帝相公最新章节

        我一出生就被诅咒缠身定下阴魂。大婚当夜本以为会孤独终老,不料新婚当晚我飘飘欲仙之时,一只浑身赤裸的邪肆艳鬼将我欺身压下。从此,一个个样貌诡异肢体凌乱的东西纷纷而来。妖精、僵尸、鬼怪、神魔传说已不再是传说。身边有霸道鬼帝相公日夜厮守,两侧有师兄相护,接二连三的的奇闻异事不断上演。离奇人生又有怎样的机缘伴随?感谢各位读者欣赏《我的鬼帝相公》!!!

  • 我的鬼眼校花最新章节

        校花是我的娃娃亲对象,还是一个会跳大神的小神婆。跟她在一起,每天晚上都刺激!十八岁的小神婆,和同样年轻的我,经历了常人无法理解的各种怪异。狐仙显灵,亡魂附体;百鬼夜行,骷髅夜舞;白骨抬棺,巫蛊噬心;凶坟鬼笑,山村老僵……这一切,听我慢慢说来。本书还有另外一个名字:《与神婆老婆跳大神的日子》。

  • 盛世锦嫁:末将不为妃最新章节

        一朝重生,新仇旧恨,她必让魏阀满门覆灭!再返沙场,年少成名,前世的恩怨今世再战!

  • 种田之回到古代虐前夫最新章节

        刚离婚就被车撞死,穿越成为了险先被溺毙的古代农家傻姑娘,叶虹雨觉得自己好衰。为生存,叶虹雨狠撕偏心爷奶,猛踹歹毒大伯,智斗贪婪小叔,每天在极品中穿梭。幸好爹娘明理,对她疼宠,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只是……她爹捡来的男人,为何老是对她冒绿光?而且,他的眼神怎么觉得有点眼熟呢?

  • 龙之寰宇最新章节

        天地逆转分三界,    三界尽在乾坤中,    醉握青龙震寰宇,    逍遥花落舞苍穹!    青飞羽,一个背负身世之谜的少年,是如何纵横三界的?    又如何揭露三界惊天秘密的?    本书将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玄幻,精彩不容错过!!

  • 天冥师最新章节

        天师,护卫六界安定;冥师,掌握生死全权;他,是第一个天冥师,却不想为此被两面不容,落入人界,附身在一个街头横死的年轻人身上,结识了这个年轻人的几个好友,被卷入了一场政商阴谋,在一众人追查中,慢慢壮大自身,建起最大的黑帮组织,跟巨鳄和高官斗争中渐渐发现了六界中人在人界的阴谋

  • 木叶大排档最新章节

        火影同人。木叶第一家烧烤店开业啦,年轻人的第一次创业。饿了吗?没关系!那都通外卖随时为您送餐,指哪打哪儿!佩恩大人,您但凡讲点道理,就去把一乐拉面给炸了去。还有辉夜大人,您要来一串千叶豆腐吗?螺旋丸+火焰=火焰螺旋丸。招待不周,但愿交情不浅。欢迎光临!订餐电话(群):657543740

  • 璀璨天幕:总裁的冒牌娇妻最新章节

        辰安集团总裁秦远宸奉自家老爷子之命,寻找璀璨天幕的设计者,却在酒店撞上一醉醺醺的女子,不仅扯坏了他用天价购买的裙子,甚至还堂而皇之地爬上了他的炕。rn  SUMI新锐设计师大赛如期举行,当秦远宸看到设计手稿,却意外发现初欢就是那晚意外上了他炕的女人。“既然潜都潜了,冠军是你的了。”秦远宸想起那晚的事,认真说道。“谁要被你潜了?!”听到男人的话,初欢顿时炸毛,气鼓鼓地喊道。“那晚可是你先主动的……“

  • 华娱大时代最新章节

        重回2004,在这个华语电影刚刚开始发展的年代,唐安的导演之路重新开始!    从华夏走向世界,这是华语电影走向辉煌的时代,也是属于唐安的大时代!

    本章内容提要:
    ...    奥克塔薇尔的想法很简单,那个号称是救生舱的玩意里面有着录制影像的人所谓家乡的空间坐标,只要把南宫荣他们拽着一起过去看个究竟便能够知道这到底是真是假了。如果坐标是胡编乱造的,在那里应该什么都没有;而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么无论是避免引火烧身还是打算先下手为强,总归可以得到详细情报的支持。     若是南宫荣......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